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暴君他反水以后穿书城南北嫁全文最新章节

暴君他反水以后穿书城南北嫁全文最新章节

城南北嫁 著

连载中免费

《暴君他反水以后穿书》是城南北嫁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顾念一朝穿越,成了本天雷滚滚小说里的恶毒女配顾念儿,作死除掉了皇上的子嗣,她的深宫生涯岌岌可危,皇上:“爱妃既然谋害掉了朕的龙嗣,是不是应该再给朕生上百八十个?”顾念儿:“???皇上是不是拿错剧本了?这台词不对啊!”

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暴君他反水以后穿书》是城南北嫁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顾念一朝穿越,成了本天雷滚滚小说里的恶毒女配顾念儿,作死除掉了皇上的子嗣,她的深宫生涯岌岌可危,皇上:“爱妃既然谋害掉了朕的龙嗣,是不是应该再给朕生上百八十个?”顾念儿:“???皇上是不是拿错剧本了?这台词不对啊!”

免费阅读

  长乐宫内。

  顾念儿一大早苏醒过后,就一直没有从发烧中缓解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难不死,必有后忧’,顾念儿只感觉自己浑身都疼,疼的心惊胆颤的、疼的就好像自己刚刚破壳而出,浑身上下都稚嫩的不行。

  不过对于‘刚刚破壳’的说法,凤神医自然是不认同的。

  每每回诊的时候他,都苦口婆心对顾念儿解释一番:“你只是发了一次高烧而已。没必要大题小做”

  “可是……”每当顾念儿想要反驳,凤神医就拿出了一副‘我知道你所有小动作’的眼神盯着她。

  后来的后来,顾念儿也就懒得纠结了。

  一天十二个时辰躺死在床上,就连吃一口饭,都要青竹亲自喂到嘴边。

  倒不是她矫情,而是这‘死后重生’的感觉,实在是太让她觉得不真实了。

  这万一要是一眨眼醒来自己又在火海里等着活活被烧死怎么办?

  所以考虑再三,她还是决定,先享受了再说。

  当然,这一些想法,一直到晚上倪夙遣人送来饰品以后,彻底推翻了。

  “贵妃娘娘,这些都是皇后娘娘念及您刚刚火海逃生,很需要精神慰藉,所以特地命奴婢带来这些东西。还望贵妃娘娘看到了,能够心情好些。”

  前来送东西的人,叫蓝芩,是倪夙的贴身婢女。

  至于蓝芩送来的东西,顾念儿在听宫女点数的时候,大概留意了一下,大约都是一些上成的珠宝首饰。原‘主体顾念儿’还真是一个喜欢各种珠宝的人,所以皇后娘娘这次的馈赠,也算是‘精神慰藉’到点上了。

  可是现如今的顾念儿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顾念儿’,孱弱的半依靠床架子上,表面很是楚楚可怜,内心却早已diss皇后好几十遍了……

  Diss1: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Diss2:不会是因为暴君救了自己,所以准备二次谋害吧?

  Diss3:孔夫子的砚台,心太黑啊!

  ……

  不过到了最后,她算是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她真的没有在做梦,她真的从火海里逃生了,皇后也真的因为她没死,送来了给她心里安慰的东西!

  计算出千万种皇后有可能接下去要使出的大招,顾念儿望着等她回复的蓝芩,羸弱的开口问道:“替本宫谢谢皇后娘娘了,不知皇后娘娘有没有说过,两天后的祈福,是否带上本宫?”

