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以我江山许你盛景沈尽欢邵尘全文最新章节

以我江山许你盛景沈尽欢邵尘全文最新章节

南山酒翁 著

连载中免费

《以我江山许你盛景》是南山酒翁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沈尽欢一朝重生,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和邵尘谈情说爱了,重生之后居然找不到童年的快乐?那就找前世的仇家一个一个寻乐子呗。于是,当她踩着一堆尸体走向高位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和邵尘搅和在了一起......

23.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以我江山许你盛景》是南山酒翁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沈尽欢一朝重生,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和邵尘谈情说爱了,重生之后居然找不到童年的快乐?那就找前世的仇家一个一个寻乐子呗。于是,当她踩着一堆尸体走向高位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和邵尘搅和在了一起......

免费阅读

  得了禁足令的倾兰苑可落了个清闲,每天不用着急去请安。

  “总之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办妥当了。”

  沈倾宁照料完何姨娘,带着茶水和沈尽欢一同走去喜儿的屋子。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帮我一起收拾赫颖。”沈倾宁想起当时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

  沈倾宁突然的温顺,让沈尽欢不知怎么接话。

  和沈倾宁一起闹过后,二人的关系又稍微好了一些,也让沈尽欢心里舒缓了一点。

  抬眼看了看才透出一点的太阳,天还是朦胧的,空气里是冬天特有的味道,嗅着还挺安心的。

  说不准她也会铭记这段哭笑不得的回忆。

  见喜儿情况尚可,沈尽欢便准备去沈常安那里请安。

  行至常安阁,空气里弥漫过来一股檀香,沈尽欢不小心呛了一口,轻咳起来。

  之彤连忙上前顺气:“前日大姑娘瞧见了不干净的场子,心神定不下来,夫人便差了管家送来檀香水焚着,好让大姑娘静心些,才有了这般浓郁的气息。”

  沈尽欢摆了摆手,抬脚走进熟悉的楼阁。

  推开门,迎面吹来屋里的暖风,芷儿刚端了水盆子要进来,瞧见了她立马行了礼:“三姑娘来了,大姑娘还未起身呢。”

  里面传来沈常安的声音,沈尽欢急急往房内走去。

  屋里还没打起帘子,有些昏暗,沈尽欢听着沈常安声音不对,挑了帘子就坐在床边:“阿姐身子可是不爽?”

  沈常安一手扶着额一边向沈尽欢转过头,嘟囔了半天也没说清一句话。沈尽欢赶紧附上她额头试探,这额头堪比炭火烫手了!

  沈常安不停的冒着冷汗,脸色发红,毫无唇色,身体微微打着颤,里衣湿乎乎的盖在被子下又冰又冷。

  “芷儿,阿姐发烧了!快拿湿了热水的帕子来!”沈尽欢喊道。

  芷儿听闻,加紧了脚步将热帕子递过去,弯腰瞧着沈常安一脸焦急:“大姑娘昨晚上入睡时还好好的,我去请大夫。”

  “之彤去请,芷儿留下!”沈尽欢嘴上催着,手下不停,又叫了芷儿寻了一身干净里衣替沈常安擦了身换上。

  沈尽欢见沈常安还没有意识的样子,心下一紧,转身问芷儿道:“前日我瞧着阿姐面色就不太好,是不是饮食上没注意?”

  芷儿想了想,摇着头道:“不会啊,大姑娘饮食一向不掺杂。”

  沈尽欢也不管了,见沈常安唇上起皮心疼的紧,亲自走到屋内南边靠窗的桌子上拿了壶倒水,正瞧见桌旁架子上的眼熟药包,立即拿过来翻看,却不想这包药材和赫颖母女送给自己的一模一样。

  芷儿解释道:“这是赫五姑娘送来的,她瞧见夫人叫人送了檀香水来知道大姑娘心神不宁无法安睡,当晚上亲自煮了药送来诉说愧疚之情,姑娘实在折腾不起,想着赫家药房也是出名,就草草喝了就打发了。”

  沈尽欢闻言,怒斥道:“糊涂东西!”

