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我把男主捅死了邀明全文最新章节

我把男主捅死了邀明全文最新章节

邀明 著

连载中免费

《我把男主捅死了》是邀明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冉冉穿成恶毒女配后一门心思保护女主人身安全,找出重生者,修复剧情回到原来的世界。结果……刚穿书不久就下手捅死了男主谷雨,这可如何是好?不如先救活再说?可是救活了他,他又来找她报仇怎么办?须臾,谷雨握住了冉冉的手腕,将她拉入怀中。“好啊,我的命归你,你的人归我。”

4.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我把男主捅死了》是邀明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冉冉穿成恶毒女配后一门心思保护女主人身安全,找出重生者,修复剧情回到原来的世界。结果……刚穿书不久就下手捅死了男主谷雨,这可如何是好?不如先救活再说?可是救活了他,他又来找她报仇怎么办?须臾,谷雨握住了冉冉的手腕,将她拉入怀中。“好啊,我的命归你,你的人归我。”

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冉冉拾掇完毕,打着哈欠推开门,看见对面房间的门口也出来个人。

  没错,谷雨。

  他身量很高,冉冉大概只到他的肩头,此时他眉眼含笑,正抱着臂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阴魂不散。”她嘟囔了一句,翻了个白眼,垂下头匆匆地下楼了,这人昨天晚上不知道为啥就住到了她对面,搞得她一晚上又是想宁安寺的事又是想谷雨“报恩”的事,愣是没睡好觉。

  不过……看他目前的状态好像也不是很急着要她的小命?

  这人和原文描述的有点不一样啊,莫非是还没被彻底激怒黑化?都被捅刀了还不黑化?

  或者……他要是不是重生者的话可以试试阻止他黑化?

  冉冉到了楼下,发现袁小满和钟子晋已经在桌前等着他们一起吃饭了。

  对,他们。

  因为谷雨说他也要去宁安寺办点事。

  原文写的倒是他来和永镇寻到了一些有关他母亲的线索,然后凭借妖印感受到了附近的袁小满。

  所以说,现在进行的剧情应该是谷雨寻线索那一部分?

  冉冉只看了三分之二的书,并不太清楚谷雨的身世,但是这书的暗线很明显就是谷雨的身世之谜,作者没有明说,但是这部分剧情一直在读者看不到的谷雨视角慢慢发展。她只知道谷雨的母亲是一条蜃龙,父亲是一个人类,目前的谷雨应该也是只知道这些东西。他既然来这里寻求线索,那么就说明这里不只是有个小妖那么简单。

  这么看,这宁安寺还有点东西。

  “早啊师姐。”袁小满率先打招呼,看上去精神不错,“谷公子早。”钟子晋也冲他们点了点头,以示问好。

  “早。”冉冉这几天已经习惯了钟子晋这不冷不热的样子。

  在冉冉看来,原本的冉冉是似乎是天生不会好好表达“喜欢”这种感情,她很像一个小学男生——喜欢一个女孩子不会言语,也不会对她多好,但是处处都想引起对方的注意,觉得别人都喜欢对方。

  比如说认为袁小满也喜欢钟子晋而处处针对她,比如说明明不喜欢袁小满还执意跟随主角团,甚至后来为了钟子晋和男主那个大魔王男主反目。

  这些做法虽然幼稚,但是也搞得人尽皆知,钟子晋不喜欢她,可毕竟是同门师妹,于是便时时刻刻保持着这么个态度。

  冉冉乐得如此,钟子晋不喜欢她倒正和她的心意,她也不想和这个世界里的人有什么纠葛,毕竟以后还是要回去的。

  四个人吃过饭,便匆匆赶往了宁安寺。

  “咱们直接去后院的桃林吗?”袁小满问道,“还是去找那个僧人问一下?”

