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太子到妻奴的自我修养杉杉是棵树全文最新章节

太子到妻奴的自我修养杉杉是棵树全文最新章节

杉杉是棵树 著

连载中免费

《太子到妻奴的自我修养》是杉杉是棵树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锦瑟是太子裴年昭的小跟屁虫,裴年昭也很喜欢陆锦瑟,他想让她当自己的小媳妇,好好疼她爱她,可是皇家的媳妇不好做,陆锦瑟虽然喜欢他,却不愿意嫁进皇家。裴年昭为了抱得美人归,开始了慢慢追妻路,追着追着,自己就把自己变成了合格的妻奴...

4.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太子到妻奴的自我修养》是杉杉是棵树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锦瑟是太子裴年昭的小跟屁虫,裴年昭也很喜欢陆锦瑟,他想让她当自己的小媳妇,好好疼她爱她,可是皇家的媳妇不好做,陆锦瑟虽然喜欢他,却不愿意嫁进皇家。裴年昭为了抱得美人归,开始了慢慢追妻路,追着追着,自己就把自己变成了合格的妻奴...

免费阅读

  陆锦瑟跟陆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两个人都带着倦色,在马车上都没怎么说话。许复见二人这般,就让他们回院子换衣裳休息,等到晚膳的时候再过来。

  陆修换了常服,简单梳洗一番之后就去了正院。他有事要跟他娘亲说。

  四月末的傍晚,天气凉爽,胖胖正跟着ru母侍女在院子玩耍,见兄长进来,高兴地跑过去,一把抱住陆修的大腿。

  “阿兄。”胖胖仰着脸看着陆修直笑。

  “小家伙,你可真对得起你的小名,怎么又沉了。”陆修说着把他起来放到自己肩膀上,“一猜你就要玩这个。”

  小家伙在陆修肩膀上咯咯直笑。

  许复正在屋里看过些日子祖父生辰的礼单,见陆修扛着胖胖走进来,忍不住笑了,这兄弟俩,感情可真好。

  “蜚蜚这时候过来有事?”许复问道。

  陆修把胖胖放回地上,又捏捏他的脸,说:“胖胖再去院子里再玩会好不好?阿兄有事情要跟娘亲说。”

  “好。阿兄记得再抱我回来。”胖胖还小,一句话说得磕磕绊绊。

  “鬼灵精。”陆修说道,“一定。”

  胖胖得到陆修的应允,这才满意地牵着ru母的手走了出去。

  “娘亲,胖胖也忒聪明了。”陆修说道。

  许复顺着陆修的目光看过去,忍不住笑了。

  “跟你们兄妹比,胖胖可是听话又懂事了。你们两个小时候啊。不提也罢,一个赛一个的淘气。”许复说着把礼单递到侍女手里,“说吧,这会儿过来是什么要紧事?总不会是在皇宫惹祸了吧。”

  “哪有。”陆修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儿子都这么大了,早就不会了。”

  许复点点头,说:“对,这祸小时候都惹全了。”

  “娘亲。”陆修两个字拐了八道弯,听得许复鸡皮疙瘩一阵一阵地起。

  “有什么事情赶快说。别跟锦瑟学这些。”许复说着用手点了陆修额头一下,“ 半大小子撒娇不是可爱,是可怕。”

  陆修听了这话,轻轻咳了一声,然后收敛表情,坐得板板正正的。许复就在一边看着他越来越严肃,心道这孩子到底想干什么。

  “娘。付家……”陆修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坐在那儿发呆。

  许复就在一边看着他的脸一点点涨红起来。等了半天她见陆修还是没说话,摇摇头自己先开了腔,要是等他自己说出来,估计太阳都要落山了。

  “长乐长公主跟辅国将军这些日子在给阿鸾挑夫婿。”

  陆修瞬间就被自家娘亲的话给惊着了,磕磕绊绊地开口说道:“娘亲怎么什么都知道?那,那个,我有希望吗?”

  许复惋惜地摇摇头,说:“你们辈分差着。若是你比阿鸾辈分、高,我跟你爹绝对能舍下 身段替你去求上一求。但是现在是阿鸾比你高一辈,于情于理,我跟你爹都是不好上门去说的。”

  “若是阿鸾也心悦于我呢?”陆修急忙问道。”

  “这事你不能让人家姑娘家主动提出来对不对,求娶求娶,咱家是要去求的。”许复不急不缓地说道,“你若是心悦阿鸾,就只能用战功去求皇帝。这是我跟你爹给你想的唯一的办法。正好你不日就要去滇南,这也是你唯一能立战功的机会。不过说好了,若是辅国将军不同意,你就趁早乖乖断了念想,”

  “是!”

