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本宫只想种田洝九微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本宫只想种田洝九微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洝九微 著

连载中免费

最近特火的小说《本宫只想种田》讲述的是谢昭昭与皇帝陛下之间那拍案叫绝的爱情,是洝九微创作的佳品,《本宫只想种田》精彩章节:谢昭昭穿越成为书中那无恶不作心思狠辣的炮灰女配,为了能锦衣玉食活到大结局,她决定放下一切恩怨成为皇帝陛下眼中的空气,于是她在自家宫里开了块地种菜,没想到陛下十分难受,为什么昭昭不来找我了…

16.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最近特火的小说《本宫只想种田》讲述的是谢昭昭与皇帝陛下之间那拍案叫绝的爱情,是洝九微创作的佳品,《本宫只想种田》精彩章节:谢昭昭穿越成为书中那无恶不作心思狠辣的炮灰女配,为了能锦衣玉食活到大结局,她决定放下一切恩怨成为皇帝陛下眼中的空气,于是她在自家宫里开了块地种菜,没想到陛下十分难受,为什么昭昭不来找我了…

免费阅读

  谢芮自幼在父兄和姐姐的爱护下长大,和谢凝一样性子活泼,却不像谢凝那般行事无状,甚至犯浑。许是谢远清在谢凝身上吃了亏,教导起谢芮来也格外用心和严格,到真让他教养出个有模有样的高门贵女来。小姑娘虽说私底下还是小孩子心性,但在人前,大家闺秀该有的教养自是一样都不差。

  “景王殿下,拜帖之事,待我回府后会亲自回帖给侯夫人。至于信物一说,属实不妥,还望景王殿下见谅。”谢昭昭细声细气的开口,竟将谢芮的声音学了个八分像。

  “二小姐这么说,是信不过再下的人品?”

  人品?这么贵重的东西,您有吗?谢昭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再度将声音放细,“景王殿下,男女授受不清,还请不要为难。”

  她声音虽然柔柔的,却很坚持。马车外,萧淳轻笑一声,语气里陡然带了几分傲气:“若本王偏要为难呢?”

  他没有再自称萧淳,而是以本王自居,搬出了这尊贵的身份,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谢昭昭无端就有些生气,若今日这马车中人真是谢芮,难道就要这样让人欺负去?更何况,她拒绝的已经很明显,萧淳却还偏要一意孤行,甚至用身份相压,不断了他这份心思,迟早都要给谢芮找来祸患。

  思及此,谢昭昭的眼中不自觉的就带上了几分凌厉,“殿下若要执意为难,本宫也就只能请皇上来评评理了。”

  她的声音一响起,别说是马车外的景王和齐昀一愣,连车里的碧荷都懵了,娘娘故意亮出身份,就不怕景王真的闹到皇上那里去吗?小白菜瞪圆了眼睛,却看到她家娘娘竟然自顾自的演起了双簧。

  “姐姐。”她学着谢芮的声音,语气里带着几分劝阻,下一秒却又声线一冷,厉声道:“无妨。”

  “可是……”

  “你不必说了,本宫倒要看看,光天化日,天子脚下,是谁敢这般无理胡闹。”

  不但声音在变,连表情也跟着变,看得碧荷一愣一愣的。车外,景王显然没有料到贤妃也在此,旋即面上挂着笑,“不知贤妃娘娘驾到,萧淳失礼。”

  依着大周的礼制,贤妃身为皇妃,景王见了她虽不必行跪拜大礼,但起码的问安还是要的。只他到底是姜太后所出,不比其他王爷,身份贵重,又素来没有规矩。如今,虽是赔礼,一不下马,二未弯腰,架子倒是摆的很大。

  “景王殿下说笑了,本宫人微言轻,不敢担殿下这一礼。若是没有什么其他事情,本宫便带着小妹先行回府了。”

  萧淳扯了扯嘴角,这一次倒没有出声阻拦。他今日本就是为谢芮而来,却不想碰上了贤妃,这个女人素来麻烦,实在没必要故意招惹。

  见景王那边没了动静,谢昭昭正准备吩咐车夫回宫,却不想一直在旁边看戏的齐昀却是急了。

  “等等!”

  少年的声音一响起,谢昭昭就头疼。这齐昀和谢凝年纪相仿,还小她几个月,两人自幼就不对付。即便后来谢凝入了宫,得了宠,京中与她不和的许多人都不敢再造次,这齐昀却偏偏不服气。

  一来,他出身忠勇侯府,是先皇后齐氏最疼爱的幼弟,身份不比寻常。齐皇后早逝,萧淮对这位妻弟也格外爱护。有皇上护着,什么人都敢得罪;二来,这齐昀也不知为何,似乎就是喜欢同谢凝过不去,一有机会就找她麻烦,并乐此不疲。

  眼下,少年端坐在马上,一身淡金色锦袍,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急切:“不准走!”

