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皇家金枝儿怡米全文最新章节

皇家金枝儿怡米全文最新章节

怡米 著

连载中免费

《皇家金枝儿》是怡米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小公主楚莫离及笄了,皇家开始给她相看驸马,可她谁也不要,偏喜欢那避她如蛇蝎的陌东侯谢锦寻,奈何谢锦寻对她无甚感觉,望她另觅良人,几次三番,小公主疲倦了、厌腻了,打算按着他的意思,嫁给他人。谢锦寻却慌了...

7.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皇家金枝儿》是怡米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小公主楚莫离及笄了,皇家开始给她相看驸马,可她谁也不要,偏喜欢那避她如蛇蝎的陌东侯谢锦寻,奈何谢锦寻对她无甚感觉,望她另觅良人,几次三番,小公主疲倦了、厌腻了,打算按着他的意思,嫁给他人。谢锦寻却慌了...

免费阅读

  承安帝哼笑一声,意味不明。

  看到谢锦寻就想起谢朔,刚登基时,自己是个任人宰割的幼君,那时,满朝文武没几个臣服于他,反倒臣服贵为首辅的谢朔。

  幼小的他惧怕谢朔,更惧怕虎视眈眈的诸侯,每天活在恐惧里,怕边境动乱,怕辅政大臣取而代之。

  那时的他,眼底有斗劲儿,也有恐惧。

  他依附谢朔,活在对方的光芒下,做什么都要看对方的脸色。

  但谢朔的确替先帝镇守住了江山,稳住了边境和各地诸侯。

  可承安帝不想记住他的好,唯有恨意滔滔不绝。

  后来亲政,那些老臣仗着功劳,依然不完全臣服于他,他将他们一一贬了、杀了,直到处置谢朔,犯了难,因为根基尚不稳,谢朔是镇压诸侯王的利刃,谢朔死了,他无力招架他们。

  再后来,他有实力坐镇江山,却不想杀谢朔了,原因种种,终归归于人心是肉长的。

  忆及此,承安帝长长叹息。

  天色越发昏暗,武将们聚堆切磋,远处的莫离直勾勾盯着他们的一招一式,很羡慕他们的武艺,可她懒,又是女子,没机会习武。

  承安帝揉揉她的头,揶揄道:“怎么,莫不是妧妧看上哪个儿郎了?”

  莫离冷不丁回过神,嗔道:“哪有,儿臣只是羡慕他们的身手罢了。”

  “不用羡慕,朕会给你选个最强的做驸马。”

  莫离摇头,她不喜欢武将,喜欢......脑海中闪现一道身影,慵慵懒懒的,穿普蓝色宽袍。

  啊,她在想什么!

  莫离甩甩头,脸颊红了,心慌了。

  承安帝心里的驸马人选必须德才兼备,已经挑选了几个青年才俊,只是还在观察,从没跟莫离商量过,今日父女俩坐在月下篝火前,适宜谈心,便问:“妧妧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儿?”

  莫离头一扭,不理他。

  承安帝宠溺地笑笑,轻声道:“朕终究会老的,总要为你选个能依靠的男人,妧妧莫害羞,跟朕说说,喜欢什么样的男儿?”

  话题无法避开,莫离嘟嘴嘟囔,“还不是父皇说谁就是谁。”

  “朕会听取你的意见。”

  “儿臣......”莫离下意识瞟向远处,落在与人交谈的男人身上。

  承安帝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眯起厉眸,眼底复杂多变,试探道:“妧妧觉得陌东侯如何?”

  莫离立马摇头,“儿臣讨厌他!”

  承安帝脸色由阴转晴,“嗯,朕也觉得他不怎么样。”

  莫离脱口而出,“他挺好的,父皇为何看不上?”

  说完,慌得一逼。

  承安帝摸不准女儿的心思,又问:“朕要是为了招揽人心,把你下嫁给陌东侯,妧妧会怪朕吗?”

  “儿臣不嫁!”莫离跺脚,绕不开这话题了。

  承安帝哈哈大笑,和颜悦色,“不嫁就不嫁,妧妧莫急。”

  观摩一会儿,承安帝临时起兴,让他们比试弓箭。

  这项技艺不只武将能参与,文官们也能,世家子弟自幼练习射箭,很多人即便不做将军,也能箭无虚发。

  甄聿毛遂自荐做了主判官,几名将领纷纷上场,陈展谦是佼佼者,对着靶心百发百中,引得周围喝彩。

  陈展谦得意地看了一眼窝在承安帝身边的小公主,谁知小公主的注意力压根没集中在比试场地,而是盯着另一边。

  他看向那边,见月光下,穿着普蓝深衣的谢锦寻,正与骆凇有说有笑。

  心中泛起醋意,自己惦记公主很久了,只是缺个时机罢了。虽说心有抱负之人不屑于入赘皇家,可陈展谦与甄聿不同,他从不考虑那么多。

  晌午见到公主跟谢锦寻同进同出,就捕捉到什么苗头,现下在观察,总觉得姓谢的会捷足先登。

  想到此,陈展谦不经大脑,当即对承安帝见礼,“听闻陌东侯武艺精湛,不知今日,末将能否有幸与其讨教一二?”

