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江北渊言念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江北渊言念大结局全文最新章节

孤灯欲眠 著

连载中免费

长篇高甜小说《江医生的心头宝》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孤灯欲眠倾心创作,主角是江北渊言念,小说讲述的是:江北渊清冷禁欲,是所有科室小护士的梦中男神,可是苦于无法靠近,后来有人说,江医生不近女色的原因是家有娇妻,从此再看不上别人,诸人芳心碎了一地,江北渊的执念是言念,这辈子都是…

119.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长篇高甜小说《江医生的心头宝》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孤灯欲眠倾心创作,主角是江北渊言念,小说讲述的是:江北渊清冷禁欲,是所有科室小护士的梦中男神,可是苦于无法靠近,后来有人说,江医生不近女色的原因是家有娇妻,从此再看不上别人,诸人芳心碎了一地,江北渊的执念是言念,这辈子都是…

免费阅读

  “你特么的!”

  徐况杰的忍耐底线已经在边缘试探。

  江北渊抱着胳膊,悠闲地挑了下眉尖,微微眯起瞳眸,“嗯?你说什么?”

  对上那阴晴不定的两道视线,徐况杰终于还是软了软了……

  “请你吃饭啊,别进去了。”

  小护士不耐,“你俩谁是江北渊啊,还看不看病了?”

  “两个都是。”

  真正的江北渊说着,然后两个人一起进去了。

  坐诊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医生,秃顶,戴着眼镜,肥头大耳,眼镜下面闪烁着一圈精光。

  “你俩谁是江北渊?”

  医生问了同样的问题。

  徐况杰一屁股坐在医生面前,硬着头皮道,“那啥,我好像有点毛病,你给检查检查。”

  “医生,他确实有点毛病,得好好检查,必须好好检查。”

  江北渊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身子朝后仰去,翘起二郎腿来。

  他身上清冷的气质在此刻收敛,薄唇挂着令人目眩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挺幸灾乐祸的,虽然不明显,不过也叫徐况杰气得牙根痒痒。

  “你丫的能不能闭嘴?”

  “行了,你闭嘴吧。”

  医生淡淡看向徐况杰道,随而戴上了医用手套,一边上下打量了徐况杰一圈。

  啧啧,这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不像是那方面有问题的样子。

  “你先跟我进里面的诊疗室检查检查。”

  “去吧,江北渊。”

  某人长指揉动着额角,笑意不减。

  徐况杰气得牙根作响,暗自捏紧了拳头。

  他发誓,总有一天,他一定会亲手血刃了江北渊!!

  ……

  十分钟后,医生同徐况杰双双同诊疗室出来。

  医生率先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徐况杰凑过来,一瞬不瞬盯着人家医生,“医生,我到底什么毛病?”

  江北渊的目光也落过来,难得的严肃。

  医生低头写病历,上面的字跟狗刨似的没人能看懂,“小伙子,你没毛病。”

  徐况杰一愣。

  “啊?”

  “说说吧,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想着要来检查了?”

  闻言,徐况杰嘴唇抿了好几抿,那黝黑的耳朵尖冒着呲溜溜的红,只是他皮肤黑,所以那抹晕红看上去不太明显。

  “咳咳……”

  实在是不好意思啊,看着江北渊,声线闷沉闷沉的,“你快点出去。”

  后者笑意浓厚,存心欺负似的,“别害羞啊,江北渊。”

  徐况杰:“……”

  医生有些不耐烦了,抬手敲敲桌面,“你能不能配合治疗?后边还有别的病号排着呢,别耽误时间。”

