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小金丝雀破产后聂星琢姜执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小金丝雀破产后聂星琢姜执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红萝卜白菜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聂星琢姜执的小说名是《小金丝雀破产后》是由红萝卜白菜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甜文。主要讲述的是:聂星琢是聂家的大小姐,背后人称“聂家金丝雀”,在圈里称霸许久,一朝聂家濒临破产,圈里人都等着看这小金丝雀的笑话。没想到聂星琢摇身一变,成了姜家的小金丝雀……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主角是聂星琢姜执的小说名是《小金丝雀破产后》是由红萝卜白菜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甜文。主要讲述的是:聂星琢是聂家的大小姐,背后人称“聂家金丝雀”,在圈里称霸许久,一朝聂家濒临破产,圈里人都等着看这小金丝雀的笑话。没想到聂星琢摇身一变,成了姜家的小金丝雀……

免费阅读

  午时下了场小雨,淅淅沥沥到傍晚才告停,压着天空的灰团一点点散去,露出后面昏黄的阳光,折到人身上空气都显出清冽。

  聂星琢双手背在身后,步调轻盈欢快,彰显着主人的好心情,管家仔细引着不叫雨水溅到她身上,熟稔地提起话头,“先生刚刚提过你。”

  聂星琢歪头,唇角翘起,“那我得快去见他,不能让我爸爸像个空巢老人。”

  她说着背手先行一步,管家失笑,继续去处理其他事情。

  聂星琢刚走到拐角处便撞见门前父亲同人相谈甚欢,几人从台阶上走下,父亲身侧的男人微微侧首倾听,聂承誉神色满意,男人身后跟手提公文包的特助。

  呀,她爸爸怎么和姜执谈那么开心?

  姜执是姜氏的少东家,年纪轻轻已经独当一面,在姜氏任职几年成绩不菲,不久前更是接过姜氏大半的权,是明城上流社会津津乐道的人物。

  两人虽是同辈,接触却不多,但姜执在集团事务中雷厉风行杀伐果断,全无年青掌权的犹豫不决,聂星琢也无可避免地听过许多长辈对他的称赞欣赏。

  现下姜执在这里,聂星琢微微好奇,正要仔细观察时人被聂承誉发现,聂承誉脸上的笑更明显,嘴角却佯装绷着,“知道回来了?”

  “我什么时候不知道。”她走过去小声嘟囔,姜执的视线落她身上,她下意识脊背挺直,余光不由自主地单偏到姜执身上。

  男人身形颀长,穿裁剪得宜的正装,眉眼深邃,气质内敛,往下脖颈冷白,微微凸起的喉结精致干净,左手拿塑封合同垂在身侧,整个人挺拔高大。

  ……怪好看的。

  聂星琢看了眼。

  姜执气质出众,她不多会儿又看了眼,目光刚要抽离时蓦地撞进姜执不着情绪的眼里,如雪入寒松,清清冽冽,冷不丁惊得她好奇的心一跳。

  吓的。

  她率先偏移了点视线,后又挪回去,耳侧沾了偷看被抓包的薄粉,态度上大大方方,朝姜执颔首算是招呼,姜执眸色很深,没戳破她。

  聂承誉鲜少在家里同人谈生意,她又是个对公司事务一窍不通的,留下来说不定还得出差错,打过招呼后就迈着轻快的步子朝屋内走去。

  聂星琢扎了马尾,干净利落地垂在暖黄色长裙上,随着走动轻巧颤着,姜执下颌紧绷,一路看她转入门内才收回视线,眸中情绪不显,转而又同聂承誉谈起生意场上的事。

  特助顺着姜执的目光看去,收回时视线落到姜执亲手拿着的合同上,这份事关姜聂两家的合同谈下来足足用了三个月。

  他暗暗咂舌,大家都赌姜总一定喜欢强势干练的女人,谁能猜到姜总上了心的是聂家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大小姐。

  聂星琢走到楼梯半中央的时候聂承誉就进来了,姿态闲适,从沙发上拿起内容熟记于心的合同,下意识翻了几页,朝聂星琢道:“爸爸给你看了结婚对象。”

  她步伐轻捷向上,手从扶手上滑过,动作都没有停顿,随口应道:“你安排就好啦。”

