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重生成前夫死敌的心尖宠秦知华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重生成前夫死敌的心尖宠秦知华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闻吱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秦知华的小说名是《重生成前夫死敌的心尖宠》是由闻吱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秦知华错付良人,最终落得个凄苦惨死。重生归来,她执剑血仇!却不料,招来那天下闻名,风华无双,阴厉乖张,喜怒无常的烈国太子!更重要的是,他是前夫的死敌!秦知华纳闷:我和他们有仇,你又为哪般?那若狐狸的殿下眯着眼,嗜血又纯良:大概我天生反骨?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主角是秦知华的小说名是《重生成前夫死敌的心尖宠》是由闻吱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秦知华错付良人,最终落得个凄苦惨死。重生归来,她执剑血仇!却不料,招来那天下闻名,风华无双,阴厉乖张,喜怒无常的烈国太子!更重要的是,他是前夫的死敌!秦知华纳闷:我和他们有仇,你又为哪般?那若狐狸的殿下眯着眼,嗜血又纯良:大概我天生反骨?

免费阅读

  听见这话,秦知华心头霎时忘了跳动,全身都僵硬起来。

  却也就是一瞬间的光景,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秀雅的小脸儿紧绷着,侧着目光想要看清对方的面容,却是徒劳无功。

  而外面秋霜没有听见她的动静,急忙忙要上马车。

  秦知华见状,只能深吸口气,忙开口阻拦道:“我无碍,你们先不用进来,且在外面瞧着乱石清理的进程罢。”

  外面的秋霜和冬菱闻言,不由微愣,随即疑惑的对视一眼,却未多言。

  应了是,又退走。

  马车内,秦知华心中紧绷,面上却逐渐平缓下来,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带着丝警惕道:“你是何人?在此处想要做什么?”

  既然不能脱身,那便只有弄清楚对方意图,以静制动!

  “小姑娘。”男人听罢,却不由嗤笑:“管这么多,不怕我就此杀你了事?”

  “是吗?”秦知华本就没指望对方真会告诉自己这些,只不过是想引出话引。

  此刻一听这似是而非的话,反倒是心中略定,唇角微扬,带着肯定的语气道:“可你不会杀我。”

  男人面上微僵,这才低头,认真扫视起这个被自己劫持的少女。

  她五官清雅,如上好的泼墨山水画,淡然中带着别样的雅致。

  可瞧年龄也不大,偏又神色端庄,仿若贵气华生,令人过目不忘。

  尤其是,在面对此刻这般危险的时候,却丝毫不慌不忙。

  这种淡然处之,让人不禁刮目相看。

  他略觉讶异,随即饶有兴趣的‘哦’了声,也似是想以此来转移自己身上的疼痛般,与她搭起话来:“何以见得?”

  见他竟与自己搭起话来,秦知华本就只略作试探的心,更加确定,他不会对自己动手。

  她抿唇,低垂眼眸淡声道:“如果你真要杀我,那根本不需与我废话,或是等到现在还不动手。”

  听她此言,他更觉意外,一双剑眉微扬的反驳道:“说不定,我只不过是想逗你玩玩儿,就如同猫抓老鼠那般,玩腻了,再下手呢?”

  “那更不可能了。”秦知华唇角带笑,用肯定的语气道:“其一,你受了重伤。如果不是,你也不会在此处设下陷阱,再借机进入我的马车。其二,你此作为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借我的马车逃命。而我,恰恰能救你的命。”

  最开始,她的确以为那些乱石是作弄人的把戏。

  可此番遭遇联系起来,却很容易就得出结果。

  尤其是这个男人的出现时机,恰好就是自己下了马车,以及所有随行人员都去了弯道清理乱石的时间内。

  如此推断,那乱石的由来以及作用,也就不言而喻。

  至于为何知道此人受了重伤,更好推断。

  不论是马车内浓重的血腥气味儿,还是对方努力压平声息喷吐在自己耳畔拂过,却也难以平复的丝丝紊乱气息,都能说明,他不仅受了伤,且还很重!

  而对方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以此逃命、保命!

  她如此头头是道,却精准无比的分析,顿时叫男人不由的冷笑起来。

  他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道:“在此之前,我或许并无打算杀你。可你却这般聪明,那就应当知晓,太聪明的人,总是死的较早。”

  “哦?”秦知华心中一紧,面上却丝毫不在意般:“可你想找的,不就是我这样的人吗?”

  她抬眼目视前方,神色不惧:“换言之,就算你当真要杀我,那也当知晓,我若铁了心喊一嗓子,那我的护卫就全都会涌过来团团围住你。届时,即便你武功再是高强,可此番重伤在身,也不一定能抵得过我府上这些训练有素的护卫。”

  “所以……”微顿,再次开口时,就不禁带了些许威胁:“你不杀我,虽不定能有把握将你救回来,但至少有些许希望。但你若杀我,那大不了,你我同归于尽。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喊的快?”说着,语气带着丝狠厉:“即便是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

  又缓和了神色,眉梢微挑,秦知华斜睇着对方:“我相信,你是聪明人,如何做,不用我继续明说罢?”

  她这番言论将男人说的怔愣,反应过来,不由哭笑不得。

  明明是自己在威胁她来着,怎得现在,反倒自己像是变成那个被威胁的人了?

