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千岁千岁千千岁江枫愁眠全文最新章节

千岁千岁千千岁江枫愁眠全文最新章节

江枫愁眠 著

连载中免费

《千岁千岁千千岁》是江枫愁眠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兰沁禾于慕良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太阳,是梦中也不敢亲近的神祇,更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信仰,在无数个见不到光的日子里,他凭着满腔爱意,熬了过去,直到某日,他的光朝着他走来了...

17.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千岁千岁千千岁》是江枫愁眠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兰沁禾于慕良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太阳,是梦中也不敢亲近的神祇,更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信仰,在无数个见不到光的日子里,他凭着满腔爱意,熬了过去,直到某日,他的光朝着他走来了...

免费阅读

  兰沁禾同家人用完了膳,兰沁酥扒着她的手臂,要和她去沐浴,被兰父兰国骑拦下了。

  “老二,你随我来一趟。”

  兰国骑是个不苟言笑的武将,身高九尺,年近花甲了也还一身腱子肉,高大威猛,常人不敢靠近。

  “我要和姐姐一起去。”兰沁酥抱着兰沁禾不放手,整个人都黏在她身上。

  “站好,”兰国骑眉头一皱,见不得兰沁酥这副模样,“歪歪扭扭的像什么样子,我同你姐姐说话,你来做什么。”

  “爹爹~”兰沁酥咬着唇,一双狐狸眼水灵灵地眨巴着,望向了兰国骑,拖长了音撒娇。

  兰国骑转身,自己在前面走,没有理她,也不再训斥。

  兰沁酥冲兰沁禾哼唧了两声,声音里满是得意。

  兰沁禾抿着唇笑,也就只有妹妹敢这样对待父亲,她和兰家别的孩子哪里敢这么没规矩。

  兰国骑将两个女儿带到了小厅中,自己往主位上一坐,高大的身躯将整个太师椅坐得满满当当,煞有气势。

  “我前几日见了纳兰家的公子,他说他心悦你,我瞧着他也还不错,打算让你们俩见一面。”他开口直奔主题,语气没有丝毫迂回的余地。

  兰沁禾还没说话,兰沁酥就瞪大了眼睛抗议,“纳兰杰?一个病鸡草包,凭他也配嫁给姐姐?”

  “多嘴!”兰国骑一拍扶手,呵斥道,“我同你姐姐说话,没有你插嘴的地。”

  若是兰家其他孩子,这时候就要跪下去请罪了,但兰沁酥不同,她媚眼一瞌,再睁开里面便是一片泪光,呜咽着开口,满脸委屈要溢出来似的,“爹爹你凶人家……”

  兰国骑脸上划过一丝不自在,“不许哭,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他急忙将话题扯到兰沁禾身上,“你是西朝的郡主,论家世,纳兰杰只能做你的男妾,既是男妾,长得耐看就行。我问过了,他也上过学认得字,和你应该也还能说话。”

  西朝文官节制武将,在武将地位极低的情况下,鲜少有武将能识文断字。兰国骑知道自己女儿心气高,还好纳兰杰也是个能写能画,配兰沁禾不会太委屈她。

  “父亲,人家才十六岁。”兰沁禾提醒。

  “十六岁怎么了,十六岁配你正好。”兰国骑浑然不觉的有什么问题,“他要是二十六了,我还得思量思量他能不能让你生孩子,十六岁正好,还能多用几年。”

  兰沁禾一口茶呛在喉咙里,连连咳嗽了两声。

  这段时间天天在国子监待着,回来又是开茶宴又是进宫,倒是鲜少听到父亲这样的豪爽之言。

  “十六岁的男人,什么都不懂,到底是他伺候姐姐,还是姐姐伺候他。”兰沁酥不以为然。

  “甭管谁伺候谁。”兰国骑道,“他出嫁之前,会有人教他规矩,用不着你来操心。兰沁禾,你今年也二十有七了,二十七还不谈婚论嫁的,你是想气死我和你母亲?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兰沁酥也看向兰沁禾,她也想知道姐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父亲,我们家有大哥传承香火就够了。”兰沁禾拿出老一套的话术来敷衍,“我无意娶夫,这事不急。”

