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屠嫣夏郁南全文最新章节

屠嫣夏郁南全文最新章节

秃头幺鸡 著

连载中免费

《偷偷叼走小青梅》是作者秃头幺鸡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屠嫣夏郁南,全文讲述的是:屠嫣在这个追星时代显得格格不入,因为她粉谁谁凉,最近她又看上了如日中天的夏郁南,而不出意外的,夏郁南也快凉了,诸多女友粉发现她们的爱豆竟然有个放在心尖的小青梅,宠之入骨,屠嫣默然无语,看着夏郁南表示,你说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8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偷偷叼走小青梅》是作者秃头幺鸡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屠嫣夏郁南,全文讲述的是:屠嫣在这个追星时代显得格格不入,因为她粉谁谁凉,最近她又看上了如日中天的夏郁南,而不出意外的,夏郁南也快凉了,诸多女友粉发现她们的爱豆竟然有个放在心尖的小青梅,宠之入骨,屠嫣默然无语,看着夏郁南表示,你说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免费阅读

  夏郁南嘴角一扯,不知道自己拉他回来是对还是错。

  指尖重新在删除键上徘徊时,一个毛茸茸的头凑了过来。

  夏郁南转头,发现狗蛋儿蹲在他身边,正仰头望着他。

  他伸手挠几下狗蛋儿的脖子,狗蛋儿享受地眯起眼。

  身旁的女孩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浓密的睫毛覆盖而下,投射出阴影。因为光线太亮的缘故,她的眉头微蹙。

  他发现她眼下的青黑,皱眉。

  几点睡的?黑眼圈怎么这么严重?

  狗蛋儿感受到他手上的动作停了,便站起身,摇晃着尾巴又回到自己的主人身旁,枕着她的手躺下了。

  夏郁南的喉结上下滚动,摩挲着手上的手机,手机被胡乱地滑弄着,相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了。

  他看看随着他的动作切换画面的手机,心意一动,手机对准布偶猫和睡梦中的女孩,按下拍摄。

  他做贼心虚般地重新坐回沙发上,暗戳戳地打开手机,查看刚才拍下的画面。

  照片中,女孩恬静的睡颜被定格,展现着能够让他狂热的模样,她怀中的布偶猫正好奇地看着镜头,湛蓝色的猫眼如同宝石一般纯粹。

  他的手指又在屏幕上点了几下,这张照片便成了他的屏保。

  做完一连串在别人眼中会显得非常猥琐的动作之后,他把手机锁屏,重新放回自己的口袋中,掏出早上被他塞到沙发底下的生物五三,放到自己带来的书堆的最底下,又拿出一本全新的数学三十八套,开始写每一张试卷的最后一道大题。

  屠嫣睡得不太久,大概二十分钟就醒来了,迷迷糊糊地坐起身。

  “我怎么睡着了?”她揉揉发胀的太阳穴。

  夏郁南即将算出题目的最后答案了,感受到了身旁女孩的动静,毫不留情地打断自己的思路,把试卷翻到后面一页,露出一张干净的页面。

  “昨晚睡得不好吗?你的黑眼圈挺重的。”夏郁南不动声色地挡住试卷,转头看向屠嫣。

  她当即就记起昨晚为什么睡这么晚了——为了把眼前这人的比赛看完。

  那能说实话吗?

  当然不能啊!

  她不要面子的吗?

  屠嫣噎了一下,转而避开夏郁南的视线,“最近……有点失眠。”

  “因为升高三了,压力大吗?”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东西能够导致她失眠了。

  在他看来,让她失眠的唯一的原因便是这个。

  她僵硬地点了点头,轻声应了一声,“嗯。”

  夏郁南了然,安慰道:“其实平常心对待就行了,高三除了作业和试卷多了一点,真的没什么其他的了,至于成绩,你也不用太担心,头脑好,平时你也努力的话,不会有太多落差的。而且……我这个休学一年的菜鸡都不担心,你个大学霸担心什么?总之,平常心对待就行了。”

