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谢钱浅沈致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时玖远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谢钱浅沈致的小说名是《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是由时玖远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婚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老太爷对谢家这个女娃娃甚是喜欢,当场拍着胸脯让沈家儿女好好养她,以后就是沈家孙媳。老太爷放完话没多久蹬腿了,那么问题来了,沈家孙子有三个,她是哪家孙媳?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主角是谢钱浅沈致的小说名是《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是由时玖远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豪门婚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老太爷对谢家这个女娃娃甚是喜欢,当场拍着胸脯让沈家儿女好好养她,以后就是沈家孙媳。老太爷放完话没多久蹬腿了,那么问题来了,沈家孙子有三个,她是哪家孙媳?

免费阅读

  突然听见赵倾的声音,唐楚楚还有点出神,脱口而出:“新年快乐。”

  赵倾“嗯”了一声:“在你奶奶家?”

  唐楚楚低头看着奶奶小眼睛晶亮地盯着她看,含含糊糊地说着:“我奶奶喊你过来吃饭。”

  赵倾那边没了声音,唐楚楚为了应付奶奶,又自顾自说道:“哦,你没时间的话…”

  “好。”

  赵倾居然一口答应了。

  大年夜路上车子少,赵倾半个小时就开到了唐楚楚奶奶家,手上还拎了不少礼品,门铃响的时候是小姑去开门的,小姑父还坐在一边嗑着瓜子对唐教授苦口婆心地说:“你就是脾气太好了,才让女儿被那臭小子欺负,要是我女儿我菜刀都…“小姑赶忙咳嗽了一声故意提高几个分贝:“赵倾来啦?”

  小姑父差点把瓜子壳给吞了,转头看见刚进门的赵倾,脸上的表情抽了抽。

  赵倾也很照顾他面子,假装没听见,还走过去喊了声:“爸,小姑父。”

  唐教授没想到赵倾会来,对着里屋叫道:“楚楚,你出来。”

  唐楚楚正在和小姑的女儿糖糖玩,她头上还戴着个大红色的鹿角就跑了出来,卷卷的头发喜庆的红色呢绒裙,打扮得像个漂亮的小姑娘,她本来就有点娃娃脸,穿成这样很难让人想象她都离过一次婚了。

  看见赵倾立在门口不远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唐誉也从房间飘了出来,只不过刚准备喊“姐夫”,话到嘴边换成了:“赵倾哥哥。”

  但是小糖糖就顾不得那么多了,笑着跑过去朗声叫道:“姐夫,恭喜发财。”

  然后一双乌黑的眼睛眨巴地盯着他,赵倾心领神会地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她,糖糖很开心地说:“谢谢姐夫。”

  赵倾又将一个红包递给唐誉,唐誉别别扭扭的,一开始还有些不愿意拿,唐教授在赵倾身后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能没礼貌,唐誉才接过干巴巴地说:“谢谢,新年好。”

  最后赵倾走到唐楚楚面前,半笑着说:“发箍不错。”

  唐楚楚这才想起来她还戴着幼稚的鹿角,赶忙把发箍拿下来,却又勾到头发了,疼得她“嘶”了一声。

  赵倾微微蹙了下眉:“别动。”

  然后抬手帮她把发箍绕了出来,另一手往她掌心塞了个红包。

  唐楚楚低头看着手中的红包有些无语,她又不是小孩子了。

  赵倾把头箍拿下来,唐楚楚晃了晃手中的红包,歪着头故意调侃他:“谢谢赵倾哥哥。”

  也许是为了迎合这个节日,她化了个粉嫩的妆,唐楚楚皮肤本就薄而清透,稍微涂上点腮红便有种粉扑扑的感觉,倒是让赵倾想起了她小时候。

  唐楚楚每年都会把拿到的红包与赵倾分享,然后让他也把红包拿出来,可赵家的亲戚,一个比一个不靠谱,赵自华是家中老大,从前人生活艰苦,长兄为父,一大家子基本上都是赵自华养活。

  赵自华没从大学下来前,他那个弟弟就经常跑来吸他血,他下来后,赵家那些亲戚渐渐的都不来往了,所以赵倾根本就没有红包。

  于是儿时的唐楚楚便会把自己的红包分给赵倾,赵倾总会把钱还给她,然后收着红包,第二天里面放上个二十块钱再给她。

  虽然二十块钱并不多,可对那时候的赵倾来说已经是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了,唐楚楚每次收到赵倾的红包都很开心,还会把他的红包特别收起来,舍不得用。

  不过现在赵倾倒是出手阔绰了,唐楚楚摸着手中的红包,估计张数不少。

  吃饭的时候,本来应该是喜气的年夜饭,但是气氛却非常尴尬,小姑和小姑父基本上全程没有什么好脸色,唐妈妈也没有和赵倾说几句话,唐教授倒是和赵倾聊了几句他最近的工作情况。

