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反派王爷每天都被我看穿穿书困壳全文最新章节

反派王爷每天都被我看穿穿书困壳全文最新章节

困壳 著

连载中免费

《反派王爷每天都被我看穿穿书》是困壳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忠义候嫡女萧汝颜,容貌倾世,身娇体贵。奈何忠义候偏宠庶子庶女,被侧室哄骗,将她嫁给了顽劣成性的纨绔王爷步雁程,大家都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替她感到不值,萧汝颜但笑不语,只有她知道,这纨绔王爷表面看上去风流不羁,不问朝事,实际上心有谋略,他的目标,是这大好江山...

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反派王爷每天都被我看穿穿书》是困壳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忠义候嫡女萧汝颜,容貌倾世,身娇体贵。奈何忠义候偏宠庶子庶女,被侧室哄骗,将她嫁给了顽劣成性的纨绔王爷步雁程,大家都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替她感到不值,萧汝颜但笑不语,只有她知道,这纨绔王爷表面看上去风流不羁,不问朝事,实际上心有谋略,他的目标,是这大好江山...

免费阅读

  成亲第三日,归宁回府。

  萧汝颜回府后第一件事,便是端着药到父亲跟前尽孝。

  没想到她刚要进房,旁的仆人一把将她拦下:“大小姐,二夫人说过,没有她的准许,您不能进。”

  萧汝颜咬了咬嘴唇。没想到自己就算嫁做人妇,那侧室王夫人也丝毫不肯放松,打定主意要将她和父亲分离得远远的。

  屋内传来一阵悲喜难辨的叹息:“颜儿么?进来罢。”

  仆人不敢再发难,见萧汝颜进屋,转身就往王夫人的院子跑。

  寝间药味浓重,只一个小丫鬟坐在榻前守着。

  “父亲。”

  床帐里伸出一只颤巍巍的手,却是打翻了萧汝颜端上前的药汁。

  榻上的人一阵咳嗽,胸腔起伏几番,只喘出一口浊气,手指指着正手忙脚乱挂起帐幔收拾碎瓷片的小丫鬟道:“去拿药。”

  小丫鬟连忙应下退了出去。

  忠义候随先皇征战十载封侯,端的是身强体壮,奈何五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让他山倒,变得瘦如枯槁。

  萧汝颜看书时对忠义候并无好感。

  他冷落女儿,偏宠侧室,又将女儿嫁给世人口中的纨绔,这举动显然不是因为对步雁程有独特的欣赏眼光。只是庶女萧汝芸整日对他撒娇,要嫁与三王爷作妃。

  书中提到,后来忠义候还与皇帝沆瀣一气,联名弹劾步雁程也有他一份,却没想过自己女儿还在九王府上,一旦定罪,满门抄斩。

  可见忠义候至始至终只把女儿当做政治工具……

  忠义候的忠,是愚忠;忠义候的义,是大义灭亲。

  躺在榻上的人又道:“今是你归宁回府的日子。”

  萧汝颜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知道他是闲话做引。

  果不其然,忠义候紧跟着又问道。

  “九王不曾同你一道么?”

  萧汝颜只觉心凉,没想到忠义候对孤身出嫁的女儿半点慰问也无,亏原主还对他尽心尽力。

  她苦笑道:“自然是赏花玩柳重要些。”

  忠义候眉头一皱,猛烈咳嗽起来,萧汝颜将他扶起顺气,听忠义候声音浑浊地骂道:“每日不行正经事,气煞人也!”

  门外即刻有人拧声高喊:“让我瞧瞧是谁回府来了?”

  一个极泼辣的中年女人扭着腰进屋,花枝招展的脸上挤出一个阴阳怪气的笑。

  “哎哟,原是贵人。”女人拗着夸张的姿势朝她行礼,“九王妃驾到,问您安好。”

  萧汝颜冷眼一瞥:“王夫人要闹,也不该闹到父亲面前闹。”

  王夫人冷哼一声:“那也是因为有外人坏了府上的规矩,随意就闯进老爷的房里。”

  忠义候无力地斥了一声:“都给我出去。”

  王夫人暗暗翻白眼,嗤了一声,转身出门:“我忙得很,小女要出嫁,忙着置办她的嫁妆哩!还请九王妃自个慢慢逛。”

