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三十七号档案沈泽之全文最新章节

三十七号档案沈泽之全文最新章节

一鸣天下白 著

连载中免费

悬疑刑侦漫画《三十七号档案》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一鸣天下白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沈泽之,全文讲述的是:沈泽之是特案组的队长,他游走于光明与黑暗之间,面对最穷凶极恶的罪犯,直视最不可窥探的人心,而有些事情是不能让普通民众知晓的,这些案件被统称为-三十七号档案!

42.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悬疑刑侦漫画《三十七号档案》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一鸣天下白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沈泽之,全文讲述的是:沈泽之是特案组的队长,他游走于光明与黑暗之间,面对最穷凶极恶的罪犯,直视最不可窥探的人心,而有些事情是不能让普通民众知晓的,这些案件被统称为-三十七号档案!

免费阅读

  沈泽之简直要被他无耻的言论气笑了,治病救人?

  “你的致病救人就是用活人做实验吗?”

  楚良不介意,他只是问:“还想问什么?”

  沈泽之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成南大学学生跳楼自杀的视频也是你放到网上的吧,还有给我们的邮件?你为什么要我们介入那个案子?”

  楚良道:“就是觉得有趣而已。”

  沈泽之道:“辉煌食品公司,还有最后的章家,这七个案子都和你有或多或少的关系。楚良,你这样煞费苦心到底是为了什么?”

  楚良微微一笑道:“要是我说我就是觉的有趣呢?”

  沈泽之用你真是个疯子一样的目光看着他。

  楚良也不介意,他道:“没错,这七个案子都和我有关,廖思明杀人是我的建议,沉嘉是我给了他灵感。宋安安的案子里我让人认罪结案,以免你们查到我的药品研究。成南大学跳楼自杀的案子我比你们早知道事情的真相,给你们发邮件的是我,包括林云志的死也是我。辉煌食品公司的案子是因为我和姚辉是好朋友,我不想看他死的不明不白。不过那个案子里我还救了你和纪子越一命,否则今天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发生了。”

  沈泽之知道他说的是他被丁万波雇凶撞他们车的事情。

  “章家的事情我一开始就是知情的,章之梁让我送他回家,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楚良道。

  他顿了顿又道:“赵上达被你们找到的时候我就知道,凭你的能力查到我的药品研究中心不过是迟早的事情。后来你果然通过赵上达找到了刘鹏,顺藤摸瓜的找到了刘明最后找到常遇。从联系不上常遇开始我就知道,你很快就要过来了。不过我还是低估你了,你比我想象的更快。”

  沈泽之问:“东城区派出所的严若飞的死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楚良想了想:“可以说有吧,不过他可不是我杀的,而是他们所长。”

  沈泽之闭闭眼睛又问:“换掉刘明的药的也是你吧,你很小心,那么多监控摄像居然没有一个拍到你的正脸。”

  楚良叹口气道:“本来是想从刘明那里掐断你们的线索,可惜刘明和刘鹏是叔侄关系,是干净不了的。”

  沈泽之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刘明?”

  楚良眼神变得狠狞起来:“要不是他把赵上达弄到研究中心来,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沈泽之举起枪道:“楚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

  楚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不怕我杀了纪子越吗?”

  沈泽之不说话却坚持的举着枪。

  楚良看着床上的纪子越道:“我妈当年就是因为精神疾病死的,我这一辈子就想找到一种要可以治愈这种病。”

  “那你就可以用活人来做实验?楚良,这件事不管什么理由都是不可原谅的。”

  楚良轻声小一下然后举起手里的开关就要按下去。

  “砰!”

  楚良缓缓倒下去,同时房间外的楚卫思眼睛一闭晕了过去。沈泽之连忙过去把纪子越手背上的针头扯掉。

  桑云清急忙进去看纪子越,却发现楚良给他注射的是葡萄糖,对人身体无害。

  沈泽之知道,楚良自己也明白,他做的这件事有多么的天理不容,到了这个地步,被当场击毙反而是比较体面一点的死法。

  这一次的行动很成功。这个组织内外围的人基本上都抓住了。虽然药品研究中心还牵扯道国外的一些机构,可是国内的事情基本上结束了。

  经过一年的忙碌,很快就到新年了,沈泽之站在窗前缓缓吐出嘴里的烟雾,须臾他轻声笑了笑,掐灭手指间的香烟离开了。

  “据悉,《请爱我多一点》剧组在今晨11时23分发生爆炸事故,该剧主演张晓和郑天意外受伤,伤情如何暂不清楚,我们会做后续报道……”

