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会爱我吗折曲全文最新章节

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会爱我吗折曲全文最新章节

折曲 著

连载中免费

《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会爱我吗》是折曲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学渣林蔚喜欢理科状元严辞,并义正言辞的放话:“以后我开挖掘机养你啊!”国内顶尖医科大学本硕博连读的严辞冷静自持,不以为意,却不料林蔚自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严辞想不明白,耿耿于怀多年,放弃了大好前程,不顾导师挽留,回了有林蔚在的虚里市,却看到当事人正在相亲...

3.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如果我开挖掘机你还会爱我吗》是折曲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学渣林蔚喜欢理科状元严辞,并义正言辞的放话:“以后我开挖掘机养你啊!”国内顶尖医科大学本硕博连读的严辞冷静自持,不以为意,却不料林蔚自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严辞想不明白,耿耿于怀多年,放弃了大好前程,不顾导师挽留,回了有林蔚在的虚里市,却看到当事人正在相亲...

免费阅读

  孙笋连着两天没敢联系林蔚,更不用说提赌约让林蔚给她买口红。

  她假装新婚很忙,要出国度蜜月,忘了这回事。

  至于林蔚,坦白说,从一开始就抱着看戏的心态,严辞若真去了孙笋的婚礼,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但他没去,林蔚也没多难过,最多有点点失落。不过,她很清醒,在一个不爱她、她也得不到的男人身上,她也不会多浪费精力。

  世上那么多帅哥和美食,她连伤春悲秋的时间都舍不得。

  这事林蔚对赵蓝提都没提,对方也没察觉出异常。主要是赵大总裁自己有些异常。她难得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邀请林蔚出门去一家很精致的店铺吃早饭,饭没吃几口,就撂了筷子,难得忧愁,“我是只认钱不认感情的人吗?”

  前男友夏凡琛有个大项目邀请她一起合作,在商言商那种,并不多谈感情。看他笃定沉稳的模样,赵蓝就生气,他凭什么就认定了她一定会和他合作呢?

  林蔚摇头,“你连钱都不认,谢谢。”

  她看得清楚,赵蓝不在乎钱,她就是纯粹喜欢工作,喜欢赚钱。

  赵蓝:“……”

  她神情仄仄,但从来杀伐果断的人,也没忧愁多久,很快就将那点点愁绪化为了不屑和一声冷哼,面色一板,又是高贵冷艳的霸道总裁。

  不听话的男朋友她都不要,不听话的合伙人,她就要了?呵呵,滚一边玩泥巴去吧。

  吃完早饭,赵蓝踩着高跟鞋,步履坚定地去上班,临走前,她问林蔚,“我新到了辆车,就在城南别墅的车库里,你开吗?”

  她记得她答应过林蔚给她车开的,作为霸总,言出必行。

  “不了,我新买的小宝马还是我心头好呢。”

  没买新车前,林蔚有需要的时候,都是开赵蓝的车。各类豪车,比她的小宝马贵了不知几多。说要开赵蓝的车,也不过是开玩笑说说。赵蓝车库的钥匙,早给了林蔚。林蔚想开什么,根本都不用跟她提。

  霸总对周围的人,总是很大方。

  林蔚开着她心爱的小宝马去经年,堵在了半路上,而后接到了她堂哥的电话,让她去他办公室拿点东西,他忙,没时间给她送。

  林蔚不太想去,因为他堂哥林楷渊上班的地方就是前几天刚和孙笋说过的那家贵得要死的私立医院,严辞现在上班的地方。

  林爸兄弟三人,一个哥哥,一个弟弟,他排老二。当年他在外面工地上时,林蔚母女多是林大伯和大伯母照顾,等林妈意外去世后,林蔚就住到了林大伯家。林大伯只林楷渊一个儿子,在他和林大伯母心目中,林蔚便是他们的女儿。

  当初,林蔚铁了心要开挖掘机,他们管不住。后来,出了事,林大伯一锤定音,要送林蔚出国,他怕林蔚半路上跑回来,就让自己刚读研究生的儿子林楷渊请假回来,押送林蔚出国。

  林楷渊,林家这一辈最有出息的人。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远超常人。

  那时候,林蔚确实想过半路跑回来,彼时,她确实已经决定放弃严辞,也不执着于开挖掘机,可她不想去人生地不熟言语不通的外国,也不太想念书。自觉万念俱灰的她,有些放弃自己,浑浑噩噩的过一生吧。

  结果她堂哥,林楷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冷道:“你跑一次,我要回来送你一次。林蔚,你不要耽误我时间。”

