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书后成了男配的心尖宠桔喵喵全文最新章节

穿书后成了男配的心尖宠桔喵喵全文最新章节

桔喵喵 著

连载中免费

《穿书后成了男配的心尖宠》是桔喵喵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穆棉棉一朝穿越到一本书里,成了个恶毒女配,女主有个又爱又恨的俊俏表哥,俊俏表哥君玉珩就是个成天除了喝酒就是画画,而她成了君玉珩那爱作死的小媳妇儿,穿过来的时候正碰上她要对君玉珩痛下毒手,穆棉棉看着刚死了娘的君玉珩,很是不忍,就想着对他好点儿吧,这好着好着,君玉珩看她的眼神开始不对劲儿了...

5.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穿书后成了男配的心尖宠》是桔喵喵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穆棉棉一朝穿越到一本书里,成了个恶毒女配,女主有个又爱又恨的俊俏表哥,俊俏表哥君玉珩就是个成天除了喝酒就是画画,而她成了君玉珩那爱作死的小媳妇儿,穿过来的时候正碰上她要对君玉珩痛下毒手,穆棉棉看着刚死了娘的君玉珩,很是不忍,就想着对他好点儿吧,这好着好着,君玉珩看她的眼神开始不对劲儿了...

免费阅读

  穆棉棉直接就被气笑了。

  她笑着问道,“所以你前头说那么多干嘛?不全都是浪费时间嘛,直接说要钱不就完了。”

  “没错,我要钱,我要很多的钱,陪你玩儿了这么久,这些都是我应得的!”

  宋凯文破罐子破摔,什么面子,什么脸皮,他全都不要了。

  穆棉棉回答的很快,“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你现在就拿去,没本事你立马就给我滚蛋!”

  “好!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嗯,我说的,怎么滴吧。”

  “不后悔?”

  “怎么,吓唬我啊?”穆棉棉嘴角上扬,故意夸张地拍了拍心口,“哎呦我好怕怕!”

  宋凯文气的脑门上都快冒烟,双眼通红地瞪着穆棉棉,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好像分分钟就要失控暴走的样子。

  穆棉棉谨慎的后退一步,随时准备逃跑。

  从街角到家里大概还有四五百米的距离,她如果先下手为强,然后再尽量跑快一点,应该可以成功将宋凯文给摆脱掉。

  而如果宋凯文在大马路上就对她做些什么都话,那么她也有了足够的理由和证据去告他故意伤害,到时候就让官府去收拾他。

  考虑到这里,穆棉棉已经瞄准了待会儿可以重点打击的部位,现在,她只需要一个契机,只要宋凯文先动一下,她一准让他尝尝什么叫痛不欲生。

  这个契机来得很快,也很突然,但却与穆棉棉计划好的完全不一样。

  宋凯文动了,他猛地转身,然后怒气冲冲的向着前方大步地走去。

  穆棉棉都给看愣了,后来忽然发觉,宋凯文是冲着她家里面去了!

  家里要是没人也就罢了,问题是君玉珩现在在家里呢。

  “哎呀我去!这下死定了!”

  穆棉棉不怕和宋凯文斗,因为她问心无愧,不可能接受这些无理的要求,但是她怕宋凯文去找君玉珩啊!

  君玉珩现在可是她的衣食父母,她也不可能去控制他的想法,万一惹毛了他,她搞不好就得成为流浪人口了吧。

  这就像是小学生犯了错,会害怕老师找家长告状一样的感觉。而且那错还不是她自己犯的,是被人陷害的,你说冤不冤哇。

  ……

  君玉珩在二楼窗口已经站了很久,他原本只是觉得无聊,所以就开个窗透透气顺便看看街景,谁能想到,尽然就叫他看了这样一幕有些刺眼的画面。

  那么远的距离,他听不见穆棉棉和宋凯文说了些什么,但是宋凯文拉了穆棉棉的那一下,他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一种领地被入侵的感觉,以及必须立刻做出反击,将入侵者赶出去的警惕感。

