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权臣夫妇养成日常长安墨色全文最新章节

权臣夫妇养成日常长安墨色全文最新章节

长安墨色 著

连载中免费

《权臣夫妇养成日常》是长安墨色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重生归来的李琳琅只想着赚点小钱过日子,可皇帝老爷非得要她去和亲怎么破?无奈,她只好先下手为强把自己给嫁了。嫁的郎君不靠谱,是京城鼎鼎有名的问题少年、纨绔儿郎,身上的毛病啊一箩筐,可只有李琳琅知道,日后他会成为权倾朝野的大奸臣....

12.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权臣夫妇养成日常》是长安墨色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重生归来的李琳琅只想着赚点小钱过日子,可皇帝老爷非得要她去和亲怎么破?无奈,她只好先下手为强把自己给嫁了。嫁的郎君不靠谱,是京城鼎鼎有名的问题少年、纨绔儿郎,身上的毛病啊一箩筐,可只有李琳琅知道,日后他会成为权倾朝野的大奸臣....

免费阅读

  衙门中气氛凝重,刘县丞铁青着脸,狠狠一拍惊堂木,对跪在堂下的,昨日啼哭的那位老妇人厉声道:“本官已将此事来龙去脉查清!事实究竟如何,你从实招来!”

  老妇人又惊又惧,昨日她在衙门的小杂屋住了一宿,外头衙役看得紧,她连往外送信的机会也没有。唉,也怪她鬼迷心窍,那个牵线叫她闹事的人,拍着胸脯保证,米铺为息事宁人,定给钱了事,绝不会把事情闹大,主动捅到官府去!

  “大人,就是吃了他们家的米,害死我孙儿!您要为草民做主!”

  抱着侥幸心理,老妇人选择一条道走到黑。

  “闭嘴!”刘县丞呵斥住老妇人哭嚎,对衙役们招手:“宣证人证词。”

  在堂外候着的几位百姓立刻进来,路过老妇人身旁时还“呸”的吐口水。

  “大人,她是个骗子,她家儿子还是个光棍,根本没孙子!”

  “对,那小孩是前两日她偷摸抱回来的,当时孩子就脸色不好,怕是从牙婆手里买的!”

  “大人,我作证,她是个讹人的惯犯!”

  看来这几人对老妇人积怨已久,今日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连几年前偷自家地里的南瓜这种事,都抖落出来。

  昨日几个衙役去老妇人家中搜查,查出了几张大面额的银票,摸清楚家里就老妇人加光棍儿子,在乡邻的七嘴八舌里又听了不少偷鸡猫狗的事。刘县丞几乎不用想,这事背后有人主使,就是脑子不太聪明,做了这样一个蹩脚的局。

  老妇人被几位老街坊掀了底,正面红耳赤的回嘴,骂的粗俗不堪,刘县丞厌恶的蹙眉:“来人!将她压入大牢,再慢慢细查。”

  听见要吃牢饭,老妇人慌了,当时只说拿钱办事,可没说要坐大牢。

  “大人,是有人指使我做的!我冤枉啊!”

  刘县丞挥挥手:“赶紧拉下去。”

  现在外头俱是围观百姓,接下来的审查就不好公开了。

  一直坐在一旁的李琳琅站起来,微笑着对刘县丞颔首:“多谢刘大人明察秋毫,还我等清白,元都城有你这样优秀公正的官,实乃民之幸,国之福。”

  刘县丞急忙回礼:“多谢夫人称赞,这都是本官分内之事。”

  李琳琅笑意不减:“刘大人太谦虚了。”

  看着李琳琅走远的背影,刘县丞捋了捋稀疏的胡须,啊,李太傅整日不苟言笑,他的女儿倒是个和善聪慧之人啊。

  走到府衙大门前,面对着围观人群,李琳琅朗声道:“诸位都看清楚里面发生的事情了吧?这是有人故意栽赃诬陷,李家米铺的米没有问题。再和诸位说个好消息,昨日那个小孩无事,已经救回来了,现在就在李家药堂养病,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我宣布,接下来的三天,李家米铺中的米,买二十斤送一斤,欢迎诸位购买。”

  围观的人群欢呼起来,李太傅就是教女有方,李府出来的女儿不仅人长的美,心地还这么善良,简直是仙女。

  韩祁站在李琳琅身边,看着她说话时飞扬的眉眼,不自觉的轻笑,他本以为经营米铺遇到这种事情,李琳琅只会慌张无措,没想到她能这么镇定的处理,还能走出来给米铺做打折的广告。

  啧,是和那些娇滴滴的闺阁女子不一般。

  看着韩祁目不转睛眼含春水的模样,韩祁的搭档,也是这是武举同榜同学,他的远亲韩至远轻撞他的肩膀,低声:“喂,韩祁,你是望妻石转世吧。”