  芷儿一怔,提裙跪下,了然是做错了事:“难道是这药的问题?”

  沈尽欢心下懊恼,她该想到赫氏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药确实有安神之用,但是服用后吃食了油腻之物,便会反噬身体,致身体血亏,加上阿姐受了风寒,突发高烧是肯定的!”

  沈尽欢不由拿紧了药包。

  此时已管不了那么多,沈尽欢端了茶水疾步走到床前,奈何喂不进水,她只得用勺子沾着水点在沈常安的唇上。

  这样下去不行啊。

  沈尽欢皱了眉头,唤芷儿道:“拿一床鹅绒的被子过来,将阿姐扶起来裹着。”

  芷儿丝毫不敢怠慢,拿了被子过来后随即倒了热水递给沈尽欢,见其硬是给沈常安灌了下去,芷儿都看懵了,沈尽欢又倒了一杯热水说道:“阿姐体内攒了寒气才冒冷汗,我灌了热水,逼出寒气会好一些。”

  这时候沈常安开始不停地冒汗,一阵冷一阵热身子微微颤抖,口中不断喘着气,人就是不醒。

  芷儿悠悠开口:“大姑娘这症状,瞧着像三姑娘初病时一样。”

  沈尽欢动作停了停听懂了她的担心,沉默了许久。

  灌了水后又拿被子裹了两层,沈常安已然开始规律性出热汗,额上也冒了热气出来。

  沈尽欢等不来大夫,就一遍一遍替沈常安擦着身子。

  好不容易听见门外脚步,大夫提着箱子进来,李靖瑶也紧随其后。

  沈尽欢起身拉住李靖瑶:“娘,是赫颖送来的药和食物相克,阿姐才突发高烧的!”

  李靖瑶一听急了,在屋子里来回走,恨的直跺脚:“赫氏死不招认春林之死,一口咬定是二房做的,我真是气死了,如今竟然明目张胆来府里做把戏,这是什么冤头债!”

  沈尽欢知道李靖瑶性子急躁刚烈,越是这种时候越是着急上火,便拉了她坐下:“阿娘别急,我们发现的早,阿姐情况不是特别严重,让大夫诊断了就好了。”

  沈尽欢透着帘子看里面,沈常安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让在场人都提心吊胆的。

  大夫切了脉出来,李靖瑶上前问住:“如何!”

  大夫搓了搓手,低头寻思了一会儿,道:“贵小姐这确实是误食相克之物后的反应,不过好在及时灌了热水逼了寒气发了汗,如此随我开了药去,熬了退烧药来每日两顿的服下再做些滋补,好好休息两日便好。”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药物性寒性暖更是非得讲究的东西。要是服用错了,定伤及本体,这道理赫氏做药房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如今是打着讨好又愧疚的幌子,明目张胆的害人。

  沈尽欢看到沈常安无辜受牵连,心里十分不爽。

  这时之彤快步进来道:“夫人不好了,倾兰苑来人说喜儿殁了。”

  五雷轰顶!

  沈尽欢不敢相信,早上还看着沈倾宁给喜儿亲自服用了茶水喂了膳食,那时候还见她有力气说话!

  李靖瑶一下瘫软在塌上,单手撑着头,就算她有三头六臂,眼下情形已然是一锅粥了。

  沈丹青一早被召入宫觐见商议国事,李靖瑶头昏脑胀的没了主意。

  沈尽欢看一了眼里面的沈常安,当即对李靖瑶道:“娘,既然赫氏如此不给情面非要搅得人仰马翻,咱们也不用对他们一忍再忍。”

  “不行,这是天子脚下,不知道府内府外多少双眼睛看着!”李靖瑶摇摇头道。

  “他们都伤及人命了,要是真的被朝廷的探子发觉尚书府出了几桩命案都没有及时上报处理,皇上一定会知道,到时候单凭阿爹的职权,可保不下这么多人!”沈尽欢想自己定是昏了头,一下子说这么多。

  李靖瑶不可思议的看向沈尽欢,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沈尽欢见她不回应,知道她权衡不下。

  沈尽欢平生最恨优柔寡断。

  待李靖瑶反应不及,沈尽欢已经上前抢了她腰间的腰牌拔脚就往门外走。

  “尽欢!”

