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成病娇反派的白月光兰留香全文最新章节

穿成病娇反派的白月光兰留香全文最新章节

兰留香 著

连载中免费

《穿成病娇反派的白月光》是兰留香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卫绾一朝穿越,穿成了身娇体软腿还瘸的反派白月光,还没等她喘口气儿,她便惊奇的发现,自己只能再多活三个月,??说好的白月光呢?为什么要弄死她?说好的情深不渝呢?骗子,全都是骗子!

3.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穿成病娇反派的白月光》是兰留香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卫绾一朝穿越,穿成了身娇体软腿还瘸的反派白月光,还没等她喘口气儿,她便惊奇的发现,自己只能再多活三个月,??说好的白月光呢?为什么要弄死她?说好的情深不渝呢?骗子,全都是骗子!

免费阅读

  “不是,不是我。”卫丝丝被卫李氏抓得脸色有些变了,眼神闪躲,立即改口,“大娘,不是我,大姐自己不是都说了她是摔倒的吗?怎么可能是我弄的。”

  “真的不是你?”卫李氏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松开卫丝丝的手,吐出一口浊气,“不是你就好,不是你就好。自家姐妹,应该要互相照料的。”

  卫丝丝被卫李氏突然准备的态度弄得有些不安,也没有再提及提亲的事,而是神情恍惚的站在院门口。

  卫绾目光从卫李氏身上落到卫丝丝身上,对于这腿是怎么摔坏的,她老早就知道和卫丝丝有关。

  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

  难不成她去把卫丝丝的腿给打断?

  杀人诛心,她才不会做那么粗鲁的事情。

  “卫丝丝,你刚才出去干嘛了?你看你衣服上的青苔,该不会是去扒人家的墙头去了吧?”

  卫绾抵着拐杖,靠在小破屋的门上,眼睑轻抬,话语中的嘲弄意味很浓。

  “就算你将宋家的墙头扒干净了,他们也不会娶你的,毕竟你可是我卫绾的妹妹。我卫绾和村尾的瘸子搅合在了一起,你卫丝丝能好到哪里去?”

  “说不定你就和村里的王老五搅合在一起了呢。”说着这话,卫绾朝卫丝丝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神中带着恶意。

  “不对,不对,也有可能是和陈三儿在一起,毕竟有人可是见过你们从高粱地里出来呢。”

  “绾绾,你在胡说什么?闭嘴,不要再说了。”

  卫李氏在卫绾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瞪了卫绾一眼,朝卫丝丝走去,身体佝偻着,脸上带着愧疚,“丝丝,你姐刚才胡说呢,你不要放在心上。”

  卫丝丝在卫绾说话的时候连忙将自己的衣袖给挽了起来,抬头刚想要反驳,就被卫绾带着恶意的眼神给吓了一个哆嗦。

  也不知道是因为亏心事做多了,还是因为卫绾的眼神太过于吓人,卫丝丝站在一旁身体微微发抖。

  卫绾低头盯着脚面,撇了撇嘴,正想张嘴反驳,抬头便见到院门口的小道上一长串的人正赶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人蓄着一把小胡须,穿着青黑色的麻衣,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干练利落,走路带风,领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院门口的小路虽然连接着三户人家,但卫绾有预感,来人肯定是来他们家的。

  果不其然,卫李氏见到来人,身体哆嗦了一下,立即上前开门,脸上带着讪笑,“村长,你们怎么过来了?”

  打完招呼后,卫李氏连忙进屋端了几根凳子,随即就准备进厨房烧水。

  “卫老婆子呢?没在家?”村长出言拦住了转身进厨房的烧水的卫李氏,直接将自己来的目的说了出来,“陈家村的人找上门来了,要你们家给个说法。”

  “陈家村的人找上我们可有啥理由?”卫李氏低着头,声音有些小,右手盖住左手不停的摩挲。

  “陈大被你们家的人打了,你说这算不算个理由?你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和陈大这样的混人搞在了一起?”村长脸上带着怒气,拍了好几下椅子。

  而卫李氏在村长拍一下椅子就哆嗦一下。

  “村长,你是我们小河村的村长,听了他们陈家村的话,就来找上我们家了?”卫绾抬眸,腿脚换了一个位置,继续靠在门上,懒洋洋的说道:“以后他们陈家村要是丢了一只鸡,说是我们村的人捡的,你是不是就要我们赔他们一只鸡啊?”

