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原始社会养娃记溪风起全文最新章节

原始社会养娃记溪风起全文最新章节

微小的沙 著

连载中免费

《原始社会养娃记》是作者微小的沙所著一部长篇穿越时空爆笑小说,主角是溪风起,全文讲述的是:风溪是位佛系软妹子,她带着游戏生活系统穿到原始社会,一醒来就是修罗场,有个男人正要跟她拼命,风溪直接吓昏了,醒过来之后才发现她是某个母系氏族的少族长,而那个拼命的男人,是她的男妻…

3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原始社会养娃记》是作者微小的沙所著一部长篇穿越时空爆笑小说,主角是溪风起,全文讲述的是:风溪是位佛系软妹子,她带着游戏生活系统穿到原始社会,一醒来就是修罗场,有个男人正要跟她拼命,风溪直接吓昏了,醒过来之后才发现她是某个母系氏族的少族长,而那个拼命的男人,是她的男妻…

免费阅读

  风起他们的风氏部族曾经就生活在海边,他阿父是风氏族长,也是部落里最强大的人,而他的阿母,曾是其他部落的女继承人,因天灾,阿母的部落只剩下她一人,而她也很厉害,知道的东西非常多。

  他们风氏也算是男女平等的氏族,不同于姜氏的是,在他们风氏,男人也可以当家作主。只要这人足够强大,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就会受到族人们的拜服。

  可惜的是,他们的部落,在他十岁时被姚氏部落打败了,他的阿父阿母被姚氏女杀死了,而他因长相漂亮被留了下来,成为姚氏的战奴。

  那时的他,倔强不服输,被姚氏女打的皮开肉绽,直到一次被打后,他发起高烧,仅存下的另一位族人对他说:“你是风氏最后的血脉,你要将风氏断送在这里么?”

  从那开始,他隐藏起所有倔强,乖乖当一名战奴。然后遇到了溪,被她换回姜氏部落,有了新生活,有了阿落,为风氏留下了血脉。

  他知道以他一人之力,打不过姚氏部落,他只能好好活着,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他与溪在一起后,其实并没把她放在眼中,要不然,除了打架,他怎么想不起他们的曾经?这次被赶出来,他想了好多好多,……总归全是他自己的错,是他太在意自己的奴隶身份,是他那时的得意忘形,接受了姜湾的示好,才让溪伤了心!

  风起快速爬上一棵树,在森林里搜寻黑花鸡身影,他想用自己的行动挽回溪,让她看到自己的强大,看到他想与她永远在一起的决心。

  黑花鸡有成人大腿那般高,因全身黑色,又因它喜欢争斗,还因它遇到吃的不怕死的性子,可以说它是禽类中最傻的存在。他只要找到羽毛漂亮的鸟,或是找到小浆果矮树丛,那里必然有黑花鸡。

  果不其然,当风起再次爬上一棵大树,扒开树枝后,就见到不远的树下,有只黑花鸡正在刨土。

  风起弯了弯嘴角,扯过一根粗藤荡过去,快准狠地一腿脚到黑花鸡的头上。那只鸡喔了一声,吐着舌头倒地不起了。

  风起捋了捋胡子,大笑三声。

  只是,当他背上这只鸡,想回去找老婆孩子时,就迎面碰上一头开膛快手龙,从这家伙的名字,不难看出它有多厉害。是的,它是头与人一样高的恐龙,爪子上带倒钩,非常锋利,专门攻击目标物的肚子,故而人们都叫它开膛快手。

  这种恐龙喜欢吃内脏,尤其喜欢最嫩的肝脏。

  只是这时已经没时间让风起掏黑花鸡内脏喂龙了,他只能想办法杀死这头开膛快手龙,或者丢掉黑花鸡转身逃跑。

  生命很重要,但是,自己之前和溪说能抓到黑花鸡的,他如果放弃这只鸡,空着手回去,溪会怎么想他?

