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逃家后我改行当侠士了苏芩龚凌全文最新章节

逃家后我改行当侠士了苏芩龚凌全文最新章节

沙雕味冰糖葫芦 著

连载中免费

《逃家后我改行当侠士了》是沙雕味冰糖葫芦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龚凌自小被养在深闺,后来他受不了这种娘们卿卿的眷养方式,于是他逃了。他原想买间屋子,当个不露面的商人,发家致富,却不成想遇到个“傻小子”。从此,当土豪的梦想就硬生生变成当侠士了....

15.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逃家后我改行当侠士了》是沙雕味冰糖葫芦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龚凌自小被养在深闺,后来他受不了这种娘们卿卿的眷养方式,于是他逃了。他原想买间屋子,当个不露面的商人,发家致富,却不成想遇到个“傻小子”。从此,当土豪的梦想就硬生生变成当侠士了....

免费阅读

  近日,绣花镇频频有了几则新传言。

  其一,解家公子果真为绣花镇之耻,其最为不孝,殴打生养他的父亲;其二,解家公子走出家门,遭人群殴,最后断了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得卧床数月;其三,那群目中无人的地痞混蛋几日前便纷纷离去了。

  人们听了前两个传言只觉得这解家大抵是祖宗没保佑,生了这么个儿子,实在可怜。想着想着,渐渐也就淡忘了去。

  至于最后一个传言,大伙儿听闻后,捬操踊跃,连连庆祝了好些日子。

  苏芩知道那解桧伤得如此重,不禁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好险我苏某人平时尽干良心之事,不然我宁可自己灭了自己,也好过被打成半死不活。”

  龚凌笑了笑,斜睨了她一眼,“放心吧。凭你那脑袋瓜,恐怕也惹不到这种暴戾之人。”顶多只会惹到像他这样“温柔”的人。

  “那是。”苏芩先是得意地抬头挺胸望天,随后反应过来龚凌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刨了他一眼,“我脑袋瓜怎么了?我脑袋瓜可好了!”健全又聪明,那儿不好?

  龚凌瞧着苏芩那眼中满是“你可真是鬼话连篇”之意。为了不成为小丫头眼中的鬼,遂煞有其事地点头,“安抚”道:“那可真是我有眼不是泰山了。”

  苏芩狐疑地看着他,总觉得这人话中有话。

  -

  两人坐在客栈里的餐桌前,看着满桌的金齑玉鲙,觉得自己帮了一把地痞混蛋真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那桌料理是那群地痞混蛋离开绣花镇之前,特地砸了好几十两银子招待他们二人,以表达前几日的感激之情。

  介于不吃白不吃的吃货原则,苏芩龚凌二人假意推脱几番后,便收下了他们这番好意。

  “话说,你从这解家父子一事中,到底找着了什么?”苏芩咬着肉质嫩滑的东坡肉,一脸好奇地盯着龚凌。

  龚凌放下手中的筷子,问了其一句:“你觉得地痞混蛋这类人最看中的是什么?”

  苏芩思考了一会,想了想那群地痞混蛋的爱好,好像能让他们最为激动的便是……

  “钱财。”她果断道。

  龚凌微微点头,“说的不错。”顿了下,把自己小时候看到的那小男孩儿遭欺一事告诉了苏芩。

  语毕,他又问:“你可有觉得那里奇怪?”

  苏芩沉吟,实在是没发现那里不对劲。

  龚凌轻叹一口气,眼神转而看向窗外,缓缓道:“若是地痞混蛋皆喜好钱财,为何当时不劫持那男孩的钱财?”何况明眼皆能看出那男孩绝非普通人家,身上衣着价值不菲,且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富养之人。

  苏芩歪了歪头,不怎确定地道:“也许是那孩子身份不低?”

  “那他们又怎么敢欺负?”

  “难道是那男孩身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其身份?”

