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替身千金南慕野全文最新章节

替身千金南慕野全文最新章节

南慕野 著

连载中免费

《替身千金》是南慕野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出身寒门的少女姜雅宝在某次机缘巧合之下,顶替季家小公主季忆,成了季家大小姐,一声“奶奶”甜丝丝,逗得祖母开怀,身体康复;对着自己,满眼是崇拜依赖,一声“大哥”娇柔软糯,听话又安分,对此季惟感到十分满意,然而随着追求者的不断增多,季惟觉得,有必要刷刷存在感了...

4.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替身千金》是南慕野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出身寒门的少女姜雅宝在某次机缘巧合之下,顶替季家小公主季忆,成了季家大小姐,一声“奶奶”甜丝丝,逗得祖母开怀,身体康复;对着自己,满眼是崇拜依赖,一声“大哥”娇柔软糯,听话又安分,对此季惟感到十分满意,然而随着追求者的不断增多,季惟觉得,有必要刷刷存在感了...

免费阅读

  两人回到祖宅,已是深夜。

  季老太太早已睡去,屋里静悄悄的。

  姜雅宝刚刚去探望了母亲,心中感激季惟,一进门,就很狗腿地弯身取来季惟的拖鞋,放在他的脚下:“大哥,鞋!”

  季惟不由得好笑,说:“一两千万的东西,你就这么感谢我?”

  姜雅宝涨红了脸,几乎就要脱口道:“这是给季忆的,又不是给我的。”

  好在她及时打住了,毕竟她有使用权,能得到学习的机会,多好呀!

  这么一想,她就问:“那大哥想要怎么感谢啊?”

  她这么穷,一无所有。

  季惟闷笑一声,摸摸她的发旋,说:“开玩笑的,当真啊?”

  季忆身高170,算是女生里的高个,可是,季惟居然还能这样摸她的头!显得她很矮似的。

  她捂着头,愤愤地看了他一眼,说:“不许摸我的头发!”

  季惟忍笑,说:“好,去睡吧!”

  声音里,有一丝宠溺的味道。

  当姜雅宝洗完澡,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时,忍不住想,季惟真的是很疼爱季忆这个妹妹吧,连带着对替身的她也关怀备至,就怕被别人看出端倪来。

  第二天一早,姜雅宝醒来的时候,阳光明媚,透过白色的纱帘,洒落在地板上。

  她推开窗户,清晨的凉风越过花园,带着玫瑰花的馨香涌入房间,她深呼吸一口气,进洗手间梳洗完毕,换了身舒适的衣裳。

  她看了一下自己带进来的衣服,再对比了季忆衣橱里的衣服,决定找个时间去逛街买买买,毕竟,衣服的档次不能相差太远了。

  走到楼下,季老太太已经起床,正坐在餐桌旁,喝着早餐。因为是手术后休养期,早餐也很简单。小火熬了一个多小时的杂粮粥,搭配着几个小菜。

  见到姜雅宝,老太太就笑了,问:“怎么不多睡一会?昨晚玩得开心吗?”

  “想早点下来陪奶奶说说话呀。”姜雅宝笑吟吟地说,她自觉自己领了好大一份奖金,当然要对得起雇主花的钱。

  “昨晚的拍卖会也很不错,有好些特别的古着,刚好设计上用得到。大哥都给买下来了,我心里可感激他呢。”

  季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说:“你大哥一向是疼你的。”说罢,神秘兮兮地问姜雅宝:“昨天你哥见到徐家夏宁是什么表情啊?他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

  姜雅宝仔细回想昨晚的情景,简单说了一下。

  季老太太听完,不由得摇头:“哎,你说你大哥怎么就不谈恋爱呢?这眼看就要三十了!夏宁这小姑娘,也算是知根知底,样样都拿得出手,他怎么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姜雅宝心中也纳闷,也不知道季惟是不是有些别的爱好。不过,那是金主,就算他不在场,自己也不敢乱说话。于是,回答说:“大哥工作那么忙,没时间也是很正常的。现在大家结婚都晚了呀,奶奶不必担心。”

  季老太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楼梯,才问姜雅宝:“我听说如今男人也可以喜欢男人了,还能结婚。你哥天天跟文峰,还有石蔚然在一起,是不是有问题?要不我让人找几个女秘书?”

