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以你渡我柳园里全文最新章节

以你渡我柳园里全文最新章节

柳园里 著

连载中免费

《以你渡我》是柳园里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宋嘉琳出身优越,兼具美貌和才华,丈夫多金体贴,本是众人眼里的人生赢家,却在二十六岁的某个清晨收到了丈夫出轨的铁证,命运在这一刻开始出现转折,她和丈夫的感情又将何去何从.....

8.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以你渡我》是柳园里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宋嘉琳出身优越,兼具美貌和才华,丈夫多金体贴,本是众人眼里的人生赢家,却在二十六岁的某个清晨收到了丈夫出轨的铁证,命运在这一刻开始出现转折,她和丈夫的感情又将何去何从.....

免费阅读

  傍晚五点半。

  城市里最早下班的那一批人像黑色的潮水一般涌向了地铁口。

  岳慈站在自助扶梯上,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旁边的扶手,一只手捂着小腹,抬起头来,张蕙兰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汗涔涔的脸,又苍白又虚弱,仿佛下一秒就要一头栽倒在地上了。

  真是够矫情的。

  张蕙兰心想,不说别人,就说她自己,怀着儿子的时候不也照样下地劳作。也就现在这些小姑娘,个比个娇贵。她又想到宋嘉琳,打结婚起这个儿媳妇几乎就没让她舒坦过。怀孕了还装模做样地学人家请月嫂,结果生下来还是个女娃娃。想到这里,张惠兰就气不打一处来,再看向岳慈的肚子,脸色不知不觉地就变得缓和了一些。

  她几乎是从牙缝里艰难地挤出话:“行啦,这个点就别挤地铁了,待会儿挤着我的乖孙了怎么办?”

  岳慈睨了她一眼,见张惠兰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不无肉疼地道:“打车回去!”

  岳慈笑了笑,没说话。

  -

  盛志强听到“丁零——”一声门铃响,以为是妻子回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奶瓶,下楼去开门。

  结果门打开了,宋嘉琳明艳的面容晃在他面前。

  她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束腰针织裙,胸前别着的玫瑰胸针在夕阳的余烬里闪着炫目的红。

  想到儿子做的那些事,盛志强不由老脸一红,弯着腰拉开门让宋嘉琳进屋,宋嘉琳拉了拉脸上带着的墨镜,侧过身,盛志强抬起头就看见了她身后站着的年轻男人。

  身量挺拔,气质出众,手上还提着宋嘉琳日常最爱的香奈儿包。

  宋嘉琳并没有入内,而是扬起脸,露出一个怡然又得体的笑:“我还有事,就不进去了。盛叔叔,你方便把贝贝抱过来吗?”

  盛志强一愣,“你,你叫我什么来着?”

  平心而论,比起蛮横不讲理的张蕙兰,盛志强更像是个朴实憨厚的老者,待宋嘉琳也还算不错。如果可以的话,宋嘉琳并不想让他难堪。但事情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就像叶清之前说的那样,桩桩件件要都想着别人难做,那自己恐怕最后也只能是被人啃得只剩一堆骨头。

  离婚也好,争夺女儿的抚养权也罢,这些,她都势在必得。

  想到这里,宋嘉琳慢慢地收回了脸上的笑,转而用一种更为严肃的语气对眼前的老人说:“盛叔叔,我和盛奕的情况您也了解了。盛奕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带走贝贝,并不道德,何况——”她拉长声音,“盛奕很快也要有别的孩子了,不是么?”

  这句话就像是一柄投出去的飞镖,“啪嗒”一下,正中靶心。

  盛志强愣了一下,缓缓地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

  宋嘉琳伤腿未愈,站久了会觉得疼。

  她压抑着自己的抽气声,努力维持着脸上得体的笑容,不想让盛奕的父亲看出自己的异样。

  丈夫背叛了她,父母不支持她,她只能靠自己。

  宋嘉琳挺直脊梁,正打算开口在说些什么,一直站在她身后的原野却突然几步上前,伸长手,揽上她的肩膀,轻声说:“别逞能了,进去坐着说。”

  盛志强也是这个时候才终于看得真切原野的面容。

  眼前的年轻人挺拔俊秀,有着一双温和的眼睛,看向宋嘉琳的时候,带着浓重的担忧。

  宋嘉琳下意识皱眉,轻轻地推了原野一下,自己抱胸靠在门边。

  门口还挂着年前春节时盛奕贴上去的大红色春联。

  宋嘉琳一眼瞥见左边的写的是:“家和人顺万事兴。”

  家和人顺。

  宋嘉琳又一次在心底念了一遍这四个字,没忍住笑了出来。

  那个时候盛奕应该已经和岳慈在一起了吧?