  如今的溪看上去很温和,可骨子里还是那样的倔强,犹如自己当年一样不服输……

  想到此处,风起竟然笑了。

  他的笑声,让开膛快手龙先是一愣,随后对他发出恐怖咆哮,惊飞周围树上的小鸟,惊吓掉旁边树上一只小松鼠手中的坚果。

  风起并不畏惧,他对着开膛快手龙同样发出咆哮,在它又一次愣神之时,趁机冲向它身后那棵粗壮的大树,那树干微微倾斜,很方便风起攀登,当然也方便这恐龙的追击。

  风起见开膛快手龙追了上来,马上跃到另外的树枝上,因一手还要抓着黑花鸡,他只能伸展另一只手来平衡身体,反复跳跃几次,算是甩掉了那只恐怖的恐龙。

  “呼。”风起掂了掂手中黑花鸡,只稍稍停顿片刻,又快速往来的方向赶去。

  他虽给溪他们洒了驱兽药,但那药效只能保持半日时间,现在是夏季,肉食恐龙凶兽最喜欢到处搜寻猎物,他不敢在外耽误太长时间,生怕他们出了意外。

  溪的性子改了不少,他相信如今的她,是真心喜爱阿落的。但他还是不大放心,如果真有了危险,溪真的会护住阿落,而不是丢下儿子独自逃跑?

  毕竟,从前的溪给他留下的全是坏印象,就算知道风溪不一样,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当他紧赶慢赶跑出森林边缘,看到那对母子正坐在地上,轮流抱着大椰子,喝里面的汁水。除了蜂蜜,阿落还是第一次尝到其他甜味,他欢喜的笑眯起了眼睛。

  而风溪也被这清甜的椰汁征服了,她跟阿落说:“这个可以做椰奶布丁,还可以做椰蓉小方,等以后有机会,阿母一定做给你吃。”

  望着风溪温柔的侧脸,风起急切的脚步慢了下来,他想:他以后完全不必再担忧,能与孩子分食,并给孩子许下承诺的阿母,是不会丢下自己的孩子独自逃跑的。

  “黑花鸡。”风起半蹲到风溪面前,托着鸡给她看,他想看到她吃惊惊喜的表情。

  然而,风溪却忙捂住眼睛,对他摆手:“起开,起开,真辣眼睛!”

  风起完全没听懂,溪为何让他开?辣眼睛又是什么?

  “你,走开……快去把鸡处理处理,阿落饿了。”风溪从指缝里偷偷看他,又迅速把指缝闭合上。

  风起特别奇怪,她这是怎么了?但嘴里还是老实的回应道:“哦,好。”

  等风起提起黑花鸡,想找地方拔鸡毛时,只听身后传来风溪不满的嘟哝:“唉,这个坦荡荡的世界,真没办法,看来还得抽空研究一下麻布呢。”

  风起,一头问号,不明所以啊不明所以……

  做椰子鸡肉盅其实很简单,不过要保持椰汁的清爽和鸡肉的鲜美,就得用蒸煮法。风溪想了想,决定把她和阿落喝过的大椰子壳做成蒸锅,再从那堆没开过封的椰子中间选个最小的。

  黑花鸡的肉挺多,一个小椰子里装不下,风溪捡出一些肥瘦相间的肉出来,指点起肉串。她带着作料挺多,又有椰壳可当锅和盆,便在烹饪前,把这些鸡肉都先腌制了一遍。

  “对,要将这个大的里面的果肉全挖出来,装一些水,没有,那就用椰子汁吧。这小的里面放鸡肉,姜片和盐,我这里还剩点黑天棵,也放进去提个味儿吧。”风溪指点起如何烤鸡肉串,又让他按自己说的来制作椰子盅。没有枸杞,她用黑天棵来代替,就是不知这样做出来的椰子鸡肉盅,还有没有补血的效果了。

  风溪见起一个大男人任劳任怨,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由又多看了他两眼。

  她还没穿越前,曾到父母家与小弟一起过节假日,某日父母紧急加班,她想为自己和小弟做顿晚饭,可她并不知道米面放在哪儿,问小弟,小弟根本不管找,还很不耐烦,让她自己翻厨房,要不就别做了,他来叫外卖。

  别说小弟,就是她父亲,回到家也是什么都不管的。父亲只会靠坐在沙发上,叫其他人帮他倒水拿拖鞋,到吃饭要拿碗筷时,他也只顾着自己,只拿自己用的,不管其他人吃不吃,他先吃饱了放下筷子就走。

  这些生活中的小事,没有对比,风溪也不会细想,也不会觉得父亲小弟懒惰和自私。有了对比,她更加深刻的感觉到,风起不仅是个有责任感的好爸爸,还是个心思细腻的勤快人,就算猎物是他猎回来的,还愿意分担其他工作,照顾着她跟阿落。