  姜雅宝差点要大笑出来,忍了又忍,捂唇说:“奶奶,不是的。大哥喜欢的是女人!”

  要是季老太太真的塞几个美女秘书去给季惟,季惟的脸会不会全黑了呀?既然季惟是金主,自己维护一下金主的利益,应该是可以的。

  季老太太疑惑地说:“真的吗?怎么从来没见谈恋爱?”

  “当然是真的,比真金还真!”姜雅宝连忙保证。

  季老太太拉着她的手:“那要是你看到你大哥喜欢的女孩子,务必要多了解,多夸赞,带到奶奶这儿来!”

  姜雅宝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正在此时,季惟低沉的声音从餐厅门口处响起:“什么没问题?什么包在你身上?”

  姜雅宝一回头,看到季惟一身休闲装站在自己的身后,差点吓得半死。

  完蛋了,大佬是不是听到自己前面说的话了?她这是不是在做间谍,监视他?如果他心里不爽,姜雅宝就凉凉了。

  她愣愣地,转移了话题:“大哥,你怎么还没去上班呀?”

  季惟剑眉一挑,拉出椅子坐了下来,打量着姜雅宝,说:“我今天休息。”

  这不科学!现在已经九点了,按照前几日的情况,季惟七点半就出门了!

  还是季老太太经验丰富,立刻笑着说:“难得休息,快吃早餐。”

  此时,陈妈正好把为姜雅宝准备的早餐放在餐桌上,水晶虾饺、狮子头、蟹粉小笼包和明火慢炖鱼蓉粥。

  姜雅宝如蒙大赦,忙拿起勺子,勺了一口粥,轻轻吹气。

  陈妈站在一旁,笑着问季惟:“大少爷,吃点什么?”

  季惟看着她微微嘟起正在吹气的红唇,揉揉眉心,移开了视线,说:“给我一碗粥。”

  几人刚刚用完早餐,就有佣人进来,说:“老太太,少爷、小姐,徐小姐来了。”

  就见徐夏宁踩着高跟鞋,婷婷袅袅地走了进来,大圆领蕾丝裙,戴着珍珠耳坠,清爽宜人,优雅大方。

  “老太太,许久未见,您依然是精神矍铄。”徐夏宁先走到季老太太旁边,笑着说,“我给惟哥和小忆送拍品过来。”

  说着,向季惟和姜雅宝问好。

  姜雅宝下意识地去看季惟,心想原来他一反常态不去上班,是因为知道徐夏宁要来?

  面对徐夏宁的巧笑嫣然,季惟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淡漠表情,微微点头:“辛苦了。”

  接着,看向姜雅宝:“你接收一下展品。绿宝石项链给祖母,鹦鹉胸针放我房间。我去书房,有个视频会议。”

  说罢,推开椅子起身,转身走了。

  姜雅宝看着季惟远去的背影,有些微愣,这……也太不给徐大小姐面子了。

  依然是季老太太处变不惊,说:“夏宁,坐。季惟这人啊,天天只知道忙工作赚钱,对别的东西都没啥兴趣。”

  姜雅宝笑着拉开了一把椅子,说:“夏宁姐,谢谢你亲自来一趟。”

  徐夏宁从小便仰慕季惟,心里虽有失落,却也只是一瞬间。季惟这般人物,从小到大就没和哪个女人亲近过。自己总怕突然听到季惟有女朋友的消息,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孤身一人。

  她相信自己会是与季惟并肩同行的女人。

  徐夏宁坐了下来,笑着对季老太太说:“老太太,冒昧打扰了。您身体感觉如何了?昨天小忆和季大哥回去得早,没有参加后半场,大家都在关心这事情。”

  季老太太颔首:“最近好多了。哪有什么打扰的。像你这样出息的女孩儿,我倒是希望有空多来串串门。小忆刚回国,以前朋友也少,正需要些朋友。”

