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黎明边缘徐哲柳良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黎明边缘徐哲柳良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雪中红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徐哲柳良的小说叫做《黎明边缘》,该文由作者雪中红独立创作,全文讲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一个混乱的都市,让身处现代社会的徐哲和柳良闻到了某种危险的前兆,果不其然,在一个星期之后,危机来临,那些似人非人的物种全面入侵,将人类当做粮食,整个地球陷入一片混乱,徐哲柳良经过重重危机冲出内圈,却发现世界远比他们看到的更加残忍!

1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主角是徐哲柳良的小说叫做《黎明边缘》,该文由作者雪中红独立创作,全文讲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一个混乱的都市,让身处现代社会的徐哲和柳良闻到了某种危险的前兆,果不其然,在一个星期之后,危机来临,那些似人非人的物种全面入侵,将人类当做粮食,整个地球陷入一片混乱,徐哲柳良经过重重危机冲出内圈,却发现世界远比他们看到的更加残忍!

免费阅读

  “我中气不足?哈哈哈!”

  年轻男人仰天三声大笑,转而冷声道:“你想用激将法逃过一线生机么?哼,当我是傻子?”

  “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女人,生死并不足以威胁到我的利益。你拿她作为筹码,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了。”

  梁逸话里无情,却横身把冯小艺拦在身后,他冷冷地盯着年轻男人的一举一动,眼神中已有了必杀之气。

  “都说守夜者是一群生性薄凉的人,你倒是有些意外,”年轻男人冷笑一声,耸了耸肩膀又对众人道:“大家不必紧张,我这次来不过是打声招呼,没别的意思。”

  梁逸冷声道:“那你还不快滚?”

  年轻男人纳闷道:“梁长官难道就不想问一问华夏究竟发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场疫情?”

  梁逸冷声道:“难道问了,你就会告诉我?”

  年轻男人找了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点上一根烟,无奈道:“实不相瞒,我也不清楚华夏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比较在意的信息,比如……顾以诚的消息。”

  梁逸脸色不禁一沉,寻找顾以诚是绝密消息,就算后来告知过叶秋等人,那也只是说了名字……他是怎么知道的?

  “梁长官这时心里一定在纳闷儿,我是怎么知道顾以诚的消息,对么?”年轻男人笑着问道。

  梁逸默不作声,横眉冷对着年轻男人。

  “看看,看看,梁长官来兴趣了不是?”年轻男人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姿态,指着梁逸身后的冯小艺道:“梁长官,不如这样,你把这个女人送给我,我再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缓缓道:“如果我没猜错,你这次来的目的是想利用我帮你找到顾以城对么?所以才会这么好心告诉我顾以诚的消息……我想你一定会告诉我他的消息,”他嘴角微微一翘,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笑容逐渐消失的年轻男人,冷声道:

  “因为天就快亮了。”

  年轻男人的高傲性格决不允许自己落了下风,他起身,语气有些激动:“就算你猜的没错,我也能杀了这个女人,我得不到,你也休想得到!”

  “她又不是物品,你有什么资格说拥有就拥有,说舍弃都舍弃?连我都没资格。”

  梁逸仍是用那个姿势盯着自己的腕表,缓缓道:“其实你告不告诉我顾以诚的消息都不重要,但是天真的快亮了,你别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你根本就没有谈判的余地。”

  年轻男人脸皮子接二连三的跳,显然不论是从话理和气势上他都败给了梁逸。他忽然大笑,像是破釜沉舟道:“哈哈哈……守夜者果然各个都是精英,我真该多带几个手下来陪你玩儿玩儿,但是——”

  “嘭嘭嘭……”

  枪声!

  BQ-30的枪声!

  当车里人把注意力全都放在这场谈判上时,冯小艺已把手枪藏进袖口,又趁着年轻男人气势败退,转身举枪射击,一举击杀束缚自己的C级夜鬼!