  而奶奶一直盯着赵倾笑呵呵的,大概是这个家里除了糖糖之外最不受离婚风波影响的人,她待赵倾一如既往的亲切,吃完饭,还让赵倾推着她的轮椅把她送回房。

  然后让赵倾把他的红塔山拿来,奶奶还非常大方地发了赵倾一根,不过赵倾抽不惯摆手拒绝了。

  虽然唐楚楚也不知道奶奶为什么爱抽红塔山,但自从唐楚楚有记忆时,她奶奶就一直抽着这个牌子的烟,小时候抽红塔山的人还挺多,但随着人们生活条件日趋改善后,现在周围已经看不到人抽这个牌子的烟了,不过唐楚楚的奶奶依然钟爱此烟,并且抽到一半的时候,总是徒手将滚烫的烟头掐灭,放在一边,另一半留着下次再抽。

  每次看见奶奶淡定地掐灭烟头那神情,唐楚楚就觉得特别神奇,小时候还问过奶奶烫不烫,奶奶总是很从容地跟她说不烫,于是有一次她包着创口贴去找赵倾玩,赵倾问她手怎么搞的,她告诉他偷偷掐了一根烟。

  唐楚楚至今依然记得当时赵倾看她的眼神,就跟看弱智儿一样一样的。

  奶奶点完烟后,顺带拽着赵倾聊了会天,唐楚楚在旁听得也很迷啊。

  例如奶奶问赵倾:“你爸现在还住在庆桃里啊?”

  “前两年搬了,现在住在凤街一带。”

  “哦,还没搬啊?住了不少年了,有给你找后妈吗?”

  “……”

  “没有,都这个年纪了。”

  “找了啊,你后妈对你好不好?打你吗?”

  “……”

  唐楚楚在旁边直擦汗,奶奶突然发病了?这病发得要不要这么随机?要不是她病例上有老年痴呆的记录,她甚至以为奶奶戏精附体了。

  甚至就连赵医生这种应付过无数病患的人物,面对唐楚楚的奶奶,也一时间有些脑壳疼。

  所以只能不着痕迹地说:“那奶奶早点休息,我改天再来看您。”

  这时奶奶又突然正常了,笑着点点头:“叫楚楚送你。”

  “……”

  唐楚楚基本可以肯定她奶奶得的这个老年痴呆是2.0版的,发病啥的完全可以收放自如,莫不是这种病已经进化了?临走时还看见奶奶用她那双枯槁的手非常娴熟的徒手掐烟。

  唐楚楚套上外套将赵倾送下楼,他的车停在不远处,赵倾似乎并不着急,走得挺慢,两人之间一时无话,唐楚楚先说了句:“今天让你破费了。”

  毕竟赵倾拎了不少好烟酒好茶叶过来,还有她奶奶爱抽的红塔山。

  赵倾停下脚步侧头望着她,忽然嘴角扯起个弧度:“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唐楚楚不明白赵倾说这话什么意思,张了下嘴,喝出一口热气,粉白的脸在路灯下清透明亮,从前唐楚楚眼里只有他,所以赵倾还真没担心过外面有哪个男人能把她骗走,不过现在她铁了心要离开他,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变得不太一样。

  赵倾锁眉盯着她有些通红的鼻尖,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你知道男人接近女人一般只有一种目的吗?”

  “哈?”唐楚楚搓了搓手眨着眼睛望着他。

  赵倾低了下头说道:“想睡她。”

  唐楚楚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赵倾到底想表达什么,赵倾见她蒙圈的样子,转过身冷冷地说道:“提醒你别轻易被人骗了。”

  “怎么可能。”唐楚楚小声嘀咕了一句。

  虽然这两年已经不给放鞭炮了,但还是会有小孩偷偷玩那种擦炮,点着了就扔的那种。

  唐楚楚从小最怕的就是这玩意,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然有个擦炮飞到你脚下,冷不丁地“啪”得一声,特恐怖。

  她还特地走在赵倾身后,亦步亦趋的,那几个小男孩见这个大姐姐在躲他们,调皮地互相眨了眨眼,有意将擦炮点燃扔在她的脚跟后。

  忽然一个响声在自己身边炸响,唐楚楚吓得大喊: “赵倾!”

  整个人就向前扑去,赵倾回过身时,唐楚楚正好撞在他身前,整颗心七上八下,回头瞪着那群调皮的小男孩,小男孩朝她做个鬼脸跑走了。

  她收回视线,发现自己怂包地窝在赵倾身前,刚准备退后一步,赵倾忽然伸出双臂将她按在怀中。

  唐楚楚整个人都懵了,有细碎的蚂蚁挠着她的心脏,她那么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敲击着耳膜,赵倾的怀抱那么暖,那么宽大,仿佛瞬间阻隔了严寒的气息,唐楚楚的鼻尖忽然酸涩,久违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然而只是那么几秒,赵倾突然松开她,甚至连再见都没说就突然上了车扬长而去。

  唐楚楚觉得赵倾现在越来越迷了,抱她干嘛?是太冷吗?而且抱都抱了,走那么快干吗?怕她缠着他复婚吗?艹!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