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重生之将军惹人爱晨梦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之将军惹人爱晨梦全文最新章节

晨梦 著

连载中免费

《重生之将军惹人爱》是晨梦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姜沅芷识人不清,赌上自己全家性命帮助那人夺得天下,当她幡然悔悟时,姜家覆灭了,她一人苟活于冷宫中,生命快要结束她才知道,她也是别人心中的白月光,一朝重生,她带着仇恨归来,这一次,天下是谁的,她说了算!

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重生之将军惹人爱》是晨梦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姜沅芷识人不清,赌上自己全家性命帮助那人夺得天下,当她幡然悔悟时,姜家覆灭了,她一人苟活于冷宫中,生命快要结束她才知道,她也是别人心中的白月光,一朝重生,她带着仇恨归来,这一次,天下是谁的,她说了算!

免费阅读

  片刻功夫,小丫头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年长的下人。

  小丫头将门拉开,略年长的下人向姜沅芷行礼道:

  “奴婢见过大小姐,老夫人里面有请”

  姜沅芷赶紧上前虚扶一把,甜甜的笑着说:

  “李嬷嬷可折煞我了,快快请起”

  她当然知道这是谁,祖母身边最得意的下人李嬷嬷,父亲对她都得礼让三分,作为小辈她可受不起。

  李嬷嬷心中惊讶却没表露出来,但方才开门的丫鬟可就没有这么镇定了,张大嘴一动不动的看着姜沅芷,桑枝无奈的摇摇头,这表情她到底还要见多少?

  “珠儿!还不快让大小姐进去”

  被李嬷嬷一吼,珠儿才打了个激灵反应了过来,赶紧说:

  “是是”说罢赶紧让开,让姜沅芷进去。

  竹阁的空气很清新,说来也怪,这京城里的贵夫人不是爱弄花就是爱逗鸟,尤其年龄大一些的夫人,通常都是院子里种满了花。

  姜老夫人却不同,她酷爱竹子,但因为水土原因,从不在此种植竹子,而是在院子里种满了树,一种便是十几年,从起初不被看好的树苗,成长为名震京城的树林。

  姜沅芷看着这些成长起来的树木,虽未参天却已成林,看着看着,她也觉得震撼,这是她从未在意过的风景,她的祖母,定然不简单。

  过了一个被树包围的亭阁,紧接着是一条抄手游廊,穿过便到了屋门口。

  “大小姐请”李嬷嬷打起帘子。

  姜沅芷点了点头走了进去,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墙画,满眼的都是翠绿,姜沅芷竟然觉得置身于竹林其中。

  “三更半夜,身为小姐不好好在院子里待着,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平淡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传来,姜沅芷转头瞧见姜老夫人从里屋走了出来,并不觉得可怕,只觉得陌生而亲切。

  “沅沅见过祖母”姜沅芷乖乖巧巧的行了礼。

  姜老夫人坐到桌子旁,接过李嬷嬷递上来的茶水,轻啜一口,这才略抬双眸看了看依旧站着的姜沅芷。

  “行了,坐吧”

  “是”姜沅芷这才坐了下来,但却未说一句话。

  沉默了半晌,姜老夫人挥了挥手说:

  “若安,领着下人们出去吧”

  李嬷嬷应声带人出了屋,关上了门。

  “这会儿说吧”

  姜沅芷笑了笑说:

  “祖母英明,沅沅确有一事相求”

  ————————————————

  送走了姜沅芷,李嬷嬷赶紧回到屋里,打发了下人,去伺候姜老夫人就寝。

  “老夫人,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还有你不敢说的话,说罢”

  李嬷嬷一边铺床一边说: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大小姐不一样了”

  姜老夫人回想起方才与她谈话的孩子,不禁怀疑,那真的是自己的孙女吗,那个出言不逊,忠言逆耳的孙女。

  她曾一度将姜沅芷看做自己晚年的败笔,令她后悔的事有两件,一是将二儿媳带到了这里,二是姜沅芷尚小自己没有将她放在身边养着。

  她一度想要改变局面,可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但今天看来,局面真的未定。

  “老夫人?”李嬷嬷惊异,老夫人竟然走神了。

  姜老夫人回过神来,无奈的笑了笑,坐到床榻上说:

  “若安,你觉得那丫头今日找我是何事?”

