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梦想成真时微观经济学全文最新章节

梦想成真时微观经济学全文最新章节

微观经济学 著

连载中免费

《梦想成真时》是作者微观经济学精心编创的一部长篇言情小甜文,主角是夏甜甜盛淳一,全文讲述的是:夏甜甜喜欢盛淳一多年,把他一笔一划写进日记,成为心尖的不可说,毕业八年后再次相遇,她成为盛太太,原以为是人生的必经之路,婚姻对盛淳一不过是小小需要,没想到婚后生活竟超乎她想象的甜蜜,夏甜甜不知道,盛淳一也等了她很多年…

27.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梦想成真时》是作者微观经济学精心编创的一部长篇言情小甜文,主角是夏甜甜盛淳一,全文讲述的是:夏甜甜喜欢盛淳一多年,把他一笔一划写进日记,成为心尖的不可说,毕业八年后再次相遇,她成为盛太太,原以为是人生的必经之路,婚姻对盛淳一不过是小小需要,没想到婚后生活竟超乎她想象的甜蜜,夏甜甜不知道,盛淳一也等了她很多年…

免费阅读

  外面风吹得窗户呱呱呱响,病房里只剩下夏甜甜一个人。

  盛淳一说她不想见人,便带着苏明轩直接出去了,也不知道做什么,临走的时候只交代了她记得把桌上的饭菜吃完。

  夏甜甜脚上穿着盛淳一的大拖鞋,啪嗒啪嗒去厕所将自己淋湿的衣服洗好,搭在杆子上,又百无聊赖的坐回床上,脚丫子晃荡着,轻轻呼出一口气。

  手机的电只剩下百分之七十多,她怕不够用,便没动它,倒是越发的无聊。

  电视里正在播放台风的实时情况,港边的浪能有十米多高,有些房屋被冲塌,有部分人群已经被困,救援人员连夜救灾……

  夏甜甜看了好一会儿,轻叹一声,将被子扯到身上,昏昏欲睡。

  盛淳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眯着眼,半梦半醒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吵醒你了?”

  她摇头,慢慢的摇:“我怕你有事,没敢睡。”

  看新闻的时候就在想,他去哪儿了,会不会被苏明轩拐出去了,又想着,苏明轩应该不至于这么没心没肺,但是又害怕着,一直没睡着。

  “我把苏明轩送到医院门口,就回来了。”他将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换下,小心翼翼的将包着纱布的手拿出来,这才慢慢的走到她身边,“睡吧。”

  “你不需要帮忙吗?”她眨着迷蒙的双眼,又伸手使劲揉了揉,“不是说要洗澡吗?快点吧。”

  盛淳一惊讶,好笑的问:“你能帮忙?”

  “我觉得我可以帮你包一下。”夏甜甜一本正经的回复,“但是我不会搓背。”

  盛淳一哦一声:“不需要搓背,只需要擦背。”

  夏甜甜:……

  刚刚不是还叫她睡觉嘛?现在就变成了需要擦背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盛淳一挑挑眉,笑的无辜:“我一只手不太灵活,做事都不方便,而且我肚子饿了,根本吃不了。”

  夏甜甜:……

  得,现在还多了一个肚子饿了这么一件事。

  “所以你的意思是?”

  盛淳一继续无辜的笑:“我想洗个澡,然后顺便吃个饭,但是你知道,我不方便。”

  夏甜甜:……

  怎么听着就怪怪的?

  盛淳一更加无奈了,眉头微微皱着,脸上苦兮兮的看她:“真的。”

  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所以,你需要我做什么?”夏甜甜摸摸额头,虚虚的擦了把汗,“那个,我觉得,可以跟你提个意见。”

  “什么?”

  夏甜甜闭上眼,嘴巴叭叭叭开始往外爆豆:“既然你手脚不便,生活大概率不能自理,我觉得很有必要请一个护工,专门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盛淳一:……

  他忽然觉得,有时候夏甜甜的脑子还真的蛮不错?居然还能想到找护工这件事?居然还说的挺有道理?

