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唐谋书十九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唐谋书十九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书十九 著

连载中免费

长篇穿越古言小说《唐谋》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书十九倾心创作,主角是房遗爱高阳,全文讲述的是:穿越成为房玄龄的儿子,还是个传闻中的书呆子之后,用一首三字经扭转了局面,取得了李世民的信赖,而面对未来的妻子高阳,房遗爱决定,为了杜绝以后带绿帽,老婆要从小抓起!

22.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长篇穿越古言小说《唐谋》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书十九倾心创作,主角是房遗爱高阳,全文讲述的是:穿越成为房玄龄的儿子,还是个传闻中的书呆子之后,用一首三字经扭转了局面,取得了李世民的信赖,而面对未来的妻子高阳,房遗爱决定,为了杜绝以后带绿帽,老婆要从小抓起!

免费阅读

  黑三在路上就问房遗爱,魏叔玉的官到底有多大,当房遗爱告诉他是从四品的时候,他立即掰着指头算了一下,吓得他死活不敢来见魏叔玉的面,他见过最大的官员就是县令,结果就被一顿板子打得皮开肉绽的,七品官尚且如此,见四品官那里还有命在。

  房遗爱一路上都在给他讲大鬼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并不是官越大他的架子就越大,官大的反而要好相处得多。

  房遗爱的说服能力当然不是盖的了,黑三的勇气很快就被他鼓了起来,可是当他真正看到魏叔玉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双腿发软,他躲在辆车的后面偷偷的看着魏叔玉,听到房遗爱喊他的时候,吓得一个激灵,结果被躲在他身后的公主一脚踹了出来。

  他一个趔趄蹿到魏叔玉的面前,然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

  “草……草民黑三,见……见过魏大人。”

  魏叔玉愣了一下,他一头雾水的看着房遗爱,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房遗爱赶紧笑着说道。

  “叔玉大哥,天大的好事儿啊,黑三是江湖义士,平日里虽然做了不少不合法纪的事情,但是当他听说山东有灾之后,立即就发动周围的亲戚和朋友进行募捐,听说我们将要经过这里,他在这里守了好几个时辰了。”

  魏叔玉仔细看了一下跪在地上的黑三,这家伙面带几分凶相,怎么看怎么不像能够为灾区募捐的善人。但老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万一这家伙突然良心发现,想做点儿好事儿,如果自己怠慢了,岂不是打消他做好事的积极性。

  “既然是为灾区的义士,那就不用行这样的大礼,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我对你表示感谢才对,快快请起。”

  魏叔玉说完,就伸手将黑三扶了起来,没想到黑三这家伙太不争气了,难得面见如此高级别的官员,他的双腿有些不听使唤,扶起来的使唤,他的身子立即靠向魏叔玉,魏叔玉下意识的就用手将他的身子推开,要不是房遗爱眼疾手快扶他一把,这家伙肯定要摔一个四仰八叉。

  “叔玉大哥,黑三在这里蹲太长时间了,浑身都冻得不听使唤了,黑三,快点去将你募集到的银两和物资呈上来。”

  黑三刚点头哈腰的离开,魏叔玉就小声的问房遗爱。

  “遗爱,你是怎么和他接上头的?”

  房遗爱用手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先前在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我有点儿尿急,就跑到路边去方便一下,结果就发现路边的草丛里面躺着一个人,我还以为是土匪了,立即就过去看个究竟,将他弄醒之后,才知道他是从洛阳过来的赈灾义士。”

  “他看上去也不是有钱人,居然还有这份心,实属难得,待会儿一定要好好的奖赏他。”

  “叔玉大哥,知道山东有灾之后,山东附近的乡绅人人自危,朝廷还没有找到他们,他们就开始卖力的哭穷,好像他们的生活比灾区还要艰难一样,现在难得出现这样的义士,我们应该将他的事迹大力的宣传,让他成为这个时代的榜样,而且为了鼓励其他人也跟着效仿,我们应该给他封个一官半职的。”

  魏叔玉虽然觉得房遗爱说的有道理,这的确是一个值得宣传的榜样,但是就这样给他加官进爵,好像不太和常理。

  房遗爱见魏叔玉面露迟疑,立即接着说:“叔玉大哥,你想想,从贞观开始,陛下一直都奉行藏富于民的政策,就是普通老百姓,家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余粮,至于那些乡绅,家里就更多了,他们只是不愿意拿出来而已,如果我们用黑三树立了这么一个榜样,以他们的性格,能放着便宜不占?”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如果对捐赠的人都进行加官进爵的话,岂不是成了变相的卖官了吗,这可是朝廷的大忌啊。”魏叔玉一脸担忧的说道。

