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绣佛魏清漪庞跃全文最新章节

绣佛魏清漪庞跃全文最新章节

青橘一枚 著

连载中免费

《绣佛》是由青橘一枚原创所著,主角叫魏清漪庞跃。讲述了庞跃为僧,却看不穿俗世,熟读的是阴阳之说,帝王术。烽烟乱世,他重出山门,辅佐魏王选定一枚棋,只为谋定这江山千里,赢盖世功名。一场失败的美人计,两段错生的爱情——美人太危险,我不饲虎谁饲虎?高知、严肃、俊朗小和尚的红尘劫。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绣佛》是由青橘一枚原创所著,主角叫魏清漪庞跃。讲述了庞跃为僧,却看不穿俗世,熟读的是阴阳之说,帝王术。烽烟乱世,他重出山门,辅佐魏王选定一枚棋,只为谋定这江山千里,赢盖世功名。一场失败的美人计,两段错生的爱情——美人太危险,我不饲虎谁饲虎?高知、严肃、俊朗小和尚的红尘劫。

免费阅读

  大魏国三公主魏清漪很快就回东都了,却是在孙少康的护卫下回的。

  没有随军俘虏,干干净净全是大魏的人。

  魏清漪不是孩子,既然一切都尘埃落定,她也不会真的因为孙少康对她说过的一句话,去质问远在天边的国师。

  魏清漪只安静地坐着,不吵人,也不烦人。孙少康请她休息,她就休息,孙少康请她开拔,她就开拔。

  作为在大魏国复兴路上作出过杰出贡献的皇家公主,魏清漪此次返家,并没有摆出英雄归来的浩大声势。

  没有仪仗也没有侍女,大魏三公主一人一马车,混迹在北伐军乌泱泱的兵阵中。

  车队走到东都西门外时,窗帘被人自外掀开,蔡嬷嬷那皱成核桃似的老脸出现在车窗外。她策马紧贴马车壁,弯下老腰,以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向马车内的魏清漪喊话:

  “三公主,马上就到西门了,听说陛下与国师都来西门接您了。”

  魏清漪正端坐车内闭目养神,听得此言,只虚虚抬了抬眼皮,却并没有说话。

  见自己的讨好得不来贵人的青眼,蔡嬷嬷只得讪讪一笑,放下手中的车窗帘,自马背上直起身来,重新回到随行的队伍中去。

  蔡嬷嬷的尴尬堪堪落入随行其身后的,孙少康的眼。孙少康摇头,忍不住对这厚脸皮的老婆子露出一抹鄙视的笑:

  谁不知这魏清漪地位高贵,却身份尴尬。在宫中诸人都巴不得退避三舍之时,这蔡嬷嬷半身都入土了,还如此拼命地凑上来招人嫌弃,只为了攀上国师这条高枝。

  蔡嬷嬷为捞好处不择手段的样子真是太丑陋了。

  身后有小卒递过来一只小瓷盅,是孙少康让后厨给魏清漪准备的花生酪。

  孙少康只手接了过来,示意小卒退下。他亲自端了小盅,催马几步赶上魏清漪的马车,抬手轻敲马车窗棂:

  “三公主,用点花生酪吧?”

  魏清漪没有婢子,蔡嬷嬷又是个讨人嫌的,孙少康不介意把自己变成男婢子。

  “谢孙将军,本宫不饿。”

  透过马车帷幔,传来魏清漪冷清的声音。

  近乡情更怯,失了初心的“污点英雄”更不复当年的纯粹。

  魏清漪静坐车内,低眉垂目。她贝齿微露,咬紧自己的下唇,咬出一道青白相间的痕,衬得那张本就苍白的脸愈发没有一丝血色。

  ……

  耳畔传来车夫响亮的喝止马儿的声音,沉重的马车轧轧哑哑停了下来。

  车门帘被人自外打开,魏清漪提着裙摆缓缓走出了马车……

  队伍的正前方立着一个男人,金簪束发,玉带缠腰,宝蓝色的缂丝缎袍上穿金走银,威风凛凛又英姿勃发。

  眼见魏清漪走出马车,魏铉瞬间展颜,他丢开了紧牵身后的马,伸出手直直冲魏清漪而来。

  “三妹……”

  魏铉很激动,眼睛里亮闪闪的,喉头哽咽,他紧紧拉着魏清漪不愿放手。

  魏清漪是魏铉的嫡亲妹妹,为了这命运多舛的大魏国,他将自己最心爱的三妹送入敌营整五年,好容易等到他东山再起,重振河山,今日兄妹重逢,怎能不感慨万千?

