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天价试睡员墨青笙全文最新章节

天价试睡员墨青笙全文最新章节

墨青笙 著

连载中免费

《天价试睡员》是墨青笙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传闻商界大佬顾辰良有妻却从不在家里过夜,直到有一天某十八线网红试睡员唐馨宁在试住酒店第一次开直播,顾大佬穿着浴袍强势入镜,吃瓜众人:“???所以大佬的妻子是个试睡员??”

5.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天价试睡员》是墨青笙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传闻商界大佬顾辰良有妻却从不在家里过夜,直到有一天某十八线网红试睡员唐馨宁在试住酒店第一次开直播,顾大佬穿着浴袍强势入镜,吃瓜众人:“???所以大佬的妻子是个试睡员??”

免费阅读

  今年的雨水好像比以往多一些,前些天气象台发布了暴雨预警,唐馨宁看着窗外雾蒙蒙的天气,叹了声,“大雨将至”

  林欣然从一堆厚厚的书本中抬起头来,捋了捋头发,“昨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其他省市的台风把房子都冲塌了,自然灾害太可怕了”

  唐馨宁将伸出窗户的手拿回来,安慰地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天灾吗,左右不了”

  说完解锁手机又翻了一遍微信。

  林欣然转了转椅子,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手机,抱怨道:“别看了好吗,你自从过来了我这,手机就没离开眼,你到底是来看我还是来看手机的,难道要跟我微信聊天?我倒要看看这里面有什么”

  唐馨宁心虚,赶忙上去抢,“没什么,我就是看看时间,真的”

  “就冲你这语气,我就知道是假的”

  微信聊天界面被打开,手机里传来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给我发地址,我待会去接你”

  “呦呦呦,还说没什么呢,这谁啊,接你去干嘛”林欣然八卦地凑过来,笑着问。

  “就一朋友”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赶紧交代”

  唐馨宁架不住她的喋喋不休,一五一十坦白了。

  林欣然眼光锃亮,闻到了八卦的味道,顺便还投来歆羡的眼神,“真的假的,他是不是喜欢你啊,表白了吗,你什么想法”

  “没有,不是你想的样子”

  “什么不是,那你们这是搞暧/昧呢,我可跟你说,咱们不跟他搞,那家伙一看就是有钱人,所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搞暧 昧都是耍流/氓的行为,一定要杜绝你知道吗”

  唐馨宁看着她真挚的眼神,解释道,“真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们连朋友都不算”

  林欣然忽然靠过来,捏着唐馨宁的脸,恨铁不成钢地说,“我可爱的小宁宁,男人都是一样的,你们才见过几面啊,他就这样套路你,以我多年恋爱经验来看,他要是对你没意思不可能这样那样的做这些”

  “可是我很感谢他,福利院的事情”

  “感谢就要以身相许吗,别开玩笑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快动动你那小脑袋瓜吧”

  “我们真的没什么,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这都不是重点,若是他今晚借口带你去酒店,你就踹他那,实在不行你就call我”

  “越说越离谱了”

  两人吐槽着的功夫,顾辰良已经到了楼下,微信震动几下,林欣然点开语音,“我到了,下来”

  没等唐馨宁站起来,她先趴着窗户望了望,回头看向唐馨宁,“穿得人五人六的,阿宁我跟你说啊,以前我还挺赞成你们的,不过听你一说总感觉这个男人城府很深,你在他那里就是被宰的份儿”

  “那我先下去了”

  林欣然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临关门又嘱咐了一句,“今晚要小心,不要把自己卖了”

  唐馨宁回头看她,抿着唇,很认真的摆了敬礼的姿势,“一定牢记组织教诲”

  顾辰良个子很高,腿修长。在现代人的认知里,有颜又有钱应该是众多女人追着捧的那一款,可唐馨宁每每看到他就觉得这人给人一种疏离感,好像自带生人勿近的气质。

  有时候却又觉得这人很可靠,很让人安心。尤其是上一次福利院出事那会儿。

  所以她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他,哪一个才是他最真实的状态。

  见她愣在楼道口,顾辰良好奇地走过来,“愣在那做什么”

  他们今晚要去一个慈善晚会。

  那天下午开车从拍卖会回来时,顾辰良问她要不要做他的女伴,陪他去参加慈善晚会。

  唐馨宁那时候大脑混沌,没回答去没去,而是问了一个在她看来很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长得像我初恋”顾辰良回答的也干脆。

  “那你初恋呢”

  顾辰良看着她,无奈地笑了笑,“忘记我了”

  唐馨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听起来确实是个忧伤的故事,努力了半天硬挤出一个不尴不尬地笑容,“好巧啊,我也是”

  “同是可怜人,所以你愿意当我女伴吗”

