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之最强战神全全文最新章节

都市之最强战神全全文最新章节

拼命七郎666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玄幻小说《都市之最强战神》是作者拼命七郎666所著一部长篇小说,主角是杨天明,全文讲述的是:杨天明在外拼杀,成为护龙阁阁主,人称龙王,十年未归,再次回到养父母家里,却发现从小疼爱的妹妹为了一百万要嫁给某个人渣,杨天明怒了,龙王一怒,血流千里,在这个世界上,他没有敌手!

9.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都市玄幻小说《都市之最强战神》是作者拼命七郎666所著一部长篇小说,主角是杨天明,全文讲述的是:杨天明在外拼杀,成为护龙阁阁主,人称龙王,十年未归,再次回到养父母家里,却发现从小疼爱的妹妹为了一百万要嫁给某个人渣,杨天明怒了,龙王一怒,血流千里,在这个世界上,他没有敌手!

免费阅读

  北山!

  天已入秋,一阵冷风刮过,周思思身体打了个寒颤。

  杨天明本想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帮周思思披上。但在“王旌”的墓前,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周思思将手里的鲜花,放到了王旌的墓前。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沿着阶梯缓慢下了山。

  “你......”

  杨天明和周思思同时说了个“你”字,场面一度尴尬。

  “周小姐,还是你先说吧!”杨天明客气地对周思思说。

  周思思对杨天明说,“你有空吗?我想找你谈谈。”

  杨天明点了点头。

  两人分别上了自己的车后,周思思让杨天明跟着自己,到了一家咖啡厅。

  咖啡厅刚刚营业,只有他们这一桌客人。

  “杨先生,你喝什么咖啡?”周思思问道。

  “随便!”

  “这里可没有叫随便的咖啡!”周思思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周思思是属于那种恬静柔美型的女人,肤色白白净净的,大多数男人都喜欢这款类型。

  “我从来不喝这东西,你帮我点一杯吧!”杨天明刻意避开了周思思的目光。

  周思思叫过侍者,给自己点了一杯卡布基诺,给杨天明点了一杯蓝山咖啡。

  她见杨天明连糖和奶都不加,端起咖啡就要喝。看来是真得没喝过咖啡。

  “这么喝咖啡很苦的,加上糖和奶味道会好很多。”周思思把喝咖啡的方法,对杨天明传授道。

  杨天明喝了一口苦咖啡,虽然味道苦涩,但觉得味道还不错。

  “不用了,这么喝也很好!”

  周思思点了点头,一边搅动着咖啡,一边对杨天明说:“你能给我讲讲关于王旌的事情吗?”

  “他人很好,和我年纪又差不多。我们俩个关系最好!至于其它的,恕我无可奉告!”

  周思思没再对杨天明追问下去。

  “杨先生,我为昨天对你发脾气向你道歉,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

  “是王旌让我来照顾你得!”

  “让你照顾我?”周思思目露惊色,旋即想了什么,不禁玉面一红,多看了杨天明一眼。

  “杨先生,我是个成年人了!不需要你的照顾,谢谢你对我的好意。”

  “可我答应过王旌,就一定会做到!”

  杨天明的声音不大,但说得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

  “听说,你们民泰医院遇到了麻烦?”杨天明目光向周思思望去。

  周思思点头说:“是遇到了些麻烦,但我们会解决的。另外,你不用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我真得不需要别人来照顾我。”

  杨天明没有吭声,手指在桌子上弹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了,下山的时候,你要对我说什么?”周思思问道。

  “我给你的名片,你最好收好!遇到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无论我有什么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到你身边。记住,我的电话,就是你的护身符。”

  周思思听了杨天明的话,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昨天的事情,对周思思触动很大。她承认杨天明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但杨天明刚回来,根本不知道曹家的势力。

  “杨先生,谢谢你!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要以为,像昨天那样就能令曹家屈服。你想得太简单了,曹青的功夫虽然不如你,但曹家的势力,远比你想得还要庞大。所以,我奉劝你还是不要留在梅城了。只怕以后会有更多的麻烦!”

  “你不用担心我,我自己的事情会处理好。”

  杨天明将杯子里剩下的咖啡一口喝掉,一摸身上除了龙女给自己的银行卡之外,一分钱也没带。

  “周小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记得我跟你说过得话,我的电话就是你的护身符!”说完起身喊过侍者,让侍者刷卡结了帐,转身离开了咖啡厅。

  在杨天明拿出银行卡结帐的时候,周思思有注意到他的这张银行卡很特殊。

  银行卡面上有一条金龙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

  周思思从来没见过这种银行卡!

