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将军娇宠重生赵蓁顾远琛全文最新章节

将军娇宠重生赵蓁顾远琛全文最新章节

骞洲芷汀 著

连载中免费

《将军娇宠重生》是骞洲芷汀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瑞王府小郡主赵蓁自幼便被许给了那骁勇善战的大将军顾远琛为妻,可小郡主娇娇软软,便嫌弃那将军长得老不识情趣,为此,小郡主千方百计想要退婚。可退婚之后,赵蓁却犹如换了人,整日里喊着要恢复婚约,众人皆不解其意,只有赵蓁自己知道,她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忧的小郡主,而是经历过家破人亡的长乐公主....

4.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将军娇宠重生》是骞洲芷汀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瑞王府小郡主赵蓁自幼便被许给了那骁勇善战的大将军顾远琛为妻,可小郡主娇娇软软,便嫌弃那将军长得老不识情趣,为此,小郡主千方百计想要退婚。可退婚之后,赵蓁却犹如换了人,整日里喊着要恢复婚约,众人皆不解其意,只有赵蓁自己知道,她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忧的小郡主,而是经历过家破人亡的长乐公主....

免费阅读

  得了顾远琛会去参加春日宴的答案,赵蓁便定了心,安心遵从御医的安排养伤,无聊了便弹弹琴、看看话本儿,日子过得倒也惬意。她让黄虎在外面养了一群小乞丐,隔几日便将一些关于顾远琛的消息传来。

  这一日,赵蓁正在选线打算绣个新手帕。青鸿便带了黄虎进来,黄虎是王府官家黄登的小儿子,从小在王府长大,模样瘦瘦小小,但为人十分机灵。

  黄虎低头先是将顾远琛最近几天的行程大约讲了下,继而有些迟疑道:“郡主,近些日子有不少关于顾将军的传闻在市井中流传。到不是什么坏的传闻,只是奴才觉得有些不妥。”

  赵蓁手中拿线的动作一顿,问道:“什么样的传闻?”

  “大多都是夸赞顾将军神勇的话,说顾将军是我们大历的保护神,若没有顾将军大历就要遭北夷侵犯,顾将军拯救万民于水火等等。此外还有一条是说顾将军乃是天上的紫微星转世,下凡来护佑百姓。”黄虎声音放轻,“可紫微星……”

  黄虎不敢讲下去,赵蓁却已经明白。紫微星乃是帝星,一个手握军权的大将军如何能是帝星转世,莫不是有谋权篡位之想法。这样的传闻一旦传开,被帝王听见,即使顾远琛无心又如何能不被帝王忌惮?

  赵蓁脸色有些发白,前世因为退婚一事,她总是特意避开顾远琛,以至于到死都未见过他一面。但即使不主动了解,但关于顾远琛的一些消息她也听过一些。顾远琛因功高盖主、下属挟功自傲被陛下忌惮,最后被贬为一个正五品的兵部郎中这样的文官,当时这件事一度成为京城笑谈,不少人惋惜、亦有不少人嘲讽。

  一朝高楼起、一朝高楼塌,风光时门庭若市,落败时则是门可罗雀。顾远琛当时辞官归隐也许就是看尽了这京城的虚伪、官场的冷漠。

  可是那件事至少是一年后,顾远琛如今不过刚刚回京三月。赵蓁放下手中的丝线,严肃道:“黄虎,你想办法让那些乞丐不要乱传,还有让人注意下这些传闻到底是从何处而来。”

  黄虎连忙点头,打算出去传达信息。

  “等等,我写一张纸条,你让人偷偷递给顾将军的人。”

  “是。”

  一个下午赵蓁都是忧心忡忡,可顾远琛白天在城外大营,她派去的人根本碰不上他。傍晚时分,瑞王赵云轩来了沁雅轩,身后还跟着一着青衫女子。

  “父王,你怎么来了?”赵蓁起身上前,谁知刚走近便看到一个无比熟悉的人,她青纱覆面,唯有一双清冷的眼露在外面。

  赵云轩:“蓁儿,父王这些日子想了想,你身边还是需要个会武功的侍女。”

  青衫女子闻言上前跪地:“民女青萍拜见郡主。”

  见赵蓁不说话,赵云轩道:“蓁儿可不要小看她,青萍年纪虽小,但武功可不弱,以后就让她保护你吧!”

