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陛下重生养锦鲤这个小舟全文最新章节

陛下重生养锦鲤这个小舟全文最新章节

这个小舟 著

连载中免费

《陛下重生养锦鲤》是这个小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世被史家誉为“生于卑贱,死于高贵”,战死沙场的兮颜王后浦兮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重生到十四岁那年,还成了一条“锦鲤”,还成了一条被傻缺皇上养着的“锦鲤”...

7.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陛下重生养锦鲤》是这个小舟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世被史家誉为“生于卑贱,死于高贵”,战死沙场的兮颜王后浦兮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重生到十四岁那年,还成了一条“锦鲤”,还成了一条被傻缺皇上养着的“锦鲤”...

免费阅读

  “你最看重的白先生为你做些什么勾当,你以为我不知道?”柳鸣变了个人似的,高声地质问柳令。

  “鸣儿,别闹了,”柳令瞥了眼看热闹的唐促,低声劝道,“有什么,咱们回家再说。别让北佑王看了笑话。”

  “我装聋作哑,不是赞成你们所作所为,不过不想理会罢了。如今,你们居然把主意打到我女人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柳鸣瞪了眼浦茜雪,又毫不示弱地对着柳令道,“舅父的养育之恩不敢忘,父母的大仇却也不敢不查清。我的女人我必须带走,姓白的,就留给舅父。若你们再行不轨之事,别怪我这个军机处监军,不顾念血脉亲情!”

  “你!”柳令再是吹胡子瞪眼,对早已自立门户创立华清阁、掌握柳家半数势力的外甥,一时也无可奈何。

  “阿芳她如何了?”柳鸣问大夫。

  “幸亏夫人服药及时,血已止住,母子平安。休息一段时间就能醒过来了。”

  “谢天谢地。”柳鸣松了口气,抚上心爱之人的脸颊,“阿芳,我这就带你和孩子回家。”

  “慢着。”兮颜叫住他,“你确定现在就要接长姐回去?万一最终调查的结果非你所愿呢?”

  柳鸣呼吸一窒,抚着兮芳脸颊的手停在了半空。

  “到时候你还要纠结能不能心安理得地照顾长姐和孩子,我却不许我长姐再受一丝委屈。唐促!”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兮颜,意识到自己对某人大呼小叫惯了,差点儿忘了尊卑有别,她清了清嗓子,讪笑着放柔了声音,“殿下,咱们王府那么大,就让长姐也搬进王府来住吧。有你这个天潢贵胄在,长姐肚子里的小家伙一定能平平安安地降生,将来啊,贵不可言,你说是不是?”

  “是。”唐促无奈地应道,他还能说“不是”吗。

  “柳少爷,殿下都发话了,你还是先处理好自己的事,再来看望长姐和孩子吧。”

  柳鸣犹豫了片刻,终是妥协:“好,阿芳就先麻烦殿下照顾。我很快就会去接她们母子回家。”

  唐促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想从兮颜手里接人,这柳鸣才是把世事想的太简单了。

  柳鸣最后恋恋不舍地看了浦兮芳一眼,转身离开,甚至都没和柳令、浦茜雪打一声招呼。

  “相公!”浦茜雪追了几步没追上他,不甘心地退回柳令身边娇声道,“姨夫,你看相公怎么能这样就认了那孽种,万一不是咱们柳家的血脉——”

  “住嘴,都这时候了还只顾着争风吃醋,”柳令没好气地训斥她,“你自己抓不住鸣儿的心,反倒害我们甥舅生了嫌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

  “你什么你,还不滚回府去反省。把二二的丧事给我办的漂漂亮亮的。”

  “是。”浦茜雪不情不愿地退下。

  柳令来到唐促面前,倨傲地行了个礼:“今日白先生的事,有赖王爷出手相救。微臣之前说过的话不会收回,但可暂且还你个人情。王府年久失修,若是王爷需要银钱,微臣可以——”

  “无需柳大人费心,银钱的事,柳少爷早已替我解决了。毕竟他是华清阁的当家,北佑城首富,在这方面更加的得心应手。”唐促意有所指道,“柳大人你说,是不是?”