  “小白脸,想得到姑奶奶我,你!不!配!”

  冯小艺内心的悲伤和压抑彻底变作愤怒爆发,她一鼓作气,举起枪口对准年轻男人,“嘭嘭嘭嘭!”连续四枪,打光了弹夹里的最后一颗子弹!

  四中一,有莫大的进步!

  年轻男人估计也没想到,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竟能有这么大的勇气……但BQ-30的大口径子弹砸在他身上,仅仅擦破了一点皮,血都不曾流下一滴。

  “呵呵,那就是没得玩儿?”

  年轻男人摊了摊手,一步两步退出车门,“梁长官,顾以诚就躲在华夏大学的科研大楼里,你去找他的时候要小心了,那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怪物!哈哈哈……”狂笑声中,他转身跳出车门,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奔袭在废弃的街道中!

  “去死吧你,小白脸!”冯小艺冲着年轻男人逐渐消失的背影的大骂道。

  黄维刚也试着狙击了两枪,但显然就算是打中了年轻男人,他也能做到毫发无损。

  “梁长官,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大口径的手枪,就只擦破了他身上的一层皮!”黄维刚咬牙切齿道。

  “能擦破皮不失为一件好事,如果毫发未损……”

  如果毫发未损,那年轻男人的等级必定属A,但子弹能伤到他,就证明他的身体还不够硬,等级还不够高——这个祸害不能留!

  “你们先走,30分钟后我会回来找你们。”

  梁逸说完,“咻!”的一声化作黑影,从后门跳下救护车,他奔走的速度比年轻男人还要快,甚至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

  梁逸用了30秒的时间就追上了年轻男人,残影十二道,剑光十六路,四面八方都是杀局,年轻男人已插翅难逃!

  “在组织没下达命令之前,守夜者不会无缘无故迫害夜族人,但这一次,你真的惹毛我了。”

  梁逸平静的语气中并没有什么杀机,可往往就是这样平静如水的话语,不动如涟漪轻泛,动则惊涛骇浪!

  梁逸的眼眸有着不一样的红,像是浩瀚星辰中的绯月,独树一帜,优雅高贵。相比较之下,年轻男人不论是从气质,轮廓,外貌,都要差上他一大截。

  “你也是夜族的人!”

  年轻男人震惊,利爪獠牙骤出,苍容凶相备显,看样子他是想和梁逸打上一架!

  梁逸倚靠在公路旁一颗梧桐树下,抚剑,不紧不慢,语调又轻又冷:“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回答我的话,第二是哭着回答我的话,你选择哪一个?10秒钟的考虑时间。”

  “呸!”年轻男人吐了口唾沫,破口大骂道:“你少他妈跟我装,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腕表上的秒针走过两格,10秒钟已道。

  梁逸猛蹬身后梧桐树干,锁定年轻男人的位置,人未到,剑已经先至!

  年轻男人才刚反应过来,要闪躲,来不及——“噗呲!”剑刺进它的心脏,并带着他的躯体横跨整条街,最后将他钉死在墙壁上,“嗡嗡嗡……”剑音轻颤,嗡嗡作响。

  年轻男人四仰八叉的模样,像极了一只被束缚的蜘蛛,十足滑稽。

  “怎么样,被钉住心脏的滋味好受么?”梁逸走到男人跟前,冷笑着,嘲讽道。

  年轻男人疼出了猪叫声,大口大口地鲜血从他嘴里呕出,原本壮实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干瘪,短短半分钟,他已变得瘦骨棱棱,浑身上下仅剩一张松弛的人皮。

  “放……放过我……”他有气无力地哀求道。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如果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放了你,”梁逸不浪费时间,直接开门见山:

  “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来找顾以诚?你又是怎么知道顾以城在华夏大学的科研大楼的?这场疫情是不是因你们夜族而起?你的上司是谁?他是否也在这附近?”

