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武帝归来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武帝归来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不太会写 著

连载中免费

最新都市热血力作《武帝归来》正在火热连载中,作者不太会写文笔犀利、文章层次清晰,用一个接一个的伏笔推动了情节的深入,是一部优秀的佳作。主角是秦太乙的小说章节预览:一代武帝为了寻找兄弟死亡的真相,在都市中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线索付出水面,权势财富地位,秦太乙都不放在眼中, 他要的就是手刃仇人告慰兄弟在天之灵!

7.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最新都市热血力作《武帝归来》正在火热连载中,作者不太会写文笔犀利、文章层次清晰,用一个接一个的伏笔推动了情节的深入,是一部优秀的佳作。主角是秦太乙的小说章节预览:一代武帝为了寻找兄弟死亡的真相,在都市中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线索付出水面,权势财富地位,秦太乙都不放在眼中, 他要的就是手刃仇人告慰兄弟在天之灵!

免费阅读

  龙婉秋走进房间,李敬尧和王伯马上带着笑意走了过来:“龙小姐,还没吃东西吧,快坐下来吃点!”

  “让李总久等了,不然我们先签合同?事定下来再好好吃点。”龙婉秋笑道。

  李敬尧笑了笑说:“龙小姐还真是个女强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把工作放在第一位,龙小姐啊,像您这么年轻貌美,天姿国色,又事业有成,李某觉得您呀,应该放缓速度,谈一场恋爱啦。”

  龙婉秋被李敬尧说的耳根有些微红,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李总过奖了,像我这种工作狂,哪个男人会看上呢?”

  攀谈几句,李敬尧把话题给绕开了,大家就开始有说有笑的闲谈起来……

  此时,秦太乙站在门外,目光扫视过去,总觉这会所之中透着几分诡异。

  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客人很多,大厅,走廊,侍应生也不少,今天怎么看不到一个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兄弟,新面孔啊,您是龙小姐的新保镖?”

  秦太乙侧过头,见到一个短发青年,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好,我叫虎子,是会所的保安队长。”虎子笑着伸出手。

  秦太乙打量了他一眼,缓缓伸出手,和虎子握了握手。

  就在握手的时候,秦太乙忽然看到,虎子的手上,赫然是一个蝎子纹身!

  秦太乙当时眼神一变,寒光顿显!

  虎子被他看的一愣,微笑道:“怎么了哥们?”

  秦太乙笑了笑:“没什么,纹身挺帅的啊。”

  “小时候不懂事,瞎纹的,兄弟,咱们去隔壁喝两杯?我看你在这站着挺没劲的,再说有我这帮兄弟帮你守着,绝对出不了问题!”虎子熟络的搭上了秦太乙的肩膀。

  秦太乙笑道:“不太好吧?这是我失职啊。”

  虎子心里有些不耐烦,有种想捏着他的脖子硬把他拽到包厢里的冲动,但是他控制住了。

  虎子叹了口气低声说:“不瞒您说,上次那件事,我们刘经理非常愧疚,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补偿一下,所以就当是赏个面子,我代我们经理跟您配个不是,而且就在龙小姐隔壁的包厢。”

  秦太乙笑意渐浓,他倒也想看看,这个虎子到底搞什么花样,便答应了下来。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隔壁包厢,秦太乙一瞧,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菜,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

  秦太乙向后瞄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不少黑衣人,已经牢牢把守在包厢外面。

  秦太乙走进包厢,虎子眼神闪过一丝寒意,今天他走进这个房间,就别想再出去了。

  两个人围坐在桌前,看着满桌子的山珍海味,秦太乙挠头笑了笑:“这怎么好意思呢,谢谢你啊。”

  虎子一边笑着给秦太乙倒酒,心里一边冷笑:“这货看起来挺精明,不过也是个傻子,一会等你这傻子喝了我‘特制’的美酒,保准你醉的死去活来!”

  这酒里加了料,就算是大象也喝不过三杯,更何况是人了。

  普通人基本上沾一滴就会醉,就算是高手,一杯下肚也能不省人事!