  谢昭昭:……

  往来的路人不禁都往这边看来,待看到谢家的马车和车前穿着锦袍的贵人,又低着头匆匆离去,甚至故意走远,生怕做了被殃及的池鱼。

  “不知娘娘缘何出现在这里?”齐昀一开口,便是质问。

  谢昭昭讶然,“齐小公子这话问的奇怪,此地莫非是被忠勇侯府买下了,本宫来不得?”

  “娘娘休要诡辩,我母亲今日随长公主入宫,专程去了朝华宫。宫人说贤妃娘娘身体不适,还在休息。娘娘如今出现在这少京的大街上,怕不是私自溜出来的吧?娘娘可知后妃擅自出宫,该当何罪?”

  “齐小公子这是在同我讲规矩?”谢昭昭眉眼低垂,唇角带着笑,“谢凝怕不是听岔了吧?”

  她微顿,轻轻晃着手里的扇柄,“这少京城中,谁人不知,齐小公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连当今圣上面前都敢放肆,如今居然破天荒的同我讲规矩,啧啧……”

  谢昭昭摇摇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少年白净的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一时语塞,只气冲冲的瞪着马车。

  “齐小公子,听本宫一句劝,做人做事还是不要太过猖狂。否则,迟早是要吃亏的。”

  “娘娘这话才是笑话。”齐昀不以为然,“若论猖狂,只怕贤妃娘娘更胜一筹。”

  “哦,是吗?”谢昭昭眨眼,“那承让了。”

  “谢凝你……”

  到底是年轻,又心高气傲,如今一拳打在棉花上,齐昀原本俊俏的一张脸涨得通红。谢昭昭却收了闲散意态,眸中的神色淡下来,“齐小公子,还请收敛言行。谢凝这两个字,可不是谁都可以喊的。”

  这齐昀,当真是太放肆了。心底的某根弦被拨动,谢昭昭有些压制不住莫名的怒火,疾声道:“据本宫所知,齐小公子一未承袭爵位,二未入朝为官,纵然出生侯府,也不过是一介庶人。本宫念在先皇后的情分上,不与你计较,如今齐小公子这般对本宫呼来喝去,是当真以为我怕了你?!”

  齐昀显然没想到谢昭昭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间有些怔愣,又听她言语之间提及齐皇后,下意识的捏紧缰绳,胸口不住的起伏,“你凶什么凶?若我姐姐还在,哪里轮得到你在这里飞扬跋扈!”

  诶?

  不知怎的,谢昭昭居然在齐昀的这话里听出了些撒娇和赌气的意味。她抬头看向碧荷,只怕谢凝和齐昀之间并不像原书中所说的那样不对盘,至于其中有何隐情,她还得抽空和小白菜打听一下。

  这一走神,原本的气势也跟着弱了下去,谢昭昭叹了口气,还是想办法早点送走这个霸王才对,与他在这争执什么。她顿了顿,放软了语气,“齐小公子误会了,我并没有凶……凶你,不过是念在先皇后的情分上……”

  “你居然还记得与我姐姐的情分?枉我姐姐昔日那般待你,你呢?”

  谢昭昭:我……?

  “贤妃娘娘莫不是以为自己入了宫,就真的能代替姐姐做皇后?”

  谢昭昭有点傻眼,这都是啥和啥?怎么听着她像是个辜负了齐皇后的渣女?

  “放肆!”

  怔愣之间,一道男声响起,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不怒自威。

  萧淮端坐在马上,穿着便服,淡淡的目光瞥向众人,直叫人冒冷汗。

  萧淳:“皇兄……”

  齐昀:“姐……姐夫……”

  谢昭昭更是一呆,心中暗道:完蛋了。

  她刚才教训齐昀的话,也不知道萧淮听到了多少,他不会为小舅子出气把自己咔嚓了吧?