  “想让你帮衬着规劝老爷?”

  姜老夫人神秘的笑了笑,摇头道:

  “她找我借东西”

  李嬷嬷一脸不敢置信问:

  “难不成大小姐找老夫人借银两?!”

  “不,借了两个人”说罢拉下了帷幔将李嬷嬷一个人搁在了外面。

  老夫人总是喜欢吊人胃口,李嬷嬷忍不住失笑,灭掉蜡烛,退了出去。

  ———————————————

  清晨的阳光洒满大地,今日的姜府与众不同,所有人都心思各异的忙碌着。

  姜沅芷端坐在梳妆台前,桑枝手脚利索的为她着装打扮,屋子里静悄悄的。

  而姜沅芷看似在发呆,实则是透过窗格,看着外头探头探脑的扫地丫鬟。

  银杏一边扫地一边往屋里瞧着,今日表小姐给她的任务就是盯紧大小姐,她可不能懈怠。

  这一头,红袖小心翼翼的将一枚金簪捏在手中,慢慢悠悠的从偏房走出,银杏瞧见了赶紧撂了扫帚迎了上去,说:

  “红袖姐姐?红袖姐姐?”

  红袖闻声停下脚步,一瞧是银杏不觉得四下张望一番,才走了过去。

  “红袖姐姐,表小姐一会儿便过来,叫你务必留住大小姐”银杏压低嗓子道。

  红袖眼里划过一抹精光,点了点头说:

  “行了,知道了,你且忙去吧”说罢向主屋走去。

  殊不知她们的小动作早已被姜沅芷瞧进了眼里。

  红袖走进侧间,看着干净整洁的矮榻,阴狠一笑,将手中的金簪拿出塞在了软枕里,又把软枕放好,才若无其实的起身向里屋去。

  只见红袖打帘的瞬间,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落在红袖方才站过的地方,将枕头里得金簪取出,下一秒又不见了。

  “奴婢见过小姐”红袖进屋行了礼。

  姜沅芷点了点头,眼里没有一丝情绪。

  红袖自顾自的忙活起来,却有意无意的注意着窗台,姜沅芷轻啜着桑枝奉上的早茶,室内一时安静下来。

  “啊!”红袖突然惊叫一声。

  姜沅芷似是有了准备,并未惊讶,轻轻放下了茶杯。

  “小姐?窗台上的文殊兰呢?!”红袖还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越矩,大喊大叫的质问着。

  “院儿里”

  “外间?!小姐你怎么能把那盆文殊兰放在外间?那可是表小姐送于你的”红袖感觉自己的计划落空,气的浑身发抖,冲动占据了大脑,失去了理性。

  姜沅芷不言不语,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吵闹。

  桑枝皱着眉头,若不是小姐不让她开口,她一定臭骂红袖。

  “本小姐想摆在哪与你有何关系?红袖,你的反应大了一些吧。”

  红袖一震,宛如一盆冷水倒在了头上。她是小姐,她想做什么,与自己何干,况且,或许这也是为了除掉桑枝做打算呢,红袖有些羞愧,却未发觉她已经不自觉的被姜沅芷带偏了。

  “小姐恕罪,红袖只是觉得有些不妥。”

  “不妥?有何不妥?”姜沅芷天真的歪了歪头,看向红袖。

  “那…那毕竟是表小姐……”红袖眼神变得飘忽起来。

  “表小姐送的又怎样?红袖,难道你是表小姐的人?”

  “当…当然不是!”红袖面庞激动的通红,不敢看姜沅芷的双眼。

  姜沅芷眼里闪过一丝冷笑,给桑枝使了一个眼色,桑枝赶紧正了正神色,厉声说:

  “红袖,你不过是一个下人,尽然敢这样和小姐说话!”

  红袖不敢置信的看着桑枝,

  “你!”

  “你什么你,还不滚出去!”

