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活半仙林深深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活半仙林深深全集全文最新章节

LIA汽水 著

连载中免费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活半仙》是LIA汽水所著的一篇现代奇幻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倒霉的半仙少女林深深因一时心软在高考前救人又救妖,导致生生的错过了两次高考,眼看着大学与她无缘了,却在这时候被送上锦旗两面,一面来自于人,一面来自于妖,这下好了,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个活半仙了....

5.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活半仙》是LIA汽水所著的一篇现代奇幻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倒霉的半仙少女林深深因一时心软在高考前救人又救妖,导致生生的错过了两次高考,眼看着大学与她无缘了,却在这时候被送上锦旗两面,一面来自于人,一面来自于妖,这下好了,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个活半仙了....

免费阅读

  “说出来也不怕被你们笑话。虽然我看不太见自己身上的东西,不过却能感觉到十分的沉重阴郁,而在进来见到你之后,我明显感觉到身上的负重感立马就消失了大半。仅这一点便让我迅速区别了和见其他一些所谓大师时不一样的感受。”

  乐时说的是自己真实的感受,没有掺假。

  林深深立马有种被人深深信赖的感觉,一下子就充满了使命感,“啊……能让你觉得不一样,算是我的荣幸。”

  “可以问问附着在我身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么?老实说虽然我感觉自己能够控制住它,但时间久了总觉得有点厌世的念头。不仅是生活工作都提不起来劲,对未来也觉得灰暗无比。”

  乐时提出了一个十分符合情理的要求。

  不过林深深觉得对方用这种“有点厌世念头”的说法来讲还是说得太轻松了点,可能是对方不想一上来就表现得太沮丧,但看他身上那团浓雾翻涌的姿态,显得是已经困扰他太久了。

  并且,就现在这种状态,林深深认为他到现在还能完好无损地活着简直就是奇迹了。

  “是一团充满了巨大悲伤和不幸的浓雾。这玩意儿我还是第一次见,怎么说呢……它过于庞大了些,而且一直正以一种虽然缓慢但是却能够被人察觉到的速度在吃掉你的寿命和运气。”

  林深深没有太修饰自己的话语,她觉得把话说得明白点既算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展示,也是在告诫对方如今情况已经严重到危及生命的地步了。

  乐时点点头,像是已经明白。他苦笑一声,“看来还是挺严重的。”

  “不是挺严重,而是十分严重。”林深深忍不住纠正道,“虽然很冒昧,但是我还蛮好奇的,被这样不幸的东西附身,你竟然还活着。可以问问你这种状态持续多久了么?我是指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玩意儿存在的?”

  “大概两年了吧。”

  乐时的语气听上去还是那么风轻云淡,面上的表情也是那种淡淡的,好像看破生死之后的超然。

  一旁的程幼良听闻,小声惊讶。

  林深深也觉得匪夷所思,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能坚持到现在没死

  “你……还挺厉害的嘛。”

  “谢谢夸奖。”

  林深深:这并不是夸奖好么?

  她觉得这人态度挺奇怪的,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了,他竟然还显得这么淡定。这种像是在和超然物外的“佛教中人”交流的感觉还真是让人觉得微妙。

  程幼良也没想到原来乐时居然这么早就被不幸的浓雾所纠缠。

  林深深觉得还是快点进入主题比较好,“大概内容我之前听幼良说过了,不过我没想到这玩意儿居然跟着你两年了,看来这事儿没那么简单。那么,为了避免之后任务不清导致的纠纷,现在能具体讲讲你需要我怎么帮忙么?”

  乐时没有当即说明自己的要求,而是在微微坐直身子之后,面色认真地恳求道,“在我说明要求前,可以先听一听我的故事么?”

  如果可以的话这本来也是需要问清楚,既然对方想现在就说,林深深自然同意。

  “当然可以。”

  得到回应后乐时像是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似的显得轻松了不少,于是他吐出一口浊气,开始讲述故事的来龙去脉,“被传出来会吃掉过往车辆的那段省道在十年前曾是我故乡的一部分。说是故乡,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叫做‘洛溪’的很小的乡镇,十八岁以前我和我的父母还有年幼的妹妹一直生活在那里。父母是卖靠早饭带大了我和妹妹。生活艰苦却也算幸福。他们一直希望我能好好学习将来考上一个好大学有一个好的人生,后来也算是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我成功考到了C大,他们高兴坏了。去学校报名的前两天,他们把辛苦攒下来的一万块塞到我手里,并亲眼看着我上了火车。那时的我满怀着憧憬和信心来到一个不一样的城市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但是……剧情避免不了变得俗套起来。”