  李靖瑶追出去,已看不见沈尽欢踪影。

  喜儿和沈常安的事已在府里炸开了花,一路走来不少奴仆围在一起讨论,沈尽欢叫住巡查的头领。

  领头的安福见沈尽欢拿出李靖瑶的腰牌,忙俯首跪下:“三姑娘吩咐。”

  “传令下去,府中再有非议者,即可拉入刑房受罚,不得有误,若是传出了府,就请你自去刑房交差。”沈尽欢下令一点不含糊,说完加紧脚步朝斋心院去。

  脑子里一遍一遍过着前世的片段,心里越发焦急,一路小跑起来。

  施氏似知道她要来一样,院门大敞。

  沈尽欢进门就跪在施氏面前:“请祖母下令搜查赫氏住处!”

  施氏在正堂坐着,手里转着佛珠,半睁开眼,瞧见沈尽欢喘着气儿,淡淡道:“你母亲尚未着急......”

  “若等母亲斟酌好了,赫氏定会再生事端!眼下府里已经是扯上那个两条人命了,阿姐也受了牵连,断不能让他们再逍遥。”沈尽欢振振有词。

  李靖瑶有一点说的没错,天子脚下,就算再得势得宠的臣子,也会被探子盯。

  前世已经对不住他们,这一世再多变数,也要拼死护住!

  施氏拨弄佛珠的手停了停:“你要如何对赫氏如何?她终是要回江南的,这出了尚书府,保不齐带出去说辞。”

  话里带着较量,沈尽欢多少摸清了自己这个祖母,她院门大敞,肯定是早就知道院外发生的事情,她就是在等一个能狠心拿定主意的人来。

  如果三房的死,是赫氏拿捏沈家的唯一借口,那现在尚书府已然有了三个可以让赫氏客死他乡且无葬身之地的理由。

  施氏不着急,是因为她料定赫氏这种泼皮无赖仗着背后势力还能干出些“大事”来搅浑尚书府,她做的越多,背后的势力就越不会保她。

  没有人会为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的过失让自己暴露。

  等赫氏有所顾忌有片刻喘 息之时,就是尚书府反击之时。

  “一枚废棋而已。”

  施氏顿了顿首,挥了挥手让曹嬷嬷拿了令牌,亲自递给沈尽欢:“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欢儿只要去管家那儿要只看家犬便好。”

  沈尽欢倒吸了一口气,她原本以为自己的计划除沈倾宁外无人知晓,如今这样一听,祖母竟然神不知鬼不觉串了她的计划,要直接对赫氏封喉!

  沈尽欢没有动,微微抬头对上施氏的眼睛:“祖母知道赫氏后面的势力是谁?”

  施氏瞥了一眼沈尽欢,低声道:“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何早就知道是你来,为何在等你。”

  “祖母早就和欢儿说过,点到为止,日子还长,机会多的是。”

  施氏骨感的手附上沈尽欢的脸,磕的沈尽欢回过神来。

  看来是知道的。

  她太想知道赫氏背后的人是谁,想迫切掀开面纱,可是发现自己还是太操之过急。

  沈尽欢福在地上:“尽欢,谢祖母。”

  施氏总觉得自己老了,看不清人心了,这几日和沈尽欢接触,发现这孩子心思缜密,胆大心细,不像是十几岁的女娃娃。

  虽然这件事从赫氏进门开始自己都安排布置好了,但在猜到沈尽欢计划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

  这种关头,确实是要快刀斩乱麻不容许赫氏再作为。

  曹嬷嬷催她出手,她只想着再等等,等沈尽欢的反应,来印证她的猜想。

  尚书沈氏,和赫家的这几年恩怨,终是要尘埃落定。

  “你说什么?倾兰苑那个死丫头咽气了?”