  话语一出,蓝芩便是一怔。

  她可从没见过如此温顺的贵妃娘娘啊,而且此刻的顾念儿乖顺的像一只等待主人顺毛的猫……

  “这个,”深怕其中有诈,不给他人插话的语速,蓝芩快速说道:“奴婢就不清楚了。奴婢只负责传达皇后娘娘的话。若没有别的事,奴婢就不打扰贵妃娘娘休息了。奴婢告退。”

  一口气说完,俨然像是遇见了鬼,匆忙逃出了长乐宫。

  -

  过完今天晚上,就是除夕夜了。

  第一次在‘异乡’过年的顾念儿,偶有看着寝殿门外热闹的画面,会鼻尖一酸。

  现在异世的她,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博弈。

  大病未愈,更是一个亲人都不在身边,孤独感就更加浓郁了。

  像是印证了那句‘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除夕一整天,她都郁郁寡欢的躺在床上,假笑着脸应对每个过来给她‘道新年快乐’的人。

  许是她这种‘病态’持续的太久,进进出出服侍她的青竹有些看不下去了。

  “娘娘,您是不是因为思亲心切,所以不太开心?”

  顾念儿点了点头,又立马摇了摇头。

  她是思亲,可是思的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亲啊。

  况且,今天一大早顾府那边的人,就草草送来了一些礼物。那礼物价值,还远不如昨天晚上皇后送的。

  一看就是没把她这个‘贵妃’放在眼里。

  青竹努了努嘴,到底没看明白主儿是个啥意思,思忖了半天只好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往下说:“那奴婢扶您起来运动运动怎么样?明天就要和皇上皇后出门,没有力气可不行啊~”

  “不~我不想出门~”顾念儿听闻,原是侧着的姿态,说话间转变成了倒趴,拉起被子将脑袋闷住,隐隐传来不甘心的回答:“我不想和他们一块儿出门~”

  也不想再和暴君有丝毫的瓜葛……

  -

  然而。

  现实却‘啪啪啪’无情的打着顾念儿的脸。

  除夕夜的晚膳时间,祁琛就过来了。

  不过并没有带着数量庞大的宫女太监,反而只跟了一个李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长乐宫里面。

  当时,顾念儿正在寝宫里忙着给宫里的人包红包。特地叫了青竹找来了独有的红纸,一份份里包裹着金叶子。

  寝宫里的众人,也都得了特令,全数去了膳房偏屋过年去了。

  以至于祁琛走到了顾念儿寝宫门口,顾念儿都还浑然不知……

  “娘娘,您今个儿怎么突然想起包这东西了,而且……”而且包法还特别奇特。

  一张方方正正的红纸沿对角开始折,折成了一个方形模样,便是一份。

  对于青竹的不解,顾念儿并没有放在心上。举起手中一气呵成包好的红包,仔细看了看:“给你们发压岁钱呀。”

  前世,她就本生活在普通家庭里面,每年过年最渴望的事情,就是收红包了。

  可是每次都很少。

  只有50,100这样。

  所以下午迷迷糊糊休憩时,她便决定,一定要好好利用‘贵妃’一职,挥霍一番!

  然而青.古代人.竹一听,便是愣了。

  她跟在主儿身边那么多年,可从没见过主儿这么发压岁钱的。

  然而根据眼前金叶子的数量,怕是整个寝宫里的人都有份了吧?

  “咳咳——”怕自己想多了,立马转移了话题:“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圣上会在哪里守岁呢。”

  本是随口一提,顾念儿包红包的动作便是一顿——心肌梗塞了。

  暴君,可以说是她顾念儿在这深宫里唯一的‘亲人’吧。可惜自己并非他的白月光,所以这种时刻多惦记也无用,目光闪过片刻迟疑后,笑笑回答:“皇后娘娘那儿呗。”

  青竹暗叹一声,心想也是:今个儿是除夕夜,不管怎么样,帝王帝后也应该在一处吧。

  只是没想到殿内话音刚落,门口的祁琛便是按捺不住发话了:“爱妃怎知朕就一定会去皇后那儿呢?”

  顾念儿:???

  她是幻听了吗?

  猛然抬头朝着大门口看去,门扉便是恰逢巧合的呈现往里推的趋势。

  也不知是什么心理作祟,在猜测暴君可能真的到了她这里时,顾念儿心脏有了一丝不一样的跳动。

  当两个人真真切切看到祁琛出现在门口,才慌张的从凳子上起身,垂首下跪。

  “恕臣妾有失远迎。”

  “圣上万岁!”

