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咬定将军不放松猫咕咕全文最新章节

咬定将军不放松猫咕咕全文最新章节

猫咕咕 著

连载中免费

《咬定将军不放松》是猫咕咕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上辈子的凌清贵为丞相嫡女,一腔真情都给予了不受宠的九皇子,倾尽全族之力助他上位,却落得个被满门抄斩的下场,最后替她收尸的,还是那她厌恶的要死的大将军萧傲,重活一世,她想护住这个木讷的男人,陪他战场厮杀,与他一拜天地,共度余生...

5.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咬定将军不放松》是猫咕咕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上辈子的凌清贵为丞相嫡女,一腔真情都给予了不受宠的九皇子,倾尽全族之力助他上位,却落得个被满门抄斩的下场,最后替她收尸的,还是那她厌恶的要死的大将军萧傲,重活一世,她想护住这个木讷的男人,陪他战场厮杀,与他一拜天地,共度余生...

免费阅读

  老夫人闻言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萧傲丝毫不惧,接着说道:

  “恐污了丞相府的名声,我并未曾与那两小姐见面,如若真如我猜想的那般,还请老夫人查明。”

  “倒是让你看了笑话了,罢了,是乡下来接住的亲戚。”

  老夫人院子里坐着的哪个不是人精儿?看老夫人的模样明显对那接住的亲戚不喜。

  丞相府如今如日中天,长子的婚事明显还要等上一等,嫡女婚事已经定下,免不了会有人想另辟捷径同丞相府搭上线来。

  如今,老夫人的态度,倒是让屋子里其他人明明白白的都知晓了:丞相府对这乡下来的亲戚并不看重。

  “我们这一屋子的都是女人,小王爷待在此处恐不自在,王嬷嬷带小王爷去后面院子里看看,荷花快要开了,也是一番景色。”

  萧傲恭恭敬敬的对老夫人磕头然后才跟在王嬷嬷的身后离开,王嬷嬷在前边带路,指点道:

  “小姐与二少爷现如今在后院里玩耍呢。”

  萧傲闻言立刻变得局促了起来,不自在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清咳了一声道:

  “谢谢嬷嬷了。”

  凌梅刚和凌荷在与萧傲分开后,并未曾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去,反倒是来了老夫人的院子里。

  今日府中就只有凌裕生辰这么一件事儿,她们之前瞧见的那公子必是为了这件事儿的,如若真是如此一定会来老夫人的院子。

  凌荷则比凌梅想的更加长远一些,今日来的宾客都是和丞相府交好的,旁的不提权势绝对是差不了的。

  她们二人身为未出阁的女子,来了老夫人的院子也只能待在后院,凌梅远远地瞧见了萧傲,看到不远处的小池塘,在自己心中计算着萧傲走到此处所需要用的时间。

  萧傲行至小池塘边时,王嬷嬷躬身说道:

  “小王爷,小姐和小公子就在前面的那亭子里了。”

  萧傲一想到又要和凌清见面,掌心就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突然,耳边响起了女子的尖叫声,萧傲扭头一看,小池塘的中央有一个女子正在那里扑腾,还有一个女子站在岸边,大声的呼喊救命。

  凌清也被这一幕吸引了注意力,走出小亭子后看着站在距小池塘不远的萧傲,讽刺的勾了勾唇角,心中已经明了了凌荷的打算。

  依旧是和上一世一模一样的手段,上一世在她成了九皇子后院的侍妾后,稍微与家中的关系缓和了些许,回家一趟九皇子就因为和凌荷有了肌肤之亲,而不得不将她纳入后院。

  凌清牵着小凌裕肉乎乎的小手,站在那里等着萧傲的做法,会不会如同九皇子一般,贪恋美色。

  萧傲皱眉看着池塘中央扑腾的人影,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扭过头看着王嬷嬷:

  “嬷嬷,你不去叫几个会水的婆子过来救人吗?我是个外男,就先回避了。”

  说完,萧傲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转身就走,连去找凌清都顾不上,脚下仿佛踩着风,蹬蹬蹬十分迅速的走出了院子。

  凌殊懵懂的歪了歪脑袋,不解的看着水中扑腾的凌荷,询问道:

  “姐姐,她是喜欢在这里沐浴吗?”

