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美人娇娇吴妙婧全文最新章节

美人娇娇吴妙婧全文最新章节

梨仔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吴妙婧长孙瑄的小说名是《美人娇娇》是由梨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程国公唯一的嫡女,吴妙婧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什么东西是她哭一场还拿不到手里的。除了忽然被赐婚的惠王。自此后,吴妙婧将准惠王妃视为生命中唯一的敌人,得空就冲着对方竖起满身的小刺。直到有一天,她与准惠王妃双双落水,吴妙婧才迟钝地发觉,这个准惠王妃,好像是个——男的?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主角是吴妙婧长孙瑄的小说名是《美人娇娇》是由梨仔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程国公唯一的嫡女,吴妙婧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没有什么东西是她哭一场还拿不到手里的。除了忽然被赐婚的惠王。自此后,吴妙婧将准惠王妃视为生命中唯一的敌人,得空就冲着对方竖起满身的小刺。直到有一天,她与准惠王妃双双落水,吴妙婧才迟钝地发觉,这个准惠王妃,好像是个——男的?

免费阅读

  赐婚的旨意下来的时候,吴妙婧正躺在她的摇椅上睡午觉。

  宝珠急匆匆跑进明珠苑,还没有跨过门槛,就已经焦急地喊了起来:“出来了!出来了!”

  原本熟睡的吴妙婧被吵醒,她迷迷糊糊皱起眉,嘟囔了一句:“什么出来了?”

  宝珠已经蹲在她身边,闻言激动地回道:“赐婚的旨意出来了!”

  吴妙婧霎时就清醒了,她连忙撑起身问宝珠:“真的?”

  宝珠也连忙点头:“真的真的!”

  吴妙婧立刻喜色难掩,但她高兴了一会儿,又忽然奇怪起来:“那我怎么不知道?”

  她不是新娘子吗?怎么赐婚的旨意没有传到她这里来?也没有人通知她去接圣旨?

  不过吴妙婧很快就自己说服了自己:“是不是旨意还在路上,所以爹爹就先让你来告诉我?等等——”吴妙婧从摇椅上起身,“我现在就去换身衣裳。”

  “不是不是——”宝珠慌慌张张拦住她的主子,“是赐婚惠王与长孙大将军女儿的旨意。”

  吴妙婧一怔:“你说谁和谁?”

  宝珠小声地又说了一遍:“惠王与长孙……”

  “闭嘴!”

  吴妙婧气冲冲打断了宝珠的话,她从摇椅边上离开,提起裙子就要往屋外去:“我不相信,我要去找爹爹,怎么会是长孙大将军的女儿!”

  明明她才是和郁之哥哥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的那一个,哪里忽然窜出来一个长孙大将军的女儿!要是郁之哥哥真的和那个长孙大将军的女儿成了婚,那她怎么办?

  吴妙婧越想越觉得委屈,哭哭啼啼就要去找她的父亲程国公。

  书房里,程国公正在待客,没想到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哭声,再不久,一个满面泪珠的娇娇女儿就跑了进来。

  “怎么了这是?”

  程国公连忙起身,一张开手,哭个不停的娇娇女儿就扑到了他怀里。

  “爹爹,怎么会是长孙瑄,怎么会是长孙瑄?”

  程国公一愣,继而面露尴尬,对着书房内的客人讪讪地笑了笑:“让殿下见笑了。”

  “呜呜呜呜呜……”吴妙婧眼泪朦胧转过头去,果然看见了今日被赐婚的男主角周祁,正立在书房内,含笑看着她。

  就是知道和爹爹见面的是惠王周祁,吴妙婧才敢这样莽莽撞撞闯进来。她的郁之哥哥永远不会怪她,永远都会温温柔柔包容她。

  可是这样的郁之哥哥,竟然马上就要娶别的女人为妻了。

  吴妙婧一个没忍住,泪珠一掉,又哭了出来。

  程国公只好先安慰女儿:“都是快要及笄的人了,怎么还是这样没大没小,没轻没重的?看见惠王在这里,也不先行礼么?嬷嬷是怎么教你的?先生是怎么教你的?”

  吴妙婧是程国公仙去原配的女儿,自程国公夫人走后,程国公也没有再娶,因此吴妙婧也是程国公唯一的孩子。

  对这个娇滴滴的女儿,程国公真是费尽了心思,从小就带在身边养育,不但为她请了教礼仪的嬷嬷,还请了教念书的女先生。

  只是吴妙婧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会做的事就是对着程国公撒娇卖乖,蒙混过关。而一瞧见女儿那张像极了前国公夫人的脸,程国公每每都软下心肠,不忍苛责。

  好在吴妙婧虽然性子娇惯,但也没出过什么大错,平日里,程国公也就随女儿去了。

  不过今天惠王在此,程国公自然要稍稍数落她几句。

  程国公话音才落,吴妙婧皱起小眉毛看着他,泪珠啪嗒啪嗒又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程国公没法,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后背,“还不快去向惠王行礼,这么大人了还小孩子似的,你瞧,惠王殿下看得都要笑了。”

  一听见惠王殿下四个字,吴妙婧又委屈了起来,她用帕子半捂住眼睛,慢吞吞走到惠王面前,一面打着哭嗝一面问他:“郁之哥哥真的要娶大将军的女儿当王妃么?”

  惠王无奈一笑:“妙妙不是都听到了吗?”