  “魏大哥,谁说都这么奖励了,黑三是第一个,当然应该重赏了,至于后面的,口头嘉奖一下就行了,捐得实在有些多的,就给他封一些名副其实的称号,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书面承诺,他们也不好说什么的。”

  “遗爱,这么做会不会有损朝廷的威严,而且我总感觉是在欺骗他们。”魏叔玉还是有些难以释怀。

  “魏大哥,特殊时期就得用特殊的手段,我敢保证,我们赈灾队伍所到之处,那些官员都会竭力表现得十分的寒酸,而且肯定还有不法商人,借机囤货居奇,别说灾区,就是周边地区的粮食,价格肯定也已经涨得十分的离谱了。”房遗爱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遗爱,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朝廷的政策,朝廷有明确的规定,一旦出现天灾人祸,物价都会被严格控制的,他们不敢乱涨的。”魏叔玉信心十足的说道。

  “叔玉大哥,你了解政策,但不了解商人的唯利是图啊,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公开的市价不让涨,他就不在公开的市场卖,通过私下交易卖出高得离谱的价格,这种情况下,粮食就等于命,再贵的价格,他们都会买的。”

  在魏叔玉看来,房遗爱的担心纯属多余,他不相信有人为了多得一点儿钱,甘愿冒着被杀头的风险,他相信鸟为食亡,但他很难相信人可以为财死。当然,这不是说他不够聪明,而是因为从小生活在衣食无忧的环境,根本不知道钱财对于一个人的意义。

  当魏叔玉听说,黑三捐赠的银两多大七百两的时候,吓了一大跳,按照长安的物价,大米是五文一斗,七百两就可以买上千斗的大米了,如果再熬成粥,可以救很多人的性命了。

  魏叔玉一激动,冲黑三深深的鞠了个躬,十分动情的说道。

  “黑三义士,我代表山东的父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有什么愿望尽管对我说,只要在我魏叔玉力所能及的范围,我都会答应你的。”

  黑三偷偷的看了房遗爱一眼,房遗爱轻轻的摇了摇头,他立即大义凛然的说道。

  “魏大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天经地义的,我只不过做了分内之事,不敢奢求大人的任何赏赐。”

  魏叔玉怎么看怎么觉得黑三不像好人,但这家伙做的事情和说出来的话,又让他没有办法挑剔,他只好按照房遗爱之前的建议,十分果断的说。

  “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会委屈了一个好人,你还有什么家人没有?”

  “自幼贫穷,尚未婚娶,父母和哥嫂一起生活,我偶尔有钱了就接济他们一下,目前尚无牵挂。”黑三按照房遗爱教他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既然这样,从现在起,你就加入我的部队吧,先封你一个陪戎副尉,如果表现好的话,随时都可以晋升的。”

  黑三并没有立即叩谢,他看了一眼房遗爱,因为他不知道这个陪戎副尉到底是多大的官,万一封得太小了,急着叩谢的话,岂不是太不划算了。

  “叔玉大哥,黑三可是要被树立成榜样的人物,封他一个九品副尉是不是有点儿说不过去。”

  黑三一听说已经有品级了,立马就想告诉房遗爱,他已经知足了,但房遗爱却用眼神不让他说话,房遗爱没想到他都给魏叔玉讲了那么多道理,他居然还是只给了一个九品官,一个吝于赏赐的人,是没办法当好一个好官的,好官的第一要素就是不能亏待自己身边的人。

  魏叔玉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有点儿小,正在他考虑要给黑三一个什么样的职位的时候,房遗爱突然对黑三说。

  “陛下最赏识的就是仁爱,你有这种视天下为兄弟的胸襟,必然会得到陛下的上赏赐的,回去之后我就会将你的事迹禀告给圣上的。”

  唐太宗因为他自己是杀了兄弟才登上皇位的,为了怕别人说他是不择手段的暴君,所以对仁爱极力推崇,如果房遗爱将黑三的事迹告诉给他的话,他还真有可能赏赐他一个大官。

  魏叔玉也不傻,这种顺水人情的事情,他不做白不做,于是他一咬牙说道。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军队正七品的致果校尉。”

  “正七品?岂不是和县令平起平坐了?”黑三一脸震惊的问道。

  “何止是平起平坐,县令见了你都要礼让三分,你属于武将,不是他们能比的。”

  黑三立即噗通一声跪在房遗爱的面前,在磕头的时候,眼泪和鼻涕齐刷刷的向下流,他祖上当过最大的官也不过是县令的师爷,现在他居然一下子就成了比县令级别还高的军官,这要是回去,还不被势利的族长捧上天。