  聂承誉仔细收好合同,笑斥道:“还啦,看你这不上心的样子,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聂星琢踏着欢快的小碎步跑到了卧房,她才不留下来和聂承誉纠结这笔不会发生的买卖,她还有自己的买卖要做。

  她今天刚收到消息,心悦的一幅画被送到了拍卖行,择日开拍,她压不住雀跃的小心思直接回家,已经想象到把画抱回来的美好日子。

  《雪人探春图》是当代知名抽象派画家所作的唯一一幅半写实派作品,画家倾注了极其多的感情,作者也称这是他最喜爱的一幅作品。

  聂星琢对这幅画实在喜欢,它虽然在广义上没有达到特别的高度,但当初一经面世是被许多大家称作一挥而就且一笔一划都完美无缺的神来之作,在画作本身几乎毫无瑕疵,只是深度差了一筹才没有大肆流传。

  不过作者过世后他的所有作品价格都翻了一倍有余,聂星琢初步推测这幅画保留价在两千万,起拍价两千三百万左右,她只要准备三千万就可以稳拿下这幅画。

  她在画的事情上一向稳妥,当即坐在梳妆台前挑起了首饰。

  聂氏集团最近出了事,濒临破产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她也不知道家里资金链什么情况,歇了问父亲要零花的心思,把视线放在了首饰上。

  她哼着小调装好挑出来的首饰,早早睡下,梦里都是《雪人探春图》,醒来时精神很好,抿唇一笑就是开心的漂亮摸样。

  聂星琢压了压忍不住翘起的嘴角,来到明城最大的典当行,经理把首饰交给了鉴定专家,她去一旁休息区等结果,随手拿起小几上的杂志翻看。

  一行小高跟的哒哒声伴着一道略带尖锐的叫声传来,“聂星琢。”

  聂星琢抬眸望去,来人是她大伯的女儿聂在春,身边围着一圈眼生的小姐妹,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她心下警惕,把杂志反手扣到茶几上,虚握着拳撑头,眉眼弯弯。

  聂在春在她面前站定,装模做样地四处张望了下,回头娇笑几声,幸灾乐祸的样子昭然若揭,“星琢,你有了困难跟堂姐说,怎么能沦落到来典当行当东西呢?”

  来了来了,这熟悉的聂在春式语录,果然还是冲在了冷嘲热讽的第一线。

  聂星琢觉得无聊,但想着即将到手的画好心情不受影响,捧场地应了一声。

  聂在春以为她在示弱,愈发洋洋得意,她表情怜悯,语调古怪,“你如今没钱了,以后可不能再挥霍无度了。”

  有完没完呀,她爸爸只是快要破产,又不是自此身无分文。

  聂星琢坐在藤椅上轻轻晃了晃脚尖,唇角的笑极浅,“聂在春,我就不劳你费心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仰着细白的脖子认真想了想,“你家里收藏的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盏托,上次晚会穿的高定小裙子,还有现在戴着的翡翠镯子……”

  “呀,”她无辜唤了声,藏着几点狡黠,“都是从我这里走的账,这样说来,我还有很多没有回家的小银子。”

  聂在春顿时面红耳赤,她身旁的小姐妹见状起了讨好的心思,扬声道:“聂星琢,你有没有家教,在春可是你堂姐,你怎么能这样没大没小,连声堂姐都不叫!”

  柜员被引来,低声劝阻道:“这位小姐,公共场合请勿喧哗,您打扰到其他客人了。”

  小姐妹抬高下巴,指了指聂在春,傲然道:“这儿站着的可是聂家的千金,你确定不让我们说话?”

  柜员没敢再开口,来这儿的非富即贵,神仙打架,得罪谁都够她喝一壶的。

  聂星琢眉心微蹙,素白的手探出去,柜员下意识接过,聂星琢虚握柜员的手站起,安抚地捏了捏,偏头给了个温和的笑。

  她放开柜员,再看向聂在春时明艳的小脸上掩不住的嫌弃,不甚情愿地嗔怪,“聂在春,你和你的狐朋狗友在外面招摇过市的时候,能别带着聂氏一起丢人吗?”