  宋凯文已经快要跑到家门口了,君玉珩缓缓地关上窗户,转身下楼。

  ……

  过来这栋屋子已经好几次了,可之前的每一次,他都好像是见不得光的老鼠,只能偷偷的钻进后巷里去敲窗户。

  如今,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去,宋凯文由衷感到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以及成功报复的痛快。

  他举起拳头,打算敲出足够的气势。

  不过拳头还没敲下去呢,屋门就已经被拉开了。

  再次见到君玉珩,宋凯文几乎是立刻就回忆起了在茶馆那次,被君玉珩盯着时所产生的恐惧感。

  这样的恐惧令他感到耻辱,耻辱感又令他感到相当的恼火,恶向胆边生之后,他也就彻底豁出去了。

  宋凯文张口就来,“给我一千两白银封口,否则我就让全城都知道你媳妇儿在外面偷人。”

  他也怕丢了谈判的筹码,所以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小,甚至还把嘴凑到了君玉珩的耳边。

  君玉珩微微垂眸,没有推开宋凯文,也没有过多的表情。

  在旁边人的眼里,他们俩好像是关系不错似的,正在说悄悄话。

  “别听他胡说!不管他说了什么你都别信。”

  穆棉棉气喘嘘嘘地跑过来,硬是挤进了君玉珩和宋凯文的中间,先把两人隔开再说。

  咽了口唾沫,又喘了口气,穆棉棉缓过劲来,推了推君玉珩的胳膊,催促道,“你先回楼上去,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后悔了吧。”宋凯文终于找到了冷笑的机会,“可惜,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全都已经说了。而且,我也不会再跟你浪费时间,我只跟他谈。”

  谈?

  弹棉花吧!

  穆棉棉把胳膊上挎着的菜篮子往地上一丢,紧跟着就从门背后抽出来一只扫帚。

  上次被整得那么惨的经历还记忆犹新,宋凯文立刻谨慎的后退一步,同时紧盯着住了穆棉棉的双手。

  扫帚没什么可怕,他紧张的是穆棉棉会不会又在哪里藏了那些特辣的辣椒水!

  穆棉棉和宋凯文这边剑拔弩张,穆棉棉身后的君玉珩却淡定的一塌糊涂。

  他轻轻唤了穆棉棉一声,淡淡道,“之前忘记说了,晚上想吃甜瓜,你再去买几个回来。”

  “哈?”穆棉棉嘴角一抽,转过头,满脸无奈,“明天吧,我现在正忙着呢……”

  宋凯文在一旁看起了笑话,“听不懂啊,他的意思是叫你赶紧滚蛋。”

  穆棉棉抿着嘴角,微微迷起眼睛,举起扫帚就往宋凯文的脑袋上招呼,“你闭嘴!”

  扫帚没能打着宋凯文,因为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拦截了。

  而拦截扫帚的人,竟然是君玉珩。

  穆棉棉感觉遭到了背叛,这种时候难道不该是团结对外嘛,咋还不跟她一条心,拖她的后腿呢。

  她委屈巴巴地看着君玉珩,君玉珩清淡的嗓音再次响起,“快去,不然一会儿就收市了。”

  穆棉棉很失望,也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为什么要支开我啊?你该不会真的相信他的话?”

  君玉珩安静了一会儿,“我想和他单独谈谈。”

  “这就对了。”宋凯文志得意满的在一旁发笑,“我们男人的事,你们女人管不着,还不走?”

  不管宋凯文说什么,穆棉棉现在都当他是在放屁,但是君玉珩……

  君玉珩,他的声音听起来温和而又清淡,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不容更改的意志。

  穆棉棉离开了,一步三回头,心情复杂又忐忑。

  后来,君玉珩让宋凯文进了门,两人还关上了门。

  穆棉棉还没走远呢,扭头朝那扇紧闭的房门瞅了几秒之后,咬咬牙,一鼓作气跑去买了甜瓜,半刻没有耽搁,又一鼓作气跑回了家。

  她回来的时候,大老远便瞅见家里面房门大开。

  这又是什么情况?

