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女配拒绝作死许悠然全文最新章节

女配拒绝作死许悠然全文最新章节

枇杷雪 著

连载中免费

快穿小说《女配拒绝作死》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枇杷雪倾心创作,主角是许悠然,全文讲述的是:许悠然被女配系统绑定,穿越到一个个世界完成任务,用自己的血泪为主角铺砌成功之路,为了摆脱这种悲催的被系统掌控的命运,许悠然开始谋划反击…

7.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快穿小说《女配拒绝作死》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枇杷雪倾心创作,主角是许悠然,全文讲述的是:许悠然被女配系统绑定,穿越到一个个世界完成任务,用自己的血泪为主角铺砌成功之路,为了摆脱这种悲催的被系统掌控的命运,许悠然开始谋划反击…

免费阅读

  此时,许柏然冷笑着说道:“许悠然,你是跟哪个男伴一起来的,这里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显然,他真的相信了陈心薇口中说的:许悠然当了别人金丝雀的说辞。

  毕竟一个一穷二白,不用家里一分钱的刚成年女孩,孤零零地去到异国他乡。

  偏偏还生得如此貌美,如今回归却如此滋润风光,很容易就会想歪,以为她走了用美貌铺就的捷径。

  许悠然的对许柏然的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去了,这家伙果然一如既往的毒舌,就差指着许悠然鼻子直面说,说你给别人当小三了。

  虽然没直接说,但是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差不离了。

  许悠然看了一眼祝东,祝东立马回了许悠然一个歉意地微笑。

  许悠然对着许柏然然回怼道:“我可没跟哪个男伴一起来,我可是作为直接邀请人来的,可不像某人,要蹭着同学的面子才能参加这场宴会。”

  如果没有祝东,许柏然也确实是来不了这个宴会,确实是他沾了祝东的光。

  但是许悠然这么直接的道明,很是让许柏然脸上没光,他心中生起了对许柏然的不满。

  他心里愤愤感叹道:果然讨厌的人,多年未见,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

  “你是被邀请人,可笑。”许柏然对于许悠然的说辞,显然不信,他冷巴巴地吐出了四个字,“我可不信!”

  许悠然无奈,毕竟跟傻子讲不清楚道理。

  好巧这时宴会的主人看见许悠然面色不愉,所以过来给许悠然敬了一杯酒,关切了一二。

  许悠然也解释说自己没事,然后宴会主人又去了其他客人那里。

  就是这么一个过场,彻底地把许柏然和祝东给震惊住了。能够邀请到众多权贵来此聚会的,自然是权贵中的顶流。

  这位宴会主人,可是财经节目周周见的存在。

  刚才如他们所见,这位宴会主人都对许悠然诸多客气,语气甚至带了几分敬意。

  那么刚才许悠然说的,自己是作为直接邀请人参加这场宴会的话,恐怕就根本做不了假了。

  甚至许悠然目前的身价,都需要二人重新在心里估算一下了。

  许悠然鼻尖哼出一声嗤笑,对着许柏然问道:“怎么,现在肯相信我了么?”

  许柏然这时候还算明智地选择了:不跟许悠然继续纠缠这宴会她是怎么进入的,反而改换话题追问道。

  “现在心薇生了很厉害的病,多功能的器官早衰,你知道么?”

  许悠然摊摊手,她当然知道,上辈子这俩人还因为这个病,对她摘心挖肺呢,呵!

  但是她面上却依然如常,睁着眼睛说瞎话:“哦,我不知道。”

  这句话显然激起了许柏然的愤怒:“心薇是你的妹妹,她生了这么严重地病,你竟然不知道!”

  这是什么鬼逻辑,自己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自己也是许柏然的妹妹,许父许母陈父陈母的女儿。怎么不见这些人关心一下她。

  做人怎么可以这么双标。

  “这是必须知道的事情么?”许悠然眯着眼睛,反击道,“那你也勉强算是我的哥哥吧,那你知道我的身份,是怎么能够作为邀请人来到这场宴会的么?”

  这句话明显又把话题给绕回去了,许柏然一时语结,脸色难看起来。

  他怎么会知道许悠然怎么能够来到这宴会啊,或许天知道吧。

  许悠然就知道会这样,于是换了一个简单的问题问道:“那你知道我这个和你相处了快二十年的妹妹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吗?”