  柳令的脸色霎时间无比难看:“王爷说的是,微臣老了,鸣儿确实能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呵呵。”

  “柳大人这句话形容得不够贴切,依本王看来,该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才对。”

  前浪死在沙滩上。

  柳令目光中闪过狠戾之色,勉强维持着最后的体面:“王爷说笑了。白先生受伤不轻,微臣这就带他回去治伤了,告辞。”

  白洋临走之前,和唐促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两人的小动作恰好落入了兮颜眼中。

  他们俩,之前认识?上一世可没这回事。鉴于这世许多事都发生了改变,她满腹的狐疑,如今只有唐促能为她解答。

  ***

  “什么?白洋是你一早安插进柳家的眼线,目的就是挑起柳鸣柳令甥舅不和?”兮颜怎么也想不到,这一世居然会有这样的发展。唐促他真的,和前世的他不大一样了。

  “你这么大声,会吵到你长姐休息。”此刻几人正在回王府的路上,外面驾车的是凌晋中,兮颜说话再大声也不怕被外人听到,只不过,唐促的耳朵会很不舒服。

  兮颜放低了声音,继续追问:“难道柳鸣猜对了?柳令真的和蛮荒勾结,叛国投敌了?衡武四年那场夜袭也是因为他?”

  “目前看来,柳令是有这个意向。白洋身具蛮荒血统,柳令一直想借由白洋的手,与蛮荒那边牵上线。衡武四年的事,暂时还没查清楚,白洋怀疑柳令以前通过另一个中间人联系蛮荒。后来不知为何,合作中断,柳令又找上了白洋。”

  兮颜听得似懂非懂,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不对啊,白洋什么时候身具蛮荒血统了?”

  “他为何不能有蛮荒血统?”唐促反问。

  “那是因为——”兮颜顿了顿,她总不能说,上辈子白洋是她捡回来的,她对他再熟悉不过,“因为他长得文文弱弱,哪里像蛮荒蛮子了?他眼睛也不是蓝色的。”

  “眸色可以伪装,外表也可以骗人。”

  “你说的也对。”她突然想起某蛮王,东方青那厮还不是一副黑发黑眸斯斯文文的样子,将她骗得好苦,“你呢?你会不会骗我?”

  她问得突兀。唐促愣了下,答道:“应该,不会。”

  “好那我问你,你如何认识的白洋?又为何被发配到偏远的北佑城来做王爷?中毒是怎么回事?你身上的伤疤怎么来的?何时学的医术?今日在红袖招,你为何不亲自救治我长姐?”

  唐促叹了口气:“丫头,我不骗你。这些事说来话长,你完全可以不必理会。”

  她原本想等他回答完这些问题,立刻跳马车,找个刺青店将他的话和即将发生的大事都刺在身上,这样就算她再次失去前世记忆,看到身上的字,也能知道眼前的状况。

  谁料他居然这般回答,她不悦地正了正颜色。

  “殿下,我有必要纠正你一个错误,别再叫我‘丫头’了,不合适,真的。”兮颜心道,她的岁数做他娘亲都绰绰有余,“还有另一个错误。我是你的贴身侍卫,和你坐一条船的,你如今搞这么多事情,我必须要知道内情,否则哪天阴沟里翻了船,可就太冤枉了。”

  唐促不禁哑然失笑:“丫头放心,有本王在,咱们这船稳得很。你只管在上面好好地坐着,躺着也行。”

  兮颜老脸莫名的一红,低声嘟囔:“臭小子,就知道嘴上占老娘便宜。”

  凭唐促的耳力,自然听得到她说了什么。他突然双手撑在她腿侧,一点点的倾身逼近,在距她不足一寸的地方,操着低醇惑人的嗓音问:“不喜欢嘴上,难道需要身体力行?”

  “你做什、做甚靠这么近?”兮颜紧张得说不利索话,“我长姐还在呢,你别乱来。”

  额头蓦地一痛,却是他出其不意,给了她一记弹指。

  “很痛诶。”她不满地瞪他。

  “痛就对了,以后不许以‘老娘’自称,太粗鲁了,我不喜欢。至于称呼,‘丫头’和‘平平’,你选一个,其他的,我也不喜欢。”唐促板着脸一本正经道。

  兮颜错愕得合不拢嘴。他这是,要造反吗?他不喜欢,谁稀罕他的喜欢!