  如此一想,顿觉好笑起来,连握住匕首的力道也稍许松懈。

  却就是如此一个轻微的疏忽,顿时让警觉的秦知华察觉到时机。

  她眼眸微闪,猛地一把扣住对方命门,同时抬手轻巧的击打对方手肘处。

  男人只觉手臂霎时酥麻,还未反应过来,手中匕首却已被少女夺过,轻轻巧巧的便已将匕首抵在自己脖间。

  秦知华趁机退走,语气微嘲的冷哼道:“看来,你并不适合做一个劫持者。”

  她一改柔弱,明亮的眼眸目光如剑,凌厉的盯着他。

  这电光火石间的变化让男人微愣,随即抬头,露出一张英朗帅气的面孔,苦笑道:“姑娘心思玲珑,巧计连连,在下,甘拜下风!”

  先是以言语明着打探底细和目的,实则却以此分散他的注意力,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导致自己反被劫持。

  虽然这里面也有自己受了重伤,力有不遂的原因,可一个少女能有如此胆识心计,已叫人佩服不已,也更加欣赏起对方。

  而秦知华在看清他的面孔时,却是瞳孔微缩,猛地怔愣住了。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关于此人的记忆。

  谢文裘,大燕三皇子!

  除此之外,此人还是谢文瑞除开太子谢文阳外,最强劲的对手!

  谢文瑞一直以来依附太子谢文阳,实则暗中早就苦心经营起自己的势力,后在谢文阳与谢文裘的相斗中反戈将□□彻底拉下马。

  后来便只剩下实力强劲的谢文瑞与谢文裘二党苦争死斗,水火不容!

  但谢文裘因在与太子对敌中损失大部势力,谢文瑞却因一直暗中经营,又扳倒□□而风头无两,实力压过谢文裘一头,后谢文裘与谢文瑞经过长达三年的时间,谢文裘终不敌谢文瑞千方百计的蚕食而落败。

  前世,自己因谢文瑞的关系,也与此人打过交道。

  此人如朗朗日月,心性通透爽朗,虽手腕强硬,却终究比之谢文瑞少了些许城府心机。

  他本是大燕皇子中最骁勇善战的一个,在军中威望极高。

  却在某次外出时,被人暗杀,中了剧毒,后来虽保住了性命,却留下了病根。

  若不是如此,谢文瑞前世想要彻底扳倒他,怕难度会更大。

  后来秦知华在谢文瑞一次醉酒后得知,谢文裘被暗杀中毒一事,乃是他窜弄太子的手笔,他为此还得意洋洋,又颇有遗憾,未能将其一击毙命。

  如今仔细算算时间,刺杀莫不就是现在?

  想到此,秦知华心中剧烈跳动。

  谢文裘见秦知华神色异样,不由微微挑眉:“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莫不是被本公子帅气无敌的脸迷住了?”

  秦知华脸色一黑,“我看公子才是见我年轻貌美,所以痴心妄想想要倒贴。”

  她说到此处,呵呵笑着扫了他眼,颇为讽刺道:“可惜,任你如何英俊帅气,也不过一亡命之徒罢了。本姑娘身份高贵,奉劝公子一句,少做白日梦。”

  他既玩味儿,她自奉陪!

  再者,这一世,他们并未相识,她自也不能让他瞧出丝毫端倪。

  虽是如此,脑子却在此时飞快的转动起来。

  她要复仇,光靠自己,定然独木难支。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壮大自己实力的同时,找到可靠的盟友。

  壮大自己这事不是一蹴而就,而同盟,相府内她倒是不急于一时,可外面的,却需苦思冥想。

  现在倒好,真是打瞌睡的遇见了送枕头的,如今重伤的谢文裘送上门来,岂不让她白白捡个便宜?

  俗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凭自己对谢文瑞的了解,再加谢文裘的实力,一旦联手,那谅他谢文瑞有再多手段,怕也难以翻出什么浪花。

  但,这事儿也得慢慢来,细水长流,才是王道。

  如今先将他救下,留下一个大人情,待来日挑明身份后,才更好办事儿!

  这样想着,眼眸便不动声色在他身上扫视,见得他一袭锦袍被扯烂,浑身狼狈不堪。

  尤其是身上多处深可见骨的伤痕,血液混合着异物黏在衣服上,经过长时间的暴露显出一股赤红之色。而他外翻的血肉,还奇异的带着丝丝乌黑,这明显就是中毒的征兆。

  她眉头微蹙,手拿匕首顺势翻转过去。

  此举却叫外松内紧,时时刻刻紧盯着她的谢文裘面色速变,猛地抬手抓住她手腕,沉声诘问:“你想做什么?!”

  他的力道未曾控制,因此捏的秦知华忍不住轻‘嘶’一声。

  闻听此言,神色不虞的扫了他眼,沉声道:“你若不想死,那就立刻将我放开!”

  谢文裘微愣,猛然反应过来。

  原来,她是想查看自己的伤势?

  想到此,他英朗的面孔上,不由闪过丝许窘意。

  “抱歉……”他轻咳了声,低垂着眼眸,不好意思去看她:“我不是故意的。”

  秦知华掀唇淡声道:“是不是故意,公子心里当是清楚。”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