  毕竟,小老婆千千万,小舅子就这一个。

  棕色的宝马在原地踏着步,不安的打着响鼻。马上之人一身玄色窄袖锦袍,削薄的唇抿着,落在齐昀身上的目光微凉,带着来自骨子里的孤清。

  空旷的官道上,因为方才谢昭昭和齐昀的争执,本就没什么人。如今,萧淮的一声“放肆”过后,让仅有的几个驻足看热闹的人也受了惊,都灰溜溜的走开了。

  “姐夫……”齐昀虽然霸王惯了,但在萧淮面前也不敢造次,连忙下马,躬身行礼。景王这会儿反倒置身事外,施施然的跟着下了马,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只马车里的人,好半天都没有动静。

  萧淮的突然出现让谢昭昭有些紧张,她正冲碧荷手口并用的比划着,可小白菜早就吓得三魂去了两魂半,呆呆的跪在车里,一动不动。

  谢昭昭:……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谢昭昭闭了闭眼,萧淮若当真要因为齐昀罚她,她便忍了。左不过就是挨骂加禁足,出宫的事情两人有约在先,可容不得他抵赖。

  “方才的话,你敢再说一遍?”萧淮冷声开口,眸色里带着逼人的盛气,叫人根本不敢直视。

  谢昭昭吞了吞口水,说就说……她正预备开口,马车外,齐昀的声音再度响起。少年泛白的指节泄露了他此刻的紧张,可语气依然执拗:“齐昀不服。”

  此话一出,谢昭昭微微一愣,继而对齐昀有些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小霸王这么头铁,居然敢和萧淮叫板。

  “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今日的事情,我可以不同你计较。倘若再让我听到你对谢凝这般出言不逊,便是十个忠勇侯府也保不住你。”

  谢昭昭:诶?

  这剧本和她想的不太一样。萧淮居然不是来找她麻烦的?话里话外还都是明显的袒护,护着的是她。

  少年紧紧抿着唇,一脸的不服气,“齐昀即便有错,那贤妃娘娘呢?她身为后妃,擅离皇宫,难道就没有错吗?”

  谢昭昭:……

  真不知道谢凝是怎么得罪了这齐昀,让这少年如此嫉恨她。

  “谁说她是擅自离宫?”言罢,萧淮翻身下马,踱步至马车前,淡淡瞥了眼齐昀,“这过几日便是中元节,归府省亲,悼念郡主,这是旨意。”

  谢昭昭:?

  车帘突然被掀开,外面的光漏了进来,萧淮看到车里男儿打扮的谢昭昭,先是微微一愣,继而面无表情的坐下,“去宰相府。”

  见他发了话,车夫赶紧驱马,片刻不敢耽误。

  马车渐渐走远,齐昀虽然不甘心,却也不敢再闹腾,倒是景王闲闲的开了口,“没想到啊,咱们这位贤妃娘娘如此有本事。来时我还听宫里的人说,程将军从西北呈来奏报,皇上传几位大人御书房议事,这不过片刻的功夫,便下了旨意,还亲自陪着归府省亲?啧啧……”

  他话里话外都透着股阴阳怪气,暗指萧淮偏宠贤妃,竟连先皇后的面子都不给。

  齐昀轻哼了一声,满是不屑,“不过一个宠妃,怎能与我姐姐相提并论。”说完,他看了眼景王,“殿下也不必这般挑拨,上次是我打赌输了,今日你要我拦谢二小姐的马车,我愿赌服输,已经做了,东西没要到,可怨不得我。”

  被齐昀这般大剌剌的挑破,景王面上有些难堪。

  “告辞。”齐昀却没打算同他再浪费口舌,打马便要离开。刚行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他回头,夕阳将马上的影子拉长。少年端坐在马背上,神色微凛,“还有,我看不惯她,是我的事。至于她如何,其他人没有资格指责。”

  说完,齐昀便打马离开,徒留景王一人站在原地,面色铁青。

  ——

  马车辘辘的驶向宰相府,车里却一直很安静。碧荷早在萧淮一进来的时候,就十分乖觉的躲到了外贸,跟着车夫一起驾车,留下谢昭昭一个人面对萧淮一张没有表情的俊脸。

  这小白菜,忒不够意思了。谢昭昭暗暗腹诽,却不敢抬头看萧淮。这男人明显还在气头上,她才不要往枪口上撞。

  也不知道他在气什么,明明出宫的事情是两人事先约定好的,怎么如今倒像是她偷偷溜出来闯了祸,还要等着萧淮给她收拾烂摊子。

  “你到挺有自知之明。”

  谢昭昭:?

  “居然在这少京的大街上,与景王和忠勇侯府的小公子争执,真是好本事。若论猖狂,爱妃才是我大周第一人。”

  谢昭昭:……

  “怎么,这会儿老实了?方才见你教训齐昀的时候不是挺凶的么,句句在理,有理有据,连大周的宫规和先皇后的情分都搬出来了,现在呢?”男人轻哼一声,“是哑巴了?”

  谢昭昭:……

  她从来没想过,一个皇帝,话这么多,还毒舌。教训她的样子,就仿佛是在教训一个做错了事的学生。

  谢昭昭也怂,一声不敢坑,只敢在心里默默吐槽。

  “说话。”

  “说……说什么?”她偷偷抬眼看萧淮,

  话都让你说了,你让我说什么?