  聂星琢半点眼神都没分给刚才狐假虎威的人,只轻飘飘地看着聂在春,责备听在聂在春耳里像是利刀往她脸上刮,刚刚散下的臊红又因为屈辱急剧涌起。

  她不可置信家里快破产的聂星琢还能有余力反将一军,更遑论聂星琢只是俏生生站着,像是等她自证清白,但她支吾片刻却找不到反驳的话。

  聂在春心头火烧着,她最见不得聂星琢这副浑然天成的娇俏摸样,毫不费力地把她压制在这里,让她想起还是孩童时聂星琢抱着漂亮的洋娃娃,指责她只会抢人东西。

  她憋屈地捏紧了拳。

  要不是聂星琢父亲掌权聂氏集团,聂星琢哪能嚣张这么多年,现在聂氏集团快要破产,父亲许诺她以后可以横着走,她再也不会屈居聂星琢之下,她也绝不允许聂星琢都落到来当东西的地步还能维持体面。

  聂在春不再兜圈子,冷笑一声,直接进入正题:“聂星琢,听说你一直很喜欢《雪人探春图》这幅画?”

  聂星琢心头微跳,没有立即应声,聂在春把沉默当退让,她感受到主导权重新回归自己手里,得意洋洋地笑着,她这位堂妹眼高于顶自恃清高,只对画停足一二,这样一个人要是与心爱的画擦肩而过,她就不信聂星琢还能绷得住。

  她愉悦地想着聂星琢失态的画面,拿出手机不怀好意地凑近,屏幕里是一方视频,画卷被慢条斯理地翻开,素白世界,雪人张手拥抱,唯一的色彩是画家提笔勾的几个线条,寥寥几笔暖化了整张略显冷清的画。

  是聂星琢心心念念的那幅《雪人探春图》。

  聂星琢双眸亮晶晶的,珍惜地看了又看,聂在春尖细的声音响起,耀武扬威地晃晃手机,“说是要拍卖,还不是被我高价提前拿下了,你要是喜欢,我不介意拍几张照让你过过眼。”

  聂星琢眉心抽了抽,聂在春竟然抢在开拍之前买走了画?

  不过截她的胡也的确是聂在春会做出来的事。

  聂在春自小便喜欢抢她东西,长大后受了大伯的教育对她亲亲热热,又遮掩不住不情愿的心思,两人因着一点血缘相处多年,是明眼人都能看出的寡淡情谊。

  所以她甫一失势,聂在春就迫不及待地来给她添堵。

  聂在春甩了甩大波浪头发,不给她多看一眼的机会,抽回手机转身一屁股坐到藤椅上,“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吗,这种画,我买回去就准备撕着玩的,心情好了挂厕所里,留它一个全尸。”

  撕着玩?挂厕所里?

  聂星琢感觉脑袋里嗡了一声。

  这幅画虽说流传度不高,但画圈里谁提起不是夸的,一点一墨都值得学习,她期待了这么久的画,买回去是要好好珍藏的,聂在春居然要这么粗鲁地对待?

  简直是暴殄天物!

  聂星琢恼怒到了极点,眼眶都险些生气泛红。

  聂在春见聂星琢被气成这样心里狂笑,机会难得,她还想再嘲讽几句。

  聂星琢却不想再和聂在春多费口舌,抬脚欲走,聂在春怎么可能放过打压她的好机会,猛地直起身子抓住了聂星琢的手腕。

  “别走呀,我还想你给我提点建议呢,不如我给你个和我一起撕了它的机会?”聂在春笑得畅快,眼睛里都是挑衅。

  聂星琢唇角绷着微微发颤,不悦从齿缝里跳出来,“放手。”

  两个人无形的气场撕扯着,空气似乎都静止了。

  典当行的二楼也是一团静寂,姜执眼睫微垂,屈指漫不经心地点着栏杆,身旁的特助一时也捉摸不清姜执的意思。

  特助皱眉看着楼下场景,传闻里聂家千金被护得不成样子,聂家金丝雀的名头并非空穴来风,现在被众人半围着,隐隐约约的声音传上来,大概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可姜总的脸上一星半点担心的情绪都没有。

  若说不在乎,姜总谈完生意后头一句问的就是聂星琢在哪儿,得知聂家大小姐在典当行后改了回公司的行程,一路从聂星琢与经理交谈看到她同人起了争执。

  但若说在乎…还真看不出来。

  特助看到聂星琢被抓住了手腕,犹疑道:“姜总,不帮吗?”

  姜执收回目光,慢条斯理地端起茶,声音冷冽,“笼子都搭好了,还要我抱她进去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