  龚凌摇头,“京城人一般富贵人家身上挂着的玉佩,多为彰显家族。”言外之意便是,有玉佩的人大多是不可惹的大户人家。

  苏芩嚼劲脑汁,实在想不出更多可能性来了,两手一摊,“你告诉我吧。”

  龚凌手指点了点桌面,点出一个和谐的节奏来。他平静道:“恐怕那些地痞小伙子早已知道那男孩身份。”

  苏芩闻言一愣,随后恍然大悟。惊讶地看向龚凌,“难道那些地痞就是刻意找那男孩的麻烦?”

  龚凌应了一声,继续道:“我猜想他们肯定是那男孩的亲戚寻来的打手。”

  在各地,许多人若与家里人不和,又不想痛下杀手,便会花钱找这种本就目无王法的地痞混蛋来当打手。一来,他们手脚快速,等官兵来了后,不见得尚能够找到人影;二来,若是真被捉拿了,那群人本就是贩夫皂隶之人,只要他们这些买主一口咬定不认识他们,谁会相信那群地痞混蛋的话。

  苏芩听懂了这话,可还是不明白龚凌到底发现了什么异常之处,“然后呢?”

  “我在京城多年,也算知道各个世家的亲疏状况。大多世家的手足感情甚好,况且更多的是家中只有一独子,其余皆为女儿。”顿了顿,又补充道:“女儿本就不能继承爵位,按理说,不可能会因为这夺嫡威胁,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下手。至于其他的可能性,我也想不出来了。”

  自古以来,除了钱财纷争外,唯有权势争夺方可能导致兄弟自相残杀。况且大部分的京城之人乃膏腴子弟,并不缺钱财。

  苏芩拧了拧眉,“嗯哼?”所以到底是看出了什么?

  龚凌嘴角微抽,“所以我怀疑那男孩是皇家之人。”

  !!!苏芩突然瞪大了双眸,声音拔高了些,“皇家之人?”随后发现自己声音过大,连忙捂住了嘴,眼珠子还心虚地往旁飘了飘。

  龚凌面色不变地点头,好似不觉得自己的推论是多么大胆。

  皇家之人没事在大街上晃悠做什?怕不是想要体验人生。

  “你确定吗?”苏芩迟疑地问。

  “嗯。”

  “那是那个王爷?”

  龚凌双目直看着苏芩的双眼,认真道:“我猜想是当今皇上。”诸多皇子,唯有当今皇上幼时不受宠,被送出宫外抚养。

  苏芩霎时觉得今日份的惊吓已经透支了,还能有什么比小时候偶然看到皇上被欺负的黑历史更惨的过往?

  “你太惨了。”苏芩悲痛地望着龚凌,仿佛龚凌要送死了一样。

  龚凌:“……”这有什么惨的?

  他查出来这事,只是确认皇帝是否知道镇国大将军到底是有了子还是女。如今看来,皇帝恐怕早知道了他龚凌并非女子。

  -

  龚凌觉得自己近日来被“祸不单行”四字勾搭上了。尤其此时深陷于令人厌烦的胭脂味中,他更是深有所感。

  既然已经在这绣花镇待了有些时日了,苏芩龚凌二人便想着明日就启程,可那小吃街上的美食实在是让两人刻骨铭心,两人望着手里的钱袋一番挣扎后,决定还是去回味一番为好。

  可没多久后的龚凌深深感到后悔了。

  他一不注意被姽娘缠上了。

  当时正是人潮最多的时后,姽娘在他分神看着馄饨小摊子时,娇躯一软,直直往龚凌怀里一摔。龚凌下意识接住了,懵逼好一会儿,随后瞧见姽娘那张浓妆艳抹的脸,立马撒手,让姽娘直接与大地娘亲来一场爱的拥抱。

  可姽娘是谁?她可是红街中含水量最多的女子,不枉那实至名言“女人都是水做的”。

  她一倒,那晶莹剃透的泪珠如同不要钱似地簌簌落下,哭的同时,还不忘哽咽地说:“这位公子,奴家真不知如何让公子不满意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儿的龚凌:“……”真冤,他怕不是姓窦吧。