  “胡说什么,滚滚滚。”韩祁没好气的阴了韩至远一脚,谁叫他胡说八道的,他和李琳琅,明明是很纯粹的革命情。

  李琳琅微笑着说完米铺买二十送一的广告,转身对不知想什么,目光涣散的韩祁:“我先走了,这件事已解决清楚,这下元都城的人都知道,有人嫉妒李家米铺生意好,他们同情弱者,我们的生意还有声誉会更好。”

  韩祁低头:“你可不弱。”

  李琳琅笑笑:“当然,我要做强者,我还要做元都的首富呢。”

  看着李琳琅走远,韩祁捂着胸口,他的心怎么突然跳这么快?为什么,他身体出毛病了吗?

  “等等,我送你……”韩祁眼看李琳琅就要上马车,顾不上思索他好端端心跳加速的事情,急忙追上去。

  寒风已经很凌冽了,韩祁骑着马,陪着李琳琅的马车慢慢往前行,看着眼前长长的路,他喉头紧了紧,平日的伶牙俐齿居然不见踪影。

  半晌,憋出一句:“最近城外流民多,你要注意安全。”

  回到车上李琳琅接过手炉捧着,舒服的靠着马车软垫,用小指头翘起一角帘子,露出笑盈盈的脸:“我不出城,不会遇上流民的,而城内的安全,不是还有大人你护着吗?”

  看着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眸,韩祁觉得,他的心跳的更加快了。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李琳琅的眼睛这么好看,灿若星辰,不,嘴巴鼻子也很好看,小巧精致。

  “韩祁?韩都尉?”见韩祁有些发呆,盯着自己不说话,李琳琅又唤了好几声。

  察觉自己在李琳琅面前失态的韩祁红了脸,他刚才都想了些什么啊!他匆匆留下一句:“我先送到此处,路上小心,我先回去冷静了,哦不,当差了。”

  然后,他飞速溜了。

  看着韩祁绝尘而去,云兮小声道:“这离咱们府邸还有一炷香时间,夫人,路上应该不会遇上什么危险的。”

  李琳琅默默抱紧暖手炉:“嗯,天子脚下,还没这么乱。”她想,韩祁刚才的反应,也太奇怪了吧,平时何曾这般寡言,神情也不太对。思索了一路,李琳琅大惊,他不会是和同仁们不和,为此心生郁闷了吧,要是如前世般一怒辞官,那就不好了!

  原本要去店里看看,李琳琅也改了主意,吩咐车夫回韩府。

  *

  三皇子府邸,三皇子妃柳青妍脸色十分难看,她瞪着宋嘉琪,只觉得恨铁不成钢,这些人都是猪脑子吗?这么拙劣的局也敢做,一个个只会拖后腿。

  这种事情只要捅到官府去,随便一查闹事者的底细,一瞧就知道是假的。

  宋嘉琪战战兢兢:“那孩子从牙婆手里买来的,牙婆说已经病了几日,就快不行了……谁知道又被救活了。”

  早知道,就该把人弄死抱着尸体再去闹!而且,她也没想到李琳琅不怕事,直接就报了官。

  “接头的人可靠吗?会不会走漏风声?”

  柳青妍不关心这些过程,她只在乎会不会被查出来。

  宋嘉琪急忙跪下:“皇妃放心,这件事情做的机密,不会查到我们头上。”

  “最好是这样,不然你家徐翰林怕是永远没机会升迁了。”

  柳青妍冷哼,好看的眼睛中俱是寒意。

  *

  傍晚时分,韩祁神色麻木的回了家。

  看着清风院的院门,韩祁顿住脚步,他,有些害怕看见李琳琅。

  唉,韩祁在院门口来来回回的走,心里不住的嘀咕,他这是怎么了,不对劲啊。

  云梦恰好看见了韩祁在院外晃来晃去的身影,急忙去告诉李琳琅。

  完蛋了,李琳琅一声叹息!他定是和人闹了不愉快,不然怎么不进来呢。是时候发光发热,晓之以礼动之以情,来拯救韩祁躁动而愤怒的灵魂了。

  “韩祁,咦,你回来啦?今日挺早的嘛,站在外头作甚,快进来,要用晚膳了。”

  李琳琅走到门口,故作惊讶的挑眉,笑着道。

  韩祁抬头看了眼李琳琅,白日心脏乱跳的感觉又回来了,完了,韩祁叹息一声,不敢再看,低头“嗯”声,就一阵风似的飘了进去。

  看来是气的不清,连话都不想说了。李琳琅攥紧了拳,待会她定要温柔细心,不落痕迹的劝解开导。

  走到屋子里,韩祁扫了一眼桌上的饭食,上面都是他平日喜欢的菜品,还温了小壶酒。

  屋子里已经放了火盆,韩祁脱了外袍坐下,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桌面,见李琳琅走进来,急忙坐直了身子。

