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太子妃她每天都想下岗穿书簌簌雨听全文最新章节

太子妃她每天都想下岗穿书簌簌雨听全文最新章节

簌簌雨听 著

连载中免费

《太子妃她每天都想下岗穿书》是簌簌雨听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演技烂的一笔,却发誓要做演技派的流量小花虞妲穿书了。表面上她是战斗力爆表太子妃,实际上头号炮灰一枚。炮灰怎么了?炮灰也要每天都战斗在和各路反派飙戏斗争的第一线!看谁能笑到最后!

5.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太子妃她每天都想下岗穿书》是簌簌雨听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演技烂的一笔,却发誓要做演技派的流量小花虞妲穿书了。表面上她是战斗力爆表太子妃,实际上头号炮灰一枚。炮灰怎么了?炮灰也要每天都战斗在和各路反派飙戏斗争的第一线!看谁能笑到最后!

免费阅读

  然而太子爷还是按住这位“不知检点”的太子妃,给她好好涂了层药膏。

  太子爷十分好心地为自己这种言行不一的举动辩解——概因做戏要做全套。

  旁人若是问起来太子妃的伤势,他也说得出伤到了何处,伤势究竟如何,他亲自上了药膏,定然会很快痊愈如此云云,绝不会因为说了假话而底气不足。

  萧纣抹完药膏,状似十分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身为萧姓王朝的第一美人,虞妲自然是符合时下审美。

  白,瘦,美。

  白得发光,美得惊人,至于瘦,却也不那种身无二两肉的干瘦,而是该瘦的地方纤瘦,该有肉的地方都绝对让人眼福饱,手感舒适。

  因为今日是要艳压群芳的,故而虞妲并未再死板的把自己捂得太严实了。

  此时,虞妲宫装凌乱地横在软榻上,仰着线条柔美的下巴,可怜兮兮地望着萧纣:“殿下,臣妾可以起来了吗?”

  萧纣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她,见她一双明眸里明晃晃地闪着柔顺可人的亮光,便只觉她这会儿看起来,真是乖巧极了。

  不像方才。

  他不过真的要好心帮她涂药而已,她竟然挣扎得跟一个……好像他要不知检点地强迫她做什么事情一样,气得他干脆就把她狠狠按在软塌了,威胁了一番,强行上了药。

  现在知道怕了?

  怕?

  呵呵……

  虞妲当然……怕了。

  这可是书中说一不二、杀伐果断的太子爷啊!

  所谓好女不吃眼前亏,万一他真的见色起意,按住自己,把她给了,那她难道还要配合着假装享受吗?

  虽然对方是太子,是王朝第一美男子,有钱有权又有颜,自己好像一点也不亏,可要是万一还怀孕了那怎么办?

  她可是要在未来逃离皇宫、孤独走遍天涯的侠女,难道还要再上演一出“协议婚约——太子妃带球跑”的狗血虐剧情?

  不不不,绝对不行。

  身可以失,但孩子绝对不能有,但保证这一结果的前提是,连身都不能失!

  于是她这会儿外表乖巧,内心中却疯狂飙戏,想象着万一她真的失了身,独自带娃跑,最后再被这个霸道的太子爷抓回去狠狠惩罚,夺走她的孩子,再给孩子找个恶毒后妈……

  想着想着,虞妲忽然有点入戏太深,眼角竟沁出了一两滴眼泪。

  这眼泪就跟透明的琉璃珠子一般,从她白净的小脸上滑落,砸在了凌乱铺开的宫装上,将那华贵纤薄的布料瞬间浸湿,晕染开一片深色。

  萧纣登时一怔。

  尽管他自认什么也没做,然而一颗坚硬如磐石的心肠,却还是不禁软了下来。

  “哭什么?”他俊美的脸容,却似是不耐地蹙了蹙眉,声音亦是如寒冰一般又冷又沉。

  “殿下,是不是真的讨厌臣妾?”虞妲尽管一点也不难过,却还是戏多地抽了抽鼻子,柔媚的小脸上,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伤心低落的阴影。

  “孤何时说过这种话?”萧纣抬手勾住她的下巴,一见她一双眼睛都微微红了起来,目光便不由有几分柔和起来。

  “殿下对臣妾总是这般粗鲁。”虞妲很懂得察言观色,一见此,立即把握着分寸,顺杆子往上爬,“上一回,臣妾不过不小心把手伸进殿下的衣服里了,殿下便把臣妾推倒在地上,还斥责臣妾是用那等下作的手段勾 引殿下……臣妾委实没有。

  “所以,臣妾那天晚上去见殿下之前,便深深地检讨,是否臣妾给了殿下什么误会?臣妾便先从衣着上改正。”

  萧纣一听,想起那晚上的事,顿时明了。

  难怪她打扮得跟个逃难的妇人一般,来见孤,且还一句话都敢多说,却原来都是为了避嫌,不想叫孤误会。

  可是,难道真是孤误会了?