  “父王给我选的,自然是好的。”赵蓁上前将人扶起来,江湖第一大庄红叶山庄的嫡长女叶涟漪,武功自然不弱。看着对面人露出的一双翦水秋瞳,赵蓁心中一时感慨万千。前世她即将嫁与齐恒之际,她父王才将青萍带了过来,如今无了寺之事竟是让青萍提前到了她身边。

  “青萍姑娘以后就请你多多照顾了!”

  “郡主客气了,王爷救我性命,我自当以性命护你。”青萍后退一步,恭敬而又疏冷道,“我脸上有伤,惯以面纱覆脸,还望郡主见谅!”

  ……

  顾远琛这夜回程时,想起母亲近两日念叨着想要吃味色居的小点心,便停马打算去买些,出门时一个小乞丐猛然撞了过来。然人还未靠近,便被顾远琛紧紧钳住臂膀,他眉头紧蹙:“何人?”

  小乞丐似乎没料到人身手如此好,一时有些呆愣。

  味色居作为京城名吃,门口来往人群络绎不绝。丁未牵着马本站在稍远的地方等顾远琛,看到顾远琛扯着一个乞丐赶紧跑了过去。顾远琛直接钳着人去了一旁的小巷中,丁未紧跟其后。

  小乞丐看着不过十来岁,全身上下黑黑瘦瘦的,唯有一双眼睛晶亮,此时被顾远琛钳住,吓得双股颤颤。他双手恭敬地将手中东西托起:“将军饶命,我是受人所托来送东西的。”

  顾远琛接了东西却不撒手道:“何人让你来送?”

  丁未看着小乞丐,突然低声道:“将军,之前一直盯梢我们的小乞丐,就有他。”

  “……”小乞丐顿时一哆嗦,直接跪下去,哭道,“将军饶命,我、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只是让我看看将军每日去了哪里?有那些喜欢的东西?每三日在城北的城隍庙有人会在哪里等我们,每上报一个您的消息我们便可以拿一文钱。”小乞丐吓得一骨碌将所有的东西都抖了出来。

  “你之前上报了什么?”

  小乞丐想了想,嗫喏道:“将军时常来味色居,尤其爱买其中的紫芋糕和石榴红;将军前日同朋友去了一趟迎客居,呆了一个时辰……”

  小乞丐还在一旁说,顾远琛转身打开纸条,一行娟秀的梅花小楷:市井流言、功高震主、谨慎行事。

  顾远琛打断道:“近日坊间可有我的传闻?”

  “将军英勇事迹,坊间日日流传,说书先生也总爱讲您的故事。”小乞丐道,“不过若论是新的,近几日确实有几个,但也都是些夸赞将军英勇的话,说将军是紫微星转世,是我们大历的保护神……”

  顾远琛摆了摆手,示意丁未放人。

  小乞丐大喜:“谢谢将军!”

  小乞丐走后,顾远琛蹙眉:“你上次说这些人是瑞王府授意的。”

  “是,将军,属下亲眼见到那仆从进了瑞王府。”丁未顿了顿,轻声猜测道,“将军,会不会是小郡主啊?小郡主是不是喜欢上您了?不然为什么还打听您喜欢吃什么?”

  见他家将军没有阻止,丁未继续道:“您看啊,三年前小郡主没有见过您,对您、您产生了误解。如今您回来,她见到了你真人,将军英勇救人,又相貌俊朗,小郡主喜欢您也不奇怪啊!”