  他们如同普通的香客一般踏进了宁安寺的大门,过了祈福日,寺中的人流量明显少了很多,只有零零星星几个香客。

  冉冉摇了摇头:“那桃林很古怪。”

  钟子晋:“听冉冉师妹的描述那僧人好像也不愿多提此事。”

  “嗯。”冉冉赞同,“或者可以问问宁安寺的其他僧人?既然我和小满能撞见她去见那女子,想必其他人也是见过的,也许会有线索。”

  “那就分头打探消息,半个时辰之后在寺门口汇合。”钟子晋点头,补充道:“也别光打听这个,问问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其他奇怪的事情。”

  “好。”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调查了,我有些事情要办。”谷雨指了指主殿里打坐的住持,“晚些客栈见。”

  说完,他就大步走到主殿,和门口的小童交谈起来。

  道士三巨头也分散开来,开始了调查。

  冉冉凭着昨日的记忆,绕过前厅廊道走到了挂祈福牌处。

  此时这里空荡荡的,只能听到祈福牌随风摆动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她的目光越过悬挂祈福牌的桃木,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亭子,里面坐了一个年迈的僧人。

  那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和尚,头发花白,眼窝凹陷,脸上的皱纹如同沟壑一般深深嵌在了他的皮肤里。

  年纪大的一般知道的都比较多。冉冉一边想着,一边快步走入亭子,双手合十微微鞠躬:“这位师傅,不知我能否请问您点事情。”

  老和尚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一动不动地继续坐在那里,双眼紧闭,仿佛一座古钟。

  “师傅?”冉冉又问。

  她犹豫了一下,用手拍一下这老和尚的肩膀,放大了声音:“师傅!”

  “诶……?”老和尚的身子动了动,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他睁开了那双因为苍老而有些凹陷的眼睛,打量了冉冉一番,慢悠悠地问道:“女施主有何事啊?”

  “打扰师傅休息了。”冉冉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我想询问寺中的一个人。”

  老和尚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漆黑的眼珠动了动,道:“贫僧已经在这里待了一辈子,女施主有什么事情就尽管问。”

  “不知师傅可知晓一个年轻的小师傅?”冉冉比划着:“大概有这么高,皮肤很白,约莫有二十五六岁,窄脸,丹凤眼。”

  她仔细回忆着那僧人的相貌,尽量描述一些易于识别的特征:“这里有一颗痣。”她指了指自己的右眼角。

  老和尚思索了一会儿,缓缓道:“承章?是不是眉前有一小块疤?”

  冉冉回想起那日年轻僧人拧起的眉毛,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老和尚顿了顿,耷拉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你要问什么?”

  冉冉思忖了一下,还是决定绕个弯子,多了解点边角信息:“那小师傅面色苍白,身体看上去很孱弱。”

  老和尚睨了她一眼,道:“女施主若是想帮人便不要有所保留,贫僧知道你想问什么。”

  冉冉赔了个笑,道:“师傅睿智高明,是我唐突。”

  “罢了,你也是帮他。”老和尚道,朽木般的手开始拨弄一串佛珠,“那孩子皈依佛门之前本叫陶灼。”

  冉冉在一旁坐下,安静地听着老和尚悠长沉稳的声音。

  “他父亲是镇上一木匠,心灵手巧,雕工十分出色,一家子谈不上殷实富足,但是吃饱穿暖是没有问题的。他幼时也伶俐,三岁会读五岁会写,领里乡亲都惊讶于陶木匠家出了个神童,笃定这孩子日后一定能考中秀才。”

  “可惜啊,天有不测风云。”老和尚的眉头拧紧,叹了一口气:“就在陶灼七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花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他虽然头脑仍然聪颖,但却总是病怏怏的,受不得劳累,每日只能卧在床上,看书度日。”

  “为了一家子的生计,陶木匠开始经常接外地的活儿,陶家娘子也总是挑灯接针线活儿补贴家用。”

  “可是偏偏祸不单行——陶木匠在又一次去外地给贵人做活计后,便杳无音讯。陶家娘子托人寻了好多次,这陶木匠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没回来。”

  “陶家娘子和陶木匠伉俪情深,她将陶灼交予宁安寺慎行方丈,独自一人去寻夫君了。陶灼便在宁安寺一边养病一边等待母亲。”

  “再见到她时已是月余之后,她已变成一具尸体。”老和尚面色凝重,突然插了一句道:“女施主可知镇西那片密林?”

