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萧灼扶清夜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萧灼扶清夜免费全文最新章节

江上三千曲 著

连载中免费

主角是萧灼扶清夜的小说名是《被反派暴君逼婚了》是由江上三千曲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耽美小说。重生阴郁深情皇子攻×穿书佛系撩人将军受。主要讲述的是:萧灼穿书了,嗜酒如命的毛病却没改。按照原著剧情,他本应在七月初七深夜从五皇子手下救主角大皇子一命,并顺藤摸瓜揭露五皇子反派身份的——可他居然又喝大了。宿醉醒来,萧灼一拍脑门……完球。一扭身,却发现自己居然靠在一个男人怀里……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主角是萧灼扶清夜的小说名是《被反派暴君逼婚了》是由江上三千曲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耽美小说。重生阴郁深情皇子攻×穿书佛系撩.人将军受。主要讲述的是:萧灼穿书了,嗜酒如命的毛病却没改。按照原著剧情,他本应在七月初七深夜从五皇子手下救主角大皇子一命,并顺藤摸瓜揭露五皇子反派身份的——可他居然又喝大了。宿醉醒来,萧灼一拍脑门……完球。一扭身,却发现自己居然靠在一个男人怀里……

免费阅读

  萧灼是被热醒的。

  按说七月里,江南气候虽湿热,可他生来畏寒,连三伏天都要裹两层长衫,属实不该热到睡不着。

  更何况,昨夜他明明是乘船游湖,无论如何都应该是歇在了船上才对。

  萧灼拧着眉,有些烦躁地睁开了双眼——映入视野的,却是一双紧紧相扣的手。

  一只手骨节分明,遍布常年握剑磨出来的薄茧,是他自己的。

  而另一只却匀称修长,一看就是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没有一丝瑕疵。

  是别人的。

  萧灼视线在那只手上停顿半晌,迟钝的大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躺在一个人怀中的,对方一只手臂被他充作枕头,另一只正紧紧环着他的腰。

  而令他连觉都睡不踏实的热源,正是来自于背后。

  萧灼:???

  他心中满是问号,身体却先意识一步做出了反应,想要离身后滚烫远一点。谁知才稍稍一动,周身钝痛便如燎原之火一般倏然点燃,紧接着蔓延全身。

  萧灼倒吸一口凉气,瞬间清醒过来。

  “醒了?”

  低沉温柔的嗓音贴着耳廓响起,身后紧贴的胸腔随着对方发声微微震动,萧灼头皮发麻,满头细汗顷刻间化为冷汗涔涔。

  ——男、男的?!

  他僵着身子不敢回头,那只紧扣自己腰际的手却不知何时移了上来,极为温存地为他拭去了额角细汗。

  “……累不累?要再睡会么?”

  男人低笑,语气亲昵宠溺,萧灼却觉得大脑愈发空白。

  月影纱,安息香,檀木床。

  他眼珠无意识转了转,周遭摆设都是他亲手布置,正是萧灼再熟悉不过的画舫船舱。

  除了身后这位兄台……

  萧灼闭上双眼,只想立刻马上冲出去一头扎进翠湖里。

  他人生不过十八年,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内居然会遇到两件令他手足无措的荒唐事——

  第一件是上月结丹后居然发现自己是个外世而来的穿越者;

  第二件就是在毫无记忆的情况下和一个男人滚了床单!

  萧灼顿觉头疼欲裂。

  是真的痛,还带着轻微的反胃,难受得简直不像自己的身体。

  他揉着太阳穴,心一横,终于挣开了身后的怀抱,强忍着浑身不适坐了起来。

  不就是酒后乱【哔——】吗??多大点事儿!想他萧灼放浪形骸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锦被随着二人先后起身的动作滑落,两具未着存缕的上身就这样暴露在天光之下,萧灼登时一阵眩晕,顷刻间掐灭了心头碎碎念。

  ……这种场面,他还真没见过!