  凌清听到这话如梦初醒,想到刚刚萧傲脚步如飞离开的模样,忍不住的勾了勾唇,低声吩咐还愣在那里的王婆子,冷声道:

  “祖母院子里的李婆婆和邵婆婆是会水的,今日院子里有客人,勿要声张。”

  王嬷嬷是个没主意的,听到凌清都这么说了,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去找人了。

  老夫人院子里的下人见此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找了披风过来盖在凌荷的身上,几个婆子将他送回了自己的院子里去。

  等到所有的闹剧结束了之后,萧傲才又走进来,到了亭子外面,忐忑的攥紧自己的衣角。

  “小王爷为何不进来?”

  稍显冷淡的声音从亭子内传来,萧傲脚步略微有些仓促,走进去后才发现亭子内并不只是有凌清一人。

  小凌殊趴在桌子上面,肉乎乎的小手抓着一个糕点,看到萧傲后奶声奶气的询问:

  “你,是我的姐夫?”

  萧傲闻言略微有些忐忑的看了凌清一眼,见凌清并无什么表示,才点了点头低声道:

  “是。”

  小凌殊肉乎乎的小脸上眉头皱的死紧,奶凶奶凶的威胁道:

  “那你要对姐姐特别特别好!不然我就不给你糕糕吃!”

  “会的。”

  萧傲的声音很轻的,但语气倒是及其郑重。

  凌清在面对这档子事情上面并无一般女子的羞涩,看着萧傲询问:

  “你可知方才是谁?”

  萧傲愣了愣,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凌清说的是刚落入池塘的女子。

  “不知,但我知道我如果留在这里,最好的结果也是污了那小姐的名声。”

  后面的话萧傲没说出来,只说了这么一半。

  凌清纤细的五指捏住茶壶,轻轻地将茶水倒了出来,然后将杯子推到了萧傲的面前。

  之前,一直是她小瞧萧傲了。

  能以一己之力退敌,战场上五年无一败绩的,怎么可能只靠蛮力。

  “小王爷家中可有兵书?”

  镇北王原本就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天下,萧傲身为他唯一的子嗣,各种兵书也粗略的看过,却从未细读过。

  “有的。”

  “小王爷回府后不妨在闲暇时多读读?”

  “哦,好。”

  萧傲其实并不耐烦读书,但还是一口应了下来,今日回去后每天晚上都将自己关在书房里,绞尽脑汁的看上一个时辰的兵书才去休息。

  “小王爷今日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并无。”

  萧傲的耳尖早就已经发烧,每次和凌清在私底下相处时他都忍不住的会失态。

  “是,我母亲今日要进宫,让我过来的。”

  “小王爷今日未给我带什么?”

  萧傲一愣,抬头对上了凌清充斥着笑意的眸子,褪去冰寒染上丝丝缕缕温柔的模样,好看极了,萧傲一时看的直接呆愣了过去。

  “我……我忘了。”

  “那,下次可还会忘了?”

  “定然不会的。”

  小凌殊无聊的掰着糕点,他感觉自己待在这里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毕竟是个孩子,用了午膳后,府上的宾客就渐渐地走了。

  凌清也并未在院子里多做逗留,下午丞相夫人在打点今日送上来的一些礼物,凌清回到了自己的扶摇院内,进了书房。

  丞相对凌清十分的宠爱,许多珍惜的古籍一到手就送了过来,凌清一推开书房的门,一股墨香就扑鼻袭来,从书架上找出了许多的书籍出来细细的翻阅。

  临到了晚上,冬枝手上执着一盏灯走了进来,凌清揉了揉自己酸痛的眼睛,将两本还没看完的书收了起来。

  “随我去前院用膳吧。”

  饭桌上,摆在凌清面前的都是她最喜欢的几样。

  丞相觉察到老夫人的脸色不佳,询问道:

  “今日可是有何事惹得母亲不快?”

  “也怪我,当时只不过客气的说了一嘴,哪料到他们居然真的就这样住了下来。今日那家的小女儿在母亲的后院里跌进了池塘里,当时小王爷也在旁边,幸得小王爷躲避的及时。”

  提到现如今在丞相府内住着的那户人家,丞相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去。

  “罢了,我让几个婆子盯着她呢。”

  -

  第二日,一大清早,凌清就被外面传来的喧闹声惊醒了,皱着眉头询问:

  “冬枝,何事?”

  听到凌清的声音,冬枝从外间走了进来,气的脸色涨红,一边伺候凌清起身一边愤愤不平的说道:

  “还不是那府上住着的凌荷小姐,昨日掉入了水中直至今早才苏醒,一大清早就来了小姐的院子里头,说什么她已经没了清白,求小姐给她一条活路,让她和小姐一起伺候小王爷!”