  虎子将酒给秦太乙倒满,端起酒杯笑道:“兄弟,李少爷你都敢揍,还能全身而退,我虎子佩服你!这杯酒咱俩干了!没毛病吧?”

  秦太乙微微一笑:“当然没毛病。”

  话落,虎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就在他张口喝酒的时候,秦太乙注意他嘴巴里喊着一颗药丸,想必是解药之类的东西。

  秦太乙没说什么,笑着将一碗酒全都喝了下去。

  虎子是亲眼盯着秦太乙的喉咙,看他一口口把酒喝下肚,嘴角勾起一丝邪笑。

  “兄弟,这酒不错吧?”虎子笑着问。

  秦太乙点了点头:“确实不错!很烈!”

  虎子笑的更开心了:“来来来!吃点菜!”

  过了五分钟,虎子察觉有些不对劲了……

  只见秦太乙面不红,气不喘,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一点点的醉意。

  这什么情况?

  虎子瞄了一眼门口的手下,手下也是一脸茫然……

  难道是量不够?不可能啊!刚才一大碗都下肚了啊!

  虎子眼珠子转了转,看着正在吃菜的秦太乙,笑了笑说:“来!咱俩再喝一碗!”

  就这样,又一大碗酒下了肚,可是秦太乙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虎子又一口气敬了三大碗,这下他心里有点慌了……

  五碗了,两头大象都醉倒了,这王八蛋怎么还是没事!

  虎子不信邪,就在他准备敬第六碗的时候,秦太乙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虎子脸色一变,下意识伸手摸向后腰,冷冷的盯着秦太乙。

  秦太乙面带邪笑,开口道:“这么喝不爽快,这么喝才痛快!”

  话落,秦太乙一伸手,将身边两大坛子酒全都拿了上来,摔在了桌子上面!

  虎子傻眼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太乙……

  秦太乙也盯着他,目露寒光,低声道:“这种酒就想把我灌醉,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虎子脸色一变,尴尬的笑了笑:“兄弟,你误会了,我……”

  话没说完,抓着他的手腕:“李明宇被你藏哪了?”

  此话一出,房间内气氛瞬间凝固!虎子的表情也渐渐便的狰狞起来:“原来你都知道,那你就死吧!”

  话落,秦太乙面前一道寒光闪过,那把三棱刀朝着他的喉咙刺了过来!

  秦太乙勾起一脚踢翻桌子,虎子后撤一步,三棱刀直接将桌子劈成两半,可这个时候秦太乙已经冲到他面前,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秦太乙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面!

  哇!

  虎子一瞬间就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包括嘴巴里含着的那颗药丸……

  以此同时,门外的守卫一窝蜂的全都冲了过来,可见到秦太乙掐着虎子的脖子,众人一时间也没敢上前。

  “喜欢喝酒是吧?那我就让你喝个够!”

  说完,秦太乙拿起一坛子在酒,对着虎子的嘴巴全都灌了下去!

  手下见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酒什么样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一坛子下去,不死人也傻了,于是大家朝着家伙全都冲了上去!

  另一边,龙婉秋和李敬尧他们聊的正欢,半瓶喝酒下肚,龙婉秋也有了醉意。

  再这么喝下去,容易耽误正事,龙婉秋便笑道:“李总,咱们先签合同吧……”

  李敬尧笑了笑:“好,喝酒也不能误事,王伯,把合同拿过来。”

  王伯从文件夹里面拿出一份合同递给了龙婉秋,笑道:“龙小姐,老爷已经签完字了,只要你签了,这合同就生效了。”

  龙婉秋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签字笔,李敬尧和王伯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龙婉秋落笔。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一声巨响,接着隔壁包厢就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龙婉秋转过头站起身想要出去,突然身后的墙壁咚的一声,裂开了一道缝!

  紧接着,一个人撞破墙壁飞了过来!

  飞过来的那个人,正是虎子!

  这一下可把龙婉秋吓的够呛,看着地上口吐白沫的虎子,龙婉秋尖叫一声,顺手把合同也给扔了!

  紧接着,秦太乙从墙洞里面窜了出来,看了一眼龙婉秋,确认她没事之后,抓起了她的手。

  “走!”

