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今天又把娘子认错了山水笔墨全文最新章节

今天又把娘子认错了山水笔墨全文最新章节

山水笔墨 著

连载中免费

《今天又把娘子认错了》是山水笔墨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怀音和李念音及笄之后双双回到华阳,一是为了寻找母亲当年离世的真相,二是为了履行母亲为她们定下的婚约,却不料初次与未婚夫见面,姐妹二人便认错了对方,于是将错就错,就这么嫁了,所幸日子过得幸福美满,也不算蹉跎此生....

9.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今天又把娘子认错了》是山水笔墨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李怀音和李念音及笄之后双双回到华阳,一是为了寻找母亲当年离世的真相,二是为了履行母亲为她们定下的婚约,却不料初次与未婚夫见面,姐妹二人便认错了对方,于是将错就错,就这么嫁了,所幸日子过得幸福美满,也不算蹉跎此生....

免费阅读

  “母亲,他们都说您死了,聘儿不明白死是何意,聘儿以为您是不喜欢聘儿顽皮,才故意躲在这里。”

  “聘儿这些日子很乖巧,也很听话,可是母亲,为什么还是不起来看看聘儿。”

  “母亲,您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呜呜……”

  樊嬷嬷记得当时她跑过去将大姑娘紧紧搂进怀里,心痛不已,原来,大姑娘还在盼着母亲回来。

  可是,夫人已经去了,如何回得来。

  从那以后,大姑娘便认真的跟着夫子学习,不再贪玩,大人许是被大姑娘身上那股子韧劲儿打动,开始亲手教导两位姑娘。

  两位姑娘聪明伶俐,惯会举一反三,如今李府名下所有家业都是两位姑娘一点一滴挣来的。

  “大姑娘,早些去歇着吧。”

  李怀音瞧着樊嬷嬷担忧的神色,缓缓一笑。

  “嬷嬷勿要担忧,我这就去歇着。”

  樊嬷嬷收敛脸上的忧虑,慈祥一笑,唤来了春意夏莹,伺候李怀音回房歇息。

  第二日一大早,刘婆子便在东院外侯着了。

  李怀音听闻后,让春意将人带了进来。

  “奴婢见过大姑娘。”

  刘婆子进去后,也不敢乱瞧,只规规矩矩的站在珠帘之外。

  李府虽然已经翻新了一次,但格局却没有变过,十四年前,李夫人便是住在这一间屋子。

  刘婆子也如同现在一般站在珠帘之外,同李夫人讲些华阳新鲜的趣事儿。

  李怀音正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夏莹替她梳妆。

  见刘婆子进来,李怀音徐徐道。

  “以往母亲让你做什么,你如今还做什么罢。”

  刘婆子连忙应下。

  “是。”

  “每日戌时,你便来此处同我讲讲,其余时候,你便自由走动。”

  刘婆子下意识应下,随后却是一惊,夫人以往也是让她每日戌时过来,难道,这真的是母女之间与生俱来的默契吗。

  李怀音自是不知她心中所想,又嘱咐了几句便让她退下了。

  宫里顾皇后当夜便知晓了秦记酒楼门口发生的事,杨思宁的话一字不漏传入了她的耳里。

  顾皇后气的当即板了脸。

  “这些年她处处缠着梁家二公子,本宫只道小女儿家心性,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竟不想她如此胆大妄为,敢当众羞辱李府!”

  阿枝连忙端了茶来,温声安抚。

  “娘娘消消气,听闻杨夫人当时便处罚了杨三姑娘。”

  顾皇后冷冷一哼。

  “不过是怕本宫怪罪,先一步找了个台阶罢了。”

  阿枝自然明白这一层,想到李府两位姑娘如今的处境,阿枝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当年的李府何等风光,哪有人敢如此看轻,真比起来,杨府可是差远了,只是后来也不知走了什么运,娶了太傅家的孙女儿,这才逐渐立稳了脚跟。

  “两位姑娘回来也有些日子了,是时候出来走动走动。

  顾皇后压下心中的不快,饮了口茶,才缓缓道。

  阿枝闻言知晓娘娘这是要替两位姑娘找回场子,连忙道。

  “御花园里的花儿前两日刚刚盛开,瞧着很是喜人,娘娘不若办一场赏花宴,请各家公子姑娘们进宫热闹热闹。”