  但是!什么叫做生活不能自理?什么叫做手脚不便?他除了缺了一只爪子,另外的都很好,只不过需要住院观察并且不能上班了,仅此而已啊。

  “你知道,中国有几个俗语么。”

  夏甜甜歪着脑袋,看他,示意他往下说。

  盛淳一顺了顺自己的头发,一脸正经:“勤俭持家。”

  夏甜甜:……

  她觉得,现在好像还没有到“家”这个地步,更别说勤俭持家了。

  “你还只是我的追求者。”她笑,一脸歉意,意思再明显不过,我们不过是法定的家,实际的无关系。

  盛淳一嗯一声:“还有一句,肥水不流外人田。”

  夏甜甜一脸疑惑。

  什么鬼?

  “既然我要请护工,是不是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比较好?”盛淳一开启自己跟客户谈判模式,一脸正式,“你说我一个月花一万块钱去找一个护工,是不是找一个熟悉的人比较好?反正这个工资怎么都要给的。”

  这话说得也很有道理。

  “而且,如果这个人是你的话,还不用多提供住宿,生活也很方便,你也不需要干什么,只要能让我规规矩矩的上班,回家的时候能安安稳稳的入眠,那就足够了。”

  夏甜甜这么一想,也挺对。

  关键是,工资好像还挺吸引人的。

  她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揽下这份听着蛮轻松,可能也轻松,而且工资挺高的不需要自己奔波的工作。

  “可是你洗澡……我是女的……”她有些为难,觉得不方便。

  盛淳一睁大眼睛,笑的更加轻飘飘,一脸的志在必得:“我就是需要擦擦背,你想什么呢。”

  说着,还真有模有样的。

  “所以,接下这份工作吗?”他微笑,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慈眉善目,却不知道自己越这样越像是推销毒苹果的皇后。

  奈何,夏甜甜这白雪丫鬟,还真的就相信了。

  “那你先拿一下毛巾。”盛淳一指向柜子,“那边之前买了两条,你帮我拿出来,送进厕所,帮我调一下热水,差不多就行。”

  嗯,听着挺轻松的。

  夏甜甜跟着他走进厕所,帮他放热水到水盆里,而后热气慢慢充斥着这个密闭的小空间,里面渐渐地便烟雾缭绕。

  盛淳一背对着她,轻咳一声:“帮个忙?”

  夏甜甜:……

  他的衣服卡在胳肢窝那儿了,一只手不方便。

  行吧。

  她走过去,伸出手开始慢慢街衬衫扣子,过了两三秒,忽然反应过来:“不是说,商务人员都会单手解衬衫扣的吗?”

  盛淳一疑惑:“嗯?我是商务人员吗?我就是个画画的。”

  夏甜甜:……

  我谢谢你这么看的起画画的,你就是专门画各种图纸的,是吧?

  呵。

  “反正我不会。”盛淳一脑袋仰起,还带了点嘚瑟,耍无赖,“作为盛太太,又是我聘请的盛先生日常生活起居小保姆,难道不应该直接帮忙吗?为什么你一直有问题?你思想不端正。”

  不要说得这么义正言辞。

  夏甜甜啧了一声,略带嫌弃的白他一眼,义正言辞:“虽然我是名义上的盛太太,名义上的护工,但是我还有最起码的选择权。”

  “但是你需要完成你分内的事。”盛淳一一脸的“你能奈我何”,笑的没心没肺,“宝贝,加油。”

  夏甜甜:……

  什么鬼?这就宝贝了?

  她哦一声,面无表情的继续解开扣子,将所有的粉红泡泡全数挤破在摇篮里,根本不害羞,三两下解开,又面无表情的将他的衣服取下,搭在手臂上,笑眯眯的问:“需要继续帮您吗?”

  说着,目光就自然的下移了。

  盛淳一:……

  这是什么操作?不是应该害羞的捂住眼睛,喊着“我不看我不看,非礼勿视”吗?他老婆怎么可以做到如此面无表情脸不红心不跳甚至还要提出更加无理的要求的?嗯?