  凌清讽刺的勾了勾唇,依旧和上辈子一般无二的蠢笨。

  先莫要说萧傲昨日根本就未曾污了她的清白,就算真的看到了,且不提她的爹娘,镇北王妃就断然不会允这样一个女子进门。

  “请母亲和祖母来。”

  这种事情凌清自己也能处理的妥当,只不过现如今的她不会亲自动手,免得落下一个善妒的名声。

  交由家中长辈来处理,才是最妥当的。

  “是。”

  凌荷跪在外面院子的青石板上,一字一句的哭诉:

  “同是凌姓人,当年我父亲还曾施恩与你父亲,求小姐给我一条生路吧!”

  屋子里面的婆子面面相觑,凌老夫人虽然能理解这些小年轻间想见面的心思,但却也在哪院子的外面安排了不少的婆子守着,凌清屋子里现如今留下伺候的,就有昨日在那院子里守着的。

  分明是刚听了这位小姐的呼救声,小王爷就行色匆匆的走了出来,一直等小姐被婆子送走了才进去,又何谈什么污了名声呢?

  “愣着作何?还不摆膳。”

  话音刚落,房内的丫鬟婆子就开始准备了起来,没一会儿从外间走进来了一个穿着较之屋内其他婆子要更加精致的年老妇人进来。

  凌清在看见这个婆子的时候,捏着茶盏的手不着痕迹的用了些力气。

  “我的小姐哟!哪儿能任由她在这外头哭喊,现如今的世道纳妾不只是一件寻常事儿。小姐现在尚未曾与小王爷成婚,与其是让那小王爷不知道被外头的什么妖精勾 引了,倒不如让这小姐先去伺候。”

  李婆子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这都是一家的小姐,先让这个小姐去伺候,等到小姐您进门的时候,也好有个照应。”

  凌清不动声色的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清茶,几个婆子动作十分麻溜的将早膳摆了上来,凌清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糕点,尝了一口后又放下。

  越是这般不动声色,李婆子反倒是开始忐忑了起来。

  小姐一向叫人看不透她的心思,李婆子是凌清的奶娘,因着这个平时凌清对她多有信任。

  但是上辈子,李婆子在她入了九皇子府后,可是第一个投靠九皇子的,平时里时常就在她的耳边念叨要感念九皇子待她好。

  凌清上辈子是不甘疑惑过的,她待李婆子也算不错,缘何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投靠了九皇子。

  这辈子,她倒是不去想这些了,人心不足的问题罢了。

  “确实应当如同奶娘所说的这般,叫人先我一步入了王府,最好能先坏了孩子在府中立足。”

  李婆子听到这话,吓得脸色苍白,慌忙就跪了下来。

  “小姐,你说这话可是在刺老奴的心啊!老奴是真心实意的为了小姐好,小姐现在年岁太幼恐对这方面并不了解。小王爷如今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就算没有这个,也会在外头寻旁人的。老奴,是真的为了小姐好啊!”

  “我也知我年幼,在这等事情上恐处理的不妥当,刚就让冬枝寻了母亲祖母过来,待母亲与祖母过来时,务必将奶娘刚说的话再说一遍,请母亲定夺,到底是否真的要如奶娘所说的这般。”

  李婆子刚刚只是心有惶恐,但现在却是汗湿了后背,猛地磕了几个响头。

  “奶娘莫要担心,既是为了我好,又有何惧?”

  说完,凌清不再搭理跪在地上磕头的奶娘,而是专心的用起了早膳。

  老夫人的年岁大了并无什么睡意,听到是冬枝来请立刻就过来了,丞相夫人每日则是需要早起伺候丞相大人上朝,一听这等事情,也是忙不迭的带着伺候的丫鬟婆子过来了。

  这二人过来时,凌荷依旧在院子里面哭泣,双目红肿头发也散乱的不像话,瞧着很是可怜兮兮。

  若来的是旁人或许会因为凌荷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而心生怜惜,可现在来的两个,一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夫人,二是对凌清异常疼爱的丞相夫人。

  “怎的了?只不过是在我们丞相府的院子里坠湖就想赖上小王爷?”

  凌荷在瞧见这两人的时候心就已经凉了一半,但是在下一瞬她抬头时看到了门边站着的人,眼中又重新有了光彩。

  “小王爷!救救我吧,小姐因为上次小王爷救了我一命,就要让我去死啊!”