  徐况杰没辙,这才当着江北渊的面,硬着头皮跟医生招了。

  他这个人,为人比较散漫,不拘于束,不会同江北渊那样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

  所以从小到大,他交往的女生不少,付出真心的也有,不过能够让他全垒打的,倒是没有。

  倒也不是说禁慾,只是他身份特殊,生怕有些不怀好意的女人算计他,冷不丁怀上个孩子,用孩子来要挟他,要挟徐家。

  所以玩归玩,该小心的,还是得小心谨慎。

  几天前在酒吧认识了一个妹子,交往了几天觉得还不错,脸是萝莉型的,身材是御姐型的,挺符合他胃口。

  这年头,有些妹子比男人还开放,交往三天就暗示他那啥了。

  徐况杰心想,眼看都快三十的人了,不能仅满足于拥抱牵手亲亲小嘴的了。

  再说,对方又这么主动,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只要措施做好了,应该也怀不上孩子的吧。

  所以当天晚上就赴约去了,洗了澡,盯着床上的人,只见妹子两眼春水瞧着他,姿态妖娆地冲他勾勾手指,招呼他过去。

  对上这满含期待的眼神,徐况杰不知怎的,陡生出几分紧张。

  许是第一次,都紧张。

  他这么想。

  然后走过去……

  然后……

  悲、剧、了。

  妹子嘴角抽搐了两下,看得出来很生气,不过还是决定再给徐况杰一次机会,“没事,第一次都这样,你再来一次吧。”

  徐况杰听了还挺感动的,心想对方竟然这么通情达理。

  奈何。

  越是这么想,越紧张,越觉得,不能辜负了人家的期待啊。

  来了两次、三次,都失败了。

  妹子怒火中烧,一脚将他踢下床去。

  “不行还谈什么恋爱啊,白长一张好脸,你还不如去做gay!”

  妹子穿好衣服气呼呼走了,被踹倒在地的徐况杰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要完了!

  一个男人,那方面的零件不行,这辈子都完了!

  他迫切地想知道自己什么毛病,一个人又不好意思来医院做检查,这才拉着江北渊一起,让江北渊给他打掩护,否则——

  他堂堂徐氏集团的CEO,要是被传出去不能人道,特么的他还有脸在商圈混吗?!

  “原来是这样。”

  医生点点头,继续写着他狗刨一样的字。

  “你的身体机能各方面是没问题的,我猜应该是你的心理问题。”

  “啥??心理问题?”

  “嗯。”

  医生抬了眼,两只手交叉放在桌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徐况杰,“比如类似于童年阴影啥的,看见过、或者经历过什么刺激性的,你懂。”

  徐况杰眼睛一眨:“我不懂。”

  “哎~你肯定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别装了。”

  徐况杰看向江北渊:“你懂?”

  江北渊颔首,一本正经,憋笑憋得相当辛苦,“他说你脑子有泡。”

  徐况杰:“……”

  医生:“……”

  他明明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

  然后徐况杰没好气地拉着江北渊走了。

  一边走一边不忘啐句,“狗屁医生,竟然说老子心理有问题?我看是他心理有问题,他全家心理都有问题!”

  江北渊不理会徐况杰的吐槽,伸手,“病例给我。”

  “你干嘛?”

  “江北渊的病例,你拿着做什么?”

  徐况杰便把病例递过去了,他拿着这病例确实没啥用,不过不知道江北渊要这病例做什么。

  “莫非,你那啥也不行?”

  要是江北渊也不行,他就平衡了!!

  闻言,江北渊嘴角一翘,缓缓地笑了。

  “我是时,你是秒,你确定要跟我比较?”

  一句话。

  气得徐况杰吐出了二两血!

  戳人心窝子这方面,江北渊向来毫不含糊,他是认真的!

  ……

  言念那边,玩手机玩累了,低头睡着了。

  头顶那个丸子,一磕一磕的,像个蘑菇。

  江北渊蹲在她面前,静静看了她一会儿,这样都能睡着,到底是有多能睡?

  忍俊不禁了,手绕到她后面,想要抱她,那宽厚的手掌刚碰上她的软腰,她便醒了。

  用警惕的目光瞪着他。

  江北渊抬手,将她散落在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去,“饿了吧,想吃什么,带你去吃。”

  声音很耐性很温柔,言念不领情。

  “不必了,我要回花店!”

