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薄情阮白婕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薄情阮白婕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颜西公子 著

连载中免费

《薄情》是作者颜西公子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阮白婕,该文情节扑朔迷离,感情丰富,形象生动立体,是本值得一看的佳作,全文讲述的是:阮白婕没想到,自己从监狱出来得到的第一个消息竟是母亲去世,而当她费尽心力想跟罪魁祸首斗到底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冒出来,将她牢牢护在身后,同时也给她带去更深的伤痛…

9.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薄情》是作者颜西公子所著一部长篇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阮白婕,该文情节扑朔迷离,感情丰富,形象生动立体,是本值得一看的佳作,全文讲述的是:阮白婕没想到,自己从监狱出来得到的第一个消息竟是母亲去世,而当她费尽心力想跟罪魁祸首斗到底的时候,一个男人突然冒出来,将她牢牢护在身后,同时也给她带去更深的伤痛…

免费阅读

  视频拍得很模糊,一看就是远距离偷拍,但,还是能准确分辨出男女主角。

  看两人的肢体动作,比起半个多月前突然爆出的绯闻里的那张热吻照,毫不逊色。

  精致的眉眼挑了挑,露出如猫一般的机敏,盛惠芝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流转着,很快把目光投向了端坐于主位桌的凤叶妩。

  今晚的阮白婕,仿佛让她看到了当年的凤叶妩。

  年轻时的凤叶妩,美貌是流动的,凶猛的,充满了侵略性。

  而这种侵略性,她今天终于又在另一个女人身上看到了!

  莲花小筑的中心花园里,两男争一女的戏码,她可是从头到尾看得一清二楚。

  以她一贯对盛少梓的关注,当然对阮白婕这个名字不陌生。

  只不过,之前看她绯闻里的照片,美则美矣,还远不到今晚这样令人惊艳的地步。

  短短半个多月,她经历了什么?

  眸光一转,她视线的焦点又转移到了,正跟着老爷子从众人瞩目的台上往下走的盛修奕身上。

  他才回来多久,阮白婕才刚出狱几天?

  两个人这么快就打得火热,还真是怎么看,怎么不合情理。

  这局面,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眸中疑色更甚,盛蕙芝不自觉地换了个姿势,一边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一边伸长了脖子。

  好像一晚上都没有再看到阮白婕的身影……

  “突然多了这么大一个便宜儿子,”对面,向来不怕得罪人的盛六小姐盛玫芝一挑话头,这一桌的气氛就趋于白热化了,“也不知道当事人此刻是一种什么心情?”

  “还能有什么心情,当然是……”

  “我看未必,”盛谨芝持反对态度,“添人头这种事儿,在前期,可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瞧你这张嘴,说得好像是嫡亲的一样……”

  一桌子女人话里话外,明嘲暗讽的焦点人物,正是已经去世五年的盛少乾的遗孀,盛家长房长媳,郦淑芬。

  也是盛修奕在盛家不必费心争取,就能轻松收入囊中的最大助力之一。

  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然而谁都想不到的是,此刻当事人郦淑芬的内心,比任何旁人臆测的都要自在得多,宁静得多。

  守寡五年,突然把她推到这样的风口浪尖,她也并不打算怨恨盛家的任何一个人。

  没有爱,何来恨!

  最重要的是,老爷子已经亲口答应了她,认下这个“儿子”之后,就会给她自由。

  而自由,对现在的她而言,实在比任何一件事情都更紧要!

  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所以,此刻正跟在老爷子身边,被领着一桌桌认人叫人的,她死去丈夫的私生子,并非是她的耻辱。

  恰恰相反,他还极有可能,成为她人生最后的救赎。

  没坐多久,盛修奕就朝她这边过来了。

  对于怎么称呼,盛修奕由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儿犹豫,至于妥协,那更是无稽之谈。

  他只有一个母亲。

  不管在旁人眼里,她生下自己是多么不光彩的一件事,在维护她尊严的这件事情上,他绝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退让。

  踏步上前,收脚,站定,迎着郦淑芬一以贯之的端庄持重,他端正一笑,“郦会长。”