  “——哔——”钟立行抬手关掉电视机。

  我挑挑眉,等着他开口说话。

  钟立行的脸色很难看,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他是天蓝娱乐的最大股东,而张晓和郑天又是天蓝的当家花旦,出了这种事情,他不着急上火才怪吧。

  “这是上周五的报道,沈先生应该听说了吧。”钟立行放下手里的遥控器问。

  “是,我看了报纸。”虽然我不怎么关注报纸娱乐版块的消息,但是这件事在本市可谓轰动一时,我想不知道都不行。

  钟立行双手交叉支着下巴看着我说:“沈先生在这一行的口碑是众人皆知的,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圈子,直说吧,今天请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想请你帮我调差这件事情。”

  我耸耸肩,说:“钟总,我很欣赏您的直爽,但是您也知道我的规矩,我不调差警察插手的事情。据我所知,这件事已经惊动警方。所以,我很抱歉。”说完,我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等,我知道你的规矩。但是凡事总有例外。你能不能为我例外一次。”他说着从西服上衣内侧兜里掏出一张支票推过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支票,满意的笑笑坐下:“钟总说的对,凡事总有例外,也许我可以为您例外一次。”说完我将支票收起来。

  “这只是定金,你要是可以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会付给一个让你更加满意的数字。”

  我笑着伸出手:“合作愉快!”

  走出天蓝大厦我才发现外边居然下起雨来,这里的天气果然善变。我看了一眼身上偎贴的西服无奈的走入雨幕中。收人钱财替人解忧,我该工作了。

  天蓝娱乐公司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娱乐公司,由天蓝敕巨资打造的青春偶像剧《请爱我多一点》在开拍之前就很受关注,但是开拍两个月不到就发生这么一场堪称毁灭性的事故。

  在事故发生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凭着多年从事这一行业的灵敏嗅觉。我觉得,我的生意上门了。

  想要查这个案子的始末,最其码要接触几个当事人,现在除了在医院里治疗的张晓和郑天之外,我最想见的是那个名叫李成勇的烟火师,直觉告诉我他会告诉我一些有趣的事情,而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李成勇已经被警方逮捕,不管调查结果怎样他都会被判刑。所以现在要见他还真是不容易。不过这种不容易对钟立行来说不算什么。

  老实说看见李成勇时我很吃惊,他现在表现的并不像是一个即将因导致重大事故或者故意伤害被判刑的嫌犯。他很平静,垂着头坐在椅子上看着交握的双手。

  “不想说点什么吗?”我问他。听说他自从进到里面就一言不发,当然,有些时候一言不发对自己是种保护。但他的沉默显然不是为了自我保护。

  “我可以帮你,前提是你要配合。”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一点笑来,只是显然不是那种获得帮助喜悦的笑容,他的笑容带着一种绝望和解脱。

  “你还是不要费事了,都7天了,一个字都不说,啧啧!”陪在一边的警察似乎是见惯了李成勇这副样子,已经放弃从他嘴里撬出点什么,反正只要证据充足没有口供一样可以判刑。

  我看着李成勇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时候沉默对自己毫无好处。突然,他捂住胃部慢慢弯下去,我吃惊的而看着他。旁边的警察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急忙走过来看他。

  “喂,你没事吧?”那位警察打开门走进去扶住李成勇问。李成勇面色苍白,额头渗出冷汗来,似乎正在忍受极大的痛苦。警察进去扶住他,他张张嘴话还没出口已经晕过去了。

  怎么会这样?我跟着警车一起来医院抢救,经过一个晚上的检查初步估计是胃癌。确诊还需要一定时间,但是我觉得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李成勇被安排在医院的病房里,有警察看护。我在病房里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报应。”我默默的念着这两个字,这是李成勇昏迷前说的两个字,尽管他只是动了动嘴唇,但是我很确定他说的就是“报应”。

  报应?是说张晓还是郑天?调查没有结束,但是我敢肯定这次事故绝非意外。

  在张晓的病房外我遇到调查这个案子的警察,虽然我很排斥与警方打交道,但是这个人我还是知道的。

  “你好,宋警官。”我伸出手。

  他看了我一眼,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手,说:“你来调查这件案子?钟立行雇用了你?”