  “嗯。”冉冉点头,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陶家娘子的尸体就是镇里的猎户在那林中发现的,四肢残缺,面容尽毁,只能靠零落的物件推测出这是陶家娘子。镇里人只道是不慎遇了野兽,也没在意,只道陶家人命苦。”

  “陶灼听闻这个消息,悲伤至极,本就孱弱的身子病得愈发严重,大夫见到他都摇摇头,说其活不过十日。”

  “慎行方丈念他时日不久,便问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老和尚的目光突然看向很远,像是在回忆什么似的:“他说……”

  “我想回家看看。”少年面无血色的脸上难得有了些许红润。

  “回家?”冉冉疑问。

  老和尚点点头:“就是他们一家三口曾经相依为命待在一起的家。”

  “是我送他回去的,他家门口有两株桃树,我记得很清楚。那时也是像这样三月的天,桃花开的正盛。”老和尚道:“安顿好他,他便让我回去。他说他想在家里独自度过最后的时光。当时他也有十二三岁了吧,那天他笑得十分开心。”

  “简直就像是终于要从这世间解脱了一般。”

  “他早就不想活了吧。”冉冉淡淡道。

  不过那桃花……冉冉思索着,昨日那承章和尚便是消失在了桃林之中。

  “嗯。”老和尚说,“许是他活得太痛苦了,家庭的衰败,爹娘的死,他大抵都认为是因为自己。生死之事,我也不便多劝,他的眼中没光。我只每日清晨去探望他一眼,送些吃食。”

  “可是十日之后我再去看他……他竟是一改神色恹恹,面色大好。他对我说他要出家。”

  “我虽是诧异,但是看他病情好转、有生活的希望也是开心的。他随我回了宁安寺,不再叫陶灼……”

  “他遁入空门,得了法号,叫承章。”

  讲完这番话,老和尚垂眸许久,一颗一颗地拨弄着手中的佛珠,不再言语。

  “谢谢师傅。”等了片刻,冉冉发现他再无多说的意思,便起身鞠了个躬,打算先离开此地,去询问一下别的和尚。

  “女施主留步。”老和尚却叫住了她。

  冉冉驻足:“师傅还有何指教?”

  老和尚:“女施主很是面熟。”

  冉冉回想了一遍剧情,原主似乎没来过宁安寺。可这老和尚……看起来应该是个高人,怎么会莫名其妙说自己面熟?

  于是她疑惑道:“我未曾到过此处。”

  “许是贫僧记错了。”没等到老和尚说什么深奥言论,他只是眯了眯眼,上下打量了她一通,最后把目光落在冉冉身后:“那位施主似乎也有问题要问。”

  冉冉一回头,发现谷雨正站在她身后,看样子是刚到这里。

  他不是去问住持事情了吗?

  她看着谷雨,面露疑惑。

  谷雨倒是没有同她讲话的意思,看了她一眼便随意地坐到了老和尚旁边。

  “女施主请回吧。”老和尚开口,谷雨也盯着她的脸,似乎是在催促她快走。

  这老和尚倒是奇怪,让她留步的是他,赶她走的还是他。不过她虽然很好奇谷雨要问老和尚什么,但是对方送客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她也不是什么没眼色的人,便识趣地走了。

  “慎行方丈见过她?”待冉冉走后,谷雨摸了摸鼻子道。

  他坐在了刚刚冉冉坐的位置,那石凳上尚有一丝温热,空气中还留有淡淡的梅花香。

  “贫僧早已不是住持了。”老和尚依旧是那副样子,不紧不慢:“让贫僧猜一猜,施主要问的是什么呢?”

