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智能火!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时间等过我景弦全文最新章节

时间等过我景弦全文最新章节

初可 著

连载中免费

《时间等过我》是由初可原创所著的小甜饼文,讲述了景弦深柜多年,不料有天被迫当众出柜。病症作祟,他欲跳河自杀。他遇到一个可怜的被掰弯才三天就被甩了再也无法爱上女人的前直男。同是天涯自杀人,不如睡一场。于是他们睡了。于是,故事开始了。想知道接下来精彩的故事吗?快来关注智能火吧!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1/19

在线阅读

  《时间等过我》是由初可原创所著的小甜饼文,讲述了景弦深柜多年,不料有天被迫当众出柜。病症作祟,他欲跳河自杀。他遇到一个可怜的被掰弯才三天就被甩了再也无法爱上女人的前直男。同是天涯自杀人,不如睡一场。他们决定睡一次,不留任何遗憾地去死。于是他们睡了。于是,故事开始了。

免费阅读

  河对岸,深处的最后一盏灯也灭了,所有人都睡了。

  景弦靠树而坐,放下弯曲着的腿,从西裤口袋中掏出一盒烟与一个限量版zippo打火机。打火机是给小表妹云远山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小丫头高考后顺顺利利地上了音乐学院,她高兴坏了,收到录取通知书,头一个来找的就是他,找他讨要说好的生日礼物。

  只可惜,整个家里,为这件事高兴的也只有他和云远山。

  他们家世代搞学术搞研究的,家庭平均学历博士起。

  云远山高三毅然决定学音乐时,可想而知众人的不解与怒火。长辈们素来明事理,更是讲道理,偏这件事理解不得。断了表妹的一切费用,当初艺考的各项花销,还是景弦偷偷给的,尽管后来他也被长辈狠狠念了一通。

  他觉得很值。

  他与云远山一样,自小,长辈们看似什么压力与桎梏也没给过。但是他们的姓在那里,长辈们赋予的荣耀也在那里,他们从来是一步也不能走错的。他小时候也曾有过爱好,却很懂事地早早就断了。

  到了云远山成年时,她难得有这样的勇气,他自是要全力支持。

  他不能拥有的,他希望身边好歹有人能够拥有。

  高考的崭新选择打开了云远山迟到多年名为叛逆的阀门,景弦问她生日礼物要什么,她立马笑嘻嘻地说要打火机,还在网上找了她看中的那只给景弦看。景弦原不打算买,小丫头将来学音乐的,哪能抽烟。

  云远山“哈哈”笑:“我不抽烟,我就是为了爽!这是一种仪式!”她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转过身,笑得比身后阳光还要璀璨,“哥,这感觉真是太爽了!你知道做爸妈不答应,家里不同意的事,到底有多爽吗?!”

  景弦不知道,并且也已不打算知道。

  “你知道和全世界为敌的感觉到底有多爽吗!!”云远山问完,自己将双手拢起,回头朝着远处空地高喊,“太爽啦哈哈哈哈哈!”

  景弦能感知到她到底有多爽,哪怕是此时,云远山那爽到不行的声音还在往他脑海中砸。

  小丫头还对他道:“哥,我不是你,你从小就宠辱不惊的,性子又静,真心喜欢你的专业与事业。我是真不喜欢,我想到我这辈子要在学校里念一辈子的书,念到博士毕业,说不得还要出国念几年,回来再继续在学校里窝着……天哪,我还不如去死!”

  小丫头临走时,更是对他做加油的手势:“哥,要不,你也叛逆一次?”

  他还没回答呢,云远山便笑着跑远了。

  云远山也认为他不会叛逆,因为他的人生看起来优越而又平顺,的确不需要叛逆。

  景弦也以为自己不会叛逆。

  可他到底叛逆了,还是有些高级的“被叛逆”。

  他长到三十一岁,隐藏了十六年的秘密,突然之间,猝不及防,曝光于所有人眼前,连个遮掩的机会也没给。

  云远山不过换个专业,都能引得家人如此。

  轮到他,“喜欢男人”这件事——

  景弦低头开始撕烟盒外的那层塑封膜,他的手指很漂亮,三岁时候,妈妈的朋友,一位钢琴家说他的手是天生用来弹钢琴的。他也弹了,弹到十岁,要参加的竞赛越来越多,拿的金奖也越来越多,与之相比,钢琴方面的国际级别的奖项,似乎没了任何意义。