  “真是个怪人!”周思思喃喃自语说。

  她并没有离开,反复咀嚼着杨天明刚才对她说得那番话。

  是王旌让杨天明来照顾自己!

  王旌,你倒底在想什么?

  他人虽然不错,但我得心已经死了。

  周思思离开咖啡厅后,杨天明并没有走远。

  他开车在后面跟着周思思,见她来到了医院。

  周家的这个医院,只是原社区门诊改建的私人医院。

  只见医院门口聚集了很多人,好像出事了!

  周思思排开众人挤了进去。

  她刚进来,就被一些闹事的人给堵住了。

  “周主任,你可来了。他们又来闹事了!”一名小护士,对周思思急声说。

  一个扎着耳钉,痞里痞气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指着周思思说:“原来,你就是周家的那小妞儿啊!我姑父在你们医院打针,现在感染上了其它的病,这事儿怎么算?”

  “就是,就是!这事儿怎么算?”

  身后一帮人,七嘴八舌叫嚷着。

  周思思寒着俏脸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分析报告没出来之前,是不是我们医院的责任还是个未知数。我们医院用得都是一次性处理器,医生、护士都是资深的业界人士。你们天天到我们医院来闹事,还怎么让我们医院营业。”

  “还他么想着营业?你们这些商人是不是掉钱眼儿里了?眼里就只有钱、钱、钱!是不是非得闹出人命,才肯负责?”

  “就是,就是!你们医院已经不止这一例病人出事了。赔钱!快赔钱!”

  闹事的家属群情激动,开始动手打砸医院的设备。

  民泰医院只是一家小型私人医院,只有两个保安。

  周思思把保安叫来想维持秩序,结果还没等靠前,就被闹事的家属给打倒了。

  就在扎耳钉痞里痞气的青年,扬起巴掌想掴打周思思的时候。他扬起的手腕,陡然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抓住。

  周思思吓得花容变色,早已经闭上了眼睛,可巴掌迟迟没有落下来。

  她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杨天明有如神兵天降,站在她的身边。

  “杨先生,你怎么来了?”周思思吃惊地问道。

  杨天明之所以跟来,是因为他知道周家医院出事,一直没有摆平!

  周思思虽然对他说,有能力摆平这件事。但如果能摆平的话,也不至于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我不放心你。所以,跟来了!”杨天明对周思思说了句。

  周思思白静的俏脸,泛起一抹羞红。

  只见杨天明胳膊一较力,那扎耳钉的痞里痞气青年,顿时如杀猪一样惨叫起来。

  “啊!放手,放手!折了、折了!”青年疼得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他见杨天明一米八几的身高,身材魁梧,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立马告饶喊道。

  杨天明向后一推搡,带头闹事的青年“蹬蹬蹬!”,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幸好被其它人扶住,才避免没被摔倒。

  杨天明护在周思思的身前。

  顿时,周思思感觉犹如一个避风港,心里充满了安全感。

  看来,这个“护身符”,关键的时候还挺有用的。

  杨天明瞧了瞧闹事的家属,冷声说:“你们别在这里闹哄哄的,还让人家怎么做生意。派个代表上来谈,如果是医院的责任,自然会负责到底。但如果有人敢使诈,来污蔑周家。那么我不介意代周家来教训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都被杨天明气势所慑。

  杨天明身上的气场太强大了!

  他们根本不敢靠前。

  最后,闹事的家属选了扎耳钉痞里痞气的青年,以及患者的老婆,也就是所谓青年的姑姑,跟随杨天明上楼到了周思思的办公室。

  杨天明对周思思说:“周医生,你先跟他们谈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周思思点了点头,说了个“好!”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高度信赖杨天明了。

  走廊尽头,杨天明拨通了龙女的电话。

  “龙女,周家医院闹事的事情,你查清楚了吗?”

  “刚刚查到!我马上发到你手机上。”

  杨天明挂断电话,就听“叮!”的一声,手机上出现了龙女传来得内容。

  看过信息内容后,杨天明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没想到,这件事情牵扯众多,会如此的复杂。

  杨天明给龙女发信息说:“立刻把证据传给我,我要替周家摆平这件事情。”

  “知道了,我立马传到你邮箱里。”龙女回复道。

  杨天明收起电话,重新走回了周思思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那痞里痞气的青年趁杨天明不在,在气势上压过了周思思,怼得周思思哑口无言。

  患者在“民泰医院”打针,出现了过敏病变。然后,转院到了大医院。

  大医院的医生说,有可能是因为“民泰医院”针头未经处理过所致。而“民泰医院”的采购都是周思思一手把关的,不可能有问题。再说,合作的都是正规厂家。

  现在,化验结果还没出来。家属天天来医院闹事,还让民泰医院怎么做生意。

  杨天明推门进来后,闹事的家属立刻缄口不言了。

  周思思看得来气,心想:这不是欺负人吗?