  “你难道都不害羞吗?”他原本想要逗逗她的心思全数收起,一脸的不可思议,开始怀疑面前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女孩子。

  夏甜甜一本正经的教育:“做护工要有做护工最起码的职业道德素养。”

  盛淳一:……

  “算算算,算了,你出去吧,我自己可以的。”他还是没这个胆子,默默地退后一步,嘴里还轻声嘟囔着“怕了怕了”。

  夏甜甜抬起头,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咦一声:“不是要帮你搓背吗?你自己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盛淳一:……

  他觉得,可能夏甜甜比他的脸皮还要厚,他害怕自己黄花大闺nan的身份不保,这个,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我觉得,后背没必要洗,嗯,没必要。”

  得,他先挑起的话题,他先怂了。

  夏甜甜哦一声。面无表情的继续问:“那你单方面解约,就算你自己的责任啊,工资还是要给的。”

  盛淳一:……

  “那你站着,帮我擦。”他抚了抚额,觉得自己没必要怕一个女孩子,不就是小时候暴力了一点,长大了比别的女生稍微不知羞一点吗,还能让自己害怕到哪儿去?

  事实证明,真的让他害怕。

  夏甜甜全程面无表情的帮着他擦完后背,不仅仅只是擦完后背,擦的时候,盛淳一几乎要怀疑她是把自己的后背当搓衣板来搓的,擦完之后,他又觉得自己跟刮了痧似的,后背痛的无法忍受。

  太疼了。

  “你一直这么大力吗?”他苦着脸,脸上还带了点红,“嗯?”

  夏甜甜规规矩矩的露出自己的小长指甲,一脸无辜:“忘记跟你说了,指甲好久没剪。”

  盛淳一:……

  惹不起惹不起。

  等他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夏甜甜将他刚刚订的饭菜全数拆开摊着,一边摆放碗筷一边看他:“洗完了?不冷吗?”

  盛淳一:……

  他上身没套衣服,露出六块腹肌,块块精瘦,这还是他之前练了好久的成果,按理来说,一般女孩子看见了,怎么都要尖叫,但是他面前这个,居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不冷吗”?这也太淡定了吧。

  “衣服被你穿了。”他也学着她的样子,波澜不惊。

  夏甜甜看看身上的衬衫,哦一声,尴尬的笑笑:“那还挺有缘啊。”

  “你想要物归原主吗?”他一脸无辜的看她,故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啧啧两声,“有点冷啊。”

  夏甜甜:……

  这,是真的无赖啊。

  盛淳一拍拍自己的手臂表示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晃悠着自己身残志坚的右手,慢吞吞的走到她身边,轻轻嗅了嗅:“嗯,还挺香。”

  夏甜甜白他一眼:“不是说苏明轩走了吗?你怎么还让他买晚饭?”

  “反正也是作为家属过来的,那就干脆做点家属该做的事。”盛淳一拖开椅子,嘶了一声,而后如无其事的将自己的左手举高。

  夏甜甜:?

  他又灵活的动了动自己的五指,继续看她。

  这是几个意思?

  “亲爱的盛太太,我觉得,我可能左手不是很灵敏,需要您亲手喂个饭。”盛淳一如是说道。

  夏甜甜:……

  没关系,不是有一万一月的工资么,都可以都可以,不过就是一个喂饭而已。

  她拿过筷子,掰开,面带微笑:“盛先生,请问,您想吃什么呢?”

  “先来个豆角吧。”盛淳一很享受这种被夏甜甜伺候的感觉,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愉悦,以及难得的满足。

  他干脆学着女孩子娇俏的样子,默默地嘟起嘴巴,眨着眼看她:“想要吃饭饭。”

  夏甜甜:……

  不好意思,真的忍不下去了。

  “你是被睡美人附了身还是被青蛙亲到了嘴巴?你为什么要这么油腻?你其实坏掉的不是手,是脑子吧?”

  盛淳一:……

  有这么油腻?