  自然而然地就断了,除了那位钢琴家阿姨,没有一个人为他可惜。

  景弦拆开塑封膜,手一松,被风吹走。他打开烟盒顶盖,动作不是很娴熟,这是他的第一次。他从里头抽出支香烟,仔细看看,上下左右地看,转着圈儿地看,不免也看到了自己的手指,渐渐又看得出了神。

  其实,除了那位阿姨,还是有人为他可惜的。

  是他自己。

  夏末,夜里已是很凉快,甚至有风经过时,湖边还有些凉。

  他被凉风吹醒,再打开那个打火机,云远山的生日就在三日后,他却已来不及送出去。他又想到云远山的那句“天哪,我还不如去死!”,他曾以为,死是世上最懦弱愚蠢的行为。

  此时却只有“死”才能拯救他。

  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去死。

  可他死之前,甚至没能来得及认认真真叛逆一次,如今只能靠“抽烟”这件事。

  景弦抿起嘴角,忽地低头笑了。

  越是不爱笑的人,笑起来越发的动人。

  月光下,就连暮夏的风也愿意为他停留,他的领带被吹起些许。

  他深吸一口气,将领带松了松,一手生疏地夹着烟,一手去拨打火机。他拨了一次,没火,再拨一次,还是没火,再再拨第三次,依然没火。

  景弦立马不愿意了,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是第一名,一个打火机,他还点不不着?!

  景弦坐直了身子,用很快的速度去拨打火机,很可惜,他拨了怕是都有二十来下了,还是没火。他手上速度更快,又拨了几十下,别谈火了,连个火星子都没有!

  已经到了自杀的前一刻,还有什么是要去忍受的?!

  景弦从来四平八稳的,这会儿是真被一个破打火机气着了,虽说也不贵,好歹也花了近两千,质量怎差成这样,连个火都点不着?还让不让人自杀了?自杀前就想抽根烟,这也不成?!

  景弦拨来拨去,彻底火了,为何都要死了,凡事还要与他作对?!

  他怒极,伸手用力将打火机往地上一砸。

  用劲过猛,打火机狠狠落进不远处的地面,又反弹起来,砸向另一个方向。景弦的那口气稍微舒了点儿,可还没等他呼出口气,“啊!!!”,隔壁响起一道惨绝人寰的叫声。

  景弦一惊,立马双腿一缩,本能地往树靠得更近,警惕万分地盯着隔壁。

  这么一瞧,才发现,原来隔壁树旁,还有块大石头。

  声音,便是从那石头后冒出来的。

  景弦默不作声,紧紧地盯着,却没人再说话了。

  景弦刚要动一动,“这谁啊,乱扔东西!”,又有声音响起。景弦微愣,是他刚刚扔的打火机砸到了人?他眨了眨眼,继续看那块大石头,“太他妈疼了啊!!!”,景弦有些自责,石头后渐渐露出些许的影子。

  “对不起,对不起。”景弦连连道歉。

  道完歉,他就扶着树站了起来,此处既然有人,那就得换个地方重新自杀。不抽烟了,换了地方就直接往河里跳吧!

  可惜他坐太久,腿脚总有些麻,他站着缓了缓,就这么片刻的功夫。

  身后也传来些许动静,临死前的一刻,景弦实在不愿见陌生人。他不顾腿脚了,抬腿便要走。

  “等等。”后面的人叫他。

  景弦自然不听,身后又传来脚步声与青草被压过的声音,“你等等!”,那人走得更近了,景弦甚至已能闻到些许的酒味。是个酒鬼?那就更不想见了,景弦继续往前走,他的腿脚麻着,难免总得有些慢,他眼睁睁看着身后那人的影子越来越近。

  “哎,兄弟,这打火机是你的?”那人跟他搭话。

  提到打火机,景弦想起砸到别人的事,他匆匆道:“是我的,不好意思砸到了你,不要了,送你了。”,说完,他的腿脚也好了些,撒腿就要跑。

  “哎!等等啊兄弟!”那人大步走来,离他更近,酒味也更近。

  景弦有些不高兴了,这是要干什么!他最讨厌酒味!

  “兄弟兄弟,你身上有烟?能不能给我一支?”

  “……”他有是有,却不想给酒鬼。

  “就一支。”那人的声音小了点,还掺上了点请求,景弦突然发现,这人的声音很好听,他有些犹豫了。谁料,他刚犹豫几秒,身后响起了哭声,“就一支烟都不给抽?兄弟!我这也太惨了!我惨成这样!连根烟也不让抽?”