  我笑笑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做这一行很久了,这些警察估计把我家上溯八代都查了个清楚。大部分警察都不会喜欢我这样的私家侦探,不过宋严是个例外。

  “你查到什么了?”他掏出烟来衔在嘴里并没有点燃。

  “还没有。”我说的是实话,目前为止我并没有查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走到走廊尽头的窗边:“张晓伤的很严重,背部二度烧伤,四肢三度烧伤,还有一定程度的吸入性呛伤。即使伤愈,她都没可能再做这一行。”

  我挑挑眉毛,没想到张晓伤的这么重。

  “李成勇为什么要这么做?”我问,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动机,那么李成勇的动机是什么?

  “剧组里人说张晓为人很糟糕,尤其是对李成勇。剧组里好多人都看见张晓对李成勇斥骂”

  “积怨已久?”

  “也许吧。上面交代这周一定要结案,这个案子的影响很大,我没有时间继续查下去,证据很充分。即使他不招供也可以定性判刑了。”他似乎有点无奈。

  我没有说话,宋严希望我继续查下去,这个案子绝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的报复,肯定还有什么事情掩盖在这些东西下面。

  宋严站了一会被一通电话叫回去。我没有去张晓的病房,据说她现在还在昏迷,所以我决定先去看郑天。

  推开郑天的病房,他正坐在病床上看剧本,病床旁边是他的助理在给他削苹果。他见到我迷茫了一两秒马上反应过来,放下手里的剧本微微笑着说:“是沈先生吧,钟总打过招呼了。”

  我坐在助理拿来的椅子上,看着他的气色还不错:“你的伤怎么样了?”

  “还好,不是很严重。”他笑着说。

  “听说张晓情况很不好?”我随口说了一句。

  郑天的脸色暗下来,似乎不想提到她。

  “听说张晓和李成勇关系不是很好?”我问。

  “是,老李那个人平时很沉默,甚至有些木讷。张晓又……”郑天欲言又止。

  “张晓脾气不是很好?”刚才宋严也这么说。

  “哼!”郑天冷笑一声,接着说:“她何止是脾气不好,简直目中无人。”

  “哦?我倒是听说她对你很不一般,你们不是情侣吗?”我笑着问他。

  郑天眉毛一皱,问:“你听谁说的。”

  “杂志上都这么写。”

  “八卦怎么能当真。”

  我点点头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李成勇在剧组人缘怎么样?”

  郑天想了一会儿才说:“老李是今年才到剧组的,很沉默的一个人,但是为人不错。剧组里谁有麻烦需要帮助的他都会搭把手。只是,和张晓不对付。”

  “不对付?”

  “是,出事前一天他们还吵架了。说是吵架不过是张晓单方面的谩骂。那个女人得理不饶人。老李好像把她的手机从桌子上碰下去她就不依不饶的要求老李给她赔礼道歉。”郑天的眉头紧紧皱着,像是对张晓极不满意。

  郑天说完犹豫着问:“老李真的是故意的?”

  “你觉得是意外?”我反问他。

  郑天沉默了一会儿说:“老李看起来是很老实的一个人,怎么会……”

  “你也受伤了,要是你跑的慢一点,也许现在躺在特护病房里的就是你,你不怨他?”

  郑天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如果你的假设成立的时候我怨不怨他,但是现在我不怨他。”

  事情到这里似乎就没有查下去的必要,太明显了。两人早有矛盾,李成勇忍无可忍最终爆发要置张晓于死地。很简单的一起报复案。我坐在出租车里揉了揉太阳穴,为什么总有一种漏掉什么的感觉?到底是哪里不对?我闭上眼睛慢慢回忆这两天的到的线索。

  “先生,天蓝大厦到了。”司机停车提醒我。

  我付完车资下车走进天蓝大厦。整个案件的违和感很强烈,但是我找不到突破口,只好从张晓身上再查一遍。

  钟立行和公司里的人都打过招呼,我很容易就调到张晓的资料。

  “这是张晓从出道以来到现在所有的资料。“档案室的工作人员抱着一盒资料进来。

  我接过看起来就很有分量的档案袋,里面的资料很详细。张晓十八岁出道,到现在7年。从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到现在路人皆知的小粉红不能说她不努力。翻过最后一页后面居然还有一张,我拿起来看了看扬起手问管理员:“这是谁?”