  顾皇后赞赏的瞧了眼阿枝。

  “就这么办。”

  阿枝笑意盈盈的领命而去,顾皇后却又陷入了沉思。

  当年,她身边的两个大丫头青梧阿桑接连出嫁,便将二等丫头阿枝梨花提了上来。

  梨花那丫头是个没有福气的,没过几年,就得了场大病,整个太医院都请了过去,也没将人救回来。

  她因此伤了心,便没再提大丫头。

  张嬷嬷年纪大了,前几年便放出宫含饴弄孙了。

  十年前,在阿枝的请求下,替她指了婚,却没想那人却是个不长命的,没过几年就撒手人寰,剩下阿枝一人,连个孩子都还没来得及留下。

  阿枝伤了心,死活也不肯再嫁,铁了心跟在她身边伺候,这一过,又是许多年。

  如今,阿枝也三十有余了,一直跟在她身边也不是个事儿,她给她物色了好几处,也不见她点头。

  有几次瞧着她对着旧物发呆,想来,是还没有忘记那人吧。

  皇后懿旨一下,华阳各个世家诧异之余,却也在意料之中,姑娘家们开始精心准备赴宴。

  皇后甚少举办赏花宴,上一次,还是在三年前。

  这一次,明眼人都知道,怕是为了那李府两位姑娘。

  秦记酒楼门前杨三姑娘与李府姑娘起了冲突一事早已传开,才第二日,皇后娘娘便给各府下了请帖,这其中缘由,显而易见。

  李怀音收到请帖后,先是诧异,随后便是了然,心中一阵温热,父亲说的不错,大姨母定会照拂她们。

  可是,依靠着人过日子,终究是不行的。

  赏花宴,在十日后,四月二十。

  这一日,宫里热闹极了。

  凡是在闺阁之中的姑娘亦或是未娶妻的公子都在邀请之列。

  林衍梁渝二人自然也来了,他们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尽量降低存在感。

  林衍今日穿着白色锦服,衬的他越发的清风明朗,一双凤眼微眯,举手投足间尽显华贵,端的是一个风姿卓然。

  偶尔一侧目,便惹得许多小姑娘纷纷红了脸。

  梁渝见此,不屑的哼了声,无声的念了句,花孔雀。

  梁渝一身墨色劲装,潇洒得坐在案前,一张俊脸棱角分明,不似林衍那般柔和,多了几分坚硬。

  他的名声不大好,潇洒浪荡,吃喝piao赌就差一个piao,便占了个齐全。

  可唯独就这一点,却是姑娘们最在意的,既然不爱沾花惹草,那其他的也都不是事儿,所以就算他爱玩爱折腾,也还是免不了惹得许多姑娘春·心动荡。

  可偏偏这两位都是个油盐不进的主儿,对情·爱一事看的最是淡薄。

  姑娘们不由得唉声叹气,暗地里不知将李府两位骂了多少回,守着这么两个好儿郎,却连踪迹都寻不到,简直就白白耽误了她们的大好姻缘。

  可后来,两位姑娘回来了,她们却又气又急,这一回来,莫不是为了履行婚约来的?

  如此一来,她们的希望可算是彻底断了。

  姑娘们盼了这么多天,没有盼来取消婚约的消息,倒是盼来了赏花宴。

  想着即将见到心中的情敌,各个都是卯足了劲儿打扮,生怕被那两人比了下去。

  而遭人惦记的李怀音与李念音却早早便被召去了未央宫,在顾皇后身边陪着。

  旁的姑娘都有母亲陪着,这两姐妹孤身过去,难免落了下乘,顾皇后考虑到这一点,便将人留在了自己身边。

  等人到齐了,李府两位姑娘才一左一右掺着顾皇后前往宴会,占了本该属于太子公主的位置。

  太子华垣与公主华翎只能跟在身后,两人脸上没有丝毫不虞,左右这场宴会是母后特意为两位表姐妹举办的,他们不介意锦上添花,做个顺手人情。

  “皇后娘娘到。”

