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陶妧戚舒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陶妧戚舒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凑乐 著

连载中免费

关键人物是陶妧戚舒的小说活灵活现的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完美的故事,它的作者是凑乐,小编为您提供陶妧戚舒的小说章节阅读,《总有穿书者盼我死》讲述了:陶妧作为一名家世好样貌好的小姑娘,在整个盛京独得冷面王爷戚舒青眼,然后各种各样的穿书者介入他们的生活,只想让陶妧死了继承她的命格,戚舒大怒,谁敢盼我媳妇死,我先打死你们!

20.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关键人物是陶妧戚舒的小说活灵活现的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完美的故事,它的作者是凑乐,小编为您提供陶妧戚舒的小说章节阅读,《总有穿书者盼我死》讲述了:陶妧作为一名家世好样貌好的小姑娘,在整个盛京独得冷面王爷戚舒青眼,然后各种各样的穿书者介入他们的生活,只想让陶妧死了继承她的命格,戚舒大怒,谁敢盼我媳妇死,我先打死你们!

免费阅读

  陶妧托着下颌,也不插话只是看着大姐姐被陶葵恭维得喜笑颜开,终于有了些许昔日闺中明媚的样子。

  捻起茶盏呷了一口花茶,肩头突然被人轻轻戳了戳。

  她转头就见一袭素青菱纱襦裙的钱欢媛垂着头,十根素白手指紧紧地拧巴在一起皱成一团,期期艾艾地杵在后面。

  陶妧见了不由挑眉,“怎么?这可不像平日里张扬肆意的你。有事说事。”

  “你不怪我吗?”

  低弱的声音让陶妧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钱欢媛何曾这般示弱于人?

  “怪你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祖母会做那种事情,不管如何都怪我,身为主人却只顾自己玩耍都没有照顾好你,你才会遇到这种事情。都怪我。”钱欢媛刚开始还强忍着,到了后来声音便慢慢带上了哭腔。

  她又将头埋了埋,只露出乌黑发亮的头顶,“呜呜,都怪我。做事没有想法不说,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却还没有勇气去见你。我可真是个小人,又懦弱又没有承担。”说着她只觉自己窝囊得很,干脆捂着脸哭了起来。

  哭声引得陶家姐妹都看了过来,陶缨大惊失色赶紧撂下款款而谈的陶葵跑过来,揽着钱欢媛急声道:“欢媛你怎么了?”说着还偷偷瞟了陶妧一眼,见陶妧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打了个寒颤慌慌张张别过脸。

  陶妧抚抚额头,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嗤了一声道:“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岂不是闹得我更不开心?”

  “四妹妹!”陶缨惊叫,却也不敢跟陶妧硬扛,只能别过脸轻拍着钱欢媛以做安慰。

  钱欢媛却不领情,草草用帕子抹了一把脸,推开陶缨高声道:“阿妧,对不起!”

  众人都惊呆了,全然没有想到陶妧这样说了,钱欢媛竟然还不生气,还反过来朝陶妧道歉。

  陶妧却丝毫不意外,她太了解钱欢媛的性子了,要不然也不会还留她在身边。钱欢媛本性单纯,虽然平日里性子有些骄纵可到底不过分,反而是非分明。

  她缓了脸色,拉着钱欢媛坐下,“这件事情你有错,我也有错。你错在当初撂下客人只顾着自己玩,后来还躲着我,我们不是朋友吗?我也有错,当初既然看出那个小丫鬟心怀不轨就不应该过去,反而将事情闹得难堪。”

  说到这里,钱欢媛抽抽鼻子,“你有什么错?你做得对!她是我的祖母,可她做了那等腌臜事,你揭穿了也是她活该。”

  “其实这也算是好事。毕竟祖母平日里就仗着祖母这个辈分任意妄为,父亲看在孝这一字上也对她诸多容忍,可却纵得她越发不着边际。这也是阿妧你手段过人,要是她算计的是别人,岂不是让她轻而易举得逞了?”

  陶妧挑眉,看着眼角还挂着泪珠的钱欢媛此时又一脸愤慨,桃花眼中光芒是闪烁,“你祖母如今还在府里吗?”