  那就是真的。

  吴妙婧哭着捂住脸,转头就跑了出去。

  “妙妙,妙妙!”程国公追了几步,想起惠王还在这里,又停下脚步叹道,“这孩子,这么大了还不懂礼数。”

  惠王在后头宽慰他:“妙妙天性纯真,其实最是难得。”

  “唉。”程国公摇摇头,转过身来对着惠王道:“殿下请坐罢。”

  惠王继续坐回椅子里,被吴妙婧那么一打断,他也有些意兴阑珊,只对着程国公说:“一切都妥当了。至于妙妙,她就似本王的亲妹妹一般,日后本王也必定替她寻一门最合适的婚事。”

  程国公连忙拱手:“惠王殿下的大事要紧,小女不足挂齿。”

  惠王点头:“那本王先走一步。”

  走到门口,他又对程国公道:“国公大人留步。”

  程国公叫了仆从送惠王出府,等到惠王的背影离开书房,程国公先叹了口气,然后马不停蹄朝着女儿的明珠苑赶去。

  明珠苑,住着的自然是程国公的掌上明珠。

  一进门,程国公就听见婢女们不住苦求的声音。

  “小姐,别动了小姐——”

  “快放回去吧小姐,奴婢们已经去找老爷了,老爷马上就来。”

  才说完这句话,吴妙婧就抽噎着道:“找爹爹有什么用,我不要他!”

  程国公才掀起珠帘,就撞上一个慌慌张张从里面跑出来的婢女。婢女抬头一瞧,见正是她要找的国公大人,吓得立刻跪了下去。

  “老爷。”

  她这一叫,房内的几个人通通都朝这里看了过来。

  正抱着吴妙婧手臂的宝珠玉珠,连忙撒开手,跟着跪在了地上。其余几个婢女,也马上跪了下去。

  程国公背着手踱进屋内,他看了看被翻得一塌糊涂的柜子,还有床榻上椅子上堆得乱七八糟的衣裙,一眼就明白了女儿的心思。

  于是程国公清清嗓子,对着已经别开脸不看他的女儿问道:“怎么了,又要去外祖母那里告爹爹的状了?”

  被戳破了小心思,吴妙婧硬着嘴不承认:“才不是,我才不是要去外祖母家。”

  她丢掉手里的裙子,往后坐在了床边,一声不吭。

  程国公走上前去,面上带笑:“那又是怎么了?妙妙不如跟爹爹说一说。”

  听见爹爹这样耐心安慰,吴妙婧眨眨眼睛,又要哭出来:“爹爹明明知道是为什么,还要问我。为什么、为什么陛下会下旨赐婚,可赐婚的对象却不是郁之哥哥和我呢?”

  伺候的婢女早就识趣离开了,此刻屋子里只剩下程国公和他的女儿,他便对女儿道:“天子的心思爹爹怎么敢猜。但既然事已成定局,妙妙就不要再想那么许多。惠王方才还对爹爹讲,妙妙就如同他的亲妹妹一样,等以后妙妙大了,他还要替妙妙寻一份好亲事呢。”

  程国公原本只是想宽慰女儿,没想到话一出口,吴妙婧倒是哭得再也停不下来。

  她一面推着程国公往外走,一面哭着说:“我才不要,我才不要!爹爹快走开!”

  “哎哎。”程国公被女儿推出门外,随即屋门就在他面前被用力关上,碰了他一鼻子灰。

  程国公如何不知道女儿的意思,但惠王有惠王的筹谋,这不是程国公随意可以动摇的。

  想了想,程国公吩咐外面候着的婢女,让她们别忘了看着小姐用晚膳,然后就自行离开了。

  现在正是冒火的小刺猬呢,可不能乱碰,他等晚上再来。

  程国公走了,婢女也走了。吴妙婧扑在柔软的锦被上哭了一阵,渐渐生出困意,竟然慢慢睡了过去。

  睡梦里,锣鼓喧天,红绸满地,惠王穿着一袭红衣,微微笑着朝她的方向伸出手来。

  吴妙婧羞羞答答,也同样朝着惠王伸出了自己的手。

  但有人比她动作更快,眨眼间就握住了惠王的手。

  吴妙婧一愣,转头看向另一只手的主人。

  对方个子高高的,背着光,吴妙婧看不清她的长相。发觉吴妙婧在看她,对方低头,也看着吴妙婧。然后她缓缓启唇,对着吴妙婧说道——

  “小姐醒醒,这样睡,一会儿该着凉了。”

  吴妙婧悚然一惊。

  玉珠被忽然睁开眼的吴妙婧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又说了一遍:“小姐盖好被子再睡罢,况且这样歪着睡,对身子也不好。”

  但吴妙婧的注意全然不在说话的玉珠身上,她捂着额头,觉得有点脑袋有点昏昏的。

  “小姐,小姐?”

  玉珠连着喊了两声,吴妙婧抬起手拦下她,小声嘟囔道:“别喊了,我听得见。”

  她揉揉眼睛,玉珠就扶着她,从床上慢慢坐起来。

  才动了一下,吴妙婧立马捂住腰说:“疼死我了。”

  她侧着身子在床上睡了好一会儿,不疼可就怪了。

  玉珠于是轻轻替她揉着后腰,又小心问道:“小姐还要离家出走吗?”

  方才吴妙婧一气之下就要跑去今州的外祖秦家,婢女们再三再四拦不住,还是程国公来了才阻止下来的。

  听见玉珠的问话,吴妙婧又想起刚才那个梦,她哼了一声:“我才不走。”

  过几天就是花朝节,太后会在宫中举办宴席,到时候整座京城的贵女都会去参加。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女人,竟然敢明目张胆抢她的郁之哥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