  他置若罔闻,“日本料理,还是烤肉?再不然官府菜也行。”

  “切,”

  言念别开脸去,站起身来,“我不想跟你一起吃饭。”

  她说过的,今天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不然她就不姓言!

  江北渊:“那就官府菜好了,长安街有家孔府菜不错。”

  言念哼了一声,“我说过不会吃,就是不会吃的,点菜也是浪费。”

  长安街就在对面,开车很快就到了。

  江北渊点了一堆菜,言念果然是一筷子都没动。

  这次她是认真的,面对美食也不为所动。

  服务员很快端上来一盘同美味佳肴格格不入的油条。

  江北渊用生菜卷着一块油条,送到她嘴边。

  “江太太,还怄气呢。”

  他眸光泛起丝丝涟漪,像是宠溺,又像是妥协。

  言念低敛着眉睫,盯着男人修长干净的手指,还有那生菜卷油条。

  奇怪,江北渊怎么知道她喜欢吃这个?

  刚想要张嘴,对上他含笑的双眸,言念抿了抿嘴角,一鼓作气别开脸去。

  “不吃,胃疼!”

  瞧瞧,他笑得这么幸灾乐祸,心里说不定就在想:小样儿,你跟我斗,一块油条就让你摇尾巴了。

  切,她是那么没骨气的人吗?!

  江北渊知道她胃不疼,不然就不是这么优哉游哉的模样了,所以声音慢条斯理,又轻飘飘的,“那去医院?”

  “不用,我回花店就好了。”

  江北渊:“……”

  看样子,今天她是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了。

  结了账,把这些没动筷子的菜都打包,江北渊开车送言念去花店。

  南路又堵车了,前方车水马龙过不去,言念是个急性子,最烦堵车堵一个小时不动弹。

  “我要下车,你放我在这里下去!”

  江北渊把打包好的饭菜塞到她怀里,“跟我怄气,饭也得吃。”

  “我回花店吃泡面,我不吃你的东西!”

  说完就趁着江北渊不注意,兀自打开车门下车了。

  言念走得很快,那团丸子一颠一颠的,晃得她头疼,干脆抬手将发圈解下来,如瀑般的长发落下来,发梢处微微烫了卷,衬托着她的脸很小,很精致。

  阳光下,她美得像是一只蝴蝶,因为生气眼角眉梢染上怒意,让她这张小脸更为生动灵灿。

  中间两侧都是车。

  一辆褐红色宝马X6的车主,对着言念吹口哨,抛媚眼,“小妞,要不要哥哥我载你一程?”

  言念眼风一扫,樱唇轻启,“滚~”

  一个滚字,被她说出来,有种九曲回肠的意味儿。

  男人不恼反笑,“有脾气,我喜欢。”

  言念无语,默默翻了个三百六十五度的白眼,继续走。

  直到身后传来一道逼近的清寒嗓音——

  “江太太!”

  言念一愣。

  猛地转头瞧过去。

  中间隔着三四个人的距离,那个男人容颜如玉,身姿如劲竹,身上笼罩着一股光艳,他的声音像是从风中传来,却又莫名带着重量感和压迫感。

  一声沉定的“江太太”,让那些打量言念的眼神,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言念没想到江北渊竟然也下车了,暗自啐了句‘我靠你妈的’,加快了步子,想要甩开江北渊。

  江北渊腿长脚长,他用慢走的,轻而易举便同她快走的速度持平。

  “之前阑尾炎的痛忘了是不是?”

  “不是告诉过你泡面那种东西要少吃,我都是为了你好,能不能别闹了?”