  陆修高兴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屋里转了几圈,晃得许复眼都花了。

  “快点坐下。怎么跟你爹一个毛病,转来转去的。”

  陆修抓抓头,坐回了椅子上。“儿子这不是有些高兴吗!”

  许复瞪了他一眼,说:“现在高兴还太早呢!要沉稳知道吗?”

  “是。”陆修乖巧地应了。接着他斟酌了一下,把自己今天白天的想法说了出来

  “娘亲,我觉得太子喜欢妹妹。”

  许复听了这话,眼睛都快立起来了,她稳了稳神,才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的?”

  陆修抓抓头,斟酌了一下才说道:“儿子今日从太子看妹妹的眼神才发现的。”

  “那锦瑟呢?”许复赶忙问道。

  “儿子觉得妹妹也喜欢太子。”陆修说道。

  许复一瞬间就觉得不好,锦瑟怎么可以喜欢太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修一下子就红了脸,说:“儿子见过一个姑娘心悦别人的眼神。”

  许复这句话惊着了,她看着陆修,声音有些严厉地说道:“你跟阿鸾?”

  “娘亲别误会。”陆修说道,“儿子与阿鸾发乎情止乎礼,断不会做出逾矩的事情来。”

  许复这才松了口气。

  “锦瑟真的喜欢太子?”

  “儿子觉得妹妹还小,不知道自己心意罢了。喜欢是肯定喜欢的。”陆修说完看了眼自家娘亲,“儿子不希望锦瑟做太子妃。儿子跟胖胖能自己建功立业,不需要这份荣光。”

  “你能这样想太好了。”许复说道,“可是你觉得你妹妹如果拿定主意,咱们管得了吗?”

  陆修听了许复这话也有些犯难,他妹妹主意正,谁的话都不听。

  “要不就让妹妹少跟太子接触?”陆修问道。

  “这事我回头跟你爹慢慢商量。你呢,就好好准备去滇西。”许复柔声说道,“阿鸾那孩子我很喜欢,能得了她做儿媳妇,我会很高兴的。”

  “是。儿子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许复抬眼看了看天色,说:“娘亲这边还得看下礼单,你去院子跟胖胖玩一会儿。就快用饭了,不要再回去了。”

  陆修去了院子,许复在屋里捏着礼单一个字都看不进去,锦瑟若是真喜欢太子,她跟陆柯可谁都拦不住。

  陆锦瑟过来的时候,胖胖在院子里跟陆修玩得正欢。她站在院子里捏捏胖胖的脸就进屋了,她有好多话要跟她娘亲说呢。

  “娘亲。”陆锦瑟进门就靠进许复的怀里。

  “娘亲的小锦瑟这是怎么了?”许复问道,“受欺负了?”

  陆锦瑟扁扁嘴,说:“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陶家姑娘一直为难我。我不知道新规则,她说我。我失手了,她还说我。最后我都进球了,她都没放过我。”

  “你肯定也没让她好过,对不对?”许复点点陆锦瑟的额头。

  “那是自然。”陆锦瑟骄傲地说道,“我才不会让她欺负了呢。不过兄长可恶,一直跟长公主家的阿鸾聊天,都没替我说话。还是太子看不过,替我说了几句。”

  许复这才明白,陆锦瑟这是来跟她告状呢。真是小孩脾气。

  “你兄长确实做得不对,娘亲回来说他。”

  “嗯。娘亲最好了。不过我到现在都没明白陶姑娘为什么不喜欢我。”

  陆锦瑟不明白,许复可是明白得很。那位陶姑娘,九成九是喜欢太子。

  “这人又不是金子银子,怎么让所有人都喜欢呢,对不对?”许复说道,“只要自己没有做错,你管别人喜不喜欢你呢。”

  陆锦瑟歪着头想了想,说:“娘亲说的对。前几日去方家,老祖宗还说呢,一个人只要自己行事端正,就不用管别人的想法。他们不开心就不开心吧。”

  “这不就结了。”许复说着把礼单递给陆锦瑟,“这是你曾外祖父寿辰的礼单,你看还有什么要添补的。”

  随着陆锦瑟越长越大,许复慢慢开始教她管家。

  “这尊红珊瑚树虽然珍贵,可是外祖父并不喜欢,倒不如选那件翡翠玉雕的四君子。”陆锦瑟说完看着许复,“娘亲,我说的可对?”

  许复见陆锦瑟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捏捏她的鼻子,说:“锦瑟最聪明了。怪不得祖父那么疼你。那你的贺礼准备好没?”