  萧汝颜不讨无趣,站了起来,让重新端药回来的小丫鬟上前好生伺候。

  她这姨娘好生泼辣,偏忠义候眼里揉沙觉得她好,纵得她和儿女在府上作威作福,让下人叫苦不迭。

  萧汝颜的亲事也是王夫人主张为她定下的。因三王爷属意萧汝颜,偏萧汝芸非三王爷不嫁,王夫人就想了这样一个既能高嫁女儿,又作践她的法子。

  萧汝颜刚走出忠义候的住处,就在廊上撞见了两个令人头疼的混世魔王。

  王夫人所出的庶少爷庶小姐正挤作一团,往廊下花园的小池里丢石头,看鱼儿惊恐四窜。

  萧汝芸一脸天真烂漫,见了她宛如见了脏东西,脸色一垮,啧啧道。

  “这不是颜姐姐么,怎么才嫁了几日,就哭丧着一张脸回了娘家?”

  萧献成手中还提着一串用草绳绑着的锦鲤,他也促狭极了,贼眉鼠眼笑了一阵。

  “这便是小妹的错了,姐姐今日归宁,才不是回娘家讨安慰呢!”

  萧汝颜只是笑笑不语,和这般不讲理的人,她无甚可说。

  萧汝颜不禁想起书中二人的结局。

  萧汝芸得愿以偿嫁给三王爷,不过只是同她母亲一样做了妾室;

  倒是萧献成在忠义候故去后掌管萧府,但他管辖不力,和其母一起做假账偷钱,致使萧府很快衰败了下去。

  自己没有好下场也就算了,还拖累萧府,这才是真正的败家子。

  这两人见她不说话,还是和从前一样做受气包,不免气焰嚣张了几分。

  萧汝芸热情地挽着她的手,将她上下看了几遍,故作心疼,蹙眉怨道。

  “姐姐受苦了罢,不过几日就瘦了,都是九王爷照顾你不周。妹妹还听说,王爷连洞房花烛夜都不陪姐姐,自顾自在外风流呢!”

  萧献成捉着袖子按了按眼角。

  萧汝颜心中哂笑一阵,并不为步雁程辩驳,亲亲地抚过萧汝芸丰满白腻的手臂,十分惋惜地开口。

  “姐姐倒是觉得,嫁给一个属意他人的男子,也不算什么喜事。”

  吵闹着要嫁给三王爷的萧汝芸颜色一变,眼中燃起烈烈妒火。

  三王爷中意萧家嫡女一事,京城上下皆知,萧汝芸从小爱慕三王爷,恨她这个嫡姐恨得要死,萧汝颜只讽刺了一句,就结结实实戳中了她的痛点。

  萧献成尴尬不已,他也知道萧汝芸最怕听人说起这茬,正要上来劝阻一番,扯开话篇。

  但萧汝芸瞪着眼睛,突然冷笑一声,咬牙用力,把萧汝颜往后一推!

  竟是要她倒进池子里!

  ——!

  萧汝颜心中一紧,不由喊出声。

  幸好身后一只温厚的手扶住了她的腰,又顺势一拉。

  萧汝颜顺势倒在了来人的怀里。

  “……”萧汝颜心有余悸,胸膛一颗心鼓噪不止,她不由得紧紧攀住步雁程,“多谢王爷。”

  救她的步雁程依旧是一身酒气。

  “没事罢?”

  不过萧汝颜此刻被紧紧抱在怀里,却觉得这酒气实在醉人,教她安心得紧。

  步雁程的手稳稳扶在她腰上,对面前两人眯起眼。

  “不过是来迟了一些,怎么就见到有人,想欺负本王的王妃?”

  萧汝芸不服气,本也对这纨绔王爷十分瞧不起,半点没给好脸色。

  萧献成却听出了步雁程语气中暗含的危险,心中喊糟,连忙恭敬地行礼赔不是。

  “王爷赎罪!小妹顽劣,方才只是与王妃玩闹……”

  萧汝芸瞟了步雁程一眼,不屑得很。

  “阿兄,你对他道歉作甚?到底也只是排行第九,自有他三皇兄在上压着呢!”

  步雁程低沉笑了笑。

  “做美梦肖想王妃之位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罢?我看忠义侯府上下这般喜气洋洋,预备着三小姐的出嫁,不知道的还以为婚事已定呢。”

  萧汝颜气得脸色愈发苍白,浑身发抖:“你——!你——!”

