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叶折陆介寒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叶折陆介寒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更北北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叶折陆介寒的小说名是《被影帝逼婚的日子》是由更北北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的叶折乖巧听话,就连订婚都遂了父母的意,结果却在结婚前夜意外身亡。临死之时,他依稀记得有个人拼了命地搂住他,绝望得仿佛天塌了一般。重活一世,叶折回到了陆介寒刚拿下影帝的那个夏天,彼时他看着直播里拿着奖杯冷静自信又矜贵无比的陆介寒,多年的心思再也控制不住。心想,他听个鬼的话,订个屁的婚啊?老子要放纵!还要陆介寒!!!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主角是叶折陆介寒的小说名是《被影帝逼婚的日子》是由更北北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娱乐圈耽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的叶折乖巧听话,就连订婚都遂了父母的意,结果却在结婚前夜意外身亡。临死之时,他依稀记得有个人拼了命地搂住他,绝望得仿佛天塌了一般。重活一世,叶折回到了陆介寒刚拿下影帝的那个夏天,彼时他看着直播里拿着奖杯冷静自信又矜贵无比的陆介寒,多年的心思再也控制不住。心想,他听个鬼的话,订个屁的婚啊?老子要放纵!还要陆介寒!!!

免费阅读

  荒烟漫卷,火光漫天,死亡的感觉伴随着呼吸的滞塞一并出现。

  叶折能够感知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流逝,就像来自末路的召唤,他很害怕,但麻木了的身子却让他无法挣扎。

  叶折缩在角落,连手指蜷缩的力气都快消失,眼前也似乎出现了重影。

  可是恍然间,炽烈摇曳的火光深处忽地出现一个人影,那人带着满身惶恐不安的气息,狼狈地朝他冲了过来。

  叶折看不清那人的脸,也听不清对方在抖着声音呢喃些什么,好像是在喊他的名字,只是那声音破碎得调不成调,像是在经历一场痛彻心扉的绝望。

  叶折其实想要安慰他,让他不要这样伤心,但他实在没有力气了,刚刚抬起的手,在还没有抓住对方衣角的那一刻,就蓦然垂了下去。

  永远的,带着此生缺憾的。

  ——

  叶折猛然从梦中惊醒,额头和鼻尖上满是汗珠,就连头发都濡湿了。

  他急促地喘着气,下意识里偏头一看,却发现外面月色正好,还是深夜。

  叶折回忆着刚才的噩梦,以及梦里那个看不清模样的人,浑身脱力似的瘫回了床头,用手捂住了眼睛。

  他重生回来已经有三天了,这时他二十一岁,距离他死亡的时候,时间倒退了一年。

  他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真正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实,可是死前的画面却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时他好不容易想叛逆一回去买个醉,好提前祭奠一下他那即将来临的枯槁婚姻,但却因为业务不熟练,选中了一个安全措施不到位的破酒吧,最后把自己的命都给祭奠了出去。

  虽然他前世确实有点了无生趣的意思,但他也不敢说自己不惧死亡,尤其在如今真正经历了一遭之后,那在烈火之中窒息时的森寒感觉便算是彻底缠上了他,如影随形。

  为什么老天不能顺道将他那段记忆抹了呢?明明就是捎带手的事。

  叶折抹了把脸,心想算了,做人不能太贪心,一个噩梦大礼包换一次重来的机会,怎么看都是他血赚。

  他复又躺下,但重新酝酿了一会儿睡意之后实在睡不下去,就干脆起床洗了个澡,然后窝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电视一开就是主持人激昂的宣讲声和音乐高亢的节奏,一阵喧嚣过后,一道低沉冷静的声音方才透过屏幕传了出来,穿过耳膜放肆地回荡在叶折心间。

  “感谢大家让我有机会走上这个领奖台,这是对我的肯定,当然更是对作品的肯定、对所有参与者和支持者的肯定。”

  这是陆介寒第一次获得影帝时的直播录像,颁奖当天正是叶折重生回来的那天。

  视频里的人举手投足间都是一股冷静自信又矜贵得恰到好处的气质,面貌更是如琢如磨如朗月入怀一般让人心驰神荡,好像他就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足够让人觉得此间都值得。

  叶折不厌其烦地看着这段视频,纵然他已经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连现场飘洒的金箔片下一秒会落在陆介寒身上哪个位置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可他还是想看,看不够似的。

  年少时隔壁家的寒哥哥现今已然成了天边一颗遥远的星,记忆里的鲜活和隔着屏幕的陌生交杂在一起,这种感觉特别奇妙。

  叶折承认自己对陆介寒有好感,从他青春期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时起,他就知道自己对陆介寒有好感。

  只是前世的他惯会压抑自己,连带着对陆介寒那一点朦胧纯粹的情感,也一并搁置在了心底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

  及至最后,陆介寒进了演艺圈,开始了他的忙碌;而叶折也在父母的安排下和别人订了婚,开始了他的碌碌一生,两个人就这样渐行渐远。

  不是没有遗憾的。

  ……可现在想这些都没有意义,他已经重来。

  叶折想,既然上天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他势必要活得更自在一些。

  他想着想着就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耳边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陆介寒获奖的视频,那声音听起来就像他在身边一样。

  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等叶折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他洗漱完之后刚下楼叼上一片面包,家里的阿姨就来告诉他说先生在书房里等他。

  叶折身子一顿,脑子里按着前世的经历飞快捋了一下时间,大致便猜到了他们要说的是什么事,心头不禁有些沉沉。

  他本来面包都要吃完了,想到这里,劲儿忽然就上来了,又叼起一片面包方才进了书房。

  一进去他就看见他那长年不着家的爹和总在做头发的妈都在,看他叼着面包进来,两个人似乎都微微惊了一下。

  叶林盛眉头微蹙,有些不理解他这小儿子今天怎么看起来拽兮兮的,不过到底没有说他什么,只笑呵呵地说:“老二,你先坐。”

  叶折在他们面前到底还是吃不下东西,于是就把面包片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赵韵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开口:“你今天怎么了?”