  #

  冉冉又四处走了一下,只见到了几个打扫的小和尚。

  她逮住他们询问了一下,也并没寻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约莫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决定去约定的集合地点。

  钟子晋已经等在了那里。

  “师兄。”冉冉冲钟子晋点了点头,却没见着袁小满人,便问道:“小满呢?”

  “还没回来。”钟子晋难得的皱起眉头,“再等一等吧。”

  也许袁小满只是动作慢了一些,冉冉心想,主角团都在这附近女主能出什么事?

  “嗯,师兄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我了解到的信息不多。”钟子晋本想等袁小满到了在一起说,但无奈他们两人在这里着实有些尴尬,便道,“那僧人的法号是承章,十二年前在宁安寺落发出家。他身子不是很好,一直在用药,只能做一些轻松的活计。”

  他说的很简略,但是已经把基本的信息概括的很全面了。

  不愧是主角团团长担当。

  “然后是你所说的那个粉衣女子……”钟子晋顿了顿,接着道:“那女子是宁安寺的常客,不少僧人都见过她。”

  “常客?”

  “嗯。”钟子晋点头,“那女子姓叶,承章未入宁安寺之前与那叶姑娘是邻居,两人自小相识,是一对青梅竹马,后来承章出家,便没再回过家。但那叶姑娘念及儿时情谊,时常来探望。”

  “虽然这样说可能有损叶姑娘的声誉,但是寺里的僧人都觉得他们的关系有些……近了。”钟子晋又顿了下,背后议论姑娘家的事情未免有些不合礼数,“佛门乃六根清净之地,红尘之事还是该避讳的,于是便有年长的师傅提醒承章。但是承章却一脸正气,笑道他们想多了,他与那姑娘并无关系。”

  “那姑娘是妖,应当是不在意这些的。”冉冉笑笑。

  钟子晋的设定不愧是个正人君子,居然还会把寻常人的礼节往妖怪身上套。

  钟子晋:“我知道,但这妖……也是不寻常。她从承章十三岁出家后便时不时来探望,身体也如普通女子一般成长,实属奇怪。”

  “也许是每次来时都变了个形态。”冉冉脑中不觉闪过曾经在电视剧小说上看的那些痴情美女妖怪的形象,心中叹了口气,“不过若是真的如此,她还真的是下了大功夫接近这个僧人。”

  “嗯,她应该对这个僧人无甚坏心思。”钟子晋赞同道,“师妹打听到了什么?”

  冉冉把老和尚的话整理了一下,转述了一遍。

  钟子晋:“那僧人是慎行方丈?”

  冉冉点头,虽然他没说,但是大抵是可以猜出来的:若他不是慎行方丈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内情?

  但他怎么就能毫无保留地把事情都告诉她呢?还能猜到她来的目的。

  “小满怎么还没回来?”钟子晋的语气明显有些急了,他们两个已经交换了半天的信息,但是迟迟不见袁小满的身影。

  “她不会是跑到后院桃林里去了吧。”冉冉抬眸看了眼日头,半个时辰已经到了,“师兄可还有追踪符?”

  袁小满这人心思单纯,修为不够,若是遇到妖物难免受其蛊惑。

  钟子晋点点头,转身走到宁安寺旁一隐秘位置,从袖口中掏出一张书有红色符文的黄色符纸,用匕首在左手掌心划了一道小口,鲜红的血液便流了出来。

  他收了匕首,以手指为笔,鲜血为墨,在那符纸上写了几个字。须臾,那符纸便翻飞了起来,朝着宁安寺后院飞去。

  钟子晋和冉冉对视了一下,立即跟上符纸,往后院走去。

  符纸穿过整个宁安寺,最后消失在桃林入口处。

  “桃林是个结界,符纸只能跟到这里。”钟子晋说,他抬头看了一眼快要落下的太阳又看了一眼冉冉:“师妹你在此处等我们,明日天亮之前若是我和小满没有出来你就回山上寻其他师兄弟。”

  “那我藏在那后面等你们。”冉冉指了指昨日她和袁小满藏身的水缸,“师兄快去快回。”

  钟子晋面露疑惑:冉冉这么锋芒毕露的一个人,就算灵脉断了,灵力还在,她怎么没嚷着要跟进去?