  “在呢。毕竟是祖母,怎么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不过如今她身边的丫鬟婆子都是父亲亲自派过去的,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知道,翻不了天去。”

  陶妧听着脸上浮现满意的神色,身边丫鬟婆子都是钱大人亲自安排的,也就意味着钱老夫人根本没有能够指使的人,自然就无从再干什么坏事了。况且钱大人本来就是庶子,对钱老夫人本来就只是面子情,以后钱老夫人怕是只能好吃好喝孤独终老了。

  她瞥了战战兢兢的钱欢媛一眼,轻轻叹口气:“好了,你也去玩吧,没必要真的待在我身边一动不动的,无聊得很。”

  钱欢媛觑着她的脸色,看她真的没有生气,才低声凑到她耳边哀求道:“那阿妧你能不能不要怪我娘了。我爹娘都知道错了的,如若能有什么让你消气的,你尽管说,我们钱家一定给你办到,绝不推辞。”

  陶妧下意识瞥了大姐姐陶缨一眼,见她眼神闪烁不停,突然笑颜如花:“好呀。本来坏人受到惩罚,也就罢了。毕竟除了你那个不着调的祖母,其他人并没有错。”

  “真的吗?”钱欢媛欣喜如狂。她母亲钱夫人去了安泰长公主府那么多次都没有得到一个准话,现在她一说就得到同意,她不禁重又眼泪汪汪,抓着陶妧的手道:“多谢。阿妧,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

  可旁边的陶缨吃惊地张开了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到底还顾虑到这里是钱府,旁边还有她的小姑子钱欢媛。她不禁攥紧了手中的帕子,死死盯着陶妧。

  陶妧余光瞥到陶缨的神色,神色莫测地勾起嘴角笑了笑,“欢媛,你还没有见过我家其余三个姐妹吧。我给你介绍呀。”

  随即陶妧就将陶葵陶荇和陶玥依次介绍给钱欢媛,没料到陶荇竟然跟钱欢媛一见如故,很快就手牵手一起玩儿了。

  钱欢媛反倒不喜欢陶葵的温婉大方,更不会将身为庶女的陶玥放在眼里。

  陶葵偷偷窥了陶妧一眼,见陶妧只是重新捻起杯子无聊地喝茶,便轻声笑道:“四妹妹,祖母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虽说我们在大同待得时间久了些,可到底母亲在京城还有几个故交。如果三婶为难的话,就不必勉强了。”

  “是吗?”陶妧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轻飘飘地应了一声。

  她这一停顿,整个亭子又安静下来。

  陶葵咬咬牙,见陶妧也低着头一声不吭,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对啊。三婶身为长公主之尊,哪里能劳烦三婶引着我们在外交际。说来这也是祖母强人所难了,母亲和我也是不好意思得紧。”

  话都说成这样了,陶葵想着陶妧怎么也得说几句客套话,谁知陶妧张口就道:“那正好,娘亲这些日子也很忙,我也不得空。最近就不去陶国公府了,二姐姐记得跟祖母和二伯母说一声,免得祖母还以为我们三房的人不孝顺。”

  这话说得陶葵脸都僵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陶妧竟然是这么个性子,一点高门贵女的四面玲珑都没有,倒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一不留神就能被撞个头破血流。

  整个亭子都静悄悄的,陶葵嘴角抽搐两下,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旁边的陶玥看着自己嫡姐僵硬的脸色,捂着嘴低下头掩饰她的笑意。虽然方才在马车里被女主怼得狠憋屈,可看女主怼别人的时候很爽啊!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本书的女主在现实有很多粉丝。

  毕竟这般泥石流女主不多见了。

  陶葵尴尬地僵着身子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要是她真的应下了,那祖母和母亲谋划的事情岂不是就硬生生断在这里?

  不说她们二房在京城的交际,就说没有安泰长公主和陶妧的引荐,她和太子殿下两人根本就是云泥之别,只怕以后更是没有丝毫交集。

  她仔仔细细在心里措辞,想要将这茬揭过去,可没想到旁边的陶缨却想为她解围,插嘴道:“四妹妹,还是不要为难二妹妹了。这些事情都是祖母做主,哪里有咱们插手的余地。反倒是四妹妹,祖母定然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陶妧闻言不由轻笑,陶葵的只言片语就将她这个出谋划策的人压了下去。桃花眼斜斜瞥了陶缨一眼,她轻声道:“怎么?大姐姐心疼二姐姐了?不过大姐姐说的也对,毕竟都是大人之间的事,我们这些小孩子就不要插嘴好了。”

  对上陶妧似笑非笑的眼神,陶缨突然一窒,这才想起这些天她在钱府好过了些,全是因着陶妧的指点。

  还有方才钱欢媛,她的小姑子方才也拜托陶妧求情了的。万一陶妧不帮她了,她怎么办?难道又要回到原来的那种日子吗?