  夏郁南说完这段话还是有点心虚的。

  但他的心虚并没有被同样在心虚的屠嫣看出来。

  屠嫣的长发挡住了她的神情,她低头,假装翻看手机。

  “嗯,了解了。你快点做题目吧,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

  夏郁南见她似乎听进去了,便开始写被他另起一页的数学试卷。

  他的基础扎实,这些题目平时他都是不做的,但是此时此刻,他必须做。

  他耐着性子,从第一题,一道一道地看下去。

  氛围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屠嫣玩着消消乐,在又一次通关失败后,她懊恼地抬起头,少年精致的侧脸撞入她的眼中。

  讲真的,电脑屏幕上的他和真人有很大不同。

  在舞台上,他是闪耀夺目的,帅气逼人,每一个舞蹈动作都带有致命的吸引力。

  但现在待在她身边算着数学题的夏郁南,少了一分舞台上的气势和成熟感,多了一分平易近人,没有化妆,没有喷任何的发胶,五官依然惊艳,而且越看越好看,浓密的头发软趴趴地搭在头上,可能是为了方便做造型,微微有些长了,但是丝毫不显得女气,而是增添了野性。

  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邻家小哥哥。

  这样的他,好像更让她喜欢了。

  屠嫣红着脸,默默地把头转回来,继续和消消乐奋战。

  夏郁南在屠嫣家呆到临近傍晚时,郁燃打电话过来了。

  他晚上还要和他爸妈一起参加一场慈善晚会,要提早回去。

  和屠嫣告别后,夏郁南抱着自己的书回家了。

  夏郁南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早上让他差点露馅的生物五三摧毁。

  长大了不少的饭团好奇地蹲在他的脚边,看他在线撕书。

  末了,夏郁南还把被撕掉的纸页扔进他爸书房内的碎纸机里。

  看着碎纸机把最后一张纸碎掉,他的心中涌起诡异的报复快感。

  他抖了抖,瞬间感觉自己有点过分了。

  听到楼下的开门声传来,他抱起正想要把爪子往碎纸机里伸的饭团,往楼下走去。

  一边走着,一边轻拍饭团的头,骂道:“碎纸机里都敢伸爪子,想瘸了是不是?”

  感受到手里的分量,他把手伸到饭团的腋下,掂了掂,“咱妈都给你吃什么了?两个月不见,你怎么胖了这么多?”

  饭团笔直地挂在他的手上,不满地“喵”了一声。

  讲话时,他已经差不多快到楼下了,这段话也刚好被他妈听到。

  “我们饭团哪里胖了?它正长身体,怎么能不多吃一点?”郁燃拍了一把夏郁南的手,“啪”的一声,异常响亮。

  她接过饭团,把它放到地上,“你这样抱着它,它会不舒服的。”

  夏郁南:……您这么用力地拍我的手,考虑过我会不舒服吗?

  “嘶……打得我手都疼了。”郁燃嘟囔着抱怨。

  夏郁南:……对不起,是我的错。

  夏渝把自己的公文包和老婆的手提包放在沙发上,看着母子俩打闹,忍不住催促道:“夏郁南你快去换衣服,衣服已经放在你的房间里了。老婆,别逗猫了,你也快去换件衣服,你每次化妆都特别……”慢……

  在郁燃的瞪视中,夏渝硬生生地把差点出口的字吞了回去。

  “特别美。”

  郁燃满意地点点头,放下手中的逗猫棒,转身上楼换衣服化妆去了。

  父子俩在楼下,看着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

  夏郁南拍拍自己老子的肩膀,“男人应该硬气点,想说啥说啥!”

  他老子大力回拍他的肩膀,“希望你以后娶了老婆也能和我说同样的话。”

  拍完之后,夏渝收回手,端详着儿子,“话说,你对屠家那丫头怎么看?”

  夏郁南揉揉自己被拍的发麻的肩膀,掩盖住自己的心慌,“什么怎么看?”