  管理员走过来接过去看了一眼:“这是顾茵,怎么把她的档案放到这里了。”

  “顾茵是谁?”我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出现在娱乐公司的档案应该是艺人吧。

  “哦,她是和张晓一期的艺人,只是她没有张晓这么好运气,出道两年就出意外了。”

  “意外?”

  “是,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在医院治疗了一年就去世了,年纪轻轻的才21岁,可惜啊。”管理员感叹到。

  “你们还有顾茵的资料吗?能不能给我。”

  “可以,反正人都不在了。我给你找找。”

  顾茵的资料很少,只有薄薄的几页。档案上的照片还是她十岁的样子,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到家后我打开电脑输入顾茵两个字百度,没想到网上还真有关于她的消息。

  “选角”、“意外”。

  五年前顾茵参加一部电影的选角比赛,档案上记录她进了决赛,然后……没了。翻开张晓的档案找到对应的时间,果然,张晓也参加了比赛,她就是凭借那部电影一炮而红。

  我笑了笑,至少这算是一个突破点。顾茵!我想钟立行应该知道她的事情。

  “你问顾茵?”钟立行似乎很诧异我会问顾茵。

  “是,我想知道当年所谓的意外到底是什么?”

  钟立行似乎陷入回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当年她参加那个选角,到最后只剩下她和张晓两个人。出事那天导演宣布了饰演那个角色的人选。”

  “是顾茵?”我问。

  “是,结果晚上公司的人出去庆祝就出事了。有人给她下了毒?”

  “下毒?”

  “是,虽然抢救很及时,但是还是脑死亡。”

  “没有报警?”我问。

  “怎么可能?当然报警了,凶手很快就查出来了,是顾茵的特助。”

  “特助下的毒?”我觉得不可思议。

  “我也觉的难以置信。那时候那个小姑娘大学还没毕业,平时和顾茵关系很不错,完全没有作案动机。但是警察从她的包里搜到了沾有毒药粉末的纸片,并且他们学校实验楼的楼道里的摄像头拍到她的影像。”钟立行眉头紧紧皱着,脸上还是一副怀疑的样子。

  “是什么毒?”

  “氰化钾。”

  氰化物中毒分为轻、中、重三级。轻度中毒表现为眼及上呼吸道刺激症状,有苦杏仁味,口唇及咽部麻木,继而出现恶心、呕吐、震颤等症状;中度中毒表现为叹息样呼吸,皮肤、粘膜常呈鲜红色,其他症状加重,最终可死于呼吸麻痹;重度重度,可在4~6秒内突然昏倒,呼吸空难,出现强制性和阵发性抽搐,血压下降,尿、便失禁,常伴发脑水肿和呼吸衰竭,经2~3分钟后呼吸和心跳停止,呈“闪电式”死亡。对于氰化物中毒者来说往往脑组织最先受损。

  “对了,你怎么突然想到她?顾茵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吗?”钟立行问我。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顾茵中毒案张晓看起来最有嫌疑,但是那毕竟是五年前的事情可,何况警方也找出凶手。告辞钟立行我直接去市局找宋严,今天的新闻已经公布了警方调查的结果,这个案件算是告破,但是我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我向宋严提出要看顾茵的案卷时他好像很意外。

  “顾茵?你要看五年前的投毒案的案卷?”宋严问。

  “是,我知道这违反规定,但是还是想请你帮这个忙。”

  “你觉得那个案子和现在这个案子有关系?”宋严一边给档案室的人打电话调案卷一边问我。

  “我不知道,只是感觉。”我耸耸肩说。

  他打电话的动作一顿,然后一副败给你的表情继续电话。

  顾茵的案卷里记录着顾茵的助理徐媛将氰化钾放入她的酒杯里导致她中毒。但是氰化钾的量并不是很多所以顾茵并不是立刻致死,但是结果很遗憾,经过抢救还是脑死亡。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