  “……”

  他在她后面,跟唐僧念经一样的唠叨。

  言念两只手捂着耳朵,愈发加快了步伐。

  江北渊这货肯定是摩羯座,因为她之前有个朋友,也是摩羯座。

  摩羯座就是那种跟你不熟之前,你爱怎样怎样,不关我事,我懒得说。

  跟你熟了之后,这要管,那也要管,看这不顺眼,看那也不顺眼。

  你只要不称他的心、如他的意,他就能在你耳边唠叨着你起茧子。

  以前,江北渊说教她,她听,因为她怂,更重要的是她愿意给他面子。

  奈何今天,立下的flag怎么能轻易动摇?!

  “言念!”

  江北渊已经没耐性跟下去了,伸手要抓她衣领子。

  “汪汪——!”

  不知从哪冒出来一只大金毛,蹲在江北渊的面前,冲他吐舌头。

  好像是在说:即便你长得帅,我也不许你欺负好看小姐姐。

  居高临下,江北渊微微眯起眼睛,盯着这金毛,想要用眼底散发出来的密布寒霜将金毛吓跑,奈何金毛并不怕,直勾勾瞧着江北渊。

  “该死……”

  江北渊朝后退了半步。

  金毛跟着,朝前迈了半步。

  像是受到某种指使,今天存心要同江北渊作对。

  江北渊薄唇抿成了一条削薄的线,额角有汗密密麻麻渗出来,“你不准动,乖……”

  金毛不乖。

  只要江北渊往后退,它就往前逼近。

  “你别动,我口袋里有针管……”

  金毛:针管是什么?宝宝不知道,宝宝只知道主人让我不准你靠近漂亮小姐姐。

  已经跑回花店的言念利索地将门锁上。

  靠在门板上,喘着气。

  奇怪?

  江北渊怎么没动静了?

  扭头看过去,从她这个角度,正好看到被困在路边的江北渊,此时此刻江大医生正被一只金毛犬逼得节节败退。

  言念看傻了。

  随而反应过来,噗哈哈哈地笑喷了。

  不行了不行了,笑得她肚子都疼了。

  江北渊竟然怕狗?!

  天助她也,她以为江北渊这类人是没有缺点的,事实证明,上帝在塑造一个完美人类的时候,总是忘不了在他头顶开一扇小窗!

  她可算是找到江北渊的把柄了!

  ……

  贺淮光抱着那条金毛进来花店的时候,落了言念的眼,言念瞧着这大金毛很眼熟。

  贺淮光解释:“南路堵车,我看见你了,也看见你老公了。”

  言念明白了一切。

  “原来这金毛是你的啊!”

  贺淮光点点头,“它叫大黑。”

  “大黑?你怎么给它起这个名,人家金着呢!”

  言念本身是很爱狗的,她也不怕狗,伸手就冲着贺淮光索狗。

  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金毛,言念觉得自己也该养只狗了,这样以后和江北渊吵架,可以时不时拿狗出来吓唬吓唬他。

  “大黑是吧,今天还得谢谢你啦~”

  言念爱不释手,抚摸着大黑的毛。

  金毛窝在她怀里,很乖很乖地趴着,两个大耳朵耸拉下来。

  言念一直觉得,金毛犬挺傻的,那种看上去傻乎乎的、没什么心眼的狗,没想到这么傻的狗,江北渊还怕。

  “对了,你怎么知道拿狗来吓唬江北渊?”言念扭头看贺淮光。

  贺淮光:“我表哥告诉我的,他怕狗。”

  前几天,贺淮光约徐况杰喝酒,冷不丁谈起了江北渊。

  徐况杰喝得三分醉了,憨态淋漓,醉醺醺拍打着贺淮光的肩膀,“那女人你就别想了,趁早放弃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是不是?”

  贺淮光苦笑一声,“我现在这种状态就挺好的,能跟她一直做朋友默默看着她,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徐况杰伸手锤了贺淮光一个火栗子。

  贺淮光捂着脑袋,重重叹气,“不然我能怎么办,她老公简直就跟神一样的人物呐,颜值那么高,气质还那么好,而且听言小念说,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什么恶习都没有,这样的男人,我怎么比?”

  “屁,他酒量不行,所以才不喝酒!”