  他爸嗤笑一声,“别装了,当初我骗你妈回家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找各种借口去她家,这次搬回京都,我们家的工作原因是有一部分,另外一部分,不是某人想要回来的吗?”

  在他爹的注视中,夏郁南不自然地别开脸。

  夏渝见夏郁南不回应他,也不恼,继续给他指路,“屠家小丫头,你妈和我都喜欢啊,你能拐回来那真的最好不过。至于屠家家长……你布朗阿姨还好说,屠家阳盛阴衰,屠老爷子有三个儿子,就只有屠琛家有一个孙女,其他都是孙子。从屠爷爷到屠家哥哥,你自己估量估量。”

  语毕,绕过夏郁南去换衣服了。

  夏郁南独自在原地沉思一会儿,深深的发现自己的前途非常渺茫。

  吐出一口浊气,也跟着上楼换衣服了。

  一家人到达慈善晚会现场时,时间刚刚好。

  夏渝为郁燃打开门,接郁燃下车。

  而夏郁南自己打开车门下车了。

  今天的慈善晚会是私人举办的,因此不用担心会有记者胡乱拍照。

  这里是京郊的一处私人庄园。

  即使京郊的地价没有市中心那么贵,但是也并不便宜,能够买下一处面积巨大的庄园,就已经可见庄园主人的壕气了。

  门口的侍应生见到夏郁南一家人,连忙过来引领他们进去。

  主会场在庄园内的大草坪上,也还好今晚天气挺好,否则这么一个露天的晚会,突然来一场雨,真的不好收场。

  一入场,夏郁南就和父母分开了,夏渝和郁燃被公司的合作商拉去聊天,夏郁南和父母打了一声招呼后,环顾四周,看到自助餐区,便径直朝那边走去。

  站在那里的还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小姑娘,夏郁南并没有理会她,也没有在意她是谁。

  他端起一份奶油小蛋糕,拾起小叉子,点了一小撮奶油放进嘴里。

  甜甜的口感在口中弥漫开来。

  意外的,味道还不错。

  他有着几乎所有男生都有的特点,不喜欢吃甜食。

  但是他发现屠嫣特别喜欢吃甜食,特别是这种奶油蛋糕,无论是两个月前去她家,还是今天,他都发现在饭后,周姨会端来一份自己做的小蛋糕,给她当饭后甜点。

  也可能是爱吃甜食的缘故,她虽然长不胖,但是脸上总是有种肉肉的感觉,不会显胖,反而特别可爱。

  他晚饭还没吃,他爸妈打算让他在晚会上随便吃点,结束之后再找个餐厅解决一下,现在,他的肚子在抗议。

  当他正想要再挖一口放嘴里时,旁边刚刚被他无视的姑娘发现了他,差点发出土拨鼠叫。

  夏郁南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身边紧紧地捂住自己嘴巴的女孩。

  这姑娘,貌似有点眼熟。

  姑娘眨巴着一双大眼,闷闷的声音从她的手下传来,“夏……夏郁南?”

  夏郁南依靠人类对于自己名称的敏锐,勉强听出姑娘在叫他的名字。

  他开口,声音清亮,又带着一丝疏远,“是我,请问你是?”

  姑娘激动地差点跳起来了,放下捂住自己嘴巴的手,转而去拉夏郁南的手臂。

  “我是路晨啊!我们几个月前刚见过,就在那个慈善活动上,你想起来没有?”

  夏郁南看着女孩的脸,听她的描述,记忆逐渐变得清晰。

  在她期待的眼神中,他缓缓点头,“想起来了。”

  他不动声色地抽出被路晨拉住的手臂。

  “嘻——”路晨感受到夏郁南的手臂从自己手中抽去了,也没有在意,“还好今晚我老爸逼着我来,回去不给他摆臭脸了。”

  今晚的慈善晚会,路晨本来是不愿意过来的,她老爸看她工作代言都结束了,天天待在家里没事干,不是吃零食就是玩手机,要么就是边吃零食边玩手机边在电脑上追剧看综艺,看的最多的那个男艺人还叫什么……夏什么来着?他怕她发霉,实在看不下去了,硬让她打扮打扮,出门参加这场什么什么晚会,一路上她都是臭着脸,弄得她老爸也不敢和她讲话,怕一戳就炸了。

  她发现这里的自助餐还挺好吃的,正百无聊赖地站在这里吃甜品的时候,没想到一转头就看见自己的男神站在自己的旁边!