  “要是他们在小河村摔倒了,说是我们村的人绊倒的,那我们是不是要赔他们一条腿啊?”

  “绾绾,你不要说了。”卫李氏听见卫绾说话,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连忙走了过来,准备捂住卫绾的嘴。

  “娘,你干嘛?”卫绾往后退了一步,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村长这次过来明显就是想要钱的,你要是有钱,你就去给!”

  “作为一个村的村长,不知道为村民办事,就知道和稀泥,还想养出一个当官的,我呸,养出来的都是和稀泥的官!”

  卫绾躲过卫李氏的手,转身进了房间,碰的一声就将门给关上了。

  卫李氏看着被关上的门,站在门口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而村长在卫绾说话的时候就被气得脸色青黑,跟着村长过来的一群青年人面面相觑。

  不过心底都对卫绾做出的假设产生了几分担忧。

  要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说不定村长还真的就息事宁人了。

  “村长,大妞这几天有些犯糊涂,你不要和她计较。娘去镇上了,还没有回来,有事你等她回来再说吧。”

  卫李氏抬头看了一眼村长,被他脸上的青黑色吓得立即又低下了头。

  “李氏,大妞这个孩子你好好管管,你听听她今天说的什么话?”村长被卫绾戳到了肺管子,根本消不了气。

  宋家现在最看重的就是宋嘉禾考科举当官的事,现在被卫绾这样说,气得火直接蹿了上来。

  卫李氏连连应是,低着头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出。

  卫绾躲进房间,伸手捂着耳朵,但耳朵里面还是传来了村长霹雳吧啦的一长串话,卫绾蹭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将自己想要反驳的话给咽了下去。

  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村长,你们怎么来了?我刚好有事找你,陈家村的人将我儿子给打了,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要是你不帮我,我就告到县上去,我就不信没有王法了!陈家村欺人太甚,我现在就去找陈家人的人算账!”

  头发乱糟糟的卫刘氏扶着鼻青脸肿的卫二回来,见到院子里面坐着的人,扶着卫二就往村长面前走,“村长!你看看我儿子被打的多惨,我可就只剩下这一个儿子了!”

  “明明就是自己养出的贱货,现在竟敢倒打一耙!”说着这话,卫刘氏啐了一口,继续骂道:“这次说什么都要休了那恶婆娘!”

  卫刘氏的话还没有骂完,门外又来了一群乌泱泱的人,有一个婆子立即叫骂道:“卫老婆子,你在胡咧咧什么?想要休了我闺女,你怕是在做梦!”

  小院里占满了两个村的人,卫绾听到外面的叫骂声,悄悄的推开窗了,坐在床边看着院里的热闹。

  这热闹她可是等了好久,现在终于上演了。

  手中要是有瓜子磕磕,那才是完美呢。

  听着外面的各种辱骂,卫绾目瞪口呆,她完全想不到骂人的话可以这样多,还完全不带重复的,这可是让她涨了不少见识。

  同时也深刻的认识到了一点,不到万不得以,千万不能和那些战斗力高强的妇人吵架。

  她们一个人骂她这样十个的都不带眨眼的。

  很快陈家村的村长也过来了,这样闹哄哄的局面才稍微平静了下来。

  在这样一个宗族家长制的环境下,村长的权利还是比较大的。

  “你们现在可以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吗?”