  对方皮肤光洁白皙,肌肉线条也劲瘦流畅,却有一道长疤由右侧锁骨一路胸斜贯至左腹,生生将这副完美匀称的躯体衬得有些狰狞。

  萧灼一怔,便在对方左胸发现了一片吻痕,从锁骨蔓延至胸口,散乱却密集,甚至还有几个牙印混迹其中。

  他只觉脑海“嗡”地一声,似乎浑身血液都呼啸着涌上了大脑,天生白玉似的脸颊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

  ……不是吧?这是他干的??

  萧灼呼吸一窒,觉得自己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似是察觉到他的视线,男子立即伸手将锦被向上拉了拉,轻声道:“抱歉,吓到你了。”

  一直温柔低沉的嗓音中好似掺了沙粒,无端地沙哑脆弱起来。

  萧灼下意识随着对方动作懵然抬头,紧接着便撞上了一双狭长凤眸。

  他瞳色原本深沉平静,好似尽力隐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沉郁冷峻。

  可就在与萧灼视线相对的瞬间,他却双眼一弯,笑意仿若一束光,于平湖之上激起万千璨然星芒,令人目眩。

  萧灼话在舌尖转了又转,终究还是没能将那句“请问你是哪位”问出口。

  “额……我们……”

  他决定换个更委婉的问法,斟酌道:“我们昨晚……”

  他无意识开口,却被自己沙哑干涩的嗓音吓了一跳,忙闭了嘴。谁知对方却反应极快,见状立即道:“口渴了?我去给你倒杯茶。”

  萧灼正庆幸自己如今的情况不好说话,应当可以避开对方的质问,闻言一怔,刚想说“不用了”,但见那位仁兄掀开被子长腿一迈,竟径直跨过自己下了榻。

  拒绝的话尚未出口,盛了茶水的玉盏便被送至唇边。

  “刚刚好。”男子面上笑意更柔软了些,将手中茶盏又向着他唇边递了递。

  他生得极为俊美,哪怕长发披散,也掩不住与生俱来的优雅贵气。

  可就是这样一张本应冷峻矜贵的脸,此刻却含着满满的甜蜜温存,看着萧灼的目光仿若在看自己新过门的小媳妇。

  萧灼:“……”

  他暗叹一声,终究还是没忍心拒绝,低头就着茶盏抿了一口。

  按理说,这茶放了一夜,天再热也该冷透了。

  萧灼脑子混沌,就盼着这一口冰凉精神一下,却被入口温热的茶汤一惊,有些讶异地抬头,便见对方笑吟吟道:“茶冷伤身。”

  萧灼:“……”

  世间灵气稀薄,哪个修炼者不是精打细算将好不容易修来的灵力用在刀尖上?

  可自己面前这是什么天才,茶水过手不过转瞬,他还顺便用灵力加热了???

  萧灼这下心里更愧疚了。

  他别开视线将口中茶汤咽下,心虚地向着门口望去,便见红黑两种颜色的衣物零零散散被丢了一路,从门边一直延伸至榻下,隐约能看出二人昨夜荒唐行迹。

  喔,他想起来了,昨夜生辰宴结束后,他好似与眼前这位兄台又喝了许多酒。至于后面的事情……

  萧灼视线再度落回男子身上,旋即猛然惊觉对方仍是未着寸缕的模样!

  他一口茶水险些喷出来,见对方又将茶盏向前递了递,萧灼抬手挡了挡,控制着自己别开视线,艰难咽下茶水后道:“要、要不……你先将衣服穿上?”

  前者有些迟疑,却还是应了一声,转身去拾二人的衣物。

  如瀑发丝随着他的动作由肩头滑落,萧灼霎时敏锐捕捉到了对方背上的几处抓痕。

  他脑仁一痛,恨铁不成钢地捏了捏眉心。

  ——滚个床单还对人又抓又咬的,萧灼,你是属猫的么???