  赫颖收到消息时被吓了一跳,接着转身怒瞪着自己亲娘,“娘!看你做的好事!”

  “怎么会呢?我没让下重手啊,怎么会叫打死呢。”赫氏懵了圈。

  梅儿伏在地上,快哭了:“夫人和姑娘快别说了,沈家的三姑娘下了令不准非议此事,不然就要被拖到刑房受罚!。”

  赫颖嫌弃不争气地拧了梅儿一把:“不争气的东西!你前日要是站出来说话,哪来这么多是非!”这话说的她自己心里都没底气。

  梅儿委屈的很,又不敢多说,怕再受皮肉之苦。

  赫氏慌了神,自己只是让打多了些,怎么会叫打死!忽然想起倾兰苑里的那摊血,赫氏心一沉,自己兴奋过头竟酿成了大错。

  赫颖急得来回踱步:“如今沈常安服药病倒,二房被禁足,看沈大人和沈夫人顾忌来顾及去,也不敢对我们做什么,眼下我最担心的就是沈家的那个老太婆和沈尽欢。”

  “那个小妮子有什么可怕的。”赫氏点了烟袋,翻了个白眼。

  赫颖上前拿过烟杆,冷眼看着赫氏道:“娘忘了那日我们大闹倾兰苑,普通闺阁姑娘见到那场面,哪个不惊慌失措,她不仅没有,还十分清醒地找我们的破绽。”

  “再有就是,平儿和春林之前回给我们的消息,说沈家三姑娘是个耳根子极软的主儿,好拿捏的很。可那晚我们去看她,分明不是,你瞧见她的样子了么,娘见多识广,难道也觉得她言语上是一个软柿子么?”赫颖想起与沈尽欢对视的几次经历,背后都莫名发冷。

  赫氏不出声,低下头盘着衣角。

  “东西都处理了么?”赫氏回想了,强装镇定的问梅儿。

  梅儿抖着肩回道:“夫人饶命,他们发现春林死后加派了很多侍卫看守我们,奴婢......奴婢,没敢没扔出府,但是奴婢藏得很好,应该不会被发现......”

  “没用的东西!”赫颖抬手刚要打,就听院门被撞开,二人面面相觑,急忙出去查看。

  只见沈尽欢带着一众侍从冲进来。

  “好好搜,任何角落都不能放过!”随沈尽欢一声令下,侍从们立刻闯进房内,丝毫没看见赫氏上前阻挠的举动。

  赫氏稳了稳心绪,走到沈尽欢面前委婉道:“三姑娘这是怎么了?”

  说曹操曹操到,赫颖不免心虚:“沈夫人还没对我们怎么样你一个三姑娘,凭什么搜房!”

  之彤拿出斋心院和李靖瑶的令牌,举在二人面前,又移到给赫家的几个下人前:“传老夫人令,允沈氏嫡三女沈尽欢持令牌立刻查明原三房丫鬟春林死因,不得有误!”

  见沈尽欢有斋心院和沈氏主母的两块腰牌,赫氏母女一下晃了神。

  赫氏恶狠狠瞪了之彤一眼,真是因小失大,还以为能靠着死了的赫莲捞点好处,沈氏碍于情面不对他们动手,才得以让自己如此大作身手,要是被后头人知道了,自己铁定没好果子吃!

  安福从东边丫鬟住的屋子里扯了一个包裹,一把扔在赫氏面前。

  赫氏往后闪了闪,定睛一看,包裹里露出一件男装衣的上半身,不禁打了个搁楞,盯着一边的梅儿。

  梅儿朝赫氏使劲摇头,证明不是她们的。

  明明说藏得好好的,怎么会出现在丫鬟房里。

  看料子,确实是自己吩咐梅儿买的那件。

  赫氏咬紧了牙关:“这不是我们的东西,你少诬赖我们。”

  之彤扬声道:“赫夫人对沈府做了什么心里没点数么,如今仍要垂死挣扎做无用功吗?”