  宋河源也就是小河村的村长,先声夺人,目光从脸青鼻肿的卫二落到陈家村那边气势汹汹的陈大家人身上,整个氛围格外的紧张。

  “你们不敢说是不是?我来说!”卫刘氏见陈家村的人不说话,立即站了起来,插着腰,声音非常的大,“昨天晚上就这个狗东西,偷人偷到我家来了!”

  卫刘氏说着这话的时候,趁人不注意,又踢了一脚陈大。

  “你干嘛?当我们不存在啊!”陈大身边的人立即围了上来,推搡了一下卫刘氏。

  “你们住手!动什么动?!”陈家村的村长拄着拐杖敲了敲地,让陈大家的几个人收敛了一些,“卫大嫂,你跟小辈计较什么?”

  卫刘氏翻了一个白眼,往后退了一步,冷嗤了一声,“这小辈要是偷了你家的人,我看你计不计较?!”

  陈家村的村长被卫刘氏这话给噎到了,转脸瞪了一眼陈大家里的人。

  “你说偷人就偷人了?!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陈大家里的人很显然并不想放弃讹人的机会,“我还说是你家儿媳勾 引我家陈大呢!”

  “你说我打人就打人了?谁知道陈大的伤是不是摔的?!”卫刘氏撒泼就没有带怕的,没几下就将陈大家人的话给反驳了回去。

  “就算他没有偷人又怎么样?半夜跑到我家草垛里藏着,那不就是贼!你们还有脸找上门来,我看你们陈家村就是一个土匪窝!”

  卫刘氏说着说着就拍着大腿哭了起来,那声音大声得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我现在可真后悔讨了你们陈家村的人当了我儿子的媳妇。谁知道你们陈家村的闺女是不是背地里就和村子里的男人搞在一起。”

  在陈家村的人过来时,小河村在家的人基本上都过来看热闹了。

  听到卫刘氏这话,心底都咯噔响了一下,对去陈家村讨媳妇儿这个事重新思考了起来。

  “卫大嫂,你这话可不能乱说!”陈家村的村长见卫刘氏这话越说越过分,拐杖敲击着地面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你说我们陈家村,你们小河村的人又好得到哪里去?你们卫家都这个样子了,卫二都还有钱去赌坊,还有钱给那个买豆腐的,你们小河村的汉子可真是好样的!”最开始跟卫刘氏对骂的卫陈氏的娘亲,再一次和卫刘氏杠了起来。

  “我们卫家怎么样了?我们一没有偷二没有抢的,老二愿意将钱给谁就给谁,关你们陈家屁事?”

  “你有钱?你有钱还能让你儿媳妇穿成这样?你有钱你们家还住这破房子?谁知道这钱是从哪里来的?指不定就是卖来的!”

  “你给我说清楚,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卫刘氏上前一把抓着陈家婆子的头发,一耳光就打了下来。

  “你敢打我?你特么竟然敢打我?!”陈家婆子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就动手还击。

  老妇人打架的方式无非就是那几种,抓头发,抓脸,掐身上的肉,反正就是用尽身上一切可以当成工具的东西。

  卫刘氏纵横方圆几十里无敌手的战绩可不是吹出来的,没几下就将陈家婆子压在地上打。

  “你们快去拉开她们!”两个村的村长脸色都好不到哪里去,连忙叫身边看热闹的妇人去拦住在地上厮打的两人。

  “养出个偷汉子的人,还好意思来我家找麻烦,我看你是真的活得腻歪了!”卫刘氏啐了一口,张嘴吩咐道:“李氏,你去将厨房的刀给我拿出来,老婆子今天就要看看谁敢我从家拿走一根针!”

  整个小河村上方都萦绕着卫老婆子的叫骂声。

  卫李氏听到卫老婆子的话,缩了缩身子,悄悄挪到厨房,拿出菜刀递给了卫老婆子。

  卫老婆子看着挤到手上的刀愣了一下,不过很快脸上便摆出了凶狠恶煞的模样,拿着刀对着陈家的老婆子,“你今天就将陈氏给领回去,我卫家可容不下她这样的媳妇儿!”