  正腹诽,一团火红衣料已被递至眼前。

  萧灼忍着浑身酸痛去接,却抓了个空。

  他下意识抬头,便见对方俊脸忽然放大,干涸唇瓣被轻吮了一下,萧灼未及反应,对方已然双手一伸,又将他揽入了怀中。

  动作之娴熟自然,好似一对老夫老妻,而这等戏码每日清晨都会上演一般。

  “你突然的做什么……”

  这位仁兄委实黏糊了些,萧灼满脸尴尬,抬手想要将人推开,却被男子捉住双手吻了吻:“我来帮你。”

  他说着,伸手取过丝绸里衣一抖,格外自然地为他穿了起来,柔声道:“若是难受,便再休息片刻,时辰尚早,稍待片刻再用朝食也无妨。”

  “额,不难受不难受,咳……我一向习惯早起……”

  萧灼被他满含怜爱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好吃力地将手伸入里衣袖中,任由对方体贴地为他系起衣带来。

  窗外旭日初升,男子那双平湖似的眼眸盛了光,变得瑰丽璀璨,萧灼愣愣看着,却没来由地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然而对方却仿佛对他视线毫无所觉,垂眸专心为他穿好里衣,又取过外衫披在他肩头,这才抬眸开了口:“昨夜……”

  “那个!”萧灼看着他只随意一披的内衫与胸口遮不住的痕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出声打断,“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

  对方一怔,随即含笑点头,终于转身穿起了衣服。

  萧灼抓住机会,呲牙咧嘴地伸手扯过裤子穿上,忍着浑身不适飞快系好腰带,一直慌乱无措的心这才安定下来。

  谁知一转头,却见对方已然穿戴整齐,正含笑望着他。

  这位仁兄想必出身不俗,即便只着式样简单的玄袍,衣缘也缀满了穿着金珠金叶的刺绣,衬着颀长挺拔的身形,不难想象他平日里是何等冷峻矜贵之态。

  可萧灼看着他不知从何处变出一根发带开始束发,脑海中想的却是这一身贵气的外表下,胸口还留着他咬的牙印呢……

  呸呸呸!

  他用力摇了摇头,想要将那些旖思从宿醉的大脑中甩出去,前者却不知何时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银镯子。

  那手镯不知什么材质,形状像是一根弯曲的羽毛,内侧刻着几个萧灼看不懂的符号。他才扬眉想要说些什么,对方便拉过萧灼左手,想要为他戴上。

  萧灼几乎条件反射就要抽手,用了七分力,却发觉对方手劲奇大,根本挣脱不开。

  而就在这一来一往的瞬间,那镯子竟倏然化为一道流光,自己缠上了萧灼手腕。

  “我娘留给我的信物,”那位仁兄执起他的手,轻轻在萧灼手背上落下了一吻,神态近乎虔诚,“她让我交给最爱的人。”

  萧灼看着对方郑重珍爱的模样,顿觉这镯子重逾千斤。

  他斟酌再三,讪讪道:“额……这,这真是太过珍贵了,我怎么能……”

  谁知对方闻言却笑了起来,他伸手将萧灼揽入怀中,语气亲昵道:“论珍贵,不及你之万一。”

  萧灼:“……”

  他已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无言以对,唇瓣翕动一瞬,正要说些什么委婉地回绝这份大礼,身上却骤然一松。

  男子放开环抱,再度执起他垂在身侧的双手,轻声道:“待此方事了,我便带你回家。”

  “哦,”萧灼还在思索该怎么将镯子还回去,才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又立即反应过来,音调陡然拔高:“啊?!”

  对方似乎完全没发现他骤然转变的面色,自顾自道:“虽然你说天地可为鉴,日月亦为凭,你我两情相悦不需他人置喙……”

  ……等等,我说什么???

  “但昨夜仪式终究太过潦草,我还是觉得应该给你一场正式浩大、明媒正娶的婚礼……”

  明媒正娶?婚礼?!谁娶谁???

  “所以我细思一夜,还是预备先带你回家看看……”

  回什么家?看什么看?!!

  对方每说一句,都好似在萧灼脆弱的玻璃心上猛敲一锤,震得他冷汗涔涔,几乎站立不住。

  见他浑身僵硬地杵在原地,对方轻笑一声,又倾身过来轻吻他双唇:“……阿灼,好不好?”

  萧灼瞪着那双流光溢彩的凤眸,心中一万只羊驼呼啸而过。

  ……好什么好?!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