  红袖被桑枝喊的又是惊又是恼,瞧着姜沅芷也不替她说话,甩着袖子便出去了。

  听门“砰”的一声关上,桑枝才露出了苦瓜脸看着姜沅芷

  “小姐,我为何一定要练这个啊”

  “桑枝凶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姜沅芷掩唇一笑。

  桑枝无奈的哀嚎道:

  “小姐----,您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罢了罢了,不闹了,桑枝,你要知道,跟着本小姐,定不能让别人觉得你是弱小的。”

  姜沅芷正了正神色,认真的看着桑枝,桑枝郑重的点点头,她自然明白小姐的用心良苦。

  “我想,过会儿,姜念儿就会来了。”姜沅芷危险的眯着双眼。

  “小姐,需要我准备些什么吗?”桑枝一听,如临大敌。

  姜沅芷好笑的摇了摇头说:

  “这倒不用,不过有另外一件事需要你去做”说罢两人密语一番,桑枝方才退了出去。

  这时,打院门走进一弱柳扶风的女子,身着软银轻罗百合裙,长发盘做双平髻,戴着对儿粉玉珠花,聘聘婷婷的走了进来。

  “表小姐”红袖急忙迎了上去,冲姜念儿行礼。

  “不必多礼,姐姐可在?”姜念儿婉约一笑,轻抚了一把。

  “表小姐,那盆文殊兰被放在了院里”红袖压低声音道

  姜念儿依旧柔柔的笑着,手帕遮住唇道:

  “无碍,找机会将花毁了”

  说着两人来到了屋前,红袖打起帘儿道:

  “大小姐,表小姐来了”

  只见里屋走出来一女子,象牙白色素雪绢云形千水裙,衬得肤光如雪,蓦见那芙蓉秀脸,星眼如波,黑发梳作垂挂髻,上头别着溜银喜鹊珠花,越发显得娇俏可爱,但未掩盖那出尘脱俗的气质。

  “表姐来啦,快快请坐”只见姜沅芷眉眼弯弯更加生动,与姜念儿站在一起,一个宛如天上云朵,一个似是地上尘土。

  姜念儿身边的小丫头赶紧上前行礼道:

  “奴婢请大小姐安”

  姜念儿咬了咬牙,眸子猝了毒似得瞧着姜沅芷的衣物,强挤出一副笑脸道:

  “妹妹今儿个怎的如此盛装打扮?莫不是要见哪家儿郎去?”

  打趣的话自姜念儿口中一出,似乎都带了酸味儿,而姜沅芷却没反应过来一般,娇羞道:

  “表姐又打趣我,那表姐穿这么好看又是上哪里去啊”

  姜念儿听此缓和了不少,恢复了柔弱平和的模样,道:

  “先前听别家的小姐说,蓥华街那头有一福清楼,那家的菜肴是极出众的,这不是瞧你今儿个身子大好,且带你去尝尝鲜透透气儿。”

  真是姐妹情深,姜沅芷心中冷笑,想让我亲眼看到?既然你那么想去,那我们就去好了。

  “表姐真好,沅沅许久都未出门了”

  “哎?妹妹你身边伺候的丫头呢?”姜念儿这才注意到桑枝不在。

  姜沅芷装作不在意,边拉着她朝外走边道:

  “不用理她,那臭丫头又不知上哪偷懒儿去了,我就带着红袖吧”

  红袖听此与姜念儿相视一笑。

  “表姐快些,我们且去请示祖母”

  姜念儿听此就是一愣

  “请示祖母?”

  一行人来到了竹阁,姜念儿心中打着鼓,她在祖母面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她还指望着祖母的面子来日嫁进丞相府,若惹祖母不悦可如何是好。但她无法拒绝姜沅芷。

  白天竹阁的门大开着,门口的小丫头见姜沅芷与姜念儿来赶紧行礼道:

  “奴婢请大小姐安请表小姐安”

  二人点头示意,姜沅芷道:

  “我与表姐有事向祖母请示,你且去报一声吧”

  “老太太说了,今日来客不用通报,两位小姐里面请”

  姜沅芷会心一笑,姜念儿却有些惊异,往日连祖母的面都很难见到,今日怎么如此简单。

  二人来到屋内,姜老夫人稳坐堂前,见到她们

  “说吧,前来所为何事”

  “祖母…”

