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古言 → 心机首辅在线追妻陌上菡全文最新章节

心机首辅在线追妻陌上菡全文最新章节

陌上菡 著

连载中免费

《心机首辅在线追妻》是陌上菡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右丞相家有一女,名唤宁亦姝,生的貌美天成,才华横溢,自幼被娇宠着长大,却在及笄这年,右丞相因罪流放,宁家被抄,宁亦姝流落教坊成了一名优伶,为替父亲翻案,宁亦姝求了权倾朝野的首辅赫之瀛,自此和他有了纠缠不清的缘分....

7.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心机首辅在线追妻》是陌上菡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右丞相家有一女,名唤宁亦姝,生的貌美天成,才华横溢,自幼被娇宠着长大,却在及笄这年,右丞相因罪流放,宁家被抄,宁亦姝流落教坊成了一名优伶,为替父亲翻案,宁亦姝求了权倾朝野的首辅赫之瀛,自此和他有了纠缠不清的缘分....

免费阅读

  徐若曼自然不认得方婆婆,更不懂方婆婆为何唤宁亦姝孙媳妇,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你是哪里来的老太婆?我找首辅和你有什么关系?”

  方婆婆手里的鹤头拐杖重重的敲了敲地:“你这丫头还真是不要脸,我大孙子和我孙媳妇儿就要成亲了,你还来干嘛?你哪里比得上我孙媳妇?还不快走!走!”说着,挥起手里的拐杖,重重的打在徐若曼身上。

  “叫你欺负我孙媳妇儿!”

  一杖不够,方婆婆一边喃喃咒骂着,一边举起拐杖又打。

  宁亦姝看楞了,缓了片刻,听徐若曼被打的叽里呱啦的叫她的婢女,怕方婆婆吃亏,忙和小九一起上前拉方婆婆。

  方婆婆不听,挥着手里的拐杖非要打徐若曼,几人在赫府门前拉扯不清。

  辘辘的马车声由远及近,一声“吁…”的吆喝声,引得众人纷纷回首。

  一辆华丽的四驾马车停在了赫府门前,车帘掀开,赫之瀛从车厢内钻了出来,瞧了一眼不远处的几人,眉头轻蹙,一撩袍,从马车上跳下,大步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赫之瀛面带疑惑。

  宁亦姝看看小九,小九看看宁亦姝,都不知要怎么解释。

  方婆婆见了赫之瀛,拿拐杖指了指徐若曼,板着脸问道:“大孙子,这个姑娘是你招惹来的?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孙媳妇的事了?”

  “哪有的事?”赫之瀛长眉越蹙越紧,“我叫她帮忙买糕点而已,”一顿,不知是不是怕方婆婆听不清,拉长了声音,“给你孙媳妇买的糕点。”说着,手伸到徐若曼面前,示意把食盒拿过来。

  徐若曼被方婆婆追着打了半天,此时髻歪钗斜,很是狼狈,赫之瀛跟她要四季酥,她虽不情愿,但还是双手递了过去。

  赫之瀛接过食盒,转手递给宁亦姝。

  宁亦姝垂眸瞧着食盒上的描金如意纹,不好意思伸手接。

  方婆婆一把接过食盒,塞到宁亦姝怀里,转头,得意洋洋的冲徐若曼道:“瞧见了吧,我大孙子最疼我孙媳妇了,你呀,少白费心思了,没用!”

  徐若曼这下子听明白了,这老太婆嘴里的大孙子说的是首辅,孙媳妇儿是宁亦姝,首辅要娶宁亦姝了?这怎么可能呢!!

  方婆婆白了徐若曼一眼,一手拉过宁亦姝,一手扯着赫之瀛,转身回了府。

  徐若曼不相信赫之瀛会娶一个教坊优伶,更何况这人还是罪臣之女,可看着赫之瀛和宁亦姝一起陪着方婆婆远去的背影,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看上去很是般配。

  “姑娘,刚刚那个老太婆是谁啊?她为什么说首辅要娶宁姑娘了?”徐若曼的贴身婢女夏梅凑上前来,小声嘀咕道。

  徐若曼愤愤不平,为何好事都让宁亦姝摊上了?气得一拂衣袖,冲夏梅吼道:“那个老太婆疯疯癫癫的,她的话能信?”嘴上这样说,心里却还是放不下,一顿,又道,“这会儿时辰还早,我要进宫去见淑太妃,跟她打听打听这老太婆到底是什么人。”

  *

  几人回到赫府,刚巧也到了午饭的时间。

  宁亦姝和赫之瀛陪方婆婆一左一右在桌边坐下,方婆婆将那盒子四季酥打开,瞧着里头只有小儿拳头那么大的糕点,摇摇头:“你啊,以后少和外头那些姑娘来往。软软性儿好不说你,我可不扰你。”

