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纪长泽全文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纪长泽全文最新章节

糖中猫 著

连载中免费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是由糖中猫原创所著的快穿文,讲述了纪长泽的任务是守护会被各种极品渣男毁掉一生的人。然后,他穿成了这些极品渣男。但是谁能告诉他,他为什么会成为男主呀!想知道纪长泽在任务过程发生的有趣故事吗?快来关注智能火吧!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是由糖中猫原创所著的快穿文,讲述了纪长泽的任务是守护会被各种极品渣男毁掉一生的人。然后,他穿成了这些极品渣男。但是谁能告诉他,他为什么会成为男主呀!想知道纪长泽在任务过程发生的有趣故事吗?快来关注智能火吧!

免费阅读

  纪长泽睁开眼,刚坐起身子,就听着外面一个带着不满的中年女声正特地提高了嗓子指责着谁:

  “我家长泽都没要三转一响!他就要个自行车你们就不乐意了?!做大哥的,弟弟结婚给弄辆自行车充门面都要钱,还是在城里吃公家饭的,老大啊,做人可不能这么没良心!”

  纪长泽没直接出去,而是继续安静听着外面吵闹,一边听,一边查看原主记忆。

  这里处于国家建设中,还是吃大锅饭,干集体活的时代。

  原主的家在北方的一个小村子里,家里一个兄弟两个,父母健在,他是最小的那个。

  一般来说,幼子都要比较受宠些,在原主家里也是如此。

  一开始是因为他嘴甜会哄人,虽然自己没什么本事人又懒,但特别的会画大饼,一口一个“等我以后出息了怎么怎么样”,哄的父母偏疼一些。

  后来他大哥结婚,大嫂是城里人,家里的独生女,又在城里是供销社的售货员,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职位跟着丈夫来乡下,于是岳父就想办法找了关系,给他在城里找了个工人职位。

  这个年代,工人可是很吃香的,原主大哥是疯了才会不去,于是顺顺当当的去了城里,因为没钱在城里买房子,因此是住在了岳父岳母家的。

  又因为工人不好请假,也不能经常回家来看看。

  这可就让原主的父母不满了,觉得自家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跑去了人家家,害的他们被村里人说儿子去做了上门女婿,丢人啊!

  于是,本来只是偏疼小儿子,现在直接演变成了对大儿子没个好脸,对小儿子充满溺爱。

  毕竟在他们眼里,大儿子已经跑去岳父岳母家当儿子了,小儿子才是他们自家的。

  有了大儿子这个反面典型,原主这个嘴巴甜每天说着要留在爹妈身边孝顺他们一辈子的小儿子做什么在父母眼里都是千好万好的。

  总是偷懒请假不上工?

  那是因为他身子弱。

  干活不勤快吃饭跑得比谁都快?

  身体弱当然要多吃好好补补了。

  每天懒散躺在床上睡大觉,溜猫逗狗不干正事?

  这是恋家,总比每天光想着往外跑来的好。

  他们大儿子没结婚之前倒是干活勤快的很,结果呢?结个婚,还成人家家里的儿子了。

  原主本身就长歪了,又爱偷懒又喜欢占人便宜,现在更是理直气壮的啃老,他不光啃老,还要求父母去压榨大哥,连带着大哥一起啃。

  他大哥是个孝顺的,虽然舍不得城里的工作,但每个月的一半工资也都上交给了爹妈,一休息就又买吃又买喝的回来看父母,这些钱和东西也就顺理成章的都到了原主那,于是他的小日子就过的很滋润了。