  穆棉棉猜不着,越是猜不着就越是心慌,急忙散步并做两步跑进了屋里。

  夕阳的光从雕花窗户里照了进来,光影斑驳,君玉珩换了身月牙白长衫,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提着酒壶,静静的站在窗口。

  穆棉棉已经不能说话了,连续的跑来跑去,严重透支了她的体能,简单点说,她现在喘得像狗,就这样还感觉氧气不够用呢。

  听到动静,君玉珩转过身来。

  穆棉棉看着他,一边喘,一边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来,“人……人呢?”

  “你很在意他?”

  穆棉棉立马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我是担心……担心你!”

  君玉珩也望着她,原本平静清冷的如同天湖之水的眸子里,缓缓有了笑意。

  必须得承认,他的笑真是好看。

  可是,穆棉棉现在没心情想这些啊,他笑的越好看,她的心里越是发毛。

  心慌的不得了,也有可能是刚刚跑的太快心脏承受不了,反正感觉都差不多的样子,穆棉棉无暇去考虑那么多,赶紧先去给自己倒了杯茶。

  茶水已经凉透了,一口气灌下去,透心凉的。

  放下杯子,她感觉自己好像终于重新活过来一般。

  低下头,闭上眼,她酝酿着情绪。

  再次睁开眼睛都时候,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走到君玉珩跟前,穆棉棉仰起头来,眼神里写满了固执。

  “那家伙,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全都是假的。”

  她的语气特别郑重,神情特别严肃。

  这不是狡辩,也不是在欺骗,穆棉棉自己就不用说了,肯定是和宋凯文没有半点关系的。

  至于原主穆棉棉,原著里面曾经提到过,原主和宋凯文之间只不过是一种互相利用。

  宋凯文想从原主那里骗钱,又讨厌原主刻薄的面相,从未有过想和原主亲近的念头。

  而原主在君玉珩这里得不到她想要的,日子过得无聊又寂寞,她就去宋凯文的身上找,但原主真正喜欢的,还是君玉珩一个。

  甚至原主后来和宋凯文密谋毒害君玉珩,也是因爱生恨,得不到的,她就要亲手毁掉。

  “明白吗?全部!都是!假的!你信我,别信他。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也一直努力的在摆脱他的纠缠,我宁愿自己丢人,也是不想让你被牵连进来的,你到底明白了没有!”

  穆棉棉噼里啪啦说完,安静了两秒,再次开口,“所以呢,你现在什么打算?”

  君玉珩低头看着穆棉棉,清澈微凉的眼眸里映着些许夕阳。

  他说,“打算今晚吃羊肉饺子和甜瓜。”

  “……你的脑子里除了吃还能装下别的东西吗?”

  “还需要装什么?”

  “我现在是很认真很严肃的哎,你能不能不要乱开玩笑?”

  “我现在是认真很严肃的通知你,你该去做饭了。”

  “……”真想撬开他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宋凯文是在心惊胆战之下夺门而出的。

  他仓惶而又狼狈的奔跑,跑起来的姿势也特别的奇怪,两条胳膊软~绵绵的垂在身体两侧,像是两条腊肉一般随着他的步伐不断晃动。

  疼,很疼。

  十指连心,双手上传来的疼痛,传递到他的心里,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很钝的刀子在慢慢的割他心头的肉。

  他现在后悔得恨不能一头撞死,然而事实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拼尽了全力冲进最近的一家医馆,宋凯文哆嗦着开口,想要让大夫赶紧给他的双手接骨,可是他虽然可以发出声音,却根本没办法说话。

  直到这时候,宋凯文才发现,他的舌头,失去了知觉!