  凌荷发丝凌乱,眼睛红肿的模样瞧着很是惹人怜惜。

  萧傲站在门边听到这话有些踌躇,片刻后躬身对院子内的老夫人和丞相夫人行了一礼,恭恭敬敬的说道:

  “晚辈知凌小姐必不是这人口中这等人,想必这其中是有许多隐情的,还请老夫人和夫人查明真相,切记要封锁消息,免得让旁人污了凌小姐的名声。”

  说完了这番话,萧傲耳尖已经烧红,对自己身边的小厮说道:

  “送给小姐身边的丫鬟。”

  萧傲身后伺候的小厮利索的把萧傲手上提着的糕点以及糖葫芦送到了冬枝的手上,声音不大不小恰巧能让屋内所有人都听清楚。

  “这可是迎春楼的点心,我们小王爷一大早就去买的呢,还有这些古籍,都是我们王爷刚寻到的,被我们小王爷抢……哦不,是要来赠予小姐的。”

  冬枝从小厮的手上接过抿嘴一笑,小厮就跪下行了一礼然后退了下去,萧傲深知这件事情自己不宜久留,躬身道:

  “老夫人,父亲临行前让我与他一同去军营,不便久留就先告退了。”

  名为如此,转身后萧傲恶狠狠的瞪了那小厮一眼,什么叫做抢,拿他父亲的东西叫抢吗?!明明是好好商量要来的。

  凌清看着萧傲难掩狼狈的背影,微微勾唇笑了笑,扶住了自己祖母的手臂,不消冬枝多言,自己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祖母,今日一大早我尚且在睡梦中,隐约听见外面传来的哭嚎,起身后才得知这小姐不知怎的一大清早就在我的院子里跪着,说什么是小王爷污了她的清白,如若我不允她先入府为妾,便是送她上绝路。”

  老夫人的眼神从凌荷的身上扫过,果真是不能让他们再在府中久留了。

  府上人来人往皆是达官贵人,将她们的心都养的高了,现如今这个还只是想去小王爷的府上做一个妾室,那另外一个是不是要直接入宫当娘娘了?

  凌清说完后看着站在柱子后面的李婆子,扯着老夫人的袖子轻轻地晃了晃,又道:

  “还有奶娘一直在我的耳边念叨,说甚么小王爷如今身旁无人,而距我们大婚还有些时候,倒不如如同凌荷所说的,让她先入府为妾,等到日后我与小王爷成婚的时候,也有个照应。”

  凌清担心老夫人久站会觉着累,说话间已经扶着老夫人进了里头,坐在软塌上。

  老夫人刚坐下,就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

  “荒唐!”

  夫人在另外一边软塌上坐着,凌清抢了丫鬟的活儿,亲自给她们沏了茶,抿嘴笑了笑,眼中难得一见的流露出了娇态。

  “确实如同奶娘所说,这些事情我都没经历过也并不清楚。毕竟事关镇北王府女儿也不敢擅自做主,便让冬枝叫来了祖母与母亲。这件事情到底该如何处理,还请祖母为孙女儿想个法子。”

  老夫人按捺住心中的怒气,眼神中屋内的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当视线落在了李婆子身上后,李婆子急忙就跪了下来,爬到了老夫人的面前磕起了头。

  “还请老夫人饶命,老奴都是为了小姐好啊!”

  老夫人听到这话扭过头,询问自己身侧的嬷嬷。

  “如若我未曾记错,这李婆子的大女儿,是嫁给了庄子里头的一个管事?”

  “是呢,老夫人就是您的陪嫁庄子,上月老奴刚听说怀了孕。”

  “既然如此,李婆子如此为小姐好,便赏!将前些时候刚进府的荷花送到庄子里头去,赏赐给她大女婿。”

  荷花是上次管家采买时带回来的丫头,身段长相都不错,算得上是往那方面培养的,由于家中穷苦只能卖身为奴,前些时候因为想爬上丞相的塌,被老夫人发作了一番,是个不消停的。

  老夫人的年纪大了又信佛,一般并不伤人性命,丞相夫人心稍微狠些,随口吩咐道:

  “李婆子对小姐一片忠心耿耿,昨日夜里摔断了腿,我怜惜她年纪大了,放她出府。”

  李婆子听完之后脸色煞白,不住的磕头。

  “老夫人慈善,求老夫人饶了我罢!”

  凌清在一旁低敛眉眼,虽说这个结果她并不十分满意,但好歹落不着错处。

  她是知晓的,李婆子家中儿子不成器,成日里流连赌馆妓 院,李婆子的月钱根本就不够他挥霍的,如今断了腿需要人照顾,还没了月钱,日子要开始不好过了。

  “祖母,那外头的那个呢……不管如何说,那总归是与父亲有恩,不好做的太决。”

  今日皇上身体不适,丞相早早的就回了府,到家后发觉夫人不在,一问得知了今日发生的这乌龙后朝着扶摇院走来,进门前恰好听到了这一句,气的脸色涨红推开了门。

  “我当初就算是饿死,也不该吃那碗饭!”