  问安过后,寝宫里的氛围就开始弥漫上一层妙不可言的感觉。

  其实按照这个世界以往的惯例,除夕夜的晚上,暴君奶奶——太皇太后会组织一场聚餐,所有人都得在太皇太后的宫里度过。

  只是这未曾谋面的太皇太后,今年年前出宫吃斋去了,以至于今年的宴会也就干脆取消,顺带连顾念儿去给皇后请安的事宜也一并免去。

  怎么也没有料到这种时刻抛弃‘白月光’跑这儿来的顾念儿,真的懵了。

  还没问出对方为何而来,暴君就兀自绕过她,往软椅坐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祁琛有点看不懂远处桌子上那些红纸的用处。

  顾念儿像极了做坏事被抓包的小孩儿面色瞬间有些绯红。推了把身旁的青竹,回到:“回圣上,不过是臣妾的一些小玩样罢了,”而后对青竹小声说道:“快点拿下去分了吧。顺带给圣上沏壶茶来。”

  开玩笑,如果让暴君知道自己这么败他的‘家产’,他不是得找她麻烦。

  避免被对方逮着一个问题问,眸光一转,找了个别的话题:“不知圣上今日过来有何事?”

  “守岁。”祁琛回答的倒是坦然。

  顾念儿以为自己听茬了,睁着那双圆润的大眼睛,反应了半天才确定,对方没有在说笑。

  !!!

  守岁?

  暴君竟然要留在这里守岁?

  那他俩是睡一张床?还是睡一张床?还是睡一张床啊?

  按照以前21世纪来说,正常守岁,是不睡的。可是按照她的脾性,熬一个晚上,也是不可能。眼看着美好夜晚就这样要被掠夺,顾念儿暗地里搓了搓手,企图将对方‘轰’出去。

  大脑快速寻找着借口,撩了把自己垂在胸前的长发,绕在手上打着圈圈:“圣上,今个儿太皇太后不在,您不应该去永元宫吗?”

  “你不喜欢朕过来?”

  “不是!”

  顾念儿回答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快。很是惜命的观察着暴君的一举一动。思量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好暂时性的站着原地不作任何动作。

  反倒是祁琛。

  借着青竹端水来的当口儿,小呡一口茶水开口说道:“爱妃昨日刚刚经历了大火,身子虚,身旁又无亲人作陪,难免心智脆弱,故而朕过来,好好陪你一番。”

  顾念儿仔细回味着这番话,竟然觉得合情合理到毫无违和感……

  祁琛最后,当然没有被顾念儿‘轰’走。

  反而还以一个不愿提前告知的‘惊喜’吊足了顾念儿的胃口。

  两个人在寝宫大眼瞪小眼耗到了子时三刻,祁琛才对寝殿里另外两个人开口说道:“你们且都退下吧。”

  李炳年岁已高,熬到此时身子骨早已有些撑不住。青竹虽胜在年轻,却因为今天晚上跨年,思绪总能被外面时不时传来的嬉闹声给吸引。

  一老一少同时被提名,皆是不同程度的呈现出了迟钝。

  感受到来自暴君的‘死亡’凝视,两个人才后知后觉的‘应’过一声,退出了灯火通亮的寝殿大门。

  刹那间,端坐在暴君对面的顾念儿,神思清明了。

  起初,她以为这个世界的守岁,也不过是睁眼到天亮而已。至于暴君先前提过的——‘带她去看惊喜’,也在时光推移中,变得不再那么好奇。

  可是此刻暴君竟然遣走了所有人,顿时叫她缩在汤婆子里的手指头微微拳紧了一番。

  正想着如何开口打破这僵局,祁琛便是起身穿戴好大氅,俨然一副要出门的打算。

  顾念儿看的还有些茫然,望着其背影时,暴君就同她说道:“你这是打算朕亲自为你更衣?”

  顾念儿:???