  郦淑芬除了名下持有盛世集团百分之0.8的股份,更是盛家唯一一名在集团任职的女性——盛世集团妇女儿童基金会会长兼名誉主席。

  换句话说,她就是盛世集团的形象大使。

  他这么叫法,任谁也不能说错。

  片刻之后,端坐着的郦淑芬温和的眸色微微一动,“欢迎你回家。”

  就在盛家宾主尽欢,人人都忙着来回拨打自己心里头的如意算盘的时刻,阮白婕也终于到了盛家庄园的大门口。

  算算时间,她总共在里头呆了应该不到三个小时。

  身心的疲累,却顶得上以前在监狱里的三个月。

  好在她很顺利地坐上了礼宾车,一路开出来也没有节外生枝。

  前面就是停车场了。

  偏偏,她刚走下车,一个声音不远不近地从背后传来,“等等。”

  想着自己身上藏的东西,阮白婕顿时警惕起来。

  “东少!”旁边的人显然对来者很是恭敬,“有什么交代?”

  盛东这时候也已经认出来车上的人正是阮白婕,打量之下,注意力很快放在了她身上的男士西装外套上,“阮小姐,怎么不多呆一会儿?”

  阮白婕其实见过盛东,还是在T大的时候,她跟盛东也算打过一两次照面,“有点不舒服。”

  两人视线相交,她伸手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加之她本来就熬着疼,一张脸怎么看着都有一种苍白的孱弱感。

  事实上,她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站不起来。

  “招待不周。”盛东略一颔首,以示歉意。

  阮白婕迎面看了他一眼,“客气了。”

  其实本该由盛东专程送她离开的,只不过他之前被“不速之客”耽搁,出来晚了,“阮小姐的个人物品都拿齐了吗?”

  管家立即回答,“阮小姐并没有东西交给我们保管。”

  “叮嘱司机开慢一点。”盛东稍稍退开一些,重新对她行了个不算正式的注目礼,“慢走。”

  直到被管家送至停车位,坐上车,车子开出去数米远,阮白婕还不敢大口喘气。

  伤口疼只是一方面。

  刚刚那种状况,她绝不是不紧张的。

  那个神秘男人交给她的领夹,就在她身上西装的左边口袋里。

  一句“斩草除根”不足以恐吓她,但是,如果联系上之前追车围攻盛修奕的那帮职业打手,和他们手里头的气枪,整件事就很值得推敲了。

  不止盛修奕有阴谋,盛家,绝对还有更见不得光的事!

  至于突然一反常态的盛少梓,她早就有了判断。

  如果她没有猜错,阮清影让沈乔恩分享给他的那颗黑色巧克力豆,十有八九是那种药!

  为了让女儿嫁进盛家,顾如蓓居然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敢用,实在是不入流到了极点!

  还有,她夹带出来的这只领带的失主,又会是盛家庄园里的哪一位?

  正想着,司机接到了电话,盛修奕安排赶过来接她的医生已经在半路上了。

  但是,这一次阮白婕并不打算任由人摆布!

  就算她已经做好了把灵魂出卖给撒旦的准备,也是时候该议价了。

  “师傅,”她的虚弱根本不需要伪装,释放即可,“……能不能直接送我去医院?”

  司机果然马上紧张了起来,“医生已经在路上了……”

  她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伤口崩开了,太疼了。”

  “后备箱里有医药箱,我在前面靠边停下,找找看有没有止疼片,”说着,司机又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忍耐一下。”

  阮白婕看似慢慢向后仰靠着,难耐之极。

  实际上,等车一停稳,司机刚一下车,她就飞快地抢进了驶室座,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诶……”司机的惊呼声瞬间被风掠过,她强忍着全身的不适,双手坚定地把持着方向盘,在无边的夜色里疾驰……

  两天后。

  日上三竿,阮白婕是被持续的门铃声吵醒的。

  来者不善是一定的,现在就看她手里头的这样东西,究竟有多大的价值了。

  谁知道刚一拉开门,一只手就抵了过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你倒是睡得安稳!”

  阴鸷的语气中裹挟着揶揄。

  眉心一紧,阮白婕直接转身往回走,避免一上来就跟他正面冲突。

  盛修奕绝没想到,他推门而入的第一眼,竟然只看到一个竹竿一样的背影。

  不给脸?

  才过了两个晚上,这个女人的胆子竟然就变得这么大了!

  ——是因为盛少梓?