  AM6:30分,天边出现了黎明的鱼肚白,流云渐渐泛红,今天一定是个春光明媚的日子。

  “天就快亮了,快说!”梁逸催促道。

  年轻男人怕极了光明,急忙回答道:“疫情的起源是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是接到上级命令,在华南区各大场所传播病毒而已,我的直属上司是默克伯爵,扩散的病毒也是他给我的,默克伯爵说在华夏我还有个隐藏上司,我在华夏的行动命令全都出自于他。他很神秘,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他每次传达任务都是通过写信,他每次都能找到我,我却从来没见过他,你要去找顾以诚的消息也是他在信中告知的!”

  “信呢?”梁逸冷声问道。

  “就在我的口袋里,前前后后一共有3封信条……梁长官,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吧,阳光就要照过来了,我不想飞灰湮灭!”

  年轻男人嘶哑着喉咙,不光是阳光,还有光明带来的勃勃生机,对他而言都是一种惩戒!

  梁逸丝毫不管年轻男人的哀求,而是在他的衣兜里仔细搜寻……一支笔,三张信条,一包烟,一个打火机,还有一盒超薄型的套套。

  “你的回答并没有让我满意,我还是不知道那个幕后主使是谁,华夏传播疫情的原因,所以很遗憾……”

  梁逸缓缓点上一根烟,信纸也不急着看,便和套套一并揣进衣兜儿里。

  “我还有个消息,梁长官你一定感兴趣!”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说说看。”

  “梁长官先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你再讨价还价的话,算不算数也就没有意义了。”

  阳光如金色潮水,逐渐蔓延至城市里的每个角落。

  “默克伯爵就在梁长官的幽灵列车上!”年轻男人失声咆哮道。

  “什么?!”

  梁逸浑身一怔,一种极端的不详在心里油然而生。

  “我不知道默克伯爵究竟是真的是因为能力不足被你们抓获,还是因为他本来就想上那一趟列车,我只是默克伯爵的一名手下,我知道的东西只有这么多了……梁长官,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吧,太阳就要来了,太阳就要来了!呜呜呜……”

  年轻男人果真是哭了,哭得刺耳,哭得难听!

  “自作孽,不可活。”

  梁逸摇了摇头,并没有再为难年轻男人,做人要有诚信,说放人就一定会放人。

  他拔出镶嵌在墙壁上的剑,年轻男人顺势滚了下来。

  年轻男人变成了一具失去行动能力的干尸,他趴在地上,一步一步地想往阴暗巷子里爬。可光明笼罩的速度要比他快上太多,他没攀爬几步,太阳就已经晒屁股了。

  “嘶嘶嘶……”

  像是烈火焚烧肉体的声音,年轻男人狰狞着圆滚滚的眼珠子,伸手希望梁逸能拉他一把:“救我,救我……”

  梁逸冷冷地站在原地,似笑非笑,无动于衷。他已经放过了年轻男人,但是他自己不争气,躲不过致命的光照,这又怪得了谁?

  “我没有杀你,是阳光杀了你,希望夜族不要记我的仇。”

  梁逸扔掉了手中的烟头,用脚拧熄,这时阳光也已经完全覆盖在整条大街,年轻男人如同被烈火焚身一般,翻滚挣扎,浑身冒出滚滚白烟,嚎叫得撕心裂肺……

  阳光屠杀了夜里的黑暗,年轻男人在无尽的憎恨中,与梁逸脚下的烟头一样,飞灰湮灭。

  黑夜已尽,黎明重生,守夜者的任务也就此结束。

  梁逸吞下几颗血色药丸,绯红眼眸逐渐恢复深邃,他把利剑回鞘,在大街上随便找了一辆小轿车,朝着华南机场的方向驶去。

  ……

  30分钟后,救护车停靠在机场路旁。

  梁逸驱车赶回来时,黄维刚已经在路旁竖起一个简易的坟包,他的亡妻就葬于此。

  时至当下,能入土为安,对与死者而言,也不枉是一种奢求。

  “梁先生,你回来了。”

  冯小艺像极了一只久不见主人的小狗,看见梁逸回来,撒腿就冲了过去,一边检查身体,一边关心道:“怎么样?没受伤吧?”