  虽然不知道这会所跟龙婉秋有什么仇,但这地方也不能久留了!

  而且夏武的死因,很可能和这个会所有关系!

  就在两个人要离开房间的时候,一旁的王伯突然走了过来:“秦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王伯和李敬尧,秦太乙才想起来,开口说道:“忘记告诉你们了,你们家少爷,被这会所的人抓走了,不知所踪。”

  “什么!”

  李敬尧脸色当时就是一变!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听动静人数应该不止物十几个人。

  王伯的反应很快,开口道:“秦先生,龙小姐先留下来,等解决了外面的人再走也不迟!”

  “交给你了,我去搞定。”

  秦太乙又将龙婉秋交给王伯众人,自己打开门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便迎面撞上了一大群黑衣人,见到秦太乙,就和见到仇人似的,红着眼睛就往上扑!

  每个人手里的三棱刀散发着阵阵寒光,杀意滔天!

  “杀了他!”

  一群人呜呜泱泱朝着秦太乙的方向冲了过来!

  在秦太乙看来这些人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只是比较烦人的苍蝇罢了,想要制住他们,只需要找到一个人就行了。

  刘浩!

  于是秦太乙身形一闪,眨眼一瞬便出现在了他们人群之中!

  这可把他们吓了一跳,还没等回过神来,十几个人就已经被打飞了出去!

  刚才还杀气腾腾的手下一瞬间乱了套,秦太乙打完人之后再次消失,留下乱成一锅粥的手下在寻找他的身影。

  “人呢!跑哪去了!”

  “人怎么又没了!”

  “在这!不是!在那边!”

  此时的秦太乙已经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前,他毫不犹豫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进去不到一秒,眼前便闪过一阵寒光!

  秦太乙猛然伸出两只,一把匕首便被夹在了两指之间!

  刘浩脸色一变,咬了咬牙,手腕一抖,三把匕首又出现在手中,全部向秦太乙甩了过去!

  嗖嗖嗖!

  秦太乙一个转身轻松闪过,这飞刀如子弹一般,全部扎在了身后的墙壁上,整个人刀身都没入墙壁之中!

  刘浩目光凶狠,也没想到秦太乙居然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连续躲过他四把飞刀,心中大怒,就在他抬起手准备扔第五把的时候,忽然觉得手腕一阵剧痛,手里匕首掉落在了地上!

  再一看,自己的手腕处,一片花瓣已经深深扎进了他的手腕之中!

  刘浩吓的双腿一软,直接坐在了椅子上面,不可思议的看着秦太乙。

  连花瓣都可以伤人么?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龙家到底花了多少钱,能请来这么一个人做保镖!

  来不及刘浩多想,秦太乙已经冲到他面前!

  刘浩一脚踹翻桌子挡住秦太乙,转身想要翻窗逃跑,可是刚刚转过身,秦太乙就已经将他摁在了地上!

  刘浩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就好像自己背上压了一座山似的。

  最后刘浩用光全身力气,虚脱了,才安静下来……

  与此同时,李敬尧带着一众人冲了进来,看着低声的刘浩,大吼道:“我儿子呢!他在哪!”

  刘浩忽然咯咯咯的笑了出来……

  那笑声不大,但听着却让人心里发凉……

  李敬尧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手也不自禁的开始颤抖起来。

  “说话!我儿子呢!”

  刘浩笑眯眯的看着李敬尧:“不好意思李老板,你的儿子已经死了。”

  李敬尧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忍不住向前倾斜,多亏手下及时扶住了他。

  “杀了你!”

  李敬尧发疯一样从背后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刘浩的脑袋。

  秦太乙伸手拦住了李敬尧:“放下枪。”

  “他杀了我儿子!”李敬尧有些歇斯底里。

  秦太乙目光冰冷:“我叫你放下枪,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看着秦太乙的眼睛,李敬尧还是缓缓把枪收了起来,秦太乙低头看着刘浩,低声问道:“夏武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刘浩笑了笑:“都到这一步了,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难道我说没有,你们就会放了我么?”