  “若是老太太不嫌我烦人,我以后就多来叨扰了。”徐夏宁顺着季老太太的话说下去,“小忆刚回国,是该认识些朋友。今年夏季舞会是不是快要举行了?到时候,肯定就能结识大多数人了。”

  姜雅宝恍然大悟,原来是来确定夏季舞会的时间。

  季家的夏季舞会,可是申城炙手可热的交际活动。民国时就已经是各大豪门争相参与的,后来中断了几十年,二十几年前又恢复了。真正的源远流长、豪门汇聚。

  季老太太语气里带了些埋怨,说:“我一早就提醒阿惟了,该举办晚会了。不过,他总说我身体不好,他没心思。正好了,小忆现在回来了,我催催他,定下来。”

  姜雅宝心里连连摇头,我不要,我不想,别找我。认识的人越多,她就越怕自己露出马脚。谁知道季忆有没有跟什么人有些什么秘密呢?就让她默默无闻地待到季忆回来吧。

  可是,这话不能说。

  夏季舞会是必定要开的。毕竟二十多年,都没有例外。

  就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办法避开。

  徐夏宁达到目的,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拉着姜雅宝的手,说:“小忆,我加一下你的微信,我们多多联系。惟哥说了,你刚回国,许多东西不熟悉。有什么事情你需要了解的,就来问我。”

  十足的大嫂范儿。

  姜雅宝心想,莫非季惟刚才的冷淡是装的?私底下其实和徐小姐有往来?不然为何徐小姐会这么熟稔与自然?

  她笑着应下了。此时,拍品搬了进来,衣服和点翠头面都整整齐齐地包装在带有恒温恒湿功能的箱子里,珠宝首饰则另有首饰盒,往客厅一放,很是壮观。

  这是价值两千万的东西呀!

  姜雅宝抑制住心里的激动,装作淡定的模样,一一开箱检查了。季老太太坐在轮椅上,在一旁看着,连连点头,说:“眼光不错。”

  姜雅宝把绿宝石项链拿出来,给季老太太看:“纯正的祖母绿。”

  老太太出神片刻,说:“难为阿惟还记得。”说着,叫陈妈把项链放好。一两百万的首饰,就随手放在了老太太的梳妆台上。

  姜雅宝拿出手机来,对着衣服和点翠头面咔咔咔地拍照,花了不少时间寻找角度。徐夏宁也有耐心,一一告诉姜雅宝,哪些地方有什么特殊,还帮着她找角度。

  这么美丽的东西,她很想跟人分享。可是,她如今早就和从前的朋友断了一切联系,至于季忆的朋友圈,她却不想发任何信息上去,否则,少不了在朋友圈里有社交。

  她害怕有人会发觉她的不对劲。越少接触季忆从前的朋友就越好。

  看着美得冒泡的照片,姜雅宝心里美滋滋的。

  可惜,没有朋友可分享心得。

  她之前拿到了梵末服饰的实习offer,那里有一流的设计师,如果她是姜雅宝,她就可以和她们聊。可如今,她什么也不能说。

  就是微博,她也不敢发。万一有人参加了昨晚的拍卖会,又看到了微博,那这个微博的身份一下子也就暴露了。

  她不能留下太多痕迹,否则将来季忆回来的时候,难以处理。

  叹了口气,她让人把衣服搬到楼上,想到自己正打算去买衣服,就向徐夏宁问:“夏宁姐,我想去买些衣服。申城最近有什么新动向吗?”

  徐夏宁笑着说:“最近新开了一家巴黎丽姿百货,各大品牌当季新品齐全,要不一起去看看?”