  “爹爹说什么丧气话呢,怎的回来了?”

  凌清皱眉劝阻,丞相烦躁的挥了挥袖子,来的一路他身侧伺候的小厮早就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他听了。

  “罢了,该怎的处理就怎的处理。左右就是名声的事情罢了,我还的已经够多了,难不成要任由他们欺负清清?圣上贤明,万万不会因为这等事情而怪罪于我。”

  丞相爱女,便是深宫中的皇上也是知晓的。

  当初这户人家施与一饭之恩,丞相在飞黄腾达后送去了黄金百两酬谢,还为他们置办了宅院。

  哪怕传出去,虽说可能会有小人说丞相冷血不顾恩人,但真的算起来,他是已经偿还清了的!

  “还是算了吧,莫要因为这等事情污了父亲的清白,左右不过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罢了,反正现如今小侯爷也并非是那等贪恋美色的人。既未曾得逞,让母亲将他们送出去便罢了。”

  凌清看丞相张嘴打算反驳,皱眉道:

  “爹爹,树欲静而风不止,莫要落下什么把柄。”

  “罢了,送出去吧,一文钱都莫要给了。”

  丞相夫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起身准备去处理这等糟心的事情了,凌清则是去了一边的小厨房内,端出来了一盘子点心,是凌清最近琢磨出来的新花样。

  “父亲来尝尝吧。”

  丞相夫人也拿了一个,尝了一口后思及小王爷刚送来的那些吃食,知凌清最喜欢的便是这等东西,担心凌清不懂交往出声道:

  “改日你吩咐厨房多做些,送到镇北王府上,让镇北王妃也尝尝。”

  凌清所捣鼓出来的,都是上辈子在日后才在市面上出来的东西,也就只是图个新鲜。

  “嗯。”

  名为送给镇北王妃,实则也是送给小王爷。

  -

  萧傲出了王府后,狠狠的拍了一下随身小厮的脑袋,气鼓鼓的说道:

  “你呀你,我说你怎么就这么蠢的呢!那书是我怎么搞到手的?”

  小厮揉着自己的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从王爷手上抢来的,还差点被王爷给揍了一顿。”

  萧傲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恼怒出声:

  “去军营,我们好好切磋切磋。”

  小厮脸皱巴巴的点了点头,跟着镇北王一同进了军营,因着今日在练兵,中午他们在军营内用的午膳,草草的啃了两个馒头,累了一天傍晚才归家。

  回到家后,镇北王妃已经在哪儿等着了,厨房内还在准备晚膳,镇北王妃的面前摆着一盘子未曾动过的糕点,模样精致瞧着就很喜人。

  “母亲。”

  镇北王妃理了理自己的袖子,指了一下桌上的糕点询问:

  “你可知,这是哪个厨子做的?”

  萧傲看了一眼白玉盘内盛放着的枣红色的糕点,瞧着便十分的勾人食欲,回道:

  “母亲如若喜欢,给那厨子多些赏赐便可。”

  镇北王妃状似苦恼,开口询问:

  “我儿可知什么赏赐最佳?”

  萧傲平时对此了解不深,踌躇开口:

  “随便赏些金银或是玉器吧。”

  “我觉得这样不妥,倒不如将我儿赏赐去?”

  萧傲愣了一瞬,镇北王妃不急不缓的说道:

  “这是丞相府的小姐今日下午派人送来的,听送来的那人说,丞相府小姐用了午膳后便在厨房内忙活,这一碟糕点时她亲自制成的。”

  萧傲思及自己脑海中凌清的印象,冷淡疏离恍若高山上的冰雪,再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糕点,未曾想过那般的女子既有一日身上会沾染上烟火气。

  “既你觉得只是尚可,那这糕点……”

  萧傲猛地回过神,看着镇北王妃一本正经的说道:

  “母亲,晚膳不宜多食,孩儿刚听父亲说了,膳食内有母亲最喜欢的糖醋鱼。”

  说完,在镇北王妃愣神的时候,端起放置在桌上的糕点,丢下一句话后出了门。

  “孩儿身强体壮,今日在军营内劳累一天,便先用些糕点垫垫。”

  镇北王妃愣愣的看着萧傲离去的背影,半晌后回过神来嘴角的笑意根本就压不住。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