  吃喝不愁了,年纪也到了,原主就开始琢磨着想娶个媳妇了。

  问题是他虽然自身本事没有,眼光倒是挺高的,看不上村里那些土里土气的姑娘,就只喜欢那种白白嫩.嫩长得好看的。

  关键,他看得上那种的姑娘,那种的姑娘看不上他啊。

  正好有次偷懒不去上工,溜达回家的时候碰巧遇见了同村的漂亮女学生掉到了河里,原主眼睛一亮,扑通一声就跳进河里把人给捞了上来。

  别误会,他不是见义勇为。

  是琢磨着趁机借着救人的名头,手上揩油占占便宜。

  原主揩油揩的挺顺利的,那女学生当时都半迷糊了也没察觉到,等到周围有村人听见动静跑过来,他正好把人捞上来。

  对原主来说,这是一场有惊无险的揩油。

  没想到过了几天,就听说女学生当时受了风,回家就发了高烧,又忙着照顾病倒的母亲摔断腿的父亲腾不出手,不知道怎么弄的,硬是烧成了个哑巴。

  本来她长得好看,又是个高中生,未来前途肯定不限于这个小村子,但现在一下子,她成了哑巴,就算有高中学历,现在工作多抢手啊,谁会招一个哑巴。

  她爹腿摔断了不能上工,她妈病了要花钱买药,她自己哑巴了找不到工作,又因为是独生女必须照顾父母乏术,想要治好妈,就得有钱买药,可家里哪有钱,又从哪里弄钱。

  女学生没办法,自己个去找了媒人,让她帮忙找婆家,又提出了她要一笔彩礼,而且以后结婚了,男方要帮着照顾一下自己娘家。

  这笔钱按照医生的估算,买来药慢慢养着身子的话,她母亲至少能渐渐好起来。

  问题是都是村里人,也不富裕,这笔彩礼都是人家平常彩礼的三倍了,要是她没哑巴还好,现在都成哑巴了,有高中学历也找不到工作,谁愿意花这笔钱去娶。

  何况花钱不说,以后还得照顾她娘家,不划算不划算。

  别人不乐意,原主乐意啊。

  他就是眼馋人家长得好看身材又好,管她哑巴不哑巴的,好看不就行了。

  起了心思,就盘算着把人娶过来快活。

  家里一开始还不同意,觉得人都哑巴了,爹妈目前看起来也是个拖累,娶这么个儿媳妇没什么用,但是架不住原主死缠着非要娶。

  于是他们咬咬牙,还是答应了下来,彩礼用的是大部分是原主大哥之前孝敬的钱。

  就这样原主还不满足,非说自己结婚是大日子,要了钱置办东西,又要自行车来充场面,骗了爹妈去让他们问大哥要自行车,说车到了自己给钱,结果转头就把钱花没了。

  等到大哥来要钱了,又跑去跟爹妈嚼舌根,说大哥这是把自己这个弟弟不当一家人,专想着从他们这拿钱贴补大嫂娘家。

  这下子可是踩了二老心里雷区,他们最忌讳的事就是辛苦拉扯大的大儿子跑去人家家里当了“上门女婿”,立刻就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小儿子这边。

  原主哥哥心中发闷,他是个孝顺的,本来晚上要留宿的,就因为这档子事,觉得父母偏心,实在在家里待不下去,天黑赶路回去。

  结果天色太黑,这时候又没个路灯,脚打滑跌进了池塘。

  大晚上的,他没像是那个女学生那么幸运,有个人出来救,扑腾了几下就沉了进去。

  大儿子死了,原主父母都懵了,他们生气大儿子丢下他们去城里,跑去当别人家的“上门女婿”害的他们被人耻笑,可却从没想过大儿子死。

  两人都险些没哭瞎了眼,悔恨不已。

  唯有原主还是没心没肺的,等大哥下葬了,就折腾着非要操办自己的婚事。

  再说女方那边,本身她就被原主救了一命,在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又是原主答应娶她,帮她照顾父母,这已经足够让一个少女对自己未来的丈夫充满憧憬了。

  结果,原主彩礼是给了,却完全没想过帮着她照顾父母。

  反正他是吃干抹净了,人也娶了回来,嫁给他了那就是他的人,他就是不照顾,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还是个哑巴的女人,能拿他怎么办。