  许悠然的话音刚落,全程在旁边打酱油的祝东就想插嘴,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吧,他都知道。

  祝东的话已经落在嘴边了:“是——”

  “闭嘴!”结果祝东的一个‘是’字刚说出口,就被许悠然给喝住了。

  祝东委屈地闭上了嘴,继续看着二人后续要如何。

  连祝东这个外人都知道的问题,许柏然竟然久久回答不上来,他眼神转了一圈,尴尬地笑了笑,说出了一个日期:“10月20号。”

  这还不如不回答,一回答就连祝东都惊讶到了,因为根本不是10月20号。

  “是4月5号啊。”祝东说道。

  祝东的心里都啧啧啧咋舌:

  许柏然这个哥哥,竟然连自己相处了18年的妹妹的生日都不记得,他这个哥哥到底做到了什么份上啊。

  许悠然瞳孔里泛着幽幽的冷光:“你连我这个妹妹的生日都不记得,为什么还要去我这个假千金去了解真公主的情况?”

  气氛陷入了长久的安静,显然许柏然接不上话来了。

  许悠然不想许柏然继续玩什么,‘你安静我安静大家都安静’地游戏,于是打算离开,甩下一句。

  “姐姐我分分钟rmb几百万上下,浪费我时间还是算了吧。”

  说完就打算离开这个区域,但是许柏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怎么会想要放许悠然走,他把许悠然叫住了。

  “等等!”许柏然作为书中的男主,显然能屈能伸:“之前是我不好意思,我对不起你。”

  许悠然挑了挑眉,等待他下面的话。

  果然许悠然预料对了,许柏然接着说道:“心薇她得了很严重的病,五年前你不是说过希望她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么,你到底知道什么?”

  许悠然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还说什么呢,原来是要说这个。

  许悠然反问道:“当初你不也以为我是在咒她生病么?”

  许柏然抿了抿唇,在脑海中斟酌了一二,决定继续对着许悠然道歉:

  “我为我五年前的胡乱猜忌道歉,但是能不能告诉我你当初知道了什么,算我求你了。”

  许悠然觉得好笑,这个人果然一如既往地把陈心薇当成他的天呢,为了陈心薇什么都能够做。

  包括上辈子许悠然了解到的,陈心薇刚成年去考驾照,自以为自己学得很好了,于是偷偷开了许父的车出去玩。

  结果油门当成了刹车,撞死了一个无辜的路人。

  当然这些肯定原书中没有提到,这些都是光明下的黑暗面。

  陈心薇害怕极了,肇/事逃逸,第一时间去找了许柏然,许柏然为了为了陈心薇,利用他天才的大脑,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安排好了他人顶罪。

  陈心薇虽然被带到了警/察局,但是还是被无罪释放。

  在许柏然的眼睛里,或许除了陈心薇之外的所有人,都是一粒沙砾。

  想到这里,许柏然就感觉到自己胸膛内的心脏开始不正常地跳动,血液开始翻涌,就好像下一秒要跳出这个身体一样。

  许悠然看着许柏然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傻瓜,回答道:

  “我当然是在咒她啊,要不然你以为我知道什么?”

  听到许悠然这么说,显然激怒了许柏然。

  许悠然却不想继续和许柏然墨迹,她的心脏也不允许,此时心脏就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她必须得去医院一趟。

  许悠然捂住心脏直接转身,直接走出了场地的大门,开车去了附近的医院。

  检查结果却一切正常,医生最后结论:或许只是许悠然的心理作用。

  许悠然站在医院的门口,一只手拿着检查结果,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心脏,这一世,我一定好好守护你,我的心脏。

  许悠然所说的离开国内,前往美国可不是说笑而已,当晚她就已经在安排相关事宜。

  不过本身她来到京城就不是来玩的,而是要指导别人,有正事要做。

  所以也不是能说走就能走的,需要把一切都安排妥当才可以,所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还是她来京城的第一天,京城这边的房子还没有收拾好,于是今晚许悠然就住到了酒店。

  然而有的人,却不肯放过她。

  敲门声响起,许悠然打开酒店的房门,一眼看见的就是许柏然和坐在轮椅上的陈心薇。

  陈心薇脸色苍白如雪,就连对许悠然的笑容都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

  谁能够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像是玻璃杯那么脆弱的女孩,其实心里光怪异常呢,许柏然是她手里的刀,她才是最让人恐怖的那一个。

  而他们身后,竟然还站着许父和许母。

  这一家子为了她,倒是在这个酒店聚齐了。

  警卫就在隔壁房间默默观察,因为这都是许悠然的前家人,所以才没有出动。

  他已经传达了信息给许悠然,如果有什么异常,只要许悠然一声令下。那么安排保卫许悠然的人,就会全部倾巢而出,把许柏然等人全部赶出去。

  许悠然睫毛颤抖着,心里窝火,这些人可真的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难缠呢。

  她语气冷得像冰:“抱歉,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许父许母作为尊长,反倒是他们先打头阵。

  许母抱怨道:“你这死丫头说什么呢,还记得你是我女儿么,竟然对自己的母亲这么说话!真的是目无尊长!”