  “太子殿下到。”

  “公主殿下到。”

  随着尖细的唱喝声,顾皇后一行人在宫女的簇拥下缓缓而来。

  众人连忙起身见礼。

  顾皇后坐在高位后,才抬手轻呼。

  “起。”

  应顾皇后的意思,李府两位姑娘的位置在上首,仅次于太子公主殿下。

  众人见此,心中各自有了思量。

  看来今日这场赏花宴,她们都不过是陪衬。

  待见到李府姐妹的容貌时,姑娘们突然就嫣了气,如此绝世佳人,她们再怎么打扮,怕也无用。

  而最恨的莫过于杨思宁。

  她恨恨的瞪着姐妹两人,一模一样的容颜,她竟分不清那日骂她的到底是谁!

  今日李念音穿的仍旧是一身鹅黄,只不过与上次不同,这次乃是宽袖锦服。

  而李怀音却是穿着暗红色的锦服,衬的她华贵端方,全然不似那日的凌厉。

  杨思宁在两人身上打了个转儿,最终将目光定在了李念音的身上,衣裳与上次一个颜色,想来,应该就是她。

  贱人,上次让她当众丢了脸面,今日,她定要让她当着娘娘的面出丑!

  娘娘特意给她们长脸才办了赏花宴,若是知道她们不过是粗俗的丫头,怎么可能再看重她们!

  李念音察觉到不同寻常的视线,转头恰好对刚杨思宁愤恨的目光,李念音一愣。

  这姑娘是谁,她们见过吗。

  李怀音顺着李念音的目光望去,正好对上这一幕。

  李怀音眉头一皱,那日她的衣裳与妹妹今日穿的一个颜色,想来,她是认错人了。

  顾皇后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自然也见到杨思宁眼底那抹恨意。

  顾皇后脸色当即就变了,朝着阿枝看了一眼。

  阿枝了然于心,微微上前一步,立了一会儿才开口。

  “今日,娘娘特意举办赏花宴,有两件事喜事要宣布。”

  众人在看到阿枝上前时,便噤了声。

  阿枝乃顾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得皇后盛宠,众人自不敢轻易得罪,私下里,众人都会尊称一声阿枝姑姑。

  众人闻言,不约而同的看向上方的两位姑娘,娘娘所说的喜事无非就是李府两位姑娘回来了,就是不知,这另一件又是何事。

  顾皇后抬手让阿枝退下,看向李怀音姐妹二人。

  “聘儿,安儿,过来。”

  李怀音看向高位上的顾皇后,眼带诧异,她们如今只是一介民女,要越过太子公主殿下,立于皇后身侧于理不合。

  李念音却没有顾及太多,见顾皇后朝她们招手,当下便笑意盈盈的提了裙摆起身。

  李怀音想要拉住她却没来得及,只得一道起了身,走到顾皇后面前。

  “怀音请娘娘安。”

  “念音请娘娘安。”

  姐妹两朝顾皇后行了礼,一左一右的站在了顾皇后身侧。

  顾皇后拉着姐妹二人的手,将她们往身前拉拢,才满意的看向下方,娇俏的脸上尽显皇后威仪。

  “这第一件喜事,便是本宫两位侄女儿回了华阳。”

  “本宫今日特让两位侄女儿给诸位认个脸,以防他日相见不识得,倒显得本宫这大姨母不称职。”

  顾皇后说完眼神若有若无在杨二夫人与杨思宁身上打了个转儿。

  “两位侄女儿如今没有父兄在朝,让人看轻了本宫也不怪谁,毕竟诸位的眼界颇高,若侄女儿冲撞了诸位,还望诸位瞧在本宫的面子上,宽容一二。”

  “本宫瞧着两位侄女儿端方有礼,性子也温和,断不会主动去招惹谁,若有朝一日,本宫得知她们受了委屈,本宫做为她们嫡亲姨母,定会亲自讨回这个公道。”

  顾皇后此话说的直白,底下众人也听的明明白白,众人的眼神都有意无意的扫过杨思宁,杨思宁面上一片绯红,头也不敢抬。

  顾萧然瞧了眼杨思宁,心下的不虞这才顺畅了些。

  若不是母亲拦着,他早就去杨府要个说法了,缠着别人的未婚夫,却还反过来骂别人不是,杨府当真是好教养!