  三年前,将军回京成亲,属下个个心里替将军开心。谁知不过短短数日,将军便孤身一人回了北境,众人殷盼的将军夫人不见踪影,一问之下竟是退了婚,众人皆是不解。丁未是仅有几个知道真实原因的人。

  可是他家将军明明厉害的很,能配的上世上最好的姑娘。那小郡主人虽长得美,但人着实没啥眼光,不过如今悔悟,也算是为时不晚。

  顾远琛收起手中的纸张,抬眼瞥了眼丁未,冷声道:“你去请李勋他们过来,说我有要事相商。”

  小姑娘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之前救她,小姑娘应该是想要报答他吧。

  晚间,将军府内,李勋、刘承毅等几个亲兵坐于一堂。

  “将军,我们行得正坐得端,那要管别人怎么说!”

  刘承毅皱眉:“三人成虎,流言不可小觑。将军刚刚封了大将军,势头正盛,保不准有什么人妒忌将军,这一段时间我们还是听将军的谨慎些行事吧。”他乃是京城权贵人家,因自己喜欢军武,便从军去了北地,虽不在官场但对于官场的诡谲手段也略有了解。

  李勋向来喜怒行于色,此时一张黑红的脸上满是怒容:“将军,我们是打了胜仗回来,如今在京城难道还要夹着尾巴做人吗?”

  一语毕,不少人附和。

  顾远琛坐在主位,沉声道:“回来之前我便说过,京城不比北地肆意,它虽繁华但规矩也多,一步不慎便有可能丢了性命。流言之事我会去查清楚,你们日后若是听了任何流言,切记不可急于出头,好好做好自己差事就好了。”

  早在北征胜利回京之日,他便知道之后的日子并不会仅是安享太平。古来持兵者,有多少不会被帝皇猜忌?他已经尽量低调行事,若是陛下当真不能容他,他便自请离开。他并不眷恋权位,驱退了北夷,他已经完成了父兄所托,心中已无遗憾。大将军的职位对他而言,实在可有可无。他留在京城,不过是因为这儿是故园,有母亲亲族。

  三月里,草长莺飞,春光日暖,众人期盼已久的春日宴终于开始了。

  清平长公主的母妃虽只是个小嫔妃,但皇家公主少,作为先帝唯一的一位公主,向来十分得先皇宠爱。及笄后,长公主嫁与郑国公。现虽已为人母,但性子素来活泼爱玩,尤喜撮合年轻男女,每年都会举办春日宴邀请京中郎君姑娘前来参加,常常也能撮合不少的佳缘。

  清平长公主在红霞山有一座山庄名唤落霞山庄,今年春日宴便设在那落霞山庄。山庄内,飞檐斗拱,雕甍秀槛,流觞亭雅。一群贵女低头浅笑,结伴穿行于花园小径、楼台楼阁之间。阳光打在她们身上,泛出珠光点点。

  宝髻偏宜宫样,莲脸嫩,体红香。眉黛不须张敞画,天教入鬓长。莫倚倾国貌,嫁取个,有情郎。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1]。(李隆基《好时光》)

  赵蓁带着青鸿和青萍两人在花园中穿行,她今日来的早,想着先拜见姑姑,再去寻顾远琛。红霞山庄内九曲回廊、假山嶙峋,有着不少隐蔽之处。此时花园西面的假山后,传来了十分不和谐的声音。

  “大姐姐,我听闻大夫人不是病了吗?如今大姐姐竟还有闲心来参加这春日宴?”一粉衫女子道。

  “小妹,你莫不是忘了,大姐姐如今及笄已有两年还未许配人家,这春日宴中郎君众多,没准就被人看上了呢?”粉衫女子旁边着一袭黄色衣裙的女子娇声道。

  对面被她们成为大姐姐的女子,上身着一件略显简单的白色交领夹袄,下 身则是一件深蓝色织锦长裙,纤腰束素,姿容秀丽。只是此时面对两位妹妹的发问,面色有些发白。

  李双卿瞥了一眼假山边的身影,她今日着一身绛紫色收腰托底罗裙,三千青丝挽成精致的云髻,一只紫色海棠钗斜斜的插在头髻上,远远看去犹如春日海棠。她能想到她所到之处,必然艳压群芳,见那人依旧如同平日赏花,对她们这边的争闹视若无睹,带着侍女从容而过,心中只觉一片冰凉。