  她一点要勾 引孤的意思都没有?

  一想到这一点,萧纣的黑眸,那几分柔色顿时收敛回去。

  他危险的眯了下眼眸,紧紧盯着低头诉说委屈的虞妲,抿紧了冷薄的嘴唇。

  “今日臣妾是没办法了,才挑了这身宫装,却也没有要勾 引殿下的意思,全是遵照殿下平素的吩咐,定要把宫中其他女人都比下压才行,至于说看戏时睡着了……臣妾也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殿下就、就这般粗鲁地对待臣妾……”

  说起这个,虞妲想象着自己根本不是被按在那里,仅仅涂抹了一下药膏而已,而是遭受了男人对女人那种欺负,顿时更是泪湿衣襟,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接一颗的往下砸落。

  她哭得一脸真情实意。

  内心中却得意的一个小人儿叉腰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娘的哭戏简直绝了!不愧是我!老娘可是被广大粉丝火眼金睛评为哭戏最柔美的女演员!看看老娘这泪珠子!只要是老娘的哭戏,十斤眼泪都给你流的出来!

  暗搓搓得意洋洋中的虞妲,自然也并未发现,在她借机表明她根本没有想要勾 引太子爷时,这位太子爷的脸色,更阴郁了几分。

  萧纣深吸了口气。

  接着,他突然伸出那双尊贵无比的修长双手,举止温柔无比的把虞妲从软榻上扶了起来,并出人意料的,将她给拥入了怀中。

  虞妲眼泪顿时被吓没:???

  太子爷您搞啥?您抱我干啥?

  私底下抱我,这是不是有点不符合剧情了?

  “爱妃,孤先前,是做得有些不对。”萧纣抚摸着虞妲的后脑阔,真诚地歉意道。

  “没有关系的殿下,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就是想……”想表明我对你真的没有辣个意思,太子爷以后咱俩离婚的时候您看在我对您的这一片赤诚的份上,分手费给的阔绰一些就好辣!

  虞妲分明想表达的就是这一层意思。

  然而还不等她换一种婉转的说法说出口,她就被萧纣伸出一根手指,挡住了那些为出口的话。

  虞妲顿时闭嘴。

  是的,她没有弄错。

  萧纣伸出了他那根修长如玉的食指,就那么暧|昧地按在了她的嘴唇上!

  虞妲大惊!!!

  “嘘——爱妃,孤会反省自己的,往后孤不会再那样说你,也不会冷落你,孤决定了,今晚就搬到爱妃的寝殿来。”萧纣望着虞妲如同被噎住一般,不敢置信地做出了努力吞咽的样子,目光波澜不惊,口中却石破天惊地道。

  “咳咳咳!”等虞妲听他说完,更是一个不防,狠狠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如此一来,也好叫旁人都知道,孤是为了照顾被茶水烫伤的爱妃,对外便可更显孤对爱妃的‘独宠’。”萧纣在她拼命的咳嗽声中,用他那令人迷醉的低沉嗓音,声线平稳地一字一句道。

  “不不不!”虞妲一口气过来,连忙拼命想阻止。

  然而。

  萧纣根本不搭理她,当即一声令下:“小福子,去把孤日常的用具,都送到太子妃这里,从今日起,孤要住在这里。”

  ……

  虞妲觉得,她终于从戏多的状态中,被一盆冷水给兜头叫醒了。

  天呐。

  难道她带球跑的担忧,就要实现了吗?

  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

  天呐,不管是在这本书里,还是在这本书外,她可都是一个凭本事单身的母胎solo选手,这方面绝对的生手啊……

  不过很快,虞妲不再担忧她得带球跑的问题,而是真心实意的担忧起另外一个问题来。

  要是万一,她晚上睡觉不安稳,一脚把太子爷给踹到了地上,那太子爷会不会以意图谋反的罪名,把她脑袋给砍下来当凳子坐?