  那目光如针一般刺入林蔚的心脏,那时候的她,于他而言,便是负累,便是麻烦。她清楚地意识到,而后不再挣扎,乖乖去了国外。她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尤其是自己的亲人。

  男孩和女孩思想千差万别,林蔚和林楷渊差了五岁,三岁一代沟,他们玩都玩不到一块去。尤其是,青春期,一个觉得对方任性不好好学习,一个不屑对方只知道学习,互相都看不上眼。天才与俗人,隔阂必然有,他们之间并不亲密。

  这两年还好了些。林大伯夫妻希望两个孩子能亲近些,以后他们故去,也能互相扶持,所以,他们一直从中调和,有时候买了东西,想送给两个人,就只喊一个人过去拿,再让拿的人去送给另一个人。

  长辈的心意,林蔚和林楷渊不能辜负,再说,有血缘的堂兄妹,又没深仇大恨,他们就顺从了吧。

  这次林大伯不知去哪个城市,买了几箱子的椰子,前一晚自家儿子回家吃饭,他就让儿子给林蔚送一箱。

  林蔚不想去林楷渊办公室,就提议林楷渊寄给她。

  林楷渊:“……”

  同一个城市,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让他去寄快递?他堂妹病得越发严重了。

  “一个小时后我还有手术,赶紧过来。”他直接挂了电话,他很忙,没时间给她寄快递,也没时间陪她抽疯。

  没法,林蔚调转车头,去了。

  那医院那么大,又不一定能遇上严辞,就算遇上,遇上又怎么?打个招呼擦肩而过又不会死。

  虚里市同仁医院,装修得富丽堂皇,环境幽雅洁净,乍一进去,丝毫看不出医院的样子,若不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和一般的星级酒店没区别。林蔚走得熟门熟路,她来林楷渊办公室拿东西不是第一次了。敲开办公室的门,林大医生正在看病历,见是林蔚,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墙角的大箱子,言简意赅:“青椰子,搬走吧。”

  一点都不热情,也并不想与林蔚交谈。他忙着为一会的手术做准备。

  穿着连衣裙摇曳生姿的林蔚一阵无语,她问:“哥,你不帮我搬?”

  这么大、这么重的箱子,让她一个小仙女去搬?她也要面子的好不好!

  林楷渊埋头看病历,铁石心肠,“又不是搬不动。“

  林大力:“……”

  算了,她堂哥根本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

  于是,五分钟后,肩头扛着一个大箱子的林蔚,在同仁的走廊上,不幸与严辞相遇了。

  林蔚/严辞:“……”

  这该死的命运!

  太尴尬了。

  谁还不是个小仙女呢,可小仙女怎么能肩头扛着箱子呢?

  箱子太大了,用手抱着走路实在不方便,是以,林蔚便抗在了肩上。可她没料到,竟然就遇到了严辞。

  高中毕业后,两人两次重逢,一次是林蔚相亲被相亲对象嫌弃,一次是这么不雅地扛着大箱子。

  林蔚想,她和严辞真是磁场不合。

  为什么就不能是平时光鲜亮丽模样下,与严辞见面,而后风轻云淡打个招呼,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呢?

  这就好像,打扮地漂漂亮亮出门,一天都遇不到帅哥,一旦不洗头不换衣服,迎面就能遇到自己的男神一样。

  严辞穿着白大褂,面容沉静,骨节分明的手掌握着病历,身材挺拔,干干净净的,整个人透着股禁欲的气息,却又引得人不住想窥视。

  蔚哥心理承受能力非常强大,她站定,露出一抹淡笑,冲严辞点了下头。

  看起来一点都不尴尬,很平静,也很寻常。

  严辞本是在跟一个年轻的护士交代着些什么,边走边说,直到看到林蔚,他直接就停下了脚步。林蔚身高快一米七,高挑靓丽,一般不穿高跟鞋。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其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从林楷渊办公室走出来,这一路来,她的回头率极高。

  严辞静默了一瞬,抬手便要去接林蔚肩上扛的箱子。

  林蔚下意识偏了偏身体,错过了他的手。

  严辞手顿了顿,身旁的护士出声询问:“严医生,你们认识?”

  见严辞点头,护士也识趣,便说你们先叙旧,她先走了。

  叙旧?林蔚自觉和严辞没什么旧好叙,偶然遇见,打个招呼,她也可以走了。

  严辞却不这样认为,他再次伸手,然后不容林蔚拒绝地将装着青椰子的大箱子抱住了,他问:“来探病?”

