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反贼为皇俘虏为后离人话全文最新章节

反贼为皇俘虏为后离人话全文最新章节

离人话 著

连载中免费

《反贼为皇俘虏为后》是离人话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丞相宫羡起兵造反,直逼女帝云千悠的寝宫,男人提着剑,极其凉薄:你可知本相今夜抓了多少人?女人苦涩:知道。男人接着道:那你可知自己有什么下场?女人苦笑:“要杀便杀。”宫羡执起她的手:“我要你做我的皇后,陪我历尽这天下河山...”

1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反贼为皇俘虏为后》是离人话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丞相宫羡起兵造反,直逼女帝云千悠的寝宫,男人提着剑,极其凉薄:你可知本相今夜抓了多少人?女人苦涩:知道。男人接着道:那你可知自己有什么下场?女人苦笑:“要杀便杀。”宫羡执起她的手:“我要你做我的皇后,陪我历尽这天下河山...”

免费阅读

  千悠微偏了偏头,唇角斜斜一勾,有些调笑地看着宫羡:“这人胆子很大啊,敢上门来惹事,你到底做了什么把人家给逼急了?”

  宫羡冷睨了她一眼,“你胆子也不小。”

  “那可不。”千悠理所当然道,接着语风一转,“说你呢,怎么扯到我身上来的。”

  抬眸看了守卫一眼,“对了,这人到底是谁?”

  守卫转向千悠,恭敬地答道:“回夫人,属下见大批官兵包围过来的时候,依稀看到了后面的人,是云涯府的掌权者顾尹。”

  “顾尹?”千悠念叨了下他的名字,继而看向宫羡,“你做了什么?”

  这本来是合作关系的俩人好似因为她关系破裂了,她是不是有些罪过。

  “不用理会。”宫羡漆黑的双眸紧盯着千悠,本来都想放弃的,结果见某人一脸兴奋,遂又道,“好奇?”

  宫羡其实都有些不清楚顾尹的目的,若说是为了顾雪珍,按理应该早就到了,至于其他的……

  宫羡深不可测的眸中掠过一丝无聊。

  “好奇。”千悠默然地收回看向门口的视线,然后有些期待地看着宫羡。

  她其实也实在是闲的,正好有人送上门来给她解闷,何乐而不为。

  宫羡有些无奈地睨了她一眼,这女人的心思他怎么可能看不明白,随即搂过千悠的肩膀,抬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声音温和道:“那便满足皇后娘娘的好奇心。”

  皇后娘娘?千悠忽然听到这样的称呼,忽的一顿,心中有些异样的情绪在翻涌着。

  没有错过怀中女人的反应,宫羡朗目扫了她一眼,不语,手臂搂着千悠的身子不禁紧了几分。

  千悠仰头看了眼,男人的侧脸轮廓分明,下巴棱角冷厉,看似冰冷的人,将最暖的怀抱给了她。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顾尹在外面大声嚷嚷,千悠有些不耐地揉了揉耳朵,嗓门还真洪亮,就是有些吵。

  “自找的。”宫羡的嗓音轻责中带着几分笑意,也顺手捏了捏千悠小巧精致的耳朵。

  千悠瞪了男人一眼,随后甩开他,自己闷着往前走。

  顾尹带着云涯府的亲卫兵,毕竟是掌权者,即使没有特定的职称,只称为执事,但是他的地位权势却是朝廷任命的,不亚于一个州刺史。

  将近一百来个兵士,将微亭轩的门口堵住,他们齐齐拔剑肃杀地和宫羡的人对峙着。

  想比之下,宫羡的人要淡定许多,虽然人数远远比不上对方,一个个却淡定从容,看向对方的神色略显凉薄,仿若在看一群跳梁小丑。

  两边迟迟未动,除了刚刚那阵躁动之外,他们渐渐都沉静了下来,似乎在等什么人。

  等千悠和宫羡出现的时候,几乎是同一时刻,他们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宫羡修长的身姿站在千悠的身后,将千悠衬得有些娇小,俩人一前一后,一个脸上露出张扬痞痞的笑意,后面的人则是有些纵容地看着她。

  “璃尘,你光天化日之下屠我云涯府兵器坊中百姓,无一活口,行为残忍至极,若不严惩,实难面对云涯府中众人!今日,老夫就要为名除害!”

  顾尹一脸愤怒地盯着宫羡。

  同时指挥着人上前:“若是你束手就擒,老夫便可放过你这些爪牙,若是你拒不就范,老夫定要踏平你的府邸!”

