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认怂沈薇梨周燕焜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认怂沈薇梨周燕焜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烤糖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沈薇梨周燕焜的小说名是《认怂》是由烤糖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周燕焜从小就有个秘密,就是他喜欢沈薇梨。小姑娘总是走在他身后,他回头看她一眼,她就立刻脸红低头。他给她作业本时,故意碰她手指,她手指会吓得一抖,耳朵都红透。然后,突然有一天。沈薇梨再也不对着他面红耳热了。周燕焜开始心慌了……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主角是沈薇梨周燕焜的小说名是《认怂》是由烤糖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周燕焜从小就有个秘密,就是他喜欢沈薇梨。小姑娘总是走在他身后,他回头看她一眼,她就立刻脸红低头。他给她作业本时,故意碰她手指,她手指会吓得一抖,耳朵都红透。然后,突然有一天。沈薇梨再也不对着他面红耳热了。周燕焜开始心慌了……

免费阅读

  暮色阴沉,细细的雨从天空中垂落下来,有风吹过,细雨变得倾斜,视线范围内升起朦胧的白雾。

  时栖没带伞,紧拢着校服外套,缩在网红咖啡店的门口。

  店员说时栖要买的咖啡已售罄,要她在门外排队等送货车。

  阴雨天,莫名就变成雨夹雪的天气,时栖穿着半裙,露着一小截纤细修长的小腿,冻得直跺脚,气温低得好像双腿踩进雪里。

  斜斜的细雨,轻拍在时栖的脸上,湿漉漉的。

  “栖宝。”寇醉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头顶,还有一把小花伞。

  时栖抬头,寇醉那般含情的眼睛,好似有无声的叹息。

  她连忙解释,“我是看你上课总困,就想给你买咖啡喝,你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然后是他低头看她,不知怎么,反常地俯身抱住她。

  抱得很紧,把他身体的所有热量,都传递给她。

  他像个暖炉,气息在她颈间暧m温热。

  一点点地,挤着她向后退,要将她挤在咖啡店的墙壁上。

  好像要亲她。

  时栖心跳快得慌张,脚下踉跄地往后退。

  时栖猛地睁开眼睛,弓背躺在床上,撅着的屁股悬在床边。

  再往后退一点点,人就要掉到地上。

  同时门外响起敲门声,是家里阿姨叫她,“栖宝,再不起床就迟到了啊。”

  时栖苦恼地撇弯了嘴,抓起被子往脑袋上蒙,紧紧闭上眼,想继续接着做梦。

  寇醉抱她了,还抱得很紧地,要亲她。

  梦里的感觉像在天堂,不想醒。

  肯定是因为寇醉刚背过她,她脑袋就不受控制了。

  “时栖,再不起床我就把你那只腿打瘸了啊!”

  这次喊她的是董薇竹。

  亲妈。

  时栖飞快地洗漱好,蹦出家门。

  想起件事来,又坐在车里喊,“阿姨,您帮我拿两盒咖啡来,要小姨上个月给我带的那两盒——”

  阿姨出来问:“栖宝,还要咖啡豆吗?”

  董薇竹困得打哈欠,“不给她咖啡豆,我还留给她爸喝呢。”

  “……”

  亲妈。

  **

  上车后,时栖给寇醉发微信。

  “大侄子,你到学校了吗?”

  时栖以前有很多小秘密,比如每天早上醒来都会点进寇醉的头像,看他的朋友圈是否有更新。

  然而他的朋友圈总是三天可见一片空白。

  但是时栖很期待那个万一,万一寇醉哪天心血来潮发了朋友圈,她就不会错过了。

  现在,时栖有了新秘密,就是寇文和寇依心姑姑都不知道寇醉的新微信。

  只有她知道。

  这个秘密让她每天早上都高高兴兴地和寇醉打招呼,还换了一个她特别好看的微笑着的头像。

  寇醉没回复。

  李阿姨给时栖开了车里的音乐,接着前一天的唱,“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再勇敢一点点,我就跟你走。你还等什么,时间已经不多。再下去只好只做朋友。”

  时栖揪着下嘴唇发呆,心说这歌不配她,这歌像好朋友互相暗.恋。

  她是单恋,《洋葱》更配她。

  有点难过地小声哼着歌,“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

  时栖发文字问:“你在拉臭臭吗?”

  过了五分钟,寇醉回复了。

  一句语音,背景音里有水流的哗哗声,音色在浴室里回荡着有些撩.人的回音,“在洗澡。”

  时栖脑袋里飞快闪过寇醉在浴室洗头发的画面,太羞耻了,赶紧晃晃脑袋。

  时栖发文字:“搓出泥了吗?”

  寇醉:“……搓出你了。”

  **

  时栖早上到教室都脸红不自然,低头蹦进班级。

  悄悄抬头偷瞥了眼后排的寇醉,发现和齐博说话的寇醉,正皱着眉。

  犹豫零点零一秒,时栖蹦过去,坐到齐博旁边,安安静静地听着。

  齐博担心说:“昨天晚上真的太几把吓人了,幸好寇文反应快,不然肯定会被蔡源发现。”

  时栖惊讶,扭着身体面向齐博,“怎么回事?班主任问什么了吗?”

  “他昨天晚上查寝,走到寇文床边,”齐博场景重现,起身背手仰头,“寇醉,学委当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尽职尽责地给同学解答?”