  徐况杰专业拆台二十八年。

  很显然,徐况杰他是醉了,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是卷着的。

  “不过他不抽烟不赌博倒是真的,呵呵……这货除了对他老婆,就是自带绝缘体,其他女人想导电也不行。”

  “唉……”

  一听这话,贺淮光更沮丧了。

  “忠心耿耿。这么完美的男人,我更没办法挖墙脚了。”

  “完美个屁,他怕狗!”

  徐况杰将马天尼和玛格丽特两种鸡尾酒混合着往肚子里灌,已经上头了。

  “什么??”

  “我说他怕狗,小时候被狗咬过一次,留下阴影了,看见狗就跟孙子似的。”

  “真的啊?他那么怕狗啊?”

  “切,你表哥我有骗过你的时候吗?!”

  然后贺淮光便将这番话告诉了言念。

  却发现言念在愣神,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

  “言小念,你怎么了?”

  他伸出一只手,在言念面前打了个响指。

  思绪回归,言念摇摇头,说没什么。

  在她的印象中,有个人似乎也怕狗,不过那人可不是叫江北渊。

  再说了,那人又跟她不熟,打从上初二之后,再也没见过了!

  “哎对了,赶明儿我要回娘家,花店你照看着!”

  贺淮光说好。

  “那今晚上你又不回去了?”

  言念点头。

  哼了一声,势必要将今天的flag进行到底。

  “当然不回去!谁回去谁孙子!”

  ……

  第二天一大早,言念就回娘家去了。

  她已经好久没回家过了,没成想原来的家,已经被马雪燕改造得不成样子。

  门前摆着两大棵发财树,客厅还挂着竹子,一股浓浓的迷信风。

  言念将外套一脱,丢沙发上,嗅到一股香味,环顾一圈,发现客厅的正前方竟然还摆着佛像,插着香炉。

  “至于吗。”

  你自己不努力,难道佛就能让你赚钱啦?

  马雪燕听到动静,从房间出来,一屁股坐在言念旁边,伸手,“钱呢?”

  “没有!”

  “那要你带回来的人呢?!”

  言念:“分了!”

  马雪燕一阵气恼,对着言念的后背,一巴掌打下来。

  “赚不到钱又找不到老公,我养你还有什么用!”

  “没用,你干脆杀了我吧。”

  “死丫头!今天又吃枪药了是吧!”

  说着,一巴掌又要挥过来。

  这次被言念在半中央拦截住了。

  “打打打,打了这么多年,你没完了是吧?”

  “长本事了?我把你吃喝拉撒拉扯到现在,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妈?”

  “等一下,把我拉扯到大的,是我爸,我爸死了,你还是我妈吗?!”

  言念最后那句话几乎是用吼的。

  像是憋了很久、很久,怨气和怒火一并跟着爆发出来。

  她说完松了手,别开脸。

  眼圈红红的,抿着嘴角,抿了好几抿。

  马雪燕冷嗤一声,“不管怎样,就算你爸死了,我还是把你供到上学供到现在了,你现在参加工作了,就应该孝顺我,回报我!”

  “我说了,现在没钱,就这一条命,你愿意要你就拿去!”

  说着干脆转过身去,背对着马雪燕。

  她今天回来,就是找罪受的!

  早知道,还不如没有娘家!

  “死丫头!我看你回来存心气我!”

  正好言念的后背对着她,马雪燕抬手一巴掌又要落下来。

  这次,扣住她手腕的,就不是言念了。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长空。

  言念愣了一秒,转过身来,对上的是却是江北渊的脸。

  他修长干净的骨节掐紧了马雪燕的胳膊,周身的戾气在往外延伸。

  从言念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江北渊额角凸起的青筋,那双素来淡如寒烟的眸,此刻覆上了一层阴霾。

  言念从未在江北渊的眼底看到过这种神情。

  猩红,锋锐,又深沉。

  那种……近乎于想要毁灭一个人的阴狠。

  “你再敢打她一下试试?”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