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撩了反派就想跑叶怀遥容妄全文最新章节

撩了反派就想跑叶怀遥容妄全文最新章节

醉又何妨 著

连载中免费

《撩了反派就想跑》是由醉又何妨原创所著的穿书文,主角叫叶怀遥容妄。讲述了一个满级玩家重回新手村,不小心变成仙道传说的故事。修真界第一美人叶怀遥,在与反派决战时发动大招,不想手滑结错了印。对方还特么没躲。从此以后,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崩坏。昔日凶神恶煞的反派变成了恋爱脑。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撩了反派就想跑》是由醉又何妨原创所著的穿书文,主角叫叶怀遥容妄。讲述了一个满级玩家重回新手村,不小心变成仙道传说的故事。修真界第一美人叶怀遥,在与反派决战时发动大招,不想手滑结错了印。对方还特么没躲。从此以后,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崩坏。昔日凶神恶煞的反派变成了恋爱脑。

免费阅读

  春到长门春草青,东风初醒,桃花正浓。

  叶怀遥穿着件霜色的长衫,半斜着身子靠坐在廊下,手里拈着根狗尾巴草,百无聊赖地用它去拨弄一只奋力攀爬的小虫。

  正无聊间,一帮刚入门的小弟子正好下了早修,吵吵嚷嚷地从这边经过。

  他大喜,连忙轻轻咳嗽一声。

  见到叶怀遥之后,孩子们脚步顿住,一脸想过去又犹豫的神色。

  叶怀遥扔了狗尾巴草,在袖子里摸了摸,手中已经多了包城中李记有名的松子糖。

  他冲那帮孩子招手笑道:“是还想吃糖吗?来来来,老规矩,喊一声‘叶师兄好英俊’,给一块糖。”

  尘溯门的功夫要从童子练起,刚收的这批门徒也不过七八岁的年纪,平时能吃到零嘴的机会不多,被叶怀遥这一逗,顿时又眼馋了,互相推推,挨挨挤挤地走到他身边。

  叶怀遥挑了下眉,奇道:“嗬,师弟们今天斯文了很多啊。阿弥陀佛,别是中邪了罢?”

  他眉眼清雅,唇边挑着戏谑的笑,最重要的是手里的糖一看就很好吃,孩子们小小的坚持很快就溃不成军。

  一个小弟子壮着胆子道:“是师尊、师尊不让我们同叶师兄说话,说你……大比惨败,很丢人。”

  他偷偷看了叶怀遥一眼,小声嘟囔道:“我没这么想,但是别人都这么说,让我们听师尊的……”

  叶怀遥呵呵一笑:“你们师尊那个老东……咳,你们师尊那位老前辈啊,说的对。我是丢人。但是听师尊的可没糖吃,想好了啊。”

  ——这话倒是真的,师尊性子素来刻板,不让下山玩,不给买糖吃,不做新衣裳。

  如何抉择,不需多言。

  一孩乖觉,当即高呼:“叶师兄好英俊!”

  叶怀遥对他敢讲真话的品格十分欣赏,给了块糖,附带摸头奖励。

  其他人见状,不甘示弱,立刻齐声喊叫起来:

  “叶师兄好英俊!”“叶师兄好英俊!”“叶师兄是天底下最英俊的人,我要两块!!!”

  叶怀遥哈哈大笑,将糖分给他们,夸奖道:“真有眼光,拿去吃吧。过几天还有,再来玩啊。”

  他说话的时候,见这些孩子的最后面还站着个瘦高个的男孩,看起来比其他人都大一些,得有十一二岁了。

  叶怀遥这几天输了比试,满门上下没什么人搭理他,闲得无聊之下,只好拿着糖把一帮孩子当锦鲤喂。

  有回他望见这男孩站在不远处眼巴巴地看,瞧着怪可怜的,叶怀遥就也分了他几块糖。

  从此以后,这男孩便每天也都会过来了,只是依旧不怎么吭声。

  叶怀遥笑了一下,便又如同往日那样,将手里剩下的糖块都给了他,也顺带摸了下那男孩的脑袋。

  男孩不留神捧了满手的糖,清甜香气直冲鼻端,又丝丝缕缕地甜进了心里头去。

  正在这时,背后一声咳嗽响起。

  孩子们分糖果正分的兴高采烈,陡然听见动静,顺着方向看去,顿时集体被不远处那高挑的身影吓了个哆嗦。

  他们迅速把糖块藏起来,一个个双脚并拢,站的笔直。

  “成师兄!”

  冤家路窄,来的人是尘溯门太渊峰峰主之子成渊——也是在不久之前的大比上,使得叶怀遥“惨败”的那个人。

  平心而论,这人的相貌实在不能说不英俊,可是生来一张吊丧脸,嘴角略微下垂,眉峰细而修长,那模样活像刚死了亲爹,一出现就把孩子们都给吓住了。

  叶怀遥见到他,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一些,倒还浅浅地挂在唇边,对其他人说道:“行了,你们先去别处玩吧。”

  他这一开口,成渊便把盯在小弟子们身上的目光移开,落到叶怀遥身上。

  树叶间漏下的阳光犹如碎金,此时正巧点点洒在他的长衫上,叶怀遥的衣摆在风中轻扬,愈发衬的整个人清雅脱俗、灵动秀逸。

  成渊的神情不由柔和了一点,便也顺着他的意思挥了挥手,道:“都去吧。”

  孩子们如蒙大赦,纷纷离开,成渊只看着叶怀遥,说道:“这几天,你的伤好点了没有?”