  被女人关心,是一种多美妙的感觉?

  梁逸摇了摇头,自己没受伤,却让这个善良的女人受伤了……冯小艺脸上的口子起码有个2cm,这对一个正值青春的女人来说是非常致命的,不过她应该是忙忘记了,伤口溢出的血珠儿也没来得及擦,现在干成了血痂,止住了疼。

  “呼……还好你没受伤,大家可担心你了,那小白脸的身体连子弹都打不穿……”冯小艺长吁一口气,放下紧张的心。

  “梁长官,那个怪物你……追到了么?”王颖凑过来问道。

  梁逸道:“他死了。”

  众人无一不震惊,可也没人质疑梁逸的话。只有冯小艺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梁先生真厉害,那小白脸就是肾虚男,你一个能打他十个!”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6:53分。天亮是一把“双刃剑”,能遏制夜鬼的行动,也能促进感染者的复苏。

  “我们先找个地方,大家休息一下。”

  机场的地理位置要比公路矮上个七八米,三岔路口的左侧就是N1机场的飞机跑道,用厚实的铁丝电网隔离。

  空旷的跑道上一览无余,没有废弃的飞机,摆渡车,航班公交也没有,啥都没有,感染者也不见踪影。

  “唉,要是机场里有飞机就好了, 咱们直接开飞机就能离开了。”冯小艺轻叹道。

  王颖笑道:“冯小姐可真会开玩笑,咱们这群人当中有谁会开民航飞机啊?”

  冯小艺瞥了瞥嘴巴,看了一眼梁逸道:“梁先生总会有办法的。”

  梁逸摇头道:“梁先生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厉害。”

  王颖又道:“就算能把飞机开起来,那降落咋办,从几万英尺的高空掉下来,那咱们就死定了。”

  叶秋用手指着跑道,并对梁逸道:“梁长官,明天晚上的直升机应该就会停在N1航站附近。咱们如果从机场进站的话必须绕一个大圈子,而且机场里肯定有很多感染者,风险太大。”

  梁逸何尝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火车站的感染者都那么多,机场里也绝不会少……他盯着铁丝电网瞧了一会儿,心里渐渐有了个想法:

  “我们就从这里进去。”他指着拦截电网道。

  电网就是一堵厚实且充满荆棘的围墙,想要在这里开个口子,还得下不少功夫。

  “怎么做?”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梁逸身上。

  梁逸钻进自己先前开来的小轿车,倒退了个3、400m的距离,从0加速到100迈只用了3.5s,再从400m的距离把车速飙升至180迈!

  “大家散开!”

  叶秋猜出了梁逸的用途,招呼着大家往铁丝网外退了个几十米。

  “嗖!”

  轿车不是什么名牌,速度太快像是要飞起来一样,梁逸一脚油门踩到底,直接冲向坚固的铁丝围墙!

  就在轿车要装上围墙的那0.1秒,他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

  “啪!”

  巨大的加速度与冲击力一瞬间就在铁丝网上开了个大窟窿!

  “梁先生!”

  冯小艺呼喊了一声,以奋不顾身的步伐冲向跳车的梁逸,起步速度怕不比任何跑车要慢。

  梁逸在地上滚了几圈,为了保持自己的光辉形象,最后是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潇洒地蹦了起来。

  除了衣服上沾了些灰之外,毫发无损!