  还好她老爸硬逼着她来,否则她只能苦哈哈地蹲在电脑前翻来覆去地看那一点点关于男神的资源了。

  “男神男神,你今天怎么在这里?你也受到邀请了吗?”

  “嗯。”准确来说,是他爸妈受到邀请了,他只是顺带的。

  “男神最近有什么活动啊?好久都没有看你有什么动态了。”

  “最近都在排练演唱会。”

  “演唱会?!”路遥姑娘倒吸一口气,“男神加油!我一定会去看的!”

  “好。”夏郁南一边挖着蛋糕,一边应付着。

  “那……男神还有什么其他的活动,方便透露一下吗?”路遥小心翼翼地问。

  她自己也是一个艺人,知道很多艺人的动态是不方便和其他人透露的,她已经做好了被夏郁南拒绝回答的准备。

  夏郁南俯视着小姑娘小鹿般的双眼。

  这双眼睛和屠嫣的双眼有着明显的不同,屠嫣的眼睛总是带着一丝狡黠和娇俏,而面前的这双眼是灵动的,它们的共同点,就是有着同样不曾被污染的干净和纯真。

  想到屠嫣,夏郁南心中一软,尽管艺人的行踪通常都不相互透露,但是他不太忍心拒绝这位姑娘。

  “过几天还要去参加《欢乐满屋》和《极限》的录制,中间可能还会有一些代言和广告的拍摄和各种各样的活动,你到时候在手机上都能刷到的。”

  夏郁南耐心地说着。

  路晨也认真地听着,差点拿个小本本记下来。

  这认真劲儿,路晨自认为平时上课都没有过。

  两个人正说着,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朝路晨走来。

  路晨没有注意到他,等到男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反应过来。

  夏郁南以为是揩油闹事的,身体作出一个防御姿势。

  即使路晨和他不太熟,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一个猥琐老头占便宜。

  接下来,男人的话语打消了他的顾虑。

  中年男人扯扯路晨的衣角,委屈巴巴地说:“宝贝儿,终于找到你了。老爸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不好?老爸这就带你回家,再也不逼你出门了。”

  路父的妻子在路晨七八岁时就出车祸去世了,他怕女儿受后妈的虐待,便一直不娶,独自一人拉扯着女儿长大,把女儿当做眼珠子一般疼爱着,最怕的是惹女儿生气。

  路晨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发火,反而激动地抱着他的手,拒绝道:“为什么要回去?我才不回去呢!”

  路父有些诧异,“你不是不乐意过来吗?”

  “不不不,现在乐意了。”路晨指着站在旁边当背景板的夏郁南,“老爸,你看他是谁!”

  路父迷茫,看向刚刚被他无视了的少年,“他是谁啊?有点眼熟诶,长得好像被你贴墙上的那个。”他指的是她房间里的海报。

  路晨懊恼地拍两下路父的手,“他是夏郁南,我男神!要不是你让我过来,我还见不到他呢!谢谢爸爸,爸爸我爱你!”

  路父被路晨的彩虹屁吹得有些找不着北了。

  夏郁南礼貌地朝路父打招呼,“路叔叔好。”

  他上下打量一眼夏郁南,用自以为小声的音量嘟囔:“也就这样嘛,还没我帅呢,不知道宝贝儿到底喜欢他些什么。”

  路晨:“……”

  夏郁南:“……”

  路晨怒:“路建国!我都听到了!”