  “混账话!”兰国骑猛地起身,“你下个月沐休就去给我见纳兰杰,这事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没得商量。”

  他说完气势汹汹地离开,留下厅里的姐妹俩。

  兰沁禾撑着额头,头大地叹了口气。她知道父亲说得没错,二十七了,就算不娶夫,怎么着也该有一两个侍君了。

  她也想早点成家让父母放心,可看来看去,整个京城的青年才俊她都见完了,竟是没有一个能让她体会到“情爱”滋味的。

  男女之情她见得不少,可还真从未亲自体会过。

  “姐姐,”兰沁酥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兰沁禾,“你真的要去见那个男的?”

  “父亲都这么说了,我只能去见他。”兰沁禾起身,“若是纳兰公子无意于我,我就回来再和父亲说。”

  “他要是有意于你呢?”

  “有意也不行,我们兰家花了二十年,好不容易才让圣上放心。往后断不可再与权臣重将牵上关系。”纳兰将军在东南抵御倭寇,他将纳兰杰送来,是存了托孤的意思。父亲重情,不会推辞,可她不得不辞。

  今日母亲没有过来跟着一起劝说,也存了这个意思。

  “你也是,”兰沁禾瞥向妹妹,“寻常的男子没关系,千万不要与那些大家族有所来往。”

  “酥酥知道的。”兰沁酥搭上姐姐的手腕,凑到她耳旁小声道,“姐姐不喜欢谁,酥酥就不和谁好,酥酥只要能在姐姐身边,就什么男子都不要。”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粘姐姐?”兰沁禾捏了捏妹妹的脸,“你终究还是要娶夫的,姐姐陪不了你一辈子。”

  兰沁酥委屈地红了眼,“难道姐姐不想一辈子陪着酥酥?”

  “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兰沁禾垂眸,嘴角挂着一抹寡淡的微笑,“能走到哪算哪吧,谁知道是不是走着走着,就走不动了。”

  “姐姐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难得见面,还要惹我难过。”兰沁酥扯着姐姐的手往外走,“姐姐惹了酥酥不高兴了,要罚姐姐伺候酥酥沐浴。”