  姽娘见龚凌怔在那毫无反应,继续说道:“奴家只是想要好生侍候公子,可公子……”微微一抽泣,“您竟然如此对待奴家,把奴家扔在地上。”姽娘双眼盈满着控诉。

  这姽娘正好是这红街大红人,许多男子都是她的裙下之臣,此刻看到他们的心肝儿被一男子如此欺丨侮,那深藏在灵魂里的男子气概顿时涌了上来,纷纷议论着龚凌的不是。

  “小伙子,你既然来这种地方,就不要假矜持了。”有人谴责道。

  “就是。人家姽娘纵使是一名妓子,可也是有尊严的。你如此对待她一娇弱女子,这样还算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吗?”

  “……”他好生站在小吃街,是这臭不要脸的女人自己跑过来的,干他何事?

  左一言,右一语,吵得龚凌耳朵生疼,额上的青筋使劲叫嚣着。他不耐烦地看着正跪在地上哭个不停的姽娘,“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姽娘见龚凌搭理了,面上一喜,“蹭——”地站了起来,娇声娇气道:“公子,奴家只求公子给予奴家美好的一晚,奴家定会好生侍候您。”说着,还眨了眨右眼。

  龚凌闻言,嘴角一抽,果断拒绝了姽娘的情求。他没想到这花楼女子到现在还没放弃shui他的远大志向。

  眼看姽娘又要梨花带雨,周围的男子纷纷合作了起来,把龚凌就是往楼里一推。有的男子还很“正气凛然”地和姽娘说:“姽娘,你且放心。我们绝对会把这小伙子丢到你的chuang上等你的。”

  姽娘眼中含着泪光,看着极为楚楚可怜,更是让那些男子觉得自己必须牺牲一下今日和姽娘共度春丨宵的机会。他们只顾着把龚凌推进楼里,却没瞧见姽娘眸中那一闪而过的狡黠。

  双脚已经踩在红色地毯上的龚凌在心中暗骂一声“大爷的”。要不是碍于他不随便揍无辜之人的原则,他早就把那群蠢货打趴在地了。

  龚凌生得俊美,里头的姑娘此刻见到他,一个个春丨心萌动,争相抢着要侍候他。

  姽娘见状,不屑一笑,款款上前,和那群莺莺燕燕道:“妹妹们,此位公子可是点名了要姐姐好生侍候,还望妹妹们莫要抢了。”说完,又以袖遮面娇笑好几声。

  莺莺燕燕们闻言,停下了推挤之举,对姽娘妒忌了好一番,最终也只能咬着手帕,愤愤地看着二人前往楼上包厢。

  龚凌被姽娘扯进厢里时,心中已是憋屈到了极点,甚至隐隐有着想动手揍女人的冲丨动。

  他瞪着姽娘,不悦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姽娘娇笑,一只葇荑举起做莲花样,“公子生得俊,小女子不过是心悦公子罢了。”

  “我前几日已和你说过了,我早已有家室了。”

  姽娘无所谓道:“这男子啊,那个不偷吃的?公子此时仍不愿接受姽娘,不过是因为尚未和姽娘一处,相信过了今夜,公子便会爱上姽娘。”声音中带着漫不经心,自信满满。

  龚凌一脸漠然,嗤笑不予理会,径自望向窗子外,心里盼望着苏芩那傻丫头能够尽快发现他不见了。

  一个时辰前的龚凌绝对不会想到,他龚凌平时不可一世,此时竟然只能祈望着一个粗枝大叶的傻丫头来救他了,果真是流年不利,犯太岁。

  这绣花镇大抵和他八字不合,以后再也不来了。

  夜色幽美,在一片花天锦地中,有一棵树显得格外凄凉,孤伶伶的气息环绕着站在树下的姑娘。那姑娘好似站在一颗“望夫石”上头,眼神满是期望,左看看,右看看,可过了许久,仍不见有人走到她身旁。