  “每个生病的人都是公主。”盛淳一嘴硬道,“都值得被像对待上帝一样对待。”

  夏甜甜面无表情:“像上帝?你想跟他一样在天上飞吗?”

  啧啧啧,你瞅瞅,你瞅瞅,三两句就表现出自己的暴力倾向,盛淳一扁着嘴摇摇头,却仍旧改了口:“那,跟小朋友一样,行吧?”

  说着,还顺便卖了个萌,嘟嘟嘴巴。

  “行吧行吧,都依你。”她叹气,默默地夹起一片豆角,小心翼翼的吹凉,而后慢慢慢慢的送向他,“来,小朋友,我们吃饭饭啦。”

  虽然很幼稚,但是不得不说,盛淳一很享受。

  嗯,这个豆角味道果然不错。

  他嚼吧嚼吧吞下之后,又仰着一张脸看她:“还想吃。”

  夏甜甜只能说,这种感觉,真的太微妙了。

  “想吃什么呢,小朋友?”她将打包好的芹菜粥打开,一股子香气扑鼻而来,“我们喝口粥吧?”

  “吹吹凉。”

  “呼~”夏甜甜一边白他一边吹,忽的又想起什么,问道,“小朋友的饭饭都要妈妈尝过之后才能吃,你要不要夏妈妈帮你尝一尝?”

  她坚信,作为一个有轻度洁癖,看见自己炸了的厨房根本控制不住的人,是不会向要吃这个的。

  她就是想让盛淳一不当小孩子,哼唧。

  果不其然,他愣了愣,而后笑起来:“生病还有这种优待呢?”

  夏甜甜:……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一开始就错了。(自动配上佟掌柜的调调)

  “男女授受不亲。”夏甜甜尴尬的笑笑,“首先我为我自己开的玩笑道歉,其次,我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最后,希望我们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互帮互助,共同进步……”

  盛淳一噗嗤一声笑出来:“盛太太,你要知道,我现在在追你,所以,我们注定不能和平共处,我注定不能不放在心上。”

  “为什么呢?”

  他摊开自己唯一的那只左手,耸肩:“很明显,从我早上说想做你男朋友开始,我就已经将自己代入了男朋友这个角色里,我就已经确定了,你所说的话,所做的事,甚至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我都要分外注意。”

  “嗯?”她皱眉,“可是,我没觉得你注意了什么啊?”

  盛淳一整个人往前倾,凑近她的脸,看她表情尴尬的拿着勺子微微后仰的模样,长长的睫毛像是刷子似的上下摆动,眼睛眨个不停。

  他笑,出声:“你紧张了?”

  “我没有。”

  “你紧张了。”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下结论,并且得意洋洋的继续往下说,“你紧张的时候,会不停的眨眼睛。”

  夏甜甜:……

  她眨眼睛了吗?眨了吗?没有吧?

  眨个屁屁!她怎么可能眨眼睛!根本不可能!她根本就没有眨眼睛这项功能!

  夏甜甜咽了咽口水,偏过头笑笑:“那个,你吃不吃了?”

  “吃,你喂的都吃。”他乖乖的张开嘴巴,就等着她来投喂。

  夏甜甜扁扁嘴,嗤了声:“你怎么好像忽然情话技能点满了?”

  “这是因人而异的,你不知道?”他嘴巴里包了一口粥,说话有些模模糊糊,但是大致还是听出来了。

  夏甜甜心里不高兴都是假的,现在的她,忽然就找到了爱情的意义。

  爱情原来可以这么甜,不只有看到摸不到的苦涩,还有得知对方也喜欢自己,并且全心全意追求自己的那种甜蜜。

  她忽然有些心软,想告诉盛淳一,她也喜欢他,可是又纠结着,女孩子,似乎都喜欢被喜欢的人追求的感觉。

  “我希望呢,你可以迟一点答应我。”盛淳一终于咽下了嘴里的粥,说话终于清晰,语速却被他刻意的减慢,“女孩子,就该享受被追求的感觉。”