  赫颖跑到沈尽欢面前,愤怒后渐渐平静下来:“沈尽欢我告诉你,你少吓唬我,我要是有什么事,你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沈尽欢看见了也当没看见,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吩咐道:“牵进来。”

  话音刚落,管家就牵着雷霆进来,雷霆是沈丹青在沈尽欢小时候陪着一起逛街时候再街边捡的狼犬,生性凶猛但是对主子忠诚,沈尽欢记得它还挺小只的,如今已经有沈尽欢半腿高了。

  赫氏突然想起自己让梅儿给平儿下的□□,怕是粘在了这衣裳上!

  这时候瞧见雷霆靠近,忽然意识到什么,彻底乱了阵脚,嘴里念叨着:“不......”

  之彤上前拨开包裹,一件夜行衣整个掉落出来:“姑娘”。

  沈尽欢环视了整个院子:“嗅。”

  管家将雷霆牵到包裹面前,之间雷霆嗅过后,发狂一般露出獠牙,猛地挣脱管家,向赫颖背后的梅儿扑去。

  喜儿躲闪不及被扑到在地上,脸上和脖颈上瞬间有了鲜红的抓痕,有的渗出血来。

  赫颖的裙袖也被撕破,露出一大块雪白的臂腕。

  众人慌乱逃窜,却不料又跑进两条大犬,这下赫氏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起来:“来人呐!快把这些畜生赶走!”

  赫氏正要拉着赫颖跑,就被两条家犬撕咬在地,赫氏头上的翡翠碧落簪也歪在一边。

  三条家犬似嗅着什么迷香之物,发了狂一样撕咬着两人,有胆子打的赫家下人上前驱赶,家犬转头就是一口,那下人被咬得生疼,抱着腿滚在地上喊得撕心裂肺。

  见此情景,无人再敢上前。

  梅儿浑身上下血迹斑斑,手指头被咬断了几根,无力地倒在那里任由雷霆啃咬。

  赫氏更没好到哪里去,极力护住脑袋叫着救命,身上的罗云袄裙被咬得粉碎,冬衣的内里棉絮漏了出来显得更加狼狈。

  赫颖刚被赫氏推了出来,看到赫氏这般,吓到呆在那里。看她瞳孔放大,是怕极了发疯的家犬,见赫氏快要没命了才看向沈尽欢,赫家下人早就跪了一地哀求她饶命,可沈尽欢被安福和侍卫护在身后当没听见,冷冷看着赫氏母女狼狈的样子。

  沈尽欢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就像地狱里的魔鬼,操控着这一切,等着他们命丧当场好锁魂复命。

  赫颖看着这样的沈尽欢心生恐惧。

  “救我啊颖儿!”

  狼犬的獠牙终是扎进了赫氏的脊梁,瞬间溅了血出来。

  赫颖也顾不得颜面,跪着爬到沈尽欢脚边抓着她:“好妹妹,姐姐求你了,放过我们好不好?我们什么都不要了,我们什么都认了,那一百两我们不要了,好不好?”

  沈尽欢不为所动,眨了眨眼睛,顺着赫颖的手看去,瞧着狼狈的赫颖,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指使春林谋害我性命。杀了春林,嫁祸倾兰苑。又送了与腻食相克的药汤给我阿姐,让她高烧不退。”沈尽欢蹲下掰起赫颖的头,“你们觉得死了一个赫莲,就能撼动尚书府?”

  赫颖被弄得生疼,感觉脖子要被生生掰断了,哭着断断续续道:“不......不敢......不敢。”

  沈尽欢示意了之彤,侍从们立刻端了水盆子来泼向三只家犬,连同着半身不残的赫氏和梅儿一起泡了水,伤口进了水更加刺痛,二人躺在地上抽搐着,地上零散着血迹,十分斑驳,分不清是人的,还是狗的。随后侍从把家犬牵了出去。

  沈丹青下了朝听了原委和李靖瑶匆忙赶来,没进院子就被一地狼藉吓坏了。

  赫氏终于半死不活有了直觉。梅儿估计是沾染□□最多的,所以被雷霆攻击的最猛,如今已经浑身是伤爬不起来了,嘴巴里倒是还在咕囔着什么。

  听到沈丹青来的动静,梅儿拖着被撕下三分之一的胳膊强撑着爬过来,两只只剩四个手指的手在地上摸索着,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大人饶命,是我家主子让奴婢杀的春林,陷害的喜儿,我家夫人她......”