  不过又很快,太子爷很快就为她证明,她的这一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福海行动极快。

  没多大功夫,他就指挥着一众宫人,把太子爷平常的用具,全都一一搬到了太子妃寝殿。

  太子爷平日要查看的奏折抄本,文书等要件,太子爷要穿的衣服,鞋子等衣着上的物件,太子爷用惯了的茶具,喝惯了的茶叶,并笔墨纸砚这些,一样不少,一件不差,很快就摆满了太子妃寝殿。

  虞妲只得眼睁睁地老实待在萧纣跟旁,看着这些人忙忙碌碌,把自己的地盘占据满。

  ……

  人生有的时候,真的不能多戏。

  太多的戏,有时候就成了一出悲剧!

  演戏再次演砸了的虞妲,小心翼翼地觑着萧纣的脸色,一见他目光朝自己看过来,便赶紧低下头去。

  没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觑起了萧纣的脸色。

  萧纣一低头,她又赶紧缩回去。

  如此往复了几次之后,萧纣心中冷笑,面上却一片难得的温润,抬手像抚摸一只假装乖巧的小狗那样,摸了摸她的脑壳,温声询问道:“爱妃想说什么?直说便罢。”

  ……

  直说?别以为她还会上当!

  “殿下,臣妾可以收回方才说的那些话吗?臣妾一点也不对殿下对臣妾的粗鲁而感到难过,臣妾实际上就是想勾 引殿下,臣妾是真的真的、真的喜欢殿下!想独占殿下!想睡殿下!想给殿下生猴子!”虞妲鼓足勇气,一口气说道。

  很简单!

  她只要表示自己其实就是想勾 引他,想睡他,这太子爷一听,就赶紧跟之前那样,避而远之了吧!

  虞妲想得十分简单。

  然而,萧纣却是一听她这一番话,每听到一个字从她口中丝毫不走心地吐露出来,他的一颗心,就跟着扑通一跳。

  等她一口气说完,他却也是在暗中平复着呼吸,以及,再次滚烫起来的脸颊。

  不过,生猴子是什么鬼?

  生几个活蹦乱跳的小世子小郡主倒也还行。

  “哼。”萧纣抚摸着她脑壳的手不停,口中冷傲的一声,就在虞妲怀疑自己会被他这么给把脑壳给顺秃了的时候,就又听他声音冷漠地训斥道,“油腔滑调!净说些违心之言!孤平日里,就是教你这般待人虚与委蛇的?你的真心呢?孤罚你抄写十遍《论语》,好好反省错在哪里了!”

  萧纣说完,就自去霸占了虞妲平素写剧本的书桌,办公去了。

  而虞妲一见他坐在那张桌子前,想起了什么,顿时就一口气提起,慌忙前去把自己的剧本给“刷”的一下,从桌案上拿起,塞进了衣服里面。

  “嗯?”萧纣眯了眯眼睛,盯着她塞进胸口里衣的那本小册子,“爱妃藏了何物?”

  “没什么,是臣妾上一回写的话本。”虞妲坚强地迎视着他凌厉的目光,若无其事的走到一旁去,拿起了纸笔,“臣妾这就去抄写《论语》。”

  说完,就挪到一旁的小茶几上,让宫女给她取了《论语》,背对着太子,抄写起来。

  萧纣望着她缩在那处,怀疑的目光,却盯着她。

  真的只是话本?

  片刻之后,他收回视线,重又看向面前的文书,内心中却高深莫测地想道:早晚他要看看,那到底是什么话本!

  尽管已经困得一笔,但虞妲仍是顽强地撑着眼皮,怎么说,也得先把这位勤政爱民的太子爷给熬睡着了,她才能倒下。

  半刻钟以后。

  萧纣看着趴在小几上,睡得人事不省的太子妃,嘴角嘲弄地勾了下。

  ——以为孤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然而等他走到虞妲跟旁,目光落在她手臂底下压着的厚厚的一沓纸上时,一张俊脸顿时就黑透了。

  这就是她抄写了一宿的《论语》?

  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像这种东一笔画,西一撇捺,鬼画符一般的丑东西,也配叫做字?

  狗在这里爬过一遍,恐怕都比她写得规整吧?