  宁娇娇嘴角也划过一丝笑意,姨母这是要为两位表姐撑腰呢。

  林衍只抬了抬眼皮,那日的事他后来才知晓,母亲可是将李二姑娘夸的天上有地下无,什么不卑不亢,沉着冷静云云,可他知晓,那日与杨三姑娘对上的,是李大姑娘。

  梁渝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一抹暗红,眸子里星光璀璨。

  她真的,很美,美到让人窒息,却又让人望而却步,不敢唐突。

  杨二夫人面上沉静温和,只是桌子底下紧紧交握的双手暴露了她的心思。

  杨府二姑娘杨思纭,面色淡泊,身子坐的笔直,对身旁妹妹的窘迫似是一无所知。

  众人不由叹息,一母同胞的姐妹,性子相差怎如此之远,若是杨三姑娘有杨二姑娘一般温婉,今日也不会闹到皇后跟前,带着整个杨府丢了脸面。

  “所谓喜事要成双,趁着今儿个风和日丽,本宫还有一件喜事要宣布,诸位也沾沾喜气儿。”

  宁二夫人与林二夫人对视一眼,纷纷弯了唇角。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她厉害,几言几语便将人震慑住了。

  她们自是知道顾皇后要说什么,两人眼里同时有了一丝兴味,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两位侄女儿与林梁二府公子有婚约一事,诸位想必早已知晓。”

  顾皇后说到这里稍作停顿,再次扫了眼杨思宁,才回眸瞧了两姐妹,眼里打趣意味甚浓。

  “十四年了,林二公子与梁二公子可是盼了多时,总算把你们给盼回来了。”

  “今儿个,本宫就替你们做了这个主,给你们赐下婚约,只待商酌婚期。”

  皇后赐婚,众人诧异之余,却也在意料之中,李府如今没有长辈替二位姑娘打点,两位姑娘总不能自个儿将自个儿嫁出去。

  皇后这一赐婚,所有的一切更加名正言顺了。

  介时,有皇后亲自主婚,谁又敢说出个歪理来。

  一片道贺声后,众人再次朝杨府位置上瞧去。

  杨思宁此时早已坐不住,两眼带着泪光,神色呆滞,显然是受了极大的打击。

  杨二夫人心中一跳,急忙朝杨二姑娘使了个眼色,杨二姑娘会意,却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看着裙角从手里划过。

  “娘娘,臣女不同意。”

  一语激起千层浪。

  周围所有的声音静止,众人连呼吸都放慢了,直直盯着跪在中央的姑娘,显然都被惊吓到了。

  众人回神,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杨三姑娘莫不是被鬼迷了心窍,敢如此顶撞皇后娘娘。

  华阳谁人不知,华阳帝将皇后宠到无法无天,凡是她要求的,华阳帝几乎无一例外的点头。

  后宫虚设,只未央宫一个主子,多年盛宠,经久不衰,这等恩宠,谁敢得罪皇后娘娘!

  就连太子公主殿下惹了娘娘生气,也免不了被陛下责罚,这杨三竟如此不怕死的当众落皇后的脸。

  到底是胆大妄为,还是愚蠢!

  顾皇后脸色果真冷了下来,盯着杨思宁瞧了许久,才勾了唇。

  “哦?你为何不同意。”

  杨二夫人手心已捏了一把汗,这个孽障,这是要害死杨府!

  宁徵微微摇了摇头,真是愚蠢,皇后懿旨,岂是她说不同意便不同意的,就是陛下,也不会如此否定了皇后的意思。

  “娘娘,臣女思慕梁二公子多年,臣女不求别的,只求一个公道。”

  杨二夫人闻言身子颤了颤,还是一旁的杨二姑娘眼疾手快的将她扶稳。

  宁二夫人被气笑了,此女简直无可救药!

  阑之与念音十四年前便已有了婚约,她明知阑之有婚约在身,却还缠着他这许多年,如今她倒好,竟跑到皇后跟前来要什么公道!

