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所有人都冤枉我家陛下草莓酸甜全文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冤枉我家陛下草莓酸甜全文最新章节

草莓酸甜 著

连载中免费

《所有人都冤枉我家陛下》是草莓酸甜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京城无人不知,那个据说霸宠后宫的叶娘娘其实是一个可怜虫。因为自幼体弱多病,就被家人丢在庄子上不管不问多年,一朝叶老相爷得罪了皇帝陛下,她这个被遗忘的小孙女立马被拉出来当了替罪羔羊,但只有叶芷晴知道,这全是假的好吗!!至于真的... 陛下不让她说啊!

4.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冤枉我家陛下》是草莓酸甜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京城无人不知,那个据说霸宠后宫的叶娘娘其实是一个可怜虫。因为自幼体弱多病,就被家人丢在庄子上不管不问多年,一朝叶老相爷得罪了皇帝陛下,她这个被遗忘的小孙女立马被拉出来当了替罪羔羊,但只有叶芷晴知道,这全是假的好吗!!至于真的... 陛下不让她说啊!

免费阅读

  叶芷娴还要细问,翡翠进来报说,二公子和三公子过来啦。

  阿俏想到叶书那个传说中应有尽有的藏书房,看向自家三哥的目光就格外的热切,充满了渴望。

  叶书望着小堂妹亮晶晶的目光,灵光一闪,主动开口道:“四妹病中无趣,下次三哥给你带两本书过来?”

  阿俏使劲点头,苦于一屋子的人看着,不敢明说想看小话本,只能寄希望予三哥能和她心有灵犀了。

  叶芷婷又留了一会,就起身提出告辞了,临走前,对阿俏说:“四妹好好养病,快些好起来,等过几日放中秋假了,咱们姐妹聚一聚,好好玩上一天。”

  阿俏闻言,忍不住已经开始期待了。

  叶芷娴也起身道:“我和大姐姐一起走吧,今日夫子多留了一首曲子,要回去多练习一会儿。”

  只有叶芷媛特意多留了一会儿,想给阿俏讲一讲课程分配还有几位夫子的习惯喜好。

  阿俏很喜欢这个有些腼腆害羞的亲姐姐,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叶芷媛脱掉鞋子,与她一起坐到软榻上来。

  姐妹两个头挨着头的说了一会儿话,阿俏心中对上学的事情有了数,便取了九连环出来,和叶芷媛一起玩了起来。

  余娘子见到自家姑娘有了玩伴开心的样子,心中高兴的不行,叶芷媛走的时候,特意给她装了满满一大盒子的点心。

  叶芷媛刚回到自己院子,就被甄氏派人请了过去。

  甄氏询问了阿俏的病情,又问了老夫人和大房那边的动静,有没有人问起她的脚伤之类的问题。

  待叶芷媛一一答了,她心中已经断定,那个死丫头昨日果然在装晕,要是真病了,哪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还有这府里的人,这是都当她不存在了?她受了伤,竟然一个来探望的正主都没有,光派了一堆的丫鬟婆子过来有什么用?

  甄氏越想越委屈,忍不住又掉起了眼泪,哭了半天,见叶芷媛只是傻乎乎的低着头,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也不知道劝上两句,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行了,你先回去吧,她既然已经好些了,也不知道来看看我,偏让我这个当娘的惦记。算了,等明天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吧。你大伯母就算再霸道,总不能拦着我这个当娘的,不让我见女儿。”

  叶芷媛起身,仍是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劝她的无措模样,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只好无精打采的出去了。

  回到了她自己的院子,她的奶嬷嬷见她脸色不太好,便劝道:“小姐,四小姐一个人在那庄子上住了这么多年,如今回来了,夫人多关心她一些,也是难免的,小姐可不要多想,也千万别因为这个和四小姐生分了,你们才是亲姐妹呢。要我说,夫人若是能因此留在府里,不管庄子上那个了,才是好事一桩呢。”