  赵蓁带着青鸿、青萍走过假山,来到花园另一角的鱼池边才微微放缓了脚步。春日暖,落霞山庄花园中收录了不少的奇花异草,此时竞相开放,好不热闹。鱼塘里浅浅金鳞闪现,鲜活可爱。

  青鸿看着她家郡主,有些不明白:“郡主,我们不去帮帮李姑娘吗?”

  “为什么要帮?”

  青鸿眼神疑惑:“郡主之前每次都会上前帮忙的,您不是说您看不惯李二姑娘和三姑娘合起伙儿欺负大姑娘吗?”

  赵蓁笑问:“青鸿,我之前帮她,所以以后我就必须次次帮她?”

  青鸿顿了顿,似乎不明白她家郡主什么意思。

  “那是李家的家事,宠妻灭妾也好、庶女欺负嫡女也罢,都不是我一个外人应该管的,以前是我多管闲事了。”赵蓁缓了缓,似是在讲与青鸿听,又似是自言自语,

  “马中锡老先生曾经写过这样一个故事。狼遇难求东郭先生相救,获救后却指责东郭先生束它足、闭它囊中、压以诗书,从而想要吃他果腹。我以前只是单纯觉得那狼可恶,现才知那东郭先生更加可恨。他蠢笨不分是非,一昧良善,做事不看后果,就算最终葬身狼腹也是他咎由自取。他应庆幸的是这厄运未带给他父母亲族,如若那般他才真正是该死。世间有千万个东郭先生,也有千万只狼,我不做东郭先生,自然要对那些狼敬而远之。”

  “奴婢蠢笨,实在不懂郡主的意思,可是奴婢知道郡主说的都是对的。”青鸿扬着一双信任的眼睛道。

  赵蓁浅笑:“嗯,你就好好跟着我。”这一世,我一定会护佑你周全。

  身后的青萍抬眼看了眼前面的赵蓁,眸中神色复杂。

  “走吧,随我先去拜见姑姑。”

  山庄正厅里,一身富贵百花裙,打扮得很是雍容华贵的长公主坐在主位上,正接受着众皇子的请安。左手边站着乃是身着绛红色衣袍、绣五爪金龙的太子殿下,右边则是身着玄色长袍、绣五色卷云的三皇子赵慎,两人下手则还跟着几位个头稍矮些的皇子。

  赵蓁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淡淡扫过,含笑低身行礼道:“清平姑姑,太子哥哥,三哥哥……”

  齐恒站在赵慎身后,他一身蓝色锦袍、银冠束发,整个人如同林中松柏,清隽挺拔。然此刻看到赵蓁瞧也不瞧他,心中却是如有千斤坠。

  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孩童从太子赵寅的身侧伸出头来,欣喜道:“蓁儿姐姐,还有我。”小孩生的粉雕玉琢,因年岁小,头发束成两个小髻,此时半歪着头,说不出的可爱。

  “小十一今日也来了。”

  十一皇子赵澈乃是太子一母同胞的弟弟,当今皇后在生下陛下的嫡长子之后,数十年无所出,谁知在年近不惑的年纪竟又生下一子,陛下大喜,赐名澈。十一皇子年岁小,上头又有母后哥哥护佑,性子十分的活泼,特别喜欢瑞王叔家的蓁儿姐姐。

  赵澈仰着头,苦巴巴道:“蓁儿姐姐,宫中太闷了,太傅总是让我背文章,背不会就不让我走。今日哥哥们都要出来玩,我就央太子哥哥也带我出来玩。”