  慢半拍的反应暴君这是要带她出门,立马声也不敢吭的抓紧起身。

  满腹狐疑的放下手中汤婆子,正打算伸出小jiojio穿鞋时,眼前顿时一道黑影掠过,白色的水貂大氅就已然披在了她的肩上。

  上一秒说着让她自己穿,下一秒就主动拿衣服——的奇葩行径,怕也是只有暴君这种人才能够做的如此顺畅坦然。

  顾念儿偷偷斜眸打量着对方面色如常的侧颜,耳后根倏然爬山了一层红晕。

  是的。

  她心中荡漾了。

  具体说不出什么原因。

  可能仅仅是因为今天跨年;也可能是身旁无人作陪时,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又或许是那件主动披在她身上的衣服。

  -

  当然,好想法都是用来打破的。

  不过眨眼的时间,暴君就已经在用‘讽刺’的言语,数落着她。

  “朕已帮你拿了衣服,你竟然还如此磨磨唧唧。你若有皇后一半的机警,也就不会处处在宫里受她的欺负。”

  听到‘欺负’二字,顾念儿心中便是有些愤愤不平了。

  是她愿意受皇后的欺负吗?是她在这深宫中不够机警吗?

  不是!

  都不是!

  仅仅只是因为她顾念儿不是眼前人的白月光。

  况且,如果不是她机警,怕是两天前,她就已经魂归故里,不复存在了。

  “圣上,”抱着‘你要这么说我,我偏要让你刮目相看’的小心理作祟,穿戴好一切,她便是重新拿起摆放在了桌子上的汤婆子。

  刚要抬步走路,便是‘哎哟’一声脚下一崴,朝着暴君方向软软一靠。

  “圣上恕罪,臣妾也不是故意的。不知圣上,这是要带臣妾去何处?”

  声音酥酥麻麻,直叫祁琛浑身一怔。然下一刻,他便是顺手搂住顾念儿纤腰,没多说一句,双双踏出了寝宫大门。

  等到跨年的锣声在深宫里敲响时,顾念儿才知道,原来暴君说的‘惊喜’是这个世界的跨年烟花晚会。

  此时,他们正端坐在宫里最高的屋檐上,上可观望整个星空,下可眺望整个帝都。

  万家灯火尽入眼底,朦胧星辰,美的让顾念儿真真觉得不虚此行!

  “这也太漂亮了吧!”顾念儿赞道。

  殊不知在她忙着眺望远方时,跟前却有个人盯着她难得一见的酒窝有些入迷。

  “啾——嘭——”第一个烟花打响了;

  “啾——嘭——”第二个烟花在寂寞深宫中暂放了。

  ……

  一直到无数个烟火在空中璀璨开放,顾念儿才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个‘年’如此之近。

  然而烟火乍现之时,天地间也倏然光亮。五颜六色的光线,将顾念儿所有的表情全都显露在视线里面。

  只见她忘乎所以的盯着正前方——伸手拍了拍祁琛的胳膊,快速说了句“快许新年愿望!”,便是兀自双手合十,闭目嗫嚅。

  祁琛有些不明白,却沙哑的声音轻轻道出一个‘好’字。

  待顾念儿许完愿,她才发现在这几个烟花的时间里,不少守岁的宫女太监也都纷纷跑了出来。

  他们此刻在高处,所以底下那些人根本没留意头瓦砾上还坐着一对主子。举手投足之间,俨然就像个分到了一块糖儿的小孩子,很是欢喜。

  “羡慕他们?”祁琛突然问道。

  顾念儿顿时回神,摇了摇头。

  同为困锁在深宫,没有出头日,何来羡慕一说。

  不过,好歹她比那些服侍人的宫女太监好些。

  刚穿来的时候,顾念儿也曾试想过,万一她要是没有‘贵妃’这一层身份,按照她的智商,怕是在宫斗剧里,活不过片头曲。

  所以做人嘛,还是要知足!

  顿时扭头朝着坐在旁边的暴君,露出了有史以来第二次开心的笑意:“圣上,我能抱抱你吗?”