  叶芷媛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她早就过了渴望母爱,会对母亲抱有幻想的年纪了,又怎么会因为这个吃醋呢?再说,就她那个奇葩娘亲,除了她自己谁也不爱。

  这两次见面,叶芷媛看着她努力装出一副母女情深的模样,只为了骗自己去打听消息,还觉得挺有趣的。

  她在意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十一年来,她一直想证实的一件事。

  叶芷媛站在桌案前,缓缓铺开了一张画纸,开始作画。这是她的习惯,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画上几笔,自然就心静了。

  今日的朝堂上,富春侯府嫡次子,正四品巡察御史宇文卓弹劾允州知府赵正奇及其下属官员贪墨,并提供了一应的物证人证,泰安帝当堂下旨将赵正奇罢官,相关人员一律押解进京待审。

  这已经是这位宇文大人每次回京后必要上演的场景,众大臣都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连一个提出异议的都没有。

  其实,从前是有人提出过异议的,后来都被这位丢出来的若干铁证堵的说不出话来,后来,就再也没人不识趣了。现在大家都学乖了,沉默的看热闹就好。

  下朝后,宇文卓被泰安帝唤去了御书房,询问了一些此次巡察时的具体细节。

  说完正事,泰安帝拍了拍宇文卓的肩膀:“阿卓,好样的,不愧是我大靖最年轻的状元郎,朕看以后谁还敢说朕偏心自家小舅子才许的高位。”

  泰安帝又嘱咐道:“这次回京,就安心在京中呆些时日吧,不要再出外差了。朕这里正好有几件差事,要交给你去办。呆会你先去一趟寿康宫,给太后请个安,然后再去看看你姐姐。你这次一走数月,她们都惦记着你呢。晚膳就留在宫中用吧,陪表哥一起喝两杯。”

  宇文素云和宇文卓姐弟俩,从前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都是住在晋江王府上的,与姑姑宇文太后的关系最是亲厚。宇文卓本来也打算今日递牌子求见,去给姑姑请安的,如今有了泰安帝这话,倒是省得他递牌子了。

  他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谢陛下,臣在外面的时候就惦记着陛下的那些好酒了。”

  海棠宫中,贵妃宇文素云神情恹恹的倚靠在床榻上,对小宫女端上来的药碗视而不见:“嬷嬷,你再让人去打听一下,看看阿卓可往这边来了?如今行到哪儿了?”

  许嬷嬷伸手端过小宫女手中的药碗,劝道:“娘娘还是先将药吃了吧,若您觉得苦口,老奴唤倚绿端些蜜饯进来。陛下可是一早就派了小万公公过来询问娘娘的病情了,呆会二少爷来了,若是看到您这副样子,还不知道要如何担心呢。”

  宇文素云听了她的劝,伸手拿过药碗,闭着眼睛一饮而尽。其实她心里清楚,她这次完全就是心病,吃再多治风寒的药也治不了本。

  她最近心中总是莫名不安,夜里也睡不好,常常做噩梦,总是梦到阿俏那丫头拖着被野兽啃剩的半边身子来找她索命。再加上这阵子,朝堂上不时有大臣借着泰安帝尚无子嗣之事,奏请选秀,而她占着独霸陛下的名头,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多重忧虑之下,她这才病了。

  几个贴身服侍的见主子服了药,都暗中松了一口气。自家主子最怕吃药,每次生病都是三拖四拖的,非要把病情拖严重了,才不得不服药。可是等到那时,她们这些伺候的人,一顿罚是免不了的。

  宇文素云将她们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此时方觉得后悔。两年前,是她太心急了,找到借口就将身边服侍的人全部换掉了,弄得如今,身边竟然连一个能真正为她分忧的人都没有,这几个连同许嬷嬷,听吩咐办事还成,其他的根本指望不上。

  宇文卓是何等敏锐之人,见了贵妃的第一眼,就察觉出不对来。待宫人都退下了,他开门见山的问道:“娘娘可是身体不适?还是遇到了什么疑难之事?”