  萧汝颜闷在步雁程胸口,轻轻笑了一声。

  她的王爷原也是个不饶人的性子,萧家目前由二夫人掌面,巴巴地求着太后订下萧汝芸和三王爷的亲事。

  她与步雁程成亲那夜,萧汝芸与萧献成代父进宫,参加庆祝三王爷凯旋的晚宴。

  但书里写的是,三王爷并未看中萧汝芸,反而眼饧骨软在后花园醒酒时闹了个乌龙,惹得龙颜大怒。

  萧府无人知情,只知道第二日,太后宣见王夫人和萧汝芸,隐晦地问了问婚嫁,既没有指婚,也没有提三王爷。

  萧府上下都把太后一番话当做圣旨,满心以为三小姐就要嫁给三王爷。

  听了步雁程这番调侃,才让萧汝芸后惊了一身冷汗,真的害怕她和母亲是自作多情。

  步雁程哪管他二人脸色变得铁青,垂头对被自己搂在怀里的王妃笑了笑,眉眼温柔如水。

  “王妃也太爱同我撒娇了些,嗯?”

  萧汝颜被耳边轻轻吹拂的热气撩得心痒,刚要离远些,又被步雁程紧紧搂住。

  步雁程笑道:“我看萧府也没有自家院子好看,王妃还是同我回家罢。”

  ******

  步雁程便一路搂着萧汝颜回了府。

  萧汝颜捂着心口,缓了好一阵才平复心情。

  步雁程挑着眉看她。

  “身上还不大舒服?”

  萧汝颜摇摇头,只觉心头一甜。

  步雁程比她想象得要更温柔。不过萧府一趟,又是被庶妹推池塘,又是被心上人抱在怀里,这也太刺激了。

  想到这里,她俏皮一笑。

  “这回,萧府上下都知道王爷不是个纨绔子了。”

  步雁程嘴角抽了抽,他出手救人的时候没想这么多,本想让忠义候看看自己多不可救药,却起了反作用。

  他站起来,整了整衣袖,决定补救一下自己的形象。

  “……既然王妃无事,那本王便往怡春院去了。”

  萧汝颜心中暗暗发笑,看着犟脾气不肯丢面子的步雁程,微笑着做出副担忧的表情来。

  “王爷日日如此,小心熬坏身子。”

  步雁程走出几步,神色一凛,突然回身,欺上前来,将她揽入怀中。

  萧汝颜的下巴被轻轻扣住。

  步雁程眸色沉沉,垂下头,极近地与她呼吸相闻。

  萧汝颜只觉得腰上一片酥.麻,脸颊也变得有些发烫。

  步雁程语气有些玩味,身音低沉动人:“好大的醋意……这么担心本王,是怕本王不能满足王妃么?”

  萧汝颜羞得脸发红,心中却是讶然不已。

  怎么步雁程突然像是转了性子似的,前两日还对她有所提防,如今还来撩她?

  步雁程不给她开口的时间,紧紧贴在她耳边吹着湿润的热气。

  ——他的语气却十分严肃。

  ——窗外有人?

  步雁程默然不语,并没有再给出什么暗示。

  萧汝颜心中一紧,愣愣地回望过去,看见步雁程一双清明认真的眼。

  他的表现看似自然,仔细一瞧,还是能看出神态中流露出的一丝紧张。

  萧汝颜心尖发软。仅凭这一瞬间,她便决定要与步雁程站在同一阵线上,一起演场戏,给窗外的不速之客看。

  萧汝颜没有多言,按捺下羞赧的心思,极为识趣地接受了他的亲昵,歪了歪头,软身依偎在步雁程宽阔平直的肩上。

  两人交颈的缠.绵姿态映照在窗上,端的是一对合美恩爱的鸳鸯。

  步雁程感受着自己的王妃温顺娇美地伏在他身前,心尖忽地一颤。

  步雁程常年使得一手逢场作戏的本事,却从未让任何女子近身过。偏是这位一顶小轿抬进门的王妃入了他的怀。

  他虽还疑惑者萧汝颜主动靠近他、与他示好的原因,但今日看见萧汝颜在府上被人厌弃,一副形单影只的孤寂模样,又要与不识好歹的弟妹故作强硬,他便想也未想地上前,将人救下。

  或许是同病相怜罢。

  步雁程垂下头看着怀中的萧汝颜。

  只要他再低下头一些,嘴唇便要触到那段洁白的颈。

  与他故作姿态,成天假装一身酒气不同,萧汝颜清清白白,身上只一股淡淡的馨香。

  萧汝颜颤抖着纤长的睫羽,尚有些不安模样,惹得步雁程轻轻笑了一声,又暧.昧地说道。

  “王妃,这事最忌紧张……”