  盛修奕眸色一黯,“想跟我谈条件?”

  已经撕破了的脸面,阮白婕原本也没打算再挽回,不过表面文章还是要做一做的,“奕少说笑了。”

  “不过,”她慢慢转过身去直视他,“我猜有人应该会很有兴趣,”

  “听听看他家里昨天晚上究竟丢了什么东……”

  “你……”阮白婕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狠,眨眼之间就到了她跟前,“放……手…”

  ——他疯了吗?

  被扼住脖子的阮白婕顿时呼吸困难,本能地挥手反抗,挣扎,“……放开…”

  “咳……”被甩出去的一瞬间,阮白婕疼得整个人都在抽搐,连意识都开始涣散,“咳咳……”

  “你最好牢牢记住,威胁我的下场!”

  盛修奕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那姿态,仿佛踩死她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如果你以为我是因为忌惮你手里头的东西而放过你,”

  他当即掏出一部手机扔给她,“那你现在就可以打给他,说你手上有他感兴趣的东西。”

  阮白婕狼狈之极地趴在地上,余悸未消,背脊发寒!

  她没有任何把握,但是,她也没有退路。

  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这么想着,她很快仰起脸看住他,“奕少想套我的话,大可以直接一点。”

  “我会以什么方式把东西放在哪里,或者,”她一点点漾开笑容,“东西会不会已经被我寄出去了?”

  果然,他彻底被她激怒了,出手像拎一只小鸡一样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盛世集团副总裁办公室一共有三处。”

  对峙之间,阮白婕毫无惧色,“江北,城中,盛世集团总部。”

  但是她疑惑于他凌厉如刀的眼神,“你猜,我会把东西寄到哪里?”

  即便是生来厌恶被人威胁,也不至于对她有如此强烈的……恨意?

  他为什么恨她?

  但是这种感受也只是一瞬间,短暂而不可捕捉。

  下一秒,盛修奕推开了她,同时换了一种邪魅不明的眼神,“对我四叔这么了解?”

  “怪不得那天晚上突然发那么大的火,”他勾唇而笑,“该不会是怪我坏了你的好事吧!”

  提起那天晚上,阮白婕心头的寒意更甚,“应该是我问你,既然选择了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怎么又突然跑出来当英雄?”

  她这么说绝不完全是在诈他,因为就在刚才,她突然又记起来一件事。

  她出狱的那天晚上,出现在阮家别墅大门口的那辆黑色轿车里的人,应该就是他。

  他和顾如蓓,根本早就认识!

  这也刚好能解释,为什么他会及时出现在她跳车逃跑的路上。

  极有可能,一切都是他们预先设计好的!

  阮白婕细思极恐地看住他,“盛修奕,你接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盛修奕狭长的凤眸中凛冽一闪,原来那天晚上盛少梓中了药!

  而阮白婕怀疑是他干的。

  在她眼里,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放一台无人机进来,再找两个人进来剥光她的衣服……”

  反应过来他竟然是在对童年下命令的一瞬间,阮白婕简直忍无可忍,“盛修奕,你特么就是个疯子!”

  她顺手抓起一盏台灯朝他砸了过去,被他躲开之后刚举起电话机,门铃却突然响了。

  ……

  门外站着的人正是盛少梓。

  五分钟之后,值班经理带着房卡赶到了门口,“盛少,您确定您的朋友在房间里面吗?”

  盛少梓冷冷瞟了对方一眼,“这一点,难道不是该由你们告诉我吗?”

  “怎么,你们酒店对住客一向都是这么怠慢的?”

  值班经理明明有再正当不过的理由反驳,却碍于对方的身份,只能一味赔着笑脸,“误会,误会。”

  经理一边解释,一边示意旁边的服务员赶紧上前刷卡开门。

  盛少梓确实担心阮白婕会不会在房间出什么事。

  因为他有确切消息,阮白婕入住之后,整整三天都没有踏出过酒店大门一步。

  排除信息疏漏这一点,阮白婕现在应该就在房间里面。

  他也想不出,她还有哪里可以去。

  滴滴一声,门锁打开了,服务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经理,那我进去了。”

  就在这时,门从里面拉开了,“什么事?”