  这位孤苦伶仃的姑娘名为苏芩,她在等一名俊美的龚公子,可这都过了亥时,她仍是没见着那颀长的身影。

  苏芩皱起眉头,心道奇怪。她刚才因为冰糖葫芦太多人排队了,不得已只好叫龚凌先去买自个儿想要吃的,然后到上次埋伏人的那树下会合,可这都等了快半时辰了,照理来说,龚凌也该来了吧。

  正当她忧虑,不知该如何时,周围来了好几位男子,个个愁眉苦脸的。随后,她听到了那些男子说:“今日真是亏了!虽然都是为了姽娘好,可是我真的好想和姽娘一起玩儿啊!”

  姽娘?苏芩思考了好一会,总觉得这名字硬生生让她联想到上次那个脸皮特别厚的女子。想到此,她上前问那群男子:“各位公子,敢问今日为何你们都不能和姽娘玩儿了?”

  那群男子瞧着是一位小姑娘,没有多想,直言不讳地把今日发生的事都告诉了苏芩,最后还埋怨了一句:“要不是那小郎君生得好看,我们才不会让他玷污我们美好的姽娘呢。”

  听完这些男子说的事儿,苏芩已大致确定这是上次想着要霸王硬上攻的姑娘了,而那个可怜的男子大概就是龚凌。

  苏芩正思量着该如何上演一场真正的美救英雄戏码时,又听到那群男子中有一个人不满地说:“我们生得也很俊,甚至比那白白嫩嫩,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郎君好太多了,凭什么他就可以得到姽娘的青睐。”

  其他人闻言,纷纷附和,同时还显摆了几个“雄壮威武”的姿势。

  暗自打量这群男子的苏芩:“……”也难怪姽娘要龚凌,这里的男子颜值都太低了。一个个长得跟山上杀猪的屠夫一样黑不溜秋的,那里比看起来有逼格的龚贵公子好?这群男子看来不只是长残了,连眼睛都坏了。

  苏芩如此诽腹一番后,朝着他们微微点头答谢,便赶往那楼去了。

  -

  片刻后,看着站在外头招呼客人的艳丽女子的苏芩,沉默了下来。她垂头看着自己矮小的身子,觉得自己这样贸然闯入似乎有点掉面子。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先去准备“武器”为好。

  俗话说的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她这娇弱女子要从龙潭虎穴中救出龚凌,不能不做好准备工作。

  一刻钟后,又有一名俊俏的小公子站在花楼外头。这公子虽然矮了些,可看着清秀,那些娇媚的女子本就荤素不忌,此刻看到如此“干净”的小公子,那想污染人的邪恶念头纷纷涌起。很快,小公子身旁就聚集了好几名身穿纱衣的娇媚女子,纱衣薄如蝉翼,让小公子有些脸热不自在,可小公子想到自己来此处的目的,便装作很老练,咳了下,“给我你们这儿最好的姑娘,本公子今日想要好好享受一番。”

  那些女子闻言,面上显出了犹豫之色。其中有一位看起来较为娇小的姑娘,开口道:“这位公子,本楼最好的姑娘是姽娘,但姽娘此时正招呼着一位客官。”

  苏芩心想,我还会不知道这事儿么。要不是她是这楼里最好的女子,龚凌早就在你们这群人之中的chuang上了。

  心中如此想,面上却仍然是毫无波澜,“那你们问问,那位姑娘可愿意招待本公子?”