  “早就准备好了。”陆锦瑟说道,“是我之前写的百寿图,然后亲自装裱好。”

  陆锦瑟跟许复一样,跟着许太傅开蒙,写的一手好字。

  “你曾外祖父保准喜欢。”许复说道。

  “那是自然。”陆锦瑟骄傲地说道,“曾外祖父最喜欢我了,我送什么他老人家都会喜欢。”

  陆家用饭的时候,一向都很热闹。锦瑟在一边念叨着今天发生的趣事,陆修一边听一边伸手把刚从椅子上溜下来的胖胖抓了回来。许复笑着夹了一筷子虾仁到陆柯碗里。陆柯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然后点头应和锦瑟两句。一室温暖。

  许复总觉得这样才是过日子,食不言寝不语,太过冷冷清清了。

  用过饭,陆修跟锦瑟饮过茶后,见自家娘亲有话要跟父亲说,就起身准备回到自己的院子。

  “今日都累了。回去歇一会儿就睡吧。”许复叮嘱道,“蜚蜚回去不要再看兵书了,锦瑟也不许看话本子。”

  兄妹两个乖巧,齐声应了。

  陆锦瑟回到院子,刚拿出话本子就打了个哈欠。她揉了揉眼睛,说:“不看了。帮我把钗环卸了。今日早睡。”

  “是。”采芳转头叮嘱小丫鬟们抬热水进来之后,才跟采薇一起,站在陆锦瑟身后,小心翼翼地把钗环摘下来。

  陆锦瑟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目光一路往下望去,正好瞥见案上那朵已经有些发蔫的桃花。这是她回来卸钗环的时候,被侍女随手放到案上的。

  她伸手拿过来,仔细地看了看。绛红色的花瓣已经有些发皱了。她举起来嗅了嗅,还能闻到淡淡的桃花香,清淡中带着一丝甜味。

  今日紫云阁的桃花开得茂盛。裴年昭摘了一朵替陆锦瑟簪在鬓边。她小时候就喜欢戴花,那时候可爱得仿佛观音坐下的童子。而现在,她仿佛桃花林里的花仙,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

  陆锦瑟还记得裴年昭的手指擦过自己的耳朵。小时候,他帮自己戴了无数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她记得清清楚楚,想起来就觉得心慌意乱又有些想笑。

  “姑娘,这花都蔫了。”采芳说道,“若是姑娘明天还想戴,婢子去院子里给您摘去。”

  采芳的话打断了陆锦瑟的沉思。她拈着桃花想了想,说:“不用了。明天你跟采薇去收集点花瓣来,我要做香丸。”

  “姑娘,桃花味淡,单一只是桃花的话,做出来不一定能闻得到。”采薇在一边开了口。

  “那就跟甘松一起。”陆锦瑟说,“采蘋明日去母亲那里要一点。”

  “婢子记下来。”采蘋说完犹豫了一下又问道,“姑娘怎么想起来桃花跟甘松混在一起?婢子记得,您从来不用甘松的,嫌它味道厚重浓郁。”

  “就是忽发奇想试一试。桃花味道清甜,配上甘松,兴许会让人惊喜。”

  其实,陆锦瑟忘记了,裴年昭今日衣服的熏香就是甘松。她只觉得桃花跟甘松在一起的味道,一定很好闻。

  陆锦瑟把桃花随手夹到话本子里,递给采芳,说:“放到书柜第二排,别错了。”

  采芳不明白陆锦瑟的意思,不过她也不好多问,应了声就去了。

  陆锦瑟躺在床上,忽然自己就笑了。她今天晚上是怎么了,莫名的魂不守舍,一定是太累了。她得赶紧睡了,这几日事情多,下个月给太后的寿礼她还没准备好呢!

  临睡前陆锦瑟叹了口气,长大真的一点都不好玩。要是在以前,这种时候,她只要露个脸,请安问好之后乖乖坐在那里就行。听到别人夸奖就笑一下,再微微红个脸,就能得到众人夸奖。

  不管陆锦瑟愿不愿意长大,时间都不急不缓地滑过,转眼间,就先到了许太傅的生辰。

  陆锦瑟这一日起得早,穿好衣裳就去了正院。她娘亲前一天晚上已经跟她说了,今天要早点过去,不等父亲跟兄长一起。

  用过早饭,许复带着锦瑟跟胖胖就出了门。陆家许家离得近,坐马车一会儿就到。

  许太傅年事已高,门生又多,这个时候许家已经车水马龙。许复从西北门走了进去,直奔正院。院子里下人们忙忙碌碌却没有什么声音,足见许家家世。

  “老祖宗。”陆锦瑟笑着就进了院子。

  许太傅正在院子里侍弄花草,见陆锦瑟跑进来,挥挥手让下人把东西都撤了。

  “小锦瑟来啦。”许太傅笑得和蔼,“几日不见,又长高了。”