  此刻那女学生也发现自己已经掉进坑了,想要离婚,却因为不能说话而几次三番不能如愿,把原主给惹怒了,直接就是一顿揍。

  二老在的时候还能拦着他,等到二老因为大儿子的死而郁郁而终早早去世,她的人生便彻底陷入到了家暴与灰暗中。

  她一共怀孕两次,一次还是龙凤胎,结果就因为临近生产还被原主家暴,最终生下来了一对死婴。

  最后一次怀孕倒是顺当生下了一个女儿,孩子高烧,原主却觉得这是个丫头片子不值钱,不肯去找医生,还自作聪明的用凉水给孩子擦身降温。

  结果可想而知,大冬天的,本来就生着病,又被冷水擦身子,还不给擦干裹襁褓,那女婴当天便去世了。

  失去孩子的她整个人都疯了。

  还在月子里,就硬生生的拿着剪刀追着原主刺了一路,之后原主死了,她也因为故意杀人罪被捕,一生都在牢里度过。

  纪长泽看完原剧情了,觉得原主还真是厉害。

  他一个人,直接或间接的害了老婆父母大哥大嫂三个孩子一共八个人。

  【叮!记忆已传送完毕,任务:守护父母,妻子,儿女,改变既定结局,且不可ooc,请选择是否留下。】

  纪长泽:【留下。】

  系统发布完任务就下线了。

  外面中年女人的声音依旧嘹亮的很,其中充斥满了理直气壮与浓浓的不满:

  “我早就知道,你就是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去了城里,做了城里人,就忘了你还在乡下地头受苦的弟弟了?你也不想想,长泽还没学会游泳的时候,你带他去玩,结果害的他掉进河里淹了水,要不是他福大命大怎么会活到现在,当初你弟刚醒过来,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都是你的错,你以后一定会照顾好你弟,现在你就是这么照看的?!!”

  “就要个自行车,你和你媳妇都是城里上班吃公家饭的还买不起吗?诶哟,可了不得了,今儿早上我还想着你好不容易知道孝顺我和你爹了,知道回来看我们了,结果呢?转脸就问我要起自行车的钱来了,出去打听打听,谁家结了婚的儿子找爹妈要钱的!!”

  纪长光被她骂的头上一个劲冒虚汗,只能弱声解释着:“妈,你得讲理啊,这个钱本来就是我和惠芬给长泽垫上的,怎么能是跟你们要钱?”

  “我呸!你跑去城里当上门女婿了,就长泽跟我和你爹住着,你跟他要钱,不就是跟我们要钱吗!你是不是非要我们给这个钱?!行!我去你们厂子里问问,看看你们领导是不是也觉得你们这么干是对的,是没错的!要是他们也觉得没错,那这个钱我就掏!!”

  纪长泽听了一会,也大略听出来纪母是个聪明的,看似是乡下人撒泼,实际上却是一边拿着过去大儿子对不起小儿子的事说事,一边威胁着要去大儿子工作的地方闹。

  她是纪长光亲娘,要是她都指责儿子不孝顺了,轻则对方被人看不起,重则失去工作名声扫地。

  虽说纪长泽听了几句就知道这只是在吓唬纪长光,纪家父母虽然因为大儿子做了别人的“上门女婿”而各种挤兑他,到底是自己孩子,不可能真的害纪长光丢了工作。

  但架不住纪长光不知道啊。

  这种年代,工作和名声都很重要,被指责威胁的他肯定要服软的。

  果然外面立刻传来纪长光急急的阻拦声:“妈,您说您这是干什么呢,之前不是你和我爹说要我帮忙捎自行车,我就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你是哥哥,长泽这个弟弟结婚,我没找你要钱就不错了,买辆自行车,看把你委屈的,得了,你们不想给,把它推回去吧,明儿我就去问问亲家,怎么那么能耐,明明是嫁女儿,最后硬是把我儿子弄成上门女婿了,现在好了,想各种法子的从我们纪家拿了钱去给他们家,诶哟可真是能耐。”

  这话说的,纪长光立刻就着急了。

  要是真让妈闹上这么一顿,他媳妇哪里还有名声在,只能赶忙哄着:

  “娘,不推回去,我们也不要钱了,这自行车就送给长泽了,您别生气,再气坏了。”

  “这还差不多!”