  风溪认真打量他,不看他那灰不拉几大胡子,和他头上那结块的头发,只看他眉眼,不难看出他眉骨略高,眼窝微陷,再配上他那双时而晶亮有神时而深邃迷人的眼眸,嗯,怎么说呢,如果他能好好打理一翻,在现代也算是名硬汉型男吧。

  又顾家又威猛,是众妈妈择婿的好人选。

  “咳。”发现风起看过来,风溪马上转头查看鸡肉盅,纯粹版椰子鸡肉盅就快熟了,用小树枝轻轻掀起上面的小椰壳,鸡肉香味混着清淡椰子香,缓缓从椰盅里飘出来,引起她的一阵腹鸣。“嗯,不错。”

  “阿母,这个能吃了?”阿落吸溜着口水凑过来,他的小眼睛不错眼盯着椰盅,小馋猫的模样特别可爱。

  风溪忍不住胡撸胡撸他的头,笑道:“是啊,但是这个很烫的,阿落想吃,还要等一会儿。你阿父那边的鸡肉串也烤好了,你要不要去先吃那个?”

  “不,我想先吃阿母做的,阿母做什么都好吃!”

  哎呦,他这小嘴太会说了,一下子把风溪逗笑了。

  风溪也不嫌他脏了,拉过小崽子吧唧一口,亲他脑门上。然而,这小崽子却仿佛被吓住了,他傻呆呆捂着额头愣愣看着风溪。

  “怎么了?”风溪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小少年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眼睛,突然脸就红了,他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道:“亲亲会生小崽的,阿母要和阿父亲亲,生个阿妹。”

  听到他们谈话,风起忙回头看他们,那笑容好像别有深意。

  风溪:……

  我屮艸芔茻!

  风溪尴尬转回头,不理这爷俩了。

  椰子鸡肉盅很成功,吃下肚子暖暖的,而且,在吃完后,他们三人全身气血通畅,脸色也透着健康粉红,看来这道菜是有一定的补血功效的。

  吃饱后,三人休息一会儿,便开始在森林边缘展开搜索,这期间,风溪向起请教了制作吹箭的方法,她试着用小根空心草,做了个巴掌大的小武器。

  风起:“你这太小了,吹不了多远,猎不到小兽。”

  风溪点头:“我知道,我是用来防身,不是打猎的。”

  “防身?”风起想到那个来姜氏和亲的石深,曾要对溪动手动脚,急问道:“谁又欺负你?我打他!”

  风溪摆手,“没谁,我只是防患于未然。”

  “防患于未然?”起听不明白了,但他猜到了风溪的意思,摸了摸腰间的骨刀,抽出来递给她,“这个给你用,谁敢欺负你,你就刺他。”

  风溪看着那寒光闪闪的骨刀一愣,这骨刀可是风起唯一带走的东西,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吧?

  以原始人对武器的重视,风溪对起这做法,实在有些受宠若惊。“不,不用了,我有吹箭就好!”

  “拿着吧,这个利。”风起抓住风溪的手,将骨刀硬塞进她手中,目光灼灼道:“要好好保护自己,保护阿落……”

  风溪被他的目光烫了一下,她忙把骨刀推回去,一转身就见阿落手中扯着一朵白花,笑眯眯望着他们。

  那花叶宽卵形,顶端渐尖,花形白色,呈五角螺旋状,倒过来像旋转的裙子……

  风溪大惊:“阿落,扔了那花,快扔了!”

  “那个有毒!”风溪用带特效的眼睛,看到阿落手中拿着的是曼陀罗花,她也顾不上风起,快步跑过去打掉阿落手中的花,抓住他的手反复查看,“阿落,你有没有事?”

  “阿,阿母?”阿落看看掉在地上的花,又看看焦急的风溪,解释道:“花花没毒,一堆花花放在罐子里,加上虫子才有毒。”

  “嗯?”风溪只知曼陀罗是有毒的,但毒性大小,是否对人类有害,她还真不清楚。

  “是的,这大喇叭花有毒,但只能让小动物睡一觉,对人作用不大。”风起走近,他捡起那朵白色曼陀罗,吹了吹土,别在风溪耳朵上,“我们用它和毒虫一起做药汁,才可毒杀凶兽。”

  “哦,原来是这样。”起的靠近,让风溪身体微僵,她想把花拿下来。

  阿落却拍着手,高兴跳起来,叫道:“阿母好看,阿母真好看!”