  “啊啊啊……”了半天,宋凯文一个字没能说得出来,反而流了一下巴的口水。

  好在这家医馆的大夫经验老道,一下子就看出宋凯文的那双手出了问题,至于宋凯文不能说话,大夫还当他本来就是哑巴,只因为太着急了,所以才急得直叫唤。

  大夫给宋凯文检查双手,才轻轻碰他一下,宋凯文就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但是疼也没有办法,难道因为疼就可以不检查,不治疗了吗。

  身为一名很有职业操守的大夫,绝对不能允许病人自暴自弃的状况发生,他立马找了两个看起来挺强壮的男子过来帮忙,让他们把宋凯文给牢牢的摁在椅子上头,他才好摸骨检查。

  十个手指头全部检查完了之后,宋凯文整个人都虚脱了,瘫在椅子上,好像死了一样。

  大夫遗憾地摇摇头,“你这双手,是不是被什么很重的东西给砸了?骨头基本都碎了,接不好。就算勉强接了,那也只是表面功夫,没用了。”

  他的双手废了,以后还怎么打牌?

  他的舌头也坏了,看样子,也跟他的这双手一样没得治,以后还怎么能用花言巧语去应付那些女人?

  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宋凯文其实早就意识到自己这次是彻底的栽了,完蛋了,只不过他一直不肯相信不肯承认罢了。

  要问宋凯文心里头恨不恨?

  那肯定是恨的啊,可是恨也没有办法,他只能怪自己明白的太晚,那个人,他根本惹不起。

  要问宋凯文想不想报仇?

  脑海里回想起君玉珩最后警告他的那两句话,宋凯文猛的一个激灵打了两个颤,不想报不想报,他现在只想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想见到那两个人了!

  ……

  穆棉棉绞尽脑汁,想从君玉珩的嘴巴里面套出点儿有用的消息出来,别的她也不感兴趣,她就想知道,宋凯文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从君玉珩这里骗到钱,或者说,骗到了多少钱。

  这都是原主留下的债,她得负责到底,如果真的是君玉珩最后拿钱摆平了这事儿,那么这笔账,她一定先记着,等以后开了店,赚了钱,她一定还他。

  可惜啊,君玉珩嘴巴太严,穆棉棉的威逼利诱根本就毫无用处。

  后来,穆棉棉也想开了。

  做人啊,就不能太较真,有时候糊里糊涂得过且过,反而自在快活。

  既然君玉珩对她的态度没有改变,他们俩的生活也没有任何变化,一切都和原来一模一样,她又何必纠结于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呢,只要解决了不就好了。

  至于君玉珩,她以后加倍的对他好就可以了。

  ……

  等了几天,宋凯文再也没来骚扰过他们,穆棉棉渐渐的便把那天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这些天,君玉珩似乎也开始忙碌了起来,每天都会出去个半天的功夫,有时是上午出去,有时是下午出去,但不管他什么时候出去,他都不会错过家里的任何一顿饭。

  穆棉棉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起来,没几天就开始觉得无聊,如果再不找点事情做做,她可能就要像铁皮人一样生锈了。

  再一次领完生活费,穆棉棉把每个月的固定开销都留了出来,多余的部分和之前的存款汇总。

  掂量着很有些分量的储蓄用的小木盒,穆棉棉感觉自己可以着手开始市场调研了。

  于是,每天君玉珩前脚出门,她后脚也跟着出去。

  君玉珩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目标却相当明确,先把附近所有的糕点铺子调研一遍。

  意外就是这时候发生的。

  穆棉棉刚从一家糕点店里面出来,不远处的一辆拉着车的马,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一声嘶鸣,紧跟着就加速奔跑起来。

  驾车的马夫惊慌失措,一边使劲的拉扯缰绳,一边大喊着危险,叫路上的行人赶紧避让。

  大街上顿时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穆棉棉也被吓了一跳,立刻就打算先退回糕点店铺里去避上一避。

  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糕点店铺里忽然跑出来一个脑袋上用红绳子扎着两个团子的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穆棉棉之前在店铺里见过,是糕点铺家的小女儿。

  一只五颜六色的绣球掉在地上滚了出去,小姑娘是追着那只绣球跑出来的。

  眼看着马车就要冲过来了,穆棉棉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追着绣球一个劲的往前跑,她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控制不住地喊了声“小心!”