  兰沁禾被她扯着往前走,方才刚刚升起的一丝惆怅,被小姑娘蛮横到可爱的话击碎了。

  兰沁禾永远没法对兰沁酥生气,哪怕她知道妹妹这个从三品的光禄寺卿是怎么来的,她也没有办法生气。

  不知道是因为孪生姐妹的缘故还是什么,只要兰沁酥待在她身边,露出或是张扬或是娇俏的笑容来,兰沁禾心里就软得一塌糊涂。

  每当妹妹抱住自己,像只奶狗似的往自己怀里拱,再娇娇地唤她姐姐时,兰沁禾便什么气都没有了。

  她想自己一直找不到如意郎君,兰沁酥得负起一半责任来。

  看惯了酥酥,鲜少有什么美人能入兰沁禾的眼。父亲母亲为她挑选出的那些青年才俊,身上总是带着点傲骨或者颐指气使的贵气。

  他们毫不吝啬地展示自己的豪气才华,却忘了当年的兰沁禾也是个年少成名的主,虽然消沉了这些年,可皮里傲骨绝没有软下去。

  双方皆是一样的性格,做朋友合适,但升不起男女之爱的绮念。

  若是从伴侣的角度而言,兰沁禾不喜欢和同样有脾气的人在一起,只喜欢酥酥这样撒娇的性子。

  她像万清,在外客客气气的,回到家里绝不会向谁低头。若是和那些清流贵公子在一起,兰沁禾想想都有些坎坷。

  兰沁禾想,实在不行,她去扬州买个人,调.教好了,装成普通百姓接回来。

  父亲说的不错,只是为了尽孝延后的话,娶夫娶个性子好的就行,不必非得志同道合。

  此时的兰沁禾没有想到,她这个想法在一个月后,将彻底颠覆。

  不过此时不是想男人的时候,她还得紧着面前的妹妹,替她更衣赔罪。

  ……

  兰家厢房

  盈盈水雾中,身姿妖娆丰腴的女子趴在浴桶边上,她露出的后背白皙莹润,被热水浸泡后,熏染出一层薄红。

  乌黑的长发披在后背上,黑与白的对比,将她的肌肤衬得愈发白嫩。

  “姐姐,方才父亲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兰沁禾舀起水来,淋在妹妹背上。小时候家中贫寒,有时候丫鬟们都得出去找活做补贴家用,弟弟妹妹就得她来照顾,她做起这些事来十分得心应手。

  “怎么问这个。”

  “酥酥就是想知道。”

  兰沁禾执着被浸湿的帕子,从后抬起妹妹的下巴,给她擦拭脖颈。

  兰沁酥顺势一躺,隔着木桶壁靠进了姐姐的怀里,动作之间溅出了些水来,将兰沁禾的衣襟也打湿一片。

  “顽皮。”兰沁禾嗔了她一句,接着回答妹妹的话,“胃口都被你养叼了,日后若能找个和酥酥似的男子,我便心满意足了。”

  兰沁酥呼吸一滞,贝齿咬住了下唇,脸色微红,“那姐姐娶了酥酥不就好了?”

  “那父亲母亲可不得要了我的命。”

  “那我们就去个父亲母亲找不到的地方。”兰沁酥转身,抬头望着兰沁禾。

  女子的眼睛晶亮,却又带了三分羞怯,长卷的睫毛上凝了水汽,眨一眨便有细碎的水珠落下。

  她从水中伸出胳膊来,沾着剔透水珠的藕臂松松地勾住了兰沁禾的脖子,逼得她不得不看着自己。

  “去江南、去戈壁,去哪里都行,去没有人能找得到我们的地方,酥酥愿意嫁给姐姐。”

  兰沁酥说这话的模样,犹如开了大半的红月季,带着七分的热烈,又含着三分少女的羞意。那花蕊完全朝着兰沁禾绽开,颤巍巍着吐露着精华,半是期待半是惶恐地将花蜜献上,任由汲取。

  这样的兰沁酥无疑是动人的,哪怕同为女子的兰沁禾,也时常为妹妹所惊艳。

  普通百姓不喜欢兰沁酥这副面孔,背后说她是狐狸精,不是因为长得不好看,而是这副面孔好看得超出了常理,才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她过了片刻才回神,将勾着自己脖子的手臂摘下,笑着拂去妹妹的脸的水珠,“这玩笑你说了十多年了还不腻?”

  兰沁酥的眼一瞬间暗了下去,她微微低头,掩盖住眼中的情绪,“姐姐以前还会哄哄酥酥的,现在已经对酥酥没耐心了吗。”

  “不是,怎么会。”兰沁禾捧起妹妹的双颊,“方才是我不好,我们重来。”

  她低头同妹妹额头相抵、鼻尖相碰,手指扶在对方耳窝处,郑重地重新回答了妹妹的问题。

  去江南、去戈壁,去哪里都行,去没有人能找得到我们的地方,酥酥愿意嫁给姐姐。

  “好,姐姐答应你,带酥酥去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只和姐姐在一起。”

  兰沁酥眼睫一颤,粘在睫毛上的水珠顺着面颊流落,犹如泪珠。

  “嗯。”