  门后,正是一身浴袍的阮白婕。

  “阮小姐,你朋友找你。”服务员刚一侧身,阮白婕就看到了站在她后面的盛少梓。

  她以眼神询问,“盛少?”

  盛少梓稍稍上前半步,站定,“我在大堂等你。”

  不管盛少梓为什么找来,阮白婕这时候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起码有理由马上避开里面那个瘟神了,“有什么事吗?”

  盛少梓看了一眼她身后,“或者,你想邀请我进去谈?”

  阮白婕被噎得没话说,但是她突然想到另一个问题,“那盛少可能要先帮我一个忙。”

  盛少梓疑惑。

  她略一垂眸,“我总不能还穿那天晚上那身衣服。”

  但她确定盛少梓当场听懂了,“好。”

  关上房门,眼一睁一闭,脑子里放空了还不到三秒,身后的动静瞬间让她全身戒备,“是盛少梓。”

  “他说在大堂等我。”阮白婕转身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冷血男人。

  刚刚是她一时气懵了,没绷住。

  但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盛修奕刚才的过激反应,其实是在报复她冤枉了他。

  顾如蓓和阮清影给盛少梓下药的事,跟他无关。

  这个男人实在黑心之极,而且从不按常理出牌。但是比起盛少梓,她更倾向于选择他,“你之前说过的话,算数吗?”

  很不可思议,但,这的确是她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盛修奕一双眸子温温凉凉地看着她,“哪一句?”

  她更加坚定不移地看着他,“你说,我很快就会知道你是谁。”

  他等着她往下说,“现在你已经知道了。”

  “盛少乾是你父亲。”阮白婕知道自己在赌,拿自己当筹码,“按照盛家的规矩,你才是盛世集团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她直接把话挑明了,“你想从你四叔手里拿回你应得的东西。”

  盛修奕似笑非笑地斜睨着她,“所以?”

  下楼的时候,阮白婕以为她会深深厌弃自己——原来她也可以卑鄙无耻到这个地步。

  但其实,她并没有。

  人总会为自己所做的错事,坏事,付出惨痛的代价。

  她也不可能例外,所以,将来不论发生什么,她都会好好受着。

  刚刚在房间里,听她把话说完之后,盛修奕拉长了眼风质疑她,“你真做得出来?”

  她索性秉着一副坏女人的姿态,语气轻佻,“蹲过监狱的女人,可塑性,极强!”

  他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她,“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脚踩两只船?”

  她并没有太多犹豫,从地毯底下摸出那只领夹交给了他。

  盛修奕当时近距离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只说了句,“算你识相。”

  那一刻,她简直对这个男人的狂妄自大,深恶痛绝到了极点。

  而且,她始终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此前他和她之间的一切交集,绝不会是巧合。

  就算跟顾如蓓无关,他也一定早就盯上了她。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因为盛少梓。

  大概,除了宋书俪,她是唯一一个跟盛少梓传过绯闻的女人。

  正因为她想通了这一点,才会主动提出,她可以帮他接近盛少梓。

  这个腹黑透顶的男人,比起被她识破,一定更愿意看到她走投无路,主动走入他的圈套。

  这,才是她在这两天两夜里的深思熟虑!

  盛少梓并没有真的在酒店大堂等她,而是让司机把她带到了旁边的一家咖啡厅。

  很显然,整个二楼被清了场。

  见她走上来,他合上电脑。

  阮白婕径直走过去在盛少梓对面的位置上坐下,“盛少找我做什么?”

  盛少梓瞟了一眼她脖子上的丝巾,“看来有的是人想帮你的忙。”

  阮白婕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用寿宴那晚你家回赠的伴手礼,跟刚刚送衣服来的门店小姐换的。”

  她索性顺着他的语境,故意把话说得格外难听,“拜你所赐,那天晚上我并没有钓到什么乐意给我送名牌衣服的公子哥。”

  至于丝巾,当然是用来遮丑的。

  因为盛修奕出手太重,她脖子上已经出现了青紫。

  盛少梓看似面色如常,“给你牡丹卡的那位呢?”

  早知道他一定会这么问!

  因为他要查一张邀请函的详细信息,实在再简单不过了!

  阮白婕登时反复看着他,一脸犹疑很快转为难以置信,“不是你派人给我送的邀请函吗?”