  绣球终于停了下来,小姑娘捡到了球,还没来得及开心呢,就被疯了似的马车给吓哭了。

  小姑娘抱着绣球,大声的啼哭,却还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压根就想不起来应该赶紧避让。

  穆棉棉想也没想,飞快冲过去把小姑娘往怀里一捞,抱起来,转身又往街边跑。

  所以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会塞牙呢。

  那小姑娘被穆棉棉抱起来之后,一撒手,把绣球给扔了,两只胳膊立刻抱紧了穆棉棉的脖子。

  穆棉棉心急如焚的想赶紧脱离危险地带,完全没有留意到脚下,结果就一脚踩在了绣球上面,直接摔倒在地。

  “完了!”她的脑子里当时就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然后条件反射性的闭上眼睛,与此同时,她也下意识的将小姑娘牢牢的护在了怀抱里面。

  耳旁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穆棉棉听到一个喊叫得撕心裂肺的女人的声音,“招娣!我的招娣啊!”

  母子连心,穆棉棉怀里的小姑娘立刻哭的更加大声。

  穆棉棉听得心头发酸,估计是没人会为她流泪了,那她自己赶紧为自己哭几声吧。

  她张开嘴,打算在临死之前最后嚎上一嗓子,忽然赶紧身子一轻,腾空了起来。

  穆棉棉急忙睁开眼,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儿,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低沉的男子嗓音,“别怕,已经没事了。”

  说完,那人把怀抱着小姑娘的穆棉棉给放了下来,紧跟着身形凌空一跃,踩着店铺外的架子,身形又再次拔高,中途又借了好几次力,那名男子看起来挺高大结实的样子,没想到却身轻如燕,几个回合之后,人直接跳到了马背上面。

  他一定是很会骑马,好像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便让那匹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疯跑的骏马停了下来。

  这场危机终于结束了,穆棉棉大大的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松弛下来,这一放松,扭伤的脚裸立刻发威,痛得她几乎难以站稳。

  好在招娣的爹娘都赶了过来,穆棉棉硬撑着脚裸的伤,把孩子安安稳稳的交托进招娣娘的怀抱里去。

  招娣娘满面泪痕,抱着小姑娘,又哭又笑,还忙着给穆棉棉道谢,“来,招娣啊,快给恩人磕头道谢。”

  穆棉棉急忙摆手,“别别,我刚才也没出上力,还是得感谢那位公子。”

  招娣她爹也急忙应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但姑娘的恩情也不能忘啊。”说完,他把招娣从招娣娘的怀里面抱出来,“乖,快去给两位恩人磕头,说谢谢恩人!”

  穆棉棉感觉好囧,感谢就感谢吧,干嘛非得让孩子磕头呢。

  “我看孩子都吓坏了,还是先抱回去吧,就别再折腾她了。”

  招娣爹娘一听这话,急忙查看招娣的脸色。

  小姑娘的哭声一直也没止住,只不过没再放声大哭,抽抽噎噎哆哆嗦嗦,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乌溜溜的眼睛里写满了惊恐。

  招娣娘心疼死了,听了穆棉棉的话,也不再提什么磕头不磕头了,赶紧抱着招娣回到铺子里去。

  招娣爹留了下来,再次向穆棉棉道谢之后,赶忙向即救了人又把马车停下来的男子跑去。

  那男子已经安抚好了马,也正向着糕点铺子的方向走过来呢。

  穆棉棉不想当电灯泡,一直忍着疼,等到招娣爹对那名男子千恩万谢完了,她才慢慢地走了过去。

  午后的阳光洒满整片街道,那名男子看着穆棉棉,而穆棉棉也将他的模样看得更加清楚。

  黑色长衫,皮革束袖,皮革腰带,黑色绑腿,是与斯文书生截然不同的劲装打扮。

  长发在脑后高束,麦色的脸庞英气俊朗,剑眉星目,风姿飒爽。

  男子身形健硕,肩膀很宽,双手负在身后,站姿笔直,一看便是操练过的人物。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