  秦太乙笑了笑:“如果没关系,那就是你跟李敬尧的事情,如果有关系,那就是我跟我的事情,明白么?”

  刘浩眼珠子转了转,落在李敬尧手里自己尚且能逃过一劫,落在秦太乙手里,那就是一丝希望都没有。

  想到这,刘浩沉声说:“好,我可以告诉你,夏武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说完这话,李敬尧大吼一声:“秦先生,别听他胡说!这个人疯了!你让我杀了他给我儿子报仇!”

  刘浩见到李敬尧已经癫狂,笑了笑说:“李老板,别这么急着杀我,你不想知道你儿子被我埋在哪么?”

  “你这王八蛋,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秦太乙见场面有些失控,直接将刘浩从地上拎了起来:“别废话!快说!”

  刘浩盯着秦太乙,微微笑道:“夏武的死,真的跟我没有关系,但是夏武当天在会所里面,和一个交过手,被我看到了。”

  听到这话,秦太乙心里一个激灵,开口道:“跟谁!”

  “打伤夏武的那个人,他就是……”

  正说到这里,刘浩的表情突然一僵,整个人的脸在瞬间变成了青紫色!

  接着眼角开始流出鲜血,全身开始跟着颤抖起来!

  秦太乙脸色一变,一掌打开刘浩,只见刘浩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七窍流血而亡!

  刚才还吵闹不堪的房间瞬间变的安静下来,大家看着地上发黑的尸体,目瞪口呆……

  秦太乙脸色阴沉,看着地上的尸体,看来早就有人做好准备,杀人灭口了。

  刘浩难道真的不是凶手?

  那他为什么要对付龙婉秋?

  夏武当晚到底跟谁交过手?

  无数问题涌上脑海,秦太乙皱了皱眉,感觉脑子里乱乱的。

  就在这个时候,王伯从门外跑了进来:“老爷,秦先生,那个叫虎子的醒过来了。”

  秦太乙二话不说转身走了出去,来到龙婉秋的包厢,他看到龙婉秋已经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她怎么了?”秦太乙低声问。

  “可能是喝醉了吧。”王伯说。

  秦太乙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管龙婉秋,走到虎子身边将他抓了起来:“刘浩已经死了,你若不想死的话,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虎子双目血红,瞪着秦太乙:“你问问龙婉秋,还记得三年前,被龙家灭门的刘家么!”

  秦太乙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虎子惨笑一声:“三年了,我和大哥行尸走肉般活在这个世界上,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龙家血债血偿!如今失败了,我们无话可说,大哥,我来陪你了!”

  话落,秦太乙看到虎子嘴巴蠕动,脸色大变!伸手想要去捏开他的嘴巴,可是却晚了一步。

  虎子咬舌自尽了……

  看着地上口吐鲜血的虎子,秦太乙沉默了。

  许久,秦太乙扛起还在醉酒的龙婉秋,转身走了出去。

  路过李敬尧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顺变,我先走了。”

  李敬尧像是丢了魂一样,坐在地上发呆……

  走出会所,秦太乙将龙婉秋放在车上,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龙小姐,龙小姐?”

  龙婉秋双眼紧闭,根本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这酒量,还总喝什么呀……

  车子开动,秦太乙来到路边药店买了一些速效解酒药,给龙婉秋服下,过了十几分钟,龙婉秋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秦太乙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对头,伸手谈了谈鼻息,还喘气呢。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普通的红酒,不可能让龙婉秋醉成这个样子的!

  见到龙婉秋醉成这个样子,秦太乙觉得事情不对,赶紧伸手给她号了一下脉,脸色就是一变!

  这哪里是醉酒了,这是中毒了!

  不过根据脉象来看,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

  下毒的这个人,并没有动杀心,只是想让龙婉秋昏迷而已……

  半个小时之后,秦太乙抱着龙婉秋回到了龙家宅邸。

  现在已是深夜,龙长青坐在大厅沙发上还没有休息,脸色深沉,在担心自己的孙女能不能搞定李敬尧那个老狐狸。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丫鬟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老爷,小姐回来了!”