  冯小艺就站在梁逸跟前,咬着嘴唇,红了眼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梁逸知道冯小艺内心的复杂想法,他心中也有顺应安慰的话,但不是现在。他只是淡淡道:“我承诺要带你们离开就绝不会食言。”

  “可是梁长官,这里距机场跑也有7、8m高,我们怎么下去?”叶秋顺着大窟窿往下瞧去。

  “用黑科技绳索。”

  梁逸掏出一颗“毛线团”,截取了大概10m左右的长度,一头固定在就近的电杆上,另一头丢下机场跑道。

  “我们这些男人可以,王医生和冯小姐能行么?”叶秋隐隐担心道。

  “他们爬过几十米的电梯井,这点儿距离不算什么,”梁逸并没有急着招呼众人往下爬,而是用一些泥块把绳索掩藏好,道:“我们就近找一个落脚点,等明天直升飞机来了之后再从这里下去汇合。”

  几条通往机场的大道旁都有很多民宿宾馆,都是一些钉子户自家建筑的楼房改编而来,环境和条件都非常不错,还有几家楼顶有太阳能热水器。

  经过昨夜的生死时速和悲欢离合,大家的身心都疲惫极了,于是就在洞口附近找了一家民宿,各自挑了一间房,开始忙活着休息。

  梁逸无法休息,因为人情世故还没有应付完,他既然救下了这群人,那么就应该对他们负责到底。

  他先去黄维刚的房间。

  黄维刚死了老婆,得了儿子,虽然精神有些恍惚,眼中却未曾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儿子这么乖,怎么能一出生就没了父亲?

  “梁长官,你抱抱他?”黄维刚把儿子递给梁逸。

  梁逸赶忙摇头拒绝道:“算了算了,我手粗,沾血无数,此新生小儿,一尘不染,别再我这里脏了污浊,呵呵……”

  “梁长官为人善良,谦虚低调,就算手染鲜血也一定是坏人的鲜血,你是我们军警的楷模!”

  黄维刚目含泪光,抬起右手便冲梁逸敬了个礼。

  梁逸还是那副表面不温不火,内心却高兴到爆炸的模样,他微微一笑,冲黄维刚行了抱拳之礼,愧疚道:“贵夫人的死我很遗憾,如果不是我的疏忽她也……”

  “不提不提,”黄维刚直接打断梁逸的话,感激道:“如果不是梁长官,我和小欣还这小子也绝不可能活到现在,”他忍住哭意,抹了抹眼角溢出的眼泪,又对梁逸笑道:“梁长官,托你的福我的儿子才能生下来,它现在还没有名字,要不你来给它取个吧?”

  “这这这……”梁逸口吃了片刻,笑叹道:“既然黄警官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尽力吧……”他又思绪了片刻,才试着开口道:“有道是,黄天厚土,温瑞如意,平平安安,不如就叫它黄瑞安怎样?”

  黄维刚大喜道:“梁长官赐的名字,肯定不赖,哈哈哈……黄瑞安,听名字就很秀气,正好应了他妈妈的念想,未来好好读书,出来当医生,做老师……呵呵,就是不让当警察,可我觉得当警察挺好的,正直勇敢,为人民服务。”

  黄维刚有些泪目了,不仅是妻子亡故,还是那个本该属于他们一家子美好的未来也破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梁逸作为男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一个男人,他拍了拍黄维刚的肩膀,从皮箱里掏出几罐奶粉,笑道:“从今以后你可以不为自己活,但也要为夫人给你留下的小生命活,现在你是个奶爸了,呵呵……”

  黄维刚并没有露出笑容,郑重地望着梁逸,问道:“我知道梁长官还有任务没有完成,我们什么时候去?”

  梁逸微微皱眉:“正如我刚才所说,你要为你的儿子活下去。”

  黄维刚低头深情地望着怀中儿子,坚定道:“我是为了国,我是为了家,我是为了死去的老婆和它,我不能再让你和叶秋去冒险了,我必须去,必须去。”

  梁逸不会多劝忠勇之士的选择,点了点头,轻声一句:“再说吧。”转身走出房间。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