  魏清漪倒是很淡定。

  没有欣喜若狂,也没有悲从中来,痛哭流涕,她只轻轻唤了一声“哥哥”,再对着魏铉轻轻一拜。

  魏铉顾不得礼节,一把拽起正试图对他行礼的魏清漪,一脸激动地望着她的脸,不能言语。

  魏清漪淡淡地笑,直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人年纪不过二十,生得俊朗。他体态挺拔,服紫袈娑,带金象袋,绡纱的质地,其上用金线勾勒出满地八吉祥。宽袍大袖,布履足下蹬,佛珠手中提。

  “三妹,澄观法师如今是朕的国师了,这次能救出三妹,多亏了国师……”

  魏铉抬起手,满脸兴奋地跟魏清漪介绍这位助力他重夺江山的大能臣。

  魏清漪点点头,不再管魏铉,径直走到那人跟前:

  “清漪见过澄观师傅……”

  魏清漪选择了叫澄观师傅,而没有尊称他的官职。她微微颔首,敛袖收腰,像从前那般礼貌地与澄观见礼,仿佛二人分别不过一两日。

  澄观做过魏清漪的书画夫子,就在夏州的牧月山庄,在魏铉准备把三公主魏清漪与表小姐陈景兰,培养成拓跋沣喜欢的那种样子时,彼时还只是普通出家人的澄观,曾与魏清漪共处了一年。魏清漪唤他作师傅,除了唤出澄观出家人的身份,更有尊他为师之意。

  澄观立得笔直,或许历经风雨终见日的坎坷也给他带来不小的触动,向来讲究非礼勿视的澄观也盯着魏清漪的脸,神情专注,却在陡然触到魏清漪投射过来的目光时,瞬间垂下眼,掩紧了眸底一闪而过的光。

  澄观双手合十,冲魏清漪行了个佛家礼。

  “公主金安……”

  见礼完毕,魏清漪点点头,也不再说话,只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朝等候在不远处的那驾华盖大马车走去……

  ……

  滴翠宫。

  魏清漪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婢女芍药正仔仔细细替她梳头带珠钗。

  “三公主,今天婢子给您带这个可好?”

  说话间,鼻尖底下凑过来一支鸳鸯海棠纹玉钗,雪白的羊脂玉,精光内敛,细腻圆融。

  魏清漪认出来这是一支籽玉钗,是用取自昆仑山下玉河中捞取的籽玉做成。与产于山上的山料不同,籽玉肌里内含“饭渗”,呈欲化未化的白饭状,更显洁白、光亮、温润、细密,这是水产羊脂玉的的标志性特征,乃玉中极品。

  魏清漪望着这支钗,无可无不可地问道:

  “哥哥上次送来的?可是本宫不记得曾经见过这个。”

  前几日魏铉身边的大太监王吉喜来过,给她送来了几十箱头花、珠钗,锦缎、绫罗,说是新帝魏铉赏赐给三公主的,让三公主也添补点衣裳和头面。

  若是放在从前,小姑娘看见这么一大堆珠啊翠的,早兴奋地跳起来了,可是现在,魏清漪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以哄得她开心。

  “不是的,公主。”

  芍药摆摆手对魏清漪解释:

  “是一大早苍梧宫那边送过来的,说是国师前阵子自己雕出来的,今儿个送给公主。”

  魏清漪没有说话,只盯着这玉钗瞧:繁茂的枝叶间,有繁复的海棠花怒放,其中一对相互嬉戏的鸳鸯,活灵活现。

  真没瞧出来,国师竟然还有这等手艺,有了这身技艺,若是什么时候再亡国了,国师还能把自己给献出去,靠他那双灵巧的手为大魏再搏得一方立足之地哩!

  “本宫不爱这个,换一个。”

  魏清漪眼皮也不抬,便懒懒地如是吩咐。

  听得此言,芍药踯躅一瞬,继续开口:

  “三公主,一会儿国师要来,他既然专门差人送来这钗子,公主您还是戴上吧……”

  魏清漪一愣,想起拓跋沣死那日,国师也专门差人送来的白绫。

  “拓跋沣,此乃江南织造府进贡的上等官绫,最是柔软舒适,国师亲自选了送与公子,给公子你留个齐整,好过刀呀剑的不好看相……”

  送绫的太监捏着嗓子,一脸阴鸷的笑。

  心口陡然一跳,魏清漪觉得这玉钗跟那官绫一样,惨白惨白的。

  她抬手夺过芍药手上的玉钗细细摸着,玉钗冰凉冰凉的,像极了拓跋沣那失了温的手……

  “给本宫戴上。”

  魏清漪冷冷地说。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