  萧纣忍着眼睛被这些字刺痛的危险,深吸一口气,抬手抽出两张纸,努力辨认着上头的字迹,最终也只是眉头紧皱着,满是嫌弃和怀疑的目光,落在虞妲看起来分外乖顺的头顶上。

  堂堂国公府千金,怎么可能写得这样一手难看至极、狗屁不通的字?

  这真是那个传说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名满京城的第一美人?

  怎的他这几日接触下来,突然越发觉得名不副实了?

  当然,除开她那副娇艳妖媚的脸容,美则还是极美的,还有那副惯会讨人喜欢的性情……

  萧纣这几日来,就已是开始怀疑,要么是真正的“虞妲”被暗中掉包了。

  要么,她其实一直都以虚假的名声昭告天下,对外说如何是一位养在深闺却通读诗书的才女,实则是连字都写不好的草包一个。

  但是,一个人有可能忽然之间,就变得判若两人吗?

  萧纣回忆着这一个月来,从他们大婚至今……

  一开始的虞妲,对付太后、贵妃和摄政王他们都颇有手段;对待朝政上,亦是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有时,他们还能就朝中的一些公务,探讨那么一两句。

  这样的虞妲,有可能会在陪他看戏时睡过去吗?

  可近来,她却好像突然变得没那么聪明了,也不如从前那般谨慎机警。

  萧纣神色微凛,此时就一撩衣摆,蹲了下来,抬手轻抚着眼前熟睡中人那乌压压的头发,一下一下的,眸子里,却是渐渐溢出一抹莫名难辨的神色来。

  大婚之前,他和“虞妲”曾有过约定。

  他日,若他手握实权,斩除邪佞,朝中再无内忧,那么他便放归她自由,准她假死,金蝉脱壳之后,以民间女子的身份,活在这世间。

  ——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也许“虞妲”已经走了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眼前之人,又是谁?

  此时,萧纣那只如玉的手掌,带着些许凉意,拂过虞妲的发丝,最后流连在她那张沾染了少许乌黑墨汁的柔媚小脸上,冰冷的触感,惹得熟睡中的虞妲登时打了个激灵,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扬起小脸,望着面前的俊美男子。

  “你叫什么名字?”萧纣手指蜻蜓点水一般抚在她细白的颈子上,俯身凑到她耳旁,深沉的嗓音,刻意显得温柔诱惑。

  “虞妲啊。”她理所当然的口吻,说完,就又打了个哈欠,想继续睡下去。

  “不对。”

  然而,萧纣却捏住她的脖颈,不准她就这么睡过去,冷沉的声音,更是隐隐带着一股危险的杀意,“你究竟是谁?谁派你来的?虞妲?你以前的名字叫什么?”

  虞妲望着萧纣,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脑中一片云里雾里的迷茫,根本没有意识到萧纣这是在怀疑,她是被原主给暗中操作,跟原主调换了身份。

  如果她回答不好这个问题,可能一条小命便会没了。

  她只朦朦胧胧地听了个大概,然后费劲地思考起来……

  以前的名字?

  虞妲努力挣扎出一点清明,有些不确定的回答道:“虞绾?”

  原主是后来才取名叫虞妲的,一开始虞国公府的长辈,都叫她绾儿,这么说来的话,也算是以前的名字吧?

  虞绾?绾儿?

  萧纣盯着她睡意浓重的小脸,想起太后和贵妃经常叫起这个小名来,不由得有几分气笑了。

  这是想糊弄他?

  他幽深的双眸中,有浓雾如风暴一般,骤然聚起。

  “殿下,臣妾抄完了,可以睡觉了吗?”这时候,虞妲又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两滴生理性的泪水,她抬手一揉。

  可手上也沾了墨汁,这么一动手,眼角就又是一抹墨团,一只极其滑稽的烟熏熊猫眼,就这么毫无预兆、十分可笑地呈现了出来。

  ……

  萧纣嘴角一抽,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不管她是被谁掉了包,总归,他且慢慢看着她究竟想要做什么便是。

  这么想着,萧纣紧按在她颈子上的手,就也跟着松了一下,接着就又犹如出鞘的刀收了回去,只慢慢腾腾的挪到她脸颊上,为她擦了下墨汁,见自己手上也被染黑,不由嫌弃地剑眉一蹙,眸子里却是渐渐恢复一片清冷之色。

  半晌,他盯着她那张惹人发笑的花猫脸,鼻端矜贵地轻溢出淡淡的一声:“嗯,睡吧……绾绾。”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