  “乐意至极”

  遂那天两人很愉快地达成了约定。

  顾辰良看着她有些愁容的脸庞,打趣道,“怎么,害怕了,想打退堂鼓”

  唐馨宁承认他的眼光很锐利,一下就猜中了她心中所想,但既然答应了,临时退缩这种事情还是不太好,她整了整情绪,尽量将自己的不自信掩盖下,硬声道,“怎么可能,我会信守承诺的”

  况且我长得没有那么丑吧,应该不会被嘲笑的。

  顾辰良像是了解了她心中所想,转身的瞬间,淡淡地道了一句,“还是要稍微打扮打扮,你穿这一身去的话,可能不会让你进去,即便说我的女伴也不可以”

  “那你不早说,这已经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看的裙子了”

  顾辰良嘴角微微勾起,却又在下一秒钟恢复常态,转而打量她,“也就一般般”

  唐馨宁窃窃私语,是啊,怎么跟你们这种人比呢。

  “走吧,带你去打扮一番,我美丽的小姐”

  ……

  车子缓缓停下,顾辰良下车,一身笔挺的西装,手无意地摩挲了一下手腕上的腕表,精英感十足。

  一侧的车门慢慢打开,白皙修长的腿先一步踏出车门,顾辰良上前,伸手将人扶起,借着姿势在她耳边轻吟了一句,“行不行”

  怎么可能不行,虽然高跟鞋于她而言并不很习惯,但面子不能丢,哪一个女人因为穿不了高跟鞋而被嘲笑,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发生在自己身上。

  唐馨宁回了他个淡定没事的笑容,提着裙摆下车。

  黑亮的卷发散落在肩头,随意垂落的发梢随微风轻摆着,一身淡粉色的中式旗袍裙衬出纤纤细腰,清纯中却又带着一抹风情。

  虽然嘴上强硬,可顾辰良抓住她纤细的手臂时还是觉察出了一丝紧张感,柔声安慰了句,“你很漂亮,不要担心”

  “我这是第一次参加,如果给你丢脸了不要怪我”

  “过会儿在我身边待着,哪儿也不要去”

  “知道”

  话是这样说,可进门唐馨宁只在他身边待了一小会儿就找不到人了。顾辰良这次来本来就是另有目的,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唐馨宁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场合,完全不懂,没找到人只好退在一旁的角落里。

  旁边的小甜品甚得她心意,借着吃甜品的功夫又从人群中找寻着那抹身影,终于在最亮的那盏灯下找到了人。

  现在看更给人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眉目如锋,就连眸色看着都暗了许多。

  唐馨宁看了一眼,觉得还是自己在这比较舒服,过去也是添乱。

  可她不往人群里凑,自然有人注意到她。

  抬眼的瞬间却见一美□□雅地走过来,笑脸盈盈,“你是顾总带过来的女伴吗”

  唐馨宁点点头。

  这人身上的香水味太重,呛得她有些想咳嗽,但又觉得不礼貌,“不好意思,我,我想去一下洗手间,请问……”

  那人指了指,“那边”

  “谢谢”

  从宴会厅中逃出了,身心舒畅,就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相传宴会厅的洗手间是最能听到八卦的地方,唐馨宁进去的时候果然看到两个女生在那边窃窃私语。

  “听说了吗,那个顾总带了女伴过来”

  “怎么了,他以前不带女伴”

  “不光这样,他以前都不参加这种活动”

  “为什么”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说,前几天全恒集团召开股东大会来着,因为顾总出了差错,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老公在一场拍卖会看到他了,好像就是因为那个”

  唐馨宁悠悠地走出来。

  “看到了吗,就是她”

  “谁啊”

  “顾总的女伴”

  “挺好的啊”

  “那是她的荣幸,全南市还未出嫁的名媛里大部分人都想跟全恒攀上亲”

  唐馨宁回头淡淡地道,“都听到了哦”

  “听到就听到呗,这有什么”

  唐馨宁撇着嘴,又怼了一句,“丑人多作怪”

  窗外夜色浓密,唯独宴会厅里灯火辉煌。

  她无意再回去,就坐在了一旁的台阶上看着面前的小喷泉,五彩的灯照耀着,连喷洒出来的水珠都成了五光十色的样子。

  这次宴会让她认清了一个事实,人心永远不会通透,而她跟里面那个人的交集也永远不会出现在爱情那个圈子里。

  这样一个现实的时代,择优而选这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情,她竟然到现在才明白过来。

  两人怎么看也不应该是同类人,即便有过那么一丝回忆,然而。

  往事不可追忆。

  顾辰良推开一侧的门,便看到不远处台阶上的人,裙摆随风而动,本该灵动的眸子却露出丝丝幽怨。

  他走近她,开口,“不适应?”