  许悠然顺着她的话回击:“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女儿?我在国外那么多年,可是从来不见你过问,我就是死在外面了你怕是都不知道。”

  这话确实直击重点,和之前许柏然不知道许悠然这个相处十多年的妹妹的生日一样。

  许母也和许柏然如出一辙,许悠然在美国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她过问,就像是从来没有这个女儿一样。

  许父帮许母说话了:“你这孩子真是的,好歹也是我们养大的啊,怎么能说话这么刺人!”

  许悠然郑重地申明:“不好意思,现在在法律上,你已经不再是我的父亲了。您爱去哪去哪,只是不要堵在我的房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闹事的呢。”

  这话引得许父勃然大怒,他破口大骂道:“翅膀硬了了不起了啊!真的是十多年养出一头白眼狼!”

  许悠然目光中多了几分厉色,这个“养”字也用得巧妙。

  上辈子可不就是养猪一样把许悠然这个女配养大,到了合适的时候,再把这头‘猪’给宰杀了么。

  上一世她被许柏然逮到,还多亏许父许母出了一份力呢。

  许父又哪里来的资格说这种话,他和许母都是一样的货色,对许悠然向来冷漠,这么多年,许母根本没有过问许悠然是好是坏,难道他就有过问过了么?

  许悠然没有感情地说道:“这些年我往你卡里打的钱,也不少吧,可是完全支付了你当初养育我的费用,甚至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许父当场就否认了:“什么钱,我从来没有收到过!”

  许悠然又说道:“三百万。”

  有了明确的数字,在许父眼里,许悠然反而不像是撒谎了,许父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二,才反应过来,他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许母。

  因为许母这些年来的花销,显然超过了她的可支配范围,什么名牌包包顶级香水,大牌衣服天价美食,全部都买了一个遍。

  许母在许父怀疑的目光中,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整个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因为这件事情终于揭发了出来,当初她发现卡里突然多了很多钱,还以为是别人打错了,但是一直没有人过问,于是就怀着侥幸的心理,大手大脚地花起钱来。

  她还以为可以瞒一辈子呢,只是没想到被许悠然的回国给揭发了,原来这钱是许悠然打的。

  许悠然一看许父许母这个样子,就立马知道了这笔钱怎么了,还真的是许母的做事风格呢。

  许悠然冷笑了出声:“这笔钱可是被你夫人用了,可别抵赖说没收到了!”

  许父尴尬极了,刚刚还否认说自己没收到,结果马上就进行了自打脸。

  许父对着许母吼道:“这种钱是可以随便用的吗!你都不跟我说一声的么!!!”

  许母被许父一吼也上来了火气,叉着腰回骂道:“我是你老婆,我为什么不可以用!”

  二人之后更是当即现场吵了起来,现场一片混乱。

  最后许柏然受不了了,才制止道:“别吵了,别忘了我们今天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许悠然眉毛一挑,输人先输阵,一来就已经败了,还好意思跟她说什么目的,你们来这能有什么目的,不就是为了陈心薇么?

  许柏然道:“许悠然,今天爸妈也来这了,我们显然是带了十足的诚意来,求你告诉我你当年到底知道些什么?”

  许柏然扫了一眼许母许母,视线才重新落回到了许柏然身上,不发一言。

  但是那双眼睛就已经好像在说:这就是你所说的十足的诚意?!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闹事的呢。

  陈心薇这个当事人无法再保持沉默,她声音绵软还带着鼻音,听着就叫人心软:“姐姐,如果你真的知道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想死。”

  这个时候,陈心薇反而知道许悠然时她姐姐,而非像是之前那样,冷冰冰地叫她许悠然了。

  许悠然上辈子就吃透了她这幅表面温柔可亲,实际包藏祸心的性格了,也就带了十八层滤镜的许柏然喜欢她。

  许悠然不耐烦了,这些人怎么这样啊,她眼神犀利如剑刃,对着许柏然再重复了一遍:

  “我都说五年前是开玩笑了,我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你是当时耳朵失灵了听不到么,现在搞这么多人堵到我门口,是干嘛呢!打算一群人用强,来逼我开口么?”

  许悠然就算是再好脾气的人,这都被人给堵在门口了,还能笑着面对,那么恐怕就是菩萨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