  她一下子有口难言,生怕一个不慎又将惹怒了陶妧,只是拧着帕子哀哀地注视着陶妧,想要让陶妧不要介意。

  陶妧却膈应得紧,她就不应该来钱府这一趟,处处都是利用。真当她是墙头砖,哪里方便垫哪里,踩着踏着连声都不吭。

  她伸出手指一下下点着桌子上的茶盏,清脆的敲击声在空荡荡的亭子里异常明显。听在陶缨陶葵耳中简直是风雨欲来,心里惴惴。

  陶缨实在忍不住了,干脆挤着坐到陶妧身边,期期艾艾道:“四妹妹,方才欢媛跟你说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其实这件事情对钱府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这件事情你还要多多思虑才是。”

  陶妧轻轻“哦”了一声。

  “四妹妹,这件事情本来就是钱府不是,你如何惩罚要求都是理所当然,我们都没有二话。”

  陶葵和陶玥听得云里雾里,却能听出来似乎是钱府做了对不起安泰长公主府的事情 。陶葵抿抿嘴唇,心里却转瞬有了主意。

  陶妧这个人油盐不进,况且听着话音肯定是不会对她们二房有好心思的。而陶缨则不同,方才的一番交谈就能看出来陶缨是个没主见的,三言两语就糊弄过去了。

  指着陶妧去帮她们二房交际,倒不如巴着陶缨。陶缨嫁的钱府虽然不显贵,可到底是在京城做官多年,总认识一些达官显贵。而且陶缨是大伯父陶国公世子的嫡女,陶缨结交的人才是陶国公府的底子。

  陶缨的母亲,也就是她大伯母陶国公世子夫人陶莫氏在陶国公府这么多年还是被祖母压制着不得翻身,怕也是个不中用的。这般说来,大伯母和陶缨母子才是她们应该攻略的对象。

  她们跟在大伯母身后出面应酬也就意味着有了陶国公这个名头,更是名正言顺。

  一瞬间想通这一切,陶葵立马决定站在陶缨这边帮着陶缨说话,“四妹妹,大姐姐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应声呢?咱们这些姐妹出门在外一定要相互扶持,要不然岂不是会被别人看轻?”

  陶妧看看义正言辞的陶葵再扭头看看身旁的陶缨,只觉好笑。她勾起嘴唇低低笑出声,却不过一瞬就蓦地停了下来,冷冷道:“怎么?你们说了,我就得听着?谁给你们的脸?既然想要求人就别给我端着。”

  厉斥声将不远处嬉闹的陶荇和钱欢媛也惊动了,两人探着头往这边看过来。

  陶玥努力将上扬的嘴角拉下来,目光灼灼地盯着这一幕眼都不挪一下。心里大声呼喊:“来了来了,女主经典的打脸环节来了。”这就是她为什么如此执着于追求权势。

  权势是这个世界最好的东西,不论是面对什么样的泥沼,只要有权势,你就可以一力降十会。

  陶妧平常满眼含情的桃花眼此时冷若冰霜,冷冷盯着陶葵慢慢重复道:“谁给你们的脸?”

  陶葵屏着呼吸强力压抑住身体后仰的冲动,昔日跟贵女们交往不是都是这样么?不必怕,不必怕。她心里接连这样告诉自己,可是身子的温度却骗不了人,就连骨头缝里都是凉飕飕的。

  她缓了缓,将心里的惧意压下去,勉强道:“四妹妹不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俗话说得好,一笔写不出两个陶字,咱们理应互相帮助才对。”

  陶缨满脸惊骇地望着义正言辞的陶葵,只觉方才她是瞎了眼,竟然觉得陶葵是个知情知意的好姑娘。

  原来陶葵这般不会看人脸色!陶葵刚从大同回来不知道陶妧的厉害,可陶缨从小跟陶妧一起长大,哪里会不清楚?

  陶妧能在贵女如云的京城立足,不仅仅是靠着安泰长公主的威势,更是因着陶妧事事挑头。谁要是不长眼犯到陶妧头上,怕是不能善了。

  她不由往后缩了缩,拉开与陶妧和陶葵的距离,不管事情因何而起,她都不能得罪陶妧,绝对不能!

  陶妧听着陶葵的话,不怒反笑:“一笔确实写不出两个陶字,可谁说咱们两个的陶一样的?你是大同知府陶仲泰的女儿,我是骠骑大将军陶季晨的女儿,我们可不一样。再说。”说着她看向一旁的陶缨,轻声道:“四姐姐为了大姐姐出头,我正想问问大姐姐,妹妹可曾冒犯大姐姐了?”

  沉沉仿若黑曜石的双眸紧紧锁着陶缨的身形,骇得她慌慌张张摆脱关系:“没有没有。四妹妹做得对。”

  “阿妧,你们这是怎么了?”恰巧这时陶荇和钱欢媛循声走过来,钱欢媛也害怕陶妧在钱府再出什么事情,连忙出声问道。

  陶妧沉默地看了战战兢兢却满脸哀求的陶缨半晌,突然笑道:“无事。说来此次拜访时间也太久了些,我该回去了。”

  钱欢媛本能地瞄瞄高挂的日头,哪里就时间久了?不过她看着这诡异的氛围也没有揭穿,陶家几个姐妹的纷争跟钱府本就没有关系,离开钱府才好。

  “那正好,方才我还喊了娘亲过来。”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