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踏进山河贺靳岑溪全文最新章节

踏进山河贺靳岑溪全文最新章节

踏进山河 著

连载中免费

《踏进山河》是由聆寻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主角叫贺靳岑溪。讲述了岑溪18岁生日那晚,贺靳拥着她说:“以后跟了我吧。”18岁第一天,贺靳人间蒸发了。贺靳18岁生日那天,岑溪捧着礼物傻笑说:“贺贺哥,我喜欢你。”从此,他的世界只有她。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20

在线阅读

  《踏进山河》是由聆寻原创所著的破镜重圆文,主角叫贺靳岑溪。讲述了岑溪18岁生日那晚,贺靳拥着她说:“以后跟了我吧。”18岁第一天,贺靳人间蒸发了。贺靳18岁生日那天,岑溪捧着礼物傻笑说:“贺贺哥,我喜欢你。”从此,他的世界只有她。

免费阅读

  岑溪从来没想过,她这辈子还有机会找到他。

  他没怎么变,高了点,黑了点,身材壮了点,脸上轮廓更加深邃了,目光比之前更冷了,说话的调子更欠揍了。

  不得不承认,他变帅了,跟18岁那年比,更有男人味了。

  现在,有男人味的贺靳朝他们走过来,看了眼黄子凡,把视线落到她身上:“你的车被人定位了?”

  “……”

  岑溪想说话,但是开不了口,浑身都在发抖,她能感受到肢体的僵硬,还有浑身的冰凉。

  近乡情更怯。

  她曾经梦见过两人的重逢,在梦里,她歇斯底里地打他,骂他,质问他,两人争执,拥吻,解开误会。

  但是现在,真正见到了,她却只想跑。

  事实上,岑溪也是这么做的。

  她用最大的力气撞开贺靳,往外跑去,院子外面传来引擎启动的共鸣,车很快开远,贺靳一脸茫然,他指着自己太阳穴的位置,问同样茫然的黄子凡:“你朋友……这里有问题?”

  “没有。”黄子凡往外跑,“大哥,我明天再来!”

  “……”

  两个人跑了。

  穿着绿衬衫的小左纳闷:“他们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呢。”

  黄毛孟果然回答:“有钱人都这样,脑子有毛病,习惯就好。”

  “得。”

  贺靳进屋,屋里有个后门,通往后面的院子,他进去,院子里的几个男孩看到他,打了声招呼:“贺哥。”

  贺靳点点头,问:“怎么样了?”

  “改的差不离了,就差喷漆了。”

  “行。”贺靳说,“歇会儿吧,吃完饭再弄。”

  几人欢呼,收摊。

  进屋后,孟果然给几个孩子分了包烟,打开电视,电视里播放的是前几天的慈善晚会。

  贺靳对这些不感兴趣,叼着根烟,往里屋走。

  “这女的真好看!好瘦啊!笑起来也好看!”

  “一看就是整的,那眼角都快开到太阳穴了。”

  “这男的咋一点肌肉都没有,就剩下高了。”

  “长得挺帅,不一定真高,有可能垫了八个鞋垫。”

  厅里的小伙子们在看电视,现在正在走红地毯,小左的吆喝传进贺靳的耳朵里:“这个这个!这个好看!”

  难得,孟果然没有反对:“这个还行吧,比前面几个好看,至少不是整的,纯天然。”

  “这个真的好看!身材也好!不笑也好看!”

  小左搬着马扎坐在电视机底下,越看越喜欢,不笑也喜欢,他拍了下大腿:“行!我宣布!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女神了!”

  孟果然踹了他一脚:“你宣布有个屁用!人家还能认识你?”

  几人嬉笑打闹,贺靳在屋里玩电脑上的蜘蛛纸牌,门口的帘子突然被人掀开,是小左:“贺哥!你快出来评评理!果子哥非说我女神不好看!”

  贺靳掀开帘子出门,瞥了眼电视机,屏幕上,站在聚光灯下的姑娘很美,深色礼服衬出她光洁滑腻的肩头,精致的锁骨,还有修长的天鹅颈。

  她没笑,安静地接过笔,拔开笔帽,在板子上签名。

  主持人介绍:“现在签名的是own品牌的珠宝设计师岑溪女士……”

  珠宝设计师?

  小左耳尖:“我女神不是演员啊!设计师!靠!真有文化!果然和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

  他回头问贺靳:“贺哥,我女神长得正吗?”

  屏幕上的人走到主持人身边,接受采访。

  贺靳收回视线,吐了口烟雾,弹弹烟灰,痞痞笑了下:“就那样,穿的挺欠收拾。”

  听到贺靳回答的孟果然一脸“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弹了小左一个爆栗:“就给你说吧!贺哥眼光高的很!一般人他不放在眼里!还女神?你快别丢人了!”