  宇文素云听了这话,心神一松,眼泪差点掉下来。

  “阿卓,这次回来,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大哥那里,我是指望不上的,没有你在身边保驾护航,姐姐这心里空落落的,总是不踏实。”

  夜里做噩梦的事,她是提也不敢提的,便将那担忧泰安帝会准了选秀的心思说了出来,请宇文卓帮着她拿一个主意出来。

  “阿卓,你知道的,姐姐从小就是一个胆子小没主意的,这次你还得帮帮姐姐,帮我想一个法子阻止了选秀的事。”

  这话不知哪里触到了宇文卓的逆鳞,他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又变回了那个冰冷淡漠的少年。

  宇文素云心中咯噔一下,焦急的道:“阿卓,这事儿关系到的可不只是姐姐在宫里的地位,还有整个富春侯府的将来和你的前程,你一向是咱们家里最聪明的那一个,可不能袖手旁观撒手不管啊。”

  宇文卓看了一眼对面那个人,他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最亲近的人,他曾经立志要保护一辈子,总是说自己“胆小没主意”却早已学会杀伐决断的亲姐姐,眼中的失望和冰冷一闪而过,却还是开了口。

  少年的声音清冷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酷,再也听不出一丝柔情:“不管娘娘近日是因为什么乱了心神,都不该抱有这样的幻想才是。这宫里自然不会一直只有王府的那几个旧人,更不会一直都是你一个人的天下,这事儿当年娘娘爬床之前,不是就想的很清楚了吗?没有什么解决之道,娘娘唯一的出路,就是趁其他人进宫分宠之前,抢先生下皇子。”

  宇文卓站起身,负手而立:“娘娘这么久一直未有身孕,可曾私下请人看过?娘娘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猛然被提及当年爬床的旧事,宇文素云原本还有些羞愤,听了这话,赶紧低头掩饰眼中的慌乱。

  宇文卓见了,神色越发冷了,最后提醒道:“选秀的事,不必担心,那些大臣掀起不了什么大风浪。因为,陛下才是那个最不愿意选秀的人。倒是姐姐,最好不要再对我有所隐瞒,或者擅作主张,否则……。”

  为了让你得偿所愿,我已经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所以,亲爱的姐姐,不要再让我失望。

  要一直走下去,一路走向那个母仪天下的位置,和那个人双宿双飞下去。这样,我才能骗自己说,当年的选择没有错。

  宇文素云连忙应承:“那是自然。往后,咱们兄弟姐妹同心,你和大哥在前朝一文一武,我在后宫,誓要为宇文家挣出百年荣光来。”

  她停了片刻,又放柔了语气,小心翼翼的劝道:“阿卓,你年纪也不小了,要向前看,过去的事就都忘了吧。前几日娘进宫时还叮嘱我,让我劝劝你,以后别再往外跑了,还有亲事,也该相看起来了。

  这些话宇文卓只当没听见,行了一礼,转身就走。宇文素云望着那年纪轻轻却透着冰冷萧寂的背影,安心之余又有些心虚。

  她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尤其是阿卓,他看着最无情,可是一涉及到亲近之人,却成了最心软的那一个。

  “嬷嬷,你联系一下大哥,让他再去见一见那个人,告诉他,若是再治不好本宫的病,他妻女的命就保不住了。”

  许嬷嬷头也不敢抬,悄悄出去传信去了。

  傍晚的时候,阿俏觉得头疼好了许多,便唤了翡翠,陪着她去了长松院一趟,给两位老人请过安,就被老夫人轰了回来,还被勒令在何太医批准前,不许再出听风院半步。

  刚进了大伯母的院子,她就看到院中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厮,正和大伯母身边的玉珠姐姐说话,两个人都是一脸的笑。

  翡翠低声道:“是大老爷过来了,那是老爷身边的小厮应竹。”