  “为什么你会认为是我?”盛少梓嘴上这么问,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初步判断,“你失踪了半个多月。”

  所以,他也找过她?

  并且,没有找到。

  这也很好理解,因为那条突然爆出来的绯闻,她是当事人之一。

  不到这一刻,阮白婕还不知道,原来她也可以一秒入戏,“所以,也不是你送我去的医院?”

  “我住院期间的一切治疗都不是你安排的?”

  盛少梓不说话。

  她也跟着噤了声。

  没过多久,她怅然一笑,落寞和自嘲都表现得刚刚好,“看来是我想多了。”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就在她预备起身告辞的时候,盛少梓先开口了,“你怎么会需要住院?”

  她只管站起来,“这不像是盛少会关心的问题。”

  “那我应该关心什么问题?”盛少梓的眸光却始终不轻不重地锁定在她脸上,“譬如,我身边会不会有什么人,企图利用我的绯闻女友来接近我?”

  这算是当场戳穿她,还是进一步的试探?

  阮白婕心中一沉,脸色虽然也跟着变了,但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恼羞成怒,“盛少这是抬举我,还是有被害妄想症?”

  她站着,盛少梓坐着。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大半分钟之后,盛少梓突然开口,“我那天晚上说的话,仍然算数。”

  阮白婕看似不假思索,“哪一句?”

  他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该不会把那天中药的事也一并算在她头上吧?

  “你想扳倒你继母和姐姐。”盛少梓从她脸上收回了视线,“我也可以帮你。”

  “孰轻孰重,你应该掂量得出。”

  阮白婕装作不耐烦,“现在是玩什么?无间道?”

  她勾了勾唇,嘲讽道,“盛少要哄大侄子过家家,何必拉我垫背。”

  “我一个……”

  “你父亲对你继母有多信任,用不着我说。”盛少梓显然对新辉建设充分了解,“即便是以前跟着你外公的几个老股东,一个个也都对她赞赏有加。”

  “那又怎么样?”她看似不领情地反问了一句。

  不过,他为什么突然跟她说这些?

  “你知道你母亲是怎么跟你父亲离婚的?”盛少梓掀眼,重新与她对视,“为了追求身心自由,主动放弃所有婚内财产。”

  末了,他补充一句,“通俗的说,你妈是净身出户。”

  “我妈是被逼的!”阮白婕开始不冷静了,因为从她出狱到今天,她根本还没有机会去查证这些,“我一定会替我妈讨回公道!”

  盛少梓仍然是一贯水波不兴的语气,“你凭什么做到?”

  的确,她现在无依无着,人人都可以看扁她,企图利用她。

  但,越是这种时候,她越要冷静,“盛少连我母亲怎么被离婚都知道,莫非一直很关注阮家?”

  盛少梓的回答很直接,“准确的说,我是关注后官山的那块地。”

  果然是因为后官山那块地!

  但这也是阮白婕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一块地皮而已,盛世集团就算不想被阮正刚坐地起价,应该也多得是明里暗里的办法可想,何必纡尊降贵地跟阮清影交朋友?

  很快,盛少梓又开口,“看来你并不知道那块地的由来。”

  阮白婕怔了数秒,重新坐下,“洗耳恭听。”

  原来那块竟然有这么一层渊源!

  这就难怪,连盛家也不敢轻易打这块地的主意了。

  不必说,顾如蓓一定在其中做了不少文章,手里头捏着这么一张王牌,恐怕新规划一出来,她就传播得人尽皆知了。

  说到底,还是她外公种下的善因!

  “你已经查清楚了那天晚上给你下药的人,”虽然盛少梓没有明说,但是阮白婕的心总算跟着稍稍回落了几分,“所以打算终止跟新辉的合作,对吗?”

  盛少梓不作声。

  阮白婕当他默认了。

  “但是你又想用最低调的方式拿到那块地,”倘若没有这块地,她还真想不出来她有什么值得盛少梓亲自找上门。

  不管盛修奕多么狂妄自大,在做了五年盛世集团副总裁的盛少梓眼里,至少目前,是构不成任何实质威胁的。

  “我才是我外公的亲孙女,遗嘱的合法继承人。”想通了这一点,她内心莫名踏实了三分,“那块地,我当然可以替我外公,”

  “……转送给你。”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