  他苦笑一声,“一个从乡下出来的孩子来到一个漂亮而奢华的大城市,几乎立刻即便那些灯火阑珊与精彩生活给迷乱了眼。”

  “我很快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乐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是一种令人看不透的疲累和悔意。他道,“那时候因为来回时间长而且花销还挺大,所以若非寒暑假我基本上都不会回家。在那些没有父母和妹妹参与的日子里,我成了一个看上去十分潇洒又虚假的人。那些日子是真的快乐,也是真的叫人觉得浪费。”

  “当然,纸包不住火,庞大的开销引起了父母的怀疑。他们最开始还以为真的是我在外地学校生活艰难所以开销大了点,但是哪有经久不疑的谎言,他们很快发现了真相。发现之后就是避免不了的争吵。原以为早就过了叛逆期的我在和父母发生争吵的那一刻突然意识到,青春期产生的反抗在经过时间的压迫之后变成了更加可怕的东西。”

  说到这里,乐时忽然表情变得痛苦起来。

  “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穿越时空,我真的想回到过去将那个明明心中已经有所悔意却可笑得非要保持所谓倔强从而不肯道歉的我狠狠揍上一顿。”

  “如果那一天我听了他们的话回去一趟,哪怕当时自己就在回去的路上,至少……至少……”

  乐时声音忽然哽咽。

  林深深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望着对方痛不欲生的表情,她忽然回想起先前那则帖子上的内容,似乎说到十年前在那段332省道上发生过一场十分严重而悲哀的意外——凌晨三点,大货车司机因为尿急临时在坡道上下了车,而停在半坡上的大货车因为手刹没拉紧,直接不受控制地从坡上冲了下去,直直地撞进了路边一座小楼房里,将小楼房内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女孩撞死。

  想起这件事情的林深深面色变得沉重起来。

  而早就看过帖子的程幼良在这一刻低下头去,双眸失了神。

  客厅里,气氛变得十分沉重。小狐狸不安地动了动,显然不习惯这种过于悲痛的氛围。

  此时,林深深仿佛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哭泣声。像是小孩子的悲鸣。

  她下意识寻找声源,结果发现这种压抑而伤心的哭声来自于乐时身上的那团浓雾中。

  浓雾里有东西,可林深深不确定是什么。不过目前看来并还没有危害性,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奇怪,浓雾和浓雾里的东西似乎是两个个体,它们是怎么以这种姿态交缠在一起的呢?究竟又是其中的哪一个在威胁着乐时的生命?

  “不好意思,在比自己小的妹妹面前失态什么的……”

  乐时的眼睛红得厉害,但是并没有哭。

  “乐时哥哥,你太见外了。”这个时候比较适合开口安慰的只有程幼良。

  林深深则是在等。她觉得乐时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果然,乐时在稍微平复情绪之后,继续道,“十年前,我失去了最亲的人。十年来我每一天都活在自责和内疚当中。我经常不受控制地去幻想一个可能性——如果当初我赶回了家,是不是有一半一半的几率呢?或者是陪着他们一起死去,又或者在争吵中率先发现异样带着他们一起逃离……”

  ——可那是不切实际的。

  林深深这样想,却没有开口直言。

  “也许在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神明或者是恶魔听到了我的祈求,于是在两年前的某一天,我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发生意外的晚上。”

  乐时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深深的眼睛顿时一暗。

  “回到十年前?怎么说?”她忍不住发出疑问。

  乐时的脸上露出回忆过去的表情,“其实我到现在也分不清那到底是梦境还是我的臆想,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在疑似十年前的那个晚上,我见到了我的父母和妹妹。”

  “在那个疑似十年前的晚上,你遇到了什么?”

  林深深紧盯乐时,企图从他的表情中看出点什么。

  果然,乐时的表情很奇怪。

  “是这样的,我似乎回到了家,也的确看到了我的父母还有妹妹,但是……他们看不见我。”

  乐时的表情变得空白。同时,林深深发现他身上的浓雾忽然挣扎了一下。

  “我起初以为是因为时空的悖论,所以他们没办法看见来自十年后的我,但是很快我发现了不是因为在那个当下的时间里我不在家,而是因为那整个时空里都不曾有我的存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具体描述,但就是那种……你懂么?就像是平行时空一样,我所在的现实里我的父母在十年前死去了,但是两年前那个晚上我意外回到了过去,但我去到的地方不是我所在的这个时空的十年前,而是另一个我所不认识的时空的十年前。在那里,我的父母和妹妹还是住在那里,但是……那个时空里没有我的存在。”