  赫之瀛没说什么,乜看向宁亦姝。

  宁亦姝打从见过沈思怡以后,就对赫之瀛帮她的用心起了怀疑,这会见到了人,正偷偷观察他,赫之瀛突然看了过来,宁亦姝一怔,因心里憋着疑惑,没向从前那般羞涩的躲开。

  宁亦姝不躲开目光,赫之瀛自然也舍不得看向别处,两人隔着方婆婆,你看我,我瞪你。

  方婆婆笑着招呼一旁的婢女:“快上菜,吃完了,我这老太婆就不在这碍人眼了。”

  身着靛蓝色褙子的婢女鱼贯而入,将各色菜肴一样样端上桌。

  方婆婆没再打趣宁亦姝和赫之瀛,但宁亦姝这顿饭仍吃的有些食不知味,脑海里不停的回想着昨天沈思怡说的话和刚刚在赫府外赫之瀛的所作所为。

  饭后,方婆婆由小九陪着回房休息了。赫之瀛同宁亦姝讲,他也有些困乏了,想请宁亦姝替他弹奏一曲,他好午休一会。

  宁亦姝原本对赫之瀛说他自己要听琴才能入眠就将信将疑,如今,再想这事,便越发有些奇怪。不过碍于她和赫之瀛之间又约定,为了父亲,她只能佯作无恙,点头答应了。

  赫之瀛将宁亦姝带回了自己房间,宁亦姝坐到紫檀案边,垂眸瞧着案上摆的古琴。赫之瀛脱了靴,和衣躺到了窗下的罗汉床上。

  宁亦姝听着不远处悉悉索索的声音,中指微动,轻轻拨动一根琴弦,哪想那弦“砰”的一声,竟是断了。

  宁亦姝大惊,这琴瞧着就价值不菲,若赫之瀛怪罪,她可赔偿不起。

  赫之瀛听到了声音,从拔步床上坐了起来:“怎么了?琴弦断了吗?”

  宁亦姝慌忙站了起来,躬身一礼:“首辅,我不是故意的。”

  “一根弦而已,有什么要紧,再接上便是了。”赫之瀛从床上下来,套好靴子,大步走了过来,从紫檀案下拿出一个木盒,打开,取了一条琴弦出来。

  宁亦姝站在一边瞧着赫之瀛,有点儿不敢相信的问道:“首辅你会换琴弦?”

  “换琴弦有什么难?”赫之瀛从一旁拉了个小杌子过来坐下,指了指旁边宁亦姝刚刚坐的地方,“不过你得过来帮个忙。”

  宁亦姝自小接触古琴,换琴弦这种事她很小的时候就尝试过,但因技艺不精,虽试过几次后能勉强换上,但唤过之后的琴音皆无法达到之前的水平。

  宁亦姝缓缓坐下,看着赫之瀛将琴弦扯开,比着断了弦的地方,好心提醒道:“首辅,要不还是请个琴师傅来换吧,若是换的不够精细,会影响这琴音准的。”

  “宁姑娘放心,这琴是我亲手做的,”赫之瀛手里捻着琴弦,“为一个人做的。”

  赫之瀛把手里琴弦的一端缠到雁足上,示意宁亦姝帮他扶住,将弦穿过绒扣,另一头缠在手指上,再把弦一点点绷紧。

  宁亦姝见赫之瀛手法这么熟稔,越发觉得意外。

  赫之瀛手里拉着琴弦,淡淡瞥了宁亦姝一眼:“宁姑娘不好奇,这琴是为何人做的吗?”

  宁亦姝自然是好奇的,但好奇不代表要问,更何况此时赫之瀛这样问她,宁亦姝心里有些微妙的感觉,更不会问了,淡淡一笑:“这是首辅的私事。”

  赫之瀛没再说什么,缠着琴弦的手将弦一点点拉紧,另一只手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碰触琴弦,直到确定琴弦惊驰度合适了,才将另一头贴紧雁足缠绕固定。

  “宁姑娘试一下吧。”赫之瀛道。

  宁亦姝伸手拨了一下琴弦,琴声清幽,与之前无异,微微一笑:“首辅好手艺。”

  赫之瀛似笑非笑的望着宁亦姝:“你不会修吗?要不要我教你?”