  她攥紧了兰沁禾的袖子,手上的水在布料上晕开,濡湿一片。

  沐休结束,又开始了上值的日子。

  兰府离国子监有些距离,兰沁禾不得不比以往起得早了许多。

  “主子,该起了。”莲儿在外小声提醒。

  昨天晚上主子和三小姐很晚才歇下,每次一回兰府,主子都要被三小姐缠着,莲儿很不高兴。

  她刚唤了一声,床帘里就伸出一只素白的手来,将帘子掀起一条缝隙。兰沁禾醒了。

  透过缝隙,莲儿隐约能看见主子和睡在主子身后的三小姐。

  “主子。”莲儿走上前给兰沁禾穿衣。

  兰沁禾抬手,示意去外间,不要吵醒妹妹。

  “主子,昨天郡主府里传来了消息,”莲儿偕同两个丫鬟伺候兰沁禾穿衣梳洗,一边道,“张公子昨天傍晚来了郡主府,来跟你道别,结果没见到人,就留了一盒珠宝,银耳没有收,把它退回去了。”

  “张公子?”兰沁禾想了圈,“是诚心堂的那个……安徽来的孩子?”

  “对,就是他,他说父亲病逝,他得回去,就不参加科考了。”

  “可惜了,他下个月就能升到率性堂,若是参加这届的科举,第一榜中该有他的名字。”

  国子监的学社按照学生的质量,从低到高排,依次是正义堂、崇志堂、广业堂、修道堂、诚心堂和率性堂。

  兰沁禾主教乐中的琴,虽是六艺之一,但是科举不考,她的活儿就清闲了一点。

  因着身上有司业的官职和郡主的头衔,偶尔也管管监生们的实践课,例如那些无有家世的监生在参与督修水利、军籍清理、丈量土地之类的活儿时,总是少不得私底下有牵绊,这时候兰沁禾也会出面,帮助自己的学生周旋周旋。

  同那些教四书五经、大诰的博士而言,兰沁禾基本上就是个吉祥物,顶着郡主的头衔,吸引天下学子来国子监读书;再顶着郡主的头衔,教几节乐理课;再顶着郡主的头衔,招待外国来的使者学生。

  从兰府出来,踏入国子监后,兰沁禾便听到了几位博士在窃窃私语。

  还有一年就是恩科,和优哉游哉的兰沁禾不同,那些教“主科”的博士们比学子还要发疯。兰沁禾本以为他们是在讨论科考的事情,却不想忽然有人叫住了她。

  “兰大人!”几位博士见到她后行了一礼,其中一人上前道,“祭酒在公署里等您,说是有事要找您商量。”

  祭酒,国子监的最高长官,居正五品,是兰沁禾这个国子监司业唯一的上司,司业平日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辅佐祭酒,相当于副手。

  “好,多谢告知,我这就去。”兰沁禾点头致意后,赶去了公署。

  一路上她发现今日的国子监热闹得反常,没有几句读书的声音,倒更像是菜场似的嘈杂混乱。

  发生什么大事了?

  她狐疑着走进了祭酒的公署,对着桌后的老人行了一礼,“李大人,您找我?”

  “啊,兰大人来了。”老人招了招手,“坐。”

  旁边的小厮给兰沁禾递了茶退到一边,李祭酒等兰沁禾接过后,同她道,“今日监里发生了大事,你可有听闻?”

  “我在来时的路上听见监生们议论纷纷,没怎么听真切。”兰沁禾道,“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昨夜刮了风,把一座号房的屋顶给掀了。”

  兰沁禾有些惊诧,“有这等事?可有学生受伤?”

  昨夜确实刮了风,可并不是什么大风,竟然能把国子监的号房屋顶给掀了?