  “为何出宫?”

  谢昭昭咬着唇,总不能说是因为昨日说了谎,今日特意来求谢执帮她圆谎的吧。

  “皇上当日答应过我,若是往后觉得委屈了不如意了,可以出宫。”

  “那你委屈什么?”

  谢昭昭:诶?

  “太妃生辰,本是吉事,朕没有处死平氏,也是在为太妃积福。至于那百寿图是何人做了手脚,你平素在宫中树敌太多,一时半刻,哪里查的清楚。”

  谢昭昭觉得自己可能是书读得少,几次三番都不太跟得上这皇帝的思路。萧淮是以为她因为委屈才出了宫,这是在给她解释?哄她?

  谢昭昭咬着手指,没想到啊,这皇帝还是个情种,这般舍不得贤妃受委屈。她又偷偷瞟了一眼,唔,还黑着个脸,有点吓人。

  “过来。”

  “哦。”

  谢昭昭挪啊挪,挪啊挪,好一会儿才堪堪挪到萧淮身边,却仍旧和他保持着半臂的距离。萧淮瞥了眼身侧小心翼翼的人,眉心微蹙。

  “咣当——”车轮突然碾过一块凹地,车夫瞬间吓得白了脸,连忙请罪,边听萧淮淡声道:“无妨。”

  马车里,谢昭昭倒在车里,萧淮整个人压在她身.上,耳际有些痒痒的,鼻息间全是清冽的男性气息,带着淡淡的龙涎香的味道。姿势太过亲密,她一动不敢动,生怕某个人突然兽.性大发,在车里把她办了。

  萧淮凝视着身下的人,虽然换了男子的衣衫,却依然难掩倾城之姿,此刻发冠微散,几缕发丝贴在脸颊边,慵懒的样子更添风情。目光落在女子娇嫩的唇上,淡淡的粉色里透出惑人的嫣红,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尝是个什么味道。

  谢昭昭喉头微动,盈盈的一双眸子里仿佛带着水光。亲就亲吧,不就是嘴对嘴么,这皇帝长得这么好看,她也不吃亏。

  眼皮一点点合上,却听到萧淮轻笑一声。

  谢昭昭:?

  她蓦地睁开眼,便对上男人有些玩味的神色。萧淮将她扶起来,唇角挂着一抹笑。

  谢昭昭:……

  “怎么,有点失望?”

  谢昭昭:…………

  “马上就到了,你且再忍忍。”

  谢昭昭:………………

  看着男人眸子里隐隐的笑意,谢昭昭几乎要暴走:忍你个大头鬼啊!

  不过片刻,马车就停下了下来。因为先前已经得了消息,皇上只是微服出宫,不宜大肆迎驾。眼下宰相府的大口,只有谢远清和谢执等着,看到停下来的马车,连忙迎了上去。

  这是萧淮第二次以皇上的身份来谢府。他先行下了车,对着躬身的谢远清和谢执微微颔首,才转身掀开车帘。

  因为之前散了头发,谢昭昭如今只能披着萧淮的玄色披风,兜头罩住。披风太大,将她整个人都罩在里面,衬得小小的一个。

  看到面前伸来的手,谢昭昭微顿,最终还是将手交到了萧淮手里。男人的手掌温热干燥,指腹间带着薄茧,是常年握剑留下的痕迹。

  她有些恍惚,手却被蓦地捏紧。谢昭昭下意识抬头去看,男人却面色如常,一本正紧的跟着谢远清进了正厅,只在所有人都注意不到的地方,用指尖挠了挠谢昭昭的掌心。

  谢昭昭:……

  这个皇帝,好幼稚啊。

  谢远清和谢执陪着萧淮在正厅说话,谢昭昭先回了后院收拾。

  谢家虽旁支繁杂,但自钟氏过世后,谢远清一直都未曾续弦,是以宰相府的后宅十分清净。谢凝入宫之后,便只有谢执和谢芮兄妹二人住在府中。偶尔,教导谢芮的女师傅樊青衣也会在府上住几日。

  谢昭昭一路跟着碧荷回到自己的院子,那还是谢凝未进宫前住的地方。

  可一进院子,谢昭昭就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宰相府大小姐的院落,自然是气派的。可这院子里,种的不是什么奇花异草也就罢了,这一块又一块的菜地是什么鬼?一水儿绿油油的小白菜,西红柿打着嘟噜,萝卜刚刚冒了头。

  谢凝,居然还有这个爱好?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