  路晨歉意的朝夏郁南笑笑,忍痛离开男神身边,把自己的父亲带走教育了。

  夏郁南被这一对神奇的父女逗乐了,目送他们消失在人群里,便转头继续吃手上放了好久的蛋糕。

  连续吃了一个奶油蛋糕和一个慕斯后,他放下手中的碟子,不再吃了。

  虽然味道不错,但是吃多了还是有些发腻。

  不再吃东西之后,他感觉自己有些无聊了。

  今天来的人更多的是一些商人和慈善人士,一般都是那种不追星的阿姨叔叔辈。

  现场的明星当然也有,但不多,基本上都是女明星,作为女伴来的。

  会场中心灯光打的非常充足,相对于通明的中心位置,位于边角的自助餐区就显得非常昏暗,这里人也零零散散的,非常少。毕竟大家过来都是谈项目、拉关系的,像夏郁南和路晨单纯的只是过来蹭吃的,真的不多见。

  没人来找夏郁南,他也乐的清闲,随便找个座位坐下,等他爸妈忙完了过来找他。

  现代的人无聊了,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玩手机。

  他也不例外。

  拿出被他静音了的手机一瞧,发现屠嫣在五分钟之前给他发微信了。

  她问他明天还去不去她家。

  这还用问吗?

  当然去啊。

  他还要多攒一点学费呢。

  社会南哥:去,当然去

  T.Y.:明天几点到?

  社会南哥:应该和今天一样,九点到十点的样子,怎么了?

  T.Y.:没,随便问问

  夏郁南以为冷场了,正绞尽脑汁地想话题的时候,屠嫣又发来了。

  T.Y.:那个……你的演唱会门票,你还记得吗?

  社会南哥:帮你留四张,记得呢

  T.Y.:那就好,什么时候能给我鸭?【期待地搓手手.jpg】

  夏郁南看见她的表情包,噗嗤一笑。

  社会南哥:现在估计还没有印刷,等到拿到票了,第一时间给你,决不食言!

  T.Y.:好滴!【快乐每一天.jpg】

  社会南哥:你知道吗?乐淮昀的微信名是快乐每一天

  T.Y.:真的吗?

  手机前的屠嫣笑出鹅叫。

  乐淮昀以第五名的成绩出道,成为拾柒的一员。

  他的佛系给他圈了一大票粉丝。

  这种老年人的表情包倒是非常符合他的佛系作风。

  T.Y.:那拾柒的其他人的微信名叫什么?

  社会南哥:谢宇叫帅裂苍穹,卫霆是把帅裂苍穹帅裂,肖遥是最近不杀生,顾北驰是闭关中,贾熙是朕的大清

  T.Y.:你们的微信名真的……

  社会南哥:很崩人设对不对?

  T.Y.:不不不,很符合你们每一个人的气质。

  夏郁南按照出道的名次,除开第二名的他自己和第五名的乐淮昀,把另外五人的微信名一一报上来。

  谢宇在节目中就展现了自恋的人设,但他的确有那个资本自恋,他的c位出道可是实打实的,无论是样貌还是唱歌和舞蹈基础,都是非常突出的。

  卫霆是谢宇的损友,两个人完完全全诠释了打是亲骂是爱,爱到不行用脚踹这一句话,比赛里就经常打打闹闹,微信名竟然也是把谢宇的帅裂苍穹给帅裂。

  肖遥的“最近不杀生”也是挺符合他的。如果说乐淮昀是佛系,那肖遥就是妥妥的道系,不怼一下说明今天看你还挺顺眼。

  而贾熙的“朕的大清”,则是因为他在节目中的整蛊游戏中经常输,而且带着队友团灭,此时他就会嚷嚷道:“朕的大清就这么灭亡了,朕不甘心,不甘心啊!”

  至于顾北驰的“闭关中”,她没怎么看懂。

  T.Y.:顾北驰的微信名是什么意思?

  社会南哥:因为谢宇太聒噪了,避免谢宇老烦他才改成这样的。

  T.Y.:哦……

  真有个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