  承安帝一听,乐了,“那得征询陌东侯的意思。”

  随后,承安帝看向无辜中枪的谢锦寻,“隐川能否应了陈将军的邀请?”

  陈展谦也看过去,“不知陌东侯能否赏个脸,与本将对垒一番?”

  谢锦寻淡淡道:“特殊语境上,对垒多指两军交战,陈将军用词需谨慎。”

  当着众人被拂了面子,陈展谦有些磨牙霍霍,“本将是粗人,不喜咬文嚼字,但对侯爷仰慕已久,就问一句,侯爷要不要给本将个面子?”

  面对陈展谦的挑衅,谢锦寻拒绝了。

  承安帝被他们勾出兴致,故作不悦,“朕觉得技能和经验要拿出来跟大家分享,隐川别总藏着掖着,是时候展现一下风采了。”

  皇帝发话,谢锦寻不想答应也不行,温笑道:“既然陛下有此雅兴,臣莫敢不从。”

  他看向陈展谦,笑道: “仅限切磋,点到为止。”

  陈展谦心里冷哼,抱拳道:“侯爷请。”

  陈展谦是武将,统领十万羽林军,武艺深不可测,谢锦寻虽然手握重兵,可终究是文官,怎是陈展谦的对手!

  莫离腾地站起身,“比试射箭吧!”

  众官员齐齐看来,莫离尴尬地摸摸鼻子,“本宫不喜欢血腥场面。”

  陈展谦拳头都握紧了,又松开,心里不舒服,“公主,末将只是跟侯爷切磋武艺,不会见血的。”

  最多,打肿谢锦寻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陈展谦如是想。

  谢锦寻同样看向为他着想的小公主,心底某处微微触动,她为何突然维护他?

  承安帝更是纳闷,拉女儿坐下,“既然淑妧不愿见你们打斗,那换射箭吧。”

  射箭?

  承安帝身后的甄聿很是不屑,陈展谦箭法极为精湛,百发百中,有什么可比试的。

  遂提议道:“陛下,不如让他们换个方式比试。”

  承安帝偏头,“什么方式?”

  甄聿莫测一笑,娓娓道来他的想法......

  将瓜果分别捆绑在两人的手臂、小腿、发冠上,让两人面对面射击,看谁射得准。

  莫离越听越皱眉,什么破提议!

  承安帝却笑了,“新鲜。”

  “父皇......”

  承安帝瞪了女儿一样,“就你话多。”

  莫离气鼓鼓扭了一下 身子。

  “两位爱卿觉得如何?”承安帝笑着,笑容含着几分残忍。

  陈展谦对自己的箭法很是自信,认为自己肯定伤不到谢锦寻,可反过来就不同了,万一谢锦寻失手,自己岂不成了靶子,甚至被一箭穿心。

  谢锦寻迎上承安帝的笑脸,淡淡道:“臣无异议。”

  承安帝满意,看向犹豫的陈展谦,“陈将军不敢?”

  陈展谦说出心中想法:“陛下,次辅的提议是不是颠倒了?”

  甄聿解释道:“自然没有颠倒,我们想看到的是陈将军和侯爷互相珍视对方,不拿对方的性命当儿戏,要看的就是你们那份发自心底的认真和对彼此的保护。”

  冠冕堂皇。谢锦寻心底冷笑,面上不显。

  陈展谦继续问:“末将有信心不会伤及侯爷,可侯爷的箭法...恕末将不敢把命交给对方。”

  承安帝见他磨磨唧唧,不满道:“对手是你自己选的,自己选就该选势均力敌的对手,爱卿既然对陌东侯没有信心,却偏偏选他比试,难道是想借机报复?”