  看丫鬟的脸色有些不对,龙长青赶紧起身出门迎接,正好撞上抱着龙婉秋的秦太乙。

  “秦兄弟,婉秋她这是怎么了?”龙长青面色焦急。

  “她喝醉了,只不过醉的有些严重。”秦太乙一边说着,一边将龙婉秋放在了沙发上。

  龙长青仔细看着自己的孙子,满脸疑惑:“不对啊,婉秋的酒量还可以啊,她这是喝了多少?”

  秦太乙冷笑一声:“不是多少的事情,是她被下毒了。”

  “什么!”

  龙长青脸色大变:“谁吃了豹子胆!敢动我的孙女!”

  秦太乙问道:“三年前那被你灭门的刘家,是怎么回事?”

  一听这话,龙长青又是一愣,似乎不愿意提起,转身走到龙婉秋身边说道:“秦兄弟,婉秋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来之前我帮她处理过了,毒不致命,应该很快就醒过来了。”秦太乙低声说。

  龙长青松了口气,对于秦太乙的医术他是完全信得过的。

  龙长青低声道:“我们与刘家只是生意上的竞争,我承认我用了一些手段,让刘家一夜之间财富蒸发,可是我可没有动他们家一个人,是刘家家主自己受不住打击,发了疯,一把火把刘家的人全都烧死的,秦兄弟,难道是刘家的余孽,想要害我女儿?”

  秦太乙挥了挥手:“我对你们家族之间的争斗没兴趣,反正人我是救回来了,我先走了。”

  就在秦太乙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沙发上的龙婉秋突然咳嗽了一下,然后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水。

  秦太乙转过身,龙婉秋已经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茫然的看着四周。

  “我怎么在这里?”龙婉秋低声问道。

  秦太乙低声说:“龙小姐,下次喝酒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看着秦太乙和爷爷惊魂未定的表情,龙婉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奇怪,我什么时候喝酒了?和上次一样,自己喝酒了都不知道……”

  听到这话,秦太乙不由停下脚步,转头看向龙婉秋:“和哪次一样?”

  “就是夏武出事的那次,我的记忆只停留在夏武帮我挡了几杯酒,后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龙婉秋低声说。

  也就是说,龙婉秋有一段记忆是丧失了。

  秦太乙低头思考片刻,低声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龙婉秋没来得及道谢,秦太乙便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秦太乙一早就接到了龙婉秋的电话,说是李敬尧给儿子举办了一个追悼会,要去参加。

  秦太乙叹了口气,心说这追悼会开的也太仓促了,不过人家丧子,也不好说什么,况且李家这么多年一直是非常支持赤血殿的,虽然儿子不行,但看在老子的面子上,还是有必要去一趟的。

  当天下午,秦太乙和龙婉秋来到了李家。

  李家大门一片素裹,所见之处皆变成了黑白之色,本来天气不算寒冷,但下了车,龙婉秋心中多了几丝凉意。

  走进大门,发现李家来了不少人,但气氛却丝毫热闹不起来,每个人表情凝重,一身黑衣,相互间说话都是低声细语。

  没走几步,王伯缓缓迎了上来:“龙小姐,秦先生,跟我来吧。”

  跟着王伯走进前厅,此刻的李家前厅已经变成了灵堂,正中间一副楠木棺材摆在那里,李敬尧身披麻衣,跪在棺椁前,神情木讷,双眼空洞……

  王伯叹了口气,低声道:“老爷太过悲痛,不能过来招呼,请两位见谅。”

  龙婉秋心软,见到这一幕,鼻子也酸酸的,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就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吧。

  “不碍事,王伯,节哀……”龙婉秋低声道。

  “二位,上柱香吧。”

  两个人接过香,正准备上前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嘹亮的声音:“四海商会,沈逸风到!”

  这一声直接打破了房间内的宁静,秦太乙不禁皱眉,转头看去,只见身后一群人赶紧让开一条路,门口走进来四个人,带头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身后跟着三个面无表情的人,看样子应该是这人的保镖。”

  龙婉秋低声说道:“四海商会是明州最大的商会,实力很强,李敬尧就是四海商会的人,这个沈逸风,是商会里面沈家的二公子,来头不小!”