  “大人!梅儿她胡说,我没有,她疯了,别听她的!”

  赫氏突然朝梅儿扑去,抓起梅儿吼道,“你是赫家的丫鬟,你怎么能污蔑主上,你想和春林一起去死么!”

  “我没疯......我没疯!”

  梅儿哪里还有力气摆脱赫氏,任由她抓着自己,四肢脱离本体的剧痛让她口泛酸水几度昏死。

  剧烈的晃动让梅儿剩下的半截胳膊直接断下来,鲜血喷在赫氏脸上,让其虎躯一震,停下了动作,梅儿疼死断了气,软软地倒下去,死不瞑目,倒下的位置正好可以直勾勾盯着一边五官扭曲的赫颖。

  “啊——”

  赫颖大叫一声也晕了过去。

  沈尽欢闭了眼走远了一些,之彤怕沈尽欢害怕,紧张的替沈尽欢挡着。

  李靖瑶一阵反胃,别过脸去。

  沈丹青怒气冲天,指着赫氏道:“我自问对你赫家仁至义尽!你却跑到我沈府屡次三番挑事,杀人嫁祸我府里的丫鬟,还要对我三个女儿下手,你个毒妇真该死!”

  衣衫不整的赫氏被喷了一脸热血,当场呆住,良久了也不说话也没动静,有胆大的下人爬过去查看,竟探不到鼻息,连滚带爬到一边道:“赫夫人......她...她被吓死了!”

  真的是吓死的。

  沈尽欢见状,只是缓缓走到沈丹青和李靖瑶面前,福了福身道:“爹,娘,当务之急是将赫氏和梅儿的尸首处理了,她二人罪恶滔天,如实禀明刑部和礼部,给江南送去诫书,一切都会尘埃落定。”

  李靖瑶诧异地抱住沈尽欢,不知怎么湿了眼:“你真是我的欢儿?”

  她吃惊的不止是沈尽欢的手段,还有赫氏大闹倾兰苑见血腥场面时,她居然能镇定自如地掌控全局,为沈丹青想好对策!

  就算早年自己征战沙场,见过人抛头颅洒热血,现在看到还是会作呕。

  沈尽欢很想解释,但抬起安慰李靖瑶的手还是悬在半空,转而推开了她:“女儿只是不想让沈家再被赫家牵着鼻子走,不止是欢儿,长姐,二姐亦如是。”

  恍然间,李靖瑶愣在那里,眼前的沈尽欢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或者说,不是她的女儿。

  可是这么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不是她的沈尽欢又是谁?

  沈丹青一只手搭在沈尽欢肩上,眼神深邃,要把沈尽欢看穿的样子,却只看见了一大片漠然,和一种铲除障碍后的畅快。

  沈丹青看向晕厥在地的赫颖,低声道:“赫氏母女失德,赫氏主母戴罪自尽,尸首连同礼部诫书一并送回江南总督府,赫家五女毒害尚书府女眷,醒后送归宁寺。”

  赫氏还保持着最后跪着的姿势,脸上的血如同炼狱制裁后的疤痕,静静的。

  沈丹青扶起李靖瑶,对赫家的下人道:“从今往后,我沈氏和赫氏,再无瓜葛,我会手书一份给赫家大当家,你们,好自为之”。

  大戏唱完了,没想到这出戏结束的这么快这么干净利落。

  沈尽欢行了行礼,带管家一行离开了客院。

  过眼烟云,往后都是序章。

  沈尽欢心里一直有两个声音,一个让她惩罚,一个劝她宽恕。她不图事事圆满,只求事事甘心,往后,但凡是沈氏的障碍,她定会一个,一个,送他们去黄泉。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