  太子拍了拍幼弟的头道:“油嘴滑舌,太傅那是为了你着想,是你自己一心想着玩。”

  赵澈不服气道:“可是父王也说了,若学无所趣,心不在焉,虽学无成也,我是真的不喜欢背那些史记训诫,我想要学骑马射箭。我以后要做个大将军,像顾将军一样的大将军。”

  孩子气的话引得众人哄笑,三皇子赵慎道:“十一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感悟实乃难得。”

  太子皱眉道:“三弟错誉了,十一年纪小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明白?学习重在勤奋,小孩子玩性大,觉得读书累便不愿学也是常性,我们做哥哥的难道还要迁就他。”

  赵蓁上前摸了摸赵澈的头,躬身浅笑道:“想做大将军可不容易,大将军也得读书,兵书可比你现在背的书难多了,不读书可不行。”

  赵澈看了看赵蓁,又转眼瞧了瞧太子,半晌低下头,闷声道:“十一知道了,会好好读书的。”

  “好了,你们这些道理不要在我这儿争,蓁儿,快到前头来让姑姑瞧瞧,腿伤现已好了?”清平长公主打断两位皇子的争论,将赵蓁唤到前头来。

  赵蓁走到清平长公主面前:“姑姑,早就好了。”

  清平长公主拉着人又询问了好一番,三皇子赵慎故作不满道:“每次蓁儿妹妹一出现,姑姑就看不到我们几个兄弟了。”

  赵蓁娇俏道:“哥哥们忙于国家大事,比不得我清闲,我常来看姑姑,姑姑自然喜爱我。”

  清平长公主也帮忙道:“我们皇家女儿家娇贵,你们父皇没有公主,我膝下也没有女儿,蓁儿自然比你们惹人稀罕。”

  一众人欢欣喜乐,倒也其乐融融。片刻后太子和三皇子等人因还有事便打算先走,赵蓁被清平长公主留了下来,说是想要说会儿话。

  十一皇子赵澈拉着赵蓁的手,颇是恋恋不舍:“蓁儿姐姐,你要记得晚一点儿要来找我玩。”

  赵蓁摸了摸小丸子的头,温言道:“知道了,蓁儿姐姐定然不会忘了和十一的约定。”

  待众人离去,清平长公主拉着赵蓁坐在榻上:“蓁儿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今年春日宴,皇兄嘱咐让我为那顾远琛寻个亲事。其次啊,姑姑也想为你寻个夫婿。这次春日宴,我可是将京中有志郎君都寻了来,你好好看看,若是有中意的便告诉姑姑。”

  “姑姑,”赵蓁无奈。

  “我知道你眼光高,但也不能总是这样拖着,你如今也十八了,该是到了觅郎君的年纪了。”说到这里,清平长公主调笑道,“何况你不成婚也拖着京中众多郎君为你等着,姑娘们等着郎君,郎君等着你,这样可不行。”

  赵蓁红脸:“姑姑莫要取笑我。”

  姑侄两人笑坐一团,赵蓁试探道,“姑姑,您说为那顾将军寻亲事,如今可有了人选?”

  “我之前听闻那高家小姑娘十分喜欢那顾远琛,想来可以撮合撮合。”说完清平长公主瞧了眼侄女儿,试探道,“顾远琛之前救过你,前些日子我听闻你父亲请了顾老夫人和顾远琛过府一叙,想来如今你们两家已经释怀了他当年退婚一事,你如今可有介怀?”

  “姑姑哪里的话,将军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对他自是心怀感恩。”

  “那便好,这样你父亲也能轻快些。”

  赵蓁从清平长公主处出来,便看到了黄虎。

  “怎么样?找到顾将军了吗?”