  赵韵姿同他说话一贯是语气严厉没个好脸色的,叶折以前装作不在意,但不代表心里真的舒坦。

  他把拿来擦手的纸也扔进垃圾桶,语气生硬地回:“没怎么。”

  “你——”赵韵姿有些不满意他的态度。

  但叶折这时又及时截住了她的话头:“你们找我来,是想说什么?”

  经他一提醒,两个人才想起正事,叶林盛看了赵韵姿一眼,被瞪了之后才慢慢悠悠地开口:“老二啊,你这等九月开学也大四了吧,大四以后课还多不多啊,到时候需不需要……”

  赵韵姿是个急性子,看叶林盛半天扯不到重点,睨了他一眼之后直接就跟叶折说:“我和你爸想给你订一门婚事。”

  “哦。”叶折眼眸暗了暗,心想果然如此,他嘴角抿成一线,直接就回,“不订。”

  他知道订婚对象是谁,也知道这次订婚的性质是商业联姻;前世的他总是天真地想,是不是只要自己听话一点,就能得父母多点关爱,所以他对于父母的种种要求可以说从未忤逆,几乎没有‘自我’可言。

  直到现在死了一次,他对父母那点莫名其妙的期待才算是一并留在了前世,父不父母不母,那他这个儿子,自然也该学会怎么舒坦怎么来,否则,若是再重蹈覆辙,那就是他活该了。

  “对方是……”赵韵姿刚想开口说说另一半的条件,话都说出口了才猛地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叶折抬眼直勾勾地看着他妈,又重复了一遍,“不订。”

  赵韵姿完全没有想过叶折居然会反抗,不可置信之余便只剩了满腔的怒火,她猛地一下就站起来,吼道:“是你说不订就不订的吗?!我和你爸已经决定了,今年订婚,明年毕业就结婚。”

  “妈,既然你们找我商量,那应该是问我的意见吧?”叶折这会儿还是压着脾气好好说话,“我的意见是我不想。”

  叶林盛刚想打个圆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谁料赵韵姿直接就柳眉倒竖地瞪着封落:“还凭你想不想?!赶紧给我滚去准备,明天跟我去见人,合了八字就办订婚宴。”

  叶折呼吸沉沉地抿了抿嘴,垂着眼有一会儿没说话,就在赵韵姿以为他要妥协的时候,他一下就站了起来,看着他妈冷冷开口:“妈,你别忘了你还有个大儿子呢,这要联姻也不该轮着我。”

  赵韵姿听叶折居然拿他哥说事,顿时气急,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叶折堵了回去:“如果你非要订的话也行,你订啊,你敢订我就敢玩儿失踪,到时候看你怎么和你亲家交代,说不定还得劳烦我哥去顶替我。”

  “那话怎么说来着,原配多意外替身出真爱,指不定这还是我哥的天赐良缘呢。”

  赵韵姿哪里见过叶折这样,以前哪回不是她说什么叶折就应什么,现在真是反了他了,赵韵姿差点没被气得背过气去,叶林盛赶紧扶着她,刚想行使一下为父的尊严,没成想叶折又对着他开了火:“要不爸你顶替我上也行,你上你可不吃亏。”

  叶折撂完话之后就跑了,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狗兔崽子!!’。

  叶折闻声缩了缩脖子,其实心里觉得故意这样说话恶心人好像有点过分,也没什么实际效用,他以前也从没这样过。

  但不得不说……好像还挺爽的?

  反正可去他的吧,这婚谁爱订谁订。

  他想到这里一下子没忍住,居然笑出了声,一直到出了别墅门,都还是一脸春光明媚的畅快笑意。

  他出来的时候忘记了拿车钥匙,可是他又不想转身回去,干脆想着徒步走到小区外面之后再打车。

  不过他这边才刚拐过一个弯,迎面就遇上了一辆黑色卡宴。

  叶折往旁边让了让,可他等了一会儿,那辆卡宴也没有要开走的意思,结结实实地堵在原地。

  叶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你不走我走,不过他将将抬头,步子却像是一下子被钉住了似的。

  他透过映着夏日光影的车前窗,看到了坐在驾驶位上眉目微敛又好看得不像话的那人,而对方那沉静却又极具侵略性的眼神也像是要勾到他心里去似的。

  叶折觉得呼吸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心跳也快得他有些发慌,明明凌晨还同他隔着一个屏幕的人,现在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他眼前。

  前世到最后,叶折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陆介寒了,现在恍然看见他,他便又觉得自己这一场重生,就像是梦一样。

  直到陆介寒走到了他面前,低磁的嗓音在同他近在咫尺的地方响起:“你去哪儿?”

  叶折猛地回神,一抬眼就发现陆介寒站在距离自己极近的地方,陆介寒对他的冲击力实在有点大,以至于他下意识里就往后退了一步,说话也一改方才嚣张放肆的态度,愣愣眨了眨眼有些磕巴地说:“去……去染头发。”

  他秃噜的是实话,刚刚出门的时候他就想好了——叛逆,要从狂野的发型做起。

  陆介寒看着他后退的动作,眸光一黯,随即又想起了此行的目的,眉头几不可查地蹙了一下,压着声音问他:“染头发?为了订婚?”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