  厉然站在最前面,脾气本就不太好的他微微皱了下眉,这人今天想怎么死?

  千悠这才明白这家伙之前去干了什么,不过这顾尹义愤填膺的模样,让千悠有些莫名地想笑。

  宫羡挑眉,看得出千悠的好心情,所以难得吭了个声。

  “顾尹,你要为兵器坊的人鸣冤?”宫羡温雅中带着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

  见自家主子说话了,手下人心中的不悦冲淡了几分,对付顾尹这样的人,按主子的性子,一般是直接料理了便是,哪里还容得他在这如此放肆,简直大不敬!

  顾尹冷笑一声,当即仰着头,“老夫身为云涯府的掌权者,自是为府中百姓谋福做主!你不过皇商,就敢干出这等残忍之事,老夫就是拼了这身老命也定要将你正法!”

  顾尹相当坚定自己的立场,仍旧一身正气地看着宫羡。

  璃尘犯事是真,证据也还在,这件事就算是闹到朝廷自己也是占有优势的一方,等他之后将此事呈报上去,说不定还有功。

  “你执意如此,可了解事情始末?”宫羡面色不改,眸光微闪。

  千悠瞥了眼男人的这幅样子,唇角的弧度深邃了几分,又要开始阴人了。

  “这些人在云涯府中生活多年,他们的为人,老夫自然再清楚不过,你休要狡辩!”

  顾尹今天定要报了之前的仇,他这辈子都没被人如此挑衅过,还栽了跟头,就算对方身份不一般又怎样!如今抓住了他这么大的把柄,他绝不会放过。

  像他们这种人,虽说没几个手上是干净的,但一旦放到台面上,就是另一种性质了。

  宫羡扬唇浅笑,眸中却带着凉薄之意,晦沉莫测的声线响起:“很好。”

  跟这人废话了这么半天,也耗尽了宫羡最后一丝耐心。

  很好什么?顾尹讽笑,他也不愿再僵持下去,“来人,把所有人抓起来,封了这座院子!若是有人反抗,就地处决!”

  官兵接到命令,杀意凌然地看向宫羡众人,刚准备行动。

  就听到了一声极冷像是冒着寒气的声音……

  “传朕旨意,云涯府执事顾尹,暗中与反臣勾结,包庇贼人余孽,即刻革职除兵权,收押待办。”

  旨意一下,厉然发号施令,暗处的影卫也一起出来,直接以绝对碾压的实力将那些官兵押下。

  而此时更多的,是来自顾尹这边兵士的惊讶和迷茫,他自称朕?朕?他们面前的人是当今皇上!

  真的假的?!

  比他们更加懵逼的其实是顾尹本人,他的脑子随着宫羡话毕,几近呈现空白状态,脸色更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般闪了一遍,最后僵在脸上。

  震惊中带着无可抑制的不可置信,直愣愣地盯着那抹月白色的身姿,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璃尘是皇上?他竟然是当今皇上!这怎么可能!

  皇上如今不是在宫中吗?如果他在这儿,那宫中的又是谁?

  那面前的人是假的?不对,若是假的,之前楼凡之应该看的出来才是,难怪他之前是那种反应!

  所以这人真是皇上!他是宫羡!

  顾尹的脸色瞬间转白,懊恼中带着无尽后悔的情绪在他的脑海中扎下生根,然后疯长,搅得他自己都感觉头都是麻木的。

  最后,他不得已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颤巍巍地“扑通”一声跪下,俯身求饶,一边磕头一边说。

  “皇上饶命,罪臣实在该死,不知您是当今皇上,有眼不识泰山,但是,罪臣绝对不敢勾结反臣余孽,请皇上明鉴!”

  “朕给过你机会。”宫羡淡淡丢下一句,随后一把拉过还在愣神的某人,转身离开。

  顾尹眼见着宫羡走进去,软瘫在了地上,张了张嘴,却并未发出声音,他自然懂皇上的意思,可是,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其余的官兵见顾尹这个反应,最后都跪在了地上求饶,厉然自然就是谨遵圣意,将所有人都抓了起来,包括已经绝望的顾尹。

  不久后的顾府。

  顾雪珍还在试戴今日才送到的发钗,就被匆匆跑来推门的下人给惊扰了,当即扔下玉钗,吼道:“跑这么急做什么!你想死吗?”