  “祖母,表姐要带沅沅去福清楼”

  姜念儿一声祖母才叫出声,姜沅芷就抢了过去。

  姜老夫人询问的眼神看向姜念儿,姜念儿起身福了福身子道:

  “是,祖母,听闻福清楼菜肴美味,妹妹身子大好,望祖母准许”

  姜老夫人闭了闭眼,未有神色,她多希望此时姜念儿能反悔不去。罢了,小辈的事,便叫小辈解决吧。

  良久,姜老夫人沉声道:

  “且去吧”

  二人离去许久姜老夫人未动地方看着屋外的游廊出神。

  “老夫人,难不成昨儿大小姐冲您借的是表小姐?”季嬷嬷端上一杯热茶放在了她手边。

  姜老夫人苦涩一笑,

  “没错,这是她向我借的第一个人”

  且说另一边,桑枝走到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左右瞧了瞧,道:

  “出来吧”

  只见一个黑影一闪,立在了桑枝面前,将一只金簪交给她,那金簪正是红袖放在桑枝枕头里那只。

  她掏出姜沅芷交给她的一个荷包,又将那只金簪放入荷包中,递给那人,面色通红道:

  “小姐交代,在蓥华街那头挑一身材高大的小倌,将这个放在他能看到的地方,即可”

  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仿佛后有狼撵一般。

  那人望着远去的桑枝。眉毛一挑,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转头,桑枝来到了前院儿书房,左顾右盼的瞧着。

  “哪来的臭丫头,去去去,边儿去,惊动了老爷我唯你是问!”一个小厮模样的男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桑枝见有人理自己,慌忙道:

  “我是大小姐身边的人,劳烦通报一声,大小姐不见了!”

  “啊?你且等着,待我进去通报一声儿”这府里有谁不知大小姐是老爷的命根子,那就再浑,也得罪不起。

  不大会儿,姜珉急急忙忙走了出来,远远瞧见桑枝便问:

  “小姐是何时不见的?院儿里下人呢?连个大活人都看不住?”

  桑枝哭丧着脸道:

  “奴婢只是去倒杯茶的功夫,小姐人就没了”

  “走,且带我到院里看看!”姜珉一时慌了神。

  □□在一旁也有些不知所措

  “老爷,那福清楼那边…”话未说罢,便被姜珉打断

  “这都什么时候了,叫他们等着!”

  一行人匆匆忙忙的就来到了依绵苑,四处找寻,依绵苑里的丫鬟早就被怔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院里无人,姜珉又派小厮在府里找,可找了一圈,府里也未见姜沅芷的身影。

  依绵苑里从站了一片人,从院儿里洒扫的婆子到屋里伺候的丫头,站在那一个都不敢言语。

  “荒唐!这么多人,连大小姐都看不住!人不见了未有醒动!连人往哪去都不知道!??”

  底下的丫头婆子面面相觑大小姐不是与表小姐一同出的门?怎么还不见了?

  桑枝在一旁尴尬不已,只得低头眼观鼻鼻观心。

  突然

  “老爷,小姐往竹阁去了”一个弱弱的女声说道。

  桑枝望向那女子,长得素净秀丽,不会给人留下什么印象的面容,她深深地看了几眼,记住了她的样子。

  姜珉一听,也顾不上是谁说的了,转身朝院儿外走,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挥了挥手道:

  “皮都紧着些,不然,你们恐怕是留不住了,散了吧!”

  随后留下一院慌了的丫头婆子,跟了上去。

  姜珉站在竹阁外深呼吸了两口,气喘吁吁的□□总算赶了上来,

  “□□同我进去,你们且在外面侯着”

  说罢抬脚进了院子,门口的丫头一瞧是姜珉,也未阻拦,只行了礼。

  姜老太太静坐在阳光下的躺椅上,盖着一块薄毯,闻声她睁了睁眼。

  “老夫人,老爷果然来了”季嬷嬷将躺椅稍微立起一些支住,让姜老太太呈坐着的姿势。

  “儿子给娘请安,娘,歇着呢”姜珉来到了姜老夫人面前,不似方才一般急躁,耐着性子给老太太请安。

  “行了,起来吧,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老太太闭上眼睛,慵懒的说道。

  姜珉面上一红,似乎是有一阵子未来了,不知老太太近来身子是否抱恙,可他现在来不及问了,且等明日再来陪陪她老人家吧。

  “听下人说,沅沅到您这里来了?她可是…来您这调皮了?”他心只母亲与女儿二人不对付,只得委婉的问。

  季嬷嬷在一旁忍住笑意,老爷只怕也只有在老夫人这里才能如此委婉了。

  姜老太太眼皮一挑,道:

  “呦,你是想问你的好女儿到哪去了吧”

  姜珉苦着脸,不敢多言,低着头站在一旁,连带着□□都感觉老爷怂了七分,还能站着全靠一颗寻找大小姐的心。

  “罢了罢了,与她表姐出门去了,来向我告假,我准了”

  说罢,老夫人站起身去向屋内走去,反正孙女交代的事,她已经办完了,谁管这傻小子啊。

  姜珉傻愣愣的站着,□□退了两把道:

  “老爷?老爷!老夫人走了!”

  姜珉这才反应过来,瞧着老母亲紧闭的房门有些凄凉,心中一痛道:

  “娘,待明日儿子忙完便来陪您”

  说罢带着□□往出走,只听屋里

  “若安,明儿个不见客”

  主仆二人皆是一个趔趄,□□打圆场道:

  “老爷,这回小姐的去向清楚了,福清楼那边也该去了”

  姜珉点了点头,二人往福清楼去且不说。

  ————————————————

  街道上行驶过一辆华丽的马车,行人纷纷驻足,

  “那又是哪家的马车?”

  “外地人吧,瞧见没,马车后边跟的那些护卫,身上穿的蓝色的衣裳,背后绣着一个姜字,那是咱们京城赫赫有名的姜家啊”

  “姜家?就是那个买卖人?”

  “可不是嘛,就算是买卖人,人家也是得了天子青睐的买卖人,不一样”

  “那这是姜家的夫人小姐出行吧,真气派”

  “哟,您可不知道,就这姜家那大小姐,说是美得不可方物,就是这…脑子,不太好”

  “那岂不是可惜,好好的皮囊,放在一介草包身上”

  “是呀,若说才色具备,还要那慕容家大小姐…”

  众人你一嘴我一嘴的说着,马车行驶过,声音就那样传入车内。

  姜念儿眼里闪过一丝痛快,拿起小桌上的茶杯,掩饰情绪,偷偷看了一眼姜沅芷的反应。

  姜沅芷自然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心里却没有丝毫波澜,面上平静如水。

  姜念儿暗自骂了一声:傻子!

  转眼马车行驶到了蓥华街,街口有一座高大的石雕三洞拱门,两面走行人,中间进车辆。

  进了拱门喧闹声似扑面而来,这里的喧闹不同于其他街市的卖菜声,卖小吃声,小二门口招呼人声的喧闹。这里,赌坊传出的声音,各大酒楼门口戏台歌舞声,珠宝铺里女子娇滴滴的问询声,还有一些名画鉴赏的地方传来吟诗作乐的声音。

  说白了,这是富人才能光顾的街道,在这里不会有人因为瞧着了一辆粉饰华丽的马车而止步议论。

  姜沅芷瞧着这熟悉的地方,重生以来,她第一次出门,这里与从前一样,又似乎不一样。

  “妹妹,这就到了”马车骤然停在一家酒楼门口,姜念儿兴奋的情绪早已按捺不住。

  姜沅芷不禁开始怀疑姜念儿的智商,自己的亲娘与别人苟合,再被众人看到,到底有何值得喜悦的地方。

  二人下了马车,进了酒楼,一层是大厅,人声鼎沸,大多是一些大家贵族的公子小姐。她们的到来并无多大影响,二人被小二带到了离楼梯近的地方。

  “客官,您二位都要点点儿什么。”

  姜念儿未言语,默不作声的喝着茶。

  “小二,来一个本店的招牌菜,再来一个松鼠鳜鱼,火踵神仙鸭,再来一壶清茶”姜沅芷自然明白,上一世这时,她并未识多少字,至于为何,那还真是要感谢她的好表姐了。

  “好嘞,您二位且先坐,糙茶且先对付,清茶这就上来”小二笑眯眯的走了

  姜念儿满眼震惊,双手颤抖的在袖子里紧紧捏住,

  “妹妹何时…”

  “嗯?”姜沅芷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瞧着她,姜念儿心虚了,却又觉得被背叛了。

  “妹妹不是说不学那些劳什子,怎的又学了那样多的字”这话问出,她自己都觉得尴尬

  “呵呵”姜沅芷掩唇轻笑道:

  “姐姐说笑了,妹妹可未曾学什么,这样简易,难不成还需要学?”