  陆锦瑟骄傲地点点头,转身让侍女把捧在手里的卷轴拿了过来。

  “锦瑟祝老祖宗寿比南山、松鹤长春。”

  “好好好。”许太傅笑着接过锦瑟递来的卷轴,让侍女展开来看了看。

  “锦瑟的字越发长进了。”许太傅捋着胡子笑着说道。

  “老祖宗喜欢吗?”锦瑟说着走到许太傅跟前,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喜欢喜欢。锦瑟送什么我都喜欢。”

  这时,许复也走了进来。她让ru母放下胖胖,说:“胖胖去给老祖宗贺寿。”

  小家伙人小腿短,迈着小步子一摇三晃走到许太傅跟前,像模像样地抱拳行礼,嘴里还含含糊糊地说道:“胖胖给老祖宗贺寿。”

  这些孙辈里,许太傅最喜欢许复这个小孙女。爱屋及乌,她的孩子他每个都喜欢。

  “这两个小的都贺寿了,你呢?”许太傅促狭地问道。

  “孙女不急。对不对?”许复笑着说道。她啊,要等陆柯来了一起才行。

  许太傅让侍女把胖胖抱过来,又让锦瑟坐到自己身边,这才看向许复,说:“见过你爹娘没?”

  许复摇摇头,虚指了一下外面,说:“院子里人来人往的,爹娘这个时候估计都快忙昏头了。就是有大嫂盯着,您年岁已高他们不好过来打扰,爹娘作为主人家,可是得全权招待。”

  这时,有侍女走进来,行了礼,说:“老太爷,太子过来了。”

  陆锦瑟正逗胖胖玩呢,听了这话,手上一顿,接着抬起头来看着门外。许复在一边看个满眼,心道陆修说得对,锦瑟真是动心了。

  许太傅今年八十有六,就是皇帝来了,他也不过是站着行礼而已。更不用说太子了。

  “祖父,我带着锦瑟跟胖胖先回避一下吧。”许复说道。

  “不用。”

  许太傅话音刚落,裴年昭就走了进来。他见陆锦瑟坐在许太傅的下首,面上就浮起了笑意,藏都藏不住。

  前一日晚上,他知道自己要替父皇去给许太傅贺寿,就想着会不会遇到锦瑟,没想到老天爷如此眷顾他,真的如他所愿。他越发庆幸自己准备得充分。

  大家相互见礼之后,许复就领着锦瑟跟胖胖去了父母亲的院子。

  裴年昭看着锦瑟起身,抿了一下嘴唇,鼓足勇气开了口。

  “锦瑟等一等。”

  陆锦瑟正好走到裴年昭跟前,她抬头看着他,说:“太子有事?”

  “前几日多谢你的络子。正好甘蒲进贡了一些翡翠首饰,我瞧着一对玉镯适合你。又想着今日没准能碰见你,就给带了过来。”裴年昭说着,让马敬把盒子拿了过来。

  许复听了这话简直无语。锦瑟送他络子是为了还香杏蜜露的情,太子怎么又回上礼了。总这么你来我往的,还有完没完!

  许太傅坐在上首,倒是把几个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这几个孩子,可真有意思。

  金丝楠木的盒子在阳光下金光闪闪,不用看里面的东西,光是盒子,就已经价值连城。

  许复看着盒子,心道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家可还不起,可是这话又是太子对锦瑟说的,她又不好出言替锦瑟回绝。想着想着,她转头看了祖父一眼,眼神里带着询问。许太傅明白许复的意思,轻轻地摇了摇头。

  “拿去戴吧。”裴年昭说道,“可能你现在戴着还有点大,过两年就应该正好了。”

  陆锦瑟也觉得这东西颇为贵重,她抬头看看娘亲跟许太傅,见他们都没表态,这才伸手接了过来。

  “锦瑟多谢太子。”

  许复领着锦瑟跟胖胖走了之后,许太傅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椅子,说:“兕儿坐吧。”

  按辈分,裴年昭都能叫许太傅老祖宗了,所以一声兕儿并不为过。

  “饮茶。”许太傅说道,

  裴年昭接过茶杯,轻啜一口,果然唇齿留香。

  “太傅的茶真好,滋味醇厚,入口回甘。”

  “这是自然。这茶是我那儿子从城郊山里采的野茶,自有一番天然。”许太傅说道,“只是不知道太子是真心喜欢这茶,还是只觉得它新奇有趣?”

  裴年昭被这话问得愣住了。他听出来太傅话里有话,却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得又轻啜了一口,说:“兕儿真心觉得这茶滋味甚好。”

  “当真?”许太傅看着裴年昭问道。

  “当真!”裴年昭答得干脆利落。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