  纪母恶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想着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纪长光都不松嘴,结果一说儿媳妇,他就赶紧答应了,顿时更气了。

  谁有她苦,生个儿子辛辛苦苦养大了,结果娶了媳妇就忘了娘!

  她没好脸色的甩开他想要搀扶自己的手,转身就要进屋。

  结果刚转身,就对上了正从屋里出来的纪长泽。

  “诶哟,长泽出来啦?”

  纪母那原本还板着的脸立刻笑开了花,亲亲热热的就迎了上去:“你不是说吃撑了想睡一会吗?还没到吃晚上饭的时候呢,怎么现在就醒了?饿了没啊?妈在屋里放了地瓜干,天气还有点冷,你在被窝里吃吧,我给你拿到屋里去。”

  她身后的纪长光满脸黯然。

  那地瓜干还是他拿来的,自己都没舍得吃,就是想着让爹妈能甜甜嘴。

  结果没得一句好,还挨了顿骂。

  纪长泽没去看大哥,对着纪母,嘴巴一张就是几句甜言蜜语:“谢谢妈,妈你真好,干什么都想着我,我以后出息了肯定孝顺你和我爹,让你们住大房子,每天鸡鸭鱼肉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这话哄的纪母脸上笑容又大了几分,看着讨喜的小儿子眼里满是高兴:“你这孩子,就是孝顺的很。”

  说完,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大儿子,冷哼一声:“不像是你哥,真是个白眼狼。”

  每个月上交一半工资看见什么好吃好喝都想着爹妈的纪长光:“……”

  他委屈的,这么大的男人,恨不得掉下泪来。

  纪长光就是想不通,爹妈怎么能这么偏心,明明他比长泽付出的多,干什么都想着爹妈,可怎么他们眼里总是只有长泽一个人。

  心底委屈又憋闷,再加上买那辆自行车不光耗费了关系才弄到自行车票,还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结果都这样了,还没得到爹妈一个好脸。

  心里发闷,本来纪长光是打算在家里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去城里,但现在,他突然不想住下了。

  反正爹妈也不待见他。

  他闷声开口,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吃弟弟的醋,随便扯了个理由:“妈,我就先回去了,惠芬还在家里等着我吃饭呢。”

  这话也是带了点孩子般的赌气。

  你不心疼我,有人心疼我,我也不是没地住没饭吃的。

  结果他不说还好,一说,纪母气的差点没拿着大扫帚挥到大儿子身上去。

  什么破烂玩意,自己家不待,非要跑到老丈人丈母娘家里去,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看看爹妈,竟然为了媳妇连住都不住了。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糟心儿子。

  “去!!你去!!谁拦着你了似的,赶紧滚蛋!!”

  自觉平白无故被骂了一脸的纪长光更加委屈了,转身就往外走,纪长泽见他要踏上“淹死的步伐”,连忙追在了后面。

  “哥,我正好去茅房,一起啊。”

  说着,他嬉皮笑脸的就伸手往大哥肩膀上一挂,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拉着一脸懵逼的纪长光就往外走。

  到了外面,纪长泽直接就来了一句:“哥,你老惹妈生气干什么,看她气的,脸都绿了。”

  纪长光本来还正懵逼着一向不怎么亲近自己的弟弟突然愿意和他一起走,听到这话,心底的委屈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他闷声闷气的说着:“我没惹妈,是妈不喜欢我。”

  “瞎说。”

  纪长泽还是那副不着调的样:“妈可喜欢你了,你刚去城里那段时间,妈想你想的天天哭,做饭吃饭都要念叨你,每天至少能念叨八百回。”

  正处于“爹妈都不爱我弟弟也只想着花我钱”的纪长光身子一震,不敢相信的抬头:“真的?”

  “真的啊,我骗你干什么,我听妈念叨你的名字,念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纪长泽是没撒谎,纪母是每天念叨大儿子来着。

  不过都是咬牙切齿的念。

  不知道这一点的纪长光却是整个人都轻了几分:“妈居然这么想我?”