  “我闺女在你家当牛做马,还生了一儿一女,凭什么你说让她走就让她走?”陈老婆子看着卫老婆子手上的刀,畏缩了一下,便梗着脖子吼道:“她不会走!”

  陈老婆子说着这话的时候,将身后躲着的卫陈氏给拉了出来,往卫老婆子面前推,“二娃,你就在卫家好好住着,我就不信她卫老婆子还真敢将你给砍了!”

  “你看我敢不敢砍人?!”卫老婆子挥了挥刀,吓得卫陈氏直往卫老婆子后面躲,脸上抓痕异常明显,头发也是乱遭遭的,精神有些恍惚。

  和卫老婆子站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被同一个人打出来的。

  “娘,你让我回家吧,我不想待在卫家,卫家都是一群疯子!”卫陈氏扯着陈老婆子的衣袖,连连往后躲闪,脸上惧怕非常明显。

  陈老婆子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卫陈氏,刚想说话,就被在旁边气得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的宋河源给制止了。

  “你们到底闹够了没有?”宋河源脸色漆黑,目光锐利的盯着卫老婆子,捏着椅子扶手的手青筋都冒了出来。

  “这是我在闹吗?还不是他们陈家村的人欺人太甚!你作为村长,难道不应该帮我们?”卫刘氏一下子就将矛头指向了宋河源。

  “亏得以前卫大还在的时候,救过你们宋大,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们的?”卫刘氏瞪着宋河源,声音格外的大,“你们毁了和我家大妞的婚事,我没有说什么,怎么现在你们就真的以为我们宋家是软柿子,随便你们捏?!”

  “不要和我说我家大妞和别人有首尾你们才取消的婚事,这样直接逮住的你们都不信,更别说村里乱七八糟的传言了。”

  卫刘氏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往院子里看热闹的妇人一一看过去,“要是让我知道了你们这其中有乱说话的,我撕烂你们的嘴!”

  “你宋河源,不就是嫌弃我家大妞没有实力雄厚的娘家吗?!现在和隔壁村柳家谈着,不就是看上了他们家又在县城的关系吗?”

  卫刘氏冷哼了一声,瞟了一眼宋河源青黑的脸色,转身将手上的菜刀递给卫李氏,一边拍着身上的灰,一边朝院里的人冷嗤笑,“你们赶紧滚,我卫家的热闹可不是好看的!真拿我说的话当耳边风了?!”

  在陈老婆子扶着卫陈氏离开的时候,卫刘氏转身进屋,随便扒拉了几件衣服就扔了过去。

  “你们等一下,将这婆娘的东西拿走,以后不要再踏进我卫家一步!”

  “你!”陈老婆子头上挂着卫陈氏的衣服,脸色非常的不好,正想说点什么,被身边的妇人拉了一下。

  憋住了心口的气,陈老婆子喊了一声离开,跟着她一起过来的人都带着怒气离开了。

  “娘,你这是要去外婆哪里吗?我们不是才回来吗?”卫大牛回来见到卫陈氏和陈老婆子离开,立即上前拉住卫陈氏的手,“这次怎么不带我一起去了?”

  “大牛,你给我回来!”卫刘氏上前一把拉住卫大牛,将卫大牛拉倒了身边,瞪了一眼卫陈氏,凶神恶煞的吼道:“赶紧滚!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

  卫绾在旁边看戏看得很开心,卫丝丝却躲在角落神色怨毒的盯着卫刘氏。

  特别是在卫刘氏和宋河源杠上的时候,那眼神中的恶意宛如恶鬼临世。

  卫绾不小心瞟见了,吓得哆嗦了一下,连忙将窗户给拉了下来。

  “祖母,我……娘,娘!”卫大牛目光往院子里看去,发现大部分都是他不认识的人,眼神有些瑟缩,直到看到了躲在厨房角落的卫丝丝,眼睛一亮,立马叫道:“二姐,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娘这是要去哪里?她怎么都不理我了?”卫大牛被卫刘氏拉着,根本就挣扎不开,看向卫丝丝的眼神中充满了求救。