  听着是疑问句,但语气里却像是在陈述。

  唐馨宁转头看他,勉强挤了个笑容出来,“还好”

  沉默了半响,顾辰良一直静静地看她,深邃的眸子和眉宇间的英气让唐馨宁感觉不太舒服,她问,“你是不是有话说”

  “如果请你陪我演场戏,你会同意吗”

  “什么戏”

  顾辰良回了她个笑容,咽下心里的话。

  一场不会散,也不会剧终的戏。

  又是落雨的一天。

  唐馨宁坐在窗户边安静地听着窗外细细密密的雨声,脸上埋了一周的愁容好似也随着雨水冲刷了去。

  大概有一周的时间没出门了,自那日从顾辰良送她回来,便没再出去过。

  好在这一周都是阴雨天气,也恰好给了她懒惰的借口。

  “如果我请你陪我演一场戏,你答应吗”

  这句话这几日来一直在她脑海里回旋,就连梦中都是他那日的温声细语。以致于这些天她都在想那天大概就是个美好的梦,梦醒了,人却不是梦中的模样。

  那日顾辰良说完那句话就丢给她一沓资料,让她回来研究一下。

  “你有你的难处,我有我的困境,如果能互相帮助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这就是找我的原因?”

  “一半一半吧”

  “那另一半是?”

  “我仿佛已经说了两遍了”

  唐馨宁了然,因为她长得像他的初恋。

  几场大雨,南市的气温降了下来,抛去了炎炎烈日,没了大汗淋漓,身心都舒畅了不少。

  “阿,阿宁”院长喊了她一声。

  “就来”

  院长这几日恢复得不错,说话也不是以前那么结巴了。

  唐馨宁跑过去,扶了她一下,“院长,你找我啊”

  “你这几天每天都皱着眉头,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啊,事情都解决了,你不用担心”

  “我问的不是福利院的事情,问你自己”

  “我更没有什么事了,好的很”

  “真的没有?”

  院长把她养大,一颦一笑都了解的通透,见她整天愁容满面的样子,自然看不下去,本想着孩子大了,有些事情能自己解决自然是要让他们自己解决的,所以观察了好几天才忍不住开了口。

  院长有些好奇地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你这唉声叹气可都好几天了”

  唐馨宁尴尬地笑了笑,这才把自己的烦恼吐了个干净。

  “院长,如果有一个你特别喜欢的人,而你觉得配不上他,你会怎么做”

  “感情没有配不配,只要相爱双方都是平等的”

  “可是两个人不相爱呢”

  “那你是什么想法,想争取吗”

  “想,所以现在有一个可以靠近的机会,我迷茫了”

  “没有什么可以迷茫的,机会稍纵即逝,如果不好好把握,这份幸运就悄悄从你身边溜走了,我活了大半辈子,唯一遗憾的就是当初没有遵从自己的内心,阿宁,你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用心思考。不论感情还是其他事情,当你迷茫的时候,多听听自己的内心,它可以告诉你正确答案”

  “还有,没有那么多天生一对,上天注定,喜欢就去争取,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她其实也是矛盾的,至少几天前她还觉得自己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自卑到无以言表。

  仔细回想院长刚刚的几句话,忽然豁然开朗了许多,既然没有放下,那何不试一试,或许有不一样的结局。

  再者她长得应该没有那么讨人厌吧,明明也是白美那一款,至于富这个条件,完全可以后天培养。

  林欣然以前就经常说她这个星座的人像个神经病一样,刚刚还是一片晴朗,过会儿便乌云密布,性格开朗却又十分敏感,常常在情绪上给人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不要说林欣然觉得,她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自己神经,明明上一秒还为了一件事情高兴,下一秒却又享受着孤独,让自己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往事不可追忆,那是因为那人一直在心里,从未被放下。

  顾辰良接到唐馨宁打来电话的时候正在开会,会议室里急切的震动声打断了正在作报告的人。

  顾辰良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伸手示意,暂停了会议。

  “什么事”

  “我,我想跟你见面”

  “你的回答?”