  他母亲年轻的时候,是有名的大嗓门儿,后来因为他的不争气,在别人面前说话都是低声下气的,现在,她终于可以继续大着嗓门儿说话了。

  魏叔玉见黑三在房遗爱面前恭敬有加,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全力保护房遗爱的安全。在黑三眼里,房遗爱就是他的再生父母,能够为他做事情,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他并不知道房遗爱的真实身份,只要房遗爱不主动告诉他,他就不敢问,行军的时候,他就紧紧的守护在房遗爱的轿车边,腰杆挺得笔直,不管见谁,都十分亲热的微笑,还故意拍了拍肩上的军衔,好让对方注意他现在的身份。

  魏叔玉越是着急,天公就越不作美,快到崤山的时候,天上突然下起了漫天的大雪,马路已经完全被大雪封住了,士兵们一边铲雪一边向前走,但每走多远,因为路面打滑,有翻了好几辆马车,实在没有办法,魏叔玉只好下令,绕道永宁县。

  永宁县位于崤山的西北方向,面积不大,却是一个有名的文化名城,仓颉造字,洛河书的传说都和它是息息相关的,自然也是朝廷重点扶持的对象,尽管只有一个县城的大小,繁华程度丝毫不比那些大城市差。

  当何县令听说魏叔玉要到他们县城落脚时,脸上顿时阴云密布,他赶紧召集县城里面的其他官员一起来商量对策。

  “老爷,他们这个时候到我们县城来,这不是司马昭之心么。”师爷唉声叹气的说道。

  “废话,这还要你说吗,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不应该捐钱,要捐的话,捐多少合适,如果不捐的话,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说辞。”和县令拍着桌子说道。

  “按我说啊,就不能开这个口子,这次受灾面积那么大,根本就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就算是我们倾家荡产,他们也不会满意的,反正都是不满意,索性就一个字儿也不捐。”

  “哼,你说得轻巧,要是可以不捐的话,我还找你们来商量什么?”和县令不满的说道。

  “老爷,我听说附近几个州县因为这个事儿都在像朝廷哭穷,现在他们到我们这里来实地考察了,我们就演个穷给他们看看,我们这里离山东这么近,山东有灾,我们在所难免。”

  “这办法好是好,就是怕被他们看出来了。”县令一脸担忧的说道。

  “我们可以花钱请专门的戏子啊,他们吃的就是这碗饭,应该不会搞砸的。”师爷继续说道。

  “行,那就按照你说的方法办,你去吧我们上次装穷的旧衣服找出来,让所有的人都赶紧换上。”

  何县令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当差的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老爷,他们马上就到城外了,我们要不要出去迎接。”

  “我们人穷,但礼数不能穷,朝廷命官驾到,我们当然要出去迎接了,赶紧将破衣服换好。”

  永宁县外,大雪纷飞,一大群衣衫褴褛的人站在雪地里面瑟瑟发抖,衣服太过破碎,他们只好用草绳缠在腰上,才不至于让冷风顺着破洞钻进来。

  为了和士兵们同甘苦共患难,魏叔玉一刻也没在轿子里面呆过,他的头顶都已经出现了积雪,但他依然泰然自若的和士兵们有说有笑的。房遗爱刚开始也想体现这种精神,但他之前并没有类似的经历,没多久就开始猛烈的咳嗽,没办法,他只好回到了轿子里面。

  听见有人高声喊:“恭迎魏大人!”

  房遗爱就撩开轿子的窗帘向外往,在雪地里面,他看见了一群难民,他心里一惊,还以为山东的灾民为了活命逃到这里来了,这种情况是最麻烦的,因为灾民为了生存往往会不择手段,他们所到之处,就会破坏当地的秩序,引发新的灾难,所以朝廷一般是严令禁止灾民四处流窜的。

  用房玄龄的话来说,就是灾民死都必须得死在自己的家乡,所以房遗爱顿时觉得事态十分的严重。

  但是当他听说对方是县令时,不由得哑然失笑,他不相信一个没有列入灾区的县城能够穷到如此的地步,在他看来,县令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正因为本身不穷,才会这么极力的装穷。

  如果对方不装穷,房遗爱还真就只当是路过,毕竟就在是属于朝廷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应该将这些责任分担到其他的州县,这些州县平日里上缴的税收里面,其实就已经包含了救灾的部分。

  耿直的魏叔玉道没觉得对方是在装穷,还用十分同情的口气说道。

  “你们的条件这么的艰苦,为什么不向朝廷反映,你们也应该得到扶持才对。”