  因为体谅家住得远的监生,西朝国子监为监生们配备了号房居住,不止监生自己可以住,陪读来的家属也可以住。

  现在住的地方没了屋顶,难怪学生们无心读书,忧心忡忡了。

  “万幸,没有人受伤。”李祭酒叹了口气,“这也不是什么怪事了。馔堂的饭食越来越差,每月该给监生们发的白米也拖欠了好几个月。这都没什么,关键是,太学门上的匾额已经掉了七.八次,砸伤学生事小,那可是高祖爷亲题的字啊。”

  “咱们的号房,自圣祖继位起就没有翻修过,日晒雨淋的,是该坏了。”

  兰沁禾掀起茶盖的手指一顿,明白了上官的意思。

  “既然这样,我来拟个折子,让几位博士都签名,再由大人领衔上奏,请朝廷给我们国子监拨发修缮的银两。不知大人以为这样处理如何?”

  “唉,”李祭酒不以为然地叹了口气,“这样的折子国子监上过多少次了,根本没有用。北边干旱,东边抵御倭寇,西边还有内乱,内阁哪里顾得上我们。”

  就算能顾得上,也不会顾。

  国库空虚,各部衙门的俸禄都拖欠了不少,自圣祖之后,国子监地位愈发下降,真的有银子,也会先照顾别的衙门,轮不上他们国子监。

  这里的最高长官不过五品,丢到朝堂上,压根没人理他们一眼。

  兰沁禾也犯愁,她倒是无所谓司业那点俸禄,统共一年也就三十五两,她一个月摆次茶宴都得花百两银子,并不在乎。可国子监里别的官员还有学生缺不了这些粮米。

  “那……照大人的意思是?”

  “你可知后日是什么日子?”李祭酒问。

  “后日该是皇上大朝的日子了。”兰沁禾道,“大人是想直接同皇上说?”

  “不是我说,是你说。”

  李祭酒撑着椅子起来,踱步到兰沁禾面前,“虽然我是祭酒,可这事你办比我合适。”

  兰沁禾张口欲言,被老人挡了回去,“我知道你难办,今日散值后,我就去兰府求见你母亲,求她在后日为你说话。不止你母亲,还有几位同我有过交情的大人,我都会去一一拜访。”

  他负手站在窗子前,看着窗外已经黄了的桂花,听着外堂传来的读书声,长叹一声,“你也不要有压力,我知道这事难,五十多年了这事都没办成过,就算你没有要来钱,我也不会怪你的。”

  还有一年便是秋闱,“但尽人事而已。”

  话到了这个地步,兰沁禾起身,对着李祭酒行了一礼,“是,下官这就回去准备。”

  要银子的事都不是好差事,但她身在其位,哪怕明知道李祭酒这是推脱给自己,兰沁禾也得接下。

  李祭酒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调走,可她兰沁禾调不走,是要长长久久在这个国子监待下去的。

  中午兰沁禾去馔堂吃饭,果然听到边上的学生在议论这件事。

  她教三个堂,这时看见了不少熟面孔,兰沁禾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想听听学生们的看法。

  “听说张伦回家,继承他家里的祖产了。”

  只听前面桌上的三个学生小声道,“他家是安徽一代赫赫有名的地主,是说是为宫里做事的。”

  “为宫里做事?怪不得我看他既不住号房也不领国子监的粮米,还经常在京师里买字画,他家可真有钱。”

  “那他以后还回来吗?”

  “回什么回啊,你想想看,咱们来这不就是为了考取功名么,就算老天瞎了眼,让咱们中了状元,也就是去翰林院当修撰,一年才三十六两银子,估摸着,还不够人家喝上一壶酒呢。”

  “唉,我西朝哪哪都好,就是官员的俸禄太低,这般下去,还不如做个商人快活。”

  “你哭什么穷啊,前天不是刚在郡主的茶宴上得了首揆,拿了奖赏吗?”

  “一共五两银子,我全寄回家让母亲看病了。”

  “啊……对不住。”

  兰沁禾听罢,心里颇不是滋味。西朝看似繁荣安定,可内里的问题接连不断。

  高祖努力想营造清廉的官场,将官员俸禄定得极低,但是为官入仕哪里能少得了开销。

  为了弥补窟窿,西朝官场贪墨横行,上到首辅下到县丞无一不贪。

  如今国库空虚,各部衙门发不出钱粮来,官员们只好自己想法子糊口。如此一来,贪者愈贪,清者也被逼着贪。

  “怎么,这青菜豆腐入不了你郡主娘娘的口?”