  院子里候着的人见了阿俏,自然要行礼问安,声音惊动了袁氏和叶大老爷,很快就有人来请阿俏进去。

  叶大老爷长的温文尔雅,对着小侄女,也是和蔼可亲的不行。阿俏乖巧的上前,给叶大老爷请了安,便被袁氏叫到了身边陪着。

  叶大老爷看着对面亲近如母女的两人,有些感慨,忍不住逗弄阿俏:“晴姐儿啊,你这丫头小时候可是霸道着呢,谁想靠近你大伯母,都得被你轰出去,害得大伯父都不敢过来了。怎么现在看着,倒是变成了小淑女,又文静又害羞了呢?”

  “老爷没事冤枉我们晴姐儿干什么,您不过来,可都是刘姨娘的功劳,和我们晴姐儿没半点关系。”

  刘姨娘是大老爷的心头肉,也是这叶家后院中唯一的妾室。

  大老爷不悦的瞪了袁氏一眼,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便起身准备离开了。

  “刚才所说之事,还要烦请夫人多多留意,若是庄家那位姑娘带人上门来求,莫让弟妹被人利用了,牵连了家里。这次赵正奇的案子,所涉贪墨数额巨大,陛下一定会严办到底的。那位庄家老爷身为他的直属下级,牵连其中的可能性极大,是万万沾不得的。”

  袁氏应了,带着阿俏起身送他出门。

  阿俏转了转眼珠,状似天真的问道:“大伯父当差这么辛苦的吗?几日不得归家,归家后还要赶着去书房处理公务?”

  日日归家,只是都宿在了刘姨娘院子里的叶大老爷脚下一个趔趄,简直是落荒而逃。

  阿俏嘟了嘟嘴,回身抱住袁氏,小大人似的安慰她道:“大伯母别难过,您还有我,还有大哥三哥呢,我们会一直陪着您的。”

  袁氏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拉起阿俏的手回了屋,一起用晚膳去了。

  到了晚上就寝的时候,她抚着阿俏的长发,给她讲起了那些陈年旧事。当初新婚时的甜蜜,初为父母的喜悦。后来的一朝变心。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就没有什么可伤心的了。

  当年娴姐儿出生的时候,那个女人莫名其妙的跑到她这里来哭求,求她不要抱走她的孩子。她自己的夫君一路追着人家过来,不问青红皂白的劈头就骂,说她不够贤良,说她恶毒夺人子嗣。从那一刻开始,在她心里,他就只不过是她儿子的父亲,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罢了。他来了,她就耐着性子应付应付,他不来,她反而更自在。

  崔嬷嬷端了两碗牛ru进来,听了这话,吓了好大一跳:“夫人糊涂了,怎么能给四小姐讲这些?”

  “嬷嬷不必拦我,我自是希望晴姐儿能一生顺遂,永远不识愁滋味。可是这世间人心易变,我更愿意让她多知道一些,教会她在艰难之中爱惜自己,善待自己。”

  叶大老爷离开长松院,就往前院的书房走。

  应竹惊讶的提醒道:“老爷,姨娘早就派人送了信,说是晚上要等您一起用膳呢,二小姐和四少爷肯定也饿着肚子等着呢。”

  想到一双儿女可能正饿着肚子在等他,叶大老爷犹豫了一会,还是拐去了刘姨娘的院子。

  刘姨娘生了两个孩子,都是在她自己身边养大的。大老爷和她对一双儿女都十分溺爱,如今四少爷叶默都十岁了,还住在刘姨娘的院子里,由她亲自照料。

  几年前,大夫人倒是提过一句该让叶默搬去外院住了的事,被大老爷以孩子年少体弱为由给推了。从此以后,这事也就再无人提及了。

  有一双会撒娇逗趣的儿女在,大老爷自然更愿意往刘姨娘院子里去了。

  “晴姐儿,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所以,无论是亲情还是夫妻之情,在拥有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好好维系彼此的感情,但是如果对方铁了心要离开,也不要让自己低到尘埃里,毫无尊严的去挽留。心不在了的,早晚还是要走的。”