  林二夫人气的当即拍了桌子,要不是相邻的梁二夫人扯住她的袖子,她早已起身发了脾气。

  李怀音眸子微微垂下,如此不知分寸,莫非,她是嫌自己这些年过得如意了?

  李念音瞧了眼梁渝,黛眉微挑,看不出来,这小子这么抢手。

  梁渝早已瞪大了双眼,他不可置信的瞧着林衍。

  她说她思慕我多年?

  林衍勾了唇,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那杨三姑娘也真是倒霉催的,看上这么个榆木疙瘩,自己自己感动的不知所云,人家却根本不知她的心思。

  梁渝嘴唇动了动,神色怪异的瞧着杨思宁。

  原来,这些年他到哪儿都能瞧着她,竟不是巧合!

  梁渝突然抖了抖,那不是说明自己的行踪被她知晓的一清二楚?该死的,他身边定是有人被她收买了!

  梁渝突如其来的火气让林衍忍不住侧目,他生气做什么?

  “子安,她是不是收买了本公子身边的人!”

  梁渝突然转头对着林衍咬耳朵。

  林衍一怔,转头看向梁渝,眼里神色异常复杂。

  “这么明显的事,你竟才知道……”

  梁渝一听完,眼里再次火光闪烁,显然是怒极了。

  林衍眨眨眼,人家姑娘在对他诉着衷肠,他竟在想身边是不是有人被她收买了……

  顾皇后仅有的耐心消磨殆尽,她轻飘飘的扫了眼杨思宁。

  “你找本宫要公道,那本宫倒要听你好好说到说道说道了。”

  顾皇后低头把玩着刚刚染上的红色指甲,心里忍不住赞叹阿枝好手艺。

  嫡公主华翎眼神闪了闪,与太子华垣对视一眼。

  母后生气了,要完蛋。

  两人目光顷刻便分离,各自掩下一抹兴味。

  宫里沉寂了许久,是该热闹热闹了。

  杨思宁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可是她已然做到了这一步,万不可退却。

  杨思宁转头望了眼梁渝,眼里的神色更加坚定,为了他,她做什么都愿意!

  “娘娘,臣女思慕梁二公子多年,这些年,陪在他身边的是臣女。”

  “就算是李二姑娘与他早有婚约,可是他们只幼时相见过一次,若不是两情相悦,这婚约又有何意义。”

  “臣女为了梁二公子,做什么都愿意!只求娘娘给臣女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杨二夫人头已然发晕,她竟不知,她何时如此大胆了!

  杨二姑娘脸色终于变得严谨,她瞧了眼前方跪着的妹妹,指甲微微掐进了肉里。

  这些年,母亲太过放纵她了。

  梁渝下意识便要起身。却被林衍一把扯住。

  这个时候他再冒出来,是嫌不够乱吗?就算要站出去,此时,也不是时候!

  梁渝还想挣脱,却不期然对上李怀音的眼神,他瞬间便停止了动作,乖乖的坐着看着她。

  李怀音眼神一闪,他这么怕她?

  顾皇后红唇微启。

  “思慕多年,两情相悦?”

  “感情本宫这是在棒打鸳鸯啊。”

  顾皇后回头瞧了眼李念音,拉着她的手叹了口气。

  “念音啊,你瞧瞧,你父母亲离开华阳这么多年,当真是谁也敢欺你一欺了。”

  “她说你与梁二公子没有感情,可是本宫听闻前些日子你们相处的甚是愉快,莫非是本宫听岔了?”

  “还是杨三姑娘在欺骗本宫!”

  最后一句话声音冷冽,如同冬日的雪,让人寒从心来。

  李念音看向李怀音,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知道,娘娘这是在给她机会立威,可是那日,与梁二在一起的,是姐姐。

  林衍望向突然走神的李念音,握着杯子的手骤然变紧。

  他一把将梁渝扯了起来,轻声道。

  “该你出场了。”

  梁渝一脸茫然,却已经在惯力下站起了身,他不明所以的瞧着林衍。

  不是说还不到他出场的时候吗?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