  他怎么有脸说家和人顺?

  不知道是宋嘉琳脸上的神情太过冷漠,还是原野的举动让盛奕的父亲误会了什么,盛志强在抽了一支烟后,长长地叹了口气:“你是当妈的,要带走贝贝,我也没法说什么。只是,只是,真的就要走到这一步了么?你就不能看在女娃娃的面子上,再给奕子一个机会?”

  而宋嘉琳的回答是:

  ——“不能。”

  -

  原野踩下油门的时候,贝贝恰好在宋嘉琳的怀里醒了过来。

  看见宋嘉琳,贝贝立刻撒起娇:“妈妈,你这两天怎么不在。”

  宋嘉琳漫不经心地抚着女儿的头发,随口道:“妈妈忙。”

  贝贝不乐意了,嘟着嘴巴抱怨宋嘉琳:“妈妈坏。”

  “对,妈妈坏。”宋嘉琳不知怎么忽然莞尔,低下头轻轻地亲了一下女儿香馨的小脸。

  原谅妈妈不能为了你委曲求全,牺牲一切。

  哪怕你长大以后怨恨妈妈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妈妈也一定要和你爸爸离婚。

  因为妥协并不会幸福。

  车辆驶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个红灯,原野像是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回过头来看宋嘉琳。

  宋嘉琳没反应过来,恰好对上了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干净,像是澄澈的湖面,倒映出了她的影子。

  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又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痛苦去折磨别人?

  贝贝在这个时候问她:“爸爸为什么不来看我?”

  宋嘉琳沉默了一瞬,告诉她:“如果爸爸愿意,以后仍然可以来看你。但是不能像以前一样,天天见到爸爸。”

  小丫头啃着自己的脚丫,不解地问她:“为什么?”

  宋嘉琳笑了,揪着女儿的羊角辫,轻声解释:“因为爸爸妈妈要离婚了。”

  “离婚是什么?”

  贝贝还太小,以为“离婚”就像是棉花糖或者棒棒冰一样,是某种可以吃的东西。

  宋嘉琳的心里开始出现两个声音。

  一个苦苦劝她:“孩子还小呢,你何苦告诉她这些,就骗一骗她,等她再大一些再说。”

  另一个声音听了,冷笑出声:“骗?要怎么骗?不如告诉她盛奕死了,一了百了。”

  也是这个时候,宋嘉琳恍然发现,自己对盛奕的恨意竟然如此之强。

  可是为什么呢?

  都说爱之深责之切,难道她对盛奕有什么矢志不渝的情意,才会在发现对方背叛辜负她之后深为恼怒?

  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郁郁青青,随着疾驰的汽车,成为车窗上匆匆而过的倒影。

  她低下头,拉着女儿的小手,贴在自己的掌心,轻轻地揉了揉,而后才轻声道:“妈妈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还很年轻,既不懂爱情,也不懂婚姻。和你爸爸结婚,更多的是为了叛逆,也为了虚荣。所以在你爸爸犯下一个妈妈没办法原谅的错误之后,妈妈也就没办法和你爸爸再在一起了。”

  年轻的时候,宋嘉琳倚仗着自己的美丽和家世,享受着一众年轻男孩的追捧,并在其中选出了一个看上去对自己最好,也最为帅气的盛奕,在父母朋友的反对中和他迈入了婚姻的殿堂。

  贝贝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问她:“不能原谅的错误?爸爸也尿床了吗?”