  “不必了。”宁亦姝一口否决。

  赫之瀛微微皱眉,今日的宁亦姝同之前有些不一样,从前她面对他不着痕迹的一些暧 昧举动,会躲闪,会有些害羞,但今日,她一言一行透着警惕,那一双清澈的眼眸,更是时不时的投来一束探究的目光。

  赫之瀛不免想到沈思怡同他说的那番莫名其妙的话,想到有人坏他好事,眉头微微一蹙,默了片刻,提了个宁亦姝感兴趣的话题:“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秀才,已经进京了。”

  “真的?”宁亦姝的反应与赫之瀛设想的一样,一双美目微微发亮,欣喜道,“他人在何处?首辅可有见过他?”

  “在高升客栈,至于人…我今日就是去见他了,不过没见到。”

  宁亦姝有些奇怪:“为何没见到?”

  赫之瀛昨日便得了那秀才进京的消息,特意让人拿着他的名帖去约他见面,谁知那秀才理也不理,他今日一早亲自去客栈找那秀才,却还是连人影也没见到。赫之瀛这么多年大权在握,早就习惯了众人匍匐在他脚下,骤然遇见了这么个刺儿青一样的人,心里并不痛快,若不是担心失了一个能帮助宁甫翻案的人,他说不定直接对人下狠手了。

  “那个人…脾气有些古怪。”赫之瀛简单道,并不愿让宁亦姝知道他在一个小秀才那里碰了个软钉子。

  “那个秀才叫什么名字?”宁亦姝又问。

  “白梓。”

  *

  宁亦姝从赫之瀛那里得知白梓这样一个也许能帮到父亲翻案的人此时就在京中,心里自然按捺不下,思量了两日,还是想去见一见。刚巧这日一早,沈思怡又是一身男子装扮跑来看她,宁亦姝拜托沈思怡弄来两套男装,她和五儿换了,这才去了高升客栈。

  高升客栈取了这样一个名字,自然是奔着进京赶考的秀才的生意去的,如今春闱在即,正是客栈生意最好的时候,宁亦姝等人到时,只见高升客栈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宁亦姝直接走到客栈柜台前,拱手一揖,问客栈老板:“劳烦问下,这里可住了一个叫白梓的秀才?”

  客栈老板笑了笑:“不瞒公子,我们客栈现下住了几十上百位秀才,我是真的记不清谁叫谁,你若是找人,可以在这等等看。”

  宁亦姝没办法,只能和沈思怡等人捡了一张桌子坐下。

  客栈楼下的大厅里,三三两两的聚了不少秀才,宁亦姝旁边一桌的人正在谈论历年的考题,其中一人突然道:“这题,我倒想听他白梓兄是怎么解的。”

  宁亦姝听到这话,忙站了起来,转身走到旁边的桌边,躬身一礼:“敢问各位,你们可是认得白梓?白秀才?”

  离宁亦姝最近的一个人打量了宁亦姝一眼,见她长得斯文清秀,开口又谦和有礼,以为也是个来进京赶考的秀才,只道:“这位兄台可是来找白梓兄讨教学问的?”

  宁亦姝点点头。

  那秀才又道:“我瞧兄台与白梓兄并不像有约在先,你与他可认识?若是不认识,这样冒然来找他,只怕以他的性子,不会理会的。”

  话说到这儿,座边有一人道:“白兄回来了!”

  宁亦姝忙转头去看,只见一个身穿雪色长袍的男子缓步进了客栈,似是感受到众人投向他的目光,转过脸看了宁亦姝一眼,面无表情的别过头,大步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白公子留步!”宁亦姝快步拦住了白梓的去路,“我有一事想求公子帮忙。”

  白梓垂眸瞧了一眼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宁亦姝,微微蹙眉:“你是谁?我好像不认得你吧?”

  宁亦姝不擅长求人,当初求赫之瀛时,赫之瀛待她态度还算谦和,她都有些不知要如何开口,如今这个白梓,一口便有些傲慢,宁亦姝不知要怎么说了。

  “我姓宁。”

  沈思怡跑了过来,瞥一眼有些不耐烦的白梓,一巴掌打在他肩上:“找你帮个小忙,你摆什么臭脸?一个穷秀才,哪里来那么大的架子?”

  白梓瞪了沈思怡一眼,也不说话,转身便走。

  宁亦姝急了,情急之下,也没顾那么多,又去挡白梓的路:“白公子留步,我只是听闻你在临摹字迹上迫有造诣,想请你帮忙临摹几个字,只此而已,这事事关人命,还望白公子相助。”

  “怎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找我临摹字?商量好的?我同之前那个大人说过,我不替人临摹字,今日我也告诉你同样的话,不要再来找我!”

  白梓说着,不耐烦的伸手去推挡着他去路的宁亦姝。

  “住手!”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赫之瀛带着迟阳出现在客栈门口,他眯眼望着白梓伸向宁亦姝的手,面色微沉,厉声喝道:“迟阳,把这个白秀才带回府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古言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