  那群女子想起平时姽娘高傲冷然的模样,互相推攘,最终一个看起来是新人的小姑娘被推了出去了。那姑娘眼中起了雾气,看起来煞是可怜,牙关打颤,在一道道逼迫的目光下,还是抖着腿儿走去姽娘的包厢里了。

  瞧着这些看起来颇为强势的女子听到姽娘都有些害怕,便可知道姽娘平时是如此嚣张,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欺丨凌这些同是沦落人的女子。

  苏芩脑子转了好几圈,想着不同的计划。她原先是想借着叫唤姽娘出来,让龚凌趁机逃走,可如今看来,此法恐怕行不通。

  果然,片刻后,那个被推出去的小姑娘哭哭啼啼地冲了出来。

  苏芩见状,也不怎么意外,只在心中微微叹口气。

  她无奈地退而求其次,“那让方才那小姑娘侍候我吧。”那个看起来是新人,应该比较好忽悠。

  那些女子纠结了好一会,看着苏芩坚持的神情,便让那小姑娘把人领走了去。

  -

  两人到了包厢里头,苏芩有些紧张,手心里都是汗水。毕竟她一女孩子跑到这满是高段位女子的地方,如同一只擅闯虎口的小绵羊,随时都可能被拆之入腹。

  小姑娘看着“他”如此不自在,便先打开了话头,自我介绍一番,“公子,奴家名为小桃红,今日是初次服侍人,若有不好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苏芩闻言,愣了一下,难怪她方才就觉得这小姑娘活像是误入此地的小兔子,特别纯真,举手投足间皆无那妩媚之色。说到底,原来还是一个尚未被污染的小丨雏丨鸡啊。

  “没事儿。”苏芩此时正在思寻着如何忽悠住小桃红,便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复了她。

  小桃红听到苏芩嗓音如此温柔,脸红了红,觉得自己何其有幸,遇到一位清俊儒雅的公子,将自己的chu夜献给“他”。她曾听那些姐姐说起她们不堪的第一次,那是何等痛苦且chu暴,原先非常担心自己也会如此,如今看来,她是不会遇上这样的事了。

  想是如此想,可为何眼前这位公子还没跟她调qing呢?

  这位公子当然不可能和她做那种事。“他”的脑子已不知道运转了多久,一刻钟后,“他”两手一拍,眼睛徒然发亮。小桃红被那一声响吓了一下,随后又看到“他”明亮的双眼,心里不禁想,难道是要来了吗?好戏要上场了吗?

  可惜,这是痴心妄想。这俊秀的公子并未上前把她搂在怀里,只是问了句:“你可知道今日被人推来此地的那位公子是何人吗?”

  小桃红:“……”这位公子,咱们可以先办事吗?虽是如此想,可小桃红仍然乖乖回答:“不知道是谁呢,只知道姽娘姐姐好生欢喜那人。”

  苏芩撇撇嘴,能不欢喜吗?都把人强硬地拐进来了。

  深吸一口气后,苏芩叫了一声小桃红,见其看向她了,面色严肃,语气认真道:“其实我是断袖。”

  “……”小桃红茫然地看着刚说出惊人之言的苏芩,好半晌,才从嘴里憋出一句:“公子,您在开玩笑吗?”您既然是断袖,何不去找那些男ji呢?

  苏芩眉宇轻蹙,“因为今日姽娘侍候的那位公子,是我夫君。”

  !!!小桃红双眼瞪得大大的,震惊地叫道:“那位公子也是断袖?”

  苏芩把良心扔给狗子吃似得点了点头,“他是。”说的同时,还在心里祈求龚凌未来知道她如此胡说八道,能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她。

  小桃红有些难以接受自己今日遇到的是一个怪胎,喉咙有些干涩,艰难道:“那公子今日一来,是为了带走那位公子?”

  “嗯。”顿了下,又问:“你能带我去找他吗?”

  小桃红犹豫了。姽娘可是在她们这些女人面前可是一母老虎,她又是刚进来这儿,若是此时惹到姽娘不高兴了,会不会以后都没好日子过了?可眼前这公子又有些可怜,好好一个……夫君硬生生被姽娘毁了清白。

  她在心里衡量好一番,觉得自己不管怎样,良心都不能被狗吃了,遂答应带苏芩去姽娘的包厢。

  -

  苏芩敲了敲门,刻意压低嗓子道:“夫君,我来寻你回去了。”

  在里头顽强抵抗的龚凌听到这声音,嘴角抽了抽。这小丫头到底是想到了什么法子?叫夫君就算了,压低声音又是那招?