  “不是的。”

  宋嘉琳突然泪如泉涌,低下头抱住女儿。

  那时他们以为爱情是亲吻和拥抱,婚姻则是彼此无名指上套牢的对戒。可在这一刻,宋嘉琳才终于从这一场匆忙苍白的婚姻中回过神来,意识到责任感在其中的缺席。在礼堂里,神父问他们,是否愿意成为对方的伴侣,不论贫穷疾病生死相随。而当时的他们都只当这句话是一句套话。

  感觉到妈妈的失态,贝贝用自己胖嘟嘟的小手环上宋嘉琳的脖子,奶声奶气地安慰她:“妈妈不哭,爸爸做错了,那我们就不要爸爸了。”

  宋嘉琳哭得更大声,直到汽车猛地一下,在叶清的小别墅前刹住了车。

  原野替她打开车门,先塞了一大包纸巾给她。

  “……你的妆花了。”

  他说得太局促,一眼让人看出是在没话找话,宋嘉琳破涕为笑,没有去接纸巾,而是抱着女儿,踉跄着想要下车,却被原野按住肩膀。

  他一手抱着贝贝,腾出另一只手,要来搀扶宋嘉琳。

  宋嘉琳沉默片刻,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的动作。

  叶清从书房的监控里看到门口的情景,下楼来给他们开门。

  贝贝看见她,扬声叫道:“叶姨!”

  是的,叶清女士自带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技能,上可以哄骗客户,中可以调/情大男孩,下还可以哄得住小孩。尽管贝贝见叶清的次数并不很多,但她确实很是喜欢叶清。

  叶清笑着,一把从原野的怀中接过贝贝,夸张地对贝贝说:“叶阿姨可真是想死我们贝贝了。”

  宋嘉琳抽了抽嘴角,没忍住向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宋嘉琳的腿受伤之后,一向不喜欢外人出没家中的叶清难得在中介花了个大价钱请了个背景清白,手脚利落的住家保姆。

  叶清的原话说的是:“靠我照顾你,咱俩都得累死。”

  “还不赶紧进来?”叶清在玄关处脱了鞋,把贝贝交给保姆,转过头看向立在夕阳余烬里的宋嘉琳和原野,不知怎么心中一动。

  宋嘉琳刚一迈步,就感到小腿处一阵阵抽疼。

  原野像是看出了这一点,伸出手来要扶她,被她轻轻地推开了。

  “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原医生,时候不早了,原医生早点回去吧。”

  宋嘉琳的笑容妥帖,像是严丝合缝地贴在了她的脸上,撕都撕不下来。原野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像是被人欺骗了,可骗子还站在你面前,笑吟吟地对你说,愿者上钩。

  他就像是一条蠢鱼,被人用香甜的饵引 诱到海边。

  现在那个垂钓的人改变了主意,告诉他,她今晚打算吃虾,他可以回去了。

  而他却看着阳光下她的珍珠发卡,宁可将自己埋在海浪的泡沫中,也不肯归去。

  叶清又催了他们一声:“做什么呢?关门了啊。”

  原野双手插/着疑窦,忽然垂下头来,,认真地看着她,问她:“为什么?”

  宋嘉琳装傻:“什么?”

  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也终于被黑云所吞没。

  惨白的月光照在她黑色的裙摆上,而原野半边的脸都沉浸在阴影中。

  让人看得不真切。

  他在想什么?

  宋嘉琳不知道,也并没有那么想知道。

  她不再是亭亭少女,更甚者,正在一段失败的婚姻边缘挣扎。如果说许多年前她还会相信“对于死亡,我的唯一遗憾是不能为爱而死”[1]这样的傻话,如今这些都被一种巨大的挫败感带走了。

  原野忽然一步上前,俯身要来亲她。

  宋嘉琳伸出手,挡住了这个吻。

  于是这个干净的,看起来没有一丝邪念的吻,就这样落在了她的手背上。

  宋嘉琳愣了几秒,才意识到他做了什么,不由讥嘲道:“原医生,可是你告诉我的,盛奕出轨不代表我能出轨,毕竟——忠诚是一种自我操守。”

  原野沉默着,没有说话。

  宋嘉琳只能听见耳边间或传来一两声狗叫。

  ——小别墅隔壁住着一户爱狗的人家,家里养了三只贵宾、四只泰迪,五只萨摩耶。

  原野抿着嘴,脸上的线头绷得紧紧的:“我可以等你——”

  宋嘉琳皱眉,粗/暴直接地打断他的话:“和这没有关系的!”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烦躁:“不论我之前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是假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就这样吧。”

  她说着,从原野的手中夺回自己的挎包,一瘸一拐地走近了家门。

  一直走到玄关处,“砰——”一下,摔上了两扇门。

  叶清站在鞋柜旁,看到她,不知怎么突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她在这儿站了多久。

  “你说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呢?”叶清的语气里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我怎么了。”宋嘉琳过了好一阵,才放下捂着脸的双手,看向叶清,眼神疲惫,语气又带着那么一点虚弱。