  阿俏听了这话,深以为然。

  大概是睡前听的这个故事太悲伤了,这一夜的梦境也有些悲伤。

  阿俏看到已经长成少女的自己躲在树后,偷偷的往一个挂满大红灯笼的院子里看。那里张灯结彩,下人们进进出出,紧张的忙碌着,脸上都是喜庆的笑容。

  她看了好久,才黯然离开,往自己的院子走。走到半路,又突然改了主意,一路小跑着想往前院那更加热闹的地方去。半路却突然闪出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拦去了她的去路:“我说阿俏姑娘,世子爷可是说了,这些日子不许您出院子,更不许您往前院去,您可不要让奴婢为难,要不然,老婆子可要得罪了。”

  那婆子嘲讽一笑,又道:“我说姑娘啊,老婆子今儿多一句嘴,劝劝您,这什么人啊什么命,做人得有自知之明,得认命。没有那个当主子的命,你就是再费尽心机也是没用的。世子爷要纳妃了,哪还有空天天逗你一个小丫头玩啊?我劝您啊,安生几天吧,若是还不死心,不如等世子爷与素云小姐成了礼,你好好巴结巴结咱们侧妃娘娘,哄的主子开心了,说不定能帮你说说好话,在这后院给你留一席之地。”

  梦中的阿俏气呼呼的瞪着那个婆子看了半天,突然笑了:“满口胡说八道,哥哥说了,他永远不会不理我的,就算娶了多少侧妃正妃也不会丢下我。我现在就去找他,等见到了哥哥,就把你这些话都学给他听一听。”

  阿俏几次想绕过那个婆子都没有成功,那个婆子却突然不拦了,任她跑了过去。

  树后,身穿月白色锦袍的漂亮少年慢慢走了出来,那婆子立刻点头哈腰起来:“见过二少爷,小的给二少爷请安。您让小的放阿俏姑娘过去,这会不会……?”

  那少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对身后的大高个下令道:“以下犯上,私议主子,堵住嘴,拖下去,按规矩处置,你亲自行刑。”

  阿俏看着那婆子被那大高个拎小鸡一样提走了,心中一阵高兴。可是还没等她看清那少年的样貌,果然又醒了。

  第二日,起床之后就收到了惊喜的阿俏捧着那本厚厚的《大靖国史》欲哭无泪,她确定,她和三哥之间心有灵犀是完全不存在的,直言讨要才是正途。

  这《大靖国史》毕竟是兄长精挑细选出来的,是三哥的一片心意,也不能辜负了。阿俏最后,还是叹着气的翻开了书,认真的读了起来。

  下午练字的时候,阿俏又拿这本书当了工具书来用,小姑娘非常郑重的从里面选了几个字,专注的练习起来,初时运笔还略有生疏,慢慢的感觉就找回来了。

  叶二和叶三两位公子同在国子监读书,叶旭听闻堂弟竟然给四妹送了一本《大靖国史》过去,差点笑的肚子疼。到了回府的时候,说什么都要拉着叶三去阿俏那里看一看小堂妹的反应。

  叶二眼尖,一进门就看到书案上摆放的那本《大靖国史》了,忍不住嚷了起来:“哎哟,我说四妹,你怎么这么乖啊?这本书你竟然真的看了?”

  叶三公子也面露惊奇道:“我不知道四妹喜欢什么类型的,就随便挑了一本,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得了四妹喜欢,三哥那里还有一本《国策》,回头也让人给四妹送来吧。”

  阿俏无语了半晌,最后直言道:“不用了,三哥下次过来,还是给我带几本小话本来吧,我觉得,还是这种雅俗共赏的民间读物更适合我这样的病人。”

  一向自诩藏书房中应有尽有的叶三公子一脸茫然:“什么是小话本?”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