  何县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魏大人,这次天灾的面积太广,我听说不少地方已经出现易子而食的现象,我们也就不好意思跟着凑这个热闹了,我们虽然吃不饱,但目前还没有出现大量的被饿死的灾民,我们也不想给朝廷增加麻烦。”

  “何大人真是深明大义的父母官啊,如果的父母官都像何大人这样,也就不会多出这么多的事情了,我们本来是要急着将这批粮食送到灾区的,奈何天公不作美,下起这么大的雪,我们就只好绕道到贵地,希望没有给你们增加太多的麻烦。”

  “魏大人言重了,咱们都是为朝廷办事,没有叼扰和麻烦这一说,你们一路辛苦了,赶紧进程歇歇脚吧,张师爷,饭准备好没有,魏大人,你们现在肯定还饿着肚子吧,先吃点儿东西再说。”

  魏叔玉连连摆手说:“何大人,吃饭就不用了,我们有自带的干粮,你给我们找个避风一点儿的地方,让我们歇歇脚就行了。”

  “叔玉大哥,我肚子有些饿了,终于能够吃上一顿好的了,我想去。”

  房遗爱突然小声对魏叔玉说道,魏叔玉顿时感觉十分的尴尬,但他又不好折了房遗爱的面子,只好小声的说。

  “遗爱,你第一次出门,吃了这么多苦,真是难为你了,你去吧。”

  房遗爱立即一脸欣喜的跳下马车,一脸期待的问师爷。

  “师爷,赶紧带我过去吧,这一路上尽是吃冷饮的默默,我早就憋坏了。”

  师爷心里不由得冷笑起来,心说:“小屁孩还是太单纯了,待会儿看见真正的大餐之后,我看你如何哭得出来。”

  房遗爱走了两步,突然回头对来福和黑三招了招手:“你们两个,也跟我一起来吧。”

  “遗爱,你自己去就算了,他们不许去。”魏叔玉见房遗爱还要带人去,立即出声制止道。

  “魏大人你放心,我们保证不会吃东西的,少爷第一次到这个地方,一个人,我们不放心。”来福赶紧说道。

  来福都这么说了,魏叔玉自然就不好阻拦了,看着房遗爱一脸兴高采烈的样子,魏叔玉不由得轻轻的摇了摇头,到底是没吃过苦的富家子弟,才吃几天粗粮,就已经扛不住了。

  师爷十分恭敬的将房遗爱引到一个院子里面,房遗爱看着一个草棚,皱着眉头问。

  “你们就是在这里设宴款待我们?”

  “房少爷是吧,不瞒你说,我们县府都已经好几天揭不开锅了,熬这几桶粥都是我们好几天的口粮了,没办法,特殊时期,还请你担待一点儿,等这里情况好了,你如果再到我们这里做客,我一定会请你去最好的酒楼吃大餐,我私人掏钱请你怎么样。”

  “哼,你说的好听,这么稀的粥怎么喝啊,不行,我要吃肉。”

  见房遗爱提出如此非分的要求,师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强忍着笑意说。

  “房少爷,能够每天喝到一碗粥,我们就心满意足了,至于肉是什么味道的,我们早就已经忘了,少爷如果实在想吃肉的话,你看我这一身肉怎么样?”师爷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在他眼里,房遗爱就是一个不怎么懂事儿的孩子。

  房遗爱还真就用手在师爷的身上捏了捏,然后一脸疑惑的说道:“不对啊,既然你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肉了,你应该饿得皮包骨头才对,干嘛摸上去这么有肉感呢?”

  “房少爷,这叫虚胖,有些人一饿就瘦,但偏偏有些人越饿越胖,和每个人的体质有关。”

  房遗爱心说,这瞎话编的,完全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儿来忽悠了,他并没有直接戳穿师爷的谎言,而是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用十分任性的口气指着黑三和来福说道。

  “我不管,我就要吃肉,你们两个赶紧给我找去,厨房,仓库,凡是有可能藏肉的地方,你们都得去给我搜。”

  师爷见状,立马拦住来福和黑三,大声的说:“房少爷,你不能这样,做客要有做客的样子,我们饿着肚子给你准备了这么多热气腾腾的粥,你不但一点儿不领情,反而还挑三拣四的,这不符合最基本的礼仪。”

  房遗爱嘿嘿一笑,用蛮不讲理的口气说:“管仲说过,仓禀足而知礼仪,衣食足而知荣辱,我现在饿着肚子呢,谁还管这个,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