  “奴婢该死,小姐对不起。”小丫头直接跪在地上道歉,脸上慌乱未消又被吓白了几分。

  “到底什么事?”顾雪珍一脸不悦。

  小丫头连忙抬起头,说道:“小姐,老爷被抓了,如今已经被关押起来了,听说都被革职了!”

  顾雪珍闻言,差点将手边的钗划到地上,她撑起身子站起来,似是全然不明白这丫鬟在说什么,直勾勾地盯着她。

  良久,才吐出几个字:“说清楚!”

  小丫鬟有些战战兢兢地抬起头,她有些紧张地说道:“小姐,我听说,老爷今天带了很多人去了尘公子的府邸,可是最后一个人都没有回来,而就在刚刚,府上收到了消息,说是老爷与反臣勾结,被革职关押了,我们现在也出不去了。”

  顾雪珍手掌紧紧握着桌角,指关节都开始泛白,掌心捏得生疼也仿佛感觉不到一般,双眸中失去了焦距。

  “小姐?”小丫鬟看见顾雪珍这样反应,吓了一大跳,跪走了几步,到顾雪珍的面前。

  “这不可能!”顾雪珍忽然紧攥着小丫鬟的衣领,大声咆哮道,骤然间声音就变得尖锐起来。

  她爹是什么人她再清楚不过了,一心一意都为了朝廷,怎么可能与反贼有关系,一定是被人陷害!璃尘!一定是他!

  “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小丫鬟有些着急地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顾雪珍面上有些扭曲,现在她又出不去!

  吼过之后,顾雪珍瘫坐在椅子上,不行,她现在要冷静,这件事太突然了,反正她爹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现在主要的就是要找出证据,证明她爹是清白的。

  顾雪珍想了想,然后拉过小丫鬟,“你,赶紧给我磨墨,我去休书一封,让姑姑帮忙。”

  她姑姑是户部尚书的夫人,一定有办法可以救她爹的,至于敢陷害她爹的人,她一定不会放过。

  “是,是,奴婢这就去。”小丫鬟忙不迭地爬起来,跑去研磨。

  微亭轩。

  “你这么潇洒地把他给关押了,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就不怕事情传出去了?”千悠抬手支着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对面异常淡定从容喝茶的男人。

  “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宫羡眸光微荡,他来这儿,其实身份也没藏得多紧,不这么做,怎么将贼人引出来,一网打尽。

  千悠微顿,随后翻了个白眼,“你这样,就不怕传到了宫中,然后对齐恒不利,这假冒皇帝的罪名可不轻。”

  “呵……”宫羡轻笑了声,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俊脸染上几分喜悦,“他们现在可没胆子去堵,说不定我是假冒的呢?”

  千悠了然,也是,宫羡这才刚登基,就杀了那么多人,谁也不敢去触霉头,再加上宫羡这雷霆手段,只怕那些人是不想活了才去指证齐恒是假的。

  “如此,你心里都有数,那我出去逛逛。”千悠无聊地摆了摆手,就打算往外走。

  还没迈开步子,就被人一把拉着手腕,一个用力千悠就失去了平衡,等她回过神来,竟然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千悠:“……”

  旁边的厉然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幕弄得有些尴尬,随后悄悄地下去了。

  宫羡手臂环着千悠细腰,白皙的手指捏着女人的下巴,目光晦沉地盯着她:“我们之间是不是还有账没算?”

  千悠动了动,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挣脱,认命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双手绕过男人的颈后,“我今天出门是买了很多东西,辛苦了,记得结账。”

  宫羡狭长的凤眸微眯,透露出几分危险的气息,“私自逃跑,陷入危境,如今还无半点悔意,顾左右而言他,你说,该怎么罚?”

  千悠心中一突,有种很强的危机感,但是她仍旧面不改色,酷酷地看着他,明显有些硬撑的意味,缓缓道:“我还不是为了帮你找到余孽,谁让你之前不说清楚的。”

  “朕是有些没告诉你,可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明知道对方是敌人你还冒险深入?你要是不想活了,朕现在就成全你。”

  宫羡冷冽的声音,瞬间让周围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听见男人的自称都变了,成全她?千悠咽了咽口水,想要逃离的想法瞬间占据了她的整个思维,奈何腰上的铁臂越收越紧,最后她只能呆呆地看着冷着脸的人,沉默。

  宫羡见怀中的人依旧没有丝毫悔改意思,脸色更冷了几分,阴沉得简直能滴出水。

  “说话。”男人的凤眸渐升起浓浓的怒意,危险的气息迎面而来。

  千悠听见男人这么生气的语调,想着最近被管得几乎都没有自由了,她心底顿时迸发出委屈感。

  她又不是什么都不会,而且出个门都被那么多人看着,真的是一点儿自由都没有,她就像是被软禁了一样。

  “你想怎么样?”随后,千悠冷静地睨着宫羡,语气中没有半点起伏。

  宫羡墨眸微眯,空气忽然寂静。

  他想怎么样?他想直接掐死她!