  杨天明不在,那痞里痞气的青年恨不得动手打她。杨天明一回来,那青年立刻变成了乖乖仔。

  杨天明坐下后,盯着扎着耳钉痞里痞气的青年问道:“你是不是叫黄石?”

  叫黄石的青年惊咦了一声,说:“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杨天明冷哼着说道:“我不仅知道你叫黄石,还知道你姑父叫马景福。”

  周思思目露惊诧的神色,望着杨天明。

  自己压根儿就没和杨天明讲过这些,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你姑父马景福赌输了钱,被人唆使让他来民泰医院闹事。这些事情,你们知道吧?”

  杨天明目光宛如一把利刀,盯在黄石和马景福老婆的身上。

  黄石和马景福,哪里能承受得住杨天明这种犀利的眼神。

  刚才那一瞬间,那抹锐利的眼神,差点儿把两人给吓破胆了。

  两人矢口否认摇头说:“不知道,我们不知道!”

  杨天明鼻里轻哼了一声,说:“你们明明知道,却瞒着一起闹事。知不知道,这种行为会坐牢的?”

  噗通一声!

  马景福的老婆,终于抵受不住杨天明气势和眼神的压力,跪在了地上。

  杨天明的气势太骇人了。

  在马景福老婆的眼里,杨天明就好像是个“神!”。她不敢对杨天明有任何的隐瞒,也不敢亵渎神灵。

  她额上满是冷汗,对杨天明说:“我说,我说!我老公的输了赌债,他对我说只有用这个方法,别人才会免了他的赌债。否则,我们家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不要坐牢,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叫黄石的青年,没想到姑姑把什么都给招了。

  周思思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杨天明几句话,就把事情的原委给问出来了。

  她不明白,马景福的老婆,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招供。但看到杨天明那骇人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个眼神太犀利,也太骇人了!

  幸好,杨天明看自己的时候,眼神是温柔的。否则,怕是一晚上都会做噩梦。

  杨天明并没有为难闹事的家属,用手机录下来后,对黄石和马景福的老婆说:“这件事情不关你们的事,你们走吧!”

  黄石将跪在地上的姑姑搀扶起来。

  两人正要离开,就听杨天明又说了句:“以后不要来民泰医院来闹事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简短的几句话,让黄石和马景福的老婆,两人同时打了个寒颤。

  黄石是个社会混子,平时打架斗殴,今天算是遇到了茬儿子。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今天,杨天明没出手打他就已经不错了。

  等到出了医院的时候,黄石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多了几个清晰的手指印。

  就好像铬印上去的一样,无论怎么搓,都弄不掉!

  黄石目露惊恐的神色,对马景福的老婆说:“姑姑,这件事情就算了吧!那个人太厉害了,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招惹得起的。”

  “哼!还不是你那死鬼姑父闯得祸。这事儿我们不管了,让他自己折腾去吧!”......

  周思思的办公室里。

  她一脸疑惑的目光,瞧着杨天明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马景福的事情?”

  “我有我的方法,但不能告诉你!”

  听了杨天明的话,周思思心里这个气啊!

  这个男人说话看似客客气气的,实际上霸道的要命!总是一句话,噎得你接不上话来。

  办公室里的氛围,一阵空前的尴尬,仿佛要凝固了一样!

  数十秒过后,杨天明对周思思说:“你们周家的事情很复杂,目前的形势对你们父女不利,希望你们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会来帮你解决!”

  “就这样!”

  杨天明说完,没再瞧周思思一眼,开门走了出去。

  周思思追出了办公室,望着杨天明高大威猛的背影,很想叫住他,问他是不是知道什么。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有叫出来。

  这个人真怪!

  关上房门后,周思思陷入了沉思。

  想到王旌,又想到杨天明,白净的脸上悄悄爬上一抹红晕。

  咚咚咚!

  办公室晌起了敲门声。

  “进来!”

  一名小护士推门走了进来,对周思思说:“周主任,该查房了。”

  “好,我这就去!”周思思应了一声,起身换上了一身白大褂。

  医生特有的白大褂穿在周思思的身上,非旦没有减低颜值,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妩媚。

  晚上,“柏拉图西餐厅!”。

  顾倾城和周思思正在吃着牛排。

  她见周思思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对她问道:“思思,你怎么了?”