  她浑身微微一颤,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听着耳边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萧汝颜感觉自己的脸颊愈来愈烫,一颗心狂跳不已。

  直到窗外忽而一阵风吹过,步雁程才松了力道,顺手灭了桌上的烛。

  烛芯一缕青烟扶摇而上,屋内霎时暗了下来。

  萧汝颜知道是窗外的人走了,她悄悄在黑暗中捂住胸口,缓了缓神。

  步雁程松开她后便坐在桌前,没有再行冒犯。萧汝颜知道,他仍然在戒备,九王府虽荒凉空旷,也不是刺客杀手能肆意出入的地方。

  来人敢在步雁程房外打探,想必身份异常。

  而对九王有意,且有能力秘密探察的……

  萧汝颜望向窗外,心弦绷紧。

  ——是皇上派来的人!

  ******

  她观步雁程的防范举措也并非熟练到毫无破绽,显然也是初次对付这样的秘密探察。

  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皇兄对他的警惕又加深了呢?

  萧汝颜连忙回忆书中剧情,但毫无所获,书中并未在这段提到步雁程。

  ……难道是因为她,导致的剧情变动?

  她不过改变了一点与主线无关的剧情,蝴蝶翅膀扇动飓风,竟能影响得到原书男主对步雁程的判断。

  不过好在这位不速之客几乎是堂而皇之地潜在屋外,不是长期埋伏刺探的风格,更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

  皇上平日虽然也总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但不至于明目张胆派人潜入九王府,今次行为,实属特殊。

  若方才,步雁程真真出门上花楼,那人想必也会跟过去,难免会发现步雁程只是假意逢迎。

  步雁程怕是早在知晓窗外动静时就猜到了这一层。

  萧汝颜下意识看了端坐在桌前的步雁程,他表情自若,看来此事还在他的把握之内,直待明日派人去查。

  看来她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甚微了。

  步雁程像是注意到她的眼神,也瞧了她一眼,萧汝颜惊得回了神,想到接下去要发生的事,又悄悄红了红脸。

  现在这般情形,花楼是决计去不成了,不论是他还是她,按兵不动宿在房中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这样一来……她同步雁程就要宿在一张床上了。

  步雁程站起来,走到萧汝颜坐着的床边。

  他不再刻意伪装出一副风流模样,望着沉默配合他演了出戏的萧汝颜,难得流露出一丝真实情感。

  他脱去外袍,轻轻道了一声:“抱歉,今夜要委屈你了。”

  萧汝颜心中涌起一股极熨帖的暖流。

  这般尊重人的话,哪里是轻看她这个王妃,会纵情花楼的人说得出来的?

  看来她确实没有看错人,步雁程只是装着做一个纨绔王爷,并不真是个色字当头的撷花浪子,也自是不会借他二人的夫妻名分,肆意妄行帷薄之事的。

  萧汝颜摇了摇头,借着夜色也脱去外衫,同步雁程一起躺下。

  只是旁侧蓦地多出一人,还是教习惯独睡的萧汝颜难以入眠。

  今夜无风也无云,唯一的声响便是屋外偶有侍女走动。本该是寂静好眠的夜,萧汝颜却毫无睡意。

  喜被水滑缎面,细密绣着锦绣鸳鸯纹样,萧汝颜悄悄伸手摩挲了一阵,仍觉得清醒,连数羊数兔都不管用。

  萧汝颜终是忍不住,回过身,悄悄打量躺在她身侧,呼吸清浅的步雁程。

  她见过假装跋扈的步雁程,谨慎心重的步雁程,还未见过只安安静静闭眼休息的步雁程。

  萧汝颜不禁屏息,不愿吵醒难得摘下面具放松片刻的步雁程,却任凭自己的目光越过高挺的鼻梁,滑过微微抿住的薄唇,刀刻般精致的下颌线……

  “还不休息?”

  步雁程突然发声,吓得萧汝颜一震,立刻往后缩了缩,半张脸躲在被间,只露一双无辜的杏眼在外面。

  步雁程睁开双眼,眼神清明。

  ——原来他没睡!