  黄虎摇头,赵蓁皱眉。前世顾远琛虽来了春日宴,但却早早离席,她当时来的晚,只是听闻高尚书之女高婕为了顾将军落了水,之后两人便纷纷离开了。

  “那可有看到高家姑娘?”

  黄虎点头:“她在花园东面湖边射鸭。”

  东面湖边的假山上,丁未随着顾远琛坐在石头上,百无聊赖的看着湖中一众人蹩脚的射鸭技术。两人刚进山庄就看碰到了太子和三皇子等人,顾远琛被人拉着说了不少话,也见识了两位皇子之间的你争我抢,好不容易从两位皇子手中逃脱,顾远琛便带着人到了这里。

  “将军,我们是不是得去拜见长公主殿下了?”

  “不急,等那些皇子们都走了,我们再去。”

  “哎,将军,你看,小郡主也来了!小郡主今日同将军可都是穿的紫衣欸!”

  ……

  赵蓁到的时候,正看到几位官家小姐拿着弓箭射湖中的鸭子。垂柳倒衬着绿水,几只嫩黄的木头鸭子浮在盈盈水波之上,看着十分惹人喜爱。正所谓“玉藻池边射鸭、芙蓉苑里看花”,大历朝向来重骑射,女子虽不如男子一般善骑射,但也爱玩一些骑射游戏,射鸭便是京中女子甚是喜爱的一项活动。

  赵蓁低头同青鸿等人说了几句话,便缓步步入凉亭之中。众人见赵蓁过来,纷纷放下手中弓箭低身行礼。高婕身着一身粉色衣裙,腕间一对翡翠琉璃镯,行动间衬着日光,只觉流光溢彩。

  其中一位身着鹅黄色衣衫的姑娘看了眼赵蓁,询问:“郡主可要一起玩?”

  赵蓁点头,旁边侍从迅速为她递上弓箭。在骑射之风盛行的大历,赵蓁的骑射之术却并不好。她心不在焉的射了几箭,均没中。

  她眼眸轻转,缓缓打量着这座凉亭,邻水而建,栏杆低矮,人是很容易就掉下去的。她瞥了眼右侧的高婕,心中默念几句对不起。接着众人便看到郡主不小心脚滑了下,继而不小心同右侧的高二姑娘一同跌进了水里

  “快来人,郡主和高姑娘落水了。”一时间,尖叫声迭起。

  侍从来的快,不过顷刻两人便被救起。青鸿心疼的用大氅将她家郡主裹住,对面的高婕愤怒地挥开侍女为她擦水的手,对着赵蓁怒气冲冲道:“你是故意的!”

  虽已是春日,但京城还是冷的,更何况人还是刚刚从水里出来。赵蓁白着一张脸道:“高二姑娘,是我对不住你。我当时也不知怎得脚滑了,累的你同我一起跌进湖里。不若你先同我一起去房间换身干净的衣服,免的着凉。春日宴还有好几天呢,若是染了风寒可不值当。”

  高婕气闷,虽然赵蓁的道歉也算是言辞恳切,但她就是觉得赵蓁是在故意针对她。可是她没证据,况且人同她一同掉进湖里,若是报复也不用使用这样蹩脚的计谋,高婕想不通,心中便越是憋闷。但赵蓁说的也没错,春日宴还有好几日,她可不想因为生病错过了这样一年一度的盛会。

  赵蓁瞥了一眼青鸿道:“你让人赶紧吩咐下去,我和高二姑娘要下去梳洗。”

  “是,郡主。”

  不远处的假山处,顾远琛和丁未站在哪里。刚刚赵蓁落水时,顾远琛便飞身打算去救,但侍从来的快,便退了回来。

  丁未小生道:“将军,小郡主刚刚是故意的吧?不过要是不喜欢那粉衫女子,干嘛自己也跌进湖里啊,这初春的湖水多冷啊!”

  顾远琛皱眉:“太蠢!”

  赵蓁和高婕逐渐远去,顾远琛道:“随我去拜见清平长公主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