  姜念儿还想再问什么,被楼上的一声尖叫打断

  “啊啊啊啊啊—— !!!!”

  楼下的客官都被惊动,只听楼上不知谁起哄道:

  “喔喔,寡 妇偷 情喽!”

  楼下的一众男子一听哄笑一团,又不正经的纷纷朝楼上去看热闹。

  姜念儿想带姜沅芷上楼去,却又羞涩与众目睽睽之下,她跺了跺脚,娘怎么闹得如此之大,这样,她可如何带姜沅芷上楼去。

  这时,只听楼上传来

  “各位兄台请给姜某几分薄面,今日丑事乃姜家家事,扰了各位雅兴实属姜某之过,这样,今日各位在福清楼的费用都算在姜某头上”

  姜珉一番话说出,大都心甘情愿的散了,福清楼掌柜的也帮衬着打发人。

  楼下姜念儿疑虑升上心头,不可能啊,按理说大伯应该在屋里才是,怎么还出来应对了?

  姜沅芷一看时机一到拉着姜念儿便往楼上去了,边走边说道:

  “表姐,我听见父亲的声音了,快去看看发生何事了”

  楼上姜珉打对走了围观的人,黑着脸背着手站在廊道,一个男子瑟瑟发抖的跪在他脚边,□□站在一个屋子门口冲里面说道:

  “二夫人,这是在外面儿,小的知道您是被人害了,咱们家事家里论去,有冤家里给您申,您且和您那姘头,呸,瞧小的这嘴,您且和里边儿那位出来咱家去,省的在外边儿没脸,您说是不是”

  屋里徐琴呆滞的坐着,地下的男子瑟瑟发抖的穿着衣物,徐琴瞧见他,眼里涌起恨意。她狠狠的踢了那人一脚,穿起了衣物,□□的话让她明白她的脸面今日算是完了。

  “爹爹,您怎么在这”姜沅芷与姜念儿上楼来就见姜珉黑着脸站在那里。

  瞧见姜沅芷,姜珉脸更黑了

  “你们怎么在这儿?”

  到此姜念儿的脑子更乱了,连礼都未行,呆呆愣愣的站着。

  “是念儿表姐,说这边有好吃的特地带我来品尝”姜沅芷甜甜的挽住姜珉胳膊。

  只听那门“吱呀”一声,开了,徐琴与那男子衣冠不整的走了出来,正巧与姜念儿和姜沅芷打了个照面儿。

  姜珉一把捂住了姜沅芷的眼睛,冲□□道:

  “领着他二人从后门走,照看好了!待我回去处理!”

  说罢又看了看地上跪着的瑟瑟发抖的男子,将姜沅芷护在身后道:

  “对了。将徐枫也带回去!”

  女儿在这他不可暴怒,若不然他真想狠狠给徐枫一脚,枉自己信他一回。

  说罢转过身领着姜念儿和姜沅芷向楼下走去,此刻的姜念儿如同木偶,她只知道,她完了。

  而徐琴却在想,到底是哪里错了,计划应该是毫无差错的,她的女儿该如何是好,忍不住回头望向姜念儿。

  姜沅芷回头与徐琴的视线恰好碰撞,她弯眸一笑便转过头去。徐琴的心“咯噔”一下,那笑里带着邪魅,太不正常,可到底哪里不正常。

  忽然徐琴一惊,姜沅芷为何要笑。

  还是那辆马车,对面依旧是姜念儿,姜沅芷透过被风吹起的帘子望向外头,目光悠长深远。

  第一步,向前迈一步,第二步,吃掉!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