  而卫丝丝在卫大牛叫她的瞬间,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立即抓了抓头发,脚步往后挪了挪,想要遮住众人的视线。

  “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卫丝丝撂下这一句话,急匆匆往自己房间跑去,房门碰的一声就被关上了。

  整个过程目光没有一丝落在卫陈氏身上过。

  最后在卫陈氏离开的时候,也就只有卫大牛在旁边哭喊,卫家其他人面上都没有特别的表情,特别是站在一旁的卫二。

  满脸的不耐烦,低着头揉着手上的淤青,对周围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连卫刘氏和陈老婆子打架的时候也没有上前拦过。

  在陈老婆子一行人离开后,陈大一家人也灰溜溜的离开了。

  陈家村的人离开后,宋河源看了一眼卫刘氏,脸色漆黑的带着村里的其他人离开了。

  没有再听到院子里的谈话声,卫绾知道今天这一场戏算是结束了。

  慢慢往门外挪着,卫绾心情有些复杂,脸上笑意依旧挂着,显然没有过心。

  卫李氏在低着头打扫着院子,卫大牛在磨盘旁的角落抹着眼泪,卫刘氏则在厨房查看着厨房的东西。

  卫二则是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用着药酒擦手腕上的淤青。

  “绾绾,你先回房间坐一会儿,很快就可以吃饭了。”卫李氏见卫绾出来,连忙拉了一下卫绾,小声地说道:“不要去你祖母跟前晃悠,你祖母心情不好。”

  “知道出来了?怎么不继续躺着了?真的是卫家养的祖宗了!”卫刘氏出门倒水,见到卫绾,立即将手上水瓢中的水往卫绾这边泼。

  “没有生在富贵家,就不要养出富贵病。”

  卫刘氏说完这话就转身进了厨房,没有再说什么。

  倒不是卫刘氏良心发现,而是在面对卫绾的时候,她总觉得卫绾身上很邪性,特别是在看到她嘴角的笑意时,慎得发慌。

  水并没有泼在卫绾身上,毕竟厨房里她那个小破屋还是有点距离的。

  卫绾扯了扯嘴角,靠在门上望着远方隐隐约约的远山,目光有些悠远。

  卫李氏加快手上的动作,卫二往这边看了一眼,便低头继续做着自己手上的事,倒是卫大牛看到卫绾,走了过来,拉住卫绾哭了起来。

  卫绾低头看了一眼身边哭的眼泪鼻涕一把的人,有些嫌弃的往旁边挪了挪,“哭什么哭?你娘又没有死,你要是想她了就去看她呗,又没有人将你绑起来。”

  “看什么看?就你娘那偷人的贱货,你要是敢去见他,就不要回来了?!”

  卫刘氏听到卫绾这话,立即出来骂道:“卫大妞,你要是敢教坏大牛,有你好看的。”

  “我这就教坏了大牛?二叔可是又进赌场又进别人被窝的,这都不算教坏,我这点算什么?”

  卫绾抬头,眼神带着森然的狠意,“祖母,你这也是在挑软柿子捏吗?”

  “你给我闭嘴!滚回去!”卫刘氏瞪了一眼卫绾,朝旁边的卫李氏喊道:“李氏,管好你女儿,她要是再胡咧咧,我打烂你的嘴!”

  “果然柿子就是挑软的捏。”卫绾冷哼了一声,闭上眼睛,没有看卫李氏脸上为难的表情,也没有再说话。

  卫大牛早在卫绾和卫刘氏对上的时候就停止了哭泣,用着眼泪花花的眼睛望了望两人,抽泣了几下,没有再敢哭出声。

  卫二全程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揉着脚上的淤青,倒是卫丝丝悄悄漏了一张脸观察外面的情况。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