  季老太太笑呵呵地挥手:“快去快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刷祖母以前给你的那张卡。”

  姜雅宝没忘记自己最主要的任务是陪伴老太太,走过去给老太太揉肩:“不着急呀,我给祖母您念书听吧?等您午睡了,我再和夏宁姐去。”

  “夏宁姐,你就在家里吃午饭?我们下午一起去。”姜雅宝对徐夏宁问道。

  能在季老太太和季忆面前刷好感度,徐夏宁当然乐意了。

  姜雅宝就给季老太太念书。老太太早年学习的就是艺术史,此刻,姜雅宝读的也是一本讲述当代艺术的书。

  季惟结束了视频会议,刚推开书房门,就隐隐约约听到了姜雅宝的声音。他一愣,不由得举步下楼,声音越来越清晰。娇软轻柔,如珠落玉盘,声量适中,在餐厅里回荡。

  光线充足的客厅里,姜雅宝拿着书,侧着头,露出侧脸,脖子修长优雅,下颌线优美纤细,红唇娇嫩,坐在季老太太身边,专注地念着书。

  季老太太靠在轮椅上,侧耳听着,微眯着眼,唇角微翘,显是心情舒畅。

  季惟眸光暗了暗,走进客厅。

  众人见他下来,都望了过去。

  “开完会了?”季老太太问道。她看了看时钟,已是十一点,“刚好,准备午饭。辛苦夏宁在这儿陪我了。”

  季惟点点头,对老太太说:“我爸妈明天回来。”

  季父去英国处理一个重大商务谈判,季母随行。

  “都谈妥了?”老太太问。

  “是的。”季惟颔首。

  老太太又问:“你父亲年龄也渐渐大了,你要不也到集团去帮忙?”

  季惟硕士期间就创立了天合资本,从事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并没有参与到季氏集团的经营管理中。

  季惟笑笑:“父亲他龙精虎猛,还能再干二十年。”

  季远泽才五十多岁,掌控季氏集团二十几年,掌控欲极强,而且精力旺盛不输于季惟,也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季惟可不想与自己的父亲共事,免得发生争执。

  姜雅宝一旁听着,有些忐忑,也不知道到时候自己能不能瞒过去。老太太老眼昏花,所以看不出自己的差异。季父与季忆接触不多,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就是季母,女人会仔细很多,万一哪些小习惯记错了,可能就要被怀疑了。

  今晚又得看季忆的资料。这么一想,她都没有了去逛街的心思。

  徐夏宁听季惟这么一说,不由得笑了:“惟哥做股权投资是首屈一指,将来到季氏集团也定然如此。”

  季惟创立的天合资本已有近十年历史,是国内一流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主要投资互联网、人工智能、医药等领域,投出了好几家独角兽上市公司,身家已有两三百亿。

  像他这样,出身豪门,却自己开疆拓土,拼出亮眼成绩的,终究是少数。

  徐夏宁心中无出欣赏这样强大的男人。

  季惟还没回答,有佣人进来,说是造型师duff到了。

  duff进来,给众人问好,方笑着对姜雅宝说:“季小姐,季总特地嘱咐了,让给你挑着当季的新衣服。夏秋两季的常服礼服都备好了,你看看?”

  说着,就有三个助理拉着箱子进来。

  姜雅宝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季惟:“大哥,这是……”

  季惟双手插兜,眼睑低垂着,说:“你的衣裳大多是两年前的了,我让Dduff给你选了些合适的。你看看喜欢的话,就留着,不喜欢再让他帮你选新的。”

  姜雅宝微微惊了一下,原来连日常衣服都可以直接让人代为搭配好?难怪豪门名媛每一套衣裳都是可以上时尚杂志。

  不知不觉自己享受了一回超级VIP待遇。

  姜雅宝笑得开心:“谢谢大哥。”说罢,她回头对徐夏宁说,“夏宁姐,我们到楼上去看一下衣服?你帮我也把把关?”

  徐夏宁自然同意,跟着上楼。看着duff殷勤为姜雅宝服务,诧异之余,心底有些微酸。duff的工作档期很满,并不轻易上门。今日,他居然亲自来送衣服?不用想,必定是看着季惟的面子上了。季惟对季忆的关照,确实是到了极致。

  徐夏宁看着正在试穿的姜雅宝,不由得感叹:“小忆,惟哥和你的感情,可真好呀。”

  姜雅宝还没回答,倒是duff先回答了:“可不是,特意叮嘱我要亲自选,只相信我的眼光。便是季太太的衣裳,他也没这样特别叮嘱过。”