  乐时说到最后已经开始了思维混乱,他的情绪也逐渐变得激动起来。

  见此,林深深微微皱眉,看上去有些忌惮这样的乐时。她发现这个男人和刚开始那种超然的状态全然不同。

  有东西在影响着他,就是不知道究竟是浓雾本身,还是那个藏在浓雾里的不明生物。

  故事听到这里,林深深已经能够大胆地猜测出对方的要求了。但是她需要证实。

  “应该还发生了什么吧。”

  听到林深深声音清冷地发问,乐时微红着眼睛看向她,嘴角微微上扬。这副模样相比先前那种无奈又无助的表情,显得过于偏执和极端。

  “是的。”

  他道,“我发现在那个时间段里,我的父母和妹妹平安地度过了九月二十九号的凌晨三点。”

  对于这样剧情的发展,林深深明显一愣。

  乐时似乎讲述得有点累了,她端起茶几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尔后接着道,“两年前,在我所见到的那个时间段里我的父母和妹妹是还活着的状态,并且,他们平安的度过了九月二十九号的凌晨三点,可也仅是那一次。犹如梦醒,回归现实之后的我再也没能回到过当时见到的那个时间点。而就是在那天以后,我明显感觉自己身边似乎跟着什么东西。说实话我从未见过附着在我身上的究竟是什么,但我却能感受到那大抵是一个充满怨恨的灵魂。”

  林深深敏感捕捉对方话中的意思,“你怀疑跟在你身边的是你亲人的灵魂?”

  面对林深深的提问,乐时没有掩盖自己真实的想法,“是的。”

  “所以,你想要做什么?或者说,你希望我帮你做什么?”林深深问。

  乐时道,“时隔两年,那段332省道上突然出了事——消失的十五分钟,很值得研究不是么?”

  这个男人突然转变的语气和表情让人不免心生警惕。

  林深深盯着他看了半久,之后才缓慢开口,几乎用着肯定的语气说道,“你是觉得那段消失的时间可以回到十年前。”

  听了林深深这句话立刻猜到乐时想法的程幼良震惊地捂住了嘴巴,“乐时哥哥,你的意思……”

  “是的。”

  乐时的表情无比坚定,比起刚来时候的那种犹如旁观者角度的轻淡,此刻的他不仅偏执,而且疯魔。

  他道,“我想请林深深你帮我回到十年前。”

  ——这太夸张了。

  这是林深深在明确听到对方请求之后的第一反应。

  确实如此。

  而且,匪夷所思——所谓两年前疑似回到陌生的十年前,如今曾经发生意外的省道边发生消失十五分钟灵异事件,以及种种猜测和最终一个看似荒诞无比的请求。想想都觉得这仿佛是在开玩笑。

  但看乐时的表情,谁都知道他是认真的。

  见林深深沉默,乐时忽然开口补充道,“如果是报酬问题的话还可以再商量。比如十万,或者是你希望的数目。”

  瞧瞧这种成人式的交谈内容,直接导致剧情往糟糕的方向发展。

  林深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又战略性地拨了一下头发,解释道,“不是报酬的问题。我只是需要明确几件事情。”

  乐时问,“是需要我补充什么吗?”

  “算是吧。”林深深低着头,一边单手拨弄一侧的长发,一边快速地沉思了几秒,尔后抬头明确了一些问题。

  “大概两个问题。”

  “好。”

  “第一,你是怎么判断你当时回到的是另一个时空的十年前?如果是因为那些年间的悔恨和自责,很有可能就此衍生出令人无法想象的怪物出来,只要那个怪物足够有本事,就算是让你误认为回到不一样的十年前对它来说也是小事一件。”

  说白了,林深深不太相信乐时在两年前的晚上回去的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十年前,应该是有什么在影响他的判断。

  面对这个问题,乐时显得很激动,“我能肯定那就是不一样的十年前!因为我看到了啊!爸爸妈妈还有妹妹,他们说话了!在没有我的世界里,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着,而且还平安度过了那个发生意外的晚上!”

  人在激动的时候往往显得既暴躁又不安,更多的还有无能的愤怒。就好比现在的乐时,那副瞋目裂眦的模样像极了被揭开疮疤后的病人充满敌意地看着无情审判的医生。

  “好。”

  林深深无意惹怒乐时,更无意现在就对付他身上的浓雾,于是她只能停止对这个问题的深入追问。

  “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她主动开口道歉,安抚乐时的情绪。

  乐时的确冷静了一点。

  “那么,可以第二个问题么?”