  叶怀遥挑了下眉梢,唇角翘着,说道:“没有。”

  他和成渊的关系一向很好,谁知道在门派三年一次的大比当中,双方就那么“凑巧”,抽签成为了对手。

  都是本门弟子较量,无论输赢,原本都不会下重手的,更何况这次比试的双方还是朋友。

  可偏生成渊一招占先,毫不留情,不光击败了叶怀遥,还直接下重手废去了他的灵脉。

  叶怀遥昏迷半月有余,醒来之后又过了七八天,成渊才终于前来探望,张嘴就是一句屁话。

  听出叶怀遥话里的嘲讽,成渊的目光中掠过一抹阴鸷,转瞬又被温和的笑意取代,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怪我下手太狠,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保你一命。”

  叶怀遥心道,出现了,又是这句台词!

  他的前世生于现代,和其他的普通男生一样,爱好打球玩游戏,有时候也喜欢在上课的时候藏藏掖掖看一些升级流男频小说。

  其中有本奇书,名叫《废柴修仙传》,令叶怀遥的印象格外深刻。

  ——因为这小说实在是太奇葩了!

  他最喜欢看废柴逆袭一类的小说。这类书,主角出场时往往生活凄惨。

  但小时候多凄惨,长大后就多酷炫,脚踩反派,一路升级,千秋万代,统领江湖。

  可是《废柴修仙传》另辟蹊径,主角废柴是真的,万人迷也是真的,从头到尾靠着一帮莫名其妙被他吸引的汉子妹子走上人生巅峰。

  最后大家为了主角和睦相处,全剧终。

  叶怀遥当时只是跳着看了一点剧情就直接翻到了最后,结果被这个结尾搞得一脸懵逼。

  他怎么也没想到死后投胎转世,自己会带着记忆生成了这本书中的人物之一。

  而面前的成渊,也是作者曾经着意刻画的重要角色,后期作为中级炮灰,没少把主角关小黑屋。

  他这种翻脸如翻书的极端性格,在原著里被形容为病娇,引得不少读者高呼“好萌”,但在叶怀遥看来,神经病这个形容词更加贴切些。

  他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道:“愿闻其详。”

  他语气敷衍,但面对叶怀遥的时候,成渊的脾气耐心,通常要比平日好上很多。

  他问道:“你上个月月初,是否在练功林里遇到了益阳严氏来的人?”

  叶怀遥道:“我每天都会在练功林里碰见很多人,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不好分。”

  他说话惯爱带一点促狭,成渊早已习惯了:“益阳严氏的三公子严矜来了尘溯门切磋功法。我实话和你说罢,想要你命的人正是他。”

  严矜,很熟悉的名字,主角前期迷弟之一,人如其名,很矜持,很欠打。

  叶怀遥的师父是□□峰峰主玄一真人,已经在几年前身殒。而叶怀遥本来就是他从雪地里捡来的,眼下也就没了靠山。

  但益阳严氏却是威名赫赫的修真世家,门徒众多,底蕴深厚,严矜身份贵重,如果真是他点名想要叶怀遥的命,尘溯门绝对不会拒绝。

  叶怀遥目光一闪,隐隐觉得这么多年过去,自己可能要靠到主线剧情上面了。

  他说道:“那就要请问师兄了,不知道我是如何得罪了严三公子呢?”

  听到叶怀遥的问题,成渊笑了笑。

  他那阴鸷而俊美的容貌因为这个笑容愈发显出一种奇特的魅力。但这感觉却并不令人舒适,倒仿佛透出一种恶魔成功诱惑了世人的心满意足。

  成渊道:“你倒是没得罪过他。不过你可听说过玄天楼的明圣,云栖君?”

  这名号他还真是许久未曾听人提起过了,叶怀遥眼波一闪,表情上却不露分毫:“云栖君?”

  ——似乎提到这三个字,就有许许多多的传说逸事也一起裹杂着闪过心头。

  明圣云栖君,就像所有江湖少年人的一个梦,即使自负如同成渊,提起他的时候,那声音也不觉悠远起来。

  “不错,就是他。”

  成渊道:“这位云栖君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修真界第一大派玄天楼的主事者之一,被人尊称为明圣。听说玄天楼上下无不对他倾心崇拜,敬爱有加。”

  叶怀遥默然听着。

  “有关他的传闻江湖中俯拾皆是,他曾在街上跟乞丐划拳喝酒,也能一掷千金为头牌赎身。

  拔剑杀人,持酒折花,我虽从来未曾见过此人,却听说是个彻骨风流、旷世绝色的人物。”

  成渊口才极好,仿佛当年云栖君的英姿已在眼前,跟这种高级彩虹屁比起来,糖块换来的“叶师兄好英俊”完全上不了档次。

  叶怀遥十分受用,耐心听他将最后一个字说完,这才慢吞吞地道:“哦,那不知道如此英雄,而今又在何处呢?”

  成渊叹气道:“十八年前,他已经在与魔君容妄的一战中殒身了,玄天楼上下悲痛无比,现在还誓与离恨天不死不休。”

  “而你——”

  他盯着叶怀遥,见对方亦抬眸看向自己。

  阳光在他卷翘的睫毛上跳动,有种动人心魄的好看。

  成渊忍不住想,虽然没见过云栖君,但以叶怀遥的容貌气质来说,“彻骨风流、旷世绝色”这八个字,真是完全当得。

  他一字一顿地道:“据说你的容貌,跟当年的明圣,一模一样。”

  只不过明圣已经成为江湖中的一个传说,叶怀遥如今才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十八岁少年而已。

  此言一出,叶怀遥怔了怔,随即哈哈大笑。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