  风溪:……

  风溪立刻向风起请教如何制作曼陀罗药汁,用此来缓解这份突来的尴尬,她的小吹箭配上这药汁,攻击力估计马上能上去,只要准备好蘸了药的吹针,外出防身应该绰绰有余了。

  两只小腿高的小型恐龙,寻着食物味道向他们这边靠近。风溪正好用它们来实验自己这小吹箭的射程。

  噗的一声,拇指长的小吹针应声而出,打在小恐龙身上,惊得它们转身就跑。

  “这些小鸟龙有鳞甲,不好射,你可以找只森林鼠试试。”风起在一旁建议道。

  打死也不要!

  风溪又开始转移话题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带我去看看那片椰子树,咱们差不多时候就回去吧。”

  风起终于发现风溪对森林鼠的厌恶,觉得她明明讨厌却又不直接说明的样子还挺可爱。“行,但你们得跟紧我,那个地方有个湖,湖边有很多大型野兽,不小心就会有危险。”

  “好!”阿落举起吹箭管,特别兴奋:“阿父,阿落还没见过大野兽,我们能猎来吃肉么?”

  “不能,你阿母是去看硬壳……是去看椰子树的,不是去抓猎物。那里的动物体型都很大,别说你,就是阿父,一个人也对付不了的。”

  阿落有点沮丧,但他很乖:“那,那好吧,我听阿父的话。”

  看他这样,风溪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她哄娃道:“时间太晚了,咱们还要赶回部落,等下次有机会,咱们再去抓。”

  “还是和阿父一起么?”阿落接话接得那叫一个顺溜。

  风溪突然觉得这小崽子就是故意的,原始人头脑简单,语言也不太发达,可这小崽子今日说了很多话,而且话中还隐有将她与风起撮合在一起的意思。

  原始小孩子这般鬼精么?

  还是说,姜阿落是个特别聪明的?

  风溪看完湖边的椰子树,又在树丛中发现了四棱豆,这野菜清炒凉拌都是美味。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吧。”天边冒出白色大月牙,月亮上的坑洼暗影非常清晰,风溪忍不住驻足观赏起来。

  现在天还没黑,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西边挂着一轮红日,东边挂着一弯白月,这日月同辉之景实在太美啦!

  她穿来的这些日子一直没月亮,所以,她还没有亲眼见过这个世界的金月与红月,最先出来的应该是红月,因在原主的记忆里,红月要比金月大上一圈。

  “阿落来,阿父背你,看这天,一会儿可能会有雨……”

  “雨?没阴天啊?”风溪诧异,起是从何处看出会下雨的?

  风起指了指东南方向,“看那边,是无岸河方向,天上黑了,如果有风吹过来,很快就会下雨。”

  “唔,那咱们快走吧。”如果是海上风暴,那雨水肯定不小。风溪捆扎好收集来的植物,示意阿落听他阿父的话。

  他们三个急赶慢赶地,终于在暴风雨来临前,赶回了姜氏部落安全区。在临近部落大门口时,风起将阿落放下。风溪看向天边那黑压压的云,忍不住道:“要不要进去躲躲雨?”

  风起也转头看了看那云,摇头道:“不了,我要以什么身份回去呢?”

  风溪沉默了,是啊,被赶出部落的人,要以什么身份回来呢?

  被赶出部落的,一般都是犯过错的人,求着回到部落,也只会让别人低看一等。风起可是将来带领父系氏族崛起的人物,这样一位未来大佬,当然不会为了躲一场暴风雨而放下自尊。

  风溪抿抿唇,没再说话。她想:大佬终归是大佬,一场暴风雨而已,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但在他转身要离开之际,风溪还是叫住了他,她将身上剩下的姜全,都给了他,“呃,给……能驱寒。”

  “好。”风起接过姜来,大笑着胡子狂抖。

  风溪则拉上阿落,转身快步回了部落。

  风溪回到部落,上交今日寻来的新植物,并向老阿母和巫医禀告了椰子的食用方法。老阿母和巫医听后都很兴奋,想让她带队去椰子林,并在一路上教大家如何分辨这些新植物。

  风溪点头同意,然后带着阿落回家了。

  他们家的帐篷是重新搭建的,比之前的大了一倍,那张由木头堆起来的床,占据了整个帐篷的三分之一,火塘改小后,在周围加了三两木墩当板凳,帐篷门扩大,不用再跪爬着出门了。

  半夜时分,暴风雨来袭,风溪从睡梦中惊醒。她睡下前观察过天色,那片黑云已经散开了,怎么又下起雨来了?