  天啊,怎么会忽然就这个样子。

  夏甜甜简直不敢想象这就是当年那个狗一,狗的不能再狗的混蛋,而今的他,居然也能说出这么让人心动的语句。

  果然,爱情使人改变。

  爱情使人盲目,她现在就很盲目。

  慢慢的就被动摇了。

  “盛淳一……”她出声,脸上渐渐浮起红晕,“我想说……”

  “想说,想做我真正的太太了吗?”他笑,又晃晃自己的右手,为难,“好像我现在还是一个伤残人士。”

  夏甜甜:……

  他好像在开带颜色玩笑,但是好像又没有。

  总之,这好像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

  她淡定的摇头,如果不是脸上的红越来越明显,或许真觉得夏甜甜就是淡定的。

  “我想说,那你就可劲的追我吧。”她微笑,继续微笑,直到自己撑不住了,终于收了笑容,“我会努力的,努力的,努力的,努力的让你追不到我的。”

  盛淳一听到这句话,脸上僵了一瞬,忽的,就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右手放到她面前,委屈:“你忍心吗?”

  夏甜甜垂头,嗯一声:“算了,不太忍心,就给你减少一天吧。”

  盛淳一:……

  得,都是自己这张喜欢吹嘘的嘴巴,都是自己这张控制不住的嘴巴让自己忽然就被判了无期徒刑。

  呵。

  “那我可以偶尔讨要一点奖励吗?”他亮闪闪的,委屈巴巴的眼睛看向她,“可以吗?”

  “我是伤残人士。”

  夏甜甜:……

  “你想要什么奖励呢?”

  盛淳一单手托腮,思忖片刻,终于开口:“来个抱抱吧,你好像都没有抱过我。”

  拥抱这件事,要互相接近,脑袋枕在对方肩上,双手环住后背,步骤太多了。

  她觉得,大夏天的拥抱在一起,真的很热。

  “盛淳一。”她忽然严肃不少,拖了张椅子坐下,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想跟你谈谈。”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忽然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在偷偷睡觉的午后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在背着爸妈点外卖的时候一扭头就看见爸爸那种感觉。

  盛淳一有点害怕。

  其实高中的时候,有过一次夏甜甜忽然规规矩矩的坐在位置上,一本正经的跟他说,盛淳一,我想跟你谈谈。

  那个时候说的是什么话题来着?

  哦,是一个女生一直追他,他怎么拒绝都没有用,女孩子坚信他是单身,且没有喜欢的对象,因为他对谁都是冷冷淡淡的,对谁都没有特别的好,可能唯一奇怪的,就是一天天被他喊“夏暴力”的夏甜甜,两个人,更多的就像是拆不开的冤家。

  于是,那个女生找上了夏甜甜,并且跟她义正言辞的提出要求——主动跟班主任去要求换位置。

  女生说,他不好意思排开你这个包袱,所以她来。

  夏甜甜被约着谈了一次话之后,整个人都处于暴躁状态,偏生脸上又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状态,看不出喜怒,只知道,盛淳一那天,被夏甜甜的气场震慑到,并且冲出去找女生说“其实真正的包袱是你,我拜托你不要再来找我,别去打扰我身边的人”。

  这件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

  女孩子不好意思说自己多管闲事,男生也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曾经这样没有风度,于是,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一个迷。

  夏甜甜只知道,那个女生再也没有来过,盛淳一跟女生约谈完后,甚至拽里拽气的拖开椅子,飞快的说了句“她不会再没眼力见”。

  至于,眼力见是什么,他们都没有明说。

  “你想说什么?”盛淳一轻声开口,整个人就差委屈的缩成一团。

  以前的经验告诉他,多半又是个雷。

  那只包满了纱布的手,似乎更加可怜了。

  夏甜甜笑了笑。而后缓缓开口:“我教你怎么追女孩子。”

  “嗯?”

  她忽的凑近,冰冰凉的唇瓣贴上他的唇角,轻触后又火速撤离。

  “就像这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