  叶清又叹了一口气。

  叹完了气,叶清拍了拍宋嘉琳的肩膀,“行啦,妹妹,玩不起就不要学人出来玩。”

  尽管宋嘉琳在某些方面看上去和叶清颇有相似之处,但毕竟内里还是不同的。

  叶清可以无间隙换男友,一波接一波,绝不心虚;宋嘉琳却在短暂的放纵自我后,回过神来,在意识到对方恐怕是动了真心的时候,忙不迭挥剑斩断孽缘。

  宋嘉琳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手机恰好在这个时候振了一下。

  叶清书房的门半掩着,里头开着灯。

  想来刚才她没回来之前,叶清应该正忙着正经事。

  饶是她们再亲密无间,其实叨饶久了,宋嘉琳还是生出了那么几分愧疚。

  她抬头对叶清:“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了。”

  叶清盯了她片刻,像是有些不相信,但无奈公务缠身,只是刚转身折返书房,又转过头来看宋嘉琳:“有什么事就找王阿姨,找我也行。”

  “去吧,去吧,啰嗦。”宋嘉琳嫌弃道。

  叶清翻了个白眼:“真是欠你的。”

  宋嘉琳看着叶清上楼的背影,不知怎么忽然莞尔。她和叶清的血缘可以说是远得不能再远,可在她最落魄的时候,最理解她的是却还是叶清。

  不,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人。

  宋嘉琳摇了摇头,将那株立在阴影里的白杨树轻轻地扫出了脑海。

  短信是岳慈发来的。

  【我和老太太去了你安排的那个医院了。】

  【下一步要怎么做?】

  【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你真的会把盛奕让给我么?】

  短信接二连三,语气一条比一条气急败坏。

  不知道的还以为宋嘉琳在哪个网/贷平台借了款,被人凶神恶煞地追债。

  宋嘉琳坐在鞋柜上,踢掉了脚上穿着的平底鞋。

  低下头,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微微冷笑。

  【第一,不是“让”,是“丢”。】

  【第二,你现在可以打电话给张蕙兰了,告诉她,你爸妈不允许你未婚先孕,更不允许这个孩子做私生子,要么让盛奕和我离婚娶你,要么你去打掉这个孩子。爸妈,可以用你自己的,也可以我帮你雇一对听话的。】

  -

  岳慈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心神不宁地盯着自己的手机。

  钢化膜已经被刮花了,她前段日子一直想去换个膜,每次到了小摊前,又想着能凑合着再用一用。

  宋嘉琳的回信姗姗来迟。

  一下来了两条。

  岳慈盯着那句“也可以我帮你雇一对听话的。”不知怎么,忽然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

  宋嘉琳远不像她想象中那样,是一个只会歇斯底里、无能狂怒的少/妇。

  明明那些小说里不是这么写的。

  岳慈闭上眼,回想起从前看过的言情小说:

  英俊多金的男主,往往有着最不解人意的妻。

  他们会在生命中某个时刻邂逅真正的灵魂爱侣,为了她打破世俗的条条框框,最终拥抱爱情。

  岳慈一度以为自己就是这种小说里的女主角。

  但现在,她开始不确定,也许她只是一个用来推波助澜的恶毒炮灰。

  而宋嘉琳则像一只带着刚爪的老虎,张牙舞爪,却又在岳慈以为她就要扑上来把她撕咬得粉碎的时候,笑眯眯地看着她。

  但那不重要,反正她现在什么都没有。

  不管宋嘉琳是真洁癖也好,是另有所图也罢,至少现在看来,这是她留在盛奕唯一的法子。

  岳慈垂头,抑制住自己抖动的双肩,说不清是恐惧多一点,还是兴奋多一点。

  她照着张蕙兰下午留给她的号码打了过去,等了大概二十分钟,才终于接通了电话。

  张蕙兰的声音听起来怒气冲冲的。

  岳慈非常努力地挤出了几滴眼泪,用最虚弱的语气把宋嘉琳交代的话一一转述。

  不出岳慈所料,电话里张蕙兰的声音瞬间就僵硬了。

  过了半天,她才颤颤巍巍地用一种商量的语气小心翼翼地对岳慈说:“闺女,这事你别急,奕子在这呢,我让他来和你说?”

  岳慈愣了一下,轻轻地“嗯”了一声。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