  李琳琅举着筷,将每样菜夹了些放在韩祁碗里,还给他倒了小杯酒。

  韩祁觉得自己真是脑子不好了,他怎么,怎么觉得今日李琳琅特别温柔,眉目柔顺,举止乖巧,他看了一眼后佯装低头吃菜,又忍不住抬头再看一眼。

  “韩祁,我敬你一杯,这些日子你当差做事,实在是辛苦了,来。”

  李琳琅举杯,和韩祁轻轻碰了一下,接着一饮而尽。

  这么豪迈……的吗?韩祁震惊。接着立刻释怀,这不就是李琳琅的性子吗,扭扭捏捏,直来直往,咦,他以前怎么会觉得她贪财又刻薄呢,她并不是这样的。

  韩祁边想着,边立刻也一饮而尽。

  李琳琅赶紧又满上。

  “为了庆祝今日逢凶化吉,我们应该再饮一杯。”

  “韩祁……嗯,为了谢你好好做事,为国为民无私奉献,我应该再敬你。”

  再后来,李琳琅就有些口齿不清,她好像上头了,劝了韩祁很多杯酒,他就是不肯开口说官场上的事情,他不说,李琳琅又怎么好开口劝,无从下手呀。

  夜渐渐深了,屋外落起细细的雪。这是入冬以来,元都城的第一场雪。

  “下……下雪啦!”李琳琅语气中充满欣喜,起身往门口去。

  房檐下悬着照明的灯笼,火光下雪花四下飞舞,格外好看。

  李琳琅是真的有了醉意,也不觉得冷,饮酒后正是浑身发热的时候,她推开门,直接往院中去,边回头对韩祁说:“你快出来。”

  说话时她带着微笑,脸颊因酒意微微发红,此刻有些憨态,又显得很可爱,像个孩子般笑得单纯而开怀。

  韩祁多看了几眼,回过神后急忙错开目光,取了木施上的披风跟着到了院子里。

  雪下得更大了。

  李琳琅很兴奋:“下雪了,要是积雪厚了,就能在院子里堆雪人,我很会堆雪人的!”

  原来她喝醉了这么幼稚。

  韩祁默默一笑,将披风披在李琳琅身上:“我信,不过你肯定比不上我会,在苏子巷,还没哪家的孩子比我会堆雪人。”

  李琳琅醉了,韩祁终于敢直视她,说话也恢复了几分往日姿态。

  “我才不信,我才是最厉害的!”李琳琅瞪韩祁,手从披风里伸出来,在他胳膊上锤了一下:“快说我才是最厉害的!”

  你当然很厉害,韩祁怔怔看着李琳琅,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静止,他觉得世界上一切都消失了,眼前只有李琳琅那双清澈无尘的眼眸。

  待他回神,发现自己已经攥住李琳琅的手腕,小姑娘肌肤柔软纤细,很好牵。

  “你是最厉害的,咱们进屋吧,外面冷,等以后雪厚了,再出来堆雪人,好不好?”

  韩祁听见自己的声音很温柔,尾音甚至在细细颤抖,没错,他好像真的不对劲了。

  可他,却又觉得这样很好。

  *

  李琳琅是被哄着回到房内,又被梦云哄着沐浴洗漱的,她钻入暖和的被窝里,不一会就睡着了。

  等第二天睡醒,她看着粉色的帐顶,猛想起昨夜是想安慰劝解韩祁的,怎么倒是自己醉了酒。

  都是贪杯惹祸!

  李琳琅下了床,刚洗漱妥当就见绿梅端了一碗银耳蜂蜜粥上来:“夫人,这是少爷临走前,吩咐奴婢备下的,说您昨夜饮酒了,晨起吃碗热乎乎的粥,正好养胃。”

  这种贴心话竟然是韩祁说的?

  吃着甜滋滋的热粥,李琳琅内心居然升腾起几分,小辈终于长大的欣慰感,韩祁,也会疼人了,这说明他成长了啊!