  时栖呼吸一滞,变得紧张,“寇文怎么说的?”

  齐博卖关子,“你猜。”

  寇文的声音还有小男孩似的少年音,不像寇醉那么懒散有磁性,只要开口,肯定就会被蔡源发现。

  时栖猜测,“寇文压着声音说‘老师晚安’?”

  齐博坐下摇头,哥俩儿好似的拍了下时栖大腿,“你再猜。”

  时栖看向寇醉。

  寇醉的眼睛垂得很低,好像在看齐博的手。

  然后,他的目光在她和齐博之间来回看,没什么情绪,又好像很有深意。

  时栖看不懂他,就继续看齐博,“难道寇文瞪了班主任一眼?”

  齐博哈哈笑,“他疯了他敢看班主任?”

  寇文和寇醉的眼睛确实不像,寇醉眼睛是内勾外挑的总含情的模样,寇文眼睛则偏圆很单纯的小男生的样子。

  时栖猜不到了,手肘撑在寇醉桌上,托着下巴费劲地深思。

  白皙的双颊有两瓣花似的粉,长睫眨阿眨,盈润的唇抿得月牙似的弯。

  寇醉忽然踹了一脚齐博的凳子。

  齐博被踹得凳子连着肩膀一晃,下意识要抱怨,看到寇醉淡淡的目光后,立即识趣地转过去。

  时栖还在琢磨,无意识地一下下地揪着下嘴唇,“难道寇文翻了个身,没理班主任?”

  寇醉看着她那像在思考道复杂应用题的认真,忽而轻笑了声,“差不多吧,他打了个呼噜。”

  “……”寇文真聪明。

  顿了两秒,寇醉歪头问:“你今天早上,脸怎么这么红?”

  时栖想起早上那个羞耻的梦,脸立马又红了两度。

  寇醉来还没趴桌子睡过觉,头发好像刚洗完,半湿半干的样子,洗发露的味道很浓。

  穿着校服短袖,能看到手臂皮肤下蜿蜒的淡青的血管,左手腕佩戴着一只很好看的手表,右手腕戴着一个端午节的五彩绳。

  双手的腕骨好看,修长的手指也好看。

  时栖看得心发烧,盯着他手腕的五彩绳胡诌说:“因为我刚刚被一个高一小男生表白了。”

  寇醉在听到“表白”二字时,眉头微皱了下,转瞬即逝。

  歪头故意打量她五官,戏谑道:“怎么办,喜欢小美人的小男生这么多,哥哥都快要排不上位了。”

  就是那种,又要戏弄她的征兆。

  时栖瓮声瓮气嘀咕,“你也没叫号啊,排什么位。”

  时栖看着五彩绳移不开视线,“寇醉,你这个五彩绳,和我去年给你的那个,好像有点像。”

  “好像是吧,”寇醉穿上校服外套,袖子掩住手腕,语气不正经,真假难辨地笑,“昨晚鬼压床了,今早找出来避避邪。”

  时栖高兴地咧开嘴。

  寇醉托腮朝她笑,“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天背你背的。”

  “……”

  时栖默默地把拎着的两盒咖啡,放到身后藏起来,不给他了。

  **

  第一节物理课。

  蔡源拿着电阻器进来,一扫众同学,哐哐敲讲桌,“来来,让我看看你们还活没活着,后面趴桌子的,没死就给我吱个声!只要学不死,就给我往死里学,不是让你们带死不拉活的!”

  时栖回头看寇醉和齐博,两个人还是趴着。

  好几个粉笔头先后朝他们扔过去,正中了齐博脑袋。

  蔡源用力敲黑板,“全体同学起立。”

  时栖听话地站起来。

  蔡源看她,“你坐下。”

  时栖听话地坐下。

  “来,都给我把双手举过头顶握拳,”蔡源下命令,“椅子推进桌子里,原地跳二十次,我看你们还困不困!”

  “……”

  时栖再次感谢自己的腿瘸了。

  众同学没人困了,蔡源讲滑动变阻器,把电阻和小灯泡吸在黑板上连接和提问,“学委,你上来给我演示。”

  蔡源话音落地,有很多窃笑声议论声响了起来。

  时栖咬着笔尖,凑热闹地回头看他。

  寇醉打着哈欠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最后一排走到前面,边走边歪头看黑板上的电路。

  表情上没什么变化,很慵懒的状态,看起来有点像,那种隐藏式的学霸。

  时栖忽然期待寇醉其实每次趴着睡觉都支着耳朵在听课。

  莫名激动起来,在寇醉经过她身边时,她握拳说:“学委加油!”

  寇醉听见这四个字,脚步有片刻减缓,对她圈出性感的口型,“帮我。”

  “……”

  寇醉站在黑板前,双腿修长,身材颀长,背影很像是淡定自若的刚毕业的大学生老师。

  左手插兜,右手拿着线在滑动变阻器四个接线柱上比划,回头看时栖。

  时栖用压低的沙沙的声音提醒,“限流两线,分压三线。”

  她刚提醒完,一个粉笔头砸到了时栖脑袋上。

  蔡源警告瞪她,“体委闭嘴。”

  “……”

  寇醉好像没听清,犹豫着手里的三根线,是什么作用。

  时栖弯腰捡起粉笔,很无辜地看着蔡源,声音清脆而清晰大声地说:“老师,我刚才就说一句限流两线,分压三线,没说别的。”

  蔡源:“……”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