  陈展谦赶忙否认:“末将不敢。”

  “那还犹豫什么,次辅说得对,朕想看到的,是你们互相信任,而不是互相斗狠。”

  懂了帝王的意思,陈展谦哪敢不从,硬着头皮道:“末将领命。”

  一切准备就绪,两人面对面站立,距离大约百步。

  陈展谦张弓搭箭,瞄准谢锦寻左臂的桔子,深深吸口气,耳畔是主判官甄聿的声音:“两位大人不要勉强,若是不小心伤了谁,会伤和气的。”

  说完,见陈展谦更紧张了。

  陈展谦不是紧张自己射不好,而是担心对方射不好呀。

  再观谢锦寻,面色如常,瞄准陈展谦发冠上的葡萄,嗖地射了出去,陈展谦同时射箭,两箭齐发,朝着不同轨迹而去。

  砰。

  陈展谦射中了谢锦寻左肩的桔子,可谢锦寻却没有射中对方发冠上的水果。但是,陈展谦挪动了,而谢锦寻岿然不动。

  而比赛规则是:先动的人,输。

  陈展谦从未在比试上输过阵势,此番觉得无颜面,瞥了一眼承安帝,羞愧地低下头,用余光窥视莫离,见莫离兴奋地站起身,更为懊恼。

  承安帝脸色阴沉,他的羽林军统领,竟然输给东陲总兵!

  羽林军是隼国全部兵种里挑选出来的精锐,更何况是堂堂羽林军统领,应该有万夫不可挡的英武之势,这场比试输得简直可笑!

  承安帝吁口气,当众给陈展谦摆了脸子。

  陈展谦下不来台,默默退到人群后头,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盯着谢锦寻。

  谢锦寻面对众人的追捧,一笑置之。

  莫离望着被人群簇拥的男人,弯弯嘴角,随承安帝回了营帐。

  刚进营帐,承安帝直接踢翻了门口的摆件,“废物点心!”

  身后的宫人吓得直哆嗦,生怕殃及池鱼。

  莫离示意宫人扶起摆件,上前晃动承安帝的手臂,撒娇道:“父皇......”

  拉长音,声音软软的,令谁听了都能消些火气。

  承安帝掐掐她鼻尖,哼道:“你是不是看上谢锦寻那小子了?”

  莫离不承认,是真的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他,“儿臣谁也不喜欢,只喜欢父皇。”

  听听,多会说话,御前太监冲公主竖起拇指,莫离吐吐舌头,朝他做鬼脸。

  承安帝坐在摇椅上,叹道:“谢锦寻这混蛋小子比朕想的要强大。”

  莫离歪头,“父皇有他那样强大的臣子为您镇守边塞,难道不好么?”

  承安帝叹气,出类拔萃的为何偏偏是他。

  这时,甄聿站在帐外求见。

  得了允许,甄聿撩开帐帘,瞥见屏风后的衣角,知道公主站在里面,眸光柔了柔,朝承安帝行君臣礼。

  承安帝半倚在摇椅上甩甩袖子,“在宫外,不必太多礼数。”

  看着烦。

  甄聿感受到来自帝王的恼火,没说话,视线寻摸一圈,径自走到角落拎起炉子上的铜壶,用热水兑凉水,指尖触碰水面感受温度后,端起银盆,走到承安帝面前,半跪在毯子上,挽起袖子为承安帝浴足。

  他按摩的手法老道,承安帝那股子恼火渐渐熄灭。瞥他一眼,挑起尾音问:“陌东侯和陈展谦比试射箭时,爱卿是不是特别希望陈展谦射偏?”

  朝中很多人都知道甄聿明里暗里给谢锦寻使绊子,承安帝自然知晓,只是懒得管。

  甄聿不紧不慢为他捏足,“陛下哪里话,臣听不太懂。”

  承安帝哼道:“就你心眼多。”

  “臣的心眼都用在朝事上了,没空搭理陌东侯。”

  屏风后的莫离撇撇嘴,懒得听他说话,索性走出屏风,在甄聿的注视中,走出帐篷。

  承安帝摇摇头,真是宠坏了小丫头,太不给次辅留颜面了。

  甄聿等莫离彻底远离帐篷,才道:“陛下,臣听说东陲那边出事了。”

  “嗯?”

  “陛下安排前往东陲的监军,吃了东陲将士的闭门羹。”

  “有这事?”承安帝皱起浓郁剑眉,“可有驿兵传来的密函?”

  “并没有。”

  承安帝深深睨了甄聿一眼,冷声道:“以后这等捕风捉影的事,少在朕面前嚼舌根,真要怀疑什么,拿证据来!”

  他够烦躁了,甄聿又来添堵,承安帝气得踢翻银盆,洗足水洒了甄聿一身。

  御前太监刚忙上前帮他擦拭,甄聿轻轻拂开太监,笑道:“这是陛下用过的御水,臣觉得荣幸备至。”

  “出去!”承安帝翻个身,懒得再看他。

  甄聿拿起布巾为承安帝擦拭双脚,之后,恭恭敬敬退了出去。

  放下帐帘时,眼底全是雾蔼。

  天微微亮,在人们还沉浸在梦香时,帐篷外突然躁动起来。

  “有刺客,护驾!”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