  风溪犹豫了下,从床上坐起,她听着外面哗哗的雨声和一声一声闷雷,觉得这雨着实不小呢。

  风起常年外出打猎,身体强健不易生病,就算当年被姚氏女抓去当战奴,也因长相讨喜,分配到比其他奴隶多的食物。

  再加上他被原主带回姜氏后,天天好吃好喝供养着,如今的身体肯定不会太差。

  而且,风起自来了姜氏,总跟着狩猎队外出,对这个区域的地形环境比较熟悉,附近应该有可供他避雨的地方。风溪觉得自己的担心真的很多余,等大佬觉醒了统领父系氏族的心思,就和她们这母系氏族是对立的了。

  算了算了,不管他,大佬终归是大佬,命运是上天早就安排好了的。

  风溪想:没准姜湾已经知道大佬在淋雨,她在未来能与大佬一起,肯定平时总关注他、帮助他,就像之前原主抢儿子肉,姜湾不就发现了,适时给这两父子送吃的?

  风溪重新躺回去,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日,风溪带着族中的一堆女人,外加两名保护她们的男人出发了。因部落人数不多,他们的职责并没分那么清楚,一般情况下,女人们负责采集,男人们负责狩猎,有外敌入侵时,大家一起保护部落安全。

  风溪出部落安全区时,下意识左右寻了寻风起身影。

  惊觉自己在做什么,她脸上一热,马上与族人们聊起新野菜的事,将发现新野菜的位置告诉大家,并简单与他们讲了野菜的食用方法。

  “溪,溪,你看我捡到了什么?”溏妹子还是那么活泼开朗,她用两块小兽皮,拼接成一件小上衣,终于不再坦胸了。

  部落里其他爱美的姑娘,有很多也为自己做了小衣,没有兽皮的,用干草编成类似小草裙的,直接系在腋下,这竟是第一件原始版流苏抹胸,让风溪不由多看几眼,特意夸赞了这位姐姐有创意。

  所以,不要以为原始人傻,他们只是单纯,遇到的事多了,掌握的知识量多了,他们与现代人也没什么区别。

  呃……好吧,除了某些道德观念。

  风溪抽空看向溏妹子手中石头,那竟是一块玉石原料,从半边开窗透出翠绿,极为耀眼。

  风溪心道:这要放在现代,肯定值钱,可是在原始社会,这东西根本没啥大用啊!

  “这石头好看不?你说我能不能拿它到集市上换东西?”溏兴致勃勃说着。

  风溪忙在记忆中搜索这条消息,每年夏末时雨季前,黑山各部落都会派人去参加姬氏举办的集市,大家会在集市上以物易物,姜氏通常会带着生姜去换盐。

  如果把溏找到的玉石加工成精美的饰品,是不是可以换到更多食物?

  怀着这样的想法,风溪请溏带她到捡到玉石的地方看看,她有游戏界面,可以鉴定哪些是普通石头,哪些是玉石原料。

  她跟溏来到一处坡地,坡地下有块寸草不生满地石头的区域,她看着那石头上一排排的绿字,整个人都惊了。

  偶买噶!

  玄幻了呀!游戏里的附魔石怎么会出现在这片大陆上?

  她系统工具包里也有块永久附魔石,当时,她只以为是她穿越过来顺带的没用东西。如今,她在这个世界里也发现了附魔石,那是不是说她玩的那款游戏里的法术什么的,在这个世界上也是存在的?

  “溪,这里就我手中的这块最漂亮,你要是喜欢,我把它送给你,你别难过。”溏看她垂头丧气,马上安慰道。

  风溪眨眨眼睛,她哪里难过了?她只是有些感慨,自己游戏里的技能怎么就没带过来!不过,溏妹子的关心真的很让人暖心。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