  “我是不是一点儿自由都没有了。”千悠不看他,手从他的脖子上拿了下来,轻垂着眸子,喃喃道。

  见忽然变得有些幽怨凄凉的人,宫羡的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但是手上的动作不自觉松了几分,只是火气依旧没有降。

  “你若是让人省心点儿,我何必派人跟着你。”宫羡蹙眉,将语气放轻了几分。

  千悠抬起头:“我哪里不让人省心了?”

  宫羡冷睨着她不说话。

  千悠见男人这样看着她,心里有些毛毛的,还有些心虚。

  其实也不能怪她啊,谁叫她这运气太好了些。

  “最近朝中风浪才刚刚平息,余孽未清,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看着你,也是替你的安全着想,别不识好歹。”宫羡解释道。

  千悠本来听着男人前面讲的话还有些许的愧疚,但是听到最后一句,刚刚的愧疚感一下子都散尽了,这个自大狂妄的男人!

  其实她虽然知道,但从宫羡的嘴中说出来又像是另外一回事,心中顿时安抚了不少。

  这样一想,好像是觉得自己有些任性了,其实宫羡怎么对她,她都不该有怨言的。

  抬眸瞅了眼脸色依旧阴沉的人,千悠靠近了几分,嘟囔道:“对不起。”

  宫羡微愣,突然被顺了毛,有些诧异地敛眸看着她,却只看得见女人的头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可宫羡的心中总觉得怪怪的,这女人乍然间这么愧疚地说出这些话,这些话他知道是对着他说的,可是话中仿佛还有另一层意思。

  这样的感觉,他有很明显的熟悉感,之前有次,这女人就挺开心地和他说话,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就变得忧愁,也不敢看他。

  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狭长的凤眸微漾,宫羡直接将人打横抱起了身,往里面走去。

  千悠将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异常乖顺。

  此时,另一座清幽的宅院中。

  温幕轩一身清雅的气质,坐在竹林间的石凳上,翩翩公子如玉。

  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人,深色的衣袍将他包裹,俊逸的五官加上一双潋滟的眸子,即使容貌不输温幕轩,但整个人偏阴柔,说不出的邪气。

  仇致站在男人的身后,严肃挺立。

  “三王子你遇到宫羡竟然手下留情了。”男人唇际微勾,不咸不淡地说了句。

  温幕轩摇了摇头,“云公子说笑了,即使宫羡带的人还不足本王的一半,可那些都是他的影卫,本王不是对手,又何谈手下留情。”

  云俟轻笑了声,“王子如今已经在明,可就不敢轻易有所动作了。”

  “本王的行踪本就没有过多隐藏,过几日还要参加封后大典的,总不能不明不白地出现吧。”温幕轩言道。

  “呵……封后大典不过一场笑话,也难得王子还这般慎重。”云俟不甚在意地开口道。

  宫羡和云千悠那女人在此之前就跟仇人似的,云千悠当初怎么写的诏书他可是略知一二的,如今除了他,恐怕想杀宫羡的,就数云千悠了。

  但能让他们想清楚的,不过就是宫羡立云千悠为后的理由,一来是不想做得太绝,保全名声,二来是想羞辱那女人,想来这从一国至尊到屈居人下的滋味不好受吧。

  温幕轩心照不宣地唇角扬了扬,“那又如何,就算是笑话,也得要有人去看,至于看皇后的还是皇帝的,这可就是我们说了算的。”

  云俟眉峰微挑,“王子这是心中有了主意?”

  温幕轩看了眼云俟,“这件事就看咱们那位皇后娘娘的意见了。”

  “她不是刚被宫羡抓回去?私自逃出宫想必已经触怒了那男人,又怎么会再大意让她逃走。”云俟皱眉道。

  “她会出来的。”温幕轩淡淡道,眉宇间满是笃定。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