  季母的服装造型也是duff负责的。

  姜雅宝闻言,不由得愣了一下,季惟对季忆真的很好。她笑笑,说:“大概我刚回来,奶奶耳提面命,让大哥照顾我。他一向最听奶奶的话了。”

  徐夏宁也没再说什么,只对着姜雅宝试穿的衣裳给些意见。不过,duff先前就见过姜雅宝,亲自为她做过造型,很清楚她的身材以及气质,选出的来的衣服又怎么有大问题?只是看姜雅宝喜欢或不喜欢罢了。

  姜雅宝也不纠结,欢欢喜喜地全盘收下了。

  duff不吝赞美之辞:“季小姐真的是衣架子,什么衣服到了你身上,都好看、有灵气!”

  在姜雅宝试穿的当口,他又说道:“季小姐,昨天说的写一写你的衣橱,什么时候给我们稿件啊?这是必火的节奏啊。”

  姜雅宝正想分享拍卖会拍下来的东西,于是答应了,“这两天有空,我就整理出来。”

  duff得了满意的答复,带着助理告辞而去。

  姜雅宝与徐夏宁下楼来,正好用午餐。姜雅宝笑着跟徐夏宁道歉:“夏宁姐,既然衣服已经送过来了,我就不再去逛街了。等下回,我们再约。”

  其实,她很想去逛街,享受一下刷卡无限制的土豪感觉。然而,下午她还要重温季忆的资料。这么想着,她就有些闷闷地,筷子戳了戳米饭。

  季惟自觉得自己做得很周到,姜雅宝应该感激。可是,为何她看起来有些不开心呢?

  他不由得微微蹙眉,难道她不喜欢duff选的东西,可是碍于自己的情面又不好拒绝?

  申城也还有好几个顶尖的造型师,下回也可以换一个试试?

  吃过午饭,徐夏宁也告辞了。老太太午睡。季惟使眼色,姜雅宝跟着他,进了书房。

  刚关上门,季惟就说:“下午好好背诵小忆的事情。替身这事,我父亲是知道的,我母亲不知道。小忆从前跟我母亲也不算很亲近,但是,我母亲眼神总比奶奶好。你要小心应对。”

  姜雅宝乖乖点头说好。

  她今天穿着一套天蓝色的大圆领无袖束腰连衣裙,裙摆微蓬,落在膝盖上十公分。此刻文雅地站着,长腿嫩白而笔直,纤腰一握,十分乖巧。

  可季惟还惦记着她饭桌上戳着米饭的兴致不高的模样,就问:“还有什么事么?”

  姜雅宝一愣,脑袋里飞快地转着,还有什么事?季惟这样问,是希望自己还有什么事么?可是今天早上能有什么事?

  告诉他,自己想逛街?

  不不不,这只会让季惟觉得自己是个拜金女。

  “没事啊。”她咬咬唇,说。

  季惟唇角不由得微翘,她这样呆呆愣愣的,居然有些可爱。他问:“duff选的衣服怎么样,你可喜欢?”

  “喜欢啊,他眼光好。”姜雅宝笑得灿烂。

  季惟修长的指节敲击着沙发扶手,略一思索,问:

  “你不想背诵小忆资料?”他想到了这个可能,不由得严肃了声音,盯着姜雅宝看。她难道这么快,就忘记她的身份和任务了?真的想取代季忆?

  姜雅宝突然感觉周围凉丝丝的,她不由得揉揉裸露在外的胳膊,说:“想啊。明天你爸妈回来了,我得过关才行。”

  季惟瞥了一眼她白得发亮的纤细胳膊,说:“记住,你是季忆的替身。你的一切,都必须按照季忆的行为习惯来。”

  声音很是严厉。

  姜雅宝点头说好。

  她当然是记得很清楚的。想起duff约的文章,她又问:“duff希望我写一下季忆的衣橱,我想写昨天的拍品,可以吗?”

  季惟点头:“可以,你的行为是季忆的行为。”

  “那我去背资料了。”姜雅宝有些害怕此时的季惟。

  季惟应好,她忙闪身出去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