  大箱子上明晃晃地写着青椰子。水果和医院联系起来,便是探病。

  严辞的推理很正确,但林蔚却郁闷了,她一个精致的小仙女,在严辞心中便是这般不拘小节、豪放探病的人?她不要面子的啊?

  “不是。”不太开心的语气。

  她伸手去拿回自己的箱子,“你有事忙,我可以自己搬。”

  林大力,怎么能让男人给自己搬重物?

  严辞不放手,林蔚也不放手,两人僵持。

  这时,一道声音插 入:“哟,拦路打劫?”

  两人转头,一身白大褂的林楷渊闲闲地站在不远处,眼神玩味,他低头看了眼腕表,对林蔚说:“没事赶紧回去,医院不是你玩闹的地方。“

  他落在严辞身上的眼神微冷,“严医生若是想吃青椰子,我办公室还有。”

  说完,他抬脚便走。

  严辞听了林楷渊的话,便知他与林蔚是相识,关系似是还很好。严辞垂眸,敛去思绪,只坚定地要给林蔚搬青椰子,“你要去哪?我送你。”

  见严辞坚持,林蔚只好放手。却没让严辞送,说自己是开车来的,让他帮忙把青椰子搬到后备箱里放好就行。

  一路无言。

  林蔚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倒是严辞有些欲言又止,他知道林楷渊,在同仁出名的优秀青年医生,也是同仁的活招牌,年轻有为,还……未婚,他摸不准林楷渊和林蔚是什么关系。他们都姓林,可能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也可能不是,——很多夫妻都是同一个姓。五百年前是一家,五百年后也是一家。

  但林蔚都去相亲了,说明她是单身才对。

  看着严辞抱着大箱子在她前方一两步的地方,林蔚内心复杂了一会。上高中那会,蔚哥林大力从不舍得让严辞抱这么重的东西。林蔚天生力气比旁人大,别人眼中的重物,她轻轻巧巧就能拎起。林爸有钱养小三,围绕着她和林妈的闲言碎语颇多。

  小孩子不懂善恶,却最能体现善恶。他们欺负林蔚,骂她,说她爸爸不要她了,是个没爸爸的小可怜。林蔚生气又伤心,但她生气和伤心,不是和真的小可怜一样,找个地方躲起来哭。凭借着天生的大力气,林蔚把欺负她的那群和她差不多大或者比她大一两岁的小孩统统打哭,她看着他们一起哭,她就不生气和伤心了。

  然后,林蔚在小孩间的名气也就传出去了。

  从小就漂亮的林蔚,在老师和大人的眼中,听话又懂事,而在大人和老师看不见的地方,林小霸王名声响亮。

  转学到虚里一中后,林蔚一开始只专注着追求严辞,直到和简中一架成名。她又成了学校里,大家不敢招惹的一员。

  那时候,每次月考结束,班里都要重新分座位。大家对自己坐过的桌椅都有感情,总觉得新不如旧。所以,约定俗成的,每次换座位,大家都连同桌椅一起搬。换座位是按照成绩排名来,一个个选择。严辞每次都考第一,第一个选择座位。林蔚排名倒数,根本不可能和严辞坐一起。但每次,她都特别积极,趁严辞不注意的时候,就帮他把桌椅搬到新选的位置上去,然后再搬自己的,或者去帮搬不动的其他女生搬。

  和被帮助女生不住感谢不同,严辞脸色却很不好。林蔚不知道是为什么,可那时严辞是她喜欢的人啊。蔚哥能让自己喜欢的人受累吗?肯定不能啊。

  不过,现在不同往日了,严辞想帮她搬青椰子,那他就搬吧。谁心疼,爱谁谁吧,总归不是她林蔚。

  等到把装着青椰子的大箱子放进林蔚小宝马的后备箱里,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严辞终于找到了一个话题,“你说改日请我吃饭,今天我有空。”

  林蔚:“?”

  “你认真的?”林蔚忍不住确认,他可曾是高考理科省状元,虽然念得是理科,语文阅读理解也是棒棒哒,怎么会听不懂话?

  对面的女孩,面容一如记忆中那般美好。浅黄色的连衣裙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形,晃着车钥匙的手白皙如玉,上上下下晃着车钥匙的样子,懒散又漫不经心。她化了淡妆,涂了不知什么红的口红的唇,若娇艳欲开的花。

  严辞不知怎么的,喉咙有些发紧,他看着她秋水似的眼,缓缓道:“我认真的。”

  认真的,等你请我吃饭。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