  这回轮到祁琛方寸大乱了,不等他回答,顾念儿就强势的张开双手,死死搂住了对方腰间。因为身体大小的原因,侧脸恰好依靠在了对方的胸口之上。

  只是衣服厚,所以顾念儿根本没有听到一丝关于暴君心跳加速的声音……

  -

  后来顾念儿怎么睡着的,她又又又已经记不清了。

  她只记得,因为先前暴君‘讽刺’她不够机警,所以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好好表现一次。

  哪怕——自己并不是对方的白月光,也一定要在那天晚上独自占有暴君。

  当然,等她理性战胜感性的时候,才后知后觉——暴君没有杀她,简直就是天大的恩惠了!

  这不,刚被青竹从床榻上拉出来,她便是在妆奁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有余悸的问道:“你确定,今天早上圣上是从本宫寝宫离去的?”

  青竹第n次点头,更是无奈的提醒道:“娘娘,咱们要及时更衣了,要不然等会儿赶不上出宫的队伍,皇后娘娘怕是有话要说。”

  顾念儿叹了口气,陷入了自闭中。

  其实不用跟青竹确定,她也十分清楚,暴君昨天晚上睡她这儿了。

  因为两个人睡,被单是有印迹的。就算她全然不记得昨天晚上是如何回到床上的,也可以十分确定她旁边有人。

  不过万幸,他们两昨天晚上啥也没做。

  只是一想到冲动之举拥抱对方的画面,顾念儿面颊到耳根子就一阵发红,像是喘不过气那种。

  青竹见状,急了:“娘娘,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有不舒服?”

  顾念儿一边摇头否认,一边拿手作扇子,只想着让自己赶紧恢复正常。正焦灼如何让青竹不要关注她‘脸红’的事情,寝宫门口便是陡然传来小太监尖细的报喊声:“皇上驾到~”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里屋慌慌张张收拾好一切,那批队伍就已然浩浩荡荡赶到了她的寝殿门口。

  一出门,顾念儿便是对上了领头人物——祁琛。

  今日份的祁琛,和往常没有太多区别。一身出宫装,头顶发簪没有碎发散下,桃花眼,高耸鼻,眉宇间总能透露着几分英气。

  不过今天旁边还站着充满了仙气儿的凤神医,这位人间帝王就显得有点俗气了。

  顾念儿目光瞥过他们二人,开口说道:“圣上,您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心虚,所以匆匆一眼就立马低下头去,温顺的可以。

  “担心爱妃身体有恙,故而带着凤神医先过来看看。”

  祁琛声音一起,顾念儿身子就有些酥软了。

  想起自己昨天的行径,脑中千回百转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臣妾,似乎好像真的有些不适,故而这明若寺,臣妾还是不去了吧?”

  “可是真的?”这话,是祁琛问青竹的。

  青竹感受到‘死亡’凝视,忙不迭立马回答:“是。”满是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家主儿,继续说道:“方才,我还看见娘娘面色骤然绯红,像是喘不上气那种。还望圣上,请凤神医赶紧给我家主儿看看吧。”

  青竹一说完,便是急切的跪了下去,模样诚恳。

  顾念儿一边在心里捏了把汗,一边默默为青竹竖起了大拇指。

  本来她说身体不适,就是瞎扯的,想不到青竹竟然还如此卖命的替她演戏,回头真该好好赏她几片金叶子。

  然,这边正想着如何逃避书中‘帝王帝后’的局,那边祁琛一个眼神,就已经让凤九漾的‘肉眼CT’扫描过顾念儿全身了。

  凤九漾道:“回圣上,贵妃娘年方才的面色潮 红,怕是因为睡得太少,身子骨虽然还有点虚,但大问题并没有,还是适合出宫的。”

  话音落,顾念儿急了。

  不是因为凤神医说她可以出宫,而是——‘面色潮 红’……

  顾念儿暗道: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小学没毕业可以回去再复读一年啊!

  可是内心腹诽数遍,也抵不过她一想到‘面色潮 红’四个字时的羞愧感。更是连暴君的衣角都不敢瞥上一眼,红晕立马蔓延到了脖子口。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