  小左不理:“我女神!你们不喜欢我自己喜欢!”

  孟果然开玩笑,作势要打他:“嗨你小子,脾气还挺大!”

  几个人闹成一团,贺靳捻灭了烟,回到里屋,拉开椅子,继续刚才的游戏。

  game over

  输了。

  贺靳把鼠标一推,没开始下一把。

  桌上放着钱包,是他的,他盯着钱包看了一会儿,鬼使神差的,拿起来,打开,夹层里塞了张照片,一个女孩的照片。

  18岁的女孩,扎着马尾,笑靥如花。

  和刚才屏幕上的冷脸,判若两人。

  贺靳摸了摸照片,戳了一下,喃喃:“小丫头,长大了,懂事了,还不会笑了。”

  ***

  “溪姐!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在哪儿呢?”

  沈溪沉默,电话那头有呼呼呼的风声,黄子凡着急:“沈溪!你在哪儿呢!说句话!”

  沈溪沉默,好久,才轻声回答:“桥上。”

  “我在小白这里。”

  小白是沈溪养的一只猫,白色的小土猫,跟了沈溪十二年,去世那天,沈溪哭的撕心裂肺。

  她把小白埋在了高架桥下面的竹林里,旁边有条江,用她的话说,是有山有水的好地方。

  一听她的回答,黄子凡直觉不妙,沈溪只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去那里。

  他说:“你等着,我现在过去接你。”

  “不用了。”沈溪回答,“我准备回去了。”

  她静了静,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说:“你给老板说一声,车不修了,开了三年,我也该换车了。”

  说完这话,沈溪挂了电话。

  电话这头的黄子凡沉默了良久,叹了口气,给老刘发了条短信:大叔,车不修了,麻烦您给老板说一声,谢谢。

  贺靳接到老刘电话的时候,天都黑了,他走到院里,点了根烟:“喂,老刘啊。”

  “你是不是臭脾气又犯了,顶人家客户了?”

  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教育,贺靳觉得无辜,等老爷子骂完了,他才说:“没有啊,老刘,这可就是你冤枉我了啊,下午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那姑娘看见我就跑了。”

  “跑了?”老刘不信,那姑娘可不像这么不稳重的人。

  贺靳:“真的,我发誓,一句假话没有,不信你问果子,她真是看见我就跑了。”

  老刘:“为什么跑?”

  “我哪儿知道。”贺靳自己也纳闷呢,好好一姑娘,神神经经的,“估计是看我太帅,疯了吧。”

  “哎。”听他这语气也不像说谎,老刘叹了口气,“那姑娘是个明星,叫岑溪,名字挺好听,好像是做首饰的,她挺可怜的,车上被人装了GPS,跟踪她好久了,天天给她发骚扰信息。”

  “我本来还想让你帮她一下,你知道的,这种没有构成实质性伤害的情况,不能立案,我看她挺慌的,再处理不好真能崩溃了。”

  贺靳眼神一眯,把烟夹到指间,问:“这姑娘叫什么?”

  “岑溪啊。”老刘又想了想,“确实叫这个,没记错,咋了,你认识啊?”

  贺靳没回答,只是语气低沉地继续发问:“你刚才说,她是做什么的?”

  老刘又想了想,回答:“应该是做珠宝的吧,我听他朋友说的,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也搞不懂,怎么了,你认识?”

  贺靳想起下午在屏幕上看到的女人,穿着精致,生得好看,就是不会笑。

  废话,被人骚扰一个月,要你你也不会笑。

  贺靳把烟捻灭,又问:“你刚说,有人在她车里装了定位?”

  “对啊!”老刘纳闷,这孩子咋了,耳背了?

  贺靳舔了下上嘴唇:“骚扰她很久了?”

  老刘说:“对,一个来月了吧。”

  好,很好。

  贺靳气笑了,一脚踢翻了院子里的垃圾桶,垃圾撒了出来,老刘吓一跳:“小贺,你怎么了?”

  贺靳把烟头扔到地上:“刘叔,你把那姑娘电话给我。”

  “你想干嘛?”老刘警惕道。

  “我能干嘛?”贺靳回答,“反正不泡她。”

  “……”老刘说,“晚了,刚才人家来电话了,用不着你修了,他们明天去买新车。”

  回忆起下午蒙面女人的举动,贺靳一笑,这下全懂了,他眯了眯眼,神情自信,语气猖狂:“他们想修也得修,不想修也得修。”

  “我贺靳想要的东西,什么时候还有人能拦得住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