  正思忖着,对面忽然坐下一人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兰沁禾一抬头,惊讶地开口,“殷姐姐?”

  来人是一女子,一身茶白的绸直裰,头上用两根包银玉簪挽着,腰间一条祥云纹锦带,坠着一块流苏小玉。

  兰沁禾开口之后才想起这里是什么地方,立即站起来就要行礼,“下官见过侍郎大人。”

  此人正是同兰沁禾幼时便交好的殷姮。

  “我今日穿的是便服,没有什么侍郎。”殷姮打断她,让她坐回来。

  兰沁禾重新坐下,脸上露出了点意外的惊喜,“殷姐姐今日怎么来国子监了,吏部那边不需要当值吗?”

  殷姮只长了兰沁禾三岁,但此时已是坐到了吏部侍郎的位置,比从三品的兰沁酥,还要高上半级。

  “昨日你清闲时,可曾想到了我?”她笑着开口,“我这两日调班,今日休息,便来国子监问你讨顿饭吃。”

  “只是刚刚过来时,看见放饭的地方都是学生,恐怕是轮不上我了。”

  兰沁禾便将自己的饭推过去,“殷姐姐这是离开了国子监多久,连放饭的时候都记不得了,现在排队自然轮不上,你吃我的吧。”

  “小妮子胆子越来越大了,竟敢让我堂堂侍郎吃你的剩饭?”

  兰沁禾笑了两声,“我才吃了两口,你绕过那里吃就是了,不要就还给我,反正你总归是有的吃的。”说着作势要去拿回饭碗。

  “别介。”殷姮挡下了她的手,毫无芥蒂地执起兰沁禾吃过的筷子用起膳来。

  她并未如兰沁禾所说的那样“绕过吃过的地方”,相反,直接从兰沁禾吃的缺口那里,一筷一筷地吃了过去。

  她一边吃一边摇了摇头,“明年就是秋闱了,国子监就给考生们吃这样的饭食,恐怕就算满腹经纶也要被饿扁肚子了。”

  兰沁禾支着头笑吟吟地看她,“那就请侍郎大人多替我们国子监美言几句,行行好,拟了票拟让司礼监批红吧。”

  殷姮挑眉,瞟了她一眼,“张嘴。”

  兰沁禾凑过去,咬住了对面伸过来的筷子,叼下了一片青菜叶子。

  “堵上你的嘴,”殷姮半是说笑着,“这回饱了吗,饱了就别哭饿了。”

  兰沁禾将菜叶吞入腹中,听到殷姮这句话,忽地抬起袖子拭眼泪,“下官没饱,下官好饿,饿到走不动道了,下官都饿了五十年了,您老下个月再不发米,下官就真的要饿死了。”

  殷姮放下筷子,好笑地摇摇头,“你的规矩都被谁吃了。”

  “被下官自己吃了,大人要是再不想办法,下官还能把廉耻也给吃了。”

  “这话你可得去跟户部说,”殷姮稍微正了色,“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听说昨夜大风,国子监号房的屋顶被掀了一座,可有这事?”

  说起正事,兰沁禾也不嬉笑了,她点了点头,“殷姐姐消息真快。”接着起身,“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带你去我的公署里谈。”

  “好。”

  ……

  两人移步公署,殷姮没有上座,她坐在兰沁禾对面,接着谈刚才的事情。

  “国子监缺钱少粮也不是一两日的事情了,你们这里的情况,内阁清楚,司礼监也清楚。”她端起茶盏,捧在手里,也不喝,就这么捧着。

  兰沁禾问:“殷姐姐来这儿,是内阁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殷姮身为吏部侍郎兼内阁大学士,首辅王瑞是她的老师。

  “是我自己的意思。”殷姮将手里的茶盏搁到一边,认真地看着兰沁禾,“号房被风吹毁,这一回确实有些过了,我猜测李祭酒是否要你在后日的早朝上,直接禀明皇上?”