  “…………”景弦觉着有些一言难尽。

  那人却哭得更厉害:“我太倒霉了,刚谈恋爱,一周还没到就被甩了!我问他为什么甩我,他回我,现实和梦想不一样!我太帅,性格太好,声音太好听,只是他的梦想,短暂拥有就成了,长久拥有那就不是爱情了,只有赶紧分开,我才能永恒成为他的梦想!说我太闪耀,只适合远远欣赏!”他哭嚎,“神他妈梦想!神他妈闪耀!神他妈远远欣赏!我他妈长得帅也是错?我这么优秀也是错?!”

  “………………”景弦是三个月前被出柜的,之后就渐渐得了抑郁症。这三个月,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够引起他的任何波动。

  唯有此时,他被身后这人哭着嚎着,忽然极想狠揍他一顿!他半点不想知道陌生人的爱情故事好吗!

  景弦再深吸一口气,抬脚继续走。

  那个酒鬼却跟上他了,就缀在他身后,一边哭一边道:“追我的时候别提多殷勤了,说甩就甩,这些人,没有心啊!”

  “甩就甩了,我又不是没有其他人追,我跟追我的另一个小姑娘出去吃饭,你知道我发现什么了?可怕啊!太可怕了啊!”他哭得更大声。

  景弦快要被他烦死了。

  他一步不错地跟着:“我发现我对女人没感觉了!!!兄弟!我没法爱上女人了!”

  那就当和尚去啊!景弦心中更烦躁,自杀是否也该翻黄历?瞧瞧这都是些什么啊!

  “兄弟啊!!!”那人嚎得跟哭丧似的。

  景弦烦不胜烦,他还没死呢!

  他不再忍受,转身就想踹他几脚,踹得远远的,醉鬼就该远远地待着!

  他刚转身,那人倒好,直接蹲地上,脸埋在膝盖里,痛哭:“我完了,我完了,我真的完了……”

  既然蹲下不跟着他了,景弦便想赶紧走,却听那人哭道:“我被彻彻底底地掰弯了,我再也没法爱上女人了,我的人生完蛋了……”

  听到“掰弯”两个字,景弦抬起的脚,又放了下来。

  那人蹲在地上哭,景弦站着,低头看他,明明是挺大的个子,看影子就看得出来,这会儿蹲在这儿,似乎真的很可怜。

  景弦叹气,问他:“所以你是刚被掰弯,就被甩了?”

  “嗯!!!”醉鬼委屈坏了,“三天!才三天!我太可怜了!”

  果然很可怜,景弦又问:“那你没有再去努努力?”

  “甩了我的人,我还要去跪舔他?!”醉鬼明明在哭,这句话偏又说得格外高傲,还很欠揍。

  景弦不由再笑。

  “兄弟啊!你不厚道!我这失恋了,你还笑我!”那人哭着哭着,忽然就抬头了。

  景弦笑得露出梨涡,不防便与他对视,景弦脑中一静,难怪旁人要用“梦想”这个词语来形容他。那人看着景弦,却也看呆了。

  月光下,清俊青年身着白衬衫,脖颈松松打着领带,垂首对他甜甜地笑。

  景弦不爱笑,是因为他的梨涡。一笑,立马回到学生模样,况且太甜,与他太不符。

  他难得一笑,梨涡盛满蜜糖,醉鬼的酒还没醒呢,又被这两涡涡的蜜糖给甜得不自觉地打了个颤,蜜糖掺进酒精当中,他的酒仿佛渐渐醒了。

  又是风吹过,景弦最先回神,他并不知此人心中所想。

  他继续站着,收起笑容淡淡道:“你喝多了,早些回家吧,这么晚了,别在外晃悠了。”

  那人却摇头:“不回了,再也不回了。活着没意思,人生没意思。”

  景弦蹙眉,这话怎越听越不对劲?

  “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错误……”

  景弦问:“你不想活了?”

  “嗯,不想活了。”

  原来也是个不想活的。

  景弦从前也遇见过想要自杀的人,他读博士的时候,一个关系很好的师姐延毕两年后,毕业论文再度被毙,跑到教学楼顶楼想要往下跳。他冲过去,说了无数多的大道理,师姐还是跳了下去。

  他当时不解,为何要死呢,有什么事非要通过“死”来解决。

  直到他自己选择“自杀”的这一刻,他才明白师姐的举动。

  任何一个在你看来毫不值当,甚至不是问题的问题,对别人造成的影响,或许便是致命的。

  眼前的这位“梦想”兄也是,听起来,根本不致去死啊。

  但谁又知道,他背后还有多少心酸与无奈呢。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