  临近岁末,年关将至,元都城中的生活却越发艰难。米粮价格飙涨,新米的价格已经翻了好几倍,原先嚷着绝不会买陈米食用的人,也不得不与现实妥协,排队买李家便宜的陈米吃。

  寒掌柜发现每天都有些熟识的面孔,早早来铺子里排队,每次一买就是几百斤,他略一思索,急忙向李琳琅报告。

  这是有人想屯米扰乱市场啊。李琳琅吩咐从此店里的陈米限量发售,一人一日最多购五斤。

  秋天囤积下的数十万斤陈米,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年前,民间有去寺庙烧香祈福的风俗。城外的大朝寺香火旺盛,是人流量最多的寺庙。

  韩夫人与李琳琅定好第二天去大朝寺进香,而第二日恰逢韩祁休沐。他早早回了府,坐在窗下剥糖栗子吃。

  李琳琅和梦云在屋子挑选明日要穿的衣裳和戴的首饰。

  这件太花哨,那件又过于沉闷了,还是这件好,李琳琅拿起一件月白的在身前比划一下,明儿再配件粉色披风,俏皮又不轻浮,好极了。

  韩祁边听边吃着热乎乎的栗子,窗户开了丝小缝透气,雪从傍晚时分开始下,现在已经积了几寸厚。

  李琳琅挑好了衣服,终于往韩祁这边走过来,韩祁急忙坐直了身子,等李琳琅与他说话。

  “这栗子炒的不错,又香又糯。”

  李琳琅拿起一颗韩祁剥好的栗子肉塞到嘴里,笑着说。

  “那是,回来的路上在那家排队要半个时辰的炒货店买的。”韩祁眼底扬起一抹得意,可又飞快的暗淡下去,原来不是叫他明日同去啊。

  李琳琅又取了粒剥好的栗子肉,连吃了几颗有些口渴,边抬手为自己倒茶边问:“明日我与母亲去大朝寺,你可同去?”

  韩祁的眼眸忽的亮了几分。

  不过他还没有回答,阿罗刚好捧着碟松子糕走进来,听见李琳琅的话立刻道:“回夫人的话,我家公子从不去烧香拜佛的,往年夫人哄他去,他都不肯!”

  韩祁:“……”

  他眼神幽怨,静静与阿罗对视着。

  阿罗乐呵呵的,公子你还不夸我!你看夫人不劝你明日早起去进香了,明天你可以睡到日中!

  晚上主仆两个独处,韩祁将手背在身后幽幽道:“阿罗啊,你最近胖了。”

  阿罗摸摸自己明明很细的胳膊:“没有啊。”

  韩祁瞪他,你不仅是胖了,你还吃饱了撑得慌。

  “这个月月银减半,为了你好,减肥。”

  说罢韩祁扯过被子蒙住头,睡了。

  阿罗疑惑的挠头,心塞的退了出去。

  第二日晨起后,韩祁听说李琳琅他们半个时辰前就出发去大朝寺之后,做出了令阿罗更加疑惑的举动。

  他去马厩牵了马,策马要追上李琳琅她们。

  阿罗十分看不明白:“公子你何时也信神佛了?”

  “胡说!我是去山上看梅花!”

  韩祁很不开心的瞪了阿罗一眼:“再多嘴,你这个月月银没了。”

  他真的,只是想去看花。

  *

  去往大朝寺的路上很热闹,一路上都是行人。只可惜马车只能到山脚,无论男女老幼都要虔诚的从大朝山山脚,慢慢爬到山顶的寺庙中。

  路旁的梅花都开了,暗香浮动。山间隐隐可见积雪,天地一片苍茫。

  李琳琅和韩夫人一路走走停停,倒也没觉得太劳累,等爬到山顶时已经有小沙弥上前接待。

  “女施主一路辛苦,先来厢房喝杯清茶,休息一下再进香吧。”

  韩夫人拍拍李琳琅的手:“这样也好。”

  两人在房中喝茶烤火,又吃了几样素点心,这才出去往大殿方向去。

  上大殿要迈好几个台阶,下了雪地面又湿滑,李琳琅怕韩夫人脚下不稳摔着了,一直小心搀扶着,忽然听见韩夫人忍着笑意在耳边轻声:“你看,那是谁?”

  李琳琅一抬头,便见大殿前的空地上站着一位面容清隽的青年男子,正左右踱步,东张西望,不正是韩祁。

  他不是要趁着休沐睡到日中吗?

  “李琳琅!”韩祁见到他们后跑过来,又对韩夫人道:“母亲。”

  “我听说山上的梅花开了,特意过来赏梅。”韩祁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说完,把手里的一个暖手炉递过来。

  韩夫人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莫说顶着风雪看花,就算花在眼前他都不稀罕看上一眼,这个理由很蹩脚啊。不过她没忍心戳穿自己的儿子,虽说自成亲后小两口也没闹过什么矛盾,可她总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奇怪,似乎不够好,又好像太和气。

  “母亲有暖手炉了,给琳琅吧,她的快凉了。”韩夫人笑眯眯道。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