  “我恐怕会给师兄添麻烦。”冉冉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举起了右手笑道:“而且寻到了师妹师兄怕也是无暇顾及我,我还是保命要紧。”

  钟子晋垂下头按住腰间的剑,莫名有些怜惜。他在意识到这个师妹心悦他之后,似乎一直对她太冷淡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小满的安全,出来之后一定要带冉冉师妹治好灵脉,让她能重新拿起剑。

  他向前一步拉住冉冉,塞给她一沓写好的符纸,便拔出佩剑走进了桃林。

  冉冉呢,被塞了满怀的符纸有点不知所措。

  师兄啊!你师妹我怕死得很,已经带了一袖子的符纸了,如今你又塞给我这么多我该把这些符纸往哪里放啊。

  她捧着一大堆符纸,钻到了水缸后面,坐在那里研究起了衣袖里的符纸。

  这个是定身符,这个是攻击符,这个是追踪符……

  冉冉把符纸分门别类地塞到了袖中和怀中的暗兜里,搞得自己胖了一圈。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耳边突然穿来了幽幽的低沉男声。

  她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揪出了怀中的符纸朝声音来源甩了出去,再一抬头,却发现谷雨站在水缸前面,单手接住那符纸,面色不善地俯视着她。

  他瞧了眼手中的攻击符,像丢垃圾一样把它揉搓成一团反手砸到了冉冉的头上:“干嘛?”

  “你吓死我了。”冉冉还处在惊讶之中,无暇生气,她捡起地上的符纸塞到袖口里,“有没有公德心?乱丢符纸,砸到花花草草多不好。”

  这符纸还是别被人看见的好。

  谷雨淡淡:“所以砸了你。”

  ???

  冉冉顿时火冒三丈,拍了拍裙摆的灰尘,站起身就打算骂人,却发现谷雨一直在盯着她的胸口看。

  她立马抱起胳膊掩住胸口处,刚要出口的话汇聚成三个字:“死变 态。”

  谷雨愣了一下,原本有些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他的目光一点点往上,盯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慢悠悠道:“你那里掉东西出来了。”

  ?

  冉冉低头,发现一张攻击符正符纸一半在自己的衣服里躺着,一半在外面荡着,随着她的动作一摆一摆,很是滑稽。

  她的脸唰一下红了个彻底,赶忙伸手把符纸一股脑儿塞到怀里,回瞪了谷雨一眼。

  形象可以没有,气势绝对不能输。

  “走。”他往前走了一步,攥住冉冉的左手腕就往桃林方向走。

  冉冉:?等等!这厮怎么又遇事不决攥手腕?

  不过还好,这次攥得不紧,并不痛。

  冉冉用力定了定自己的身体:“去桃林做什么?我要在这里等师兄师妹。”冉冉被她凶得莫名其妙,他之前明明还催她不要多管闲事。

  “那你是想死?”谷雨琥珀色的眸子闪亮,颜色浅了不少,愈发趋近金黄。

  冉冉一怔,这两日和谷雨相处还算和谐,两人相安无事,险些让她忘了这人的本质。

  “你放开,我自己会走。”冉冉甩了甩手,想起了那日被弄断手腕的恐惧。

  谷雨的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却并没有放手。他微微侧身,向假山深处斜睨了一眼,不顾冉冉挣扎,直接拽着她进了桃林。

  那里藏着一个僧人。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