  沈逸风大摇大摆走到李敬尧面前,笑道:“李老板,听闻不幸,特来上香。”

  没等李敬尧起身,沈逸风身边的保镖便把一把香全都抢了过来,交到沈逸风手中,向前走去。

  来到龙婉秋和秦太乙面前,一个保镖伸手要推开龙婉秋,可是刚一伸手,就被秦太乙给挡了下来。

  “干什么?”秦太乙冷声问。

  沈逸风微微一怔,看着龙婉秋笑道:“龙小姐,你的新保镖?看来有点不懂事啊。”

  身边的那名保镖也冷笑着开口:“这明州谁不知道,我们四海商会做事,谁都不能拦着,龙婉秋,你觉得你们龙家现在实力强了,能跟我们叫板了么?”

  龙婉秋脸色一变,毕竟是四海商会,尽量还是别针锋相对的好。

  于是龙婉秋侧过身,笑道:“沈公子请。”

  沈逸风满意的笑了笑,可是这个时候却发现,秦太乙压根就没有动。

  “小保镖,你有问题?”沈逸风笑着问道。

  秦太乙不屑的瞄了他一眼:“先来后到,这是我的规矩,不好意思。”

  说完,秦太乙抓住龙婉秋的手,转身走上前去上香。

  “找死!”

  沈逸风身后的一个保镖两步冲到秦太乙身后,单手成爪,向秦太乙的后背爪了过去!

  这一抓,保镖像是抓到了一块坚石一般,手指一痛,急忙缩了回来!

  保镖有些不可思议,这人怎么这么硬?自己这一爪可断石,可分金,这小子是什么做的?

  沈逸风的脸色也是一变,他还没见过几个能让自己保镖吃惊的人呢。

  其他两位保镖见情况不对,赶紧上去帮忙,三个人上下齐攻!

  秦太乙微微皱眉,松开龙婉秋的手,周身气场猛然爆发开来!

  单单是这气场,就把他们逼退了几步!

  “龙小姐,去上香,这几只苍蝇有些烦,我搞定他们在说。”秦太乙淡然道。

  李敬尧这回坐不住了,自己儿子的追悼会,怎么刚开始就打起来了?

  一边是赤血殿,一边是四海商会,两边都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各位,求你们给我一个面子,别在这动手行不行!我李敬尧给你们跪下了!”

  话落,李敬尧作势就要下跪,却被秦太乙伸手扶了起来。

  那三名保镖见状,指着秦太乙的鼻子:“小子,敢不敢去外面比比?”

  “真的?我怕你们后悔。”秦太乙不屑的笑了笑。

  “少废话!看谁后悔!”

  说完,三个人身形一闪,跑出了门外,转眼消失在众人面前……

  秦太乙也负着手,默默跟了出去……

  龙婉秋也没心情上香了,这个时候李敬尧拦住龙婉秋:“龙小姐,您就别出去了,放心吧,有我在秦先生不会有事的,王伯,先带龙小姐到内厅休息。”

  跟着王伯来到内厅,将龙婉秋安顿好以后,王伯低声说:“龙小姐在这待一会,我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龙婉秋心里有些着急,不管秦太乙能不能赢,这都是得罪了四海商会啊。

  过了几分钟,龙婉秋还是坐不住想要出去看看,就在她打开门的时候,忽然门前闪过一道黑影,下一秒龙婉秋脖子一酸,便失去了意识……

  黑影直接将龙婉秋抗在肩上,顺着窗户跃下,转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明州郊外,这黑影扛着龙婉秋,就跟什么都没扛一样,在树林中飞速穿梭,不到十分钟,来到了树林深处的一所小木屋之中。

  他把龙婉秋放在椅子上,紧接着从怀中掏出几张白纸,就在他准备拿出笔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原来是你。”

  是秦太乙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秦太乙怎么可能赶过来?

  没等他多想,木门瞬间被踹开,黑衣人向后撤了三步,闪开了木门,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门口的秦太乙。

  秦太乙背着手,目光冰冷,低声道:“早就应该猜到是你,夏武是你杀的,对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