  冷静归冷静,该问的问题还是得问。

  一旁的程幼良瞪大眼睛看向林深深,似乎很不解她为什么还要接着问。虽然她看不见乐时身上滔天翻涌的浓雾,但是那股浓郁得如同化墨的黑雾随着乐时情绪状态的不稳定也开始变得躁动不安,饶是她这个两眼抹黑的普通人都能感受到了极大的不幸与不安。再这样问下去不会有事么?

  程幼良向林深深投去疑问的目光。

  林深深示意她稍安勿躁。

  “可以。”乐时揉揉眼睛,表示同意。

  林深深接着问,“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觉得那段省道上消失的时间可以让你回到十年前?我可以理解为你已经实验过了么?所以只是因为不成功,便开始寻求别人的帮助。”

  乐时看着林深深的目光变得惊讶又欣赏,“你真的很敏锐。确实如此。在我看到了那则灵异新闻的那一时间内我就返回了那段会消失的省道,我以为自己可以再一次回到十年前,但实际上我只能在那里见到一片很大的迷雾。虽然什么都没找到,但是我坚信那个地方一定可以让我回到过去。”

  林深深没太关注对方的这段话。她对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一向说得直白,“你这么执着让我很为难诶,要是我没办法帮到你,岂不是很尴尬,到时候人财两空。”

  乐时却表示,“不管结局如何,该付的报酬我不会少的。”

  程幼良觉得热爱金钱的林深深应该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好友十分隐晦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

  今天林深深叹气次数是不是太多了点?

  “行叭,我就接下这个委托。至于报酬的话我也不要多,就最开始你给出的价格就行了。”

  “十分感谢。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乐时问的是什么时候有时间去一趟那段省道。

  林深深道,“就明晚吧。我明天有课,上完课之后就放小长假了,到时候有的是时间调查。”

  乐时同意了。

  送走乐时后,屋子里明显压抑的气氛一下子就消失了。原先的活力和明朗再次回归,无论是寄居在银杏木柜里的小家伙们,还是小狐狸和程幼良都明显感到心情变得舒服了很多。

  林深深瘫倒在沙发上,双眸失神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忽而感受到一旁两股强烈的视线。

  “说吧,想问什么。”

  “深深,你今天太奇怪了!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但如果硬要说的话……今天的你比起以前特别得没有干劲,而且你竟然无所谓别人支付的报酬了!正常来说不是应该脸皮厚点、再得寸进尺些、向狮子大开口一样再多要点么?”

  一旁努力cos一只天然无害普通小狗模样的小狐狸在程幼良怀里悄悄地点头。

  ——请问你这是什么鬼形容词?小狐狸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也跟着附和了。还有,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到幼良怀里去的?

  深感无力的林深深懒得吐槽,干脆直接揭露,“因为不能肯定他给出的报酬究竟是现金还是冥币啊。2:8的概率,就问谁能提得起来劲儿?”

  “冥币?”程幼良惊呼一声。小狐狸也跟着惊讶。

  “幼良你没看出来也就算了,小狐狸你怎么也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林深深实在没忍住吐槽了一句。尔后道,“因为那个乐时不是人啊,准确点来说不是完全的人类,类似于半人半尸的那种吧。我也是第一次见。”

  由于林深深后半段话太过令人震惊以至于程幼良根本没注意到她前半句说了小狐狸。她一直以为小狐狸是林深深心血来潮收养的小白狗,还是长得像狐狸的那种,所以这会儿抱在怀里一点都没有心理芥蒂。

  “半人半尸?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林深深解释道,“他一进门我就发现这个人的气息很奇怪了。只是当时没想到究竟是怎么回事,便当是他身上有团不明浓雾的缘故。后来听到他讲自己疑似在两年前回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十年前时,才逐渐意识到真正有问题的说不定是他这个人。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在我重复询问他为何认定两年前回到的过去是不一样的时空时,他前后两次的回答不太一样。几乎一样的程序化内容中多出了一句很突兀的话。”

  程幼良仔细回忆,突然想起,“他好像提到了他的父母和妹妹说话了……是这个么?”

  林深深点头,“是的。他的这句话有歧义。十年前活着的人说话并没有问题,可关键是他们在和谁说话?”

  程幼良思维发散了一下,“你觉得乐时的父母和乐时说话了?因为明明是在一个不存在乐时的时空里发生的一切,却和不存在的乐时发生了对话,所以直接引起了你的怀疑……可是,就不能是他的父母彼此之间发生了对话么?”

  林深深沉默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身上那团浓雾里就不会发出喊着‘骗子’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程幼良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