  他还以为妈不喜欢他呢。

  “可不是,大哥,不是当弟弟的说你,爹妈这么疼你,你怎么总是干让他们伤心的事。”

  纪长光懵了:“我没干让他们伤心的事啊。”

  “还说没有,你就说说,今儿,你送了咱家一辆自行车是吧,这放到哪,都是要被夸的,怎么到了你这儿,妈不夸你,还骂你了?”

  纪长光茫然的摇摇头。

  纪长光拍拍他肩膀:“你说说你,妈本来就觉得你被大嫂抢走了,你还一副生怕妈不够讨厌大嫂的样,刚刚说的那是什么话,你和大嫂每天在城里天天见的,爹妈一个月能见几次,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还惦记着回家跟大嫂一起吃饭,妈能高兴吗?能不觉得你这个儿子白养了吗?”

  “我不是……我没那么想,我……”

  “你没那么想,但是你是那么说的啊,我知道你和大嫂关系好,但是你好就好了,在妈面前炫耀什么,哦,她生了你,养了你,结果你扭头跑去大嫂家去了,回趟家连住一宿都不乐意,你说说,妈心里能痛快吗?”

  纪长光耷拉着脑袋:“我真没那个意思。”

  “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样,下次注意就行了,我帮你多说说好话,你也多在妈面前夸夸嫂子孝顺他们,每次买了东西回来一句不提嫂子,妈能看嫂子亲才怪。”

  “反正下次,你提了东西来,就说是嫂子非要买来给爹妈的就行了,保证妈肯定不骂你了。”

  纪长光认认真真记下了,望向弟弟的视线也多了几分感激,带着点亲近的,小声问:

  “长泽,那你说,爹和妈既然也疼我,怎么非要让我给你买自行车?”

  这要不是偏疼纪长泽,怎么说的过去。

  纪长泽掰着手指头给他数:“你看,咱俩小时候,你带我去玩,结果你自己光顾着玩了没看好我,害得我掉进水里,这事你记得吧?”

  面前的高大汉子点点头。

  “小时候我身子骨一直都挺好的,脑瓜子也比你聪明,这事你也记得吧?”

  纪长光又是点点头。

  纪长泽:“从那次掉进水里差点被淹死之后,我就身子虚了,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脑瓜子也没以前那么聪明了,这事你也知道。”

  是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不过都是原主装的,为的就是借着生病不干活,再要吃要喝。

  但纪长光不知道啊。

  回忆起过去自己差点害死弟弟,他眼中就露出了一些愧疚出来:“长泽,我那时候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知道。”

  纪长泽安抚他:“哥你肯定不是故意的,但是你想想,我以前为什么不上学?不就是因为我身子虚,不能早起吗?你再看看你,身体好好的,上学去了,毕业了也能当个工人,弟弟我呢?”

  他唉声叹气,仿佛十分伤心:“就因为小时候淹了水,我身子虚了,因为身子虚了,我上不成学,就不能像你一样去城里工作,因为我身子虚不能干农活又不能找工作,所以媳妇才这么难找,因为媳妇难找,所以我找了个哑巴媳妇,虽然我很喜欢我媳妇吧,但是我俩这情况,肯定得在村里充充脸面才行,那不就需要自行车了吗?”

  “我要是小时候没被你淹了水,现在像你一样,在城里上班,每个月拿那么多工资,我还用自行车来充脸面吗?我肯定不用啊!”

  这一系列的逻辑简直如“你吃了我一个鸡蛋,总结:你吃了我一整个养鸡场”一般完美无缺。

  再配合上纪长泽那义正言辞的神情,理直气壮的态度,更加令人信服:

  “所以哥你说,这自行车,你该不该给。”

  老实人纪长光成功被忽悠住了,傻愣愣的点了点头。

  “对,该给!”

  他想到自己居然因为这辆自行车对弟弟产生了排斥,连家都不想呆了,一时间,心底满是愧疚。

  “长泽,是我之前没想通,你别怪大哥。”

  “诶,一家人,说这话见外了。”

  纪长泽笑嘻嘻的,拍拍大哥肩膀:

  “我原谅你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