  萧汝颜心中苦苦哀道。

  半夜不睡,盯着自己名义上夫君的脸看,真是副痴相……

  萧汝颜自觉出糗,双手抓着被角往上一提,整个人躲在底下装鸵鸟。

  她便没看见步雁程扯出一个堪称恶劣的笑容。

  “本王正要入梦与周公手谈一番,偏生心生灵感,觉着是有人盯着我不放……”

  他悠悠伸出手,食指一勾,扯下被角。

  “王妃真是好兴致啊。”

  仿佛是风水轮流,天道行转,步雁程这三日来觉得他的王妃处处将自己看穿,今夜倒是轮到他看破萧汝颜的心思了。

  他故意缓慢地侧了侧身体,由平躺转为侧对着萧汝颜。

  萧汝颜失了脆弱的伪装,又被他直白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缩在床上一角。

  步雁程见她慌乱又羞赧,勾了勾唇,心中满意得很。于是转过身去,不再逗弄他的王妃。

  萧汝颜闷在被下红了一张脸,紧紧捂住胸口,要她的心跳别再如此大声。

  ……这教她如何能入睡!

  ******

  第二日,萧汝颜果然懒起,她的贴身丫鬟玉儿哄了好一阵儿,才扶起自家娇无力的小姐。

  丫鬟同她偷偷咬耳朵:“昨晚你同九王爷……”

  白净精致的脸上浮现两朵红云,她支支吾吾,扭扭捏捏,半天说不出一句。昨夜之事是她同步雁程共同的秘密,自然要紧紧守住口关,但教玉儿问出来,她的缄默不语又多了别样的意味。

  玉儿见她这模样,促狭一笑:“好小姐,这样便好,这样便好,我方才看王爷去了厅上,表情可不像是要去花天酒地的。哎,总算是要做点正事了。”

  萧汝颜眨了眨眼睛,没有作声,仍由玉儿篦梳她的青丝。

  步雁程的匆忙出行想必和昨夜异动有关,萧汝颜暗暗祈祷不要有事发生,没曾想心中念着别有麻烦,麻烦就找上门来了。

  这边她方梳洗过,下人就传报宫中来了使者,要她也往前厅去!

  萧汝颜不敢懈怠,慌忙上了堂厅。

  只见一位衣着光鲜的宦臣端坐在主客位上,正挑着指尖品茶,见她来了,也只是眯着细长的眼笑了笑。

  他的笑意中隐隐有几分凛冽。

  萧汝颜不敢做声,在步雁程的示意下坐到了步雁程身边。

  步雁程面上懒洋洋地,不顾礼数地斜靠在椅上,又摆出那副纨绔的模样,眼神虚无,表情敷衍。

  那宦官矜着姿态,往厅上看了一圈。

  墙上,架上,桌上,什么稀贵物件都没有,好像有贪婪的贼将屋内所有值钱玩意儿都打包洗劫一空似的。

  他稀松平常地开了口。

  “王爷府上空空荡荡的,怎也不摆些物什,看着别扭。”

  步雁程毫不在意他言语中明白的讽刺意味,只道。

  “自然是卖得精光了。”

  宦官嘴角抽了抽,品了口手中香茗,又想挑起话头:“不过这茶,怎恁的比宫中要甜腻,不知王爷……”

  步雁程语调戏谑地打断了他。

  “怡香院送的,喜欢就拿去尝。”

  那宦官语噎。

  怡香院是京城最负盛名的花楼,步雁程明面上最爱去的烟花之地,也难怪这茶香气甜腻了。

  萧汝颜头一回见步雁程以这般样子怼人,心中好笑得紧,那姿态傲慢的宫使大人被他说得,一口茶含在嘴里吐也不是,咽也不是。手中茶盏摇来晃去,还是被镇在桌上,发出一声愤怒的脆响。

  宦官被他戏弄一阵,面露愠色,站起身,板起脸,冷冷看过步雁程和她,袖着手道。

  “太后心中挂念九王,要王爷王妃往宫中叙叙旧。”

  他说罢,又古怪地朝萧汝颜多看一眼。

  “正巧,三王爷也在。”

  在一旁乖巧不做声的萧汝颜对他这个眼神一头雾水。

  莫不是这事还与她有关?

  “三王爷?”

  萧汝颜默默念了几遍,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想起了书中一场有关三王爷的剧情。

  按时间看,正巧是三日前发生的。

  但是,这场闹剧只是为了推动原书男女主角的情感发展,本应与步雁程无关,故而之前被她忽略在一旁了。

  萧汝颜随即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不会吧,她对剧情的改动,还让步雁程离主线更近了一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