  “我还不喜欢你这张脸呢!”她气鼓鼓地一拳朝那张欠揍的俊脸挥去。

  恰巧这时,王府到了,马车猛地一个急刹车。

  “砰——”她拳头挥了个空,额头倒是结结实实撞在了唐促脸上。

  下一刻,她揉了揉生疼的额头,抬头看向他:“这是哪里?呀,殿下你脸怎么肿成这样、还流鼻血了?不怕不怕,给你吹吹哈。”

  “你……”他任凭鼻血肆意流淌,迟疑地问她,“你果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突然想起什么,面色一白,“长姐!长姐怎么样了?她刚才昏过去了!”

  “别慌,你长姐没事,好好地在这儿呢。”他握住她紧绷的肩头,轻声安慰。

  兮颜这才见到安睡在旁的兮芳,诧异归诧异,最重要的是长姐无恙。她又想起另一个人。

  “白先生呢?柳鸣有没有放过他?”

  “放心,白先生也好好的。只有你,突然昏了过去。”

  “我昏过去了?呃,怪不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大家都没事就好。”兮颜松了口气。

  唐促又何尝不是松了口气。如今他已能肯定,兮颜会在危急关头变成另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在头部受到撞击或是昏睡之后,又会忘记刚刚“变身”时发生的事,恢复如常。

  也或许,那并不是另一个人。武功高强的那个她熟悉白洋,还能未卜先知,知道柳鸣和浦铭恩的苦衷。就如这一世的他甫一呱呱坠地,就莫名带着活过一世的记忆,知道许多人的命运,对许多事物也都无师自通。

  然而,他能记得上一世全部的人和事,却独独忘了对她的感情。有关她的记忆历历在目,却又渺远模糊,就好像是另一个人经历过的故事。他知道她会成为他的妻子、并肩平定天下的伙伴,却不记得上一世自己对她到底是爱还是恨,在他心里,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换句话说,他因为某种原因重生了,又因为某种原因重生得不完全。没猜错的话,她,也是如此。

  ***

  “姐姐!”兮颜抱着兮芳刚迈进王府大门,一个瘦弱的身影飞奔了过来。

  兮颜反应迅速地闪身躲开。开玩笑,长姐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被撞坏了如何是好。

  那身影来不及停下,直挺挺地向她身后的唐促撞去。唐促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坐着轮椅,稍微伸伸手,凌晋中就被他一把推出去,与来人撞了个满怀。

  “哎呦!”“你没事吧?”凌晋中及时扶住莹儿,两人同时出声。

  “没事儿。”“主上面前注意谨言慎行。”两人再次同时出声。

  “抱歉,我一直在等消息,看到兮芳姐姐一时间太激动了。”莹儿紧攥着衣角低头认错。

  眼见她愧得小脸发白,凌晋中面现不忍,想说什么,半晌只说了句:“嗯,下次注意点儿。”

  莹儿头沉得更低了,瑟瑟发抖道:“对不起。”

  “我说凌侍卫,莹儿好歹是个娇滴滴的姑娘家,你至于这么严厉吗?”兮颜摇头上前,“莹儿,咱们去照顾长姐。凌侍卫这人啊,你不必放在心上,他也就长得凶了点儿。”

  话音未落,莹儿飞速藏到了她身后:“知、知道了,咱们快走吧。”

  待她们走远,唐促忍不住问了凌晋中一句:“晋中,我瞧着,你不会之前把莹儿怎么着了?”

  “回禀主上,”凌晋中认真答道,“没有此事。我不过急着追赶主上和兮颜姑娘,让追风先送她回府罢了。”

  顺便一提,追风是凌晋中的坐骑,凛凛威风的一匹高头大白马。

  “你让她一个人骑追风回来?”唐促拍了拍自家侍卫的胳膊,叹了句,“你那马,连浦丫头都不敢骑。”

  “那当然。”凌晋中自豪地说,“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哪能驾驭得了追风!”

  “我听到了哦!”兮颜的大嗓门远远响起,“你等着,今晚我就让它臣服在我□□!”

  “你!”凌晋中面露急色,“主上,属下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千万不能让她找着我的小追风。”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匆匆离去。

  只剩唐促一个人在原地寂寞地摇头,一个两个三个,脑子都不太正常。看来今后的北佑王府,不会冷清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