  “是”

  他问的简洁,唐馨宁回答的简练。

  “过会儿发你地址,你到这边来,我还有会议要开”

  “好”

  挂了电话,顾辰良悠然地走回会议室。

  “那个方案就这样定下来了,有什么问题找陆总签字”

  起初低沉的气压在他接了个电话回来后,瞬时燃了起来,作报告的人僵直的身子也松散了不少,仿佛还从他们总裁刚刚那句话里听出一丝愉悦来。

  原本两个小时的会议,却因为一通电话堪堪缩短成了一个小时。

  顾辰良走出会议室,墨书跟在他身后说着下午的日程安排。

  “下午3点钟,锐华集团的代表会过来,晚上有一个……”

  “锐华集团代表过来让陆总接待,至于晚上的聚餐跟那边打招呼推到明天”顾辰良看着手机,边走边说。

  “顾总,这样的话好像不太好”

  “我过会儿有个紧急的事情,这关乎到我接下来的工作状态,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顾辰良回眸,给了他一个“该闭嘴就闭嘴”的眼神。

  墨书一看,自动住了口。

  陆彦追出来时便看到墨书一个人站在电梯口发愣,走过去拍了他一下,还吓得人一个激灵。

  “顾辰良呢”

  “顾总他下去了”

  “做什么去了”

  “大概是终身大事”

  陆彦扬起眉梢,“呦呵,这家伙终于开窍了,那么多年了何必在一颗树上挂着”

  陆彦转身,又觉得不对劲,“他是看上哪家姑娘了,这么迫不及待?”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唐馨宁从福利院坐公车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从郊区转到市里,又加上顾辰良给她发的咖啡店地址有些远,坐车的时候还坐返了,所以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地方。

  彼时整个人已经气喘吁吁。

  走进咖啡店,唐馨宁的眼神四处望了望,才看到坐在靠窗角落里的顾辰良。

  两人视线相对,唐馨宁伸手打了个招呼,走过去。

  “不好意思,路有点绕,迟到了”

  “没关系我也刚到”

  服务员端上他续的第4杯咖啡,面露难色。

  未等唐馨宁开口,顾辰良先来了一句,“你想清楚了”

  “是,不过你给我的那堆资料文件我是不会签的,因为你帮助了福利院,而我不仅欠了你钱还有人情”

  “我无意趁人之危,只是觉得你会是个很好的人选”顾辰良回她,脸色淡然。

  “原来你是这样想”唐馨宁蹙眉,小声地说了这句话。

  顾辰良口中的适合跟唐馨宁所理解的适合不在一个层面上,但他无意争辩,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他就不想结束,比如这场恋爱游戏里,他要他们两个都是赢家。

  他也心知肚明唐馨宁的想法,所以他更不想解释什么。

  “你大可放心,我并不会跟你去领证,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关系,根据爷爷的意思,日后可能还会举办婚礼,不过你大可以放心,并没有那么快,我只是事先提个醒”

  “我明白,怎么可能刚刚在一起就结婚呢,那是不现实的事情”唐馨宁平静地回。

  确实不现实,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名义上的夫妻,名义上这个词真的好适合这段关系。

  “不过,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稍微说一下,虽然是演戏,但是我希望你会是一个敬业的演员,有些必要的肢体接触我希望你不要排斥,并且能够主动一些会更好”

  唐馨宁本来很能理解他上一句话,可听到这一句话时,顿时有炸毛的迹象,唐馨宁内心咆哮,主动你妹啊,说什么名义上的关系,却又要切实的肢体接触,这明显是渣男行径,要不要这么恶心人。

  顾辰良此刻正为他提出来的要求暗暗窃喜,却不知那边已经将他骂了个遍。

  唐馨宁顿了顿,立马变了脸色,“这个要求恐怕做不到,既然是名义上的关系,我希望互相尊重,互不影响,所以关于你说的这件事确实有些牵强”

  “接受不了?”

  “接受无能”

  顾辰良定了定神,恢复了冷淡的神色,“到时候随机应变好了”

  唐馨宁淡淡应了句“哦”

  接下来气氛有些僵,唐馨宁默默低头喝着自己的奶茶,饱满的珍珠滑入口腔,甜甜糯糯的,她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男人,映入眼帘的那张脸,依稀还是记忆力的模样,只是那段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爱恋却像是秋天的落叶一般越积越多。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看过来的视线,顾辰良抬头,视线相对,唐馨宁猛然一顿,赶忙偏头看向别处。

  有没有被发现偷看,唐馨宁不知道,她只觉得刚才偏头的瞬间,她的脖子好像断了。

  顾辰良看着她笑了笑,薄唇轻启,“你之前有过恋爱经历吗”

  唐馨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人怎么可以明目张胆地问出这句话,太不客气了。

  见她神情不太好,顾辰良顿了顿,“对不起,是我的问题冒昧了,我只是有些许好奇”

  她不知道小时候的那段算不算恋爱经历,但她还是想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我有喜欢的初恋”

  “那,为什么没有在一起”

  “他把我弄丢了”

  “为什么不去找回来”

  “顾总不觉得这样的问题有些得寸进尺吗”

  你整天把初恋挂在嘴边,我为什么不能有初恋。

  她很想怼他,可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洪荒之力。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