  他虽然隐隐觉得苏芩想的法子绝对不是什么好法子,却还是微微一咳,回道:“娘子,你来了。”

  苏秦听到应声,也回道:“是啊,夫君可否开一下门?”

  话音刚落,门里头随即传来一声:“好。”

  外头的小桃红已经一脸惊讶,没想到那位俊美的公子竟然真的是这位小公子的夫君,两个俊郎竟然是断袖!她深深感到惋惜,要是能和这两位公子生子,孩子肯定又是未来的俊小子或俏姑娘了。

  可惜啊,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外头的小桃红正在脑洞大开,而里头的姽娘却紧张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公子竟是断袖,想着就要阻止龚凌上前开门了。

  此时的她,早已紧张得忘了苏芩的存在,也忘了苏芩实为女子。

  那道隔开yuanyang的门就这样被龚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打开了。门内门外的两个人“感动”地望着对方,随后苏芩一声“夫君”,打破了这安静如鸡的气氛。

  龚凌眼角抽了下,有些生硬地回了句:“娘子。”随之而来的是,苏娘子激动的拥抱。

  “……”龚凌被这偷袭搞得身体一僵,随后配合地回抱,还“深情”垂眸看向苏芩,“让娘子担心了,为夫这就和娘子回去。”

  苏芩大抵是戏瘾犯了,扭了扭身子,“真的吗?妾身可是很想念夫君的。”

  龚凌点头,认真道:“真的。”我也很想你这傻丫头,盼着你来救我好些个时辰了。

  小桃红看着两人深情的相拥,眼角有些泪意,介于不能煞风景的原则,她确定自己今日是无法侍候小公子了,便离去了。

  姽娘看着两人,心里有些堵,正想看看是那个男妖精勾 引她的公子时,苏芩就正好抬起头了。姽娘看到那张清秀的脸,那日的记忆如潮水般一瞬间涌上脑子里。

  她大惊失色地道:“是你!”

  苏芩淡定回道:“是我。”她此时的气场如同正宫一般强大。

  “你、你不是女的吗?”姽娘有些疑惑,随后瞧了瞧某个地方,突然又不确定了,端详了好一番,觉得眼前这矮子是男的也不是不可能。她鄙夷地扫视了一番,“瞧你这身板,的确有可能是男的。”

  苏芩:“……”令堂的,“波涛汹涌”了不起啊!

  被姽娘这话一激,苏芩那个气就上来了,不悦地道:“姑娘,前几日你就觊觎我夫君了,那时我夫君便拒绝你了,今日你为何要逼良为……”她卡壳了一下,好半晌,才挤出最后一个字,“客?”

  说话的同时,声音还刻意放大了许多。

  被苏芩抱着的龚凌:“……”谁是客了!他可不打算和这些臭气冲天的女子玩儿。

  果不其然,周遭的人听到动静,都看了过来。

  姽娘此刻只觉得丢脸,脸一阵白一阵红,最终只能冷哼一声,气呼呼地把龚凌推出去,关上门掩面。

  两人走出花楼后,苏芩大大松了口气。

  “你说你咋会那么轻易被人推进去那儿呢?”

  龚凌有些委屈,“我那知道她会那么难缠,况且我不能随便揍路人吧。”

  苏芩想了想,也是。摇着头,语气同情道:“你果真是蓝颜祸水。”

  龚凌此刻心情被姽娘害得不佳,听得出苏芩话里的鄙夷之意,于是张口就回道:“你果然是男的。”

  “……”苏芩被堵住了话头,鼓了鼓腮帮子。心中暗想着等到了江南致富后,她绝对要多买红枣和木瓜吃。

  夜色很美,两人在绣花镇的最后一晚就在如此兵荒马乱的情况下结束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