  周思思抬起头,一双美眸落在顾倾城貌美如花的脸上。说:“我又看到他了。”

  “谁?”顾倾城不解地问道。

  “那个去医院的家伙!”

  “杨天明?”

  “嗯!”周思思点了点头。

  顾倾城好奇地问道:“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说要照顾我,还说让我以后有事找他。说是受了王旌的嘱托。”

  听了周思思的话,顾倾城芳心轻颤。

  都说爱情是自私的,顾倾城算是身有体会了。当周思思说出这番话之后,她心里真得吃醋了。

  好想那个被照顾的人是自己,靠在杨天明的怀里好温暖,好有安全感。仿佛就算天塌下来,也有他在顶着。

  周思思是她顾倾城最好的朋友,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和闺蜜去抢男朋友。

  这么多年,顾倾城在圈子出了名的冷傲。多少富家权贵子弟追求她,都不屑于顾。

  在顾倾城的心里,始终忘不掉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男人。

  更何况,自己的初吻给了这个男人!

  如果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杨天明,顾倾城也就认了。

  得到老天眷顾,让两人再重逢。

  她无法肯定,杨天明认没认出自己,但顾倾城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个男人。

  天秤上一切有利的条件,仿佛都在向周思思这边倾斜。

  她等了这么多年。甚至想过,如果这辈子再也遇不到他,三十岁之后就随便把自己嫁出去。

  事到如今,顾倾城不愿意放弃,也不想放弃。

  她怀着一颗私心,轻蹙蛾眉,问道:“思思,你是怎么想得?”

  “我心乱如麻,还没想好。王旌死了,其实我的心就已经死了。但我明白王旌让杨天明来照顾我是什么意思。”

  听了周思思的话,顾倾城手里的叉子,“啪嗒!”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倾城,你怎么了?”周思思见顾倾城一副失神落魄的模样,关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思思,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

  “杨天明就住在观景山,他现在是我们的邻居。”

  “什么?”

  周思思一阵目瞪口呆。

  听到这个消息,周思思有些不淡定了。在她看来,杨天明就是在故意接近自己。

  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仿佛身边都处都是杨天明的影子。

  周思思好不容易从王旌的事情走出来,却被杨天明的出现给打破了原有平静的生活。

  顾倾城心里也很难受,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却天天围着最好的闺蜜身边来转。

  她是梅城公认的第一美女!

  论家世,与周思思相比也不遑多让。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给你希望的同时,又带给你无限的绝望。只剩下一丝悲天悯人的曙光。

  接下来的三天里,杨天明见再也没有人敢到周家的医院去捣乱。他这才放心准备回杨家瞧一瞧。

  三里镇,杨家!

  自从杨天明回来又离开后,杨家一家三口,无不像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他的回来。

  杨天明走得匆忙,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给家人留下联系方式。杨家人都不知道去上哪儿找他。

  杨月退婚那天回来后,便打开了箱子。当看到箱子里满是散发着墨香的百元大钞时,惊得目瞪口呆。

  杨尚夫妻也看到了,夫妻两人都是老实人。生怕杨天明这钱来路不明,让杨月先把钱藏起来,不要乱动。

  一辆宝马X6,在杨家的门前停了下来。

  林诗雨手中拎着一些贵重的礼品,向杨家走来。

  本打算上前敲门,却见院门没有锁。

  拎着东西进了院子后,林诗雨冲着屋里喊道:“有人吗?”

  杨月听到唤声,从屋里走了出来。

  当她见到来得人是林诗雨的时候,一张俏脸立刻沉了下来。

  “怎么是你?”杨月寒着俏脸,明显不待见林诗雨。

  林诗雨莞尔一笑,说:“小月,你哥在吗?我来看看你哥。想为以前的事情,亲自向他道歉!”

  “道歉?林诗雨,收起你的虚情假意吧。我怕你再设计陷害我哥。我们普通人家,可比不了你林大小姐。你出去,杨家不欢迎你。”

  杨月上前把林诗雨给推搡了出去。

  “唉!你让我见见你哥,我和他说说话就走。你......你别推我啊!”

  林诗雨最终还是被杨月推到了门外,掉落的礼品也被扔了出来。

  林诗雨皱起秀眉叹了口气,随后捡起地上的礼品,驾车离开了!

  就在林诗雨刚走没有五分钟,一辆东方猛士停在了杨家门口。

  杨月以为林诗雨又回来了,抄着条帚气势汹汹奔了出来。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敢来?看我不......”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见下车的人是杨天明,叫了声“哥!”,扑到了杨天明的怀里。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