  兰沁禾微讶,“殷姐姐所猜不错。”

  “你万不可去。”

  “为何?”兰沁禾眼眸微动,随即反应过来,“可是宫里……”

  “正是如此,皇上继位已满五年,有意在南直隶修建园林,告慰先祖。”殷姮劝道,“皇上年初时就有这个心思,因为南边倭寇的事情,一直压到了现在,如今马上就要十月了,圣上也忍耐许久了,你这个时候再去要钱,不太合适。”

  兰沁禾皱起了眉,“如果是这样,恐怕三年之内国子监都得不到拨款。”

  “是的,起码三年,若是想大修,恐怕五年之内都有些勉强。”

  “国库空虚,尚能抄商家或是重赋税捱过去,国子监缺钱少粮,可没有办法啊。”

  三年,实在是太久了。先生和学生们的饭断一天都不行,建筑老旧,住在里面也有很大风险,哪里等的了三年。

  “我这倒有个主意,”殷姮一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还请殷姐姐赐教。”

  殷姮道,“历朝商贾皆想入仕,你们可以单独设置一堂,单给那些商贾之子学习。”

  这是想让商贾出大钱来买国子监的座位。

  兰沁禾想了想,“这倒是个好主意,可是殷姐姐你也知道国子监都是些什么人,上到祭酒下到博士监生恐怕都不会同意,再加上还有那么多御史,我怕这事不可行。”

  “这事不难。”殷姮朝后一靠,风轻云淡地浅笑道,“你是郡主,家财万贯锦衣玉食,哪里明白那些博士的苦。”

  她这时候才端起茶盏,慢条斯理地清了清茶,送到嘴边抿一口。

  “国子监祭酒说出去也是个不小官,还能落得一场美名,可你知道为何西朝的祭酒替换极快,每代不过一年便会调走?”

  兰沁禾看着她,殷姮替她答了,“穷啊——”

  什么位置都有“孝敬”可拿,唯独国子监的官职不行,下面都是些穷学生,朝廷又不重视,几乎无甚可贪。

  “博士和祭酒那边好说,你私底下拿个百八两的,就什么都成了。”殷姮勾唇一笑,“这些人都是穷疯了的,换做是你,是愿意看着家里高堂子女都没饭吃,还是愿意少说两句话?”

  自然是会愿意闭上嘴巴拿钱。

  “那御史呢?”兰沁禾问。

  “御史那边,我去跟王阁老讲明实情,你再同万阁老商量着,国子监毕竟是为我西朝输送人才的重要之地,两位阁老会体谅的。”

  首辅和次辅若是不表态,哪有几个御史敢说话。

  “之后你再去见见慕公公,他老人家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只要你态度诚恳,他不会同你过不去。”

  兰沁禾垂眸,“但不知这态度如何才是诚恳。”

  殷姮微微抬了左手,比了个五。

  这不是扰乱朝纲的事情,慕良不会放在心上,这个数字让他闭起眼睛来,不算难。

  “剩下若是真的还有不明事理、打定心思同你过不去的,我会想办法,你不必担心。”

  几个御史的折子罢了,压下来就是。

  兰沁禾听完这套环环相扣的法子,半是钦佩地笑着摇了摇头,“殷姐姐如此帮我,沁禾实在感激不尽。”

  她起身,“不过我事先答应好了李祭酒,后日早朝,还是先将实情告于圣上,一切等圣上裁决后再议。为官处事,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殷姮被拒绝了也不恼,她脸上笑意不减,一双狭长的凤眸里七分笑三分嘲,仿佛是在看一个不谙世事的稚童一般。

  半晌,她悠悠地开口感慨了一句,

  “沁禾,你果真还是太书生气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